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词话.pdf

金瓶梅词话.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金瓶梅》的主要内容、故事情节是以《水浒传》的第二十二回“景阳冈武松打虎”起,至二十五回“供人头武松设祭”止,仅此三四回之事迹,中加穿插,衍成洋洋洒洒一百回的大部头。小说以“景阳冈武松打虎”开始,由武松而引出武大,由武大而说到潘金莲,由潘金莲而结连西门庆,再由西门庆为主而展开一大局面;中间且生出李瓶儿、春梅、陈经济、应伯爵等副角,外加王婆、薛嫂、黄真人等三姑六婆。穿插官场,添加风月,遂演成洋洋大观的词话。

作者简介
兰陵笑笑生,1932年,北平图书馆从山西介休收购到一部明刻本《金瓶梅词话》。这个版本刊行于公元1617年,是迄今为止所发现的最早刻本,内容更接近原著,刻本前还附有一篇署名“欣欣子”的序,指明书的作者为“兰陵笑笑生”。这样,就为人们考证《金瓶梅》的作者提供了一个新线索。山东苍山县兰陵镇和江苏武进县,古时均曾名“兰陵”,但从书中大量使用山东方言来看,作者应是山东人,而不会是江苏武进县人。1 9 3 3年,吴晗著文,通过大量的考证,考证出了《金瓶梅》的成书年代应在明万历十年到三十年,因而作者不可能是嘉靖间大名士。人们虽肯定了《金瓶梅》作者系山东人,但在《峄县志》中却找不出关于欣欣子或笑笑生或《金瓶梅》一丝一毫的信息来。
《金瓶梅》作者“兰陵笑笑生”的真实身份一直众说纷纭。近日在山东省诸城市召开的《金瓶梅》学术研讨会上,围绕学者张清吉提出的“丁惟宁说”,“金学”研究者进行了深入探讨。
“第一奇书”《金瓶梅》成书约在明万历年间,以“禁书”、“奇书”闻名,具有独特的文学价值和艺术成就。作者“兰陵笑笑生”作为第一位独立创作长篇小说的作家,其真实面目成为历史谜团,50多种说法各持己见。
万历丁巳(1617年)刻本《金瓶梅词话》开卷就是欣欣子序,欣欣子序第一句话就说“窃谓兰陵笑笑生作《金瓶梅传》”。显然,《金瓶梅》的作者是“兰陵笑笑生”。“兰陵”是郡望,“笑笑生”是作者。所以该序最后一句话是“吾故曰:笑笑生作此传者,盖有所谓也。”
“笑笑生”只是笔名,究为何人呢?该本欣欣子序后接着有一篇廿公《金瓶梅跋》,廿公跋第一句话说“《金瓶梅传》,为世庙时一巨公寓言。”明沈德符《万历野获编》则说是“嘉靖间大名士手笔。”就是说,“笑笑生”是明嘉靖间“一巨公”、“大名士”。

