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之灯.pdf

大地之灯.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大地之灯》讲述了:当今学生文坛,用轻松略带忧伤的文风,或者嘻笑调侃的笔调来创作的作品已经很多。而这部作品力求达到另外一种主体风格和关注层面,应该是一种空白填补。
同时,这对于打开和扩展当今学生作者作品狭小的视野范围,努力向严肃文学的态度靠拢,应当是勇敢的尝试。
郭敬明评价七堇年“有同龄人所没有的成熟,无论是文章的立意还是文字本身的高度都胜于同期作者”。网友则评论七堇年的文字通透,文章本身钢韧又带有沧桑感。作者于作品中表现出思维的冷静及对周遭事物淡然的态度,也从另一个侧面为读者刻画了一副北方草原的景象,广袤、辽阔、悠远、苍茫。

媒体推荐
这是我的第一本书,在它身上我义看到了记忆容光焕发的样子,看到了那些战战兢兢想要构筑一个成就的日夜,
我们就这样走过整饬的光阴的栅栏,往事像是浓盛的山茶花那样从这栅栏的缝隙探山头来,撩拨远行者匆忙而粗糙的足’迹。
伴着青春的尾声,唯有天边断鸿的孤影沉入暮色,以及不知何处升起的伤心的鹤唳
  ——七堇年
他们的亲人爱与光,丢失在这一路生之盛大的自我扶正与恋恋不舍,抵达命途中最欣喜的一泊水泽。
我将他们的生命盛到你们的面前它一向甚美,它一向甚记忆而美。
十九岁的小女子触摸到了春上的形而上的心脏,她的写作姿态和对语言的膜拜,预示着我们的严肃文学在隔代复苏。
  ——安波舜
这是几乎要挣脱出年轻的牢笼,撕扯得血肉模糊,也要将撼动人心的悲怆带到你面前的决心。
  ——郭敬明
像是繁复花纹般的精致的悲怆,黏住目光,在呼吸里送达世界尽头。这是她的《大地之灯》。
  ——落落
看这本书的第一天晚上我梦见置身于广阔的天地,由此我相信,它有一种唤醒内心世界的力度。
  ——hansey

作者简介
七堇年,十月生。自幼学习绘画与钢琴。中学时代由虚荣心出发接触过吉他,爵士鼓和电影的些许皮毛,后来发现唯一收获是借以走入表达这个世界的途径。
曾经的理想有做漫画家和拍电影,至今仍耿耿于怀。成长中遇到很多的可贵,开始念念不忘要去祭奠那些人和事,于是找到成本最为廉价的表达形式,即写作,去防止自己向时光和记忆倒戈。
曾经获新概念一等奖,正以在回忆和幻想之间流盼的浮躁姿态,向死而生。

目录
序言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后记

序言
假如本书署名莫言,绝对有人欢呼:青年时期的莫言又回来了。能够将心理外化天地合一,恣意汪洋地将生命中那些或凝重或敏感或惹火的感觉泼向丛林、闪电、土地和红高粱,非莫言莫属;而本书中少女卡桑成长的残酷经历和高原藏区的绮丽诡秘,寂静、冷、天葬、转经,高高的山、不动的云,慌乱纯真的眼神和抿着嘴角的忍,都有着莫言早期小说的峻美和单纯。只是前者像滔滔的河水,后者像河边的岩,戛然而止的控制,使小说呈现出俄罗斯油画般的苍茫和悠远。
说本书是张抗抗早期作品也有人信。20世纪70年代南方浪漫知青在北大荒的痛苦经历和荒诞爱情,极光、森林、雪、篝火、歌声和音乐,将小说当画板,是张抗抗文学发轫的叙事特长。本书主人公——父辈也是北大荒的知青,一不小心生下了“孽种”,于是第二代的缺失就成了命中注定。他们经历了抗抗小说叙事的所有,不同的是,在本书作者的视角里,蛮荒群居变得迷人,死亡成了一种姿态和造型,小女子眼中的修长身影和性感手指,还有桦树皮上写的诗,都因记忆的过滤和时代的距离,多少有作家幻觉的寄寓。有意味的是,和抗抗大多数小说一样,本书的主人公也是脆弱、敏感、多情和不安分的艺术家。

后记
当我事隔三四年,又一次写下《被窝是青春的坟墓》这个题目的时候,清晰感到了一种由残存在头脑中的矫情情调所催生的伤怀。我承认它格外真切。
离我第一次尝试认真地写字,已经过了好些时日了。而那些真切的光阴,依旧是饱含鲜活汁液,在记忆中端然生长。我知道它们仍将继续。
让我们回过头来看看我们十六岁的时候都说了些什么,那是我在你的摘抄本上看到的——
原来有些事真的是不经意的完整,有些人真的是出乎想象的命中注定。……无论上天给我怎样的躯壳我已上演了十七年的悲欢,一些人一些事就这么明明灭灭地刻在沿途的风景中。我学会了安稳学会了谎言学会了冷静学会了沉默学会了坚忍。

