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摇皇后.pdf

扶摇皇后.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扶摇皇后(套装上下册)》推荐:该文继承桂圆一贯的风格,语言幽默,笔力雄浑,想象力超群,故事编排妙绝,感情冲突激烈,情节波澜壮阔,令人热血沸腾。采用非同寻常的穿越构架,以类似于玄幻升级和地图串联方式搭建故事主脉络,令人耳目一新。情节上处处伏笔,引人入胜,包袱随抛随解,转换自如,包涵了权谋、宫斗、悬疑、盗墓、武侠、玄幻、修真等流行元素,让您无尽地享受文字的饕餮盛宴。
2011年悦读纪重磅推出“新穿越”小说系列,掀起了一股新穿越小说阅读热潮!新系列小说以其人物的个性化(如法医、特警、特工、穿二代等),故事的独特化(探案、剿匪、战争、盗墓、盗国等),言情的别致化(中国风意、格调清丽、古韵浓郁、愉悦张狂等),视觉的画面感(视觉效果——画面感、镜头感、神秘感、共鸣感;文化含蕴——真善美慧、爱与人生、认知信仰。)等,将会给读者带来更多新鲜和感动!
“新穿越”小说包括:
错嫁良缘系列:《错嫁良缘之洗冤录》、《错嫁良缘之一代军师》(全二册)、《错嫁良缘之后宫疑云》(全二册)、《错嫁良缘之穿二代生活》(全二册)等;天配良缘系列:《天配良缘之陌香》(全二册)、《天配良缘之商君》(全二册)、《天配良缘之西烈月》(全二册)等;军情特工系列:《11处特工皇妃》(全三册)、《暴君,我来自军情9处》(全三册)、《军火皇后》(全三册)、《第九局》(全三册)等;超影视系列:《美人诛心》(全二册)、《媚世红颜》(全二册)、《玉氏春秋》(全二册)、《天上有棵爱情树》(全二册)、《扶摇皇后》(全二册)、《帝凰》(全二册)《云狂》、《白发皇妃》、《夜妖娆》等。

媒体推荐
1.墓室穿越,绝境中历练,红尘中际遇,真爱追逐,语言幽默,人物鲜明自然,重重悬念与伏笔,于最终了然处会心一笑。
  ——咖咖啡啡
2. 桂圆的文字,丽如春水,静若远山,然而看得见水面上金色的粼粼波光,看得见远山上的层峦叠翠,是一重重不动声色却鲜艳欲滴的美。这样的文字,不会因无声岁月而剥脱零落,只会在漫漫时光长河中愈加夺目,最终凝成一个安静的、不可磨灭的,如琥珀般美丽,如金刚石般隽永的形态。
  ——阅微
3. 孟扶摇——一个巾帼更胜须眉的传奇女子,为了城中那千万百姓,只身闯敌营,取帅头颅,最后寡不敌众,被逼自刎于城门之前的,是她;领众人闯无人能闯的千年古墓的,历难重重,在历史的痕迹上被缓缓带过而无人知晓的,是她;为了心上之人,在危难关头,宁负己而不负他人的,是她。
  ——半夏木槿
4. 桂圆的故事里,有此间爱恨,有天下舆图相争,有世间的美好梦幻,亦有决不可错过和拒绝面对的苦难流离。她用她的方式,用她的笔,不倦地告知我们,对于注定要发生的风浪,单纯地依靠一厢情愿的堤坝,是无法躲避灾难的。我喜欢称之为,童话中的苦难。
  ——君小
5. 桂圆的女主,大多敢爱敢恨,爱的纯粹,恨的纯粹。在桂圆的笔下,没有真正的坏人,只因追求不同,选择不同而已。每个人物在桂圆优美细腻的笔下都已鲜活,你会随之哭笑、随之伤悲,那些呼之欲出的人物,好似在与我们平行的世界里演绎着红尘种种,作为看客的我们却已不知不觉融入其中。扶摇直上九万里,不入凌霄誓不归!
  ——月心

