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生之年,狭路相逢.pdf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章)》编辑推荐:梅子黄时雨开年大作,翘首以待《有生之年,狭路相逢》大结局。梅子黄时雨首部上下部作品,上册一出变引得新老读者一致认可,一个月内连续加印三次。下册的适时推出可谓是一解几个月等待的之渴,如果两个人注定是在一起,那么蒋正楠和许连臻到底会何去何从?
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多年后相见,原来你还在这里。
愈想忘,愈难忘,任你是平日里高高在上翻云覆雨的蒋正楠,还是低微到尘埃的许连臻,这么多年的追逐与逃亡,若即而若离,总有冥冥中那份情紧紧的包裹住两人。
美好的一本书,从封面开始赏心悦目,从第一次接触它的感觉开始。
在有生之年,我会用尽所有办法,哪怕折你的翅膀或者断了我的,也要将你留下。
在有生的瞬间能遇见你,竟花光了所有的运气。我该拿什么,回报你情有独钟。
彼岸之花,开在的时光两端,这一世,多少岁月尘埃,有一天,你终于出现了,拥抱我的力度,比疼痛更真实。

名人推荐
爱情是最大的冒险大赌博,输了,说不定哪一天他将那副可怕无情的面孔拿来对付我。赢了,我得到与我钟爱的人共度一生。
——亦舒
得到,你的爱情,还要再得到你任性。一切,原是注定,因我跟你都任性。
——林夕

媒体推荐
推荐1 梅子黄时雨开年大作,翘首以待《有生之年,狭路相逢》大结局。
梅子黄时雨首部上下部作品,上册一出变引得新老读者一致认可,一个月内连续加印三次。下册的适时推出可谓是一解几个月等待的之渴,如果两个人注定是在一起,那么蒋正楠和许连臻到底会何去何从?
推荐2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多年后相见,原来你还在这里。
愈想忘,愈难忘,任你是平日里高高在上翻云覆雨的蒋正楠,还是低微到尘埃的许连臻,这么多年的追逐与逃亡,若即而若离,总有冥冥中那份情紧紧的包裹住两人。
推荐3 装帧精美,超值精美赠品,当当独家赠送超值笔记本。
美好的一本书,从封面开始赏心悦目,从第一次接触它的感觉开始,当当独家随书附送精美心情笔记本。
爱情是最大的冒险大赌博,输了,说不定哪一天他将那副可怕无情的面孔拿来对付我。赢了,我得到与我钟爱的人共度一生。
——亦舒
得到,你的爱情,还要再得到你任性。一切,原是注定,因我跟你都任性。
——林夕

作者简介
梅子黄时雨,著名言情小说作家,于2006年年底开始在晋江原创文学网上连载,著有人气都市言情作品:《人生若只初相见》(江修仁和赵子墨的故事),《最初的爱,最后的爱》(言柏尧和汪水茉的故事),《因为爱情》(《最初的爱,最后的爱》中秦慕天和楼绿乔的故事);民国作品姐妹篇《江南恨》(赫连靖风和江净薇的故事),《青山湿遍》(段旭磊和赫连靖琪的故事)。

目录
chapter01 倒影的倔强
许连臻怔了许久,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那是自己的倒影。
chapter02 眉心的哀伤
许连臻站在门口,抬头望着灰蒙一片的天空,深深地吸了一口空气,才抬步跨了进去。
chapter03 唇角的迷惘
她从头到尾,一直神情疏离,不冷不淡地听着,好似所有的一切皆与她无关。
chapter04 温暖的悲凉
一晃,真的只是一晃,人生都已经颠覆了。
chapter04 碎影的逆伤
如果不是这道疤,她都已经恍惚了。她和他曾经真的手拉着手,逛遍五福市的大街小巷……
chapter06 苍白的假装
窗外流光溢彩的夕阳在海天一线处一点点地隐了下去,最后像是黑的发蓝的幕布缓缓拉起,将一切都笼罩在其中……
chapter07 残忍的虚妄
所有的过往终于是彻底结束了,犹如帐幕彻底落下,将往昔隔断。
chapter08 无奈的彷徨
很多时候,你不得不承认,生活中确实有一部分人从出生开始就被上天所眷顾……
chapter09 转身的凝望
她这辈子从来没有那么的奢望过一件事情,可是老天爷居然听到了她的乞求声。
chapter10 炫目的幻想
那样的笑,许连臻在那一瞬间似有了种喝醉的感觉,晕眩昏沉……
chapter11 无声的掩藏
喜欢与不喜欢,喜欢谁与不喜欢谁,如今都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再没有任何意义了。
作者的话/The Author's Words

后记
大家好!
