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人的故事7:臭名昭著的皇帝.pdf

罗马人的故事7:臭名昭著的皇帝.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罗马人的故事7:臭名昭著的皇帝》编辑推荐:1、史家最荒诞淫乱的罗马帝国时代即将到来,从美丽的卡布里岛到火烧罗马城,罗马四位臭名昭著的皇帝相继登场。帝国的伟业即将湮灭;在罗马人和非罗马人眼中恶名昭彰的皇帝们,究竟是帝国覆亡的推手? 抑或是帝国变貌的一页?
2、在罗马帝国的历史上,四位臭名昭著的皇帝讲罗马置于后人的各种非议中,是英雄创造的时代已远,还是暴君当道的世纪来临。
3、盐野七生笔下臭名昭著的皇帝跟一般史学家的评论完全不同。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还原那一段往事,是否能还原历史的真相。
4、罗马帝国的盛衰能为大国的长治久安提供哪些借鉴?

名人推荐
如果说一定要给现在的年轻人推荐书,我想非盐野七生的《罗马人的故事》莫属。该书以详细的原典和丰富的史料为基础,在叙述历史的同时,加上了作者富有观察力的分析,堪称是精致、格调高雅、不落俗套的历史著作。书中将扩张罗马的英雄——恺撒的高卢战争,及名将汉尼拔于国家生死存亡之际进行的布匿战争等场景描述地淋漓尽致。此外,该书的最大特色就是将一个意大利半岛小国成为世界强国并持续了1300年的辉煌历程描绘地栩栩如生。
罗马虽是“帝国”,但仍是一个民主主义很强的国家。“重视人性、尊重他人”、“宽容接纳异民族、文化、宗教”、“维持家族•社会•国家秩序”这些价值观,都是后来“罗马统治下的和平”出现的理念,且至今并未褪色。
作者就罗马政治体制内的紧张关系、有力却规模小的军力、依法治国方针、罗马街道网为代表的基础设施建设、开放的经济政策及稳定的税制、举贤任能等方面进行了彻底的分析。作者认为支持罗马繁荣最重要的是,国家意志、国家建设、帝王能力和公民等。
——日本九州经济产业局局长 橘高公久

媒体推荐
在古罗马从共和制进入到帝制的阶段里,恺撒没能亲眼看到自己理想中的社会成为现实。而我们后人则从罗马之后多民族、多文化融合并伴随着法律而创造的一段和平、安定历史中,目睹了恺撒理想的实现。
——《读卖新闻》

罗马“宽容”的治世基本方针,并不仅仅表现在对对手的无条件“大赦”或者“接受”,而是包含以下几个方面:当处理和对手的“差异”时,认真考虑这种“差异”究竟是什么。
通过与对方的不断沟通、对话来了解为什么自己会和对手产生这样的差异。自己不仅从对方的“差异”中学习到新的东西,还试图为超越这种“差异”找到双方的共同点。
——《日本经济新闻》

作者简介
作者:(日本)盐野七生 译者:涂华忠

盐野七生,日本最受男性欢迎的女作家。1937年生于日本,26岁游学意大利两年,深感日本是个没有英雄的国度,回日后不久毅然出走,再赴意大利,定居罗马,一住至今,终生研究罗马史。也许,每个人的心中都埋藏着一个英雄梦,而唯有昔日罗马能让人一圆夙梦。
提起写罗马的作家,首推盐野七生。盐野七生自1992年开始,以古罗马帝国为题材,编织她的英雄梦,她以每年一册的速度,历时十五年,至2006年完成这部时空纵深长达一千多年的罗马史。《罗马人的故事》系列丛书的出版后,斩获意大利国家勋章及日本国内的各项大奖。引起日本、韩国商界、政、学界巨大震荡,日韩企业界领袖及政府高层都曾与她有过多次高端对谈。

目录
推荐序
关于封面银币
关于封面金币
尤里乌斯=克劳狄乌斯家族系谱图
第一章 皇帝提比略
第二章 皇帝卡利古拉——本名盖乌斯・屋大维
第三章 皇帝克劳狄乌斯
第四章 皇帝尼禄
后记
大事年表
参考文献
插图出处

