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我向你看.pdf

许我向你看.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一场不期而至的牢狱之灾,一段挣脱不去的宿舍爱情,如果爱是幸福的牢笼,她宁愿自己所服的是无期徒刑。
“暖伤青春”代言人辛夷坞《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完美续作,《新京报》、《北京青年周刊》、《时尚》、《瑞丽》、新浪、腾讯等全国80余家主流媒体联袂推荐。
前程似锦触手可及,无底深渊悄然而至。当疼痛被无穷尽地放大在眼前,经历太多的桔年却突然醒悟,何必纠结这道爱情习题?

媒体推荐
“救赎”似乎是个范围很大的词,然而桔年对巫雨的拯救,桔年对韩述的拯救,韩述对自己的拯救,无不是救赎的范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青春,每个人也都有关于自己青春的回忆,无论是美好的还是疼痛的。桔年的青春岁月是令人揪心的,传统的父母总是将她当为局外人,从来不会关心她的冷暖。一心想着传宗接代的父母竟将她说成是脑子有问题,而将她送到了姑妈家。
在桔年的青春岁月里出现了一个最重要的人——巫雨。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可谓是同甘共苦的“青梅竹马”,桔年心里一直是这样想的。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桔年的优秀让巫雨一次次地体会到了距离。没有了倾述的对象,巫雨走上了一条桔年所谓的不归路。为了让巫雨“改邪归正”,桔年可谓苦口婆心,然而最终的结局却仍是难逃一死。
文中说桔年的左手写着青梅竹马,同生共死,然而右手的生命线深长。有人说是命,有人说是性格使然,然而究竟孰对孰错?
  ——隔岸有你

作者简介
辛夷坞,当下最炙手可热的80后女作家!青春文学新领军人物,独创“暖伤青春”系列女性情感小说,其所有作品均长居销量排行榜冠军位置。《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山月不知心底事》、《许我向你看》、《我在回忆里等你》等修订精装典藏版。新作将于2012年贺岁登陆,敬请期待!

目录
上册
第一章 韩述的镜子
第二章 十一年的重逢
第三章 爱意会消磨,但愧意不会
第四章 谁此刻孤独就永远孤独
第五章 爱是你舍不得丢弃的痛苦
第六章 生命在于静止
第七章 hs&jn
第八章 十一年都过去了,一辈子还过
第九章 韩述,这是我的事!
第十章 许我向你看——1997年
第十一章 谁没有做过这样的梦
第十二章 说啊,说你对不起我
第十三章 来不及开始谅已结束
第十四章 我原谅,并不代表我忘记
第十五章 从蝴蝶到蛹
第十六章 一个人的完美世界
第十七章 巫雨,巫雨!
第十八章 掌心的缘分
第十九章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第二十章 带我走吧
第二十一章 药成碧海难奔
第二十二章 我一直看着你走
第二十三章 皇军与良民
第二十四章 谁会喜欢风间同学
第二十五章 七伤拳,先伤己,再伤人
第二十六章 妾在巫山之阳
第二十七章 甘之如饴的等待
第二十八章 誓言是尘世中最无望的祈盼
第二十九章 你怎么不跟居里夫人比
第三十章 没有谁不可替代
第三十一章 巫山上的一滴雨
第三十二章 为他人作嫁衣裳
第三十三章 别对我那么好
第三十四章 记得说再见
第三十五章 谁是谁的搭档
第三十六章 一个叫做化碟的故事
第三十七章 唯一的自由
第三十八章 他在哪儿啊
第三十九章 他不是他
第四十章 桔年再见
第四十一章 万般成灰
第四十二章 过去种种譬如昨日死
下册
第一章 死不掉,就活过来
第二章 镜子的两面
第三章 没有期限的离别
第四章 好察非明
第五章 相逢猝不及防
第六章 卑鄙的善良
第七章 最好的补偿
第八章 谁欠谁还
第九章 望河亭大暑对风眠
第十章 能够偿还是幸运的
第十一章 明天晚上,左岸二楼
第十二章 当天使经过
第十三章 他们都是上帝
第十四章 放过你,也放过我
第十五章 纵使相逢应不识
第十六章 索性不忘
第十七章 谁难受谁知道
第十八章 往事不要再提
第十九章 假装原谅我
第二十章 毒苹果
第二十一章 绝望是件好事情
第二十二章 她的残缺就是我的残缺
第二十三章 怎样才能有个家
第二十四章 委屈的纸杯
第二十五章 掌纹是最多变数的特征
第二十六章 疯狂的世界
第二十七章 小树的梦
第二十八章 终归有个地方等待我们回家
第二十九章 一门之隔的世界
第三十章 韩院长的儿子
第三十一章 烟花里的三人自行车
第三十二章 庄生晓梦迷蝴蝶
第三十三章 她唯一的回航是海市蜃楼
第三十四章 破碎的“假如”
第三十五章 不问因由的爱
第三十六章 他们终于一家团聚
第三十七章 平凤的归宿
第三十八章 潘多拉的盒子
第三十九章 我们还能相信什么?
第四十章 还没开始就已结束
第四十一章 假装他死了
尾声
番外一 她们都不是朱小北
番外二 心结
番外三 庄娴

