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人的故事9:贤君的世纪.pdf

罗马人的故事9:贤君的世纪.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罗马人的故事9:贤君的世纪》编辑推荐:1、罗马帝国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总在危机与克服中因为不同的领导者呈现不同的风貌。
这是一个罕见的幸福时代,帝国的战车进入“五贤帝”时期,罗马帝国在这一时期版图最大,国力登峰造极。
2、创造一个黄金世纪,需要贤明的君主,完备的制度,或是强盛的军队。罗马贤君,将如何再现罗马荣光?什么才是一个帝国领导者的素质。
3、条条大路通罗马,这不仅只是一句谚语。罗马以基础设施建设为出发点,给罗马乃至整个西方带来焕然一新的局面。罗马帝国三位贤君确立了将内政、外交和基础设施建设作为三大责任,对罗马乃至西方世界的影响巨大。
4、对于历史,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塔西佗对于罗马历史充满悲悯,认为这是一段描述历史的动机,如何看待历史,如何从历史中探求洞悉世事的智慧与能力?

名人推荐
如果说一定要给现在的年轻人推荐书,我想非盐野七生的《罗马人的故事》莫属。该书以详细的原典和丰富的史料为基础,在叙述历史的同时,加上了作者富有观察力的分析,堪称是精致、格调高雅、不落俗套的历史著作。书中将扩张罗马的英雄——恺撒的高卢战争,及名将汉尼拔于国家生死存亡之际进行的布匿战争等场景描述地淋漓尽致。此外,该书的最大特色就是将一个意大利半岛小国成为世界强国并持续了1300年的辉煌历程描绘地栩栩如生。
罗马虽是“帝国”,但仍是一个民主主义很强的国家。“重视人性、尊重他人”、“宽容接纳异民族、文化、宗教”、“维持家族•社会•国家秩序”这些价值观,都是后来“罗马统治下的和平”出现的理念,且至今并未褪色。
作者就罗马政治体制内的紧张关系、有力却规模小的军力、依法治国方针、罗马街道网为代表的基础设施建设、开放的经济政策及稳定的税制、举贤任能等方面进行了彻底的分析。作者认为支持罗马繁荣最重要的是,国家意志、国家建设、帝王能力和公民等。
——日本九州经济产业局局长 橘高公久

媒体推荐
在古罗马从共和制进入到帝制的阶段里,恺撒没能亲眼看到自己理想中的社会成为现实。而我们后人则从罗马之后多民族、多文化融合并伴随着法律而创造的一段和平、安定历史中,目睹了恺撒理想的实现。
——《读卖新闻》
罗马“宽容”的治世基本方针,并不仅仅表现在对对手的无条件“大赦”或者“接受”,而是包含以下几个方面:当处理和对手的“差异”时,认真考虑这种“差异”究竟是什么。
通过与对方的不断沟通、对话来了解为什么自己会和对手产生这样的差异。自己不仅从对方的“差异”中学习到新的东西,还试图为超越这种“差异”找到双方的共同点。
——《日本经济新闻》

作者简介
作者:(日本)盐野七生 译者:计丽屏

盐野七生,日本最受男性欢迎的女作家。1937年生于日本,26岁游学意大利两年,深感日本是个没有英雄的国度,回日后不久毅然出走,再赴意大利,定居罗马,一住至今,终生研究罗马史。也许,每个人的心中都埋藏着一个英雄梦,而唯有昔日罗马能让人一圆夙梦。提起写罗马的作家,首推盐野七生。盐野七生自1992年开始,以古罗马帝国为题材,编织她的英雄梦,她以每年一册的速度,历时十五年,至2006年完成这部时空纵深长达一千多年的罗马史。《罗马人的故事》系列丛书的出版后,斩获意大利国家勋章及日本国内的各项大奖。引起日本、韩国商界、政、学界巨大震荡,日韩企业界领袖及政府高层都曾与她有过多次高端对谈。

目录

第一部 皇帝图拉真
通向皇帝之路
胸怀大志
回到首都
古代罗马的“君主论”
解决内穷省富的对策
育英基金
达契亚问题
第一次达契亚战争
建筑师阿波罗多洛斯
图拉真大桥
从黑海到红海
第二次达契亚战争
凯旋
