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耳.pdf

左耳.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左耳(修订版)》是青春必读书。

名人推荐
饶雪漫笔下的人物哪怕是坏也终究给人一个可以去喜爱的理由,其实刚开始很讨厌许弋,直到最后看到许弋的自述,看到他那样洒脱地叫张漾哥们,那样洒脱地和张漾小耳朵告别,才真正喜欢他,看到他最后那么悲壮死去,才真正为他心痛。一开始就爱上那样为爱奋不顾身、重友情的吧啦,喜欢她的个性,她是成长中一类孩子的典型。超级喜欢张漾,喜欢他表面油嘴滑舌却又内里专一,喜欢他的漂亮事迹,喜欢他的讲义气,真的是够酷!够帅!

看了几部饶雪漫的书,很喜欢。昨晚《左耳》看完之后心情复杂。任性而又倔强的吧啦,善良而又可爱的小耳朵,又恨又爱的张漾,永远爱着小耳朵的尤他,不好不坏的许弋。最后最可怜的似乎是许弋,爱过三个女孩,两个离开了,一个有了别人。但是他最后也离开了,去了吧啦和米米那里,他又和他爱的女孩在一起。小耳朵,这个善良的女孩,疼爱着吧啦,最后原谅了张漾给他新的温暖,《沙漏》中的莫醒醒也是一样善良。吧啦是这里最幸福的人,她带着她爱人的爱和孩子最先离开,不用承受爱人的别离。张漾,那个利用吧啦的男孩,最后的后悔也是应该的。他爱上了小耳朵,我觉得对于吧啦、小耳朵还有张漾都是一种安慰吧!正是由于他们的相爱,所以他们的左耳也相爱了,所以在最后他的左耳才会失聪吧。最后吉吉把张漾还给小耳朵的结局,是否是饶雪漫给大家的一个安慰——最终还是相爱的人在一起。

不只一次看《左耳》,我心疼吧啦,欣赏小耳朵,爱上许帅、漾、夏吉吉、夏米米甚至蒋雅希。起初我是不喜欢甚至是恨漾的,但后来又情不自禁爱上他。
如果说对吧啦不公平,但她不是得到了她想要的爱吗?如果说对许帅不公平,即使是最后他的结局,那是他在为他所爱的人做自己想做的事,最后的最后谁又能说他不幸福呢?
不知道为什么爱上漾,如果我是吧啦,我会做同样的选择,即使知道结果。
我爱他们,无论对错,他们在用自己骄傲的方式演绎自己的人生,所以也就不存在对与错。有的是成长途中的爱、恨、疼,还有幸福……

以前就听说过《左耳》,可如今看来的确不同,它给我带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心痛,让我处在这个多痛多梦的年代里有了一点心灵的悸动,给我一种痛并快乐的感觉。
心中五味杂陈,《左耳》让我体会了一种会呼吸的痛。饶雪漫,加油!

作者简介
饶雪漫,自由作家,生于70年代。已出版作品五十余部,作品语言优美、故事动人、风格多变,享有“文字女巫”之称。
代表作有《小妖的金色城堡》《校服的裙摆》《左耳》《沙漏》《离歌》《秘果》等,作品多次登上全国各地(含港台地区)畅销书排行榜,是当之无愧的青春文学领军人物。饶雪漫首创“图书娱乐化”和“图书影像化”概念,在自己的书中起用海选出的平凡女生作为书模,并在作品中附送主题曲、影视剧光碟等,成为青春文学界声色亮丽的风景线。
2010年,饶雪漫主编的少女时尚阅读杂志《17SEvENTEEN》正式创刊,着力打造“阳光、自信、独立”的少女文学新偶像,为所有女孩搭建一座成长中的温暖灯塔。
在多年的文学创作中,饶雪漫始终亲近女孩,聆听成长期女孩的心声,并于2004年开始,每年举办“我不是坏女生”夏令营,关注女孩成长问题,执笔写出真实的女生故事,成为千万女生最喜爱、最信任的作家。

