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适留学日记.pdf

胡适留学日记.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胡适留学日记(上下)》记录了十七卷留学期间的札记。十七卷札记是作者胡适在美国留学时期(一九一零——一九一七)的日记和杂记。札记写的是一个中国青年学生五、七年的私人生活、内心生活、思想演变的赤裸裸的历史。

名人推荐
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你们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证;认真的做事,严肃的做人。做学问要在不疑处有疑,待人时要在有疑处不疑。一个国家没有纪实的新闻而只有快意的谣言,没有公正的批评而只有恶意的谩骂和丑诋,——这是一个民族的大耻辱。
——胡适

作者简介
胡适,(1891~1962),安徽绩溪人。中国近现代著名学者、一代国学大师。1910年赴美留学,曾师从著名哲学家杜威。1917年回国后,任北京大学教授,并在《新青年》杂志上发表文章《文学改良刍议》,提倡白话文,主张文学革命,是新文化革命的重要领军人物。曾任北京大学文学院院长、北京大学校长。1938年,国民政府任命其为驻美大使。1957年,任台湾“中央研究院院长”。胡适一生治学勤谨、学识渊博,著述甚丰,在文学、史学、哲学等多领域都有开创性的建树,并致力于把世界先进文化引入中国,同时把中国的优秀文化推向世界。他的思想和事业,在中国、在世界,都产生过广泛而深刻的影响,直到今天还被人们所研究和关注。著有《中国哲学史大纲》(上卷)、《国语文学史》、《白话文学史》等。

目录
胡适留学日记台北版自记
重印自序
自序
上卷
卷一
一九一一年一月卅日至十月卅日003
(在康乃耳大学农学院)
卷二
民国元年(1912)九月廿五日至十二月廿八日043
(在康乃耳大学文学院)
卷三
民国二年(1913)四月至三年(1914)二月廿八日069
(在康乃耳大学)
一、国家与世界069
二、道德观念之变迁069
三、第一次主议事席070
四、“博学铁匠”巴立特070
五、杂志之有益071
六、中国似中古欧洲071
七、“希望所在,生命存焉”071
八、读Synge短剧072
九、读《嘉富尔传》072
一○、胡彬夏女士072
一一、苦学生072
一二、读TheInsideoftheCup说部073
一三、西文诗歌甚少全篇一韵073
一四、论纽约省长色尔叟被劾去位073
一五、五十年来黑人之进步074
一六、《论语》译本074
一七、假期中之消遣074
一八、耶稣诞日诗075
一九、托尔斯泰临终时事075
二○、吾国女子所处地位高于西方女子076
二一、灯谜三则076
二二、叔永岁末杂感诗077
二三、《大雪放歌》和叔永077
二四、孔教问题078
二五、康乃耳大学费用079
二六、非驴非马之大总统命令079
二七、伦敦一块地三百六十年中增价四千倍080
二八、湘省一年之留学费080
二九、友人劝戒吸纸烟081
三○、但怒刚死事情形081
三一、鲍希参夭折082
三二、今日吾国急需之三术082
三三、我之自省082
三四、我所关心之问题082
三五、演说吾国婚制082
三六、美国各大学之体育运动费083
三七、“宗教之比较研究”讲演083
三八、壁上格言084
三九、借一千,还十万084
四○、久雪后大风寒甚作歌085
四一、乐观主义085
四二、裴伦《哀希腊歌》086
四三、记白里而之社会名剧《梅毒》091
四四、绮色佳城公民议会旁听记094
四五、郊天祀孔095
四六、一种实地试验之国文教授法095
四七、《说文》有许多字不满人意095
四八、英国布商之言095
四九、宋教仁被刺案中之秘密证据096
五○、应桂馨死矣105
五一、死矣赵秉钧105
五二、杂俎三则105
五三、美国有色人种之大官106
卷四
民国三年(1914)三月十二日至七月七日109
(在康乃耳大学)
一、养家109
二、母之爱109
三、言字109
四、FredRobinson君之慷慨109
五、雪消记所见并杨任二君和诗110
六、学生会之哲学教育群学委员会110
七、西人研究中国学问之心得110
八、入春又雪因和前诗111
九、请得毕业助学金111
一○、美国禁酒111
一一、得卜朗吟征文奖金111
一二、初次作临时演说111
一三、赵元任、胡达同时得两种学会荣誉112
一四、欧美有一种“剪报”营业112
一五、“但论国界,不论是非”112
一六、赴白博士夫妇家宴114
一七、卸去世界学生会会长职务115
一八、在世界会演说《世界和平与种族界限》115
一九、赵元任作曲115
二○、叔永作即事一律索和115
二一、山谷诗名句116
二二、论律诗116
二三、杏佛和前韵117
二四、吾国人无论理观念117
二五、张希古亡故117
二六、《春朝》一律并任杨二君和诗118
二七、山谷之三句转韵体诗118
二八、叔永赠傅有周归国,余亦和一章赠行119
二九、记历119
三○、《春秋》为全世界纪年最古之书120
三一、《大英百科全书》误解吾国纪元120
三二、题“室中读书图”分寄禹臣、近仁、冬秀121
三三、得家中照片题诗121
三四、《图书周报》中余之照片122
三五、我国之“家族的个人主义”122
三六、第一次访女生宿舍123
三七、思家124
三八、游“英菲儿瀑泉山”三十八韵124
三九、记本校毕业式125
四○、观西方婚礼127
四一、科学社之发起128
四二、黄监督不准学生暑期上课129
四三、奥太子飞的难死于暗杀129
四四、余之书癖129
四五、积财不善用,如高卧积薪之上130
四六、提倡禁嫖130
四七、绮色佳城公民会议第二次旁听记130
四八、统一读音法131
四九、读《爱茂生札记》135
五○、《旧约•鹭斯传》与法国米耐名画135
五一、札记136
五二、伊里沙白朝戏台上情形136
五三、读《老子》“三十辐共一”140
卷五
民国三年(1914)七月七日至八月十日145
(在康乃耳大学)
一、《自杀篇》145
二、爱迪生拜蜜蜂做老师146
三、勉冬秀146
四、“时事画”四十五幅146
五、美国亦有求雨之举182
六、美国驻希腊公使义愤弃官182
七、录《旧约•以斯拉》一节182
八、威尔逊与罗斯福演说之大旨182
九、威尔逊183
一○、《哀希腊歌》译稿183
一一、乘楯归来图184
一二、记兴趣(Interest)185
一三、利用光阴185
一四、读书会186
一五、读《东方未明》186
一六、欧洲几个“问题剧”巨子186
一七、诺贝尔奖金186
一八、读《织工》187
一九、戒纸烟188
二○、“遗传”说188
二一、读《獭裘》188
二二、印度无族姓之制188
二三、玛志尼语188
二四、两处演说189
二五、录怡荪来书189
二六、拨特劳“吾邻”之界说189
二七、师友匡正190
二八、“是”与“非”190
二九、游活铿谷记190
三○、赫仆特满所著剧之长处191
三一、标点符号释例192
三二、法律之弊193
三三、读《梦剧》193
三四、往听维廉斯歌曲193
三五、解儿司误读汉文193
三六、记欧洲大战祸194
三七、卡来尔之爱国说197
三八、读《海妲传》198
三九、叔永《活铿谷游记》198
四○、谁氏之书198
四一、答某夫人问传道199
卷六
民国三年(1914)八月十一日至九月十五日203
(在康乃耳大学)
一、悉尔演说欧战原因203
二、蒋生论欧战影响203
三、读君武先生诗稿203
四、刺杀奥皇嗣之刺客204
五、记奥匈人种204
六、本校夏课学生人数204
七、送许肇南归国205
八、祖先节205
九、青岛归谁205
一○、赴苛勿演说206
一一、一个模范家庭206
一二、还我青岛,日非无利206
一三、日英盟约207
