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全编笺注典评.pdf

诗经全编笺注典评.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诗经全编笺注典评(经典典藏版)》全面吸收了历代《诗经》研究的成果,并努力做到择善而从,舍粗取精,是一种更具特色、更通俗易懂的新注本,体例更科学,译注更翔实,是现代读者阅读经典最好的普及读本。

目录
风 篇
周 南
关 雎
葛 覃
卷 耳
樛 木
螽 斯
桃 夭
兔 罝
芣 苢
汉 广
汝 坟
麟之趾
召 南
鹊 巢
采 蘩
草 虫

甘 棠
目 录
行 露
羔 羊
殷其雷
摽有梅
小 星
江有汜
野有死麕
何彼矣
驺 虞
邶 风
柏 舟
绿 衣
燕 燕
日 月
终 风
击 鼓
凯 风
雄 雉
匏有苦叶
谷 风
式 微
旄 丘
简 兮
泉 水
北 门
北 风
静 女
新 台
二子乘舟
鄘 风
柏 舟
墙有茨
君子偕老
桑 中
鹑之奔奔
定之方中

相 鼠
干 旄
载 驰
卫 风
淇 奥
考 槃
硕 人

竹 竿
芄 兰
河 广
伯 兮
有 狐
木 瓜
王 风
黍 离
君子于役
君子阳阳
扬之水
中谷有蓷
兔 爰
葛 藟
采 葛
大 车
丘中有麻
郑 风
缁 衣
将仲子
叔于田
大叔于田
清 人
羔 裘
遵大路
女曰鸡鸣
有女同车
山有扶苏
萚 兮
狡 童
褰 裳

东门之
风 雨
子 衿
扬之水
出其东门
野有蔓草
溱 洧
齐 风
鸡 鸣


东方之日
东方未明
南 山
甫 田
卢 令
敝 笱
载 驱
猗 嗟
魏 风
葛 屦
汾沮洳
园有桃
陟 岵
十亩之间
伐 檀
硕 鼠
唐 风
蟋 蟀
山有枢
扬之水
椒 聊
绸 缪
杕 杜
羔 裘
鸨 羽
无 衣
有杕之杜
葛 生
采 苓
秦 风
车 邻
驷 
小 戎
蒹 葭
终 南
黄 鸟
晨 风
无 衣
渭 阳
权 舆
陈 风
宛 丘
东门之枌
衡 门
东门之池
东门之杨
墓 门
防有鹊巢
月 出
株 林
泽 陂
桧 风
羔 裘
素 冠
隰有苌楚
匪 风
曹 风
蜉 蝣
候 人

下 泉
豳 风
七 月
鸱 鸮
东 山
破 斧
伐 柯
九 罭
狼 跋
雅 篇
小 雅
鹿 鸣
四 牡
皇皇者华
常 棣
伐 木
天 保
采 薇
出 车
杕 杜
鱼 丽
南有嘉鱼
南山有台
蓼 萧
湛 露
彤 弓
菁菁者莪
六 月
采 芑
车 攻
吉 日
鸿 雁
庭 燎
沔 水
鹤 鸣
祈 父
白 驹
黄 鸟
我行其野
斯 干
无 羊
节南山
正 月
十月之交
雨无正
小 旻
小 宛
小 弁
巧 言
何人斯
巷 伯
谷 风
蓼 莪
大 东
四 月
北 山
无将大车
小 明
鼓 钟
楚 茨
信南山
甫 田
大 田
瞻彼洛矣
裳裳者华
桑 扈
鸳 鸯

车 舝
青 蝇
宾之初筵
鱼 藻
采 菽
角 弓
菀 柳
都人士
采 绿
黍 苗
隰 桑
白 华
绵 蛮
瓠 叶
渐渐之石
苕之华
何草不黄
大 雅
文 王
大 明

棫 朴
旱 麓
思 齐
皇 矣
灵 台
下 武
文王有声
生 民
行 苇
既 醉
凫 鹥
假 乐
公 刘
泂 酌
卷 阿
民 劳



桑 柔
云 汉
崧 高
烝 民
韩 奕
江 汉
常 武
瞻 卬
召 旻
颂 篇
周 颂
清 庙
维天之命
维 清
烈 文
天 作
昊天有成命
我 将
时 迈
执 竞
思 文
臣 工
噫 嘻
振 鹭
丰 年
有 瞽


