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人的故事8:危机与克服.pdf

罗马人的故事8:危机与克服.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罗马人的故事8:危机与克服》编辑推荐:这是一段帝国陷入悲痛时期的历史:边民伺机而动,同胞兵刃相向罗马世界即将崩塌,多名皇帝死于非命,在一连串的考验下,罗马能否浴火重生?还是陷入混乱的分裂,告别昔日光辉?
危机并非总是不好的。纵观《罗马人的故事8:危机与克服》这一册,罗马的历史,也并非因为所有的事情发展顺利才兴旺,之后所有的事情发展不顺才衰退的,这能给中国带来极大的启示。要想克服“制度疲劳”的危机,依靠健全的常识回到原点重新出发才是最好的办法,作为一个领导者,必须要有健全的常识,对于一个国家一个企业都有很深的启发。
这是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 各种矛盾凸显,各种冲突加剧,故事性可读性冲突性立体呈现。

名人推荐
如果说一定要给现在的年轻人推荐书,我想非盐野七生的《罗马人的故事》莫属。该书以详细的原典和丰富的史料为基础,在叙述历史的同时,加上了作者富有观察力的分析,堪称是精致、格调高雅、不落俗套的历史著作。书中将扩张罗马的英雄——恺撒的高卢战争,及名将汉尼拔于国家生死存亡之际进行的布匿战争等场景描述地淋漓尽致。此外,该书的最大特色就是将一个意大利半岛小国成为世界强国并持续了1300年的辉煌历程描绘地栩栩如生。
罗马虽是“帝国”,但仍是一个民主主义很强的国家。“重视人性、尊重他人”、“宽容接纳异民族、文化、宗教”、“维持家族•社会•国家秩序”这些价值观,都是后来“罗马统治下的和平”出现的理念,且至今并未褪色。
作者就罗马政治体制内的紧张关系、有力却规模小的军力、依法治国方针、罗马街道网为代表的基础设施建设、开放的经济政策及稳定的税制、举贤任能等方面进行了彻底的分析。作者认为支持罗马繁荣最重要的是,国家意志、国家建设、帝王能力和公民等。
——日本九州经济产业局局长 橘高公久

媒体推荐
在古罗马从共和制进入到帝制的阶段里,恺撒没能亲眼看到自己理想中的社会成为现实。而我们后人则从罗马之后多民族、多文化融合并伴随着法律而创造的一段和平、安定历史中,目睹了恺撒理想的实现。
——《读卖新闻》

罗马“宽容”的治世基本方针,并不仅仅表现在对对手的无条件“大赦”或者“接受”,而是包含以下几个方面:当处理和对手的“差异”时,认真考虑这种“差异”究竟是什么。
通过与对方的不断沟通、对话来了解为什么自己会和对手产生这样的差异。自己不仅从对方的“差异”中学习到新的东西,还试图为超越这种“差异”找到双方的共同点。
——《日本经济新闻》

作者简介
作者:(日本)盐野七生 译者:葛奇蹊

盐野七生,日本最受男性欢迎的女作家。1937年生于日本,26岁游学意大利两年,深感日本是个没有英雄的国度,回日后不久毅然出走,再赴意大利,定居罗马,一住至今,终生研究罗马史。也许,每个人的心中都埋藏着一个英雄梦,而唯有昔日罗马能让人一圆夙梦。提起写罗马的作家,首推盐野七生。盐野七生自1992年开始,以古罗马帝国为题材,编织她的英雄梦,她以每年一册的速度,历时十五年,至2006年完成这部时空纵深长达一千多年的罗马史。《罗马人的故事》系列丛书的出版后,斩获意大利国家勋章及日本国内的各项大奖。引起日本、韩国商界、政、学界巨大震荡,日韩企业界领袖及政府高层都曾与她有过多次高端对谈。

目录
推荐序
金币的故事
银币的故事
第一章 皇帝加尔巴
第二章 皇帝奥索
第三章 皇帝维特里乌斯
第四章 帝国的边境
第五章 皇帝维斯帕先
第六章 皇帝提图斯
第七章 皇帝图密善
第八章 皇帝涅尔瓦
年表
参考文献
图表出处一览后记