战后处理
公共建筑事业
行省治理
私下的图拉真

第二部 哈德良皇帝
少年时代
青年时代
通往皇帝之路
一位年长自己的女人
登基之谜
身为皇帝的哈德良
肃清
挽回失地
哈德良的“旅行”
布里坦尼亚
西班牙
地中海
东方
雅典
北非
罗马法大全
维纳斯神殿
万神殿
雅典

第三部 皇帝安敦尼•庇护
幸福的时代
人格高尚的人
马可•奥勒留
“国家之父”

后记
图片版权说明

序言
致读者
事实上,我现在非常困惑。用一个比喻来说明,我想大概是这样一种感觉。上罗马史课的学生中,有一个名叫塔西佗的优等生。为什么说他是优等生呢?因为对于教授提出的问题,在其他学生分别阐述了各自的想法后,他提出的意见无论是其风格的简洁还是词汇选择的准确性,都好像他亲眼所见。他的描述非常有现场感,其见解远高于其他人。认为他是天才、向他脱帽表示敬意的不光有学生,连教授也不禁深表赞许,对他频频点头不已。
这时,坐在教室后面的我举手要求发言。我会说,如此这般的史实也都考虑进去的话,难道没有可能有另外一种与塔西佗的意见不同的见解吗?事实上,正是因为有他的《编年史》,我才得以完成《罗马人的故事7•臭名昭著的皇帝》这部作品;正是因为有他的《阿格里科拉传》和《同时代史》,才有了我的《罗马人的故事8•危机与克服》。
暑假结束后回到学校,校园里却不见了这位优等生。问其他同学,说是因为他父亲的任职地调动,他已经转校。哎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一时感到非常困惑。在本书中,我要讲述图拉真、哈德良和安敦尼•庇护这三位皇帝,时间是公元98年至161年。因为据说塔西佗是公元120年离世的,所以自然没有可能向他索要有关这三位皇帝统治情形的著作。但是,对于公元98年到117年图拉真皇帝的统治,只要他有心写,完全有可能。事实上,对于写图拉真,塔西佗不是一点想法都没有。《同时代史》的内容始于公元69 年的内乱,虽然留存到现在的也只剩下对这一年的叙述,但是,这部作品很可能写到公元96年图密善皇帝被杀为止。因为在这部作品的开头有这样一句话:写完这部作品以后,如果我还活着,我想用我的晚年时光来书写神君涅尔瓦和皇帝图拉真。
遗憾的是,塔西佗没有兑现对读者的承诺。不是因为他封笔不再从事写作,而是因为他在完成《同时代史》后执笔写了《编年史》,讲述的事件始于第一代皇帝奥古斯都去世,终于皇帝尼禄自尽,却没有去写涅尔瓦和图拉真。历史学家塔西佗出生于公元55年,过世于公元120年。如果用图表的形式来展示他的一生与所处时代及其著作之间的关系,请详见下表。
塔西佗担任公职生涯是这样的:在韦斯帕芗皇帝时代(69—79),他担任过相当于副军团长的大队长(Tribunus);在提图斯皇帝时代(79—81),他当选过财务检察官(Quaestor);在图密善皇帝时代(81—96),他当选过法务官(Praetor);在涅尔瓦皇帝时代(96—98),他担任过副执政官(Consul Suffectus)。按惯例,结束财务检察官的任期后,通常都会进入元老院。所以,塔西佗进入元老院,一定是在图密善皇帝时代,那个时候他已经过了30岁。
在那个时候,只要担任过执政官,即便是副执政官,在经过10 年的停职期后,等待他的应该是行省总督的职位。
但是,到了公元107年,塔西佗还是没有当选行省总督。他没有孩子。第一代皇帝奥古斯都为“防止人口减少”,制定过一项政策。政策规定,同等资格的候选人中,优先考虑有3个以上孩子的有过执政官经历的人。所以,很可能塔西佗就卡在这一点上了。但是,话虽如此,因为皇帝认可其能力而不受这条规定约束的事例也不少。所以,可以想象,对图拉真来说,尽管塔西佗是一位优秀的文人,却不是一位不可或缺的行政官员。有意思的是,作为文人的塔西佗,在遭到他无情谴责的皇帝在位期间一次次地被启用任职,但在贤君图拉真皇帝在位期间,他却没有受到过什么重用。这不禁让人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人的才能的高低究竟是如何来衡量的呢?