作者简介
天下归元,女,潇湘书院当家花旦,新穿越小说小说代表作家。于流光绮丽文字中看见阔大沉雄新天地,遂执笔为文,慢拨心事幺弦,暗设流年陷阱,以中文之温存博大撰文,于惊风密雨、众生色相、十丈软红诸般妄念和魔障中,和有缘相遇的人们,一同行走、思考、存在。其人笔力雄浑,文字幽默,想象力超群;其文编排妙绝,层层递进,感情冲突激烈,情节波澜壮阔,令人热血沸腾。作品点击达数万千,粉丝数以万计。代表作品:《扶摇皇后》、《燕倾天下》、《帝凰》等。

目录
楔子
正文
卷一 风起太渊
序章 墓室吹灯
第一章 十七年后
第二章 贵宾名犬
第三章 剑震玄元
第四章 洞中谋杀
第五章 玄元初遇
第六章 快意恩仇
第七章 后山遇伏
第八章 一梦前生
第九章 计毁玄元
第十章 碧水飞袖
第十一章 烈王北野
第十二章 大风将起
第十三章 征服宣言
第十四章 金蝉脱壳
第十五章 嫁祸栽赃
第十六章 宫变前夕
第十七章 山雨欲来
第十八章 “野”鸳鸯
第十九章 烈火皇城
第二十章 此刻相逢
第二十一章 雷霆忽至
第二十二章 宫门之逼
第二十三章 星辉将升

卷二 无极之心
第一章 劫财劫色
第二章 行宫之贼
第三章 买醉青楼
第四章 废园惊心
第五章 绿珠之会
第六章 独闯重围
第七章 红尘锁情
第八章 戎族之乱
第九章 步步紧逼
第十章 无极之心
第十一章 诉情之夜
第十二章 以吻封緘
第十三章 惊世一舞
第十四章 忍辱蹈死
第十五章 城门自刎
第十六章 绝处逢生
第十七章 一夜“春光”
第十八章 此心成结
第十九章 斯人归来
第二十章 两心之战
第二十一章 凝冰化冻
第二十二章 凤氏莲花
第二十三章 嗜血捕杀
第二十四章 密林逃亡
第二十五章 山林历险
第二十六章 烈血牺牲
第二十七章 古墓危情
第二十八章 死生与共

卷三 天煞雄主
第一章 双莲之会
第二章 深宫之夜
第三章 绝不放手
第四章 此心坚执
第五章 爱之追逐
第六章 让我去痛
第七章 以身事魔
第八章 思慕之深
第九章 重重心思
第十章 冤家路窄
第十一章 此情深处
第十二章 唇齿缠绵
第十三章 唇枪舌剑
第十四章 爱之真义
第十五章 为我珍重
第十六章 御风成旗
第十七章 天上人间
第十八章 时光之错
第十九章 倾情一吻
第二十章 血色江山
第二十一章 两心纠缠
第二十二章 温馨融融
第二十三章 翻覆乾坤
第二十四章 当街强吻
第二十五章 杯具误会
第二十六章 无心插柳
番外 非诚勿扰:孟扶摇相亲记

文摘
版权页:

扶摇皇后

插图:

扶摇皇后

“头儿,这墓穴里怎么阴森森的?有点邪气啊!今天出门看皇历了没?”黑黝黝的墓室里,挪动着几个灰头土脸的影子。其中一个擦擦汗,半直起腰冲着里面的主墓室喊道。
“看了,”孟扶摇半跪于地,头也不抬地刷着墓穴里那具巨大的青色石棺上的浮灰,嘴里叼着个微型手电,难得说话还口齿清楚,“今日是黄道吉日,宜入殓、除服、移柩——你看,移柩就是搬棺材。真巧,都和死有关。”
“靠,你能不能说点吉利的?”先前喊话的胖子小袁翻翻白眼,一抬头看见壁顶形貌诡异的牛头人身壁画,在灯光映照下笔触鲜活,仿佛随时能走下来,不由得有点心惊地缩了缩。孟扶摇根本懒得理他,专心干自己的活。浮灰渐渐刷尽,现出三头双身独角的异兽图腾,背生双翼,凶睛怒目。孟扶摇看在眼里,别有古文明圣物狞厉之美及钞票现金庸俗之美。
孟扶摇眉开眼笑地抚摸图腾,手一伸,“撬棍!”
有人赶紧递过撬棍。
“胖子,来,和皇帝棺椁来个亲切会见。”孟扶摇一把扯过胖子,“你那边,我这边,一二三,一起掀翻。”
“别啊老大,你为啥总抓着我不放?”胖子死命挣扎。
“因为你是菜鸟,”孟扶摇对他露齿一笑,“菜鸟就是用来给老鸟蹂躏的。别磨蹭,快点,赶着把这个墓给搞定,这两年我妈的住院费就不用操心了。”
“疯子,盗墓狂,才二十二岁就盗了一堆墓!值钱的、不值钱的,大的、小的,近代的、古代的,而且还无品位、无节操、无挑选,只要是墓就搞,你这种三无盗墓人士的存在,简直是发丘道人、摸金校尉前辈们的耻辱……”胖子嘟哝着,手下却不敢省力气地慢慢抬开棺盖,然而下一句话突然堵在了喉咙里。
“哇靠!”
四周的人聚拢来,眼睛里瞬间反射出重重宝光。
青色石质外棺内,竟然还有一副紫金棺椁,罩了一层华贵珠襦,每颗珍珠都硕大如拇指,光芒圆润,耀人眼目。
别的不说,仅仅这套珠襦,就价值不菲。如果能完整拿出去,当真是“价值连城”。
发了!发了!
这座墓来历神秘,但是一路过来的种种葬制也看不出什么稀奇处,众人都以为不过是小打小闹,顶多是个封建士大夫的墓,王侯都够不上,不想居然能有此收获。
还是老大英明,一路力排众议,打了鸡血似的坚持前进。那种少见的执拗劲,逼得大家伙儿不得不跟着,没想到竟然瞎猫碰上了死耗子!
众人兴奋地倒吸了一口气,唯有孟扶摇像是被珠光刺了似的眯着眼睛,嘴里念念有词。
胖子凑近了去听,听见她喃喃道:“透析每次五百……一周三次……住院费每天三百……肾源加手术费二十五万……抗排异药物,每月三千……”
胖子撇撇嘴,看着孟扶摇年轻而风尘仆仆的脸,想嘲笑几句,然而话到嘴边却又止住,换了一声叹息。
二十二岁的她,原本应该在大学考古专业稳步读研,或在考古研究所做着工资不高却清贵悠闲的学术研究,然而却早早肄业,十七岁便打个背包上山下海,加入这个危险的朝不保夕的地下职业,成为盗墓一族中年纪最轻的摸金客,在警察追捕和生死历险夹缝中艰难生存。五年来从跟随别人到自己组队,从默默无闻到独当一面,她已经是业内有名的盗墓老手了。
少女盗墓狂人,出了名的贪钱如命,是个墓都要进去遛三圈,一块砖头也要捡出去在黑市上叫卖,为此她被业内暗笑饥不择食。然而只有他们知道,背负着亲人生命延续重任的人,没有权利选择。
如今遇上这么一票大的,她也算苦尽甘来。胖子咧嘴一笑,想着要是还有其他什么好东西,这珠襦就给老大一人拿去,也好让她早点甩脱身上重担,洗手金盆。真是的,一个女人家搞这个做啥?整天凶巴巴地压人头上,赶紧收手回家嫁人才是咧。
孟扶摇不知道胖子的腹诽,专注地算着这次收获多少。她眉开眼笑地一拍棺前石兽,震得四面浮灰一阵飞起。
孟扶摇想着老娘的病,有点开了小差,就没注意到她刚才那一拍,棺底发出沉闷的回响。这回响穿透连接着幽深墓道的墓室,再从远处的墓门处反弹回来,余音阵阵,悠长阴森,像是远古巨人从地下蹒跚走来的脚步声。
明明是在密闭的地下,却不知道哪里吹来一阵冷风,吹得人人都打了个战。墓室内光线微弱,映得每个人脸上一片惨青之色,望去如同鬼魅。
大家对视一眼,都有点发毛。