序言
写作本书时,我的立场只是旁听,而并非他们的辩护人。就好比辩护人出示大量史实,证明他们是明主而非暴君时,我只能坐在旁听席上,认真聆听监察官与辩护人的说辞,认真思考真相到底如何。
经过连日审判,我得出一个结论,公职人员与私人果然不一样。想想看,如果是单纯的个人,我们可以理解他,做别人的朋友,我们会觉得心情愉悦,做一个帝国的最高统治者,我们会觉得非同寻常,责任重大。这样一来,我们就必须抛开私人感情,站在公职人员的立场认真履行自己的职责。在这过程中就会涉及平衡问题,即暴君与明主的界限问题,或许这正是如何在公职人员与私人两种身份之间保持平衡的共同之处。
顺带提一下,此处介绍的银币正面的头像是卡利古拉,他没有把握好平衡。而银币背面则是奥古斯都,说到巧妙地把握平衡,他是罗马人中当之无愧的第一人,也是帝国政权时期的首任皇帝。奥古斯都是卡利古拉的曾祖父,然而卡利古拉似乎没有继承奥古斯都对行事尺度的清醒认识。
与其他职业相比,政治家容易受指责的一个原因在于,大家都相信谁都可以当好政治家。打个比方,钢琴赛的评委往往是由有名的钢琴家担任,一个人再怎么喜欢音乐,如果仅仅只是爱好的话,公众是绝不容许由他来给钢琴选手们投票的。不过如果换成政治的话,规定每一个人都有选举权,不这样的话,就会被指责为反民主。然而,也不能因此就说人民大众是作为源泉的政治体制,就是由一群完全不懂政治的人来评价专业政治人士的体系。这样看来,对政治家而言,关乎他们生死的问题就是获得政治门外汉们的支持。从虽有真才实学却没有从事过政治事务这一点而言,不论是学者、评论家还是媒体都应归于不懂政治这一范畴。政治家应该去挑战的是,在保持政治专业人士应有的气概与能力的同时,还要保证政治门外汉们对自己的支持等等之类的高超技能。遗憾的是,克劳狄乌斯皇帝没有成功挑战这样的技能。我是基于怎样的理由下此结论,读完本书,读者们自会知晓有很多人,明明在诸多领域都有着非凡的才华,却不能灵活使用这些才能以获得全方位的成就。在那个时代,被称为“多面手”的人,换言之,也即不会成长的人。因为人必须通过认认真真完成每一件事才能获得成长,而非蜻蜓点水,无所专长。因此,这些“多面手”的内心深处一直藏着不安,担心自己一直一事无成。这种不安,表现为做某件事时会常常不小心行事过度。我认为皇帝尼禄也属于“多面手”,是个不幸的男人。
但是生活在罗马的人们却过着幸福的生活,因为他们生活在“罗马统治下的和平”(Pax Romana)建立过程之中。如若尼禄行事避免太过专横跋扈,也不会在30岁时就被逼得自杀身亡
盐野七生 2005年夏于罗马