一四、圣安庙记210
一五、裴厄司十世死矣211
一六、读《老子》211
一七、《神灭论》与《神不灭论》213
一八、叔永送肇南断句215
一九、日德宣战215
二○、欧战之罪魁祸首215
二一、征人临别图216
二二、都德短篇小说216
二三、裴《崇有论》216
二四、范缜《因果论》217
二五、哲学系统217
二六、近仁来诗218
二七、《弃父行》219
二八、亚北特之《自叙》219
二九、俄之仁政220
三○、波士顿游记220
三一、再论无后242
三二、朝鲜文字母242
卷七
民国三年(1914)九月二十三日至十二月十一日247
(在康乃耳大学)
一、传记文学247
二、迁居248
三、海外送归人图248
四、木尔门教派249
五、耶稣之容忍精神249
六、录《新约》文两节249
七、征人别妇图250
八、悼郑仲诚250
九、赴亥叟先生之丧251
一○、家书屡为人偷拆252
一一、韦莲司女士之狂狷252
一二、惜别253
一三、罗斯福演说253
一四、纽约美术院中之中国名画254
一五、国家主义与世界主义254
一六、“一致”之义256
一七、读葛令《伦理学发凡》与我之印证257
一八、周诒春君过美之演说257
一九、《李鸿章自传》257
二○、演说之道258
二一、近世不婚之伟人258
二二、“容忍迁就”与“各行其是”258
二三、印度“月中兔影”之神话259
二四、理想贵有统系259
二五、吾国“月中玉兔”之神话260
二六、法人刚多赛与英人毛莱之名言261
二七、西人所著之中国词典262
二八、梵文《内典》名字262
二九、所谓爱国协约264
三○、读《十字架之真谛》后寄著者书264
三一、备作宗教史参考之两篇呈文266
三二、专精与博学268
三三、拒虎进狼268
三四、西人骨肉之爱268
三五、秋柳269
三六、读英译本《汉宫秋》270
三七、记“辟克匿克”270
三八、袁氏尊孔令270
三九、刘仲端病殁271
四○、读DavidHarum271
四一、世界大同之障碍272
四二、读《墨子》272
四三、择偶之道272
四四、大同主义之先哲名言273
四五、“Mycountry,rightorwrong”之出处273
四六、犹太文豪AsherGinzberg274
四七、译《诗经•木瓜》诗一章275
四八、墨茨博士275
四九、毛莱子爵275
五○、节录《威尔逊训词》278
五一、歌德之镇静工夫280
五二、再与节克生君书稿280
卷八
民国三年(1914)十二月十二日至四年(1915)二月十四日285
(在康乃耳大学)
一、论充足的国防285
二、金仲藩来书287
三、海外之家人骨肉287
四、读戏剧七种288
五、世界会十周纪念,诗以祝之288
六、《告马斯》诗293
七、世界学生总会年会杂记294
八、善于施财之富翁297
九、裴立先生对余前二诗之指正297
一○、记世界会十年祝典297
一一、再游波士顿记298
一二、罗斯福昔日之言307
一三、英日在远东之地位308
一四、C.W.论男女交际之礼309
一五、为学要能广大又能高深310
一六、加滕演说远东问题310
一七、本校学生的文学团体311
一八、《李鸿章自传》果出伪托311
一九、矛盾312
二○、《战时新妇》313
二一、“室中摄影”两帧313
二二、记新闻两则313
二三、裴伦论文字之力量314
二四、与普耳君一段文字因缘314
二五、本赵耳寄赠飞瀑冬景影片317
二六、西方学者勇于改过317
二七、诗贵有真317
二八、三句转韵体诗317
二九、罗素论战争318
三○、荒谬之论319
三一、纽约旅行记319
下卷
卷九
民国四年(1915)二月十八日至六月七日325
(在康乃耳大学)
一、自课325
二、国立大学之重要326
三、写生文字之进化326
四、救国在“执事者各司其事”327
五、婉而谑之乐观语327
六、范鸿仙328
七、蒋翊武328
八、海外学子之救国运动329
九、为祖国辩护之两封信330
一〇、投书的影响333
一一、致张亦农书335
一二、塔夫脱演说335
一三、吾国各省之岁出335
一四、致ThePost-Standard(syracuse)书336
一五、往见塔夫脱337
一六、韩人金铉九之苦学338
一七、可敬爱之工读学生338
一八、纽约公共藏书楼338
一九、理想中之藏书楼338
二〇、梦想与理想339
二一、贝尔博士逸事340
二二、《睡美人歌》341
二三、《告马斯》诗重改稿343
二四、致留学界公函344
二五、吾国之岁出岁入348
二六、星期日之演说词349
二七、误删了几个“?”352
二八、一九一四年纽约一省之选举用费352
二九、日本要求二十一条全文353
三〇、《墓门行》355
三一、莎士比亚剧本中妇女之地位356
三二、陆军用榻357
三三、《致留学界公函》发表后之反响357
三四、赴尼格拉县农会演说357
三五、雾中望落日357
三六、火车中小儿358
三七、黄兴等通电358
三八、《老树行》360
三九、立异360
四〇、得冬秀书360
四一、书怀361
四二、留日学界之日本观361
四三、抵制日货361
四四、致IthacaDailyNews书361
四五、远东战云363
四六、五月六日晨之感想364
四七、东西人士迎拒新思想之不同364
四八、韦女士364
四九、读AucassinandNicolete365
五〇、读IntheShadowoftheGlen365
五一、观Forbes-Robertson演剧365
五二、又作冯妇365
五三、日人果真悔悟乎366
五四、《月报》编辑选举370
五五、威尔逊演说词370
五六、哀白特生夫人377
五七、蔼城演说378
五八、第九号家书378
五九、都德短篇小说378
六〇、读《日本开国五十年史》379
六一、狄女士论俄、美大学生379
六二、美人不及俄人爱自由379
六三、报纸文字贵简要达意379
六四、读梁任公《政治之基础与言论家之指针》380
六五、吾之择业381
六六、致C.W.书381
六七、《墓门行》之作者382
六八、东方交易382
六九、两个最可敬的同学383
七〇、英国哲学家鲍生葵之言383
七一、日本议会中在野党攻击政府384
七二、美国男女交际不自由384
七三、秦少游词384
七四、词乃诗之进化385
七五、陈同甫词385
七六、刘过词不拘音韵386
七七、山谷词带土音386
卷十
民国四年(1915)六月十二日至八月九日389
(在康乃耳大学)
一、满庭芳389
二、读《猎人》389
三、日与德开战之近因389
四、杨、任诗句390
五、记国际政策讨论会391
六、记农家夏季“辟克匿克”398
七、盛名非偶然可得399
八、思迁居399
九、再记木尔门教派399
一〇、读托尔斯泰《安娜传》401
一一、题欧战讽刺画403
一二、游凯约嘉湖摄影409
一三、夜过纽约港409
一四、克鸾达儿轶事410
一五、欧美学生与中国学生410
一六、节录《王临川集》三则410
一七、读《墨子》及《公孙龙子》411
一八、今别离411
一九、妇女参政运动413
二〇、读《小人》及《辟邪符》414
二一、《论句读及文字符号》节目414
二二、驯鼠416
二三、《水调歌头》今别离416
二四、读词偶得417
二五、读白居易《与元九书》419
二六、读香山诗琐记422
二七、札记不记哲学之故422
二八、老子是否主权诈423
卷十一
民国四年(1915)八月九日至十一月三日427
(九月二十日以后在哥伦比亚大学)
一、吾之别号427
二、王安石上邵学士书427
三、不是肺病428
四、“时”与“间”有别428
五、论“文学”428
六、论袁世凯将称帝430
七、临江仙435
八、“破”号435
九、“证”与“据”之别436
一〇、与佐治君夜谈437
一一、将往哥伦比亚大学,叔永以诗赠别437
一二、美国公共藏书楼之费用438
一三、凯约嘉湖上几个别墅438