这次到这个北方边陲之地,盗这座据说比曹操墓还要早上近百年的无名大墓,从一开始事就没断过。先是吃错了山间野菜,人人拉肚子拉得前赴后继,免费为雪原的贫瘠土地提供了来自富庶城市的宝贵肥料若干;再是小李早上钻出帐篷,莫名其妙地被一条守在门口不冬眠的毒蛇给咬了;更糟的是,打开墓门时,根本就没打算下去,安排在入口望风的新手小刘,生生被一块突然掉落的梁石给砸破了头,到现在还没醒。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按照盗墓贼的逻辑,有点诡异,不宜再探。
可惜,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何况带队的是号称“盗墓狂”的孟扶摇孟大小姐!这位大小姐什么都好,唯一缺点就是:脑子有点不正常。
当然,这个不正常,仅限于她掘墓时的无限热情和疯魔状态,以及遇见非一般事态时完全不同常人的另类选择。
总而言之,孟大小姐是绝对不会因为什么拉肚子啊、蛇咬啊、石头砸啊之类的纯概率事件便放弃她所热爱的扒坟事业的。对于一个曾经抱着自己第一次挖到的文物在古墓里欢喜地睡上一天的非人类来说,这点事实在不配叫事。
“铁锹、洋镐!先把棺椁支起,省得压坏珍珠,小心不要剥落棺身,那是紫金,紫金!”她那特意染得鲜艳喜庆的红发一甩,黝黯的空间  里顿时刷出一道亮丽的色彩。孟扶摇摩拳擦掌,目光亮得像苍穹之上不灭的星火。
其他人却没有第一时间上来,孟扶摇皱眉回头,看见同伴们神情有点委靡。
“怕?别告诉我平均每个人都钻过三个墓的老贼们这次突然稀松了。你、你、你,”她一指指地点过来,“一拳头揍翻条子的老四啊,一锤子夯倒白毛尸的铁头啊,盗墓世家熏陶出的全面发展的‘盗二代’啊,拉几次稀就拉跑了你们满脑子的发财梦了?”
她噔噔噔地大步过去,在背包里哗啦啦一阵乱找,翻出几根蜡烛。她翻着白眼,不耐烦地在墓室四角各点上一根。幽幽烛光在四角摇曳,看起来竟带点绿色。
“老大……你这是干什么……”
“《鬼吹灯》看过没?”孟扶摇啪地打了个响指,笑吟吟道,“既然你们认为有鬼,我就从善如流。喏,蜡烛如果熄了,咱们就撤,如何?”
“真的?”胖子贼兮兮地瞅着那蜡烛……等下扒下棺身上的珠襦,便直接吹熄了先……
他们还没来得及靠近,魔女已经开始分派任务。一群人被支使得团团围着棺椁转,哪里还顾得上四角的蜡烛。以至于突然贴地起了一阵旋风,西南角的蜡烛颤了几颤突然熄灭,也没有人能及时发觉。
棺盖很重,千年来石缝内的分子不断活动,部分连接处已经弥合。几人费了好大力气,才勉强支起。孟扶摇高高站在一块墓石上,双手撑膝,大声喊号子,“一、二、三!”
一阵摩擦声响过,棺身被移开,几个人上去,小心地用薄铲将珠襦剥了下来。
“兄弟们,干得好!”孟扶摇大力鼓掌,一边用手电照着战利品,一边得意扬扬地唱自编的小调。
“再过两千年,我们再相会,送到博物馆,装进玻璃柜,你一柜,我一柜,别分谁和谁,不怕盗墓贼围着我们追……”
一众干活的苦力翻着白眼,只恨自己抽不出双手来捂耳阻挡某人五音不全的魔音穿耳。
胖子蹲在外棺棺盖上,隐约看见棺盖背面好像有铭文,赶紧小心地用考古专用的刷子刷了。
这也是出身考古专业的孟扶摇的规矩,虽然为钱沦落成盗墓贼,却还记着尽量保护文物。值钱的陪葬品要取走那是没办法,棺椁壁画之类带不走又有考古价值的东西,她向来不许他们毁坏。
铭文用朱砂填了,千年过后依然鲜明。朱砂里不知道掺了什么东西,散发出一种甜腥的味道,闻着令人不安。
“上天苍苍,地下茫茫;死人归阴,生人居阳;生人有里,死人有乡;至此且住,不得……相妨。”
手电光晃来晃去,鬼火似的乱蹿。胖子的脸色变了。
孟扶摇埋头对付内棺,漫不经心地说道:“哦,是汉代风格的镇墓文,不过最后一句有点不一样啊,说什么来着?”
她眼角无意中一瞥,发现支起的外棺之下,竟然好像有个黑黝黝的洞。她小心地探头过去一看,隐约看见地下竟似乎还有巨大的空间,顶着雕刻繁复的石柱,石柱下方一片金光冲起,和身后的烛火交汇,照见那大殿正中,一座似乎是青铜制的台子。
孟扶摇还没来得及看清那是什么造型的台子,眼前突然一黑。
随即听见胖子撕裂般的破锣呼声。
“烛灭!扯呼!”
“你爷爷的,当咱是山大王啊!”孟扶摇笑骂一句,正要站起身来。
轰!
