烟月不知人事改:宋词中的悲欢离合.pdf

烟月不知人事改:宋词中的悲欢离合.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烟月不知人事改:宋词中的悲欢离合》CCTV3《电视诗歌散文》栏目特约作者白落梅最新力作!第一本将词作鉴赏与词人生平完美结合的读本!

作者简介
白落梅,原名胥智慧。栖居江南,简单自持。心似兰草,文字清淡。出过专栏,著有唐诗赏析集《恍若梦中一相逢》。散文在CCTV3《电视诗歌散文》栏目播出近四十篇。作品散见于《散文诗》《读者欣赏》《青年作家》《中国旅游杂志》等刊。读者盛赞其文:“落梅风骨,秋水文章。”

目录
卷一 明日落红应满径
那一场宋朝的梨花雨《忆王孙•春词》李重元 003
谁人月下听梅开《暗香》姜夔 008
落红满径,相思满怀《天仙子》张先 013
满身花雨又归来《南歌子》田为 018
我亦多情,无奈酒阑时《虞美人》叶梦得 023
一株梅花,寂寞开无主《卜算子•咏梅》陆游 028
卷二 梦里不知身是客
看一段消逝的汴京遗梦《燕山亭•北行见杏花》赵佶 035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浪淘沙》李煜 040
落梅如雪,拂了还满《清平乐》李煜 044
六朝兴废事,尽入渔樵闲话《离亭燕》张昪 049
买花载酒,不似少年游《唐多令》刘过 054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临江仙》苏轼 058
001
卷三 人生自是有情痴
春光无限好,故人已天涯《蝶恋花》苏轼 065
人生有情 无关风月《玉楼春》欧阳修 070
心字罗衣,弦上说相思《临江仙》晏几道 075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苏幕遮》范仲淹 080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卜算子》李之仪 085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鹊桥仙》秦观 090
卷四 相思已是不曾闲
春愁满纸空盟誓《鹊桥仙》蜀中妓 097
身在空门,仍恋凡尘烟火《西江月》陈妙常 102
颜色如花命如叶《减字木兰花•春怨》朱淑真 107
荼蘼谢了春还在《小重山》吴淑姬 112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一剪梅》李清照 129
沈园,那场伤感的相逢《钗头凤》唐婉 134
002
卷五 流光容易把人抛卷五 流光容易把人抛
锦瑟年华,该与谁度《青玉案》贺铸 129
闭门听雨锁流光《一剪梅》蒋捷 134
旧岁繁花,终不敌今春新绿《望江南》苏轼 139
满目空山远,应惜眼前人《浣溪沙》晏殊 144
也曾年少,误了秦楼约《千秋岁引》王安石 149
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唐多令》吴文英 153
卷六 任是无情也动人
相思一种已廿年《鹧鸪天》姜夔 159
艳冠群芳,任是无情也动人《南乡子》秦观 163
一位淡泊隐士的爱情《长相思》林逋 168
镇相随,莫抛躲《定风波》柳永 173
恨君不似江楼月《采桑子》吕本中 178
一缕心思,织就九张机《九张机》无名氏 182
003
卷七 歌尽桃花扇底风
并刀如水,纤手破新橙《少年游》周邦彦 189
且向花间留晚照《木兰花》宋祁 194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青玉案》辛弃疾 199
知音少,弦断有谁听《小重山》岳飞 204
让他一生为你画眉《南歌子》欧阳修 208
那年桃花,开得难舍难收《鹧鸪天》晏几道 213
卷八 人间有味是清欢
红尘易老,清欢难寻《浣溪沙》苏轼 219
这一生,不过烟波里《定风波》苏轼 224
不取封侯,独去作江边渔父《鹊桥仙》陆游 228
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清平乐
•村居》辛弃疾 233
水穷行到处,云起坐看时《临江仙》晁补之 237
被疏梅,料理成风月《贺新郎》辛弃疾 242
后记 一剪宋朝的时光 247