目录
第 一 回
景阳冈武松打虎
潘金莲嫌夫卖风月

第 二 回
西门庆帘下遇金莲
王婆子贪贿说风情

第 三 回
王婆定十件挨光计
西门庆茶房戏金莲

第 四 回
淫妇背武大偷奸
郓哥不愤闹茶肆

第 五 回
郓哥帮捉骂王婆
淫妇药鸩武大郎

第 六 回
西门庆买嘱何九
王婆打酒遇大雨

第 七 回
薛嫂儿说娶孟玉楼
杨姑娘气骂张四舅

第 八 回
潘金莲永夜盼西门庆
烧夫灵和尚听淫声

第 九 回
西门庆计娶潘金莲
武都头误打李外传

第 十 回
武二充配孟州道
妻妾宴赏芙蓉亭

第十一回
潘金莲激打孙雪娥
西门庆梳笼李桂姐

第十二回
潘金莲私仆受辱
刘理星魇胜贪财

第十三回
李瓶儿隔墙密约
迎春女窥隙偷光

第十四回
花子虚因气丧身
李瓶儿送奸赴会

第十五回
佳人笑赏玩月楼
狎客帮嫖丽春院

第十六回
西门庆谋财娶妇
应伯爵庆喜追欢

第十七回
宇给事劾倒杨提督
李瓶儿招赘蒋竹山

第十八回
来保上东京干事
陈经济花园管工

第十九回
草里蛇逻打蒋竹山
李瓶儿情感西门庆

第二十回
孟玉楼义劝吴月娘
西门庆大闹丽春院

第二十一回
吴月娘扫雪烹茶
应伯爵替花勾使

第二十二回
西门庆私淫来旺妇
春梅正色骂李铭

第二十三回
玉箫观风赛月房
金莲窃听藏春坞

第二十四回
经济元夜戏娇姿
惠祥怒詈来旺妇

第二十五回
雪娥透露蝶蜂情
来旺醉谤西门庆

第二十六回
来旺儿递解徐州
宋惠莲含羞自缢

第二十七回
李瓶儿私语翡翠轩
潘金莲醉闹葡萄架

第二十八回
陈经济因鞋戏金莲
西门庆怒打铁棍儿

第二十九回
吴神仙贵贱相人
潘金莲兰汤午战

第三十回
来保押送生辰担
西门庆生子喜加官

第三十一回
琴童藏壶觑玉箫
西门庆开宴吃喜酒

第三十二回
李桂姐拜娘认女
应伯爵打诨趋时

第三十三回
陈经济失钥罚唱
韩道国纵妇争锋

第三十四回
书童儿因宠揽事
平安儿含恨戳舌

第三十五回
西门庆挟恨责平安
书童儿妆旦劝狎客

第三十六回
翟谦寄书寻女子
西门庆结交蔡状元

第三十七回
冯妈妈说嫁韩氏女
西门庆包占王六儿

第三十八回
西门庆夹打二捣鬼
潘金莲雪夜弄琵琶

第三十九回
西门庆玉皇庙打醮
吴月娘听尼僧说经

第四十回
抱孩童瓶儿希宠
妆丫鬟金莲市爱

第四十一回
西门庆与乔大户结亲
潘金莲共李瓶儿斗气

第四十二回
豪家拦门玩烟火
贵客高楼醉赏灯

第四十三回
为失金西门庆骂金莲
因结亲月娘会乔太太

第四十四回
吴月娘留宿李桂姐
西门庆醉拶夏花儿

第四十五回
桂姐央留夏花儿
月娘含怒骂玳安

第四十六回
元夜游行遇雪雨
妻妾笑卜龟儿卦

第四十七回
王六儿说事图财
西门庆受赃枉法

第四十八回
曾御史参劾提刑官
蔡太师奏行七件事

第四十九回
西门庆迎请宋巡按
永福寺饯行遇胡僧

第五十回
琴童潜听燕莺欢
玳安嬉游蝴蝶巷

第五十一回
月娘听演金刚科
桂姐躲在西门宅

第五十二回
应伯爵山洞戏春娇
潘金莲花园看蘑菇

第五十三回
吴月娘承欢求子息
李瓶儿酬愿保儿童

第五十四回
应伯爵郊园会诸友
任医官豪家看病症

第五十五回
西门庆东京庆寿旦
苗员外扬州送歌童

第五十六回
西门庆周济常时节
应伯爵举荐水秀才

第五十七回
道长老募修永福寺
薛姑子劝舍陀罗经

第五十八回
怀妒忌金莲打秋菊
