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食录.pdf

耳食录.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本书所选收的作品,均系在古代笔记小说中有较大影响或独具风格者。这些作品,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生活和人民的要求,并具有一定的艺术感染力。对于爱好文学的读者们具有参考和借鉴作用。

媒体推荐

天下至文,本无定质,譬诸夕霞布空,倏忽异态,飞英绣水,纵横成章。要须自出机杼,为一家言。虽墨卿游戏,三昧可参,不必高文典册,始克与金石并寿也。
吾友莲裳,早负俊才,高韵离俗。以粲花之笔,抒镂雪之思,摭拾所闻,纪为一编,日《耳食录》。事多出于儿女缠绵,仙鬼幽渺,间以里巷谐笑助其波澜。胸情所寄,笔妙咸鞍,虽古作者无多让焉。同好诸君,请付剞劂,适仆至都,因属为叙。
夫隋璧汉珠,荫映山海,岂藉誉者以增重哉?良以寄兴偶同,寓言多感,梦簧得友,乐奏先声。残暑初退,兀坐紫藤之阴,追忆旧闻,手草数则,还以质之作者,而为述其梗概如此。
乾隆壬子六月立秋日东乡吴嵩梁兰雪撰

目录
出版说明

自序
重刻耳食录序

卷 一
夕 芳
邓无影
云阳鬼
石室虎
青州贾
张将军
方比部
樊黑黑
谭襄敏夫人
蕊宫仙史
卷 二
刘秋崖
煤 夫
钱氏女
邻 虎
胡好好
梦中宾主
西村颜常
上床鬼
红裳女子
牛豕瘟鬼
雪 媒
英巨山神
佑清寺僧
无赖子
余老人
文慧禅师
卷 三
蜀 商
毛 生
卖酥饼者
张小姐
三官神
邹忠介公
市中小儿
长春苑主
梅花美人
耳食录二编目录
校点后记
……

