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风暴:斯大林格勒的围与解.pdf

冬季风暴:斯大林格勒的围与解.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冬季风暴”行动发生在1942年12月12日至12月23日,是德国第4装甲集团军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中为尝试救出被包围的轴心国军队而实施的军事行动。苏联红军包围了在斯大林格勒城内及附近之轴心国军队后,埃里希·冯·曼施坦因陆军元帅指挥的顿河集团军群筹划并实施了一次专门的救援行动。但是德军的解围行动遭到了苏军的顽强抵抗,行动陷于僵局后,曼施坦因呼吁希特勒及第6集团军司令弗里德里希·保卢斯开始突围,但均被拒绝,12月23日解围部队被调至他处,解围失败。
“冬季风暴”行动的失败宣告德军在斯大林格勒的战斗彻底失败,给东线乃至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整体走势带来了深远的影响,但是战争结束七十多年以来却鲜有资料专门论述此次行动,笔者结合二十多本中外资料,尽可能还原了战役全过程,同时分析了此役中交战双方的利益得失。

海报:

编辑推荐
曼施泰因元帅孤注一掷的冒险,阿克塞河边十万将士背水一战,德军史上最为致命之豪赌——“冬季风暴”行动全记录。
综合多方资料,内容详实,考据严谨,目前国内描述“冬季风暴”行动最全面的书籍。

作者简介
杨佳豪,男,军事爱好者,发表过《黑翼军团——二战中的德军对地攻击机部队》、《南方的鹰:德国空军从克里米亚到高加索的战事》、《铁十字海鹰——二战德军的鱼雷机部队》等文章,与人合著有《帝国苍穹:二战德军昼间防空战》一书。
王轩,河北保定人,擅长苏德战争的研究,发表过《来自地球的飞碟——XF5U战斗机小史》、《铁十字海鹰——二战德军的鱼雷机部队》等多篇军史类文章。

目录
前言

序曲 沸腾的顿河
“天王星”行动
顿河集团军群的建立
包围还是歼灭

第一章 风暴涌起
苏军指挥官
轴心国指挥官
参战苏军部队
参战德军部队
参战双方比较

第二章 风雨前夕
重返东线
11月27日——首战科捷利尼科沃
阿克塞河南岸的形势
12月3日——骑兵第4军的突破
12月4日——第11装甲团的反击
试探与准备
双方计划

第三章 从阿克塞到阿克塞
12月12日——从阿克塞河出击
12月13日——第一次夺取上库姆斯基
12月14日——小村鏖战
12月14-15日——保卫桥头堡
12月15日——第一次丢失上库姆斯基

第四章 鏖战上库姆斯基
12月16日——平静的一日
12月17日——对上库姆斯基的第一次失败攻击
12月18日——对上库姆斯基的第二次失败攻击
12月19日——第二次夺取上库姆斯基

第五章 千钧一发
12月20日——在瓦西里耶夫斯基的第一日
12月21日——扩展桥头堡
12月22日——巩固桥头堡
12月23日——在瓦西里耶夫斯基的最后一日

第六章 清算时刻
12月24日——灾难的开始
12月25日——寒冷的圣诞节
12月26日——肃清阿克塞河
12月27日——越过阿克塞河
12月28日——从开始处结束

第七章 尾声
叶廖缅科二三事
最后的疯狂——解救第6集团军的后续计划
回忆与思考

番外篇 斯大林格勒空战
冲向斯大林格勒
城区争夺战
空中桥梁
空运行动的破产
总结

附录
附录一 参战部队序列
附录二 1942年12月19日曼施泰因元帅的报告
附录三 1942年12月19日曼施泰因元帅的命令
附录四 1942年12月24日曼施泰因呈交给总参谋部的报告
附录五 1942年12月28日德国武装力量最高统帅部大本营第2号战役命令
附录六 1942年12月31日第2号命令补充条件
附录七 德军技术装备变动情况(日终数据)
附录八 第23装甲师每日战果统计

