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舍2.pdf

  • 类 别小说
  • 关键字
  • 发 布2013-05-07 17:52:55
  • 试 读在线试读
哑舍2.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四季图、锟铻刀、无字碑、黄金面、九龙杯、六博棋,廷圭墨、亡灵书、留青梳、铜权衡、白泽笔、和氏璧。 十二件蒙尘古物,十二个命运传奇。《漫客·小说绘》当家花旦玄色经典古风浪漫幻想大作《哑舍(2)》再度开启,《漫客·小说绘》火热连载一年,再次挑战畅销神话! 哑舍里的古物,每一件都有自己的故事,承载了许多年。

作者简介
玄色,射手座,AB血型,专业码字宅女一枚,浑身稿债,并有还不清的趋势。擅长烹饪,也擅长天马行空的幻想,特殊技能是做梦,做了稀奇古怪的梦,醒来后继续脑补,直到那个梦化作笔下的文字。注返游走于梦境与现实之间,写下一个又一个略带哀伤的美丽故事,代表作《哑舍》《2013》等。

目录
第一章四季图
第二章锟铻刀
第三章无字碑
第四章黄金面
第五章九龙杯
第六章六博棋
第七章廷圭墨
第八章亡灵书
第九章留青梳
第十章铜权衡
第十一章白泽笔
第十二章和氏璧
后记