文摘
当我无法安慰你,或你不再关怀我,请千万记住,在我们菲薄的流年,曾有十二只白鹭鸶飞过秋天的湖泊
——简桢《四月裂帛》
1
跟我一起走,简生。不要丢下我一人。那里美得超出你的想象,我摄影,你可以画画。
他们从俄罗斯回来的那一年,由画展协会应邀去藏地高原做艺术写生。简生并不十分甘愿,辛和却要劝他同去。
简生,你一定要跟我一起走。就像是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都一起走过来一样。简生,你便是我的幸福。她恳切地说。
面对她的恳求,最终都答应下来。好吧,我们一起走。简生说。
于是她就欢欣地露出满足而甜美的笑容。而他看着她从细小之处获得的欢欣与甜美,不知为何,常常感觉心酸与疲惫。
2
童年尾巴上的某个夏日黄昏,他刚刚从水泡子捉鱼回来,远远的,黄虎就大声地吠着,猛烈摇着尾巴欢迎他。男孩飞奔着进门,却猛然看见,堂屋的方桌两边分别坐着婆婆和另一个陌生的女人。婆婆站起来,说,孩子,来,过来瞧瞧你妈…
他愣着了。说,婆婆,您说什么?
婆婆眼里忽然噙了泪水。孩子,来看看你妈……你亲妈……
女人站了起来,握紧了双手放在小腹前面,带着尴尬而含义复杂的笑容,眼里却有了泪。孩子,妈妈来看你了。女人朝他走过来,远远就伸出了手,似要迫不及待地抚摸他蓬乱的头。男孩愣着一动不动。
女人的手在他的脑门儿上磨娑了许久,脸上渐渐露出某种如释重负的笑容。她的手是母性而柔软的。却令他感到陌生。
孩子问,你是……我妈妈……?那你说,我叫什么名字?
女人说,你叫简生。
他说,简生!?……不对,我不叫简生。婆婆和学校的老师不管我叫简生……你不是我
妈妈,你认错了。
女人苦笑了。简生,你是我的儿子,我没有认错,简生,是你爸爸给你取的名。
男孩问,那么我爸爸呢?
女人说,你爸爸他走了……
在很多年之后他依然能够记得那个晚上。
那是简生记事以来第一次见母亲。
两天之后,他被母亲带走。那个声称是他母亲的女人一直牵着他的手,走出院子。他只觉得这一切太唐突,内心竟惶恐紧张得手心直冒汗。男孩看见婆婆倚在门柱上怅惘地看着自己,精瘦的粗糙大手蜷着举高,却挥不动,只是停在半空中。清晨的浓浓的雾气渐渐湮没了婆婆的脸。
在火车上,孩子一直坐在窗边的位置,带着惊惶而猎奇的深情,出神地看着窗外飞快闪过的风景。
而这女子眺望着北方以北,一时间忽然明白原来一切从未曾消逝。在阔别了那么多年之后,她终于获得足够的勇气重返旧地。这旧地是北方的湿润而遥远的草甸子,是清晨久久不曾弥散的袅袅雾气,是回荡在野地里的鸟鸣,是秋日的山岭里大片的金色树林。是她的青春。
3
那个疯狂并且悲剧的年代。是愚昧,理想,热血,愤怒,仇恨和诗人的温床。童素清,一个标准意义上的老三届,在十八岁的年纪上,离开了京城,像是搅在鲜红滚烫的动脉里面的一粒晕头转向的细胞,被历史的洪大血管输送到了远离城市的北国之乡。
那年她和一些素不相识的年轻人一起到北方插队,挤了两三天的火车,又换乘军用大卡车,途中补给的时候,停留在三江平原的农场。
这是北大荒开发成熟的田野。许多的知青连队在这里扎根。而她面对的,是更为僻远的地方,靠近小兴安岭林区。

内容简介
《大地之灯》是郭敬明大力推崇的当红写手、第六届新概念作文比赛一等奖获得者七堇年的第一部长篇小说。
讲述在雪域高原深处长大的孤儿卡桑,父母在一次朝圣的途中双双遇难;出生在北大荒的孩子简生,父母是北大荒的插队知青,在他出生之后先后被急于返城的父母遗弃,一直到十岁,才被母亲接回大城市。十九岁时简生的母亲因为受贿案件而自杀。简生将卡桑带回城市,由于父母缺席的家庭抚养,两人在整个成长过程中充满了欠缺。在成年之后的岁月依旧伴随着内心阴影,一直都艰苦地进行自我扶正与探索。最终他们用回报或者付出的方式,获得了各自的终极救赎和解脱。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