主要参考资料

序言
前言
在这样的条件下,正在发生一场充满悲剧的事件,其历史意义的确是难以估量的。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这条不出名小河的两岸所发生的交战,是第三帝国命运中的转折点,是希特勒建立帝国梦想破灭、导致德国覆灭的一系列事件中的重要一环。
——冯·梅林津 第48装甲军参谋长

斯大林格勒战役被公认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转折点,战役后期,苏军动用3个方面军发起“天王星”战役,将入侵斯大林格勒的德国第6 集团军合围,为了拯救这支部队,德军最高统帅部(OKW)立即着手制定和实施旨在解救被围部队的“冬季风暴”(Wintergewitter)计划。1942年12月12日,解围战役正式开始,第4 装甲集团军各师在一星期内向前推进了120公里,走完了通往斯大林格勒的四分之三的路程。12月19日,第6 装甲师攻抵至梅什科瓦河一线后前进受阻,此时解围部队距离斯大林格勒包围圈仅48公里。但第6集团军指挥官保卢斯上将未遵从冯·曼施泰因的命令向西南突围,而是坐等直到最后的机会丧失,12月24日,苏军发起全线反攻,“冬季风暴”行动宣告失败。
毫不夸张地说,战后,围绕第6集团军能不能突围、该不该突围的争论,在深度、广度与规模上已经远远超过了当年发生在曼施泰因、蔡茨勒与希特勒之间的争论,这样的争论至今仍旧存在,并且注定将成为军事史上最富有戏剧性的片段之一。而在整体态势恶化、兵力匮乏,侧翼和后方受到严重威胁的情况下,顿河集团军群使用有限增援部队发起的“冬季风暴”行动更堪称是冯·曼施泰因戎马生涯中的一场豪赌,如同他本人所言——“我们的目标是拯救第6集团军!但是,解围行动不仅危及着顿河集团军群,而且也危及着A集团军群的生存”。
笔者结合二十本中外书籍,加以比较、整理,尽可能地还原了1942年11月下旬至1942年底德军为解救第6 集团军而展开的“冬季风暴”行动及其后续作战。苏军方面参考了叶廖缅科和华西列夫斯基的回忆录、萨尔基祖撰写的《第51 集团军战史》、萨姆索诺夫所著的《200天大血战》、德波林主编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史》和伊萨耶夫的《斯大林格勒》。德军方面,除了顿河集团军群的作战日志以外,还参考了时任第6装甲师第11装甲团6连指挥官的霍斯特·沙伊贝特著于战后的《斯大林格勒——48公里》中所提供的珍贵的第11装甲团作战日志、作战报告和当事人回忆。时任第11装甲团副官的赫尔穆特·李根特撰写的《第6 装甲师 1937-45》与汉斯·维尔斯撰写的《冬季风暴:斯大林格勒之战与解救第6 集团军的行动》也提供了多名老兵的个人回忆。顿河集团军群指挥官曼施泰因的回忆录《失去的胜利》和第6装甲师师长埃哈德·劳斯将军的回忆录《装甲行动》向来是研究“冬季风暴”的重要参考资料,冯·森格尔·埃特林也在自己的回忆录《无望无惧》中记录了第17装甲师的作战行动,第23 装甲师指挥官冯·福尔曼·博内伊堡中将没有留下回忆录,但是该师医官所著的官方战史提供了相当丰富的资料,同时笔者还对照了该师1942年12月份的作战日志。由于客观条件所限,部分内容未能标明出处,部分文献未能标明页数或版次,请读者海涵,如有任何疑问或建议欢迎联系笔者。
按照同类战史通常的做法,除论述和特指的部分外,德军步兵均写作掷弹兵,相应地,装甲师下辖的装甲步兵团写作装甲掷弹兵团。德军坦克部队,除苏军转述部分按照原文处理外,均写作装甲部队,例如装甲师、装甲团、装甲连等。苏军部队名称均将兵种放在前,例如步兵第302师、骑兵第4军、坦克第85旅等。