目录
木子耳
吧啦吧啦
张漾
李珥
附录:耳语者

序言
当翅膀张开的时候
十一月十八号。
1118,这是一个吉利的日子。
我写完了我的《左耳》。这是我写得最长的一本书,好多时候,我停也停不下来,其实写到这里,它也只是一个暂时的停息。虽然我费了好大的劲终于收住了尾,但是我自己知道,我还有很多的故事要说,谁也无法阻止我。
那天晚上我梦到一个巨大的翅膀,纯白色的,在灰暗的天空下斜斜的,以绝对的气势掠过我身旁,那个梦里居然还有音乐,像是我平日里最不懂得欣赏的交响乐,醒来后,它们依然敲击着我的耳膜,一下一下,让我精神。
这是一个应该在青春期来临的梦,它迟到了整整十八年。
现在,如果你要我回忆,我回忆不起自己究竟是何时开始决定写《左耳》的,这个书名从心里跳出来,也绝对只有短短的一秒种的时间,我有些疑心自己这个名字会不会好听,或者说不知道它会不会让编辑和读者觉得索然无味,于是我上Google打出了这个词,一秒钟以后,出来了十五万个结果,排在第三条的是一个新闻,新闻的标题是:医学专家证明,甜言蜜语,说给左耳听。
我对自己的书名立刻充满了信心,我想好了,如果有一天,不管谁问我为什么要起这样一个名字,我都可以用这句话来回答它而无需像以往那样费劲心机,这简直太省事了。
很多时候,“爱情”这个词,它真的可以替代一切。
但当然,我不是要写一个爱情故事,这绝对不是我写作的初衷,我要写的是“女生”,这个被我爱到骨子里的特殊群体,我要写“她们”的成长,“她们”的痛苦和欢乐,上帝作证,这么多年,我是如此的孜孜不倦。
很多人都问过我,饶雪漫,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你要一直这样写?有时候我也想不通,也许,这都是那个迟到的梦惹来的祸,所以我才会一遍一遍地在文字里,重复着我的十七岁。重复着告诉每一个人,因为爱着,就算痛到极致,我们也不会老去。
小耳朵,就是这样的一个女生。
我知道会有很多的人会爱上吧啦,喜欢上吧啦浓烈的色彩和张扬的笑容。但对我而言,小耳朵是更加地贴近我心灵的。她是那样鲜活地活在我的心里。有时候,我会想像她说话的样子,慢慢的,轻声细语的,但带着坚决意味,心一点一点地疼。我对小耳朵,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敬仰,她自有她的磁场,她在雨中让给吧啦的那把伞,她伸出手替张漾和面的动作,她在酒吧外面蹲着等许弋出现,她抱着尤他送她的手机在火车站广场流泪的样子……都让我愿意相信她是一个天使,她小小的白裙子,就是她小小的翅膀。我们都没有见过天使,而天使应该就是这样吧 ,纵然伤痕累累,依然奋不顾身且永远笑容甜美。
我的小耳朵,她一定是这样的。我无数次地揣测关于她的结局,无数次地问别人同一个问题:你想小耳朵嫁给谁呢,张漾还是许弋?我得到的答案是一半对一半,于是我一面写一面挣扎,一面写一面犹豫,但其实到最后我才发现,答案是明摆着的。我知道我无法改变我自己,就像吧啦无法改变吧啦,小耳朵无法改变小耳朵一样。我知道我们每一个人,就算是有了足够的理由,也无法说服自己改变在初初来时的路上,就早已经决定了的一个选择。那是命运的安排,最好的方式,就是微笑着接受。
我喜欢在清晨最好的阳光里敲字,手指在键盘上来回,像弹钢琴,我被文字控制,内心响起音乐。感觉无与伦比的幸福,我深知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拥有这样的幸福,于是我越来越懂得感恩,懂得用最舒服的语调和别人交谈。懂得付出,其实是一种最美好的获得。当然这也是危险的,因为有时候我会在自己的文字里迷失,找不到来时的路,我极力寻找一双翅膀,希望它可以带我飞越,于是我可以看得更高望得更远。
我忘了,当我展翅飞,也许就停不下来。
好像《校服的裙摆》里罗宁子和小三儿的一段对话:
鸟为什么会一直飞?
因为它不飞,就有可能会死掉。
可是没有人愿意死掉。生命生生不息。我们都要面向太阳,骄傲地活着。像力力麦在MSN上的名字:如鹰一样展翅飞翔。
我喜欢这句话,喜欢骄傲地活着。喜欢所有积极向上的人们。
2005注定是忙碌的,签售,讲座,总是让我摸不着边且极度抓狂的电视剧。常常我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做什么。可是2005对我而言注定是不同寻常的一年,因为在这一年,在几乎不可能的情况下,我终于写完了我的《左耳》,完成了我和我的少年朋友和青年朋友们共同的成长仪式。
烟花,屋顶,年轻的无所畏惧的面孔。我们都经过或者正在经过的岁月。有的东西留了下来,有的注定永远消散。所幸的是,在擦肩的时刻,我们记住了彼此。如果我的微笑点亮了你,在你去的路上多出一盏灯,那么我也会感觉温暖。
当然还有很多的路人,我们可能永远陌生,当我经过你身旁,哪怕你看不到,猜想到我的美,也是好的。
读一本书,很累。
亲爱的,谢谢你们。
饶雪漫