后记
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
唐太宗李世民说出这段千古流传的名言,意在说明:他身为至高无上的皇帝,都必须熟读史书。
可恰恰是李世民这个千古一帝,却开启了干预当朝史官的先例。以前无论多荒淫无道的君主,都不敢如此。
虽然说古代的帝王一手遮天,但史官在奉命记载宫廷史事的过程中,仍保持着一定的独立权限。特别是由史官掌记的起居注,为保持其客观公正性,习惯上,连当世的皇帝也不得观看,其中亦有督促帝王不得为非作歹之意。可李世民一意孤行,对于自己逼父杀兄屠弟一事,耿耿于怀,晚年曾几次提出要看起居注。开始褚遂良等大臣还能拒绝他,后来终于拗不过,将起居注删为实录给他看。
所以,贞观史官在撰写《高祖实录》和《太宗实录》时,大事铺陈李世民在武德年间的功劳,竭力抹杀太子建成的成绩,贬低高祖的作用。又把晋阳起兵的密谋描绘为太宗的精心策划,而高祖则处于完全被动的地位,把玄武门之变书写成不得已所为。
没错,李世民确实是难得的好皇帝,虚心纳谏,知人善用,开创了大唐盛世。可是没有人知道,如果是太子李建成继承皇位,是不是会比他做得要好。
成王败寇,是千百年历史中不变的法则。
李建成死于玄武门之下,便成了唐初历史中的一道瑕疵,任人轻易在其上覆上厚厚的胭脂,粉饰太平。
历史就像是小姑娘,在每个人的眼中美丑都不一样,甚至还可以随着自己的喜好打扮。
修正前朝史书,乃新帝的一件大事。就如同掳来的别人家的女子,更加可以任意蹂躏。说她长得好看就好看,说她长得丑就长得丑。
而唐初之后,连皇帝都可以任意干涉当朝史官之后,那么历史这小姑娘究竟应该长什么模样,就更是看不清楚了。
不能说史书不能信,但却也不能尽信。
因此,无数文人开始了自己涂抹历史小姑娘的壮举。
所以就有了捧刘备抑曹操的《三国演义》,有了梁山泊一百单八将的《水浒传》,有了唐僧师徒四人取经打怪的《西游记》,有了描绘大观园的《红楼梦》。
以上的四大名著,很多人应该都能知道后三本都含有虚构夸张的成分,但《三国演义》却被很多人当成正史来看。
可是,事实上,吕布的兵刃不是方天画戟,关羽的兵器也不是青龙偃月刀,而都是三国时期很流行的长矛。没有三英战吕布,温酒斩华雄是孙坚所为,华容道放曹操是刘备的责任,而且真相其实并不是他真的大义放了曹操,而是他去晚了,曹操早就逃走了。历史上诸葛亮并不是用兵如神,而是善于内政治理,用兵并非其专长。三气周瑜根本就是胡编乱造,诸葛亮在周瑜都督病逝之时,正在零陵一带搞后勤工作,根本没有和周瑜交过手。而据说气量狭小的周瑜都督,实际上曾被刘备赞誉气量广了r……
而不光是《三国演义》,《水浒传》中一百单八将几乎都是虚构,但宋江却是真实存在的。《西游记》中的唐玄奘确有其人,而《红楼梦》也是作者自感其身挥笔而就的。
小说是小说,历史是历史,虽然没有人能知道真正的历史小姑娘在众人给她涂抹的浓厚妆容下,究竟是怎样的一副或清秀或妖艳的脸孔,但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她。
而大家是喜欢继续往她脸上涂抹东西,还是坚持拿清水洗掉她那厚厚的胭脂水粉,就各凭喜好吧。
我喜欢古物,所以有了《哑舍》。但是最根本的,是因为我喜欢历史这个小姑娘。
我既喜欢帮她继续化妆,也喜欢尝试着用卸妆液去除掉一些厚重的胭脂。
所以《哑舍》中有了不是暴君的秦始皇,有了喜欢种田的宅男项羽,有了其实不会打仗的兰陵王……虽然有些妆画得离谱,但我尽量都是按照历史小姑娘的五官去发挥,大部分的猜测都是有一定根据的。有关于秦始皇的判定,大家可以参考程步先生的《真秦始皇》。有关《红楼梦》作者究竟是曹雪芹还是洪异,这个争论是土默热红学提出的。之后还会有更多质疑历史的情节发生,大家都可以拭目以待。
历史小姑娘的素颜究竟是什么模样,已经不i聆旨有人知晓。
就算是活了两千多年的老板,所见所闻也都是片面的主观的,毕竟他一个人也无法与天—阿净辩,他有的只是一间小小的古董店罢了,
所以,相对正确的历史要看《二十四史》。这是中国古代各朝撰写的二十四部史书的总称,是被历来的朝代纳为正统的史书,故又称“正史”。我们上学念书的历史教科书,就是由这《二十四史》其中简化概括而成。
其实这也不过是经过了诸多史官之手,描绘而成的官方历史小姑娘。也许有人会觉得看她不顺眼,但大部分人都觉得她很好看,那么她的这副妆容便是天下认定的官方妆容。很多人只认历史小姑娘的这一副模样,换一张脸,就行不通了。
说了这么多,其实主要想说的,就是大家要分清楚演义的历史和考试用的历史,不要用老板画出来的历史小姑娘,去调戏各自的历史老师啊……他们会怨恨我的……
考试的时候,更不要按照哑舍的历史来填写考卷哦,老师不认识那样的历史小姑娘,他们只认官方妆容的。
再次强调:想要得高分的同学们,一定要记住历史小姑娘的官方妆容。
《哑舍》第二部终于写完了,还是十二个故事,十二个古董。
一转眼,哑舍已经陪我度过了两年。
看着文档里那一排整齐的文章,我都忍不住发呆,怎么这么快?—下子就两年过去了。
还从没有过一本书,能让我写这么长的时间,而且花费了这么多的精力。每个故事都要查阅好多资料书,想当年念书的时候都没这么用功过。
而且看样子,这种努力,还要继续下去。
朋友曾经问过我,《哑舍》究竟要写多少故事呢?
我迟疑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古董有许多种,故事也有许多个,我也不知道自己能把《哑舍》写到什么地步,但我确实想试着写写,哑舍的历史。
没错,我的野心很大。
我想要把老板生活过的轨迹都写下来,用他的视角来展现,是不同于教科书的历史,是哑舍独有的历史。
在哑舍的历史中,秦始皇并不是暴君,周瑜都督是个女儿身,《红楼梦》的作者不是曹雪芹……
也许是真的,也许不是真的,谁也证明不了什么,谁也无法证明。
《哑舍》第二部我下了很大的工夫,有别于第一部的轻松写意,在其中添加了许多历史知识和哲学道理,富有历史的凝重感。
我希望自己写出的东西能对大家有所帮助,而不是仅限于儿女情长英雄气短。
《哑舍》的第三部开始挑战帝王的古董,扶苏成为最大的Boss,其实这点也是在意料之中的。他这一辈子都被当成帝王的接班人来培养,现在只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便斗转星移日夜更替,换了是谁都无法接受。
第三部会更加精彩,我也希望能挑战自我,把哑舍的故事写得更有深度。
希望大家能—直陪着我,陪着我回忆着老板曾经走过的岁月,陪着我见证那些古董们的故事,陪着我一起观看那些历史人物的悲欢离合。
哑舍里的古物,每一件都有着自己的故事,承载了许多年,无人倾听。因为,它们都不会说话……
玄色于2012年3月29日

