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们好吗:爱的教育•给孩子们的400余封家书.pdf

宝贝,你们好吗:爱的教育•给孩子们的400余封家书.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宝贝,你们好吗:爱的教育•给孩子们的400余封家书》由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
穆卓编著的《宝贝,你们好吗?:梁启超给孩子们的400余封家书》是收罗家书最多、资料最宏富,一位父亲的信,演示百年家族的立世之道,不加掩饰的爱,是现代育儿的典范,更是超越时代的教育思想和方法。梁启超以自己努力生活的身影与爱,为孩子建立信心,既有生命的大方向感,又有生活细腻感的胸怀,皆真诚可感,真挚动人。

名人推荐
我虽不愿你们学我那泛滥无归的短处,但最少也想你们参采我那烂漫向荣的长处。
——梁启超
(任公)有一部分白话信件,自然真挚,充满情趣,可以说是绝代妙文。有些寄给子女的信,看出似乎是模仿谢婉莹女士《寄小读者》的笔调。文坛名宿梁任公,追随后进的胡适之,从风而靡,这是有人指出过、惋惜过的,却绝料不到暗暗的他正在向小儿女行辈的少女作风看齐。任公的进取、虚心、无我,真够令人惊叹了。”
——学者 梁容若
在我们历来所结识的人士中,他们是(梁思成、林徽因)最具有深厚的双重文化修养的,因为他们不但受过正统的中国古典文化教育,而且在欧洲和美国进行过深入的学习和广泛的旅行。这使他们得以在学贯中西的基础上形成自己的审美兴趣和标准。
——美国汉学家 费正清
我非常感谢父亲对我在国学研习方面的督促和培养,这对我后来研究建筑史打下了基础。
——二子 梁思成
父亲伟大的人格、博大坦诚的心胸、趣味主义和乐观精神,对新事物的敏感性和严谨的治学态度都是我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源泉。他一生写给他的孩子们的信有几百封。这是我们兄弟姐妹的一笔巨大财富,也是社会的一笔巨大财富。
——八子 梁思礼

目录
1911年
 9月19日 与娴儿书 9月21日 与娴儿书
 9月22日 与娴儿书
1912年
 10月5日 与娴儿书 10月8日 与娴儿书
 10月11日 与娴儿书 10月13日 与娴儿书
 10月17日 与娴儿书 10月18日 与娴儿书
 10月24日 与娴儿书 10月29日 与娴儿书
 11月1日 与娴儿书 11月3日 与娴儿书
 11月4日 与娴儿书 11月7日—8日与娴儿书
 11月9日—10日与娴儿书 11月11日 与娴儿书
 11月12日 与娴儿书 11月13日 与娴儿书
 11月13日 与娴儿书 11月14日 与娴儿书
 11月20日 与娴儿书 11月21日 与娴儿书
 11月22日 与娴儿书 11月23日 与娴儿书
 11月24日 与娴儿书 11月25日 与娴儿书
 11月 与娴儿书 11月27日 与娴儿书
 12月1日 与娴儿书 12月2日 与娴儿书
 12月3日 与娴儿书 12月5日 与娴儿书
 12月 与娴儿书 12月16日 与娴儿书
 12月18日 与娴儿书 12月20日 与娴儿书
 12月20日 与娴儿书 12月22日 与娴儿书
 12月23日 与娴儿书 12月27日 与娴儿书
1913年