序言
本书讲述的是从皇帝尼禄的死开始到图拉真登场为止的不到30 年之间的事情。准确地说,是从公元68 年夏天到公元97 年秋天为止这29 年间的历史。在此期间有7 人登上了皇位,即加尔巴、奥托、维特里乌斯、韦斯帕芗、提图斯、图密善、涅尔瓦。
被誉为罗马帝国最伟大的史学家的塔西佗就有一部研究这个时期的著作——Historiae,正如英语中的“History”,除了有研究过去的“历史”之意外,还有“值得记录的事情”这层意思。在这个时期度过了自己13 岁至42 岁近30 年人生的塔西佗当时一定也怀有将“同时代人的证词”记录下来的初衷。所以,国原吉之助教授将此书的日语译本题名为《同时代史》,可以说很正确地表达了作者的意图。
但是,塔西佗的另一部代表作Annales(《编年史》)更接近于后世的我们所定义的“历史”。因为讲述从提比略的即位到尼禄的死为止的这部著作是以塔西佗出生40 年前开始到他15 岁之前的时代为对象的。用一句话概括就是,这个时期对塔西佗来说相当于“最近的过去”。
在讲述对塔西佗来说相当于“现在”的《同时代史》中,塔西佗本人在开头关于这30 年是怎样一个时代进行了概括,也就是说他将自己对这个时代的看法告诉了我们。翻译过来,大致如下:
我接下来想讲述的是罗马帝国被埋没在苦恼和悲痛时期的历史。与敌人之间不断发生的残酷战斗、同胞间的不和与反目、行省人民发动的叛乱,就连宗主国的和平也是在流了很多血之后才得以确保的。多达四名皇帝死于非命(加尔巴、奥托、维特里乌斯、图密善),罗马市民之间的战斗发生了三回,与行省人民和外敌的战争更是不计其数,但这些只不过是罗马人之间斗争的余波而已。
在帝国的东方展开的战役(指犹太战争)以罗马所期待的良好结果收场,但帝国的西方并没有那么顺利。针对跨越多瑙河入侵的蛮族制定的对策中表现出了苦心焦虑,行省高卢的人们对帝国的忠诚发生动摇,虽然征服了不列颠却最终放弃,萨尔马提亚人和斯维比人给我们的军团造成巨大损失,达西亚民族甚至在败给罗马后依然声势高涨,就连帕提亚王国也拥立自称是皇帝尼禄的冒牌货,试图挑起反罗马的战争。
除此之外,意大利本土也因接踵而来的灾难而遭殃。坎帕尼亚地区富庶的城镇被淹没(指维苏威火山喷发导致庞贝等城市被掩埋),首都罗马被大火侵袭,古代的神殿被破坏,连卡匹托尔山上的最高神朱庇特神殿也被这些罗马人亲手烧毁了。
供奉神灵的祭祀仪式遭到蔑视,通奸行为明目张胆地横行无忌,海上充斥着将可怜的人送往发配地的船只,岩礁上洒满了这些牺牲者的鲜血。首都罗马的穷凶极恶比帝国内的任何一个地方都要严重。高贵的出身、富有、功绩甚至拒绝就任公职都被视为了犯罪。告发者可以得到赏金,企图躲避他们攻击的尝试结果只能带来程度更重的罪恶。因为对于告发者来说,不仅祭司、执政官这些象征名誉的官职,包括皇帝财务官等拥有实权的职位都是他们所追求的报酬方式,社会因此被憎恨和恐怖所笼罩。奴隶被收买从而背叛多年的主人,解放奴隶群起反抗旧主,甚至没有树敌的人也被朋友出卖。
话虽如此,在这个罪恶横行的时代并非完全不存在品行高洁的人,诸如陪伴被流放的儿子一同前往发配地的母亲、不忍抛弃被流放的丈夫从而放弃了安稳的宗主国生活的妻子、展现出勇气的亲属、没有因为岳父的落魄而与妻子离婚的丈夫、在严刑拷打下依然对主人恪守忠诚的奴隶,被令自杀的人也表现出了不输于古人的豪迈,用自己的手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但是,在这个时代,天地给予了人们很多预兆和警告,比任何一个时代都更明确地告诉人们众神的意志更多的是要对罗马人进行惩罚而不是保障罗马人的安全。
读到这些,想必任谁都会觉得公元1 世纪最后30 年的罗马帝国处在一个非常黑暗的时代,而且塔西佗在讲述他的“最近的过去”的《编年史》中也对提比略至尼禄为止的这一段罗马帝政大加批判。如果他的批判是正确的,罗马帝国实际上就成为了一个罪恶曾经横行长达82 年之久的国家。如果我们重拾散见于塔西佗著作各处的作者的思绪,就会发现将罗马帝国从这种绝望的状态中拯救出来的是涅尔瓦以及紧随其后的图拉真。