对于一位历史学家来说,55岁前后到60岁出头是他写作的最佳时期。按照编年顺序来看的话,作为《同时代史》的续篇,塔西佗最有可能写的应该是涅尔瓦和图拉真,那么为什么在这个最佳的年龄段里,他没有写这两位皇帝,而是选择了去写《编年史》呢?毕竟这部作品只能算是《同时代史》的前篇。现代研究者中有人提出,也许因为记述尚在世的皇帝会有诸多不便。所以就算是塔西佗这样的学者,最终也选择了讲述已故皇帝们的故事。比塔西佗年轻一代的苏维托尼乌斯所著《罗马十二帝王传》也只从尤里乌斯• 恺撒写到图密善,没有涉及涅尔瓦以后的皇帝。所以这一推测也许是有道理的。塔西佗说过,完成《同时代史》的写作之后,如果还活着,打算写涅尔瓦和图拉真两位皇帝。就在同一个地方,塔西佗还写了这样的话:“这是一个少有的幸福时代,不仅史料丰富,而且无论作出怎样的评价,用什么样的方式讲述,都无须担心自身的安全。”然而,尽管如此,他终究没有下笔。也许是计划在写完起初并未打算写的《编年史》后再写,但此时他的生命之火已经燃尽。话虽如此,我总觉得还有一种可能。这是在认真研究塔西佗作为历史学家的性格后所作出的推测。
执笔写历史的动机,大体可以分为如下三种:
一、生来具有强烈的好奇心,喜欢讲述受好奇心驱使而探究到的事情;
二、以史为鉴——让历史成为现在或将来的前车之鉴;
三、对于经受了痛苦磨难又在感情上难以自拔的同胞们怀有强烈的、充满悲愤的情绪。
第一种类型的典型代表是希腊人希罗多德,他是《历史》一书的作者。第二种类型的典型代表是英国人吉本,他是《罗马帝国衰亡史》的作者。第三种类型的典型代表大概只能首推《伯罗奔尼撒战争史》的作者修昔底德。为什么物质和精神都应该占优势的祖国雅典竟会败给斯巴达?作为一个雅典市民,修昔底德无法把自己心中深深的悲哀和强烈的愤怒宣泄到写作以外的其他地方,于是就有了他所写的这部历史著作中的巅峰之作。在我的想象中,塔西佗这位罗马帝制时期最杰出的历史学家,身上或许是融合了第二、第三两种类型。更准确地说,应该是融合了四分之一的第二种类型和四分之三的第三种类型。也就是说,他可能是一位需要用发自内心的愤怒来唤醒自身创作欲望的作家。
如此一来,我想既然他说图拉真时代是“少有的幸福时代”,那么他没有写图拉真时代的原因也就有了推测的依据。尽管塔西佗总在批评自己的同胞,但骨子里他终究是一位爱国者。所以,图拉真统治下的幸福时代,对他来说,反而失去了写作的冲动。也正因为如此,虽然他公开表示要写图拉真,最终还是选择了写从提比略到尼禄时代的《编年史》,因为他们让他找到了创作的动力——愤怒的情绪。
尽管如此,塔西佗并没有为我们留下他不写图拉真时代的真实原因。所以我的上述想法,归根结底只是一种推测。但是,不管真正的原因是什么,事实只能有一个,那就是有关图拉真统治的、可信的文献资料完全不存在。尽管人们对他的评价是如此之高,不仅后世称他是五贤帝之一,甚至同时代的罗马人也盛赞他是“Optimus Princeps”(至高无上的皇帝),元老院还一致同意把这个称呼作为他的正式称号。