每次开头,梅子都是规规矩矩地先写这三个字,好像在写一封信。其实大家也可以把这个看作是梅子写给你们的家信。因为在梅子的心目中,你们都亲切得如同梅子的家人一样。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这个故事写到这里已经是尾声了,这也是梅子的第七部小说,第八本书。从2011年底就开始执笔,整整一年,梅子都是在这个故事中度过的。书中,连臻的喜怒哀乐,无时无刻不牵动着梅子。
从开始写作到现在,梅子一直不是一个快枪手,或许有人会说梅子你这几年出了很多书啊,可是大家如果是从最早的网络开始认识梅子的话,应该知道,梅子2006年底就在晋江文学网开始写了,现在是2013年的1月,所以,梅子写文的时间,正好是整整六年。六年,八本书,无论怎么样,也算不上多产吧。
从2006年底向大家学习着写作,到2009年11月出版第一部小说《人生若只初相见》,花了整整三年光阴。在那三年里,梅子在写文方面没有任何收入。那个时候不像现在可以各种的入V、卖影视版权,那时候网络写手唯一可以赚点青菜豆腐钱的方式就是出书。没有任何收入,却要利用别人看电视看电影听音乐甚至睡眠时间来写作,如果不是因为太喜欢文字,太喜欢言情小说,梅子是绝对坚持不下来的。
就算在出书后,梅子也想过要放弃。记得在《最初的爱,最后的爱》以后,当时觉得已经出了两本书,心满意足了,再加上本身的工作也忙,所以有段时间就不想写了。可是某一天,梅子因工作的事情烦得头昏脑涨的时候,收到了编辑郑郑发给我的一张图,那是《江南恨》一书的封面。梅子一收到,就被惊艳了。然后突然觉得,能够写文,能够出书,是上天赐给梅子的礼物,梅子怎么可以轻易地放弃呢!从那以后,梅子再没有过不想写的念头。
到如今,已经是第八本了。回首往事,唯觉匆匆。现在翻开以往的老书,每次自已都会觉得很不满意,怎么会写成那样子。可是后来也释然了,每本书都是梅子的一个成长过程,没有以前的梅子,怎么可能有现在的梅子呢?
写这本书的时候,梅子不止一次地写到了茅台,先声明并不是给茅台酒打广告。写茅台酒,是因为梅子的父亲。记得很小的时候,父亲与他的朋友们间说起酒,都会开玩笑说:“让你女儿长大后每年过年给你带茅台。”大约是那个时候物质匮乏,茅台酒成为了那个时候父执辈心头最奢侈的东西吧。
可是在梅子十五岁那年,父亲猝然长辞——他甚至没有来得及等梅子长大,用赚的第一份工资给他买任何一瓶酒,就匆匆地离开了梅子。现在的梅子,有能力给他买十瓶、百瓶甚至更多瓶的茅台,可是永远没有这个机会了。父亲再也喝不到了。这大约是梅子此生最大的遗J感。
父亲是个很普通很普通的男子,在梅子在心目中却又是那么不普通。记得初一还是初二的时候,梅子与父亲某次吃饭时的时候聊到了某段历史,现在怎么也回想不起来是怎么聊到的。大概是从电视开始聊的吧,父亲告诉我,其实很多东西并不是电视里放的那个样子,也不是书本上那个样子。胜者为王败者寇。历史永远是胜利者的历史,他们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这段对话是父亲留给我的最深刻的对话。很多年过去了,直到现在,梅子都清楚地记得,想来,是这辈子也忘不掉了。
也清晰地记得,那是个夏天,父亲在自己房前的水泥地上搭了个小桌,他、母亲、妹妹和我各坐一个方位。门前,是宽宽的河流,偶尔还有鱼儿从水面跳跃而出然后再“啪嗒”一声坠入河中。抬头,是深蓝的天空,有无数的星星。
那个年少的光景,是无论怎么努力都回不去了的。如果可以,梅子愿意用所有的身外之物交换。可是,这个世界是没有如果的!