最后一个问题关乎“冬季风暴”行动范围的界定。事实上,这份解围计划最初包含两个方向的协同作战,即霍利德集团军级支队在下奇尔斯卡亚桥头堡的突击和第4装甲集团军在科捷利尼科沃方向的突击,然而由于战场态势变化、解围兵力不足和地形条件限制等因素,最终只在后一个方向上进行了实质性的解围行动,尽管曼施泰因称“只要有可能,霍利德集团军级支队也要进行策应”,但实际上在解围期间,该部一直在奇尔河一线应对坦克第5集团军的进攻,因此本书将重点放在了第4 装甲集团军的作战行动上。在本书两年多的写作过程中,许多好友给予了慷慨的帮助。张大卫为本书搜集了诸多资料和珍贵的地图,Geyer和纳比斯汀方舟提供了许多笔者难以获得的资料,抛锚的鱼、黑色郁金香和Ephemeria则在写作中提供了宝贵的意见与鼓励,还有出版社的排版、校订人员和更多帮助过我的朋友,恕不能在此一一致谢。
拙作付梓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七十周年之际,愿牺牲于阿克塞河两岸的苏联红军战士能够安息,没有他们昔日的浴血奋战,今天的和平生活将是难以想象的。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11月27日——首战科捷利尼科沃
围绕解围行动所展开的战斗基本上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1942年11月27日至1942年12月11日,第6装甲师和骑兵第4 军争夺科捷利尼科沃地域的战斗;第二阶段,1942年12月12日至12月29日,许纳斯多夫和第51集团军争夺上库姆斯基的战斗;第三阶段,1942年12月20日至1942年12月23日,苏德双方围绕瓦西里耶夫斯基桥头堡所进行的攻防战。在第一阶段,即从11 月27 日第6 装甲师抵达科捷利尼科沃到12 月11 日进攻准备最终完成之间近半个月的时间里,第6装甲师和骑兵第4军在阿克塞河南岸进行了一系列战斗,争夺解围行动的出发阵地,战斗以德军的暂时胜利告终。
11月27日黎明时分,先头列车已经爬上萨尔河与阿克塞河谷之间的最后一个山丘,在到达科捷列尼科沃前的最后一站——塞姆特齐尼亚(Ssemitschnaja)①时,咖啡的香味从野战厨房传来。车厢中慢慢醒来的士兵们高兴地看到吱吱作响、颠簸不止的车厢生活就要结束了,在经历了几个星期的铁路运输后,他们无不希望在卸车的小镇上好好休息一番。在塞姆特齐尼亚车站,先头军列与一长列反向开来的列车相遇,伴随着吱吱的刹车声,两列火车缓缓地停了下来,第6装甲师的官兵们带着强烈的好奇心询问科捷列尼科沃的近况,答复似乎还是令人放心的:“两列准备撤退的火车正在等待你们的到达,它们将是最后离开这个城镇的列车。除了偶尔飞过几架敌机外,我们没有看到其他苏军。城里再没有别的德国士兵了,只有一些老人看守着车站。小群的、没有武器的罗马尼亚人像绵羊一样从我们身边经过,这就是我们所看到的一切,城郊的俄国人看见我们撤出村子既惊讶又遗憾,这些人一向彬彬有礼,时刻准备着提供帮助,他们将会很高兴地看见你们的到来。”②