文摘
在意大利那不勒斯湾以南30公里的海面上,有一座名叫卡普里的小岛,今天搭乘水翼船只要30分钟就可以到达这座岛上。如若有闲暇,加之想要走上甲板呼吸海上清新的空气,又或想观赏周围的美景的话,可以选择搭乘联络船前往,即使这样,一个半小时到达小岛仍然绰绰有余。
然而,那时候不论如何热衷于提升船只性能的古罗马人,在动力方面也不得不依靠人力和海风。据说普通的三层帆船时速可以达到两三海里(1海里约合1.852千米),如果顺风的话可以达到时速5海里。但那不勒斯湾是一个只适合进行划船或独木舟练习的平静海湾,卡普里岛气候与罗马大同小异,是意大利气候最为舒适之处。因此,卡普里岛又被称为“皇帝的御用船”。可是,提比略需要的并不是游玩用的游乐船,而是把卡普里岛当成了一艘能够办公用的政务船。无论是从意大利的那不勒斯、商港波佐利还是军港米塞诺出发,都只需要3个小时就能到达卡普里岛。
时光荏苒,卡普里岛如今已成为地中海沿岸为数不多的疗养胜地,游人们谁都可以涉足此地。然而,历史回溯到2000年前,整座卡普里岛都是皇帝的私有财产。这是由于奥古斯都大帝用伊斯基亚岛与卡普里岛的前主人交换了这座岛屿,最后才把整座岛屿纳入自己的名下。作为罗马帝国最高统治者的奥古斯都,居然愿意拿比卡普里岛面积大4倍、又有温泉的伊斯基亚岛去交换卡普里岛,不难想象卡普里岛的迷人之处。其实,从罗马时代起,卡普里岛就有“那不勒斯湾珍珠”的美称。遗憾的是,奥古斯都虽然钟情于卡普里岛,生前却未能好好在卡普里岛畅游享受一番。大概是奥古斯都大帝在那不勒斯周游之际,才顺道在岛上作了短暂停留,随后就与世长辞了。对于终生日理万机的奥古斯都而言,卡普里岛虽是一个适合放松的胜地,虽然他想去度假,却因政务繁忙而始终未能成行,前往卡普里岛或许是奥古斯都一个未竟的梦想。
四周都是悬崖峭壁围绕的卡普里岛是一座没有沙滩的岛屿,往来的船只只有岛屿北边的一处码头可以停靠。据说岛上有一座奥古斯都修建的别墅,坐落在离岛岸不远的一处高台之上。虽说是高台,但离海面也不过10米左右,以至于渔夫们能清晰地辨认出站在列柱回廊上的皇帝。每当这时渔夫们就会停下手中捕鱼的活计,纷纷向皇帝行问候礼,皇帝就会站在高台的回廊上向他们轻轻地挥手示意。每逢岛上居民的祭典,奥古斯都大帝大都会愉悦地参加。风情优美的卡普里岛,充斥着欧洲各大名牌商店,现在早已成为一个观光度假的旅游胜地。从停靠船只的码头搭乘缆车,一转眼的工夫就可以到达海拔146米高的卡普里岛中央广场。来此旅游的游客们希望充分地享受卡普里岛的阳光,而非卡普里岛周遭的景色,为了满足这一需求,岛上的饭店全都集中在卡普里岛的南面,一处最适宜日光浴的地方。
我背对着为了争乘缆车而喧嚣不已的人群,独自一人踏上了从中央广场分出来的一条小道,打算顺道造访位于小岛东边的提比略皇帝的别墅。要到这处遗址就得舍弃便捷的缆车或汽车,虽然这是一条从海拔146米延伸到海拔336米的道路,然而这条道路并不那么危险,沿着平缓的上坡路,越往前行民居越少,左边的那不勒斯湾渐渐地映入了我的眼帘。
我也记不得在过去的这30个寒暑往返了多少次,也记不清要花多长时间才可以到达这座别墅,更记不清这段路程有多远的距离,因为每一次踏上这条道路的时候,我的脑海里一直在思考同一个情形。
在我脑海里,在那个没有缆车的年代,提比略皇帝要到达这座按照自己要求建在卡普里岛最东边断崖上的别墅,这也意味着他得爬到海拔350米左右的高度。即使按现在的标准折算当时的海拔也有336米,因为那时的海平面比今天大概要低6米以上。按照古罗马人的性格,肯定会立刻就把上山的道路铺好,但提比略当时是否会安然地坐在轿子里,由一群倔强不屈的奴隶抬着一路摇晃而来呢?其实,即使提比略到了晚年,他的身体依然非常硬朗,也许是因为在船上的时间较长,很少有运动的机会,到别墅的这段路才总是由他自己走上来的吧。
虽然身体没有提比略那么硬朗,但我也坚持走完了这一段路程。走完最后200米的路程之后,我已经深刻感受到了提比略是一个性格多么孤僻的人。此外,如若想观察罗马帝国开国皇帝奥古斯都与其继任者提比略之间的性格差异,只需要比较一下卡普里岛上的两座别墅就能洞悉到这一点,途中,我一直这么自言自语着。