塔西佗的这种历史观决定了后世对罗马帝国的评价。后世将涅尔瓦、图拉真、哈德良、安东尼• 庇护、马尔库斯• 奥勒留称为“五贤帝”,也说明了塔西佗历史观的影响之深远。
这五人确实拥有堪称为“贤帝”的才能。但是,是不是只有这五人是贤帝,前后的皇帝们都是暴君或昏君?如果是这样,罗马帝国为何没有更快地灭亡呢?五贤帝的统治时间前后共83 年,罗马建立帝政直到灭亡却经历了500 年的岁月。仅靠80 多年的善政绝对无法另外维持400 多年。虽然放弃了征服喀里多尼亚(现在的苏格兰),却没有从不列颠全面撤退,因此“征服了不列颠却最终放弃”的表述与事实相反。但除了这一件事之外,塔西佗并没有一如既往地撒谎。倾向于只关注事物的黑暗面是他个人的性格使然。与塔西佗年龄相仿、同时也是塔西佗好友的小普林尼没有像塔西佗那样愤怒绝望,但是这位小普林尼只留下了一些信件,并没有著书立说。
另外,危机总是指的消极现象吗?这种疑问油然而生。首先,人具有一种“将自己所处时代的危机看得比其他任何时代的危机都严重”的性格倾向。并且,纵观罗马的历史,也并非因为万事顺利步向兴旺,之后因诸事不顺而逐渐衰退。罗马是自公元前753 年建国以来在克服几度袭来的危机中逐渐兴盛起来的。公元前390 年,首都罗马一时被凯尔特人占据在当时不也面临过一场危机吗?在那前后让罗马人苦不堪言的贵族与平民的斗争又如何?与萨莫奈人之间持续40 年的战役又如何?被伊庇鲁斯的国王皮洛士入侵而陷入的苦战呢?(参阅《罗马人的故事1 •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
与强国迦太基之间前后持续百年的死战,特别是与名将汉尼拔对阵的长达16年的第二次布匿战争,这难道不算危机吗?(参阅《罗马人的故事2 •汉尼拔战记》)击败宿敌迦太基成为西地中海的霸主之后,罗马人也并非永久摆脱了危机。将罗马社会的不公正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格拉古兄弟时代,意大利半岛的各部族一致团结起来反抗罗马的公元前90 年的“同盟战争”,以及马略和苏拉彼此肃清对方数千名追随者的10 年内乱(参阅第3 卷《胜者的迷思》),这当中的任何一个事件都是足以撼动罗马帝国基石的危机。
此外,还有庞培和恺撒之间围绕国家制度展开的战争。结果就在到恺撒获胜为止战争终于告一段落之后没多久,以恺撒被暗杀为导火索再次爆发了安东尼与屋大维之间14 年的权力斗争。(参阅《罗马人的故事• 恺撒时代》)这些危机的共同点便是它们都是各个时期的罗马人在被迫必须作出是甘愿走向衰退还是克服困难东山再起的选择时所面临的危机,并且这种“危机”和“克服”反复上演,即使在步入五贤帝时代,罗马开始走上衰退期之后一如既往。笔者甚至认为将罗马人的历史改称为“危机与克服的历史”都不为过。
不过,罗马在迈向兴盛的途中克服危机后会带来进一步的繁荣,而一旦进入衰退期,危机虽然依旧有望克服,但与进一步的繁荣之间的纽带就会被切断。危机都已经克服了,为什么还不会带来进一步的繁荣呢?笔者思考,追求对这个问题的解答不正是找到罗马帝国灭亡原因的关键所在吗?
笔者接下来要讲述公元1 世纪最后30 年间罗马人所直面的危机,有一点是塔西佗不得不同意的,就是在这之后,罗马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繁荣。
不过,仅就这个时代最开始的这一年,即公元69 年来说,罗马帝国的混乱程度之严重甚至让人觉得塔西佗在写到“这险些成为帝国的最后一年”时所感到的愤怒与绝望是理所当然的。然而,即使在2000 年后的现代,如果政府在一年之内三次垮台的话,就算不是倾向于将所有事情都朝消极黑暗的方向解释的人,也不得不慨叹自己生不逢时!