身下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整个墓室都开始摇晃。七八个人齐齐站不住脚,葫芦似的滚成一堆,随即又是一声裂响,如同巨人带着裂天拔地之力重重跺脚,墓室的地面突然开始倾斜;地下的洞不断扩大,棺椁轰隆隆地倒滑,狠狠撞上墙壁。砖石被簌簌震落,在地上砸出一个个拳头大小的坑。几个人抱着头满地乱滚躲避,胖子肉多不灵活,滚得不够精巧,被砸得嗷嗷乱叫。此时外面的响声,却一阵比一阵地紧起来。
孟扶摇在一片鬼哭狼嚎里勉力抬起头来,先一把抓过滑到身边的背包顶着头,然后大叫道:“大概山崩了!最近暴雨多!出去!立刻!”
靠近墓道的人翻滚着探头一看,叫声里立刻带了哭腔,“墓道被泥石堵啦!”
“哭个屁啊!哭就哭通了?”孟扶摇在满地碎石里打了个滚,抬头看看穹顶,大叫道,“先前这里还有个盗洞,从这里出去!”
“那个洞没挖完,还堵着半截尸体!”
孟扶摇将背包系在脖子上,一跃而起,还没站直,一阵巨震又把她给震趴下了。孟扶摇干脆也不起来,龇牙咧嘴地一把抓住一柄铁镐,骨碌碌地滚到先前那个盗洞口,竖起铁镐拼命捣。
刷啦啦先是掉下一条腿,血肉模糊地落到孟扶摇身边。孟扶摇瞅都没瞅一眼。
然后是身子。砸下来的时候孟扶摇让了让,那一截东西刺溜带着一道血线滑向了倾斜下去一半的墓室下角。
孟扶摇身子刚让出来,紧接着一干瘪的脑袋砸了下来,正砸在她肚子上。孟扶摇一把挥开,“去!别打扰我干活!”
砰地一大捧黄灰色砂姜土漏下来,眼前出现一点天光。孟扶摇被洒了个灰头土脸,却咧着嘴得意地笑。
“没死的都给我过来!有路了!”
人们连滚带爬地过来,孟扶摇揪住一个衣领就要往洞里塞,那人忙按住她的手。
“你先!”
“走!”
“你是女人!”
“我是老大!”
轰隆声还在继续,地面倾斜几成直角,下方巨殿显露却已无人关心。现在墓室里只有他们立足的这一块还是平地,但也即将不保,何况还有神出鬼没、快如利箭的飞石。
那人在洞口不肯上,死活要让孟扶摇先。这个时候玩义气那叫一个不义气!孟扶摇眼睛快和头发一个颜色了,牙齿咬得咯咯响,抡圆了就是一巴掌,打得那懂得谦让女士的绅士盗墓贼眼冒金星、神情呆滞。
就这么一呆滞的工夫,孟扶摇一把把那家伙塞了进去,顺势还踢了他一脚。
“再唧唧歪歪,扇死你!”
这一扇着实很有效果,后面几个极其顺溜地爬了出去。孟扶摇一伸手去抓最后一个胖子,却抓了个空。
她一转身,看见胖子已经快滚到塌陷的那半边,正拼命扒着地面上一切飞速倒退着的东西,试图稳住自己的下落之势。他身后,大片大片的乱石正龇着嶙峋的利牙卷了来。
胖子嗷嗷地叫着,已经无法正确表达任何一句话了。
孟扶摇回头看看,一脚勾住石壁上一处突出的铜地灯,倒身在地,伸长手臂,在胖子掉下地洞的那一刻终于够住了他肥厚的手臂。
胖子眼泪涟涟地哭喊,“姐姐啊,我就说不要开棺的啊……”
“去死!”
孟扶摇一把揪住这家伙厚厚的颈皮,送他“去死”了。
胖子爬到一半,因为屁股太大,卡在盗洞内上不去。孟扶摇转头去找铁镐,喃喃道:“戳!”
胖子号叫一声,一运气,立刻上去了。
孟扶摇哈哈一笑,正要爬上去,眼睛忽然一亮。
她看见后方不远处,不知道是哪里震裂了,现出一座青玉小鼎,正摇摇晃晃地滑过来。
孟扶摇立即眼疾手快地一把捞起,哈哈大笑,“好!好东西!”
这可是实打实的值钱玩意,那珠襦被这山崩折腾的,估计毁坏了不少,卖不出好价钱了。而这鼎要是能完整弄出去,这一趟也就没白来。
头顶上胖子的脸在晃动,大喊大叫,“上来,快上来!”
青玉鼎镶了金,有点重。孟扶摇费力地托起,没注意到鼎离地后,有一处隐约红光一闪。
脚下立足之地还在不断塌陷,只余脸盆大小。满脸是汗的胖子从洞顶探进脑袋,看见的却是青玉鼎。他急得大吼,“不要这个,要你!”
“我呸!轮到你要我!”孟扶摇笑骂,将鼎举上去,“拿着!不亏!”
胖子无奈,只得伸手接鼎,喃喃骂道:“这个只记得钱的死女人……”
鼎太重,他双手接过来,孟扶摇才舒了一口气,正要向上爬。
轰!
一道刺目红光血锦般亮起,瞬间包围了孟扶摇全身。她脚下一空,乱石飞砸,最后那点立足之地彻底塌陷。
“啊!”
刚腾出手去接孟扶摇手臂的胖子捞了个空。
“老大!”
胖子连声音都扯破了。
一阵奇异的怪声响起,似琴似箫、似凤鸣似龙吟,响声里隐约听见孟扶摇的声音,挣扎着说了一句:
“兄弟!别忘了卖了钱分我一份……”