被称之为“乔伊斯别墅”(宙斯别墅)的提比略别墅坐落在断崖最高处,如今只剩下断壁残垣。然而,从规模庞大的储水槽来看,应该能够充分满足当时罗马人对生活孜孜以求的舒适需求。话虽如此,这栋豪华舒适的别墅,并不是提比略皇帝的退隐之所。他并没有在退位之后隐居于此,不再过问政事。事实上,提比略从公元27年直到逝世的那10年时间里,虽然一直身处卡普里岛却统治着整个罗马帝国。尽管他的性格孤僻,但并没有放弃统治罗马人民的责任与义务。进而言之,由恺撒描绘蓝图、奥古斯都建立的罗马帝国,在提比略统治之下更加稳如磐石。
我一直有个习惯,在游览古代遗迹之后,就会立刻在脑海中重新描绘出这些建筑物的复原图。我觉得建筑物如若复原的话,那么曾经生活在其中的人也会随之“复活”。在我设想的世界里,他们至今仍然活着、呼吸着。
在撰写《罗马人的故事•恺撒时代》的时候,我一直关注着他。然而,在我眼中的恺撒并非独来独往,他身边经常围绕着一群年轻而富有朝气的下属。我有时甚至能听见他们传来的欢声笑语。即使在跨越意大利北部卢比孔河这攸关一生的时刻,恺撒大帝发出“越过此河,将是人生的悲剧;如若不越此河,我们将会灭亡”的慷慨悲歌之后,仍然有着大批的追随者不顾性命而追随着他,我无法想象恺撒这样极具魅力的皇帝会感到孤独。
我也很难将奥古斯都与孤独联系在一起,恺撒是一位凡事都必须经过自己决断的皇帝,而奥古斯都则是大部分情况之下都自己作决策。然而我所见到的奥古斯都,身边总有阿格里帕和梅塞纳斯跟随,是其在作决策时重要的商量对象,这样的奥古斯都,显然是与孤独无缘的。
然而,唯有提比略,我才能想象他被孤独深深困扰的情形。他那高大健壮的体格,即使面对其背影,也不会觉得单薄。而他修长的身形,严厉得似乎在拒绝别人的援助。
倘若面对着波涛汹涌的大海,又或是面临着人类难以生存的沙漠,一个孤独的男人将无从选择,他仍然可以活在自己构建出来的虚幻世界之中。从乔伊斯别墅眺望出去的景致,是美丽的地中海地区令人流连忘返的景色,也是一处能让人深刻体会到生活的美好愿景的地方。从东北部延伸至东部的索伦托半岛那柔软静谧的景致使人变得十分安详,目之所及,宽广的那不勒斯海湾碧波荡漾,而稍远处西北部的米塞诺海角,入夜后灯火闪烁,不难想象在这熙熙攘攘的尘世间,一个不善交际的男人,身处这样的绝世美景之中是多么的另类。
提比略刚继位时,并没有那么讨厌与人交往。从心底而言,他应该是努力地尝试过,不,或者应该说过犹不及吧。
皇帝继位
虽然记录具体日期的史料早已不复存在,然而我们都很清楚奥古斯都大帝逝世的时间是公元14年8月19日,而提比略继皇位的时间是9月17日。此外,与23年后提比略去世的地方相同,奥古斯都下葬的地方同样也位于那不勒斯近郊,把他的遗体运回罗马花了12天。从这两件史实可以推测,奥古斯都的遗体运回罗马首都应该是公元14年9月之后的事情。据说,由于当时意大利时值盛夏,所以移灵都在夜间进行,或许因此时间就拖到了9月10号以后吧。毕竟要把皇帝的遗体运回首都,不能仅仅依靠马车。当士兵抬着奥古斯都的遗体回罗马首都之际,徒步紧随其后的正是提比略,奥古斯都逝世的时候他也在场。
这不仅因为提比略是奥古斯都的亲戚,奥古斯都生前早已将各种权力交付给他,将其视为继承皇位的不二人选。所以,在运送遗体的军队沿阿皮亚大道北上的过程中,他肯定早先离队骑快马赶回了首都。因为他有责任召集元老院,由元老院决定奥古斯都的葬礼怎么进行,此外,还得宣布奥古斯都的遗嘱。皇帝的遗嘱并非私事,属于公事之列。依照惯例,奥古斯都在年初写好遗嘱后要交给维斯太贞女(Vestalis)保管。此时会场中坐满了
500多位元老院议员,人人洗耳恭听。出于公正、公平,遗嘱由一位与死者没有亲戚关系的法务官宣读。遗嘱开头第一句话,在宽阔的元老院会场回荡:特此声明,既然无情的命运夺走了我的盖乌斯和鲁基乌斯,我把赠与他们遗产的二分之一与六分之一留给提比略。奥古斯都大帝的独生女儿尤利娅生了两个儿子,即盖乌斯与鲁基乌斯,不久后奥古斯都收留他们,亲自抚养。可是这俩兄弟,分别于公元4年与公元2年去世,23岁和18岁的年纪就去世确实令人感到十分痛心,不过这些都是10年前的陈年旧事了。事实上,元老院的议员们早就明白这两位年轻的继承人能力不足,只有他们的祖父奥古斯都会为外孙的早逝而发出感叹。而时年55岁的提比略无论能力还是功劳,都是一位无可挑剔的继承人。