文摘
尼禄的死给罗马人带来的问题
公元68 年6 月9 日,皇帝尼禄驾崩。此前,由驻扎在西班牙的军团推举为
皇帝的加尔巴率领军团进军罗马,元老院仅仅听到这个消息后便承认加尔巴为“第一公民”,罗马市民也袖手旁观,抛弃了尼禄。穷途末路的尼禄无奈只能自刎身亡,死时年仅30 岁。他失去了罗马帝国的两大主权者——元老院和罗马公民的信任。既然是否具有“罗马公民权”是获得军团兵或近卫军士兵资格的首要条件,这些人也可谓是堂堂正正的“有权者”了。
但是,虽然成功推翻了尼禄的统治,看起来元老院和市民对事态却没有充分的正确认识。他们似乎认为只要加尔巴代替尼禄成为皇帝,罗马帝国的统治就可以毫无障碍地延续。然而,事情并非这么简单。
到现代为止,人类想出并实行了各种形式的政体,君主政体、贵族政体、民主政体,甚至共产主义政体,但是最终也没有成功消除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两者分离的状态。虽然有很多人梦想过消除这种状态,但那只不过是乌托邦,与现实的人类社会经营是不相符的。
这样一来,不管是什么形式的政体,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分离一直延续下来。既然延续是既定事实,被统治者便向统治者提出了以下三个条件:在统治上的“正当性”、“权威”和“力量”。在奥古斯都创设的罗马帝政中,“正当性”指的是元老院和罗马公民的认可,“权威”指的是与奥古斯都有血缘继承关系,“力量”指的是罗马帝国皇帝的两大职责——安全和粮食的保障,以及处理帝国经营上的各种事情所需的能力。虽然拥有“权威”,但是被认为缺乏“力量”而失去了“正当性”的事实决定了尼禄的命运。并且,尼禄之后的皇帝们也被要求必须满足以上三个条件,在这一点上与尼禄之前的皇帝们没有任何不同。
不仅如此,除“正当性”与“能力”之外,还必须创造出能够取代奥古斯都“血统”的别的“权威”,所以问题便更复杂了。
首先,自称为帝的西班牙东北部的行省总督加尔巴根本没有认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他得到并接受军团的推举是在公元68 年的初夏,随之马上得知了尼禄自杀的消息。他在此时应该迅速前往罗马,进入帝国的首都罗马,确保自己皇帝的地位。元老院给予了认可,相当于罗马公民的近卫军团的士兵们也欢迎加尔巴的登基,因此可以说他具有了“正当性”。和奥古斯都没有血缘关系的加尔巴缺少这种“权威”,但说到“力量”,他自身便具备。如果可能的话应尽早入主罗马,展示自己不辱皇位的能力。过去被称为塔拉戈纳行省的伊比利亚半岛东北部是他的任地,从总督官邸所在的塔拉戈(现在的塔拉戈纳)到罗马的外港奥斯提亚,如果顺风直行只需航行5 天。就算担心海路不安全而选择陆路,绕过法国南部进入意大利到达罗马一个月也足够了。即使是在横跨意大利北部和法国南部、被罗马人称为“海边的阿尔卑斯”的地区道路还没有充分建起的100 多年以前,尤里乌斯• 恺撒从罗马到达马赛也只用了12 天,从马赛到西班牙北部山中的莱利达也只要17 天。在罗马道路网络的建设工作有突破性进展的100 年后,只要加尔巴有意加快步伐,从塔拉戈纳到罗马只是一次沿干线道路的旅行。
可是,加尔巴到达罗马的时候已经进入秋季。虽然无法得知准确的到达日期,但可以推测加尔巴在途中空耗了7 月、8 月、9 月三个多月的时间。迟迟没有到达罗马只是因为中途驻足下来欣赏风景,他甚至没有想过利用从西班牙前往意大利的这段时间来对诸多事务作出必要的安排。这意味着在必须为持续长达一个世纪的“尤里乌斯—克劳狄乌斯王朝”的灭亡这件大事收拾残局的关键时刻,加尔巴却将权力置于真空状态下达三个月之久。
看来塞尔维乌斯• 苏尔皮基乌斯• 加尔巴(Servius Sulpicius Galba)过高估计了元老院早先赋予他的“正当性”,他觉得只要有元老院的承认,自己就可以高枕无忧地登上皇位了。并且,他本人的出身和成长经历使得他过于自信地认为自己是接替尼禄担任皇帝的最佳人选,同时他72 岁的高龄也让他丧失了应对这种事态时最为急需的果断。