 1月10日 与娴儿书 1月12日 与娴儿书
 1月15日 与娴儿书 1月17日 与娴儿书
 1月21日 与娴儿书 1月23日 与娴儿书
 1月25日 与娴儿书 1月31日 与娴儿书
 2月1日 与娴儿书 2月4日 与娴儿书
 2月5日 与娴儿书 2月7日 与娴儿书
 2月8日 与娴儿书 2月10日 与娴儿书
 2月11日 与娴儿书 2月14日 与娴儿书
 2月20日 与娴儿书 2月21日 与娴儿书
 2月23日 与娴儿书 2月24日 与娴儿书
 2月27日 与娴儿书 2月28日 与娴儿书
 3月1日 与娴儿书 3月3日 与娴儿书
 3月5日 与娴儿书 3月7日 与娴儿书
 3月9日 与娴儿书 3月10日 与娴儿书
 3月12日 与娴儿书 3月13日 与娴儿书
 3月14日 与娴儿书 3月15日 与娴儿书
 3月16日 与娴儿书 3月18日 与娴儿书
 3月20日 与娴儿书 3月21日 与娴儿书
 3月22日 与娴儿书 3月23日 与娴儿书
 3月25日 与娴儿书 3月26日 与娴儿书
 3月27日 与娴儿书 3月29日 与娴儿书
 3月30日 与娴儿书 3月31日 与娴儿书
 4月1日 与娴儿书 4月2日 与娴儿书
 4月3日 与娴儿书 4月5日 与娴儿书
 4月7日 与娴儿书 4月10日 与娴儿书
 4月12日 与娴儿书 4月14日 与娴儿书
 4月15日 与娴儿书 4月16日 与娴儿书
 4月17日 与娴儿书 4月18日 与娴儿书
 4月21日 与娴儿书 4月22日 与娴儿书
 4月23日 与娴儿书 4月29日 与娴儿书
 5月1日 与娴儿书 5月2日 与娴儿书
 5月4日 与娴儿书 5月5日 与娴儿书
 6月2日 与娴儿书 6月13日 与娴儿书
 7月26日 与娴儿书 7月30日 与娴儿书
 8月5日 与娴儿书 8月10日 与娴儿书
 8月14日 与娴儿书 8月26日 与娴儿书
 9月2日 与娴儿书 9月14日 与娴儿书
 9月16日 与娴儿书 9月21日 与娴儿书(残)
 9月23日 与娴儿书 10月1日 与娴儿书
 10月 与娴儿书 10月26日 与娴儿书
 10月27日 与娴儿书 11月6日 与娴儿书
 11月8日 与娴儿书
1915年
 2月17日 与娴儿书 2月21日 与娴儿书
 2月27日 与娴儿书 2月27日 与娴儿书
 2月 与娴儿书 4月3日 与娴儿书
 4月13日 与娴儿书 4月14日 与娴儿书
 4月15日 与娴儿书 4月16日 与娴儿书
 4月18日 与娴儿书 4月19日 与娴儿书
 5月1日 与娴儿书 5月2日 与娴儿书
 5月3日 与娴儿书 5月3日 与娴儿书
 5月4日 与娴儿书 5月5日 与思顺书
 5月6日 与娴儿书 5月6日 与娴儿书
 5月7日 与娴儿书 5月8日 与娴儿书
 5月11日 与娴儿姊弟书 5月14日 与娴儿书
 5月24日 与娴儿书 6月4日 与思顺、思成书
 6月5日 与娴儿书 6月11日 与娴儿书
 6月15日 与娴儿书 6月16日 与娴儿书
 7月27日 与娴儿书 7月29日 与娴儿书
 7月 与娴儿书 8月19日 与娴儿书
 8月22日 与娴儿书 8月23日 与娴儿书
 9月9日 与娴儿书 9月18日 与娴儿书
 12月19日 与娴儿书 12月23日 与娴儿书
 12月28日 与娴儿书 12月29日 与娴儿书
1916年
 1月2日 与娴儿书 1月7日 与娴儿书
 1月21日 与娴儿书 1月24日 与娴儿书