图拉真时期的统治状况,同时代的塔西佗和苏维托尼乌斯没有写,200年后,为了给苏维托尼乌斯的《罗马十二帝王传》写续篇,戴克里先皇帝时代的6位历史学家共同完成了《皇帝传》(Historia Augusta)这部历史巨著。《罗马十二帝王传》只写到图密善,作为其续篇,《皇帝传》从哈德良皇帝开始写起,但是中间就像掏了一个洞似的略过了涅尔瓦和图拉真。就算涅尔瓦因为在位只有一年半时间可以忽略掉,但图拉真的统治整整持续了20年,更何况在此期间,他在所有领域都取得了骄人的成就,竟然没有一位罗马时代的历史学家去写他。
不对,我们还是找到了这样一个人。此人生于小亚细亚,是一个希腊人,名叫狄奥•卡西乌斯。他是元老院议员,担任过行省总督。只是在此人的著作中,可信的只是他本人作为“现场见证人”的对塞维鲁王朝时代的记述。其余部分只要没有确切可信的旁证,其可信度就很低。这是后世研究者们一致的看法。既然如此,可以说只信赖文献资料的、吉本时代的罗马史研究者们感叹史料太少,也就无可厚非了。毕竟,对于优等生塔西佗转校最感困惑的,应该是那些对他的见解佩服至极的教授和学生。
罗马史的研究者们习惯把后世的研究著作称为“二手资料”,他们称做“一手史料”,或称“原始史料”,又称“初始出处”的有以下六类:
一、文献资料(罗马时代的人留下来的文章);
二、考古学家发掘并整理出的成果;
三、碑文(石碑、铜板等等);
四、金、银、铜币等货币;
五、以建筑及肖像为代表的造型艺术;
六、写在纸草纸上的文章(仅限以埃及为中心的中东一带)。
第二类至第六类史料开始受到关注是在进入19世纪中叶以后。这对研究对象为2000年前的古罗马人的人来说,这种关注史料的方式可以说还只是近期的事情。因此,现代的我们不需要像吉本时代的人那样大发感慨,因为他们只能依赖第一类史料。无论是提比略、克劳狄乌斯,还是图密善,他们都受到了塔西佗无所顾忌的犀利评判。他们之所以现在能够被重新认识,正是因为有了第二类至第六类史料作为研究参考的结果。
既然文献资料的重要性没有减弱,那么,对于后世的我们来说,塔西佗的“转校”依然是一件让人深感遗憾的事情。
对历史的叙述必须倾注全部的理性、感性和悟性,否则很难弄清真相。而塔西佗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其最佳年龄段43岁至62岁是在图拉真皇帝的统治之下度过的。在涅尔瓦皇帝统治期间,塔西佗最后一次当选副执政官,以后没有再担任公职。所以他的精神状态应该是放松的,时间也应该是充裕的。虽然我们知道他把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了《阿格里科拉传》、《日耳曼地方志》、《同时代史》和《编年史》的写作中,但是为什么他偏偏不写图拉真皇帝的统治,而只写下了“少有的幸福时代”这一句话呢?尽管这是他可以用他成年人成熟的眼光亲眼看到的时代。无论如何,塔西佗的这句话决定了后世历史学家对图拉真的看法。同时,考古学、碑文、货币、造型艺术以及纸草纸文献也都证实了他们对图拉真的这种看法。
同时,尽管我无法依赖塔西佗这句话作为研究的“基础”去展开讨论,却也决定了我的态度。在《罗马人的故事7•臭名昭著的皇帝》和《罗马人的故事8•危机与克服》中,皇帝们被说成是昏君,是否果真如此呢?我是带着这样的疑问来展开的。相反,在本书中,好像众人一致认为这些皇帝都是贤帝。那么贤帝究竟是什么样的?为什么罗马人盛赞他们是贤帝?这些成了我思考的核心问题。