文摘
版权页:

哑舍2

这天,医生遵照惯例,值完夜班后带着早饭到哑舍去吃。自从打西安回来,他和老板的关系就更近了一步,若说以前是好朋友的话,现在就足以称得上是同生共死的好兄弟了。
毕竟,他们真的差一点死在骊山秦始皇陵里。
医生现在回想起那个夜晚,都觉得太过于疯狂,他自己都不确定那是不是他做的一场梦,更别说和其他人倾述了,听到的人大概会直接说他得了癔症。
医生呆呆地坐在哑舍的柜台边,看着老板动作熟练地泡着今年新下来的第一茬春茶,哑舍古趣十足的室内,顿时茶香弥漫。
老板的衣服已不再是过去那件中山装,他们从骊山秦始皇陵的地宫里带回了那半件由黑金黑玉拉丝的秦朝衣袍,由大师裁剪成了一件非常时尚的衬衫。这件衬衫和原来中山装的料子是一样的,都是全黑,袖口和衣摆处都绣着深赤色的滚云边,而那条阴魂不散的赤龙,因为一时不察,让它偷偷跑到了这件新衬衫上,此时龙头趴在老板右肩上,龙身蜿蜒在后背处。它从这件衬衫制好之后就没有变动过,仿佛陷入了冬眠一般,虽然稍微令人安心了一些,但每每看到它狰狞的面目时,还是会令人心生寒意。
医生对这件新衬衫没有什么兴趣,他感兴趣的是老板——好想要老板的一根头发还有一滴血去化验哦……好想知道他的身体构造哦……好想亲手解剖他哦……手好痒啊……医生抓心挠肝地闹心着,自从知道老板是活了两千多年的人之后,就完全克制不住自己的求知欲。
可是他知道老板讨厌去检查化验,而且这要是万一没保密好,以后肯定没有什么安宁的日子。老板把医生发绿的目光看在眼底,不动声色地把泡好的茶倾倒在他面前的茶杯中。其实他也想弄明白自己长生不老的真正原因,以前和医生说的,只不过是猜测而已,精密的仪器检查,如果不公开的话,还是可以接受的。
只是,他不急。
经历了这么漫长的岁月后,他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老板掩去唇边的一抹微笑,心里算着医生到底要纠结多少日子才会说出这个要求。
医生倚在哑舍的黄花梨躺椅上悠闲地看着报纸,品着春茶。阿帕契那条狗狗在前一阵他陪老板去西安时,托表妹带回家养着,谁知这么一养就养出感情了,他去要了几次都不肯还,约摸着是不会再还回来了。
正值大清早,哑舍平时就没什么顾客光顾,此时更加是门可罗雀,所以当医生看到一个背着画筒,穿着简单干净的白衬衫,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的清秀男子推门走进来时,狠狠地吃了一惊。
对方倨傲地朝柜台里的老板点了下头当作打了招呼,轻车熟路地往哑舍的里间走去。
医生眼睛都要瞪脱窗了,盯着那名男子绕过了玉质屏风之后,回过头小小声地朝老板问道:“那人是谁啊?怎么像是到自己家一样啊?”
老板把玲珑杯放在鼻间嗅着茶香,抬头淡淡道:“他是附近美大的老师,来我这里临摹书画的。他平时也经常来,一呆就在里面呆一整天,你难得见到他一次。”
“临摹书画?”医生疑惑地重复着,何时老板也如此善心了?“对他这么特别?他不会是什么名家转世吧?”也不能怪医生如此疑心,毕竟他可是听说过霍去病转世、项羽转世……连他自己据说都是扶苏转世,说不定刚刚走进去的那个画师又是什么牛X的角色……
沉重的雕花木门又被人推开,拄着拐杖的馆长走了进来。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进门那里多出来的一尊高大的兵马俑。推了推金丝边的眼镜,馆长不敢置信地说道:“这是……这是秦始皇的兵马俑?这是哪家仿造的啊?怎么这么夸张?哇!居然还是真的青铜剑……”医生用咳嗽声掩饰冲口而出的笑意,仿造的?天啊!要是馆长知道这尊兵马俑是从秦陵地宫里自己追出来的,绝对会把眼镜都跌碎了。不过他也知道就算馆长眼力再强大,也绝对不会相信色彩如此鲜艳的兵马俑是真品,一般刚出土的兵马俑身上残余的染料都会迅速褪去,他不知道老板用了什么办法,保留了这尊兵马俑上的颜色。要是馆长知道这兵马俑还会动……医生别过脸去,忍笑忍得很辛苦。