 1月25日 与娴儿书 1月31日 与娴儿书
 2月7日 与娴儿书 2月8日 与娴儿书
 2月13日 与娴儿书 2月17日 与娴儿书
 2月18日 与娴儿书 2月22日 与娴儿书
 2月28日 与娴儿书 3月3日 与娴儿书
 3月7日 与娴儿书 3月12日 与娴儿书
 3月17日 与娴儿书 3月18日 与娴儿书
 3月20日 与娴儿书 3月25日 与娴儿书
 3月26日 与娴儿书 3月27日 与娴儿书
 4月3日 与娴儿书 4月6日 与娴儿书
 4月27日 与娴儿书 5月3日 与娴儿书
 6月22日 与思成、思永书 6月26日 与思成、思永书
 7月14日 与思顺书 7月14日 与孩子们书
 7月16日—18日与娴儿书 8月7日 与娴儿书
 8月16日 与娴儿书 8月24日 与娴儿书
 8月27日 与娴儿书 9月23日 与娴儿书
 9月26日 与娴儿书 10月11日 与娴儿书
 10月16日 与娴儿书 10月24日 与娴儿书
1918年
 12月10日 与思顺书 12月19日 与娴儿书
1919年
 1月6日 与娴儿书 1月13日 与娴儿书
 2月11日 与娴儿书 2月15日 与周夫人片
 3月7日 与思顺片 6月16日 与娴儿书
 7月12日 与周夫人片 7月26日 与周夫人片
 8月4日 与思顺片 9月5日 与周夫人片
 9月9日 与思顺片 10月4日 与思顺片
 10月6日 与思顺片 11月5日 与娴儿书
 12月2日 与娴儿书 12月13日 与周夫人片
 12月14日 与周夫人片 12月22日 与思顺片
 12月24日 与思顺片
1920年
 1月7日 与思顺片 3月25日 与思顺书
 4月20日 与娴儿书 7月20日 与娴儿书
 12月18日 与思顺书
1921年
 5月16日 与娴儿书 5月30日 与娴儿书
 6月24日 与娴儿书 7月22日 与娴儿书
 9月26日 与娴儿书
1922年
 11月23日 与思成、思永、思忠书
 11月26日—29日与思顺书 12月2日 与思顺书
 12月3日 与思顺书 12月8日 与思顺书
 12月18日 与思顺书 12月25日 与思顺书
1923年
 1月7日 与思顺书 1月15日 与思顺书
 1月21日 与思顺书 1月29日 与思顺书
 2月24日 与思顺书 5月8日 与思顺书
 5月10日 与思顺书 5月11日 与思顺书
 5月 与思成书 5月17日 与思顺书
 5月18日 与思顺书 6月1日 与思顺书
 6月13日 与思顺书 7月26日 与思顺书
 7月26日 与思成书 8月1日 与思顺书
 8月8日 与思顺书 8月23日 与思顺书
 9月6日 与思顺书 9月10日 与思顺书
 9月15日 与思顺书 10月6日 与思顺书
 11月1日 与思顺书 11月5日 与思顺书
 11月16日 与思顺书 11月20日 与思顺书
 11月27日 与思顺书 12月18日 与思顺书
1924年
 1月6日 与顺儿书 2月2日 与顺儿书
 4月2日 与顺儿书 4月4日 与顺儿书
 4月9日 与顺儿书 4月16日 与顺儿书
 4月19日 与顺儿书 4月21日 与娴儿书
1925年
 4月17日 与思顺、庄庄书 5月1日 与顺儿书
 5月9日 与思顺、思成、思永、思庄书
 5月13日 与思顺书 约5月 与思顺书
 6月6日 与思顺书 7月10日 与孩子们书
 8月3日 与孩子们书 8月12日 与思顺书