载 见
有 客

闵予小子
访 落
敬 之
小 毖
载 芟
良 耜
丝 衣




鲁 颂
有 
泮 水

商 颂

烈 祖
玄 鸟
长 发
殷 武

序言
作为中国古典文学的源头之一,《诗经》中的许多诗句因其美好、内涵丰富、意味深长而为后世的人不断引用,至今仍熠熠生辉。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郎才女貌,才子佳人,延续了千古的风流婉转;“一目不见,如三秋兮”,将恋人分离的煎熬和痛苦表现得如此贴切,以至于经历数代流传,也从未褪色;“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直至今日仍作为坚贞的誓言,见证一场又一场执手老去的爱情。
无论古今中外。爱情都是永恒的文学主题,因此,《诗经》中最广为人知的亦是爱情诗。但是,《诗经》之所以被称为“周代社会的百科全书”,之所以成为“中国古典诗歌现实主义传统的滥觞”,就在于它广泛而真实地表现了周代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不仅有婚恋,更有国家、民俗、农业、祭祀、战争、狩猎;不仅有痴男怨女,更有没落贵族、农民、小官吏、征夫、奴隶,等等。
《诗经》分《风》、《雅》、《颂》三类。《风》又称《国风》,包含了15个地方的民间歌谣,其中一部分来自劳动者的口头创作。这种口头创作的歌谣保留了最鲜活的底层民间风味,充满早期人类生活的原始和野性,是《诗经》中最为出彩的篇章。
《雅》分《小雅》和《大雅》,《大雅》主要是应用于朝会典礼的乐歌,包括开国史诗和一部分政治诗,可当做史料阅读,对于重现当时的政治生活、了解周朝的兴衰过程,有着很大的借鉴意义。《小雅》则扩大了表现范围,从朝会延伸至贵族阶层,从表现重大的国家兴亡到表现士大夫和贵族的生活,在题材上有所开拓。
《颂》分《周颂》、《鲁颂》、《商颂》。《周颂》是西周王室的宗庙祭祀乐歌,《鲁颂》是春秋时期鲁国的宗庙祭祀乐歌,《商颂》是殷商后裔宋国的宗庙祭祀乐歌。其中以《周颂》最具代表性。祭祀是中国古代社会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国风》中就有多首表现民间祭祀的诗歌.而《颂》专门记述宗庙祭祀,其中既有对王的美化与歌颂,亦表现出先民的社会理想和时代的进程。
《诗经》是简单的。它体例清晰,篇目分明;赋、比、兴三种艺术手法,贯穿全书;通篇以四言为主,简洁明了;韵律优美,富有节奏;便于诵读,朗朗上口。
然而《诗经》又是复杂的。洋洋洒洒三百篇诗,距今已近三千年时光.用字、本义、主旨,无不晦涩难解;赋、比、兴,常常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使得诗篇要旨多变;四言句式,言简义丰,造成歧义不断,难成定论。
正因如此,《诗经》才读不尽,也说不尽。每个人都能读出一部属于自己的《诗经》。但在此之前,需要了解《诗经》,不是执意着眼于《诗经》的外部研究,也不是盲目追随别人的“一家之言”,而是从每一首诗的字、词、句人手,对“诗三百”形成感性的体验和客观的认识。
因此,尽管后世的《诗经》研究浩如星海,不计其数,本书也只取其一二,作为参考,重点仍放在对诗句抽丝剥茧的解读上。除了在正文中对诗的内容进行流畅优美的解说之外,每一首诗还附上了详尽的拼音和注释,以扫清诗歌阅读的障碍。深入每一首诗的文字,才能抵达《诗经》最初的风致。《诗经》的美丽、无邪,《诗经》的言外之意、意内之叹、叹中之思,《诗经》的口耳相传,千古不衰,都能在文字里找到答案。

文摘
版权页:

诗经全编笺注典评

桑中
爰采唐矣①?沫之乡矣②。云谁之思?美孟姜矣③。期我乎桑中④,要我乎上宫⑤,送我乎淇之上矣⑥。
爰采麦矣?沫之北矣。云谁之思?美孟弋矣。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宫,送我乎淇之上矣。
爰采葑矣⑦?沫之东矣。云谁之思?美孟庸矣。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宫,送我乎淇之上矣。
【注释】
①爰:于何,在哪里。唐:菟丝子,寄生蔓草,秋初开小花,子实入药。②沫:卫邑名,在今河南淇县。乡:郊外。③盂姜:姜家的长女。④桑中:地名。⑤要:邀约。⑥淇:淇水。⑦葑:一种菜名,即芜菁。
【赏析】
初读这首诗,会发现其语调舒缓,意境和美,像是一位男性主人公在幽幽地念叨和回味自己曾经的恋情和幽会。可能此时他正坐在一个长满青草的山坡,迎着和暖又轻柔的微风,某种风吹杨柳的情景或者仅仅是某种熟悉感,不经意间碰触到了敏感的神经,回忆中的旖旎悄悄爬上心头,作者开始不自觉地低语、沉吟,由此成就了这首《桑中》。
这是一首爱情诗,短暂的篇章,记述了一对青年男女多次约会的情景。诗篇以男主人公的甜蜜回忆起始,再现女子的主动邀约,最终定格于二人的依依不舍,如此回返往复,细致地勾画出这段感情的百转千回,让人阅读时不禁替男女主人公心生欢喜。
诗一开篇,“爰采唐矣”,即定下全诗缠绵幽远的基调。“采唐”、“采麦”、“采葑”皆是比兴。“姜”、“弋”、“庸”是姓,也可解释为对美女的泛称,类似于后代人称美女为“西子”,三个姓氏实为一人,都是指那位火热、浪漫的女主人公。郭沫若《甲骨文研究》云:“桑中即桑林所在之地,上宫即祀桑之祠,士女于此合欢。”又云:“其祀桑林时事,余以为《廊风》中之《桑中》所咏者,是也。”“桑中”即桑树林中,“上宫”即人们祭祀用的祠堂,而“淇之上”,则是婉转回环的淇水岸边。在这几处梦幻的桃园,作者的柔情蜜意曾如水般漫开,此刻又任思绪反复流连,迟迟不肯离散。
诗作中有很多“设问”手法的应用,“爰采唐矣?沫之乡矣。云谁之思?美孟姜矣。”此处明明可以直接叙述,诗人却偏要故意提问,如此一来,就显得叙述曲折起伏,更添情味,表现出作者深刻浓郁的情感。全诗三章结构相同,反复咏唱在“桑中”、“上宫”里的情浓时刻以及淇水相送的缠绵,反映出作者对这段感情的回味、珍惜和割舍不下。其句式由四言而五言而七言,体现出情到浓时的欲罢不能,尤其每章句末的四个“矣”字,伤感留恋之情溢于言表。

内容简介
《诗经全编笺注典评(经典典藏版)》是对《诗经》的典评,它共收录作品305篇,最初只称为《诗》或“诗三百”,到西汉时,被尊为儒家经典,才称为《诗经》。它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部诗歌总集,同时也是我国古代现实主义文学的源头。全书分为风、雅、颂三部分,在体裁形式、语言技巧、艺术形象和表现手法上,都显示出我国最早的诗歌作品在艺术上的巨大成就,为我国诗歌创作奠定了深厚的文学基础,堪称我国文学宝库中的一朵奇葩,中华民族宝贵的精神文化财富。
《诗经》的内容十分广泛,几乎涉及了当时社会生活的所有方面,不仅反映了劳动人民被剥削压迫的悲惨命运和他们的反抗斗争,也反映了沉重的兵役和徭役给劳动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不仅讽刺了统治阶级的荒淫腐朽,也描述了人们劳动生活的情景;不仅描写了普通人的爱情和婚姻,也反映了历史上的重大事件和农牧发展的情况。可以说它是西周初期到春秋中期大约五百年间社会生活的一面镜子,汉代以后,被官方尊奉为垂教万世的经典之一。孔子曰:“不学诗,无以言。”品读《诗经》不仅可以开拓阅读视野,陶冶道德情操,提升人生品位,而且还可以从中汲取智慧和力量。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