一四、如何可使吾国文言易于教授439
一五、瘦琴女士441
一六、《百字令》吾母挽白特生夫人441
一七、成诗不易442
一八、《水调歌头》杏佛赠别443
一九、将去绮色佳留别叔永443
二〇、辟古德诺谬论444
二一、读《丽沙传》444
二二、英人莫利逊论中国字444
二三、《沁园春》别杏佛445
二四、对语体诗词445
二五、两个佣工学生446
二六、韦儿斯行文有误447
二七、《新英字典》447
二八、拉丁文谚语448
二九、读《狱中七日记》448
三〇、读TheNewMachiavelli450
三一、“八角五分”桑福452
三二、送梅觐庄往哈佛大学诗452
三三、论文字符号杂记三则454
三四、叔永戏赠诗454
三五、别矣绮色佳455
三六、依韵和叔永戏赠诗455
三七、有些汉字出于梵文455
三八、《古今图书集成》456
三九、调和之害456
四○、相思457
四一、文字符号杂记二则458
四二、读《集说诠真》458
四三、《圣域述闻》中之《孟子年谱》458
四四、印书原始459
四五、叶书山论《中庸》459
四六、姚际恒论《孝经》459
四七、读TheSpiritofJapanesePoetry460
四八、论宋儒注经460
四九、为朱熹辨诬461
五〇、女子教育之最上目的462
五一、女子参政大游街462
卷十二
民国四年(1915)十一月廿五日至五年(1916)四月十七日467
(在哥伦比亚大学)
一、许肇南来书467
二、杨杏佛《遣兴》诗467
三、《晚邮报》论“将来之世界”468
四、西人对句读之重视470
五、郑莱论领袖470
六、国事坏在姑息苟安470
七、录旧作诗两首471
八、梅、任、杨、胡合影471
九、《秋声》有序471
一〇、Adler〔阿德勒〕先生语录473
一一、论“造新因”473
一二、读章太炎《驳中国用万国新语说》后474
一三、再论造因,寄许怡荪书479
一四、七绝之平仄479
一五、赵元任480
一六、论教女儿之道480
一七、美国银币上之刻文481
一八、和叔永题梅、任、杨、胡合影诗482
一九、读音统一会公制字母483
二〇、论革命484
二一、《水调歌头》寿曹怀之母485
二二、与梅觐庄论文学改良485
二三、“文之文字”与“诗之文字”486
二四、论译书寄陈独秀486
二五、叔永答余论改良文学书486
二六、杏佛题胡、梅、任、杨合影486
二七、《诗经》言字解487
二八、美国初期的政府的基础489
二九、家书中三个噩耗489
三〇、伊丽鹗论教育宜注重官能之训练490
三一、泽田吾一来谈492
三二、往访泽田吾一492
三三、吾国古籍中之乌托邦493
三四、柳子厚493
三五、刘田海494
三六、叔永诗494
三七、忆绮色佳494
三八、吾国历史上的文学革命495
三九、李清照与蒋捷之《声声慢》词497
四〇、胡绍庭病逝497
四一、写定《读管子》上、下两篇498
四二、评梁任公《中国法理学发达史论》498
四三、《沁园春》誓诗506
四四、怡荪、近仁抄赠的两部书506
四五、灯谜507
四六、《沁园春》誓诗507
四七、《沁园春》誓诗508
四八、吾国文学三大病508
卷十三
民国五年(1916)四月十八日至七月廿一日511
一、试译林肯演说中的半句511
二、《沁园春》誓诗511
三、作文不讲文法之害511
四、论文字符号杂记四则512
五、《沁园春》誓诗514
六、读萧山来裕恂之《汉文典》514
七、古代文明易于毁灭之原因517
八、谈活文学517
九、“反”与“切”之别521
一〇、记“的”字之来源:“之者”二字之古音521
一一、元任论音与反切523
一二、美国诗人Lowell之名句524
一三、死矣袁世凯524
一四、论戊戌维新之失败于中国不为无利524
一五、“尔汝”二字之文法525
一六、马君武先生527
一七、喜朱经农来美528
一八、杜威先生528
一九、麦荆尼逸事四则528
二〇、“威尔逊之笑”529
二一、恍如游子归故乡529
二二、陶知行与张仲述530
二三、白话文言之优劣比较530
二四、记袁随园论文学533
二五、得国际睦谊会征文奖金535
二六、记第二次国际关系讨论会537
二七、觐庄对余新文学主张之非难538
二八、克鸾女士539
二九、罗素被逐出康桥大学539
三〇、移居539
三一、国事有希望540
三二、政治要有计划540
三三、太炎论“之”字541
卷十四
民国五年(1916)七月二十二日至十一月四日545
一、答梅觐庄——白话诗545
二、答觐庄白活诗之起因548
三、杂诗二首551
四、一首白话诗引起的风波551
五、杜甫白话诗557
六、不要以耳当目557
七、死语与活语举例557
八、再答叔永558
九、打油诗寄元任558
一〇、答朱经农来书558
一一、萧伯纳之愤世语559
一二、根内特君之家庭560
一三、宋人白话诗560
一四、文学革命八条件561
一五、寄陈独秀书561
一六、作诗送叔永562
一七、打油诗戏柬经农、杏拂562
一八、窗上有所见口占563
一九、觐庄之文学革命四大纲563
二〇、答江亢虎563
二一、赠朱经农564
二二、读《论语》二则564
二三、又一则565
二四、论“我吾”两字之用法565
二五、读《论语》一则567
二六、《尝试歌》有序568
二七、读《易》(一)569
二八、早起569
二九、读《易》(二)569
三〇、王阳明之白话诗569
三一、他571
三二、英国反对强迫兵役之人571
三三、读《易》(三)571
三四、中秋夜月573
三五、《虞美人》戏朱经农573
三六、研(读《易》四)573
三七、几(读《易》五)574
三八、答经农574
三九、哑戏575
四〇、改旧诗575
四一、到纽约后一年中来往信札总计576
四二、白话律诗576
四三、打油诗一束576
四四、戒骄578
四五、读《论语》578
四六、打油诗又一束579
四七、写景一首579
四八、打油诗579
卷十五
民国五年十一月六日至六年(1917)三月廿日583
一、欧阳修《易童子问》583
二、希望威尔逊连任584
三、吾对于政治社会事业之兴趣585
四、戏叔永586
五、黄克强将军哀辞586
六、编辑人与作家586
七、舒母夫妇586
八、发表与吸收587
九、作《孔子名学》完自记二十字587
一〇、陈衡哲女士诗587
一一、纽约杂诗(续)588
一二、美国之清净教风588
一三、月诗589
一四、打油诗答叔永589
一五、“打油诗”解590
一六、古文家治经不足取590
一七、论训诂之学590
一八、论校勘之学591
一九、近作文字593
二〇、印象派诗人的六条原理593
二一、诗词一束594
二二、黄梨洲《南雷诗历》596
二三、论诗杂诗597
二四、威尔逊在参议院之演说词598
二五、罗斯福论“维持和平同盟”599
二六、维持和平同盟会之创立599
二七、补记“尔汝”601
二八、一九一六年来往信札总计601
二九、中国十年后要有什么思想602
三〇、在斐城演说602
三一、湖南相传之打油诗602
三二、记朋友会教派602
三三、小诗604
三四、寄经农、文伯604
三五、迎叔永604
三六、王壬秋论作诗之法604
三七、袁政府“洪宪元年”度预算追记605
三八、无理的干涉605
三九、落日606
四〇、叔永柬胡适606
四一、“赫贞旦”答叔永606
四二、寄郑莱书607
四三、又记“吾我”二字608
四四、记灯谜608
四五、兰镜女士608
四六、哥伦比亚大学本年度之预算608
四七、威尔逊连任总统演说词要旨609
四八、论“去无道而就有道”610
四九、艳歌三章612
五〇、吾辈留学生的先锋旗612
五一、俄国突起革命612
五二、读报有感612
五三、赵元任辨音613
卷十六
民国六年(1917)三月二十一日至六月一日617
一、《沁园春》俄京革命617
二、读厄克登致媚利书信617
三、619
四、中国科学社第一次年会合影619