内容简介
《扶摇皇后(套装上下册)》主要内容:前奔!穿越风刀霜剑,看风云起、四海怒、五洲裂、七国争。前奔!遭逢金风玉露,共桃花马、紫金阙、相思恨、此心劫。彪悍盗墓女穿越至强者为尊的五洲大陆,如何跋涉万里,夺得七国之令,最终抵达陆地极北穹苍神殿,完成心里最终的回归执念?
而这一路相逢的爱情,是孤峰绝崖、苍山之巅一堆火,是刀光剑影血溅三尺一回眸,是秋日金风清溪流泉一飞袖,还是冷月深林策马长奔一剑袭?
当爱情与抉择狭路相逢,谁胜?
她说,我能献给你,不过这一身热血,你若不要,我只好放你的血。
她说,我一生的所有努力,都在与真爱背道而驰,天意弄人是么?那我就只好弄天吧。
裂帛三尺,溅血一丈,扩疆千里,横尸万计。
鸾凤一日因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到得天下之巅,与谁见?万里河山人妖娆。

点击链接进入女帝传奇系列
白发皇妃(套装上下册)
天才魔妃(套装上下册)
毒医皇后(套装上下册)
扶摇皇后:终结篇(套装上下册)
凰权(套装共2册)(附彩插+书签)
帝凰(套装共3册)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