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照耀幸福生活.pdf

法治照耀幸福生活.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与作者王明勇一起用法治的眼光理性地看待身边人、周围事,逐渐养成法治思维,学会法治方式。做一个合格的法治公民,在学习法律常识的同时,走一条“吃他人堑,长自己智”的捷径。语言平实生动,故事真实有趣,《法治照耀幸福生活》是一本田间地头的老百姓都能读得懂、读得下去的法律书。

编辑推荐
《法治照耀幸福生活》以独特的法律人视角,介绍了作者王明勇亲身经历的多个疑难复杂但又与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典型案例,通过丰富而详实的案例剖析,以及深入细致的辩证思考,在提供法律知识的同时,为读者提供了一个“吃他人堑,长自己智”的捷径。与作者一起用法治的眼光理性地看待身边人、周围事,逐渐养成法治思维,学会运用法治方式,从而做一个合格的法治公民,在维护他人合法权益的同时,也更好地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媒体推荐
明勇的杂文,将深奥的法学理论、枯燥的法律条文和繁杂的涉法事务有机地结合,针砭时弊,辨析探讨,切中要害,扶正祛邪,抑恶扬善,读来使人在潜移默化、润物无声中辨是非,论曲直,明事理,知谬误,在工作和生活中多一些得少一些失,多一些成少一些败,多一些捷径少一些迷途。
——中央军委法制局原副局长 朱建业少将
本书是明勇律师将法律职业与社会生活有机融为一体的执业心得,是法律人从特定的法律视角,对社会事件和个人生活的一个深度法律剖析,是广大非法律人士认识法律,了解法律,逐步学会运用法律保护自身合法权益的一本必不可少的法律“教科书”。
——北京律师协会业务指导与继续教育委员会 钱列阳主任

作者简介
王明勇,男,汉族,山东寿光人,1968年4月出生,1987年10月入伍,海军北海舰队法律服务中心主任,毕业于海军潜艇学院,军事学硕士学位,帆船二级裁判,田径二级裁判,二级心理咨询师,现在解放军西安政治学院攻读军事法学博士学位。2003年通过国家司法考试后,由潜艇全训副艇长改做军队律师,并由单纯的军事干部改为舰队机关政工干部。其间,又曾担任舰队军事检察院主诉检察官(四级高级检察官),并被青岛仲裁委员会和西安仲裁委员会聘为仲裁员。2011年被中宣部、司法部表彰为“2006-2011年全国法制宣传教育先进个人”。

目录
序一
序二
序三
自序: 法治照耀幸福生活
百姓看法
有智如同卖辣椒
由“警察”二字所想到的
是土,还是豪?
判处药家鑫死刑的是民愤还是法律
地上有水
俯视红尘
政府用法
依法行政的前提是依法决策
从一宗军用土地依法回收过程看法治思维与法治方式的重要性
士官的蛮横妻子和霸道丈母娘
救死扶伤,倒赔5万
逝者的尊严与法治的进步
赔本买卖与领导智慧
律师说法
盲人摸象一般的律师
律师心中的无知与眼中的风险
从本·拉登之死看美军的证据意识
军队律师服务的基本原则
地方大学生如何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军事法律顾问
在“第八届中国军事法前沿论坛”上的评议发言
法学老师与法治思维
过程远比结果更重要
关于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执行护航任务应注意研究的法律问题初探
不惑杂谈
百善孝为先
做人的三种能力与父母对子女的三个愿望
失足坠海的“足球中场”
飞行员都是些反应很慢的人
与冠军失之交臂的自行车慢骑者
“卖豆腐”的流水账
酒后赤脚赛跑
吴大爷的遗嘱与大舅的葬礼
活着,明天会更美好——二十年同学聚会感言
有一种品德叫坚守
后记: 幸福不会从天降

