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志刚说春秋之7:孔子世家.pdf

贾志刚说春秋之7:孔子世家.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贾志刚说春秋之7:孔子世家》新浪、搜狐、腾讯、网易、凤凰五大门户网站联袂推荐!
无孔子则无《春秋》,说春秋不可不说孔子!
颠沛流离的圣之时者,万世师表的失意之人:原来这才是真孔子!
“说春秋”全七卷完美收官,三百年历史尽收眼底!
天涯煮酒论史点击率创纪录之超强人气历史小说,再现三百年春秋最为恢弘奇谲之画卷,演绎五千载华夏唯一不可缺席之王朝。
从现在开始,孔子不再是故作高深深不可测的圣人,他回复到了一个普通人的特征,他是一个满腹经纶又和蔼可亲的老人,一个爱面子同时爱给人面子的长者,他是一个邻家大爷。
不保证每个人都会喜欢他,但是会有很多人喜欢他。
司马迁在《史记》中写道: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余读孔氏书,想见其为人。

作者简介
贾志刚,著名体育记者、体育评论家、非著名小说家、非知名剧作家。著有非主流长篇小说《无间盗》、《侠义无道》、《副处长》、《奔向地狱》、《公元5678》等,涉猎官场、武侠、历史、悬疑、科幻等多个领域。
其中,《无闻盗》(原名《侠兄盗弟》)入围首届温世仁武侠小说决赛。在中国台湾进行的决赛评选中,被所有评委以“打着武侠反武侠”直接垫底。巨著《侠义无道》至今拒绝出版中。
著有电视剧本《山寨》。

目录
第二四一章 野合不是野百合
第二四二章 没爹的孩子像根草
第二四三章 牛的故事
第二四四章 去他娘的周礼
第二四五章 鲤鱼跳不过龙门
第二四六章 私立学校
第二四七章 公款出国
第二四八章 老子见孔子
第二四九章 离婚
第二五○章 仇恨和阴谋
第二五一章 三桓一体
第二五二章 孔子北漂
第二五三章 孔子的领悟
第二五四章 阳虎执政
第二五五章 孔子当官
第二五六章 孔子升官
第二五七章 杀少正卯
第二五八章 断臂
第二五九章 堕三都
第二六○章 炒鱿鱼
第二六一章 计划没有变化快
第二六二章 孔门三贱客
第二六三章 招摇过市
第二六四章 孔子的谎言
第二六五章 丧家之犬
第二六六章 带着学生去泡妞
第二六七章 信仰危机
第二六八章 挫折让人变通
第二六九章 子路和颜回
第二七○章 冉有和子贡
第二七一章 《诗经》
第二七二章 父与子
第二七三章 孔子还乡
第二七四章 认清形势
第二七五章 子贡出马
第二七六章 好学生
第二七七章 坏学生
第二七八章 三好学生之死
第二七九章 子夏和商瞿
第二八○章 子路之死
第二八一章 别了,孔子
第二八二章 《胡乱论语》
附录一:史记·孔子世家
附录二:史记·仲尼弟子列传
后记

文摘
版权页:

贾志刚说春秋之7:孔子世家

媒超风安排了三场联谊会,这是第一场,地点就在曲阜城外的桃花沟。这里桃花盛开,十分写意。很重要的一点,这里树木繁多,利于约会以及野外敫情。
“奶奶的,累死了。官不大,管事不少。”媒超风暗自抱怨。想想也是,媒氏宫阶为下士,在鲁国的官员体系中是最低一等,相当于现在的科级干部。最早拘时候鲁国有两个媒氏,后来精简机构,上面的领导说是“媒氏媒氏,整天没事”,结果把媒氏给精简了一个,现在就只剩下了一个媒氏。
媒超风的眼前就是联谊会,男男女女们来来往往,一个个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寻找自己中意的对象。胆大的,主动去搭讪;害羞一些的,则缩在一旁等着有人送上门来。有对上眼的,三言两语之后,自己找地方深谈或者上演激情戏去了。
媒超风没有多少心情去看他们,来这里的人不仅是大龄青年,而且通常是男的穷女的丑,否则早就成亲了,不用等到成为大龄未婚青年了。
“老媒。”一个洪亮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把媒超风吓了一跳。一回头,一个高大的身影已经到了近前。
“哎哟,孔大夫。”媒超风认识这个人,这个人就是鲁国赫赫有名的勇士叔梁纥,曾经任陬邑大夫,当年曾经在倡阳之战中立下战功(见第四部第一四二章)。
叔梁纥姓孔,祖上原本是宋国人。后来宋国内乱,司马孔父嘉被太宰华督所杀,孔父嘉的儿子木金父逃到鲁国(事见第一部第十八章 )。从此,孔家就在鲁国落脚,成了鲁国人,定居在曲阜的防地(今曲阜东郊)。木金父的儿子叫孔防叔,是防地大夫;防叔的儿子是夏伯,夏伯的儿子才是叔梁纥。叔梁纥原本只是个士,因为战功升任为陬邑大夫。但因为不是鲁国公族,任期满后,不能连任,现在就定居在陬地了。
按着级别,叔梁纥为下大夫,媒超风只是个下士,见到叔梁纥,连忙挤出笑容来。
两人寒暄了几句,叔梁纥一边说话,一边扫视着眼前的男男女女们。
通常这样的联谊会,都是平民子女才会来,家里稍微有些头面的都不会来,大夫一级的则更不会光临。过去几年偶尔有个把大夫来打个秋风,搞一把性快餐,都是偷偷摸摸,微服而来。那么,叔梁纥来做什么?媒超风感觉有些奇怪,毕竟叔梁纥已经五十多岁,这样的岁数来这里打秋风?再说了,叔梁纥衣冠楚楚的样子,也不像是来打秋风的啊。
“我刚从曲阜城里出来回陬邑,见这边热闹,顺道来看看。”大概是看出媒超风的心思,叔梁纥主动说了出来,原来是路过。
又聊了几句,叔梁纥告辞。正要走,猛然间看见不远处树下站着一个姑娘,二十岁上下,面容还算清秀,看上去有些眼熟。
叔梁纥多看了那姑娘两眼,那个姑娘看见叔梁纥看她,远远地对着叔梁纥笑了笑,倒也有些迷人。
禁不住,叔梁纥来到了姑娘的面前。
“姑娘,你,认识我?”叔梁纥问,他觉得这个姑娘不错。
“认识,嘻。”姑娘害羞地笑了笑,偷偷看叔梁纥一眼,接着小声说:“我们陬邑人,谁不认识你啊?大英雄。”
“哈哈哈哈……”叔梁纥笑了,姑娘的话他爱听:“原来你是陬邑的,你是谁家的姑娘?”
“颜家的,我叫征在。”原来,姑娘叫颜征在,说完自己的名字,又加了一句j“我,我好崇拜你哦。”
说来说去,颜征在竟然是叔梁纥的粉丝。
“你怎样,找到中意的人没有?”叔梁纥问。
“没呢,好男人都有老婆了。”颜征在说得有些幽怨。
“不要泄气,会有好男人的。”叔梁纥安慰颜征在,之后告辞:“我回家了,祝你好运啊。”
叔梁纥要走,颜征在又说话了。
“孔大夫,我也想回家了,能不能顺道搭我一程?”颜征在弱弱地提出了一个请求,想要搭顺风车。
“好啊。”叔梁纥同意了。
野合不是野百合。
