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你听到Calling You.pdf

只有你听到Calling You.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只有你听到Calling You》编辑推荐:温柔伤感的“白乙一”代表之作;已改编成同名漫画与电影,反响很大;乙一在国内拥有较多忠实读者,温柔治愈的作品近年来尤其受到年轻读者的欢迎;《只有你听到Calling You》是写给每一颗孤独寂寞之心德治愈系好书,是众多乙一读者翘首以盼的治愈系短篇集。

作者简介
作者:(日本)乙一(Otsu Ichi) 译者:吴名

乙一(Otsu Ichi),1978年生于日本福冈。1996年,17岁的他以《夏天•烟火•我的尸体》荣获第六届集英社“JUMP小说•纪实小说大奖”,一举成名。2002年更以《GOTH断掌事件》荣获第三届“本格推理小说大奖”,如今已是日本当代最重要的大众小说家之一,作品领域横跨恐怖、推理、纯爱等,被誉为“天才乙一”。作品有《GOTH断掌事件》、《失踪HOLIDAY》、《只有你听到CALLING YOU》、《寂寞的频率》、《被遗忘的故事》等。

目录
推荐序一
推荐序二
CALLINGYOU

花之歌
后记

序言
这本《只有你听到CALLING YOU》,收录了日本知名作家乙一的三篇短篇小说作品,在日本是由角川Sneaker文库出版,这是角川书店的轻小说文库系列,也是日本最主要的轻小说文库系列之一,出版以青少年为主要读者群的作品,但也有瞄准一般读者市场的作品。本书收录的三个短篇中,只有第三篇《花之歌》较悖离Sneaker文库的风格,但仍然适合青少年阅读。这或许是因为三篇故事都是乙一在大学时期所创作的,仍洋溢着青春年少的气韵吧。
熟知乙一的人都知道,乙一有两种泾渭分明的创作风格,一般称为“黑乙一”与“白乙一”。如同一个躯体内并存着的双重人格,“黑乙一”代表了残酷、凄惨、恐怖、悬疑及惊悚的那一面;“白乙一”则是温柔纤细的,于伤痛中带有暖意。本书《只有你听到CALLING YOU》便是一部典型的“白乙一”作品。
标题作《CALLING YOU》是一则青春幻想类故事,主人公“我”是一名有社交障碍的女高中生,偶然透过一支能够穿越时空的心灵手机,与一个远方的男孩展开了一段“柏拉图式的爱情”,没想到这段纯爱最后竟然还面临了生死的考验。本作曾被改编成广播剧、漫画、电影,电影于2007年6月于日本上映,片名为《只有你听见》,由成海璃子、小出惠介主演。
《伤》讲述的是特教班学生的故事。透过主角的眼睛,见证另一名特教学生安里所拥有的特殊超能力——在自我与他人间转移肉体伤口的能力。而在超能力的背后,隐藏的是安里的伤痛人生——悲惨家庭在他身上所造成的庞大伤痕。本作曾被改编为漫画、电影,电影于2008年2月于日本上映,片名为《伤》,由玉木宏与小池彻平主演。
《花之歌》中的主角与爱人私奔,却因火车失事而痛失挚爱,但自己则幸运地活了下来。在医院疗伤期间,某日偶然在医院后面的树林里发现了一朵会唱歌的小花,没想到从花中竟然露出了一张少女的脸!而逐渐牵扯出来的少女背后的故事,最终为主人公带来深远的生命启示,也化解了主人公心中郁积已久的苦痛。
这三篇故事情节各异,但拥有诸多共通点。首先,都拥有超现实的设定,使得故事既像科幻又像奇幻小说。这些超现实设定,与情节牢牢绑在一起,不流于点缀,而成为贯穿故事的灵魂,吸引读者一口气阅毕,最后产生余韵绕梁的回味感。阅毕全书再回顾标题,我们会惊觉这些设定皆有画龙点睛之妙,作者的奇思妙想令人叹为观止。
第二,三篇作品皆注重“意外性”。若读者还接触过乙一的其他作品,应该不难看出意外性在乙一作品中占有的重要地位。那个在结尾处才将谜底揭晓的瞬间,能带给读者巨大冲击,令人过目难忘。意外性这个元素在不同类型的作品中很常见,推理小说尤其注重。虽然乙一写过推理小说,但本书并不算推理作品,不过,乙一在本书中展现的意外性却拥有推理意外性的细腻严谨以及巧妙。不论是《CALLING YOU》中神秘女子的身份,还是《伤》中安里所隐藏的秘密,皆有匠心独具的安排,尤其是<花之歌>最后的层层转折,真相完全出人意想,让人见识到了作者在推理层面上的十足功力。
细心的读者还可发现,这些故事皆描述了不同状态下的“孤独”,我想这也是乙一的文字最大魅力之所在。据闻乙一本人是个内向害羞、不擅交际之人,很可能是因为如此的性情,才让他对孤独有更深的体悟与理解,进而能在作品中捕捉并描绘出各式各样的孤独形貌吧。无论是耽溺在自己的幻想中的、有社交障碍的少女,还是特教班里的天生孤独的人群,还是身心俱受重创的医院病人,我们都能从他们身上发掘出属于平常人的孤独,那是你我都曾体味过的孤独,它跟多么特殊的人生设定都无关系。
或许,这就是“白乙一”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魔力吧!