事实上,奥古斯都比谁都清楚这一点,从下面的一些例子就可以发现这一端倪。公元4年,奥古斯都收当时45岁的提比略为养子,同时请求元老院赋予他为期10年(这一时限其实可以随意更改)的“护民官特权”,元老院最终同意了。此外,公元13年,奥古斯都还把全部领地的统治权与整个罗马军队的最高指挥权都交给了提比略,让他成为与奥古斯都一样的实际共同统治者。为提比略铺好了自己逝世后的统治道路后,奥古斯都才与世长辞。或许在他看来,只有这样做才算是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实际上,从法律角度而言他确实做得相当完备了。在奥古斯都的遗嘱中,他仍然延续按罗马人司空见惯的方式,将遗产的三分之二赠与第一顺位继承人,这等于指明了提比略是罗马帝国的统治者。毕竟管理一个庞大帝国容易出现的最大问题,应当是指挥中枢的突然断裂。奥古斯都让提比略继承了大部分的遗产,出于什么样的理由把遗产留给丝毫没有血缘关系的提比略,却是缄口不言。显而易见,恭听遗嘱的议员们大都认为,原本作为皇位继承人的两名外孙早已不在人世,奥古斯都别无选择,不得不任命已有妻室的提比略作为其继承人。然而不论是古罗马还是在其他地方,靠着女人扶摇直上的人,终究逃不出一辈子遭受蔑视的命运。
因此,说得通俗点,奥古斯都的遗嘱还是有不够“干脆利落”的毛病。与恺撒的遗嘱相比,很容易发现这其中存在的问题。当时,恺撒在任命不满18岁的奥古斯都做继承人时,并没有“如果这个年轻人能量力而行”等等之类的附带条件。如果真要加上这么一条的话,那么奥古斯都在与军事实力悬殊的死对头安东尼的较量中肯定会暴露出这个问题。当时罗马正处在恺撒遇刺后的动乱之中,在战场上与敌人实力的差距,会给恺撒继承人打下不适合继承皇位的烙印。正因为恺撒“干脆利落”的遗嘱,才对奥古斯都大有裨益。
然而,奥古斯都应当会说自己并没有给提比略附加条件。不跟不知山有多高、海有多深的18岁毛头小伙提条件,却向经验与功勋都十分丰富而卓著的男人提附加条件,这两者并不相同。一想到向后者提附加条件这件事,就总让人感到好笑。可是,即使在字面上没有明确写出来,在具体的操作层面上,奥古斯都还是巧妙而隐晦地提出了他的附加条件。
在他逝世前的10年时间里,奥古斯都将提比略收为养子,这也是把提比略作为继承人重点培养的一段时间,他让已经有儿子的提比略收日耳曼尼库斯为养子。日耳曼尼库斯是奥古斯都的姐姐屋大维娅的儿子,与奥古斯都有血缘关系。虽然在他死后迫不得已必须由提比略继位,但这一举动等于表明提比略的继承人是日耳曼尼库斯。
奥古斯都在遗嘱中提到:“既然无情的命运夺走了我的两个外孙盖乌斯与鲁基乌斯”,后面一句话就立刻提到要将皇位传给提比略,对此却未作任何解释,只是提到10年前的陈年旧事,让人感觉到他还是没有忘却往事,对确立继承人一事稍嫌犹豫。其实,从字面意思理解的话,我们只领会到了奥古斯都意思的一半。奥古斯都在遗嘱中刻意提到10年前早逝的两个外孙,言外之意,就等于挑明了今后罗马帝国最高统治者身上,必须流淌着他这位“奠基者”的血。遗嘱中只字未提传位给提比略的理由,那是因为在他看来,提比略只是日耳曼尼库斯继位前的过渡继承人而已。提比略刚好在这一年满了55岁,而担任莱茵河防御军团总司令的日耳曼尼库斯却只有28岁。单从年龄角度来看,这条曲线继位道路铺设得十分巧妙。
然而,尚未正式继承皇位之前,遗嘱就把这一顺位继承关系挑明,那么提比略的内心世界又有什么样的斗争呢?端坐在元老院会场中的议员,大家的目光应该都聚焦在默默聆听遗嘱的提比略身上,这其中肯定会有人怀揣着十分恶意的好奇心,观察着提比略聆听遗嘱的表情。罗马帝国第二位皇帝提比略的统治,应该始于这种屈辱的环境中吧。

内容简介
《罗马人的故事7:臭名昭著的皇帝》内容简介:从美丽的卡普里岛到罗马大火,罗马四位臭名昭著的皇帝相继登场。作者一方面根据塔西佗的《编年史》、苏维托里乌斯的《罗马皇帝传》,一一展示罗马人眼中罗马皇帝的恶行;另一方面颠覆以往史家的说法,通过当时希腊人与犹太人的叙述,重新评断非罗马人眼中罗马皇帝的德政。短短五十四年间罗马皇帝几番更迭,是英雄创造的时代已远?或是暴君当道的世纪来临?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