不管怎样,虽然把那个时代称做五贤帝时代的是后世,但是同时代的罗马人同样把这一时期叫做“Saeculum Aureum”(黄金世纪)。

文摘
金币故事1
纵览整部罗马史,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罗马在共和制时代处于快速发展期,到元首制时代进入平稳发展期,直至后期帝制时代开始走向衰退。公元1、2世纪被认为是元首制时代,其中后一个世纪又被称做“五贤帝时代”。个中缘由只要看看货币就会明白,而且一定会让你心悦诚服。这一时期的金、银、铜币,首先,质量上乘,材质无可挑剔,金属含量高,丝毫没有辱没罗马帝国主要货币的名声。其次,铸造技术高超,能够体现出罗马历史上处于最鼎盛时期的技术水平。最能反映一个国家国力的难道不正是货币吗?
几乎在所有历史教科书中,都会说图拉真皇帝时代的罗马帝国版图最大。其实,在始于他的五贤帝时代的这个世纪里,罗马帝国在所有方面都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而不仅仅是版图如此。在罗马,人们喝葡萄酒通常要兑水。如果不兑水直接饮用,会被说成酗酒。如果说,公元1世纪的罗马皇帝中提比略酗酒的话,那么,到了公元2世纪酗酒的皇帝就是图拉真。也许,要做到名至实归的“至高无上的皇帝”,需要比常人有更充沛的精力,所以不得不直接喝纯葡萄酒。
金币故事2
在欧美知识分子中有这样一种普遍倾向:他们之所以关注作为罗马帝国最高权力者的皇帝,是因为这些皇帝对文学和艺术也有着浓厚的兴趣。他们只看到了哈德良皇帝在这方面取得的成就,事实上,哈德良远非只是这样一个人。
通过战争,图拉真使帝国拥有了最大的版图。继他之后成为皇帝的哈德良,没有发动过一次战争,但凭这一点就让人感到其不一般的气魄。当然,哈德良不是纯粹的和平主义者。在他的整个统治期间,他耗费了绝大部分时间巡视帝国的边境,为维护“罗马统治下的和平”不遗余力。作为帝国最高权力者,他前往各地时不需要军队随行保护,这难道不是帝国天下太平最有说服力的证明吗?
他对于艺术的爱好给人类留下了宝贵的遗产。陈列于欧美博物馆中的希腊时代的雕像,大部分都是罗马帝国时代仿制的。但是,这些雕像的制作质量之高已经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仿制。它们中的大多数仿制于哈德良时代。如果不是那个时代对仿制品质量要求极高,不可能留下那么多精美的雕塑品。正是因为那个时代对高质量的追求,才使得那时的能工巧匠有了施展才华的机会。刻有哈德良皇帝肖像的货币做工极为精美,也从另一个侧面很好地反映出当时的制作工艺水平。在完成本书的写作后,我把这枚硬币做成了首饰。当然为了不引起他的不满,我找了一家技术最好的珠宝店。
金币故事3
图拉真皇帝喝葡萄酒时从不兑水。那时,哈德良年纪尚轻,总会陪伴他畅饮到最后。与前两位皇帝不同,安敦尼•庇护皇帝绝对不会这样做,因为凡事他都不会做得过于极端。在写这位皇帝的时候,我会不由自主地联想到后来的英国乡绅形象。安敦尼•庇护皇帝行事中庸,也正因为如此,他是个缺少激情的人。在这一点上,他完全有资格成为后来的绅士们效仿的榜样。图拉真皇帝不仅在多瑙河流域打过仗,也在幼发拉底河流域作过战,因为连年征战,他不到64岁就离开了人世。哈德良皇帝为了到各地视察,足迹踏遍了帝国的疆域。与图拉真相仿,他去世的时候,年纪也不算老。与前两位皇帝算不上长的寿命相比,安敦尼皇帝的寿命算是长的。这是因为,一方面他从未离开过首都罗马,包括罗马的近郊;另一方面,他非常注意保养自己的身体。在这一点上,他同样可以成为后来的大英帝国绅士们的榜样。让我们为以和平方式实行统治的安敦尼•庇护干杯!当然,我们饮用的酒要像古罗马上流社会人士喝的那样,是用纯净之水兑出来的、醇香扑鼻的上等葡萄酒。