后记
到目前为止,我已经为角川SNEAKER文库写了以下短篇及中篇小说:
一、《CALLING YOU》(《THE SNEAKER》二○○○年四月号刊登)。
二、《幸福宝贝》(《THE SNEAKER》二○○○年八月号刊登)。
三、《伤》(《THE SNEAKER》二○○○年十月号刊登)。
四、《失踪HOLIDAY》。
五、《花之歌》。
其中,二和四收录在角川SNEAKER文库出版的《失踪HOLIDAY》里,一、三、五收录在这本书里,也就是说,我写给《THE SNEAKER》的小说现在全都汇集成册了。
回首从前,几乎所有的故事都是我在大学研究室里完成的。因为身处理工学院,所以平时应该要牺牲睡眠时间来做研究的,我却偷偷地腾出时间写文章。
责任编辑曾问我:“如果在后记里写你如何一边偷懒做研究,一边写文章的话,岂不是很有趣?”
哟,这主意挺不错,或许我还能噼里啪啦地写出当时的慌乱不安来。
我原本是这么想的,不过仔细想想,觉得自己应该也无法写成《偷懒大作战》那类特别的有趣后记吧!那时的我,只是低头顶着大家的白眼逃走,或者每逢老师来研究室时就若无其事地逃之天天,是个无可救药的学生而已。
所以在这次的后记里,我想还是回顾一下之前写过的作品好了。
写《CALLING YOU》已经是一年半前的事了,我在独届的公寓里突然接到角川书店打来的电话,内容是:
“想请你帮我们写小说,我们见个面边吃边聊吧?”
当时,我没为角川书店写过稿子,不过,类似以电话先礼后兵的手段我还是很清楚的,他们势必有阴谋——先请吃饭,然后让你难以开口拒绝帮忙。
我心生愤慨之情,觉得自己被人看成了吃个饭就什么都可以接受的那种没格调的人。我不是那种被押去吃点什么就会被成功收买的人,也不想让人觉得我是那种给点吃的就工作的没品的人。我怀着这种不妥协的心情,到车站跟SNEAKER编辑部的人见面。
结果呢?结果就是我答应为《THE SNEAKER》写短篇小说,不过,这是因为我被编辑的热情打动了,跟当时邀我吃的大闸蟹绝对没有关系,完全无关。
饭局结束后,目送搭新干线回去的大闸蟹……不,是SNEAKER编辑,就想着要借此机会写下构思许久的《CALLING YOU》。
完成后的《CALLING YOU》刊登在杂志上大约是一年后,电影《黑洞频率》在日本公开上映,实际上这部影片的中心思想跟《CALLING YOU》是相同的,只是故事的内容不同,不过因为作家特有的被害妄想症,所以直到现在我都担心:“糟了糟了,要被人家说是我抄袭了。”
听说这回在本书的某处会出现《Calling You》这首英文歌,老实说,我当初写《CALLING YOU》的时候,并不知道这歌曲的内容。倘若这首歌是一首频频冒出出版禁用语的歌曲的话,我究竟会落得什么下场呢?读者大概会把鞋子扔过来吧!不过幸好,不是什么内容奇怪的歌曲。
这之后写的是《幸福宝贝》,我记得当时自己承受了非常大的压力。
二○○○年夏天的时候,我接到突如其来的电话说:“杂志上有空档,要不要写点什么?”于是我就闪电般写了《伤》。
如果问我研究工作那么忙,为何还要接那工作,那是因为我想寻觅一个逃离研究工作的理由。就像是考试前整理房间,或像是明知道还有非考不可的试,却还是花了两个小时去抚摸小狗一样。
那时候的我已经是大四学生,被安排在研究室里做毕业研究。
人分到了研究室后,首先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领取自己的E-mail地址。研究室里大部分人都会使用公用计算机,我顾不得会为他人带来的不便,就用公用计算机和编辑交换E-mail。