五、林琴南《论古文之不宜废》619
六、汉学家自论其为学方法621
七、几部论汉学方法的书622
八、杜威先生小传622
九、九流出于王官之谬626
一〇、访陈衡哲女士626
一一、觐庄固执如前626
一二、作《论九流出于王官说之谬》627
一三、记荀卿之时代627
一四、《沁园春》新俄万岁629
一五、清庙之守630
一六、我之博士论文630
一七、新派美术631
一八、读致韦女士旧函631
一九、宁受囚拘不愿从军632
二〇、关于欧战记事两则632
二一、瞎子用书633
二二、绝句633
二三、纽约《世界报》633
二四、在白原演说634
二五、祁暄“事类串珠”634
二六、博士考试634
二七、改前作绝句635
二八、辞别杜威先生635
二九、《朋友篇》寄怡荪、经农635
三〇、《文学篇》别叔永、杏佛、觐庄635
卷十七
民国六年(1917)六月九日至七月十日639
归国记639

序言
这几十万字的日记,最初用《藏晖室札记》的标题,由亚东图书馆出版;后来改称《胡适留学日记》,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现在仍用《胡适留学日记》的标题,由台北商务印书馆出版。
我借这个机会,改正这里面几个错误:
一、页七九七,《读(集说诠真)》条。《集说诠真》的作者是天主教司铎黄伯禄斐默氏,我当年错认他是一个外国人,故说,“又以其出于外人之手也,故记以褒之。”黄伯禄是江苏海门人,是一位很有学问的天主教神父,他的著作很多。方豪先生去年曾指出我这个错误,我很感谢他的指示。
二、页七九九一八○○《印书原始》一条。依现在的知识看来,此条错误不少,例如,其中引《事物原会》说隋文帝开皇十三年敕“废像遗经,悉命雕板。”末四字当作“悉令雕撰。”又如其中说“宋仁宗庆历中,有布衣范异者,为活字板”,范畀当作毕异。毕异的活字,详见沈括的《梦溪笔谈》。
三、页八。四,第十行: “至于唐人之繁而无当(邢骨以百八十四字注《学而第一》四字,孔颖达以千六百四十字注“俟我于著乎而”三语)”。……
邢骨是宋太宗真宗时人,他的《论语正义》是成平二年(西历九九九年)奉诏撰定的。所以“唐人之繁而无当”应该改作“唐宋人诸经疏之繁而无当”。
这几条错误都在七页之内。其他错误想必还不少,倘蒙读者随时指示,我很感谢。
民国四十六年除夕,在纽约记

文摘
你爱生命吗?你若爱生命,就莫要浪费时间,因为时间是生命所由积成的原料。
——弗兰克林
民国四年(1915)二月十八日至六月七日
(在康乃耳大学)
一、自课
(二月十八日)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此何等气象,何等魄力!
任重道远,不可不早为之计:第一,须有健全之身体;第二,须有不挠不屈之精神;第三,须有博大高深之学问。日月逝矣,三者一无所成,何以对日月?何以对吾身?吾近来省察工夫全在消极一方面,未有积极工夫。今为积极之进行次序曰:
第一,卫生:
每日七时起。
每夜十一时必就寝。
晨起做体操半时。
第二,进德:
表里一致——不自欺。
言行一致——不欺人。
对己与接物一致——恕。
今昔一致——恒。
第三,勤学:
每日至少读六时之书。
读书以哲学为中坚,而以政治,宗教,文学,科学辅焉。
主客既明,轻重自别。毋反客为主,须擒贼擒王。
读书随手作记。

二、国立大学之重要
(二月二十日)
与英文教师亚丹先生(Prof.J.QAdams,Jr.)谈,先生问:中国有大学乎?余无以对也。又问:“京师大学何如?”余以所闻对。先生曰:“如中国欲保全固有之文明而创造新文明,非有国家的大学不可。一国之大学,乃一国文学思想之中心,无之则所谓新文学新知识皆无所附丽。国之先务,莫大于是。……”余告以近来所主张国立大学之方针(见《非留学篇》)。先生亟许之,以为报国之义务莫急于此矣。先生又言,如中国真能有一完美之大学,则彼将以所藏英国古今剧本数千册相赠。先生以十五年之力收藏此集(集者,英文Collection),每年所费不下五百金。余许以尽力提倡,并预为吾梦想中之大学谢其高谊。先生又言:“办大学最先在筹款,得款后乃可择师。能罗致世界最大学者,则大学可以数年之间闻于国中,传诸海外矣。康乃耳之兴也,白博士(AndrewDicksonWhite)亲至英伦聘GoldwinSmith(戈德温•史密斯),当日第一史家也;又聘JamesLowell(詹姆斯•洛威尔),当日文学泰斗也,得此数人,而学者来归矣。芝加哥大学之兴也,煤油大王洛氏捐巨金为助,于是增教师之脩金,正教师岁得七千五百金。七千五百金在当日为莫大脩脯,故能得国内外专门学者为教师。芝加哥之兴勃焉,职是故也。”先生此言与郑莱君所谈甚相合。
吾他日能生见中国有一国家的大学可比此邦之哈佛,英国之康桥、牛津,德之柏林,法之巴黎,吾死瞑目矣。嗟夫!世安可容无大学之四百万方里四万万人口之大国乎!世安可容无大学之国乎!
国无海军,不足耻也;国无陆军,不足耻也!国无大学,无公共藏书楼,无博物院,无美术馆,乃可耻耳。我国人其洗此耻哉!(二月廿一日)
三、写生文字之进化
(二月廿十一日)
赴巨册大版会,会员某君于下列四书中选读若干则:
(一)Theophrastus(B.C.?—287?):Characters.
(二)SirThomasOverbury(1581—1613):Characters.
(三)JohnEarle(1601—1665):Microcosmography.
(四)SamuelButler(1612—1680):Characters.
〔中译〕(一)泰奥弗拉斯托斯(B.C.?—287?):《写生论》。
(二)S•托马斯•奥弗布雷(1581—1613):《写生论》。
(三)约翰•厄尔利(1601—1665):《缩写论》。
(四)塞缪尔•巴特勒(1612—1680):《写生论》。
皆写生之作(写生者,英文Characterization)。此诸书皆相似,同属抽象派。抽象派者,举一恶德或一善行为题而描写之,如Theophrastus(泰奥弗拉斯托斯)之《谄人》,其所写可施诸天下之谄人而皆合,以其题乃谄人之类,而非此类中之某某谄人也。后之写生者则不然,其所写者乃是个人,非复统类。如莎士比亚之Hamlet(汉姆勒特),如易卜生之Nora(娜拉),如Thackeray(萨克雷)之RebeccaSharp(丽贝卡)。天下古今仅有此一Hamlet,一Nora,一RebeccaSharp,其所状写,不可移易也。此古今写生文字之进化,不可不知。
四、救国在“执事者各司其事”
(二月廿二日)
今日祖国百事待举,须人人尽力始克有济。位不在卑,禄不在薄,须对得住良心,对得住祖国而已矣。幼时在里,观族人祭祀,习闻赞礼者唱曰:‘执事者各司其事’,此七字救国金丹也。(二十一日答胡平书)
墨子曰:“譬若筑墙然,能筑者筑,能实壤者实壤,能欣者欣,(王引之曰:“欣当读为睎,望也。”《吕氏春秋•不屈篇》曰:“或操表掇以善睎望”是也。)然后墙成也。为义犹是也。能谈辩者谈辩,能说书者说书,能从事者从事,然后义事成也。”(《耕柱篇》)亦同此意。
五、婉而谑之乐观语
(二月廿二日)
Attheageoffiftywediscoverthatnotmuchisdoneinalifetime,andyetthat,notwithstandingalltheimmeasurableignoranceandstupidityofthemajorityoftherace,thereisagradualandsensiblevictorybeinggainedoverbarbarismandwrongofeverykind.Ithinkwemay,insomesort,consoleourselves.Ifwecannotwinasfastaswewish,weknowthatouropponentscannotinthelongrunwinatall.