火车再次开动了。很快,坐落在阿克塞河谷中的美丽小城科捷利尼科沃就映入了官兵们的眼帘。该镇坐落于阿克塞河沿岸的洼地中,河流从东南方流经该地后折向正北方注入顿河。河两岸是垂直于铁路线的绵亘高地群,城镇西侧则有一条东北—西南走向的高地,海拔140米左右。两天前这里还是罗马尼亚第4 集团军的指挥部,城镇边缘竖立着一座凯旋门,用来装饰的花环已经枯萎。远远地可以望见门上用罗马尼亚文雕刻的巨幅标语——“欢迎你们到来!”。极富戏剧色彩的是,几个月前通过该门的罗马尼亚军队现在已经被包围在了距此190公里外的斯大林格勒,正等待德军施以援手。更有意思的是,现在又有人在科捷利尼科沃准备了一场盛大的欢迎仪式。
就在列车上的士兵们还在猜测门上那行罗马尼亚标语的含义时,列车已经隆隆地驶入车站。突然间,雨点般落下的炮弹撕碎了这里的宁静,大地颤抖起来,四面八方都是被爆炸抛向空中的黑色土壤,仿佛凭空出现的炮弹在几分钟内就给德军带来了第一批伤亡。与此同时,徒步作战的苏军骑兵高喊着“乌拉”,涌出车站两侧的建筑物,直奔火车而来。见此情景,掷弹兵们纷纷从车厢上跳下,机枪和半自动步枪鸣响起来,在车厢顶部向从两侧靠近的棕色身影倾泻火力。
① 此处的塞姆特齐尼亚与后文的塞姆特齐尼并非一地。
② Erhard Raus. Panzer Operations: The Eastern Front Memoir of General Raus, 1941-1945. Boston: Da Capo Press, 2005. 141
在第4 装甲掷弹兵团团长乌尔莱茵上校的带领下,步兵的刺刀伴随着手榴弹一起冲向苏军,残忍的肉搏战随即展开,不到一小时的功夫,第6装甲师的掷弹兵们便从骑兵的手中夺下了这座车站,继而开始扫荡火车车厢、建筑物和该地区其他铁路设施内的残敌。苏军炮兵早已将车站出入口的射击诸元标定,现在弹着点正向着火车站的中心转移,试图摧毁停在那里的满载物资的列车。身着便衣的炮兵观察员隐藏在车站周围,总能将由两或三个炮兵连投送的火力以难以置信的精准度引导至最为重要的目标。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炮火戛然而止,惊魂未定的官兵们担心这只不过是苏军炮兵在挑选新的目标,然而炮火就这样沉寂了下去。突如其来的火力急袭给德军造成了一定的破坏,第4装甲掷弹兵团下属的工兵排随即进行抢修,民政铁路人员从最初的惊慌失措中恢复过来以后也立刻投入到了修复工作中去。
劫后余生的官兵们很快就知道了炮火突然沉寂的原因。原来,战斗爆发时赫尔穆特· 冯· 潘维茨(Helmuth von Pannwitz) 上校碰巧在科捷列尼科沃东边的一个坦克维修点中,意识到车站和村子内的友军面临着巨大威胁,他急忙征用了维修站里包括6辆坦克在内的所有可用车辆,由维修站内的勤务人员驾驶着赶往苏军火炮阵地。这支临时拼凑的战斗群沿着铁路路基两侧的树篱悄悄前进,突然出现于敌军之后。苏军炮手的惊讶之情不亚于科捷利尼科沃车站内的德军掷弹兵,战斗群在几分钟之内就完成了他们的工作——毁坏的火炮残骸、弹药和火炮牵引车现在被倒毙在地的炮手们环绕着,他们为发动这次火力急袭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潘维茨战斗群毫发无损地返回了维修点,他们的英勇行为挽救了科捷列尼科沃的友军,对此劳斯将军深情地回忆道:“这一天,在这一事件中,这些维修人员已经证明了他们不仅知道如何捶打、装配、钻孔和驾驶,还知道如何去战斗,第6装甲师的官兵们至今仍然难以忘记这些维修工。英勇的冯·潘维茨和他的战士们受到了他们完全应得的勋章,他们立即成为了第4装甲掷弹兵团士兵们最亲密的朋友,他们在真正意义上成为了战士们生死与共的兄弟,是他们帮助士兵们脱离险境。”①