 8月16日 与顺儿书 9月3日 与顺儿书
 9月13日 与思顺书 9月14日 与思顺书
 9月20日—21日与思顺、思成、思永、思庄书
 9月24日 与思顺书
 9月29日 与思顺、思成、思永、思庄书
 10月3日 与思顺、思成、思永、思庄书
 10月4日 与思顺、思成、思永、思庄书
 11月9日 与孩子们书
 12月27日 与思成书
1926年
 1月5日—7日与思成书 2月9日 与孩子们书
 2月18日 与孩子们书 2月27日 与孩子们书
 3月7日 与顺儿书 3月10日 与孩子们书
 4月19日 与顺儿书 6月5日 与顺儿书
 6月11日 与思顺书 8月14日 与思忠书
 8月16日 与思忠书 8月18日 与孩子们书
 8月22日 与大小孩子们书 9月4日 与孩子们书
 9月14日 与孩子们书 9月26日 与孩子们书
 9月27日 与孩子们书 9月29日 与孩子们书
 10月4日 与孩子们书 10月7日 与思顺书
 10月14日 与孩子们书 10月19日 与孩子们书
 10月22日 与孩子们书 12月10日 与思永书
 12月20日 与孩子们书
1927年
 1月2日 与孩子们书 1月10日 与思永书
 1月13日 与孩子们书 1月18日—25日与孩子们书
 1月26日 与孩子们书 1月27日 与孩子们书
 1月30日 与思顺书 2月6日—16日与孩子们书
 2月23日 与孩子们书
 2月28日—3月1日与孩子们书
 3月1日 与思成书 3月9日 与孩子们书
 3月10日 与孩子们书 3月21日 与孩子们书
 3月29日 与孩子们书 3月30日 与孩子们书
 4月2日 与顺儿书 4月19日 与孩子们书
 4月19日—20日与孩子们书 4月21日 与思永书
 4月25日 与思永书 4月27日 与思永书
 4月28日 与庄庄书 5月4日 与顺儿书
 5月5日 与孩子们书 5月11日 与顺儿书
 5月13日 与顺儿书 5月26日 与孩子们书
 5月31日 与孩子们书 6月14日—15日与孩子们书
 6月23日 与顺儿书 7月3日 与顺儿书
 8月5日 与庄庄书 8月29日 与孩子们书
 10月11日 与孩子们书 10月29日 与孩子们书
 10月31日—11月15日与孩子们书
 11月23日—12月5日与孩子们书
 12月上旬 与孩子们书 12月12日 与孩子们书
 12月13日 与思顺书 12月18日 与思成书
 12月19日 与思顺书 12月24日 与顺儿书
1928年
 1月 与达达书 2月2日 与思顺书
 2月12日 与思成书 2月13日 与孩子们书
 4月3日 与思永书 4月26日 与思成、徽音书
 4月28日 与思顺书 5月4日 与思顺书
 5月4日 与思成书 5月5日 与思顺书
 5月8日 与思顺书 5月8日 与思成书
 5月13日 与顺儿书 5月14日 与思成、徽音书
 6月10日 与思成书 6月19日 与思顺书
 6月23日 与思顺书 8月22日 与孩子们书
 9月2日 与思顺书 10月12日 与顺儿书
 10月17日 与思成书

序言
1948年4月1日,国立中央研究院第一届院士评选揭晓,81人当选,其中人文组的28人中,有兄弟两人同列榜上。四十五年后的1993年,中国科学院院士评选中,他们的一位弟弟又名列其中,当选院士。
一门三院士,何等风光,何等令人羡慕。这在时下的中国科学史上绝无仅有,即便是放之于世界,也是屈指可数。
三院士为谁?
