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珠沙华•彼岸花.pdf

曼珠沙华•彼岸花.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曼珠沙华•彼岸花(典藏纪念版)》:鼎剑阁系列包括沧月历史最畅销的4《曼珠沙华•彼岸花(典藏纪念版)》,2011年,沧月将整个系列重新编排、润色。并邀请著名插画师ENO绘制封面及内文插图,由业界最著名封面设计师熊琼工作室重新装帧设计,力图以全新硬精装的形式,赋予鼎剑阁系列的时代经典的魅力。全书包括精彩的8P彩图及随书附赠鼎剑阁十周年纪念明信片,沧月十周年不发售纪念册抽奖回函。
而同时,以鼎剑阁系列的出版为契机,磨铁图书即将历史最大规模的沧月纪念活动。
包括沧月杭州十周年启动仪式,全国十个城市读者见面会及签售活动,制作十周年纪念册(不公开发售,仅作限量粉丝抽奖回馈,抽奖回函唯一的取得渠道为本系列4本图书)北京十周年庆功会。

作者简介
沧月,取“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之意。2001年年底开始在网络发表作品,先以武侠成名,后转入幻想领域。2002年开始为畅销杂志撰文,随后【听雪楼】、【鼎剑阁】、【镜】、【羽】系列横空出世。十年来出版作品二十余种。作品累积销量达10,000,000册。为中国最畅销及最受欢迎女作者。

目录
目录
曼珠沙华
003 一 荒村
012 二 夜歌
021 三 试剑山庄
031 四 血婴
043 五 驯羊
052 六 兄妹
061 七 真相
071 八 地狱火
082 九 爱别离
094 十 怨憎会
104 十一 彼岸花
彼岸花
115 一 白骨之舞
124 二 骷髅花
133 三 婴
145 四 墓
152 五 扶南
163 六 寄生
174 七 归来
185 八 昼夜
194 九 魇魔
202 十 流光
211 十一 魇来
226 十二 血婴

文摘
版权页:

曼珠沙华•彼岸花

曼珠沙华
【第一章】荒村
推开第十二扇门的时候,南宫陌终于确定自己是来到了一个空无一人的寨子里。
没有上锁的门扇在暮色中吱呀地晃动,搅起带着奇怪腥甜的空气。南宫陌叫了几声,不见主人家答应,干脆就走了进去。不出所料,破落的房间里空无一人。他点起桌上烧了一半的蜡烛四处查看,决定就地歇息一宿,到明日再上路。
拿着烛台往后屋走去的时候,他蓦地站住了身子。烛光映出了照壁上黯淡的斑点,他皱了皱眉头,用指甲刮了一些放到鼻下嗅了嗅,脸色微微一变。
又是血迹……这些陈旧的血迹显然是喷溅上去的,和前面十一户空屋里一样比比皆是。屋里到处是刀砍剑削的痕迹,地上散落着生锈的暗器——所有迹象都表明,这个罗浮山脚的小寨子曾经发生过一场杀戮,所以导致了如今的荒无人烟。
他小时候随着父亲拜访过罗浮山上的试剑山庄,记得山下这座寨子叫扶风寨,应该是试剑山庄设在山脚的前哨。除了当地的村民,一向还有两广的武林人士在此居住。
然而此刻他走遍了整个村子,已经见不到一个人。
不可能……怎么可能是这样?
记得不到一年前,鼎剑阁里还有人从两广回来,对作为阁主的父亲说试剑山庄在少庄主的治理下井井有条,庄内高手如云,南方武盟的力量,如今足可以和中原鼎剑阁抗衡——难道才几个月,试剑山庄就遭到了灭顶之灾?
不可能。连十年前拜月教大举进攻,都被试剑山庄击退,盘点如今武林,更不可能有任何一股力量能在短短几个月内灭亡试剑山庄。而且如果试剑山庄有什么不测,那是何等大事,势必震动两广黑白道,作为天下武林执牛耳的鼎剑阁更不可能一无所知——而作为阁主的父亲在一个月前,还派人前去试剑山庄商量嫁娶之事。
南宫陌皱着眉,执着烛台往后屋走去。一路上到处是黯淡的血斑,密密麻麻地喷溅,发出奇怪的味道——但是,血迹都已很陈旧,为何居然还能散发出如此强烈的味道?
而且,就算是这里遭到过袭击,有过血腥的灭顶杀戮——可尸体呢?总有尸体留下吧?一路上他不但没看到一具尸体,就连坟冢都没有看到一个!
种种疑问缠绕着他,但是脚步却一直往后面的卧室走去。南宫陌叹了口气,决定不去想这样古古怪怪的问题。他不过是路过这里,歇一宿,明日便要上路前往罗浮山上的试剑山庄,到时候向少庄主叶天征问个明白就是了。
他拿着蜡烛一直走往后面卧室。这幢房子和村里其余房屋一样,显然已经多时没有人住了,到处积着厚厚的灰尘。他把手搭在卧房的门上,摸了一手的灰。
吱呀呀,门开了。烛光照亮方圆一丈的室内,破败的气息举目皆是。显然当日灭顶之灾来得太快,这里所有陈设都保持着井井有条的原貌,甚至床上的被子都叠得整整齐齐。
“叨扰了。”默默对这里原先的主人说了句,南宫陌拂开了桌子上蒙着的厚厚灰尘,将烛台和褡裢放到了桌子上,准备去后院打水洗漱——真是的,不知道先前阁里派去试剑山庄的人为何迟迟不返回复命,害得他忍不住南下跑到了这里。
——其实那一门婚事五年前就该办了,偏偏罗浮叶家一拖再拖,眼看叶二小姐都是二十出头的人了,却依旧用各种借口推脱,说什么两广武盟事务繁忙、叶二小姐是盟主的大臂助,暂时无法出阁……
种种借口。看来就是想赖了,而父亲南宫言其作为天下武林的盟主,居然是巴巴地把自己的热脸贴了上去,几次三番派人迎娶。
其实叶二小姐那般泼辣的丫头有什么好,不娶就不娶,还正合他的心意呢……南宫陌咕哝着将包袱解开,拿出里面的铜钵来,准备去盛水。然而转身之间,忽然听到房间里某处传来轻轻的嗒的一声,仿佛有人用指节敲击着墙壁。
“谁?”南宫陌霍然回头,手指按上了腰间,佩剑灭魂在鞘中应和着发出低低的长吟。
入夜的风吹进来,摇动桌上的残灯,没有一丝一毫人的气息,只有门扉和窗户在风中吱呀呀的轻响。
南宫陌的眼睛里闪过雪亮的光,然而终自缓缓放下按剑的手,继续拉开门往后院走去。
后院也是一片狼藉,野草疯长得有一人高,湮没了原本就狭窄的通往井台的小径。青碧色的野草中,隐约有一点一点的红色跳跃——是不知名的野花。没有叶子,高挑的花茎上簇生着红色的花朵,一丛一丛,甚是美丽。
木质的轱辘年久失修,坍塌了一半,横斜在青石井台上,因为南疆湿热的气候,上面长满了灰白色的菌类。南宫陌试着摇了一下轱辘,触手处密密麻麻软而湿的蘑菇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不舒服——然而意外的是井绳居然尚未朽烂,连着底下的铁桶,撞击着井壁发出半满的铿铿声。