父亲年少的时候读书聪慧,曾考入嘉兴一中。那是我们嘉兴市最好的高中,育有各个领域的无数名人,有范古农、褚辅成、钱玄同、朱希祖、茅盾、郁达夫、金庸、汪胡桢、丁舜年、沈世钊、陆维钊、褚葆一、黄菊等等。可是那一年,当贫穷的祖父把被褥行李都已经给父亲收拾好,准备送他去进城里上学的时候, “文化大革命”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父亲从此中断了学业,再没能回到学校。
跟很多同龄人一样,他与他们都曾被那个时代所误伤。
不是不心痛,不是不遗憾啊!
不知不觉间又跟大家唠叨了这么久,而且还严重跑题了。现在回归书本,很多人可能会问我,那最后到底连臻是不是和蒋正楠在一起啊?亲,那还需要问吗?那是必须的啊!
也或许有人会问,那蒋正楠的父亲不是抓连臻父亲许牟坤的人吗,还有这么一条大梗在那里呢?亲,也请你们不要担心,蒋正楠都说他愿意断了自己翅膀留住连臻,还怕跨不过父亲那一关?再说了,不是有一对双胞胎娃嘛!相信所有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只是梅子不愿意再多着墨下去了,因为再写下去,就如同老太婆的裹脚布一样,又臭又长又老套了。呵呵,不过梅子也从来就没写过什么新颖的故事哦!梅子就不在这里多说了,先跑到角落去反省了!
P.S.梅子的自我反省如下:此书在走廊等发生的戏份太多,以后的书中梅子会控制的。此书的剧情还是很土,以后梅子会尽量改——反正各种的错都是梅子的错!
接下来,梅子应该会写蒋正璇和聂重之的故事!另外《流光飞舞》也会大修。因为梅子对已写完的《流光飞舞》太不满意了,既然自己都觉得不满意,梅子肯定是不会出书让大家看的。连自己都不喜欢的故事,怎么能让大家喜欢呢?所以请大家一定要原谅梅子,不要吐梅子口水!
记得梅子在很多年前看过很多台湾的言情书,各种类型,比如强取豪夺、复仇、青梅竹马、虐恋情深、古代、现代、民国、穿越,架空的等等。梅子的愿望就是各种都写写,好好地写,认认真真地写。写好每一本!然后希望很多年之后,大家提及梅子黄时雨五个字的时候,都会说一句:梅子出品,必属精品!
如果可以那样的话,真的是心满意足了!
最后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健康幸福,万事如意!
P.S.大家不要嫌弃梅子的祝福语老土哦,其实真能万事如意的话,那么真的是太屌了!对不对?!哈哈哈!
亲爱的大家,我们下本书再见!
梅子黄时雨于浙江嘉兴
2013年1月8日

文摘
两人无言。车子开出了一段路,蒋正楠嘴角轻勾,冷冷晒笑:“怎么?见了叶英章心情还不好吗?”许连臻猛地转身望着他,只见他乌黑的眸子在暗夜里隐隐闪光。
蒋正楠叹了口气:“我明白了,你一直恨我坏了你和叶英章的好事。是不是?”
许连臻被他的强词夺理弄地无言以对,隔了许久才蹙眉道:“你胡说什么!”
蒋正楠一阵冷笑:“我明白的。若不是当初我关着你不放,说不定你早跟叶英章结婚了。所以你恨我也是应该的。可惜了,叶英章跟我妹妹结婚,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你说这如何是好呢?”