梁思成、梁思永、梁思礼。
对不熟悉科学史的人来说,三人也许多少有点陌生,但他们的父亲却是谁也都知道的,这便是鼎鼎大名的梁启超梁任公。
任公育有子女十四,成人者九,除此三子[梁思成(二子)、梁思永(三子)、梁思礼(八子)]因列名院士而爆得大名外,其余六子也各有成就。
长女梁思顺,自幼聪慧,还在很小的时候,课暇曾编有《艺蘅馆词选》,颇受时界好评。
四子梁思忠,先后毕业于美国弗吉尼亚陆军学院和西点军校,后参加十九路军抗战,可惜因病早逝。
三女梁思庄,一生致力于图书馆事业,是公认全国首屈一指的图书馆专家。
五子梁思达,毕业于南开大学经济系,曾参与编写(《中国近代经济史》一书。
五女梁思懿,即任公信中的司马懿,毕业于美国南加州大学历史系,曾任职于中国红十字对外联络部,长期从事对外友好联络工作。
六女梁思宁,任公常称其为六六,早年投奔新四军,是陈毅手下的“特殊的兵”。
古人言:苟不教,父之过。梁家满门俊秀,自然与任公的言传身教息息相关。
任公虽然忙于政治,却丝毫没有疏于对孩子们的教育。任公对自己的卓越智能信心满满,一心想把儿女导向正确的思想和行为轨道上,给予适当的教育,为他们将来铺路,使他们都有好的职业、婚姻,乃至前程。正如任公自己所言: “我的生活内容,异常丰富,能够永久保持不厌不倦的精神,亦未始不在此。我每历若干时候,趣味转过新方面,便觉得像换个新生命,如朝旭升天,如新荷出水,我自觉这种生活是极可爱的,极有价值的。我虽不愿你们学我那泛滥无归的短处,但最少也想你们参采我那烂漫向荣的长处。”
保留至今的400余封家书中,满是父亲对孩子的期许,学者梁容若曾说:“(任公)有一部分白话信件,自然真挚,充满情趣,可以说是绝代妙文。有些寄给子女的信,看出似乎是模仿谢婉莹女士《寄小读者》的笔调。文坛名宿梁任公,追随后进的胡适之,从风而靡,这是有人指出过、惋惜过的,却绝料不到暗暗的他正在向他小儿女行辈的少女作风看齐。任公的进取、虚心、无我,真够令人惊叹了。”

文摘
版权页:

宝贝,你们好吗:爱的教育•给孩子们的400余封家书

1911年9月19日
“与娴儿1书”
再阅二时抵大连矣2尽日所思太多欲征一诗拟杜老《北征》竟不能成也。此二日不见报纸.不知复有何变象.但使此一旬中.北京秩序不破.则吾事大可为也。拟今夕即乘车往奉.小住半月。先到滦州一宿(可告南佛3)乃人京或挟百数十军士往.亦未可知可将口连住址即寄来凡书皆寄琼生可也。
同日又一书云:
顷抵大连住太和旅馆本欲今晚八时半往奉秉三4已派李彬士来接且云秉明晨即至属在此小待大约须与彼同行也。秉入都。昨夕始返奉(所发奉电第一次不明幸有第二次来)。据言报纸所传都中事大半谣言不足信。惟冢骨5始终观望迄今未到(据云二十到)都中纯为无政府之状态斯最可忧耳。今所希望者都中能于旬日内维持秩序待吾到后事必可定若此数日间无端生变则未如之何也已。
旧立宪党皆以自己主张失败,嗒然气尽。吾在报界欢迎会演说一次,各人勇气百倍。旬日以来,反对党屏息,而共和、民主两党,人人有哀鸣思战斗之意矣。国民党经此刺激,手忙脚乱,其中大部分人皆欲来交欢,其小部分则仍肆攻击,党中全无统一,狼狈之态尽露。彼党不开欢迎会,则恐为人所笑,开会则有一部分暴乱分子,恐更闹笑话,卒至会议数日,决意欢迎,而相约不许有暴动。彼党欢迎之日,吾党人多忧虑,劝勿往,吾则决然往,实则彼之主席(孙毓筠主席,其人乃老同盟会,前任安徽都督者也)述欢迎词,亦极诚恳,吾一场演说,更令彼人人感动。其后胡瑛”继起演说,语亦极挚,此真出意外也。