通向皇帝之路
在王政时代已是名门贵族的尤里乌斯•恺撒自不必说,“尤里乌斯—克劳狄乌斯王朝”的诸位帝王——恺撒的养子、第一代皇帝奥古斯都,其后的提比略、卡利古拉、尼禄等——都出生在首都罗马。尼禄皇帝自杀后,爆发内战的一年里,相继出现了加尔巴、奥托、维特里乌斯这三位皇帝。他们的“原籍”也是罗马。终结内乱后登上皇位的韦斯帕芗,最先打破了帝国最高统治者出生地都在首都罗马这一传统。被称为“弗拉维王朝”的韦斯帕芗、提图斯、图密善三位皇帝,他们的“原籍”是位于罗马东北约60公里处的列阿特(今瑞耶提)。奥古斯都皇帝把帝国的主体意大利半岛分成了11个州。首都罗马加上那不勒斯是第一州,瑞耶提属于第四州。因此,出生于此地的韦斯帕芗只能算是外乡人。但是,在他儿子图密善遭暗杀后继承皇位的涅尔瓦,其“原籍”是首都罗马,所以看似潮流又回来了。但是,正是这位涅尔瓦,对这股潮流的走向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正是涅尔瓦皇帝指定马尔库斯•乌尔庇乌斯•图拉真(Marcus Ulpius Traianus)为其皇位继承人。图拉真出生于公元53年9月18日,出生地是意大利卡(Italica),属于西班牙南部行省贝提卡。现在,这座城市依旧沿用罗马时代的名字——意大利卡。意大利卡位于距罗马时代的西斯帕里斯(今塞维利亚)西北8公里的地方。但是它不是一座毫不起眼的地方小镇,因为从地中海到大西洋贯通伊比利亚半岛的、当时的主干道之一要穿过意大利卡市中心。从加的斯经由塞维利亚和梅里达北上的大道,也要穿过意大利卡的市中心。罗马人虽然兴建了四通八达的道路网络,遍及帝国全域,却唯独缺少修建环形道路的意识。在罗马人的思维中,所谓道路,无论是在城市,还是在城镇,或者是在乡村,都应该通往人类居住的中心区域。即便是小小的城镇意大利卡,人和运载物资的车辆穿梭于大道上的情形一定是司空见惯的。
而且,意大利卡还有其他城镇所没有的特殊性。所谓“意大利卡”,意思是意大利人居住的城镇。正像这个地名所表示的那样,这是罗马人在本土之外建起来的第一座殖民城市,建于公元前206年,是西庇阿•阿非利加努斯决定兴建的。
正是他在4年后的扎马会战中战胜名将汉尼拔并取得布匿战争的胜利。当时,恰逢布匿战争打得最难解难分的阶段,罗马与迦太基之间一次次地上演着你死我活的生死决战,伊比利亚半岛刚从迦太基手中夺来成为罗马的领地。为了让来到这里的士兵们在期满退役后有个定居点,于是兴建了殖民城市意大利卡。当时罗马军团中的士兵全部是出身于意大利本土的罗马公民权所有者。由于服兵役期间不允许结婚,所以,可以认为被送到这里的所有的人都是单身。留在意大利卡殖民地的退役士兵们,也像后来的其他罗马殖民城市的男性一样,一定是跟当地女子结婚的。