—Trevelyan’sLifeofJohnBright,Page297.
〔中译〕年届五十,吾辈始发觉自己一生碌碌无为。然就某种意义言,吾辈尚可自慰。虽然大多数国人麻木不仁、愚昧无知、野蛮粗俗、丑态百出,但是,对此吾人仍渐渐地取得了较为明显的成绩。如果我们不能很快获得预期的成功,那么,从长远的观点来看,我们的对手也终将一无所获。
——约翰•布赖特:《特里维廉的一生》,第279页
上所录亦是乐观之语,而其言何婉而谑也!
六、范鸿仙
(二月廿二)
《民国报》第六号来,中有近来政府所暗杀及捕杀之民党若干人之遗像,其一人乃吾友范鸿仙(光启)也。戊申余在上海时,李辛伯、李警众及鸿仙创《安徽白话报》,余始识鸿仙。后鸿仙助于右任办《民呼》、《民吁》、《民立》各报。去年居上海,有贼数人夜攻其居,君身受四创而死。呜呼!惨矣!
七、蒋翊武
(二月廿二日)
主笔先生:
余拜读了贵刊二月六日所刊署名“一位中国朋友”的来信,甚感兴趣。余对该作者之乐观主义深表赞同,即认为“目前形势之发展必将有利于各有关方面”,然而,对其所提出的实现乐观主义梦想之方法,则不敢苟同。该君似乎主张:解决远东问题之关键,在于日本对中国事务之管理是否负责、有效。依在下之愚见,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方法。
这位“中国朋友”似已忘记这样一个重要事实:吾辈正生活于一国民觉醒之时代。该君甚至也已忘记,就连菲律宾也不甘受制于美国之“有益”统治。在二十世纪之今日,任何国家皆不该抱有统治他国或干涉别国内政之指望,不管该统治或该干涉如何有益。中国国民之觉醒意味着满洲统治之结束,余深信,对任何外来之统治或“管理”,国人定将忿懑不已。
更有甚者,贵刊记者对于中国国民自治和自我发展能力之估计偏执一端。该君指责说:“有人把共和国视作东方复兴之例证,事实上该共和国是注定要惨遭失败的……以一先进国家之标准来衡量中国,是完全不够格的。她不具备自我发展之能力。”然余亦要提醒该君,像中国这样一个泱泱大国,其改革决不会是一蹴而就的。奉劝他多读一些书,譬如约翰•菲斯克的《美国历史的关键时刻》,如此他便会明白:即便是像美国这样一个共和国,也不是单凭一项突然颁布的、神奇般的法令即可建成。试想一想,美利坚合众国在沮丧的十三州邦联宪法时期,其遭受之重创则比中华民国所遭受的更甚。辛亥革命发生于公元1911年10月,创立共和国至今还不足三载,岂能说已决无希望!岂能说“以一先进国家之标准来衡量中国,是完全不够格的”?又岂能说“中国不具备自我发展之能力”?
余完全信奉威尔逊总统所言:各国人民皆有权利决定自己治国之形式,也唯有各国自己才有权利决定自救之方式。墨西哥有权革命,中国也有权利来决定自己的发展。
胡适纽约,绮色佳,2月27日
〔中译〕致《外观报》书
尊敬的先生:
就贵刊1915年2月24日发表的社论《日本与中国》,余请惠允啰嗦几句。由于该社论之大部分论据皆取自于发表在《新共和国周报》上的一封信,该信署名为“一位中国之朋友”,特附上余“致《新共和国周报》书”。在此信中,余已证明此君之高见纯系谬论。以吾之陋见,此《新共和国周报》之访员根本不能算是一位真正的“中国之朋友”,也决谈不上是一位“东方事务之专家”,如贵刊所推崇的那样。
余作为一名中国人,深知同胞之志气与抱负,因此余敢断言:任何想要在中国搞日本统治或“管理”之企图,无异于在中国播下骚乱和流血的种子,未来的一段岁月中国将鸡犬不宁。目前之中国,对于任何外来“武装”之要求,不管其是如何的不近情理,确实没有能力去抵抗。然而无论是谁,如果他想要鼓吹以日本对中国的管理权或保护权来求得“维持东方局势之稳定”,那么,他定将看到年青而英勇的热血流遍我华夏之共和国!尽管这在当前奏效不大。君不见反日之仇恨已燃遍了神州大地么?
余诚以为,远东问题之最终解决乃在于中日双方之相互理解、相互合作。然此种理解与合作决不是由一次次之武装征服所带来的。
至于中国自我发展之能力,余已在附信“致《新共和国周报》书”中阐明,君若愿意,当可在信中找到答案。
胡适谨上
一〇、投书的影响
〔中译〕胡适之高论
也许是受了托马斯•客莱尔妙言旧论之影响,认为人需要主宰者。于是,一些西方理论家正在争论,远东问题之解决在于使日本担负起有效管理中国事务之责任。看来,日本自己也如此认为。然华盛顿政府对此议并没有表示热烈的赞同。如果没有经过认真的规劝,此议颇难实现。
胡适从绮色佳写信来表示也不赞成此议。我们猜想他可能是康乃耳世界学生会的一名积极分子。他宣称,在此二十世纪,“任何国家皆不该抱有统治他国或干涉别国内政之指望,不管该统治或该干涉如何有益”。此断言不容置疑,只在某些情况下尚需稍加修正。但中国已经具有了积极的、进步的国民之觉醒。胡适说得不错,美利坚合众国之建立不是单凭一项法令一蹴而就的。他还认为,事实上,中华民国之建立绝不亚于已故的约翰•菲斯克所描述的当时美利坚合众国之建立。
胡适推论道:“墨西哥有权革命,中国也有权利来决定自己的发展。”这句话的前半句尚有讨论之余地,而后半句则是毫无疑义的。日本企图控制中国,其结局必定是引火烧身;我们希望日本能有有识之政治家看到这一点。
吾所投TheNewRepublic之书,乃为SyracusePost-Standard引作社论,则吾书未尝无影响也。
一一、致张亦农书
(三月三日)
足下以无用责政府,不知若令足下作外交长官又何以处之?战耶?国家之事,病根深矣,非一朝一夕之故,亦非一言两语所能尽。今日大患,在于学子不肯深思远虑,平日一无所预备。及外患之来,始惊扰无措,或发急电,或作长函,或痛哭而陈词,或慷慨而自杀,徒乱心绪,何补实际?至于责人无已,尤非忠恕之道。吾辈远去祖国,爱莫能助,当以镇静处之,庶不失大国国民风度耳。
一二、塔夫脱演说
(三月三日)
美国前总统塔夫脱氏受大学之召来此演说,余往听之,到者三千人,后至者不得隙地,怏怏而去,可谓盛矣。
塔氏极肥硕,演说声音洪而沉重,不似罗斯福之叫嚣也。塔时时失声而笑,听者和之,每致哄堂。塔氏笑时,腮肉颤动,人谓之“塔夫脱之笑”。所说题为SignsoftheTimes,有警策处。惟其“守旧主义”扑人而来,不可掩也;言:“尝见丛冢中一碣,有铭曰:‘吾本不病,而欲更健,故服药石,遂至于此。’”讥今之急进派维新党也。余忆一九一二年大选举时各政党多于电车上登选举广告,余一一读之,各党皆自张其所揭橥,独共和党(Republican——即塔氏之党)之告白曰:
Prosperity——
WeHaveItNow:
WhyChange?