写《伤》的时候,电影院正在上映成龙的电影《皇家威龙》,我跟研究室的Y君一起去看这部电影,听说他还是成龙的超级影迷,于是我就在寄件人一栏写上“成龙”,寄了封E-mail给他。
不久,他非常高兴地说:
“我跟你说,成龙寄信给我哦!”
真是不折不扣的傻瓜,他真的相信是成龙发来的E-mail。不过,我想还是不能残忍地敲碎他的白日梦,就跟着他一块儿高兴地说:“真好啊!”
后来有一天,我的信箱里来了一封E-mail,寄件人一栏写着“史蒂芬·斯皮尔伯格”,我欣喜若狂。我竟然可以收到世界知名电影导演的E-mail!我对着Y君喊,那家伙点点头说:“哦,是吗?”我心里嘀咕,跟那封假成龙的E-mail相比,我收到的这封可是真材实料,很有价值的啊!看信的时候,我觉得很意外,因为史蒂芬·斯皮尔伯格的日文竟然可以写得这么好。
当初预定要出版收录了一到四的书,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四的故事写着写着字数就变多了,所以就出版了只收录二和四的书,就是《失踪HOLIDAY》。
在本书出版时,朋友正在创作自制电影,我帮忙做了些摄影工作,去了趟沙丘。我的任务就是在茫茫沙海中搬运器材,没事的时候,就模仿漂流者在沙上写上大字“HELP!”。
后来我看电影《荒岛余生》的时候发现。漂流到无人岛上的汤姆·汉克斯在大银幕上做的事情,不就跟我做的一样吗!
我的每个细胞都兴奋起来,高兴得不得了,在整场电影放映期间,我都在心里笑个没完,虽然依当时电影里放映的场景观众原本是不应该笑的。
顺带一提,之后我把在沙丘里写“HELP!”的游戏,改名为“荒岛余生游戏”,不过这都只是我的内心活动而已啦!
后来,在不知不觉中,我的毕业研究结束了。
从研究结束到毕业典礼之间这两个月里,我在大学里实习。我一边工作,一边偷偷小懒,计划多写一个故事,以凑成另一本短篇集,而那个故事就是《花之歌》。
我说出要写《花之歌》的计划时,大家都觉得很不安,因为那不是SNEAKER的风格,而且可能会不合读者口味。事实上,我至今仍很担心读者看完后会气得把书扔到墙上去,或是边骂“你把我当笨蛋吗?”边把酱油涂在书上。
不过,我之所以要在SNEAKER出版这部作品,是因为看了羽住都老师画的插画“花”,只是因为这样而已。
另外,写这个故事时,责任编辑青山没给过我什么重要的建议,我要谢他也谢不成了。
总而言之,虽然途中给很多人制造了麻烦,但是这本书终于要出版了。
我以前想过,即使自己的小说得了奖,但在未来的一两年内,我这种小辈还是会默默地消失在人们记忆里吧!但至今我仍可以继续出书,实在是个奇迹。
我已经大学毕业了,既没有进研究所继续进修。也没去哪里工作,只是无所事事地度日,偶尔还会发酵些面粉来做面包,或跟朋友连续玩上七个小时的纸牌。这不是在谈什么小说题材,而是实话实说。
最后,要分门别类的话,我可以算是专业小说家那类,这可不是因为我确信自己靠写作就有口饭吃,而只是我对社会的一种消极的态度,就觉得自己不能正常生活也无所谓。
而且。每次只要碰到自己的书出版,我就会忍不住想也许曝尸街头的日子就在前面等着我呢!
最后,我想感谢所有参与本书出版的热心人士,我在从事似乎很了不起的工作,但我似乎还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了这本书的出版,付出了多少辛劳。说不定还有人为了做这本书而流泪,或是因为这本书而无法与弥留的母亲见上最后一面,甚至还有为这本书而送了命的人呢!
无论如何,在此要衷心向大家表示深厚谢意,包括拥有本书的读者们,谢谢大家!
我想今后我偶尔还是会在《THE SNEAKER》上写点东西的吧!所以还请大家耐心等待,但是不要太过期待。
乙一
二○○一年四月二十六日