结婚对象可能是西班牙原住民中的女孩,也可能是频繁来往于狭窄的直布罗陀海峡(古代称为“赫丘利之柱”)的北非姑娘,还可能是身上流着迦太基血液的女子。因为在成为罗马领土之前,统治伊比利亚半岛的是迦太基人。没听说有人特意从意大利本土接女孩子过来的事例,这是因为,罗马人与希腊人不同,这个民族对于与其他民族通婚不会有抵触情绪。因此,尽管图拉真的祖先毫无疑问是出身于意大利本土的罗马公民,但是他一定是混血。正因为如此,对于第一个出身于行省的罗马皇帝图拉真进行大书特书就有了特殊的意义。
上面所讲的内容,对于我们理解罗马人有非常重要的作用。罗马帝国最高权力者的出生地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仅限于罗马,后来变成了意大利本土的地方城市,接着又变成了行省,这一过程充分显示出罗马帝国与后来的其他各帝国之间有着截然不同的观念。也就是说,作为胜利者的罗马不是对曾经是失败者的行省实施奴役,而是通过把曾经作为失败者的行省拉进来,创立一个大的共同体,共同构建罗马帝国。在皇帝出生地的变化过程中,这一点得到了最具体形象的体现。
因为图拉真出身于行省,所以关于他青少年时期的经历,可以说我们几乎一无所知,甚至连他母亲叫什么名字我们也不清楚。在罗马历史上,“图拉真”的名字开始登台亮相已经到了他父亲那一代。但是,即便在这个时候,后来的皇帝图拉真也只是28个罗马军团之一的军团长的儿子而已。在发生于公元66年至70年的犹太战争中,与他同名的父亲在总司令官韦斯帕芗的指挥下,率领第十军团参加了战斗。到了耶路撒冷攻防战之时,总指挥是提图斯。他父亲作为负责进攻的4个军团之一的军团指挥官,在这场战斗中取得了辉煌的战绩。这个时期,儿子到了已经举行或即将举行17岁成人礼的年龄。也许,当时的他就在第十军团的军团长营帐前,遥看了作为犹太教大本营的大神殿被大火毁于一旦,从而宣告耶路撒冷彻底沦陷的全过程。在当时的罗马,权贵阶层人家的孩子成年前通常由母亲负责养育,成年后这一任务改由父亲负责。
图拉真很可能是在老家意大利卡接受初级教育,在贝提卡行省的首都科尔多瓦接受中等教育,然后才被送到在帝国东方执行军务的父亲身边的。作为现实主义者,罗马人很重视实地教育。无论父亲的现任职位是什么,进行实地教育的地方通常都是军团。财务检察官的职位是进入统治者阶层的龙门,若要参加此官职的竞选,通常需要历练10年,少则也需要三四年的军团履历。刚刚告别少年阶段的图拉真虽然经历了攻陷耶路撒冷的胜利,但是,之后的他很可能没有回故乡,而是继续留在了军团,只是我们不清楚他所在的军团在哪个前线。因为他父亲率领的第十海峡军团在犹太,所以他也有可能就在他父亲身边度过了其见习期。他跟随被召回的父亲到罗马,第一次亲眼见识帝国首都罗马可能也是在这个时期。皇帝韦斯帕芗不仅推荐这位曾经的部下、图拉真的父亲为元老院议员,还让他加入了贵族的行列。
韦斯帕芗是第一个出身于意大利本土地方自治体的皇帝,但是,他并没有特别关照那些属于与自己同一阶层出身的人。倒是出身于帝国西方西班牙的图拉真的父亲,尽管出身于行省,却因为韦斯帕芗的推荐,进入了元老院。像他这样进入元老院的行省出身的人,就像《罗马人的故事8•危机与克服》中已经讲到过的那样,也有很多来自帝国的东方。图拉真即皇帝位后掀起的意大利本土和行省平等化的浪潮,实际上在30年前就已经开始了。