叔梁纥的车已经相当破旧,而且只有一匹马拉着,不是一匹马力,是一匹马,老马。叔梁纥亲自赶着车,他请不起人为他赶车。没办法,家底不厚,就算是做陬邑大夫的时候,家里也不富裕。后来卸任,家中更是艰难。
说起来,典型的老马破车。
尽管坐在破车上,颜征在还是很兴奋,这样的车她也是生平第一次坐。
说起来,颜家和孔家一样都是外来户,不过颜家比孔家的际遇更差一些,孔家还是从宋国来避难的,享受政治避难国际规则的待遇。可是颜家不一样,他们的祖上是邾国的邾武公,因为邾武公字颜,这一支后代就以颜为姓。颜家不是到鲁国避难的,而是鲁国占领了邾国的土地,因此邾国人被征服之后就成了鲁国人,却只能世世代代作平民,从事最低级的工作。
“孔大夫,说说你当年力举城门的故事吧。”颜征在突然提出这样的请求。
“哈哈,好汉不提当年勇了。”
“人家想听嘛。”颜征在坚持。
“那,好吧。”叔梁纥其实也很想说,于是,一边赶车,一边说起当年的故事来。颜征在一边听,一边嗯嗯啊啊地表达惊讶和敬佩。
马车的速度随着故事情节的起伏而变化着,讲到高潮的时候,叔梁纥狠狠地抽了马一鞭子,老马一下子蹿了出去,险些把车掀翻。
等到故事讲完,叔梁纥长叹一声:“唉,老了,老了,不中用了。”
马车的速度慢了下来,因为叔梁纥在拉缰绳。终于,马车在一个山丘旁停了下来。
“姑娘,下车休息一下吧。”叔梁纥跳下了车。
“孔大夫,不用了,我不累。”
“可是马累了,我也累了。”叔梁纥转到了颜征在这一边,伸出手去扶颜征在。
颜征在似乎很紧张,她紧紧地抓住叔梁纥的手,从车上跳了下来。也不知道是没有站稳,还是根本就没有想站稳,颜征在直接就扑向了叔梁纥的怀里。
叔梁纥吃了一惊,尽管岁数大了,力量还在,因此连忙把颜征在抱在自己的怀里,退后两步,轻轻地将颜征在放在地上。
颜征在却依然靠在叔梁纥的身上,用自己的脸贴在叔梁纥的胸前,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叔梁纥则用宽大的手掌抚摸着颜征在的肩膀,到这个时候,他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从内心说,他确实有些喜欢眼前这个姑娘了。
“你,你就要了我吧。”颜征在讷讷地说,绯红了脸。
那不是一个禁欲的年代,那也不是一个男女授受不亲的年代。那是一个自由恋爱的年代,那也是一个对性行为没有严格限制的年代,那是一个“奔者不禁”的年代。
叔梁纥没有说话。他只是紧紧地抱住了颜征在的肩。生活的压力让叔梁纥早已经激情不再,可是颜征在却让叔梁纥血脉贲张了。
夕阳下,两个身影倒在了山丘的一侧,随后传来人性的呼声和喘息。除了天地,还有那匹老马见证这个历史性的时刻。
《史记》:“纥与颜氏女野合。”
野合是什么?野合不是野百合,野合就是婚外性行为。

内容简介
《贾志刚说春秋之7:孔子世家》内容简介:“泰山坏乎!梁柱摧乎!哲人萎乎!”这是孔子生前吟唱的最后一曲悲歌。鲁哀公十六年(前479年)四月十一日,孔子逝世,享年七十三岁。一个肉体的孔子复归尘土,一个作为圣人的孔子走向神坛,而这个符号化的孔圣人在20世纪的中国可谓命运多舛,到了21世纪他又成了熟悉的陌生人。
孔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不必急于给他戴上思想家、教育家等等帽子,且看他曾有过的卑微的梦想、他的成长,他悲喜交加、颠沛流离的人生;且看孔子及孔门弟子如何在列国争雄的时代搅动春秋大势。
孔子不是一个完人,他不是神。但是,孔子是一个对中国历史影响深刻的人。每一个中国人的身上都可能流着孔子的血,每一个中国人的骨子里都必然留着孔子的精神。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