这人越说越离谱!许连臻恼道:“你到底想说什么?”蒋正楠缓缓一笑,声音却寒冽的可怕:“没什么,只是替你可惜而已。”
许连臻只觉得头胀欲裂,也不想跟他多作争辩。
许连臻却不知道她这般沉默,反而让蒋正楠心底的那股怒火越燃越旺。他方向一打,调了头,往家里方向驶去。
一停下车,便拽着她的手,毫不怜惜地把许连臻拽出了车子,拖着她往屋子里走。
许连臻挣扎,又不好高声将别墅里的管家等人引来,叫人看笑话去。只好低声喝道:“蒋正楠,你是不是喝多了?你放手。”
蒋正楠的手基本已经好了,很多都结痂了,只是扎的比较深的还贴了OK绷。许连臻挣扎间触碰到,忽地忆起,这只手就是他受伤的手。她这么一怔松,心里便软下了几分。
蒋正楠正怒火冲天,此刻心里郁燥之极,真恨不得弄死她。就这样一路拖到了她房间,蒋正楠一踹开房门,便把她甩到了床前的贵妃榻上。
蒋正楠修长的身子迫向她,乌黑的眸子里燃了两团小小的火焰。许连臻心头涌起莫名害怕,道:“我真没有——”话音未落,蒋正楠的唇已经压了下去,也不顾许连臻的挣扎,狠狠地吻了起来,强迫与她的唇舌嬉笑纠缠——直到察觉许连臻在自己身下几近窒息,蒋正楠才放开了她。
蒋正楠抓着许连臻的下巴,挑着眉,紧盯着她:“叶英章也是这样子吻你的?”
许连臻只觉得燥热的身子骤然坠入了冰窖之中,浑身冰凉。她喘息着,倔强地别过头,无论蒋正楠怎么用力,就是再不愿看他一眼。
蒋正楠本就怒气勃发,此刻被她这么一激,便如火上浇油一般,手探入了她的裙内,不规矩地四处游走:“叶英章也是这么碰你的——”
许连臻脸色发白,极力地躲开他的碰触,可身体被他牢牢固定着,哪里能动分毫:“蒋正楠——你——你放开我——”他明知道她与叶英章之间什么都没有。
蒋正楠既不放也不躲,任她在他控制范围内挣扎,冷冷的笑:“你身上我那处没碰过,现在装纯情也未免太晚了——”低头又欺了下去,又狠又重的吻了起来。一手在背后摸住了裙子的拉链,用力往下一拉:“还是见到了叶英章,就难以忍受别人碰你——”
手机铃声“叮叮”的响了起来——许连臻听出了是自己的电话。
黑暗中,挣扎间,许连臻不经意触碰到了他胸前的肌肤,指尖的触感凹凸不平——她忽然反应了过来,是疤、是车祸留下的疤,触目惊心。他一身的疤痕——有数条长的粗粝,一直蜿蜒而下——
怪不得他生日那晚,在光亮灯线下,他把她赶出去。他不想让她看到他一身的疤痕。
许连臻心里一抽,疼得发紧,缓缓闭眼,停止了所有挣扎——
黑暗的空气里满是两人纠缠的暧昧气息。
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方才就一直不停地在响,蒋正楠不耐烦地探手从床沿处的衣服口袋里摸出了手机,一看显示号码,是蒋正璇的,这才神色微缓地按下了通话键。
那头传来的却是叶英章的声音:“蒋哥,你们怎么还没到?”