序言
明勇同志的杂文要出文集了,对此,我感到很高兴。在即将付梓之前,他将书稿寄我,要我为文集作序。我的确不是这方面的行家,但是,我在阅读书稿后,确有颇多感悟,故而不揣浅陋,欣然同意。
杂文,是现代散文的一种。它不拘泥于某一种形式,有议论有叙事,夹叙夹议,有时议论多叙事少,有时叙事多议论少。叙事说理相互交织,浑为一体。明勇同志所撰写的杂文,叙事说理,别具一格。既侃侃而谈,又绵绵细雨,既有哲理性、格言式的警句和妙语,又有生动的形象、比喻和情景。他非常勤奋,是个有心人,善于从日常生活中大量的、普遍的、常见的现象入手,择其典型者,用寥寥几笔,加以勾画,使其议论的问题富有形象性。其中,既有对美好事物的热情歌颂和赞美,又有对不良倾向和风细雨般的批评和规劝,还有不少闪耀着思想火花的点滴感悟和体会。这些作品,都是他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思,并随手写来,挥洒自如,既有真知灼见,而又文情并茂,可以让读者用极少的时间,得到经过凝练的道理。真可谓,所言者小,所见者大,所闻者达。
明勇的杂文,篇篇都有真意,字字蕴含真情,读来使人有如沐浴春风之悦,入情入景,不论是浅尝还是细品,都会给人以指导,给人以安慰,给人以鼓舞,给人以力量。明勇的杂文,无造作、无卖弄、无奉承、无空洞、无凌乱,读来使人在轻松的心情中得到许多有益的启迪,入骨入心,在工作和生活中多一些得少一些失,多一些成少一些败,多一些捷径少一些迷途。明勇的杂文,针砭时弊,辨析探讨,切中要害,扶正祛邪,抑恶扬善,读来使人在潜移默化、润物无声中辨是非,论曲直,明事理,知谬误。明勇的杂文,文笔流畅,语言朴实,幽默风趣,谈笑风生,读来使人清心爽目、茅塞顿开,有如和煦春风轻轻拂面,又宛若清泉流水,涓涓细流,沁人心田,豁然开朗。真可谓,法学理论是深奥的、法律条文是枯燥的、涉法事务是繁杂的,只有将它们有机地结合,才能将法治的宣传工作做好、做活、做深、做久。
明勇同志所撰写的杂文来之不易。除了基于他对共产党、祖国、军队和人民的忠诚,以及对法治的钟爱以外,还源于他丰富的人生和军旅经历。大凡军队法制工作者,都需要具备醇厚的法律知识、丰富的军旅经历特别是基层工作经历和娴熟的机关工作经验。明勇同志从一个普普通通的潜艇战士,逐步成长为潜艇技术指挥专业军校大学生,由潜艇实习航海长、鱼水雷部门长到潜艇副艇长这样的军事指挥军官,前后用了17年时间,那是他人生最美好的年华,也是最重要的人生经历。以后,他从舰队法律顾问处的律师,到舰队军事检察院主诉检察官,再到舰队法律服务中心主任,前后用了10年时间,那是他军旅生涯的华丽转身、精彩亮相。他从军事院校的工学学士、军事学硕士到现在的法学博士研究生,也是他刻苦勤奋、孜孜不倦的结果,从而奠定了他厚实的法学功底。 此外,他的杂文还源于深厚的文化底蕴。明勇同志是山东寿光人。向胤道先生在《寿光赋》一文中说:“龙山文化发祥之城堡,造字仓颉寿寝之吉冈,少康筑造斟灌之都邑,蝌蚪文字传承之故乡。得天独厚,无限风光。遗迹遍野,四邻仰望——古槐有灵,张飞勒马树翠苍;巨淀成湖,汉武躬耕犁波浪;望海筑楼,霸气冲天巡秦皇;滑稽多智,曼倩仙去葬东方;词义典雅,建安七子徐干在;威武沙场,大将王猛气轩昂。贾思勰著《齐民要术》,成医界宗师;任彦升写杂传地记,传万古文章。”可见,寿光丰厚的文化底蕴,造就了作者;寿光秀美的山水风光孕育了作者,熏陶了作者。
我衷心祝愿王明勇同志在建设法治中国的航程中继续拼搏,奋力书写新的篇章,再创新的辉煌。
是为序。