〔中译〕繁荣——
我们现在已有了:
为什么要更动呢?
与此碑铭如出一口。偶念及此,不禁失笑。
〔中译〕致《标准邮报》(西雷寇)书
主笔先生:
余日前投书《新共和国周报》,此书得到足下之好评,余实深感荣幸。对足下之所言,余深表赞同:“日本企图控制中国,其结局必定是引火烧身,我们希望日本能有有识之政治家看到这一点。”余坚信,任何想要在中国搞日本人统治之企图,无异于在中国播下骚乱和流血的种子,未来的一段岁月中国将鸡犬不宁。不管是谁,他若倡导此种政策,定会看到中国和人类将遭受一场浩劫。君不见反日的仇恨已燃遍了神州大地么?
足下对吾国取同情之态度,余深表谢意。
胡适
绮色佳,3月3日
此余致ThePost-Standard(《标准邮报》)书,即致TheOutlook(《外观报》)书之大意也。本城晚报TheIthacaJournal(《绮色佳晚报》)亦转载吾书。吾甚欲人之载之,非以沽名,欲人之知吾所持主义也。
一五、往见塔夫脱
(三月五日)
往见塔夫脱氏于休曼校长之家,询以对于中日交涉持何见解。塔氏言近来颇未注意远东外交,故不能有所评论。此孔氏所谓“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未可非也。
塔氏与休氏皆属共和党,故不满意于威尔逊政府之外交政策。塔氏言此邦外交政策之失败,无过于美政府之令美国银行团退出六国借款,自言:“余与诺克司(国务卿)费几许经营,始得令美国团之加入(塔氏自言曾亲致书与前清摄政王,告以美国团加入之利益,摄政王善之,始有加入之举);而威尔逊一旦破坏之,坐令美国在中国之势力着着失败,今但能坐视中国之为人摧残耳!”此事是非,一时未可遽定。我则袒威尔逊者也,因为之辩护曰:“现政府(威尔逊)之意盖在省事。”塔氏大笑曰:“欲省事而事益多;自有国以来,未有今日之多事者也。”余戏曰:“此所谓‘Theironyoffate’者非欤?”塔氏又笑曰:“我则谓为误事之结果耳。”
塔氏自述其东游事甚有味,以其无关宏旨,故不记。
塔氏是一个好人,惟不足任一国之重耳。
一六、韩人金铉九之苦学
(三月七日)
吾友韩人金铉九君自西美来此,力作自给,卒不能撑持,遂决计暂时辍学,他往工作,俟有所积蓄,然后重理学业,今夜来告别,执手黯然。
韩人对于吾国期望甚切,今我自顾且不暇,负韩人矣。
一七、可敬爱之工读学生
(三月七日)
眼中最可敬爱之人,乃此邦之半工半读之学生。其人皆好学不厌之士,乃一校之砥柱,一国之命脉。吾辈对之焉敢不生敬爱之心而益自激励乎?
一八、纽约公共藏书楼
(三月八日)
纽约公共藏书楼于今年正月一月之中,凡假出书籍一百万册有奇,可谓盛矣。此邦之藏书楼无地无之。纽约之藏书楼共有支部四十三所。计去年一年中:
在楼中阅书者凡六十二万余人
假出之书凡八百八十三万册
在楼中翻阅之书凡一百九十五万册
藏书凡分二种:
一、参考部(备读者在楼中参考之用,不能取出)凡1,251,208册
二、流通部(可以假出)凡1,019,165册
一九〇一年,卡匿奇氏捐金五百二十万为纽约城造流通藏书室支部之用,而纽约市政府助其买建筑地之费,今之支部林立,费皆出于此。
一九、理想中之藏书楼
(三月八日)
吾归国后,每至一地,必提倡一公共藏书楼。在里则将建绩溪阅书社,在外则将建皖南藏书楼、安徽藏书楼。然后推而广之,乃提倡一中华民国国立藏书楼,以比英之BritishMuseum,法之BibliothequeNational,美之LibraryofCongress,亦报国之一端也。
〔中译〕吾曾探究未来,凭眼极力远眺,
望见世界之远景,望见将会出现之种种奇迹;
看到空中贸易不断,玄妙之航队穿梭往来,
驾紫色暮霭之飞行者纷纷降落,携带昂贵之货品;

听到天上充满呐喊声,交战各国之舰队在蓝天中央厮杀,
降下一阵可怖之露水;
同时,在遍及全世界之和煦南风奏响之飒飒声中,
在雷电之轰鸣声中,各民族之军旗勇往直前;
直到鸣金收兵,直到战旗息偃,
息偃在全人类之议会里,在全世界之联邦里。
——《洛克斯利田庄》
在当时句句皆梦想也。而七十年来,前数句皆成真境,独末二语未验耳。然吾人又安知其果不能见诸实际乎?
天下无不可为之事,无不可见诸实际之理想。电信也,电车也,汽机也,无线电也,空中飞行也,海底战斗也,皆数十年前梦想所不及者也,今都成实事矣。理想家念此可以兴矣。
吾国先秦诸子皆有乌托邦:老子、庄子、列子皆悬想一郅治之国;孔子之小康大同,尤为卓绝古今。汉儒以还,思想滞塞,无敢作乌托邦之想者,而一国之思想遂以不进。吾之以乌托邦之多寡,卜思想之盛衰,有以也夫!
〔中译〕世上之发明家,很少有像亚历山大•格雷厄姆•贝尔博士那样能完全享受到自己的劳动果实。1875年,他第一次用他的创世纪发明——电话,向一个只有几英尺远的地方讲话。上周,他与他的首次实验的助手——托马斯•W•华生先生通电话,声音清晰地穿过美洲大陆。贝尔先生在纽约打电话,他的助手在三千四百英里之外的旧金山,清楚地听到了贝尔的说话声。在此奇妙之发明时代,远距离电话作为一项伟大的奇迹,终于问世了。
二二、《睡美人歌》
(三年十二月作,四年三月十五日追记)
拿破仑大帝尝以睡狮譬中国,谓睡狮醒时,世界应为震悚。百年以来,世人争道斯语,至今未衰。余以为以睡狮喻吾国,不如以睡美人比之之切也。欧洲古代神话相传:有国君女,具绝代姿,一日触神巫之怒,巫以术幽之塔上,令长睡百年,以刺蔷薇锁塔,人无敢入者。有武士犯刺蔷薇而入,得睡美人,一吻而醒,遂为夫妇。英诗人邓耐生咏其事,有句云:
Well,—wereitnotapleasantthing
Tofallasleepwithallone’sfriends;
Topasswithalloursocialties
Tosilencefromthepathsofmen,
Andeveryhundredyearstorise
Andlearntheworld,andsleepagain;
Tosleepthro’termsofmightywars,
Andwakeonsciencegrowntomore,
Onsecretsofthebrain,thestars,
Aswildasaughtoffairylore;
Andallthatelsetheyearswillshow,
Thepoet-formsofstrongerhours,
ThevastRepublicsthatmaygrow,
TheFederationsandthepowers;
Titanicforcestakingbirth
Indiversseasons,diversclimes?
ForweareAncientsoftheearth,
Andinthemorningofthetimes.
Sosleeping,soarousedfromsleep
Throsunnydecadesnewandstrange,
Orgayquinquenniadswouldwereap
Theflowerandquintessenceofchange.