乞腊肉磨镜叟诉冤

第五十九回
西门庆摔死雪狮子
李瓶儿痛哭官哥儿

第六十回
李瓶儿因暗气惹病
西门庆立段铺开张

第六十一回
韩道国筵请西门庆
李瓶儿苦痛宴重阳

第六十二回
潘道士解禳祭灯法
西门庆大哭李瓶儿

第六十三回
亲朋祭奠开筵宴
西门庆观戏感李瓶

第六十四回
玉箫跪央潘金莲
合卫官祭富室娘

第六十五回
吴道官迎殡颁真容
宋御史结豪请六黄

第六十六回
翟管家寄书致赙
黄真人炼度荐亡

第六十七回
西门庆书房赏雪
李瓶儿梦诉幽情

第六十八回
郑月儿卖俏透密意
玳安殷勤寻文嫂

第六十九回
文嫂通情林太太
王三官中诈求奸

第七十回
西门庆工完升级
群僚庭参朱太尉

第七十一回
李瓶儿何千户家托梦
提刑官引奏朝仪

第七十二回
王三官拜西门为义父
应伯爵替李铭释冤

第七十三回
潘金莲不愤忆吹箫
郁大姐夜唱闹五更

第七十四回
宋御史索求八仙鼎
吴月娘听宣黄氏卷

第七十五回
春梅毁骂申二姐
玉箫想言潘金莲

第七十六回
孟玉楼解愠吴月娘
西门庆斥逐温葵轩

第七十七回
西门庆踏雪访爱月
贲四嫂倚牖盼佳期

第七十八回
西门庆两战林太太
吴月娘玩灯请蓝氏

第七十九回
西门庆贪欲得病
吴月娘墓生产子

第八十回
陈经济窃玉偷香
李娇儿盗财归院

第八十一回
韩道国拐财倚势
汤来保欺主背恩

第八十二回
潘金莲月夜偷期
陈经济画楼双美

第八十三回
秋菊含恨泄幽情
春梅寄柬谐佳会

第八十四回
吴月娘大闹碧霞宫
宋公明义释清风寨

第八十五回
月娘识破金莲奸情
薛嫂月夜卖春梅

第八十六回
雪娥唆打陈经济
王婆售利嫁金莲

第八十七回
王婆子贪财受报
武都头杀嫂祭兄

第八十八回
潘金莲托梦守御府
吴月娘布施募缘僧

第八十九回
清明节寡妇上新坟
吴月娘误入永福寺

第九十回
来旺盗拐孙雪娥
雪娥官卖守备府

第九十一回
孟玉楼爱嫁李衙内
李衙内怒打玉簪儿

第九十二回
陈经济被陷严州府
吴月娘大闹授官厅

第九十三回
王杏庵仗义赒贫
任道士因财惹祸

第九十四回
刘二醉殴陈经济
洒家店雪娥为娼

第九十五回
平安偷盗假当物
薛嫂乔计说人情

第九十六回
春梅游玩旧家池馆
守备使张胜寻经济

第九十七回
经济守御府用事
薛嫂卖花说姻亲

第九十八回
陈经济临清开大店
韩爱姐翠馆遇情郎

第九十九回
刘二醉骂王六儿
张胜忿杀陈经济

第一百回
韩爱姐湖州寻父
普静师荐拔群冤

序言
《金瓶梅》秽书也。袁石公亟称之,亦自寄其牢骚耳,非有取于《金瓶梅》也。然作者亦自有意,盖为世戒,非为世劝也。如诸妇多矣,而独以潘金莲、李瓶儿、春梅命名者,亦楚梼杌之意也。盖金莲以奸死,瓶儿以孽死,春梅以淫死,较诸妇为更惨耳。借西门庆以描画世之大净,应伯爵以描画世之小丑,诸淫妇以描画世之丑婆、净婆,令人读之汗下。盖为世戒,非为世劝也。余尝日:读《金瓶梅》而生怜悯心者,菩萨也;生畏惧心者,君子也;生欢喜心者,小人也;生效法心者,乃禽兽耳。余友人褚孝秀,偕一少年同赴歌舞之筵,衍至霸王夜宴,少年垂涎日:“男儿何可不如此!”孝秀日:“也只为这乌江设此一着耳。”同座闻之,叹为有道之言。若有人识得此意,方许他读《金瓶梅》也。不然,石公几为导淫宣欲之尤矣。奉劝世人,勿为西门之后车可也。
万历丁巳季冬,东吴弄珠客漫书于金阊道中。