后记
幸福不会从天降
在电影《我们村的年轻人》中,有一首歌,叫《幸福不会从天降》,歌词大意是“樱桃好吃树难栽,不下苦功花不开。幸福不会从天降,社会主义等不来”。我相信,社会主义法治建设也是这样,既不可能从天而降,坐享其成,也不可能一蹴而就,手到擒来,而是需要一个过程,一个依靠国家、政府、部队、群众各个阶层各个人物齐心协力的过程,一个众人拾柴火焰高的过程。
推而广之,无论人才的培养,事业的成就,还是一个人的个性修为,乃至一篇文章的写成,也都存在这么一个“不下苦功花不开”的过程。
本书虽然不是很好,但也经历了这么一个众人拾柴火焰高的过程。比如,自己多年来养成的理性究问与秉笔成文相结合的习惯,就是书中所列文章的一个又一个的素材来源。然后,经过一步又一步地筛选、加工、提炼,这才“吾家有女初长成”。在此基础上,又经过张乐、张维武和张兴斌这“三张”的大刀阔斧与精工细作,删繁就简,并使其合理搭配,这才终于有了不管丑俊总得找个婆家的模样。
也是机缘凑巧。一个偶然的机会,在北京律师协会军事法委员会主任、北京谦君律师事务所主任武丽君的引荐与帮促下,清华大学出版社编辑,在第一时间内与我取得联系,并随之密切关注本书的修改进程,不断提出宝贵意见,又巧手弄妆、点石成金,这才有了朋友们手中的这本小书。
在本书写作与修改过程中,我的博士生导师陈耿教授,海军舰队原副政治委员钱建军将军、副参谋长张学增将军等首长以及海军政治部司法办张启军主任和北海舰队军事检察院朱心雪检察长等领导和同志们,学员队领导田建明政委,青岛成龙职业培训学校的马小清校长和姜云公董事长以及解放军西安政治学院的田建明处长,李红莲编辑、袁广前教授和朱满强参谋,或者为我指明原则方向,或者帮我保密把关,或者帮我推敲文章结构与分类,或者帮我淡化敏感性字眼与题目,使本书日臻规范合理。此外,我的同事王越、傅剑飞、刘博然等,也都各自给予我大力指导和无微不至的关怀照顾,让我感激不尽。
在酝酿出版《胜诉策略与非诉技巧:打赢官司的50个要点》这本书时,著名刑辩大律师钱烈阳已经为我拨冗作序,这次又应邀欣然命笔,让我感激不尽。在我成长进步的过程中,尤其是我在军事法学领域蹒跚学步的过程中,中央军委法制局原副局长朱建业将军曾对我不吝赐教和悉心指导,让我感激不尽,受益匪浅。当我为出版《法治照耀幸福生活》这本书求他作序时,朱将军欣然应允,慨然作答:“你先把书稿寄给我吧,看过之后,我尽快为你作序!”你看看,即便作序这样的一件小事,朱将军也给我教育启发,既成人之美,又审查把关,既严格按程序办事,又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让人钦敬有加。我想,这就是军中老法律工作者的大家风范!
我非常清楚地知道,如果没有以上师长和朋友的指导帮助,本书的面世必将无从谈起。衷心感谢以上师长与朋友们!
一叶知秋,见微知著。由本书的以上面世过程,不难想象法治的发展历程必然也跟其他万事万物一样,必将经历一个过程。
春江水暖鸭先知。作为一名法律人,既然我们已经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法治的春天确实已经到来,那么,在为法治春天的到来而欢欣鼓舞而引颈高歌的同时,我想,我们应该扑下身子脚踏实地地做一点儿什么。只有这样,才能让法治更好的照耀我们的幸福生活。
2015年1月13日凌晨于青岛八大关