青年时代的图拉真因为父亲的高升,身份也随之改变。公元75年,他父亲受命出任叙利亚行省总督,前往官邸所在地安提阿。随父亲一同前往的图拉真也在结束见习期后,升任了“大队长”。他的这个职位不是军团基层锻炼者经过百人队队长之后才能得到的大队长(Tribunus)之职,而是10个大队长中的首席军官,也叫“副军团长”(Tribunus Laticlavius),直译叫“穿红披肩的大队长”。
这个名称的缘由,首先是因为首席大队长的红色披肩与元老院议员的托加颜色相同;其次,只有这个身份的人才可以把披肩从肩上垂下来。担任首席大队长是元老院议员子弟才能享有的特权,但同时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尽管这位首席大队长年龄不足25岁,但是,当军团长因故无法履行职责时,他必须替代军团长承担起整个军团的指挥。把如此重任交给初出茅庐的年轻人,也是因为作为指挥官的后备力量,给予他们的一种实地锻炼。塔西佗和小普林尼广为世人知晓的是,他们作为文人的身份,都属于元老院阶级,所以两人都担任过“穿红披肩的大队长”。只不过,这两个文人的军旅生涯都止步于“穿红披肩的大队长”这一职位。图拉真以22岁的年龄担任了副军团长之职。作为帝国的安全屏障,其最重要的防线之一——叙利亚就是他最初的任职地。
父亲图拉真被任命为叙利亚行省的总督,但是他的这一总督之职,其重要性是任职于其他行省总计多达30位总督难望其项背的。罗马帝国当时的重要防线是莱茵河、多瑙河和幼发拉底河,而行省叙利亚就位于幼发拉底河附近,与罗马的假想敌国帕提亚王国隔河相望。尽管当时罗马与帕提亚之间签署了和平条约,但是即便双方正处于关系良好的时期,它依然是一个让罗马在防卫上丝毫不敢掉以轻心的国家。罗马在叙利亚行省常驻3个军团。除了上面提到的3个军团,韦斯帕芗皇帝还决定在帕提亚北方,与罗马有同盟关系的亚美尼亚王国边境驻扎2个军团;向叛乱刚刚被镇压下去的犹太派驻1个军团;向埃及派驻2个军团。这8个军团负责帝国东方的安全保障。作为主力部队的军团兵就有4.8万人,再加上辅助部队的兵力,共计多达近10万人。这是一支庞大的军事力量。叙利亚总督兼任这支军事力量的总指挥。所谓叙利亚行省总督,在罗马一直以来就是帝国东方军队总司令官的同义词。

内容简介
《罗马人的故事9:贤君的世纪》内容简介:这是一个罕见的幸福年代。公元二世纪是当代罗马人口中的黄金世纪,图拉真、哈德良和安敦尼连手将罗马帝国带入新的高峰,成为后世贤君的典范。他们三人为罗马人所提出的罗马皇帝三大责任:外交、内政和基础建设,并为此鞠躬尽瘁,在个人特质差异中展现出优秀领袖的多样风貌。身为首位行省出身的皇帝,图拉真的眼光自然不只落在本国;他并吞达其亚和美索不达米亚,将国土扩展至极致。而战功彪炳也无法掩盖他在内政上的成就,他消弭了中央及地方的对立,使帝国的结合更加紧密。继位的哈德良为了视察和重建帝国,展开前所未见的旅行,足迹踏遍不列颠、地中海、东方和北非,所到之处为地方带来了希望,重建了统治体系。个性温和的安敦尼,稳健的人格完美落实了帝国统治,恢复帝国愈趋浮动的秩序,也安定了人们的心灵。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