文摘
卷一•明日落红应满径
那一场宋朝的梨花雨
忆王孙•春词
李重元

萋萋芳草忆王孙,
柳外楼高空断魂。
杜宇声声不忍闻。
欲黄昏,雨打梨花深闭门。
应该是梅雨季节,不然窗外的雨,也不会这样一直落个不停。淌在江南古典的瓦檐上,落在爬满青藤的院墙上,还有那几树芭蕉,被雨水洗得清澈翠绿。微风拂过,茉莉淡淡的幽香沁人心骨。她在雨中,那样的洁白含露,仿佛靠近她,都是一种亵渎。这样的情境,忍不住想起了那句词“雨打梨花深闭门”。虽然春天已悄然而去,雨打梨花的画境只待来年春时才可观赏,可是那浓郁的诗韵,却是任何季节,都挥之不去的。
轻启窗扉,任细雨微风,拂在发梢、脸颊。窗台萦绕着淡淡的轻烟、淡淡的芬芳、淡淡的惆怅。这是生长闲情的江南,仿佛只要一阵微雨,就可以撩人情思;一片落花,就可以催人泪下;一个音符,就会长出相思。那么多的经年往事,会随着淅沥的雨,流淌而出。任你的心有多坚硬冷漠,终抵不过,这湿润的柔情。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牵怀缠绕,那么多的愁绪难消。那个女子说:“欲黄昏,雨打梨花深闭门。”她也是等到黄昏日暮,才深闭门扉,然而,她关闭的只是院门、屋门,那重心门,又几时有过真正地关闭?半开半掩的门扉,只为等待有缘人来轻叩,而等待,仿佛成了生命的主题。
其实,最初结识这句诗,是在《红楼梦》里。那是宝玉和蒋玉菡、薛蟠,还有云儿一起喝酒时,悠悠地唱完一首《红豆曲》,接着吃了一片梨,说道:“雨打梨花深闭门。”那时候,只觉得一个女子卷帘,看着窗外纷落的梨花雨,思念的人还在天涯,没有归来。心中落寞,轻轻叹息,放下帘幕,掩上重门,悄然转身。然而,这场梨花雨,却在我心中,一直纷落,到如今,这般情怀依旧。直至后来,才知道,宋时有几位词人,都将这句“雨打梨花深闭门”写入词中。有人说,此句是先出自秦观的《鹧鸪天》,而后才是李重元的《忆王孙》。然而这些并不重要,我心里却钟情于《忆王孙》的那场梨花雨,从遥远的宋朝,落到了今朝。
关于李重元,历史上的记载不多,可是他生平写的四首《忆王孙》,都被收录到《宋词》里。分为春、夏、秋、冬四季,每首词,都藏有一种美好的物象。春雨梨花,夏日荷花,秋月荻花,冬雪梅花。可是,被世人深记的唯有这首春词,那花瓣雨,就像是梦一样的轻,轻轻地落在心头,柔软而潮湿。这是一个情深的女子,在下着春雨的日子里,怀念远方的爱人。她思念的人,在天涯芳草外,纵是将高楼望断,也穿不过千里云层,看不见他归返的身影。只有依依杨柳,听她低语着相思的情肠。那位远行的男子,也许不是王孙,此刻或许身披征袍,在遥远的边塞。或许是个商人,为了生计,四海奔波。又或许为了功名,而远赴京城,追求宏伟的理想。又或许是其他,总之他远离家乡,让心爱的女子,为他日夜等候,相思成疾。
细雨依旧,那啼叫的杜鹃,没有衔来远方的消息,只是声声吟苦,让人不忍听闻。不知道,那背井离乡的男子,是否听到杜鹃的啼鸣,它低喊着:不如归去不如归去只是人生羁绊太多,如何才能轻易穿越红尘的藩篱,和喜欢的人长相厮守,不离不弃?也许正是因为离别,才会有这样刻骨的相思。古人说:“小别胜新婚。”如果朝朝暮暮相处,怕是再浓郁的爱,也会消磨殆尽。到最后,只是一杯无味的白开水,品不出任何的味道。世间的事,就是如此,有一种爱,叫若即若离;有一杯茶,叫不浓不淡。可是这都是一个过程,拥有过才能疏离,品尝后才会清淡。若让一个沉陷在相思中的女子,转身离开,决绝忘记,是断然做不到的。
她做不到。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做不到的事不可勉强。想要将一个思念的人,从心中抽离,那样,心会有一种被剜去的虚空。与其空芜,莫如让相思填满,不留一点空虚。这样,尽管疼痛落寞,却好过无心。她等到了黄昏,窗外纷落着梨花雨,洁白的瓣,在烟雨中,让人神伤又心痛。卷帘深闭重门,只是相思不敢问。她掩门,不是不再等待,而是暮霭沉沉,她要对着红烛,一夜相思到天明。这样无奈的转身,不是无情,而是情深。
这场梨花雨,在她的心里,也不会停息。就像是一场梦,她沉醉在自己编织的梦里,只要梦被惊醒,一切又会回到最初。那时候,丢失了梦的她,再也找不回自己,甚至找不到她思念的人。其实这样自苦,这样情痴,不只是古时女子才有。当今时尚的女子,亦是如此,她们也许不会望断高楼,不会掩帘听雨,可是她们也会刻骨相思。从来相思,都是等同,无关年轮,无关地域,无关季节。所以,当我读到“雨打梨花深闭门”时,心里涌动着柔情,相信,还会有许多人,和我心境相同。
让我想起,当年的李重元,是否就是那位背井离乡的男子?他为了前程,离开了心爱的女子,让她独自看寂寞花开,看春去春来。也许,他有他的无奈,可是他是否知道,一个女子,把最好的年华交付给等待,以后,又会有多少岁月为她重来?是,没有人会在意这些,所有读了这首词的人,只会沉浸在那场梨花雨中,不能自拔。
多少人愿意从甜蜜的过程中,走出来,匆匆抵达冷落的结局?也许这个思念的过程,真的很痛苦,却也是一种甜蜜的痛苦。许多人,因了等待,从青丝到白头,也许,不会有太多圆满的结果。但为了一个人,真爱一生,也是一种幸福。写到这儿,天色已近黄昏,只是窗外的雨,依旧在落。一声声,打在芭蕉上,胜过我千言万语。掩帘,和着那场宋时的梨花雨,深深地闭上重门。此后,任谁敲叩,也不开启。

内容简介
《烟月不知人事改:宋词中的悲欢离合》古典文化倍受国人青睐,宋词更甚。这本书精心选取宋词中的精品之作,作者从词中的用字、用典细致讲起,旁征博引,从历代的传奇、小说中选取与这些常用词有关的故事继续阐释,更结合词人的生平经历阐述词作意境,品味宋词中开阖大气或婉约动人的悲欢离合,为读者呈现一篇篇优美的散文。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