文摘
是土,还是豪?
在跟建孝、张乐等法律服务兴趣小组的同学们聊天时,我请各位谈一下对“土豪”的理解或者看法。或许因为有了上一次解释“警察”的经验教训,这一次,他们明显谨慎了许多,具体表现之一,就是先思考,后回答。
俗话说,小心无大错,小心驶得万年船!在《道德经》中,老子说:“治大国,若烹小鲜。”指的就是小心谨慎。事实证明,为人处世,尤其在司法工作领域,小心谨慎既是必需的,也是必要的。
至于战略战术上的小心谨慎,著名军事家刘伯承元帅更是一针见血,入木三分:战战兢兢,无事不成;心无所惧,寸步难行!
然而,建孝等人此时的小心谨慎,更多的,我觉得,只是在表明一种态度——谨小慎微的态度而已。具体到刚才的问题,仍是南辕北辙,不得要领。
原因之一,就是其关注点或日着眼点,跟上次解释“警察”二字一样,只是停留在试图解释“土豪”这个概念上,充其量更进一步者如宋佳蔚同学,也只是想告诉我“土豪”是个什么东西。土豪究竟是不是东西,在此姑且不论。因为我最想知道的,是面对“土豪”时,你看到的是土,还是豪?
这个问题看似很小,又涉嫌钻牛角尖,但对一名法律人而言,在处理法律问题时,却是必须首先明确的一个根本性问题。事实上,这就是一个态度问题。因为态度问题,既是研究问题的起点,也是解决问题的终点。
实践证明,对一名法律顾问而言,态度或者方向是否明确至关重要。这个问题既是原则,又是导向,也是基础。毋庸置疑,这个问题如不首先加以解决,很可能就会“干活不由东,累死也无功”!
之所以说态度问题是事关原则与导向的根本性问题,是因为在面对同一个法律事实或法律事件时,着眼点不同,态度就会不同,解决的原则或方向就会随之不同,结果就会相应地大相径庭。比如,你是因为他“土”,而对其嗤之以鼻、拒之门外呢?还是因为感觉他“豪”,而将其奉若上宾、趋之若鹜?
事实证明,相对于你看到的是“土”还是“豪”,你对“土豪”的内心态度,应该更加重要!比如,你是选择将其拒之门外呢,还是将其奉若上宾?由于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态度,如不事先加以明确,弄不好就会南辕北辙。
研究对待“土豪”的态度这样一个看似无聊的问题,在象牙塔里的学生乃至老师们看来,或许荒诞不经,百无一用。但在司法实践中,尤其是在处理具体的法律实务时,首先明确对待“土豪”的态度,不仅客观现实,而且不容回避。
我们常说“思路决定出路,态度决定高度”,就我个人理解,无论思路还是态度,都是必须首先予以明确的根本性问题,因为类似问题既是原则,也是导向,不仅事关全局,而且决定走向。
在跟张乐、建孝他们聊天时,我之所以决定从“土豪”这个话题开始谈起,就是因为那天我们所要讨论的,是一个涉及军事设施保护的案例。而且,这个案例就面临着类似是“去”还是“留”这样的原则性问题。
具体而言,驻沿海某部所在地的地方政府,因受“土地财政”利益驱动,未征求部队意见,就擅自在某重要军港附近大面积填海造地,并公开挂牌出让,进行高端房地产开发。我们接手案件时,不但相应的挂牌招标等土地出让手续已经全部走完,而且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乃至工程建设规划等必要程序已经基本走完,不少地方已经开始大面积开工建设,个别地段的房地产开发工程甚全已经完工过半。
调查发现,该高端房地产开发项目虽然利用的既非部队用地,亦非部队用海,但却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军事设施保护法》,且有可能对军事利益构成危害。在这种情况下,部队是将相关项目予以紧急叫停呢,还是让地方政府在对军事设施保护予以妥当安排的前提下继续施工?毫无疑问,这就是一个如同骑虎一般的两难选择。不言而喻,这就如同面对是“土”还是“豪”,也是二取其一的选择,因此,必须首先表明态度。
前段时间因故去了上海,无意中跟舰队司令部的一位退休老领导聊起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基线的划定问题,不仅十分惊讶地得知,这位老领导竟然具体参与了中国领海基线划定这项如此重要的工作,而且知道总部在领海基线划定过程中,能够始终坚持国家利益至上原则,与国家有关部门进行了充分的意见交换和研究论证,创造性地,同时也是非常灵活地运用了《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依法维护了国家利益,堪称活学活用国际法的典范。
我国领海基线的划定,采用的是直线基线法。应该讲,选定基点之后,将各个基点连接成线虽然相对简单,但也可以称得上是一项难度较高的技术活。而如何选定划线基点,不仅相对更难,而且层次更高,境界更妙,可谓匠心独具。
尤其是确定在哪两个基点之间划线,不但牵涉单条基线的长度,而且牵涉这条基线偏离海岸线的走向(角度)等根本性问题。因此,如果说在确定的领海基点之间划线是匠人的手工工艺,那么如何选择划线基点,就是确凿无疑的工艺美术大师的经典构思!
事实上,该领海基线划定案例,不仅是法学、地缘政治学和军事战略学的综合运用,更是和平时期依法保卫国家领土主权和国家海洋权益的成功实践,所以非常值得一提。这个案例,在让我对法律斗争的重要意义有了一个新的认识的同时,也让我对这位老首长有了新的认识,崇敬之情油然而生。
实践证明,就领海基线(当然,也包括陆地边界)的划定以及军事利益的保护而言,在坚持国家利益与军事利益至上原则这个大前提下,依靠积极而有效的法律斗争的结果,往往要比打一场局部战争或者打一场国际官司收效更大,这既是国际关系中法律斗争的巨大作用,也是国际关系中法律斗争的应有之义。
不管从哪个角度讲,上述案例,都涉及必须首先明确是“土”还是“豪”这个根本性的态度问题,这既是工作的起点,也是解决问题的原则和导向。毋庸置疑,原则性问题如不首先确定,其他问题都将无从谈起。即便霸王硬上弓强行去弹,恐怕也是不得要领的胡弹、乱弹。不难想象,即便认真去弹,都不一定能够弹得出华美乐章呢,更何况是没有原则的一通乱弹?!
在跟司令部这位老首长聊天过程中,彼此深有同感的是。我国目前的法科学生在逐年增多,几乎到了但凡大学,都要设置法律专业,都有法科学生的程度。从这一点上讲,我们并不缺少法律人,更不缺少学习法律的人。
实践证明,我们所真正缺少的,是法治思维与法治方式能力水平都比较高的人,尤其缺少能够时刻保持清醒理智,能够始终坚持独立思考的法律人。当然,目前更为缺少的,是能够时刻把国家利益和军事利益放在心上,最起码是能够将社会公平正义放在心上,并能够在任何时候都敢于坚持原则实事求是的法律人。
P11-14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