序言
很难形容阅读自己过去写的小说的那种心情,大概就像翻看一个亲密旧友的老照片,那种介于熟悉与陌生之间的感觉很是微妙。这次为了《原来你还在这里》《晨昏》《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山月不知心底事》《许我向你看》(上、下)《我在回忆里等你》这几本书的全新再版做修订,我第一次从头至尾地将它们按照当初写作的顺序通读了一遍。在翻书的过程中我就一再地在心底问自己:这些情节、这些对话真的是我一字一句写出来的吗?为什么我觉得那些人、那些事好像是独立于我的世界之外真实存在着的?可五年来无数个挑灯夜战,或电脑前冥思苦想,或键盘上十指如飞的日夜偏偏又如在眼前。
是呀,五年了。不刻意地去想过去的一千八百多个日子,我都不会意识到时间流逝得那样快。我还记得最初写《原来你还在这里》时,只有我一个人的小屋里伴随着键盘敲击声逐渐来临的黄昏,而现在我靠在床头敲下这段文字,卧室里一灯如豆,身畔的人已安然入睡。可以说,回顾这五年来写下的一本本小说,就好像回顾这五年里一步步走过来的自己,它们见证了我的喜乐悲伤,陪伴着我一块从青涩到成熟。
我不禁去想,那些小说里的人如果真的是活在他们的小世界里,随着光阴的流转,他们现在会过着怎么样的生活?
苏韵锦回头找到了原来一直等在那里的程铮,脱下旧衣裳的灰姑娘嫁给褪去光环的王子,童话般幸福的结局背后,他们还会不会因为迥异的个性而时常闹闹小别扭?是否依然会为了谁来洗袜子这样的小事较劲,谁也不肯低头?
纪廷最后能否找到他心爱的顾止安,让永远停不下来的夜航鸟栖息在只为她存在的岛屿,共度余生的晨昏?
小飞龙郑微青春逝去嫁为人妇,爱转了一大圈终于回到了最初的那个路口。她还会不会一如既往地勇敢,愿赌服输地付出?在收获最真实的幸福之后,她午夜梦回想起那个曾让她爱和心痛过的人,是否会一声叹息,微笑释怀?
当身边的人一个个离自己而去,只留下相依为命的叶昀,向远心中的那轮山月想必早已被清晨第一缕日光取代,经历了那么多曲折,他们该如何共度余生?
韩述有没有追上桔年手中随风而逝的飞花雨?成功地在她的生活里占据一席之地后,他的爱能否化解当年的伤痛,蒸发她心中那滴镂刻着另一个名字的眼泪,让桔年的眼睛真正看向他?
姚起云最后到底有没有醒过来,司徒块有没有走出回忆之困?
写到这里我才知道我一样牵挂着他们。趁着这份难合,我给其中的几本书分别补写了番外。当然,在这些番外里,上面的许多问题同样没有答案,但是却能让我们看到更有血肉的他们。
最后,对于五年来给予我支持和关注的读者们,谢谢你们一路同行,与我一同在书里书外经历苦与乐。
写到这里,我忽然想起此时我正使用着的笔记本电脑竟然还是五年前写下第一个字的那台,算起来已有一百五十万字的文稿经由它而面世,不禁感叹,时光飞逝,总还有一些东西是不变的,比如这台旧电脑,还有我对笔下故事的爱。
辛夷坞
2011.7.1