文摘
月老姻缘配未真,金莲卖俏逞花容。
只因月下星前意,惹起门旁帘外心。
王妈诱财施巧计,郓哥卖果被嫌嗔。
那知后日萧墙祸,血溅屏帏满地红。
话说武松自从搬离哥家,捻指不觉雪晴,过了十数日光景。却说本县知县,自从到任以来,却得二年有馀,转得许多金银,要使一心腹人,送上东京亲眷处收寄。三年任满朝觐,打点上司。一来却怕路上小人,须得一个有力量的人去方好。猛可想起都头武松,须得此人英雄胆力,方了得此事。当日就唤武松到衙内商议道:“我有个亲戚,在东京城内做官,姓朱名勐,见做殿前太尉之职。要送一担礼物,稍封书去问安。只恐途中不好行,须得你去方可。你休推辞辛苦,回来我自重赏你。”武松应道:“小人得蒙恩相抬举,安敢推辞。既蒙差遣,只得便去。小人自来也不曾到东京,就那里观光上国景致走一遭,也是恩相抬举。”知县大喜,赏了武松三杯酒,十两路费,不在话下。
且说武松领了知县的言语,出的县门,来到下处,叫了土兵,却来街上买了一瓶酒并菜蔬之类,径到武大家。武大恰街上回来,见武松在门前坐地,交土兵去厨下安排。那妇人馀情不断,见武松把将酒食来,心中自思:“莫不这厮思想我了?不然却又回来?那厮一定强我不过,我且慢慢问他。”妇人便上楼去,重匀粉面,再挽云鬟,换了些颜色衣服穿了,来到门前迎接武松。妇人拜道:“叔叔不知怎的错见了,好几日并不上门,交奴心里没理会处。每日交你哥哥去县里寻叔叔陪话,归来只说没寻处。今日再喜得叔叔来家,没事坏钞做甚么!”武松道:“武二有句话,特来要和哥哥说知。”妇人道:“既如此,请楼上坐。”
三个人来到楼上,武松让哥嫂上首坐了,他便掇杌子打横。土兵摆上酒来,热下饭一齐拿上来。武松劝哥嫂吃,妇人便把眼来睃武松。武松只顾吃酒。酒至数巡,武松问迎儿讨副劝杯,叫土兵筛一杯酒,拿在手里,看着武大道:“大哥在上,武二今日蒙知县相公差往东京干事,明日便要起程。多是两三个月,少是一个月便回。有句话特来和你说:你从来为人懦弱,我不在家,恐怕外人来欺负。假如你每日卖十扇笼炊饼,你从明日为始,只做五扇笼炊饼出去卖。每日迟出早归,不要和人吃酒。归家便下了帘子,早闭门,省了多少是非口舌。若是有人欺负你,不要和他争执,待我回来,自和他理论。大哥你依我时,满饮此杯。”武大接了酒道:“我兄弟见得是,我都依你说。”吃过了一杯,武松再斟第二盏酒,对那妇人说道:“嫂嫂是个精细的人,不必要武松多说。我的哥哥为人质朴,全靠嫂嫂做主。常言表壮不如里壮,嫂嫂把得家定,我哥哥烦恼做甚么!岂不闻古人云:篱牢犬不入。”那妇人听了这几句话,一点红从耳畔起,须臾紫泓了面皮,指着武大骂道‘:“你这个混沌东西,有甚言语在别人处说来,欺负老娘!我是个不戴头巾的男子汉,叮叮哨哨响的婆娘,拳头上也立得人,胳膊上走得马,人面上行的人。不是那服脓血搠不出来鳖老婆!自从嫁了武大,真个蝼蚁不敢入屋里来,有甚么篱笆不牢,犬儿钻得人来?你休胡言乱语,一句句都要下落!丢下块砖儿,一个个也要着地!”武松笑道:“若得嫂嫂这般做主,最好。只要心口相应,却不应心头不似口头。既然如此,我武松都记得嫂嫂说的话了。请过此杯。”那妇人一手推开酒盏,一直跑下楼来,走到半胡梯上发话道:“既是你聪明伶俐,恰不道长嫂为母!我初嫁武大时,不曾听得有甚小叔,那里走得来,是亲不是亲,便要做乔家公。自是老娘悔气了,偏撞着这许多鸟事!”一面哭下楼去了。有诗为证:
苦口良言谏劝多,金莲怀恨起风波。
自家惶愧难存坐,气杀英雄小二哥。
那妇人做出许多乔张致来,武大、武松吃了几杯酒,坐不住,都下的楼来,弟兄洒泪而别。武大道:“兄弟去了,早早回来,和你相见。”武松道:“哥哥,你便不做买卖也罢。只在家里坐的,盘缠兄弟自差人送与你。”临行,武松又分付道:“哥哥,我的言语休要忘了,在家仔细门户。”武大道:“理会得了。”