他把铜钵放在井台上,摇动轱辘,然而将铁桶拉离水面的时候,忽然觉得入手颇为沉重,竟不似一桶水该有的重量。他心中陡然有股说不出的寒意,一边慢慢摇着轱辘将那一桶水提上来,另一只手却悄悄腾了出来,握紧了灭魂剑。
哗啦,那一桶沉得出奇的水终于提了上来。然而,南宫陌在月光下一眼就瞥见井中升起一张苍白诡异的脸。他脸色瞬间一变,闪电般退开,右手已经迅疾无比地拔出剑来,直指井台。
然而,那样的震惊只是一瞬,剑在指住的刹那已经停住。南宫陌脸色青白,却是迅速定了神——只不过是一个死人。一个泡在井中铁桶里的苍白的死人。
咽喉早已经被人割断,伤口在水里泡得溃烂,眼睛毫无生气地半睁着,身上裸露的肌肤在水里泡得浮肿,满身尸斑,散发出一阵阵腥臭气息,尸体上隐隐长出了灰白色的菌类。
——这是南宫陌在扶风寨里看到的第一个死人。
在这个显然有过激烈搏杀的地方看到尸体,原本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南宫陌心里却有反常的紧张和寒意。他忍住了恶心,凑近井台边上细细端详那个尸体,想从尸体的伤口上看出这场灭顶之灾的端倪。
然而,他的眼睛再度起了变化——被泡得浮肿的尸体上下,只有咽喉处有一个伤口,位于颈部血脉处,仿佛被什么细小的尖利之物刺入,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小洞。让他感觉蹊跷的是那一处的血脉是流向心室的,并非一被刺伤就喷血至死的动脉。
外伤不会是致命伤,那么……
南宫陌屏住呼吸仔细看着那个伤口,转动手腕,用灭魂剑迅捷地在尸体的颈部划开了一个十字。苍白的肌肤翻卷开来,露出了皮下血肉——已经变成完全漆黑的腐肉!
果然有毒?那是什么样的毒,居然能让整个扶风寨在短时间内灭顶?
南宫陌忍住了恶心,将伤口更深地削开了一点,那个瞬间他眼神凝聚,那个伤口深处,有什么东西在蠕动!血肉里,有什么东西在拱着,似乎立刻就要钻出来——是虫子吗?人一死,在南疆这种天气里,不到一个月就会出虫子,那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有哪里一直不对呢……这个尸体……
然而,就在这个刹那,他手中的灭魂剑发出了淡淡的冷光,一闪即逝。
想都来不及想,凭着直觉他立刻一剑平封,将面前所有空门都挡得滴水不漏,足尖一点地面向后用尽全力掠出——那样一封一掠,看似简单,却已经是他一身武学修为的极致。
叮!果然有什么东西被他的长剑拦截,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一击未中,立刻如同飞梭般折回,不知道灭于何处。
南宫陌只觉手腕被震得发疼,连退三步,骇然立足,满身冷汗。
他忽然间想到是哪里不对了——尸体!
从房内血迹来看,那一场杀戮至少已经过去了大半年,在南疆这样湿热的天气里,半年后尸体怎么可能才朽烂到这种程度?应该不出两个月,就会变成骨架了才对!可这个死人从腐烂的程度看,分明刚刚死去不到一月。
呃……就在他诧然提剑立足的时候,荒院里陡然响起了一声低哑模糊的叹息。铁桶砰的一声掉回水井,沿着井壁反复磕碰了几次,发出铿铿的声音。等发出最后一声溅水的声音时,苍白的手支撑着井台,那个腐烂的“尸体”站了起来。
用手捂着刚被划开十字的颈部,那个“死人”就摇摇晃晃带着一身水珠向怔在当地的南宫陌逼了过来。喉咙里似乎有痰堵着,发出咳咳的声音,身上带着浓烈的腐败气息。
南宫陌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一直到那种腐败的味道包围了他才恍然大悟,知道这个空寨子里无所不在的腥甜味道是哪里来的——那是腐烂的血肉的味道。
手中的灭魂剑不停地震动,发出嗡嗡低吟。千年前,越王勾践以白牛白马祀昆吾之神,以成八剑。千年后流传于世的只剩下灭魂转魄两柄,据说佩带此剑夜行,魑魅为之辟——难道,今夜佩剑如此不安,是感觉到了邪魅逼近?
活死人的脚步是拖沓而缓慢的,凝滞地响在荒废的空园中。
他握剑踉跄沿路后退,瞪着面前一步步走近的惨白僵尸——到底是死人还是活人?
有喘息,有心口起伏,然而眼神却是凝滞的,灰白浑浊的一团,不辨眼白瞳人,走起路来摇摇晃晃、手脚僵直,被切开的颈部伤口里流出奇怪的紫黑色的血。