身旁的人似乎也听到,一下子僵硬了身子。蒋正楠眼神微微一洌,下巴的线条一瞬间收紧,可语气却淡然暧昧:“我跟连臻都累了,想早点休息。就不过去了。你和璇璇玩的开心点。”
叶英章在电话里顿了顿,方道:“那下次有机会在跟蒋哥好好聚聚。”蒋正楠的视线落在身畔,只见她慢慢地卷缩起身子,拉了条薄被盖着,就算黑暗中,亦能一眼瞧见曼妙的起伏一点点地拉开自己的距离。
蒋正楠像被什么刺了一下,怔了怔:“好啊。随时都OK!”掐断了通话,蒋正楠一把掀了被子:“遮什么?怕叶英章知道我们刚刚做了什么——”
蒋正楠冷冷的笑了出来:“他又不是傻子——”
在这种情况下,许连臻便悄悄地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脱了高跟鞋,赤足踩在凉凉的地板上,一下子便觉得还是脚踏实地比较自由自在。微开的窗口隐约有跳跃的音符传来,也愈发将房间衬托的安静之极。
许连臻抱膝在窗帘后面坐了下来。
一个晚上,他所有的温柔和缠绵目光,都给了钱小姐。
门上传来了“咚咚”的几下声响。许连臻在窗帘后一愣。片刻后,敲门声又响了起来。真的是有人在敲门。不是隔壁,就在她房门上。
许连臻才轻轻地拉开了一条缝,门便被人大力地推了开来,她被那股力量撞得后退了两步。只一个瞬间,那人进了来,门又被迅速关上了。
在她想尖叫的那一刹那,她闻到了那人身上有她熟悉至极的味道。许连臻惊吓地放下心来。
是他!蒋正楠!
可是,他怎么会扔下钱小姐此刻到这里来?
下一秒,只听见蒋正楠的声音冷屑而讥讽地在黑暗中响了起来:“在等谁?聂重之吗?怎么?不给叶英章守身了啊?”
许连臻心里冰凉,无言地偏过头。他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蒋正楠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她手臂,厉声道:“你真的在等他?!”
被他握住的地方,热辣辣地发疼。许连臻怎么抽也无法抽出自己的手,只好平平静静说着一个事实:“蒋先生,下班时间,我在等谁,我想我应该不用给你汇报的。”
方才蒋正楠在楼下,看见聂重之上楼,半晌,又见许连臻上楼。他心中本就在怀疑,此刻许连臻的话,无疑更让他证实了揣测。
空气里呼吸声明显地越来越重。蒋正楠冷冷地直笑:“是吗?”话音甫落,许连臻已经被他狠狠堵住了唇。他在她唇间肆虐,咬着吮着她的舌头,又狠又重。那不是亲吻。恋人间的亲密,是唇齿缠绵,温柔亲爱。
而此刻的许连臻,除了又麻又痛,别无其他感觉。再遇后,他从来是这样的,不耐烦之极。
蒋正楠的唇最后落到了她的耳垂上,轻轻地啃,重重的咬:“怎么,傍上了聂重之,觉得我没有用处了?觉得自己可以过河拆桥了?”
她被他固定在门与他之间,双手按在了门上,丝毫动弹不得。他的另一只手,四处的游走——不过片刻,她已经不着片缕了——他的吻落在她的高耸上,手不断往下——许连臻唯一可以动动的只有双腿,只好踢他,蒋正楠从她胸前抬头,又吮住了她敏感的耳垂:“这么大动作,你想把其他人都引来吗?我倒是不介意——那样更刺激——”
他向来手段百出,此刻又是刻意为之,她哪里是他的对手。许连臻极力抗拒着情动,可她越是抗拒,蒋正楠倒似越有兴致,百般的逗弄——但终是抵不住,“啊”了一声嘤咛了出来,整个人软下来,咬着下唇不断喘气。
蒋正楠冷冷地勾勒嘴角:“怎么样?尝到味道了——”他放纵自己冲撞了进去——许连臻“呜”的一声,眼前顿时视线模糊。耳边传来蒋正楠低低一笑,沙哑性感:“男人不都一样吗?”
他的衬衫上整齐的一排扣子,每一次撞击都烙在她裸露无助的肌肤上,摩擦的生疼——他也不知怎么了,疯了一般,这样那样的总是不肯停。
蒋正楠最后是接了一个电话才放过她的,那个时候她在他身下,清清楚楚地听到是钱小姐嗲嗲的声音:“楠,在哪儿呢?”蒋正楠的语气别样温柔:“嗯——宝贝——有点小事,马上处理好了。我这就下来。”
黑暗中,有冰凉的液体无声无息地滑过眼角。
她总是不明白的,他有那么多的女人,有钱小姐,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她呢!