文摘
第一章 韩述的镜子
就是这么平淡无奇的一句话,让韩述心中的那面镜子轰然而碎,所有的碎片,每一片都那么亮,亮得他无处躲藏。
韩述的理想境界是:一个清闲的早上,在自己家的大床上睡到自然醒,起来活动一下筋骨,喝一杯自己泡的柠檬茶,搭配着楼下街道拐角处老牌西饼店里的蜂巢蛋糕,这就是完美的早餐。一边吃,一边还可以看看新闻。音东可有可无,但播放器里必然有一支他最喜欢的曲子在等待着。出门的时候,换一身自己最喜欢的半旧休闲衫裤,去赴一场有点儿期待又不至于太过激动的约会。打开门,发现天气不晴也不雨,不冷也不热,天高云淡,空气清新,最好有一点点风。各种工作上生活上的问题通通圆满地告一段落,晚上回来还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明天也不用着急去上班……
此刻,他站在G市商业区时代广场的花坛附近,一切很完美,虽然不一定完全达到他的理想境界,但是也相去不远。除了天气,除了他喜欢的球队赢得了比赛,还有太多的理由让他心情大好。
昨天,也就是星期五,他的案子在法庭上胜诉,以奸猾出名的被告人终于伏法,就连检察长都说他确实赢得漂亮。他在城南区人民检察院多年来胜诉率最高的纪录得以保持,可以说是给他在城南区的工作经历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据可靠消息,他升迁的调令已经到了市院,事业更上一层楼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昨天晚上,韩述的几个同事朋友为他庆祝。四个人喝了四瓶伏特加,早上醒来他居然没有感觉到头痛,天气如他希望般的好,找不出什么可以挑剔的,就连把车停到广场的地下停车场时,也正好赶上了一个最佳的车位。所以,虽然女朋友已经迟到了二十五分钟,却并没有让他的好心情打一点儿折扣。
身边走过四五个大学生模样的年轻女孩子,唧唧喳喳地笑闹着,眼睛不住地朝他张望。韩述抬起头,回应了她们一个笑脸,结果那几个小女生反倒不好意思地红了脸,你推我搡地跑开了。他轻轻哼着只有自己听得到的歌,单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另一只手漫不经心地摘着花坛里开败了的杜鹃花。这花谢了之后不容易自然脱落,枯萎成一团还留在枝头上,既占用了植株的养分,也有碍观瞻。
就在摘到第十七朵的时候,肩膀上忽然一阵剧痛传来,韩述的好心情就像一面镜子,在这重重一击之下出现了第一道裂痕。
韩述深呼吸了几下,回过头,果然看到了那张熟悉的笑脸。他本来想说:“我更喜欢听到‘Hi’这种打招呼的方式,而不是铁砂掌。”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他便笑了笑说道:“你总算是来了,不知道是谁在电话里说的,晚到的人要请吃饭。”
朱小北豪气干云地踮起脚,单手钩在韩述的肩膀说道:“请吃饭算什么,咱哥儿俩谁跟谁啊?不好意思了,出门换衣服的时候耽误了时间,久等了吧?”
对于朱小北的勾肩搭背,韩述很是别扭,咳了一声,轻轻地动了动肩膀,从她的魔掌里挣脱出来,如她所愿地说了句:”也没等多久。”
朱小北等的就是这句话。她一向不喜欢迟到的人,自己今天迟到了,觉得相当理亏。听到韩述这句话,她成功地卸下了自己的歉疚感,说:“我就知道你这家伙没到多久。”
“是啊,就三十七分钟而已。通常三十七分钟的时间我可以看完一份二十页左右的专业报告,快的话还可以结束一个庭审。当然,等你也是应该的……”韩述似笑非笑地看着朱小北露出怏怏的神情,视线不经意下移,终于看清楚了她的打扮。韩述的镜子哐啷一声出现了一条更深的裂痕:“你,你一…朱小北,你穿的这是什么东西 ”
也怪不得他吃惊,一向中性休闲打扮的朱小北今天一反常态地穿起了裙子。这也罢了,裙子就裙子吧,裙子可以体现一个女人的柔美,但是,但是 她的黑色条纹小西装和同色窄裙,还有黑色的细高跟鞋让韩述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克制住自己有些扭曲的表情。
“有问题吗?”朱小北不自在地扯了扯裙子,看来她对自己非常规的打扮也不怎么自信。