南宫陌定了定神,哧地冷笑一声——管他是鬼是人,人挡杀人,鬼挡杀鬼便是!
灭魂剑流出一道冷光,刺向那个活死人的右肋,在那一招发出的同时,左手瞬地发出了弦月叶,打向左路。那一招实在刺探虚实——然而出乎意料地,那个拖着脚步过来的家伙居然似乎毫无避让的反应,反而迎着大步踏来。噗的一声,灭魂剑直直没入右肋,松软的肌肉如同败絮般不受力,一下子对穿而出。
南宫陌急速收力,但身子已经止不住去势地冲前三步。
打向左路的弦月叶落了空,在空中一个转折飞回他左手。
然而就在那个瞬间,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近到一臂。对方脸上居然毫无痛苦或恐惧的表情,更向前踏进一步。南宫陌只觉眼前一晃,心知不对,回剑急斩,闷闷一声响,一只苍白的断手飞了出去,黑血如同喷泉般射出。他来不及躲闪,一下子被溅了满面。血污了视线,他在那一刹那凭着记忆点足飞掠,倒退回房内,同时长剑倒挽,借着最后一刹那视觉残留的影像,削向那个逼近的苍白的人。
噗,感觉长剑如削腐土,有什么东西重重砸到了地面上。同一时间,他的后背撞上了虚掩的房门,破门而入。
落地的刹那,他立刻用脚尖踢上了门,退到房子死角,慢慢用衣襟擦去脸上的黑血,感觉肌肤居然有热辣辣的疼痛。南宫陌心下暗惊,连忙从怀中摸出鼎剑阁密制的碧灵丹,含了一颗在嘴里。
门外没有任何声响,连那个活死人拖拖拉拉的脚步声和咳嗽声也听不见了。他捅开窗纸往外看了一眼,只见庭外月光如水、长草被压倒了一片,石径上匍匐着一具被截成两段的尸体,已经毫无声息。
死了吗?——这般容易。
南宫陌手指微微一动,指间的弦月叶再度飞出,薄薄的弯月形暗器在月光里微微闪了一道光,噗的一声没入死尸颈部,转了一圈。人头立刻骨碌碌地离开了身体,腔子里涌出大量黑血。弦月叶在空气中一个回旋,刷地飞回。
南宫陌舒了口气,却依然微微纳闷。真的死了?
看来果然是活人假扮的僵尸,不然如何能被杀死呢?他擦干净了弦月叶上面的血迹,重新推开门,想去拿回井台上遗落的铜钵。外面月色惨淡,风在空空的寨子里回旋,一人高的野草沙沙晃动,草间一丛丛红色的花儿开得分外茂密。那样的红色有种惨艳的味道。
南宫陌不知为何总是觉得不自在,感觉手中的灭魂剑不停发出微微的鸣动。
他的脚步一踏出后门,陡然顿住了。
那个尸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月光黯淡,所以有点眼花,他仿佛看到有什么细小的东西从断开的腔子里噗地挣出来,刷的一声钻入地面。
他提着一口真气,小心翼翼地提剑走过尸体边,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
从井台上拿回了铜钵,却无论如何都不想再去汲这口井里的水,于是他匆匆沿着石径返回。
灭魂剑忽然剧烈震了一下。他诧然止步,眼神陡然凝聚——花!在路的正中,刚才尸体倒下的血泊中,居然开出了一朵血红色的花!
又一阵风过,满院的长草和不知名的野花簌簌作响。
尽管鼎剑阁南宫家大公子一向艺高胆大,此刻心里也是蓦地一冷,不敢再从路上走过,而是足尖一点,掠过那一丛莫名其妙新长出来的花,直接跳进了门后。反手关上门,南宫陌再也不去理会房后那个奇奇怪怪的空园。

内容简介
《曼珠沙华•彼岸花(典藏纪念版)》内容简介: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一梦过十年,到最后,那个毛丫头凶巴巴的脸都在记忆中模糊起来,唯一清晰的是那一日她扑上来在他手腕上恶狠狠咬下的那一口。南宫陌陡然有一种非人世的恍惚,仿佛眼前所经历的这一切都并非真实。唯独手心那一缕头发,那一缕偷偷从那个红衣女童头上割下的头发,将成为这一切唯一的纪念,和手腕上难以磨灭的牙痕一样,伴随他直至死亡来临。一次错误的牵手,一个荒谬的决定,造就一个恶魔的灵魂。妖红遍地,百鬼夜行,神剑辟邪,幻蛊摄魂。正与邪,情与误,道与魔,死与生。残酷江湖中——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


曼珠沙华•彼岸花
曼珠沙华•彼岸花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