即使在罗马步入帝政时期之后,要想成为帝国的最高掌权者也必须具备“出身于罗马”而且“属于贵族身份”这两个不可忽视的条件,因为这两个条件在赢得被统治阶级的支持上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就算与卡利古拉和尼禄一样出生于罗马附近的小城安齐奥,或是像克劳狄乌斯一样出生于高卢行省的主要城市里昂,都没有关系。重要的是“籍贯”必须是首都罗马。正因如此,最先提出帝政构想的尤里乌斯• 恺撒将籍贯为韦莱特里也就是出身于地方的屋大维指定为继任者的同时还收他为养子,主要由于恺撒家是世代久居首都罗马的名门贵族。
建国800 多年来,由于自然衰败和权力斗争两方面的影响,出身罗马的名门贵族在数量上不断减少,加尔巴家就是这为数不多的名门之一。并且,到了帝政时代的罗马,单凭名门贵族的头衔已经不足以让被统治阶级接受他的统治权力了。除了出身名门之外,拥有担当国家要职的经验也成为了重要的条件。在这个方面,加尔巴也是合格的。在帝政时期“唯才是举”的风气下,罗马也经常会任用出身于地方或行省的人担当总督、司令官,借用史学家塔西佗的话,出身于首都罗马的名门贵族并且曾担任行省总督之职的加尔巴就成了人们想到的唯一胜任皇帝的人选。
当初举兵反抗尼禄的高卢总督温德克斯也点名推举加尔巴代替尼禄继任皇帝。因为虽然被委以行省总督的重任,但高卢民族出身的温德克斯应该很清楚,即使起兵反抗,自己也不可能成为下一任皇帝。负责防守莱茵河的罗马军司令官鲁弗斯在部下对自己说出“将军如想为王,我们愿效犬马之劳”的话后一口拒绝。既然鲁弗斯能够被任命为号称罗马全军中最强的莱茵河防卫军的指挥,可见他是一名很有才能的武将,但他的出生地是意大利北部的科莫,属于在罗马社会中被视为第二阶级的骑士阶级。与此二人不同,尼禄从母亲那里继承了奥古斯都的血统,生父阿赫诺巴尔布斯家也是从共和政体时代一直延续下来的出身于首都的名门贵族。时代虽然在不断变化,但生活在同时代的人们所拥有的价值观并没那么容易发生变化。按照当时人们的想法来看,尼禄死后的罗马人对于满足“首都出生的贵族”和“担任过要职”这两个条件的加尔巴登上皇位没有心怀抵触,或许也是在保证不与过去发生急剧割裂的前提下所能作出的最合理的选择。在这种状态下能否继承皇位全靠加尔巴个人的“力量”决定了。
可以确定地说,如果韦斯帕芗是在公元68 年夏天的这个时候企图起兵称帝的话,绝对不会成功。此人的出生地虽在意大利本土的范围之内,却是一个地方的小城市——瑞耶提。父亲非但不是元老院的议员,从军团退役后还去瑞士经营过高利贷业。唯一的哥哥在首都罗马担任行政官,用今天的话来说,还只是一名有待出人头地的官僚,弟弟韦斯帕芗则选择了军旅生涯。可以说这是一个典型的意大利地方中产阶级家庭。
相反,加尔巴出身于首都罗马的上流阶级,生辰不详,一般认为是出生于公元前3 年左右。他在奥古斯都取得和平的罗马度过了性格的形成期,在成长到具有资格就任公职的30 岁时得到提比略的提拔,始任高卢阿奎塔尼亚行省长官,后来回到提比略身边担任执政官军的指挥官之一。结束四年任期后回国,等待他的是为征服不列颠而随同克劳狄乌斯皇帝前赴当地的一次旅行。实际上征服不列颠的计划已经由普劳提乌斯和韦斯帕芗等职业军官付诸实施了,名门贵族出身的加尔巴或许更适合担任皇帝随行团的一员。此时加尔巴47 岁。之后,被选为阿非利加行省总督前往迦太基赴任,经历了指挥一个军团的一年任期。阿非利加行省分属于元老院行省,因此任期与共和政体时代相同,最多一年。之后返国担任了一段时间的元老院议员。到了公元60 年,皇帝尼禄将年过六旬的加尔巴任命为皇帝行省之一的西班牙东北行省的总督。从那时开始到尼禄驾崩为止的8 年间,加尔巴一直在西班牙任职。

内容简介
《罗马人的故事8:危机与克服》讲述了尼禄死后的故事,再也没有神君的血统可以继承庞大的罗马帝国。在纷乱的公元69年,军人掌握政权的动向,由军团推举三人先后称帝,日耳曼和犹太民族也趁机争取独立。内战的动荡和皇位的不确定,使罗马公民陷入疲乏,他们的热情不再,冷眼看待这即将崩解的世界。公元69-98年,这是一段塔西佗笔下充满苦恼与哀怨的时代。罗马帝国面临许多冲突-帝位的争夺、同袍兵刃相向、边民伺机而动,在这一连串的考验之下,罗马能否浴火重生?或是陷入混乱的分裂,告别昔日光辉?要想克服类似“制度疲劳”的这种危机,依靠健全的常识回到原点重新出发才是最好的办法,罗马又一次迎来了符合时代要求的领导者。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