〔中译〕啊,和吾友同入梦乡
岂不是乐事一桩;
抛开一切世俗之纷扰,
从人境遁入静谧之梦境,
每次沉睡百年后醒来,
洞悉世情后又昏昏睡去;
在睡梦中度过一次次大战,
醒时科学已有长足之进展,
大脑和星星之秘密,
如神话传说般的荒芜;
除此之外岁月将展示,
时序女神诗人般的气质,
泱泱之共和国可以,
发展成联盟和列强;
在若干时期和若干地域,
巨大之力量正在崛起乎?
因为吾人乃文明古国之人,
处于时代之黎明时分。
就这样沉睡,就这样醒来,
度过一个个灿烂新奇之十年,
或者每隔愉快的五年,
吾人采摘鲜花,汲取精华。
此诗句句切中吾国史事。矧东方文明古国,他日有所贡献于世界,当在文物风教,而不在武力,吾故曰睡狮之喻不如睡美人之切也。作《睡美人歌》以祝吾祖国之前途。
东方绝代姿,百年久浓睡。一朝西风起,穿帏侵玉臂。
碧海扬洪波,红楼醒佳丽。昔年时世装,长袖高螺髻。
可怜梦回日,一一与世戾。画眉异深浅,出门受讪刺。
殷勤遣群侍,买珠入城市;东市易宫衣,西市问新制。
归来奉佳人,百倍旧姝媚。装成齐起舞,“主君寿百岁”!
此诗吾以所拟句读法句读之,此吾以新法句读韵文之第一次也。(句读今改用通行标点,廿三年三月。)

二三、《告马斯》诗重改稿
(三月十九夜)
世界战云正急,而东方消息又复大恶。余则坚持镇静主义。上星期读康德之《太平论》(ZumEwigenFrieden),为作《康德之国际道德学说》一文。连日百忙中又偷闲改作数月前所作《告马斯》一诗(见卷八第六则)。前作用二巨人故实,颇限于体制,不能畅达,故改作之,亦无聊中之韵事也。
TOMARS
Morituritesalutamus.
Supremelord!Wewhoareabouttodie
Salutethee!Wehavecomeallatthycall
Tolaydownstrengthandsoulandallinall,
withoutamurmuring,norknowingwhy!
Butah!howwildroamtheselastthoughtsofours!
Howvividwerecallthethrillinglore
OfthoseAlæanGiants,whoofyore
Daredmetetheirstrengthagainstthywrathfulpowers;
Andbroughttheefromtheheavensandcaptivedthee,
TillallfourSeasonspassedbyandtheEarth
Withmirthbadewelcometothethirteenthbirth
Ofthenewmoonsincethycaptivity!
Andknow’stthouwhatthesedyingeyesbehold?
“Midsthumananguishandwar’sthund”ringstorms,
Therehavearisentwonewgiganticforms
Ofceaselessgrowthandpotencyuntold.
Andintheiradventweheartoll’dthyknell!
They—LoveandLaw—shallrightallhumanwrong,
AndPeaceandJusticebemankind’snewsong.
Sobeouridlewish:nowfaretheewell!
〔中译〕致留学界公函
诸位:
以上月期刊中各位所表示之义愤观之,余担忧吾辈皆头脑发热,理智失常。某一学生会以为“吾辈非战即死”。甚至连这位通情达理之基督徒——W•K•钟君也义愤填膺,宣称“倘使吾辈命中注定:凡战必败,终要遭受亡国之辱,余仍要说,吾辈别无选择,只有决一死战……宁可像比国人一样,非战即死。”甚至连该刊主笔先生,日前还在社论中劝诫众人,在此民族危亡之际,切不可鲁莽行事,乱了方寸,义愤之馀还须诉诸理智,如今他也在另一文中写道:“中国人别无选择,只有决一死战!(国人将毫不犹豫作此选择)”
此刻,余要说上述言论完全是疯话。吾辈情绪激动,神经紧张,理智失常,可以说是得了“爱国癫”。诸位,在此危急关头,情绪激动是决无益处的。激动之情绪,慷慨激昂之爱国呼号,危言耸听之条陈,未尝有助于国。吾辈自称“学子”、“干材”,若只是“纸上”谈兵,则此举未免过于肤浅。
以余观之,吾辈学子,远去祖国,爱莫能助;当务之急,当以镇静处之。让吾等各就本分,各尽责职;吾辈之责任乃是读书学习。不可让报章上所传之纠纷,耽误吾辈之学业。吾等正要严肃、冷静、不惊、不慌,安于学业,力争上流,为将来振兴祖国作好一番准备,只要她能幸免于难——余深信如此——若是不能,吾辈将为在废墟上重建家园而努力!
诸位,这才是吾辈之责任!才是吾辈之当务之急!
余以为,此刻言及对日作战,简直是发疯。我何以作战?主笔先生说,我有一百万敢决一死战之雄狮。且让大家来看一下事实:我仅有十二万士兵谈得上是“训练有素”的,然其装备甚为简陋。而且,我海军毫无战斗力:军中最大之战舰乃一三等巡洋舰,其排水吨位仅为四千三百吨。另外,军火又如何呢?我何以作战?
余赤诚以报祖国,此时言及作战,纯系一派胡言,愚不可及。其后果,不仅于国无所改观,而且所得只是任人蹂躏!任人蹂躏!再任人蹂躏!
至于说到比国——那个英勇的比利时!诸位,余要披沥肝胆向你们陈述:螳臂挡车、以卵击石决不是英雄主义!更何况比国当时也不曾料想有今日之惨败。奉劝诸位读一读,由比国人查理•沙罗利博士撰写的《比利时如何拯救欧洲》一书吧。盖比利时深知,一旦战争爆发,英法两国必然赴援。加以列日和安特卫普享有全世界最坚固堡垒之美誉,比国人自信此二城市固若金汤有恃无恐。于是,比国人才为国家之荣誉而孤注一掷!试问,这是真正的勇敢吗?这是真正的英雄气概吗?
诸位,看一看比国,想一想今日之比国人罢!试问,为这种英雄主义之“光彩”而作出全部之牺牲,值得吗?
余并无指责比国人之意。在此,余想指明的是,比国并不值得中国仿效。任何人,若想硬要中国重蹈比国之覆辙,则无异于是对祖国之亵渎。
综上所述,余再重申前言:切勿感情用事:让吾等各就本分,各尽责职,吾辈之责任乃是学习。
远东问题最终解决之症结,不系于对日作战,不系于某些列强施加之外来干涉;不系于任何治标之方法,也不是由列强在华势力均衡或门户开放政策所造成的;更不系于采用日本之门罗主义;凡此种种皆不是最终解决之方法。真正、最终解决之道一定是另有法门——它较吾人今日所想象者当更为深奥。余也不知其在何处,只知它不在哪些地方罢了。还是让吾辈作些冷静、客观之研究吧!从长计议罢!
深盼诸位在詈骂余之前,细读拙文,实不胜企祷之至!
诸位之弟胡适谨上
纽约,绮色佳
读三月份《学生月报》已,已就寝矣,辗转不能成寐,披衣起坐,作此书至夜分二时半始睡。
二六、星期日之演说词
(三月廿二日)
TheChristiansareChristiansingivingcharitiesandintheirprivateandcivildealings.ButtheyarenotChristianswhentheycometointernationalrelations.They“strainatagnat,andswallowacamel!”SolongastheprofessedlyChristiannationsrecognizenoauthoritybutthatofthe“mailedfist”;solongastheyhavenoregardfortherightandclaimsoftheweakernations;solongastheyplacenationalandcommercialgainandterritorialaggressionoverandabovethedictatesofjusticeandrighteousness,—solongChristianitycanneverbecomeaworldpower,solongallyourmissionaryworkcanneverlongendureandwillallbesweptawayatasignalofMars!