馆长虽然觉得这尊兵马俑有些古怪,但没多想,他看了眼在柜台后端坐的老板,挑眉笑道:“换衬衫了?我倒觉得原来的衣服适合你。”
“那件衣服穿了那么久,也该换换了。”老板又拿出来一个新杯子,摆放在馆长面前,替他倒满了清茶。
馆长坐在柜台前,环顾了店内一周,不解地问道:“我刚刚明明看到有人进来了,他人呢?”
医生向后指了指道:“进内间了。”
“什么?”馆长如遭雷劈,神色也如同医生般羡慕嫉妒恨!他自然知道内间的东西远比外面摆着的要好,可他根本连进去的机会都没有啊!
老板把刚刚和医生说过的理由重新说了一遍,馆长仍是不依不饶地套话道:“那他临摹的是哪一幅古画?”
老板也不瞒他,淡淡道:“他最近在临展子虔的《踏雪图》,进度很慢,大概一天只是画一笔而已。”
一天一笔?医生暗暗咂舌,这什么龟速啊!
他一扭头,看到馆长捂着胸口,一脸扭曲,立刻吓了一跳。“大叔,你怎么了?是不是有心脏病啊?”医生赶紧跳起来,扶着馆长坐下。
馆长掏出手绢来擦擦额头的细汗,哆哆嗦嗦地说:“我我……我就是没有心脏病,也会被他吓出心脏病!展子虔啊!怎么会是展子虔的《踏雪图》?”
“展子虔?他很有名吗?”医生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不以为意。
“当然有名!”馆长用拐杖重重地拄了一下地,发出了闷重的响声,“现在存世的山水卷轴画中,隋代画家展子虔的《游春图》是发现年代最早,并且保存非常完整的一幅古画,现存在北京的故宫博物院,上面还有宋徽宗的亲笔提款。据野史传说,展子虔一生最有名的作品是《四季图》,《游春图》只不过是《四季图》中的其中一幅,此外还有《童子戏水图》、《落叶图》、《踏雪图》。只是另外三幅图连摹本都没有,很多人都质疑另外三幅图的存在可能性……老板,能不能让我去看一眼啊?”馆长转向老板恳求道。
老板出乎意料地点点头:“右边的第一个屋子,不过那三幅图不是有缘人看不到的,你要有心理准备。”
馆长立刻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往内间走去。医生也好奇地跟着去了。老板并没有阻止,只是低头专注地用软布擦拭着手中的茶杯,不出一分钟,医生便从玉屏风后转了出来,口中悻悻然地唠叨道:“你骗人!那屋子里挂着的就是白纸啊!也亏得那个画师能对着那白纸发呆!”
“都说了有缘人才能看到,馆长没和你一起出来吗?”老板轻笑道。
“没,他看到的也是白纸,但那画师的桌上铺着一张画纸,已经画满了,馆长就对着那张画研究来着。”医生说完补充了一句,“用不用我把他叫出来?”
“不用,既然画师没说什么,就让他呆着吧。”老板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
“哦。”医生重新坐下,却再也没了看报纸的心情,“老板,馆长说那三幅古画虽然在他看起来是白纸,可是纸张确实是很有年头的,那真的是传说中《四季图》的另外三张吗?那个画师是什么人?他怎么能看得到?”
老板停下擦拭手中的茶杯,含笑问道:“想听故事?”“想听。”医生立刻凑了过去,他正无聊着呢!
“嗯……我想想,这要从很久远的年月说起……”

内容简介
《哑舍(2)》由玄色著:热闹与喧嚣的摩登城市,历史在这里无声沉积。那些神话传说中亦真亦假的奇珍异宝,曾一度遗落在历史的长河里。时隔一年,老板的“哑舍”古董店再次开业。千年不死的胡亥现身,寻找皇兄扶苏的灵魂,妄图将其灵魂复活,由此展开胡亥的寻找皇兄之旅。他不能确定扶苏转世,在医生和陆子冈之间游移,屡次出手试探……若是扶苏当真如胡亥所愿复活,那身为其转世的医生……命当为何?!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