武松辞了武大,回到县前下处,收拾行装并防身器械。次日,领了知县礼物,金银驼垛,讨了脚程,起身上路,往东京去了。不题。
只说武大自从兄弟武松说了去,整日乞那婆娘骂了三四日。武大忍气吞声,由他自骂。只依兄弟言语,每日只做一半炊饼出去,未晚便回家。歇了担儿,先便去除了帘子,关上大门,却来屋里动旦。那妇人看了这般,心内焦燥起来,骂道:“不识时浊物!我倒不曾见日头在半天里,便把牢门关了。也吃邻舍家笑话,说我家怎生禁鬼。听信你兄弟说,空生有卵鸟嘴,也不怕别人笑耻。”武大道:“由他笑也罢,我兄弟说的是好话,省了多少是非。”被妇人哕在脸上道:“呸!浊东西!你是个男子汉,自不做主,却听别人调遣!”武大摇手道:“由他。我兄弟说的是金石之语。”原来武松去后,武大每日只是晏出早归,到家便关门。那妇人气生气死,和他合了几场气。落后闹惯了,自此妇人约莫武大归来时分,先自去收帘子,关上大门。武大见了,心里自也暗喜,寻思道:“恁的却不好!”有诗为证:
慎事关门并早归,眼前恩爱隔崔嵬。
春心一点如丝乱,空锁牢笼总是虚。
白驹过隙,日月穿梭,才见梅开腊底,又早天气回阳。一日,三月春光明媚时分,金莲打扮光鲜,单等武大出门,就在门前帘下站立;约莫将及他归来时分,便下了帘子自去房内坐的。一日,也是合当有事,却有一个人从帘子下走过来。自古没巧不成话,姻缘合当凑着。妇人正手里拿着叉竿放帘子,忽被一阵风将叉竿刮倒,妇人手擎不牢,不端不正却打在那人头巾上。妇人便慌忙陪笑。把眼看那人,也有二十五六年纪,生的十分博浪。头上戴着缨子帽儿,金玲珑簪儿,金井玉栏杆圈儿;长腰身穿绿罗褶儿;脚下细结底陈桥鞋儿,清水布袜儿,腿上勒着两扇玄色挑丝护膝儿;手里摇着洒金川扇儿,越显出张生般庞儿,潘安的貌儿。可意的人儿,风风流流从帘子下丢与奴个眼色儿。这个人被叉杆打在头上,便立住了脚。待要发作时,回过脸来看,却不想是个美貌妖娆的妇人。但见他黑鬓鬓赛鸦翎的鬓儿,翠湾湾的新月的眉儿,清泠泠杏子眼儿,香喷喷樱桃口儿,直隆隆琼瑶鼻儿,粉浓浓红艳腮儿,娇滴滴银盆脸儿,轻袅袅花朵身儿,玉纤纤葱枝手儿,一捻捻杨柳腰儿,软浓浓白面脐肚儿,窄多多尖趣脚儿,肉奶奶胸儿,白生生腿儿。更有一件,紧揪揪、红绉绉、白鲜鲜、黑裀裀,正不知是什么东西。观不尽这妇人容貌,且看他怎生打扮。但见:
头上戴着黑油油头发鬏髻,口面上缉着皮金,一径里踅出香云一结。周围小簪儿齐插,六鬓斜插一朵并头花,排草梳儿后押。难描八字湾湾柳叶,衬在腮两朵桃花。玲珑坠儿最堪夸,露菜玉酥胸无价。毛青布大袖衫儿,褶儿又短,衬湘裙碾绢绫纱。通花汗巾儿袖中儿边搭刺,香袋儿身边低挂,抹胸儿重重纽扣,裤腿儿脏头垂下。往下看,尖趫趫金莲小脚,云头巧缉山牙,老鸦鞋儿白绫高底,步香尘偏衬登踏。红纱膝裤扣莺花,行坐处风吹裙祷。口儿里常喷出异香兰麝,樱桃初笑脸生花。人见了魂飞魄散,卖弄杀偏俏的冤家。

内容简介
《金瓶梅词话(上下)》主要内容:从第一回到第七十九回,男主角为西门庆,自第八十回到九十九回,继之者为陈经济。自第一回到第十二回,女主角单表潘金莲;自第十三回起至第六十二回止,描写李瓶儿与潘金莲;自第六十三回到八十七回,因李瓶儿已死,除金莲外带写春梅;自第八十八回起,则独写春梅了。因全书以金莲、瓶儿、春梅为主,所以小说名为《金瓶梅》。东吴弄珠客在《金瓶梅词话》序里所谓:“诸妇多余,而独以潘金莲、李瓶儿、春梅命名者,亦楚《梼杌》之意也:盖金莲以奸死,瓶儿以孽死,春梅以淫死,较诸妇为更惨耳。”整部小说,脉络分明,结构完整,主要人物依次上场而归宿,各个个性鲜明生动,描写细腻入微,如潘金莲之泼辣,李瓶儿之委婉,吴月娘之平顺,庞春梅之灵俊,孟玉楼之平凡,西门庆之豪诈,陈经济之巧滑,应伯爵之谄顽,刘二之刁狠,都活灵活现。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