自从搬出去后,许连臻现在习惯了下班后,去了公寓附近的传统市场,买了青菜,土豆,牛肉,莲藕,排骨,准备做一顿简单饭菜。第二天呢,也好带饭去公司的微波炉里热一下。她买的时候还特地多买一些。自从宣晓意前几日尝过她的菜后,每天过来蹭菜。于是,她就在准备自己的同时,也顺带帮她准备一份。
提了购物袋,沿着马路慢步回家。这样的方式,不由地令她想起在大雁的日子。小皮皮的身体日渐康复,现在每次与娇姐通电话的时候,娇姐声音里头都是满满的笑意,令她心生欢喜。就因为这么一点的喜悦,让她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
打开门的时候,许连臻忽然怔住了。玄关住有一双黑色男士皮鞋——是他穿惯的牌子。
此时正是旁晚时分,夕阳的光辉撒过来,从阳台铺进客厅里,延展开来,是一副十分温柔的景象。
许连臻站在客厅,看到了蒋正楠。他背对着她,在她的客厅的阳台上远眺风景。自从聂重之生日宴会后,他就直接出差,她一直就没有再见过他。
她关门的声音并不轻,可是蒋正楠背对着她,一直没有回头。
许连臻回了主卧,在里头待了许久,也不知道他走了没有。最后换了宽松款的长T恤和打底裤进了厨房,围上围裙,开始了自己的忙碌。
这里是他的地方,他愿意来,愿意走。她除了接受,无能为力。
一个人在厨房里,炖了莲藕排骨汤,煮了咖喱土豆牛肉,又炒了一个青菜。这么一忙碌,转眼就过了两个小时。
心想着他总应该走了吧。可出了餐厅,赫然便见到蒋正楠靠在客厅的沙发上阖眼轻睡。手边搁着电视机的遥控器,电视里正播放着她平日从不看的财经台。
许连臻静静地伫立在沙发畔。蒋正楠一直维持着方才的姿势。看样子,是真睡着了。她的眸光复杂地停在了他的左脸上,原先的疤痕已经淡的瞧不出什么痕迹了。现代的医学技术完美的复原了他的英俊。
可是她心头却茫然的空落。她的指尖依旧清晰地记得那些疤痕凹凸的真实触感。
许连臻也不知自己这一怔是多久,回过神来,进了厨房。
汤锅依旧是滚烫的,她感觉到了指尖传来热热的温度——她心里奇怪地有种想落泪的感觉。
许连臻坐下来才吃了两口的饭,便听见自己手机的音乐响了起来。她绕过客厅,在玄关处的包包里找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宣晓意的号码。
一接通,宣晓意就嚷嚷道:“连臻,我被人放鸽子了。在XX路的水煮鱼,你要不要过来?”
许连臻道:“我已经吃了。就不过去了。”宣晓意长叹了一声:“唉,一大锅呢。我虽然是个吃货,可也吃不完。而且又是鱼,打包了明天也不好吃。”叽里呱啦地一口气说了一大堆,然后问道:“明天你带什么好吃的?”
许连臻微笑:“咖喱土豆牛肉,青菜。”宣晓意满意地道:“我最喜欢你煮的咖喱牛肉了。微波炉里一转,满屋子的咖喱香味,馋死办公室一大群人。我要多多牛肉,少少土豆——”
挂了电话,许连臻准备继续她未完的晚餐。可是一进餐厅就愕然了,某人已经大模大样地占据在了餐桌的另一面。她的碗和她的筷子都已经不在原位了。
可是她刚刚明明已经吃过了——

内容简介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章)》内容简介:“我想赌一次,赌命,如果这次输了,我愿赌服输。”他一直认为这世界上,女人多了去了。他过几天便会将她忘记得干干净净的。是的,忘得干干净净的。可是,很多时候,愈想忘,愈难忘。
对她已是如此的霸道,深入骨髓一般,刻意不去找寻她的行踪,因怕看到她对别的男子露出幸福的笑容,怕她跟别的男子一起幸福生活。怕查到她已经结婚,甚至生子。怕知道她早已经得到她想要的幸福,而那幸福跟他没有半点关系。
所以用尽所有办法,哪怕多么卑鄙,哪怕折断你的翅膀,也要留你在身边。
这一世终究他还是放不开她,她终究也是逃不了他。

海报: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