吾在京旬日,无一日不演说,吾素不善演说,然在中国内,人人几以为闻所末闻,咸推我为雄辩家,中国人程度亦太可怜矣。吾每演说一次,则增一次效力,吾党之热心,达于沸度矣。此次欢迎,视孙、黄来京时过之十倍,各界欢迎皆出于心悦诚服,夏穗卿丈引《左传》言,谓国人望君如望慈父母焉。盖实情也。孙、黄来时,每演说皆被人嘲笑(此来最合时,孙、黄到后,极惹人厌,吾乃一扫其秽气),吾则每演说令人感动,其欢迎会之多,亦远非孙、黄所及。
在京十二日,而赴会至十九次之多,民主、共和党各两次(一次演说会,一次午餐会),统一党、国民党各一次,其他则同学会、同乡会、直隶公民会、八旗会、报界、大学校工(国学会、政治研究会)、商会,尤奇者则佛教会及山西票庄、北京商会等,吾既定本日出京,前日则各团争时刻,以至一日四度演说,若再淹留,则不知何日始了也。昨日吾自开一茶会于湖广会馆,答谢各团,此会无以名之,只得名之日“李鸿章杂碎”而已,政界在焉,报界在焉,各党在焉,军人在焉,警界在焉,商界各行代表在焉,蒙古王公在焉,乃至和尚亦到十余人(内中有一和尚,汝叔谓为酷似鲁智深,吾不知汝叔几时曾见智深也)。杂沓不可名状,可谓自有北京以来,未有之奇观矣。
每夜非两点钟客不散,每晨七点钟客已麇集,在被窝中强拉起来,循例应酬,转瞬又不能记其名姓,不知得罪几许人矣。
吾演说最长者,为民主党席上,凡历三时,其他亦一二时,每日谈话总在一万句以上,然以此之故,肺气大张,体乃愈健。又每日坐车总有数时,车中摇动,如习体操,故胃病若失。可惜者,每日不得饱食(治胃病甚好),盖各团皆请食西菜,日日望得食一京菜而不可得也。最舒服者,来往皆坐专车,吾国火车本优干日本,专车则有客室,有睡房,此后来往京津间,皆坐专车,此亦各国所未有,而在共和国尤为笑话,亦只得安享之而已。
有一大问题极难解决者,则为洗澡,到京后未尝得一浴也(汝叔居然偷浴一次,然彼每日必浴,今十日仅得一浴耳)。至今返津,仍无从解决。到京十日,稍添衣服买器物,已费去五六百金,各种食用车马费在外,盖皆由别人供应也。各省都督纷纷电迎,黎宋卿派人来迎,不日将到,然吾必稍安息乃行也。
吾逛琉璃厂已两次矣,买得许多文玩(一二日内托船主带返),赏诸孩并赏家中诸叔及诸姑,惟无一物赏汝者,赏汝一部苏集,然仍拟留在此间,汝若气不分,则迟日寄汝亦得。
项城月馈三千,已受之,一则以安反侧,免彼猜忌,二则费用亦实浩繁,非此不给也。东中尚存款几何?暂足支家用否?吾当按月寄五六百来,祖父大人若欲归粤,则当别寄千金来,粤中家事大约非祖父一归整顿不可,汝四叔不知闹到若何田地矣。

内容简介
《宝贝,你们好吗:爱的教育•给孩子们的400余封家书》内容简介:父母在亲子教养中的角色分配,似乎总是母亲多于父亲。传统里父亲似乎总是要威严、扮演“黑脸”,比较不善于表达对子女的关爱、思念之情。梁启超则不然,他对子女的“爱”是形诸笔墨的,用“笔锋常带感情”笔调,来表述他对子女的关心和爱,殷殷皆见真情。
在家书中,他对子女说:“你们须知你爹爹是最富于情感的人,对于你们的爱情,十二分热烈。”这种“十二分热烈”的“爱情”,散见于他给子女的四百余封家书中。梁启超以“宝贝”来称呼他的子女,如:大宝贝(长女思顺)、小宝贝庄庄(三女思庄),有时则称“大大小小的一群孩子们”,每封书信皆蕴含浓浓的父爱,与深明通达的思想。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