文摘
版权页:

只有你听到Calling You

我大概是这所高中里唯一一个没有手机的女生,而且,我不去KTV,也没拍过大头贴,连我自己都觉得像我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少见了。
虽然校规禁止,但是事实上,学校里几乎每个人都有手机。老实说,每当同学在教室里故意拿出手机时,我就忍不住觉得烦躁;每次听到来电铃声时,就觉得自己被大家抛弃。一看到大家都对着那台小小的通讯器讲话,我就会再次意识到,我没有朋友,一个都没有。
教室里所有人都透过手机网络互相联系,只有我被摒除在外。就像大家手拉手围成一圈正开心笑着时,只有我在圈圈的外头,无聊地踢踢小石头。
其实我也想像她们一样拥有手机,但是老实说,我没有可以打电话的对象,我不用手机也是这个原因,更何况也没有人会打电话给我。顺便告诉你,也没有人会跟我一起去唱KTV、拍大头贴。
我嘴笨,只要有人跟我说话,我就会忍不住把自己武装起来,冷淡地回应,害怕别人看穿我的内心。我不知道该怎样去回应对方,所以只是含糊地笑笑,结果让人觉得无趣。后来因为害怕会重蹈覆辙,我只好与人保持距离,尽量少跟别人讲话。
我曾分析过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最后我认为也许是因为我把别人的话太当真了。如果摆明是开玩笑的话,那还好;但是如果对方说的不是真心话,而只是客套话,我就没办法立即反应过来。不管跟谁讲话,我都只会认真地回答,等周围的人忍不住笑出来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对方是在开玩笑。
“你这个发型很漂亮哦!”
小学时,短发的我曾被一个女孩称赞发型好看,我很开心,还产生了一种幸福的感觉。之后的两年,我都保持着同一种发型。
升上中学以后,我才知道,她的话只不过是恭维而已。有一天在学校走廊上,她领着几个朋友与我擦肩而过。就在那瞬间,她看了我一下,接着对她的朋友耳语:
“这个女生之前就一直留这种发型,其实一点都不适合她。”
我不想刻意去听,但我还是听到了。一直为自己的发型欣喜的我,原来是一个笨蛋。类似的事情遭遇多了,我和别人说话时,内心就不禁紧张起来。
上高中以后,我也没办法跟任何人亲近。最后,我成为教室里一个非常特别的人,每个同学都小心地对待我。虽然共处一室,我却有一种被排除在外的感觉。
最难熬的是课间,同学们成群聚在一起嘻哈玩闹,只有我一个人呆坐在椅子上。教室里闹得愈是欢乐,我的格格不入就愈发突出,内心的孤独感也愈发地扩大了。
没有手机就代表没有朋友,这件事情一直让我非常在意。我自认为无法轻松地与别人谈话或良好地互动是一种病态,也觉得交不成朋友的自己是个没用的人。
在教室里,我经常装出一副若无其事、很自在的样子,也不介意没人跟我说话。要是自己真能在不知不觉间变得如此无所谓的话,那该多好啊!
每当在手机上贴着大头贴的女生们摇晃起可爱的手机吊饰时,我就觉得受不了。想必她们一定有很多朋友,手机的电话簿里也都存满了电话号码吧!每次只要这么一想,我就会既羡慕又难过,心想要是自己也可以这样就好了。
午休的时候,我经常待在图书馆,因为教室里没有我可以容身的地方,整个学校只有图书馆才能容纳我。
馆内很安静,空调设施齐全。现在是冬天,暖气从墙边的暖炉里冒出来,对于怕冷又容易感冒的我而言,这是个非常棒的地方。
我尽量不往有人的地方去,并选在暖气附近的桌子坐下。在下午上课前的几十分钟里,我有时会读那本我很喜欢因而翻了不知多少遍的短篇小说集,或是用午睡来打发时间。
有一天,我趴在桌上闭着眼睛时,突然想到了手机。
最近我常在想,如果我可以拥有手机的话,要买什么样的款式好呢?只是想象的话并不会给人添麻烦,也不会失败,想怎样就怎样。
我喜欢白色的手机,摸起来感觉光滑那就更好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只要一想到自己的手机,就会觉得很快乐,嘴角忍不住上扬。对我来说,可以想象自己的手机是非常重要的。
放学后,班上最早离校的总是我,这不是因为我步子迈得快,而是因为我没有参加社团活动,也没有一起玩的朋友。所以上完课后,留在学校也就没什么事,我通常都是一个人两手插在口袋里,垂着头回家。
回家途中只要经过电器行,我就会拿几张手机的广告单,在公交车上出神地看着。每当看到最新款手机的介绍时,我就会忍不住开始想,“啊……有很多方便的功能啊!”然后不知不觉就到站了。

内容简介
《只有你听到Calling You》由三个极富治愈效果的短篇故事构成。《CALLING YOU》讲述一个有社交障碍的女高中生通过穿越时空的手机与远方男孩展开纯情爱恋却面临生死考验的故事;《伤》讲述拥有转移肉体伤口超能力的特教班男孩背后悲痛心酸的遭遇;《花之歌》讲述痛失挚爱的主角发现一朵有少女脸并会唱歌的花,了解到花中少女背后故事,为主人公带来生命启示。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