韩述和朱小北认识半年,确定男女朋友关系两个月。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韩述总是衣冠楚楚,朱小北却是永远的T恤牛仔裤布鞋打扮。他们俩的大媒人,也就是朱小北的好朋友郑微私下里不止一次提醒小北:“韩述是个相当讲究,也很注重细节的人,你就不能好好打扮打扮,别走在别人身边像个装修工人似的。”朱小北左看右看,没觉得自己跟装修工人有半点儿相似之处。可几次约会之后,她确实察觉到自己跟韩述相比,打扮过于随意。既然决定了要好好交往下去,她觉得自己有必要顾及一下对方的感受,所以就采纳了郑微的建议,在这个周六的早上,她穿上了自己唯一的一套裙子来赴韩述的约会。因为很多年没有穿过高跟鞋,朱小北从宿舍走到公共汽车站用了比往常多两倍的时间,这就是她迟到的原因。
朱小北认为自己着装的正式程度已经足以表示了她的诚意,可是今天站在她面前的韩述,上身是一件条纹POL0衫,小蜜蜂似的,下着牛仔裤,脚上是一双vANS的帆布鞋,腕表也换了运动款,斜背着一个大包包,鼻梁上居然还架着一副黑框眼镜。这家伙皮囊不错,快三十岁的人了,扮嫩装大学生还有模有样的,只是,他们俩再一次严重不搭。
“靠,你今天干吗不穿西装打领带?”朱小北的挫败感油然而生。
韩述的笑容有些僵硬:“因为以前我不是刚下班就是刚下庭,今天我是来逛街的。还有,别在我面前说‘靠’字行吗?”
“我发誓再也不穿这套破行头了,什么叫费力不讨好,我就是了。”朱小北边说边摆手。
韩述安慰自己,她也算是有心,于是笑着拍拍她的肩膀说:“行了,你妈妈的这套衣服还不错。”
“靠,这是我的——”
“叫你别说这个字。”
“喂,我说韩述,你这一身还挺人模狗样的,不错不错。”
“我当你是赞美了。”
“我当然是赞美你啊,不过我听说一个男人太讲究,八成是同性恋……”
“我也听说故意捏造并散布虚构的事实,贬损他人人格,破坏他人名誉的行为,可以构成诽谤罪,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往商场里边走,韩述说他家的床单都该换新的了,朱小北自告奋勇地以自己“绝佳”的眼光陪他挑选,这也是这对情侣第一次周末单独约会。
韩述认识朱小北,是在他旧同事兼朋友的婚礼上。他是伴郎,朱小北是伴娘。据说这是最容易擦出火花的一种关系,不过那天韩述不但没有冒一点儿火花,反而冒出了不少冷汗。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剽悍的女博士,活脱脱就是一个女流氓,都说斯文败类,朱小北连斯文的边都沾不上。那时他有婚约在身,唯一的期盼就是轮到自己结婚那一天能够免受这一轮折腾,没想到结婚前三个月,他和未婚妻分道扬镳,林静的新娘子郑微非要安慰他受伤的心,于是就隆重地推出了朱小北。
朱小北当时刚从新疆回到G市,至于她为什么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读博士,又为什么还没拿到博士学位就回来了,韩述并不知情。他之所以没有拒绝这个乱点的鸳鸯谱,首先是无聊,其次是不想拂了林静夫妇的好意,于是本着“存在即是合理”的心态,大家就出去玩了几次。没想到几番接触下来,他竟然跟朱小北一拍即合,恨不能立刻烧黄纸结拜。
朱小北这个人看上去痞了一点儿,很容易给人大大咧咧的感觉,实际上是个性情中人,她比很多女孩子心胸宽广,又不失细腻,长得也不错,再加上两人家庭出身、教育背景、工作条件相当,又都有找个人结婚的打算,所以互相都觉得对方不失为一个交往的好对象。P1-3

内容简介
《许我向你看(上下全新修订版)》由辛夷坞编著。《许我向你看(上下全新修订版)》讲述:那一天的很多细节,韩述都已经成功地忘记了。记忆好像有块黑板擦,悄无声息地抹去了他害怕回想的片断,留下满地粉尘……唯有一幕他怎么也擦不掉——她站在被告席上,而他在台下。韩述不敢看她的眼睛,却期盼着她能望他一眼。可是她没有,他知道,一秒也没有。
桔年的心里住着一个人,她坚信那个人只是闭上了眼睛。很多年后,她做了一个梦,那个人终于睁开双眼对她微笑,然而她却哭了。
521级台阶上的那棵石榴树,年年开出火红刺目的花朵,曾经一笔一画刻下的“hs&jn”,谁陪着谁一起来看?

海报:

许我向你看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