ThiswasthestatementofSuhHu,awell-knownChinese,inhislecturelastnightatthePresbyterianChurchon“TheChristianOpportunityinChina,”thefifthinaseriesoftalkson“TheSpiritualSignificanceofSecularCallings.”Suchwashisopinion,hesaid,afterconsideringtheGermanseizureofKiac-chauof1897andtheFrenchseizureofKwangchowBayof1898,underthepretextthattwoGermanmissionariesandoneFrenchmissionaryhadbeenkilledbythemob,bothactsbeingresponsiblefortheBoxeruprisingin1900.SuhHucontinued:
“IfChristianityistobecomeaworldreligion,itisthedutyofeveryindividualChristianandeveryChristianChurchtopledgehimself,herself,oritselftoraisethepresentstandardofinternationalmorality.Mostofyoutakeitforgrantedthatwhatyouarefondofcalling‘civilization’isbaseduponthesolidrockofChristianity.Butletmetellyouwithallsinceritythatthepresentcivilizationisfounded,notupontheChristianidealsofloveandrighteousness,butuponthelawofthejungle—thelawthatmightmakesright!ThinkofthemanyChristiannationsnowprayinginthechurchesandtotheChristianGodforvictoryandsuccessintheireffortstodestroytheirfellowChristians!AndthenthinkoftheChristiancommandment:‘Loveyeoneanother;Lovethyenemy;Resistnotevil’.”
AftershowingthegrowingpopularityofChristianityinChinaandthegradualremovalofsuchdifficultiesasthosewhichthepioneermissionaryhadtoencounter,thespeakerdevotedmuchtimetodiscussingwhatthemissionarieshavedoneandcandointhatvastcountry.TherearethreelinesofworkwhichtheChristianmayaccomplish:First,makingconverts;second,spreadingtheChristianideasandideals;andthird,renderingpracticalservice.
“Therewasatimewhenthemissionarieswerepaidaccordingtothenumberorconvertstheyhadmade.ButthatisnotwhatChinawants,norisitwhatthechurchesshouldemphasizeinsendingtheirmissionaries.
“MoreimportantisthespreadingoftheessentialsofChristianity,bywhicharemeant,notthetheologicaldogmassuchasthedoctrinesofvirginbirth,oforiginalsin,ofatonement,etc.,butthetrulyChristiandoctrineoflove,oflovingone’sneighbor,ofevenlovingone’senemy,ofnonresistance,offorgiveness,ofself-sacrificeandofservice.ThemissionaryshouldspreadbroadcasttheseChristianideals,andpresentthemtothenativemindsinwhateverwayheseesfit.Heshouldnotstresstheincreaseoftherollofhischurchmembers,butratherleavetheseidealstotakerootandbearfruitinthemindsofthepeople.
“Athirdandstillmoreimportantobjectofthemissionaryistorenderpracticalservice,underwhichwemayenumerateeducation,socialreform,andmedicalandsurgicalmissions.AlongtheselinestheChristianmissionarieshaveaccomplishedagreatdeal,especiallythemedicalmissionswhich,tomymind,arethecrowninggloryandsuccessofthemissionarypropaganda.
“Therealvalueofthemissionaryliesinthefactthattheforeignmissionary,likeareturnedstudentfromabroad,alwayscarrieswithhimanewpointofview,acriticalspirit,whichisoftenlackingwhenapeoplehavegrownaccustomedandindifferenttotheexistingorderofthings,andwhichisabsolutelynecessaryforanyreformmovement.”
〔中译〕在做慈善事业方面,在处理个人事务、国内事务方面,耶教徒确实无愧为耶教徒。然而,一介入国际事务时,他们便摇身一变,不是耶教徒了。他们“小事拘谨,大事马虎”!只要这些自称信耶教之国家只认暴力,不认别的;只要他们对弱国之权利和权益不理不睬;只要他们仍置法律与正义于不顾,只管攫取国民和贸易收入,只管侵略别国领土——那么,耶教便不会成为世界上具有权威性之宗教,传教士之传道工作便不会持久地进行,一遇到战神马斯,便会被一扫而尽。
这是一个名叫胡适的著名中国人昨晚在长老会所作之演讲,题目为《耶教在中国之机会》。这是系列演讲“世俗感召之精神意义”之第五讲。他认为,德国借口两名传教士被暴民杀害,于一八九七年占领了胶州湾;法国也借口一名传教士被杀,于一八九八年占领了广州湾。他们之上述行径,对一九〇〇年中国发生义和团运动负有责任。胡适继续说:
“倘若耶教要成为一种世界宗教,每一个耶教徒乃至每一个教会应督促他(或她、它)自己下决心去尽之责任,乃在于提高现行国际道德水准。你们大多数人理所当然地认为,所谓‘文明’是奠基于耶教之坚固磐石之上的。然而,我要真心实意地告诉你们,现行文明并不是建立在耶教理想之爱和正义之上的,而是建立在弱肉强食法则之上的——这个法则就是:有力即有理!请大家想象一下:许多耶教国家此刻正在教堂里祈祷,请求上帝赐予他们胜利与成功,好去摧残他们的耶教兄弟。接下来,请大家再想一想耶教之戒律:‘爱所有人,爱汝之敌人,对恶人也不要抵抗。’”
然后,胡适又谈到,在中国信奉耶教之人数在渐渐地增多,早期来华之传教士在中国所遭遇到的重重困难,也在慢慢地消除。接着,他又讲了一大段,关于传教士在此泱泱大国已做的和可做的那些工作。耶教徒有三项工作可做;第一,劝教;第二,传道,即传播耶教之思想与理想;第三,事功,即做许多实际的服务工作。
“传教士之功绩一度是按他们劝教之人数来衡量。可是,这却不是中国所需要的,也不应是教会当初派遣他们来华传教之目的所在。
“传播耶教之精华,才是至关重要的。这个精华并不是所谓什么神学之教条,诸如圣母诞生说、原罪说、赎罪说等等;而应该是耶教真正的爱的学说,诸如爱汝之邻人、甚至爱汝之敌人、不争主义、原恕、自我牺牲和服务等等学说。传教士应广泛传播这些耶教之理想,并将其恰当地植入人心,不论采用何种方式。他不应只看重呈滚动式增多之教民人数,而应努力使这些理想深入人心,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传教士第三个目的,也是更为重要之目的,就是做些实际的服务工作。例如,在教育、社会改革、医疗和手术等方面,传教士大有可为。诚然,在此方面,传教士们已经颇有成就,尤其是医疗卫生工作。以余观之,传教士四处布道,其至高无上之光荣即在于此,其最大之成功亦在于此。
“传教士之真正价值体现于下列事实之中:一位外国传教士,好比一位学成归国之学子,总是带着一种观念,一种批判精神,回到故里。正当国民对现存之社会秩序已经习以为常,并漠然处之之际,上述种种正是该国所最为匮乏的。就任何社会改革而言,上述种种亦正是改革所绝不可少的。”
昨日星期,此间十六七所教堂之讲演无一见诸报章者,独我之演说词几占全栏,不可谓非“阔”也,一笑。首末两段自谓大有真理存焉。

内容简介
《胡适留学日记(套装上下册)》是胡适在美国留学期间(1910~1917)所写的日记和杂记,共分为17卷,记述了胡适早年的文学主张和其思想演变的轨迹、读书经历,他对当时社会时事的观察分析和思考,以及与朋友间的交往、书信往来存稿等,内容十分丰富,涉及中国近现代的思想学术、文化教育、内政外交、社会变迁等许多方面,不仅是研究胡适个人,也是研究整个近现代中国的珍贵资料。胡适留美早期的日记多是流水账,但由于具有连贯性,读来并不觉枯燥。后来的札记则真实坦白地记下一个青年人的私人生活、内心生活及思想演变的过程,有很多生活细节的描述,包括年轻人的自喜、夸大、野心、梦想,可以看作是胡适留学时的自传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