接下来,劳斯要求后续军列以最快的速度进入车站,小小的车站很快就停满了陆续开来的列车,塞姆特齐尼亚和雷蒙特纳亚车站也是如此,几座小型车站根本无法容纳多达78列火车同时停靠装卸。如果按照惯例让所有列车在科捷利尼科沃卸车,以目前的进度要等到12月6—7日才能完成这项工作。为了保证部队按时集结,劳斯下令立即停止这一地区的其他铁路运输,还未进站的坦克装甲车辆利用紧急滑道就地卸车,然后夜间行军赶往战区。虽然这些做法都与野战条例背道而驰,但是确实提高了集结速度。出乎意料的是,卸载工作没有遭到任何干扰,那些在野外卸载的部队从未遭受过空袭,尽管空中连德军战斗机的影子都没有。夜幕降临时,第6装甲师师部、第4装甲掷弹兵团第2营、第57工兵营的1个连、1个高炮战斗群以及刚刚成立的潘维茨战斗群已经在科捷利尼科沃建立起了防御。
① Erhard Raus. Panzer Operations: The Eastern Front Memoir of General Raus, 1941-1945. Boston: Da Capo Press, 2005. 143-144
11月27日的战斗虽然看起来像是一次精心策划的伏击,但是苏军实际上并不知道第6装甲师的到来,落在车站的炮弹也只不过是进攻前的例行炮火准备。由于德军兵力极为匮乏,这些骑兵绕过该城外稀松的警戒哨偷偷溜了进去,才产生了出其不意的效果。斯大林格勒方面军早已意识到科捷利尼科沃将成为第4装甲集团军(苏军称之为霍特集群)的重要防区,因此计划从三个方向上同时向该处发起进攻:骑兵第81师从格罗莫斯拉夫卡向南推进,步兵第126师沿铁路线向西南推进,骑兵第61师则迂回至该镇以东。为了抢在德军布防之前赶到战场,骑兵第4军在12月26日一天之内急行90—95公里。骑兵第61师在舒托夫附近遭到了激烈抵抗,随后戈罗别茨(П. С. Горобец)的团成功将敌军逐退至乌曼泽沃(Umantsevo),步兵第126师在克鲁格亚佐夫和舒托夫1号附近卷入了激烈的战斗,12 月26 日至27 日都未能脱身。只有骑兵第81 师在鲍姆施泰因(Baumshtein)上校的指挥下于12月27日从西侧和西北侧进入科捷利尼科沃,接下来就发生了本节开头的那一幕。①
这一天结束时,作为“冬季风暴”行动出发阵地的科捷利尼科沃已经被德军牢牢掌握。第51集团军宣称这次行动给德军带来了极大的恐慌,并将战斗失利归咎于街巷阻滞了骑兵的机动,使得德军有机会在当天下午动用包括坦克在内的人员装备发动反击,并切入骑兵左翼后方。华西列夫斯基这样回忆道:“……按照斯大林格勒方面军司令员(叶廖缅科)的决定,曾想夺取科捷利尼科沃。这次作战虽然没有成功,但是通过它却查明了敌人向这里调集了大批坦克部队,其中包括火速从法国调来的坦克第6师……”第6装甲师在科捷列尼科沃的出现惊动了苏军最高统帅部,当天夜里,斯大林拨通了朱可夫的电话,问他是否了解斯大林格勒地域的最新情况,后者作了肯定的答复。朱可夫在11月28日发给最高统帅部的电报中称:“被合围的德军如无敌人由下奇尔斯卡亚、科捷利尼科沃地域实施的辅助突击,是不会冒险突围的……在最短期间内在下奇尔斯卡亚、科捷利尼科沃地域集结突击集群,在卡尔波夫卡总方向上突破我军防线,从而在我军防线上打开缺口,形成向其被合围部队供应各种补给品的走廊,尔后再利用这条走廊突出合围……”这一推断的依据可能是发生在1942年冬春之际的杰米扬斯克战役,应当说是相当准确的,只不过第48装甲军在奇尔河畔担当起了“消防队员”的尴尬角色,未能实施计划中的突击。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