文摘
版权页:

左耳

我的指甲剪得短短的,每一个都涂着玫瑰红色的指甲油,像一小颗一小颗成熟的红豆。我用我细弱的手指夹着烟,烟灰很长,突然掉落下来,他下意识地皱了下眉,然后把头低下。
他对面的女生也皱了皱眉。
我“哗”地笑了起来。
“嘿嘿!”我恶作剧地冲他喊,并且伸出了手臂,晃着手中的烟说:“嘿嘿嘿,小白杨,你好。”
张漾站起身来就走。女生也站起身来跟着他。我发现张漾在柜台的时候付掉了两个人的面条钱,女生乖乖地走在他前面,走出面馆的那一刻,张漾的手轻轻在女生的背上拍了一下,女生回头,他冲她微笑,一脸的宠爱。
你要相信,那一刻我的心里。真的是一点嫉妒都没有。
我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嫉妒。如你所料的那样,我把他当作专为我定做的礼物,无论别人如何赞叹热爱,他是我的。我势在必得。亲爱的小白杨,你是我的。我跟老板娘要了纸和笔,趴在桌上飞快地写下我的电话号码,然后,我冲了出去。我看到张漾的背影,他已经快要进入校门了,我飞速地拦住他,把纸条塞到他的手里,他伸手接住了,不露痕迹地走开。
看来,他是个比我还要狡猾的狐狸。不过,我依然胸有成竹地等待着这只狐狸上钩。吧啦这十八年,不是白活的。
张漾的手机短信是在三天后发来的,那时候我正跟黑人在一家网吧玩“仙境”,我的魔法师已经练到七十级了。但还是不能去金字塔,一去就死。黑人捉着我的手移动鼠标,一面带我闯关一面骂骂咧咧:“以前没看出来,你丫怎么这么笨呢?”我把他推开:“你能不能不要骂粗话,你能不能有点素质?”
“不能。”他响当当地不知羞耻地回答我。
就在这时候。我的手机响起了短信的提示音。那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短信的内容是:我在拉面馆。
我差不多是从座位上跳了起来,然后我对黑人说:“我有事,要走了。”
黑人不肯放过我,他贴着我的耳朵说:“今晚一起happy。”
我知道他的性格,于是我只好笑笑说:“好的,我办完事就回来,你先在这里乖乖地玩游戏,不要趁我不在就出去泡妞。”
“你要办什么事?”他纠缠着我不放,让我恨不得在他脸上打上一拳。不过我还是笑眯眯地撒谎说:“我奶奶没带钥匙,打完麻将后进不了门,我得去开门。”
“哦,那你去吧。”他总算停止了啰嗦,“我在这里等你。”
我出了网吧,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赶到拉面馆,我一面跑一面想等会儿见了张漾第一句话应该说什么,说什么会显得我吧啦比较有素质。我跟黑人在一起呆久了,一不小心就会冒出一句粗话,这种事在张漾面前,可一定不能发生。
我跑到面馆的门口,就看到张漾站起身来,朝着外面走去。我立即心领神会地跟着他。他走到了面馆一侧的小路,那条路非常难走,两边都在建房子,基本上是无人经过。就这样,我跟着他走了差不多有两百多米远,他在一个阴暗的角落停住了,那里有一堵墙,他靠着那堵墙。点燃了一根烟。我走到他面前,我想说点什么,但我发现我对黑人的那一套嬉笑怒骂对他根本用不上。

内容简介
《左耳(修订版)》是中国大陆地区唯一作者正式授权,无可取代的青春文学必读杰作,万千读者珍藏的成长记忆,时隔七年你是否能用《左耳》听见遗失在风里的甜言蜜语。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