文摘
书摘
刘 秋 崖
临川刘秋崖先生,旷达士也。冬夜读书甚勤,常忘寝。邻有少妇,亦夜纺不辍,声相闻也。一夕漏二下,闻窗外寒窜有声响。于时淡月微明,破窗窥之,见一妇人,旁徨四顾,手持一物,似欲藏置,恐人窃见秆,屡置而屡易其处。卒置槁稻中而去。秋崖烛得之,乃一麻绳,长二尺许,腥秽触鼻,意必缢鬼物也。人室闭户,以绳压书下,静以待之。
已闻邻妇辍纺而叹,叹不已,复泣,穴壁张其状,则见缢鬼跽妇前,再拜乞求,百态怂恿。妇睨视数四,遂解腰带欲自经。缢鬼喜极踊跃,急自牖飞出。妇则仍结其带,有踌躇不行之状。秋崖知鬼觅绳也,无绳必不能为厉,遂不呼救,而还坐读书。
有顷,闻鬼款其门,秋崖叱日:“尔妇人,我孤客,门岂可启乎?尔能人则人。”鬼曰:“处士命我人,我人矣。”则已人,曰:“适亡一物,知处士藏之,幸以见还。”秋崖曰:“尔物在某书下,尔能取则取。”鬼曰:“不敢也。”曰:“然则去耳!”鬼曰:“乞处土去其书,不然,恐处土且惊。”秋崖笑曰:“试为之,看吾惊否?”鬼乃喷血满面,散发至腰,舌长尺馀,或笑或哭。秋崖曰:“此尔本来面目耳,何足畏!技止此乎!”鬼又缩舌结发,幻为好女,夭袅而前,示以淫媚之态,秋崖略不动。
鬼乃跪拜而哀恳。秋崖问欲得绳何为,曰:“借此以求代,庶可转生。无此则永沈泉壤。幸处士怜之!”秋崖曰:“若是,则相代无已时也。吾安肯为死者之生,使生秆死乎?冥间创法者何人?执法者何吏?乃使生者有不测之灾,而鬼亦受无穷虐也。庸可令乎?吾当作书告冥司,论其理,破八例,使生尔。”鬼曰:“如是则幸甚,不敢复求代矣。”秋岸取朱笔作书讫,付之。鬼曰:“乞焚之,乃能持。”焚之,而书在鬼手,复乞绳,因去其书,绳亦在鬼手,乃欣喜拜谢而去。还视邻妇,亦无恙。
煤夫
崇仁三十九都,有山产煤。村民穴而取之,地道数里。洞口为大棚,以防霖雨。洞内每十数步,支以木桩,以防崩塌。然葬其中者不少。
一日,取煤者闻洞壁中人语曰:“速出我,迟则死矣!”佥谓遇鬼,相顾骇愕。有雄子胆者应之曰:“尔死此,数也,毋为厉,出当祭尔。”壁中人又曰: “我某村某人,固未死。”其姓名,则众中某甲之父,三年前压于山中者也。其家久延僧道招魂追荐矣。于是众益骇,曰:“今日竟遇活鬼耶?尔子在此,勿得作怪!”相与急奔。壁中人闻之,亟呼某甲名曰:“尔既在此,忍不救父耶?”甲大号,因寻其声所在,挥锄开土。壁既穿,一人蛇行而出。甲携至洞口,呼众,众犹不信。谓鬼当畏日,急拆棚露日以验之,果甲父也。
叩其不死之故,曰:“山塌之日,我适立于支木之下,得不压,然前壅不能出,自分长埋矣,悲泣不已。倦而倚木成熟睡,适闻挥锄声而觉,故相呼耳。”既闻已历三年,其人乃言:“吾如片刻也。”遂与子俱归。后三十馀年始死。
闻诸巨材吴君云。
钱氏女
郭氏子聘钱氏女。亲迎之日,鱼轩至门,得二女自轩中出,声音、笑貌、服饰无纤毫差异,彼此互相争辨。
其家惊怪,亟召其母家。既至,二女皆泣,就母怀与兄弟通款,皆曰:“请除妖妄!”母家亦竟莫能辨。因令各疏母家事,纤悉皆知。其母曰:“吾女左足跟有小黑点。”就验则皆有之。复各验左臂红印,印亦宛然。以至手足箕斗,无不符契。或私谓曰:“是妖怪所为,形声之间何难尽肖?彼必为淫媚而来,若于床笫间试之,则或庄或谑,或淫或贞,真伪立见矣。”郭氏子携二女就寝,观其所为,亦竟莫能辨。
试验之法殆穷,母忽心设一策,命立机于地,约曰:“能超过者为吾女;不能者,杀之。”因掣剑以俟。一女惶惑无策,涕泣自陈。一女闻言,即跃而过。因前砍之,应手而灭。盖深闺弱女,步履艰难,安能跃机而过哉?其跃者之非女明矣。此妖不及思,而为人所卖也。
邻 虎
某贵人微时,有邻人猎南山,柙二虎而归,一牝一牡。饲之既久,虎甚驯。开柙出之,昂头扇尾,若猫犬然。
有私议者曰:“虎也至暴,奈何狎之?宜早为之所。”意劝邻人杀之。牝虎遂人立而言曰:“将以我为噬公者耶?则何为迟迟而与猫犬辈伍也?”时观者如堵,贵人亦在。虽异之,而各不畏。
虎于是如人行,历抱数人起,而复置之,若欲试其体之重轻者。诸人皆辟易而奔。复将抱贵人,贵人乃直其体,正其首,定神默虑,瞠目而视虎。虎以爪微触贵人手,贵人不动;又微触其喉,复不动。虎相视良久,遂咆哮而奔,牝虎随之,邻人追之莫及。
其为虎所抱数人,旬日内皆死。贵人后官至尚书。
胡好好
天津何生,有别业临河干,距所居三里许。妻张氏,美而妒。生素狎邪,而惧为张觉,每托故居别业,乃得一宿妖妓,再纳淫妪,而张不知也。
候值清明,天气晴朗,花柳烂漫撩人。生河上翱翔,逢一少女,淡妆素服,袅娜而前。生注盼略不移睛,女亦目成。生挑之曰:“何处丽人?独行何处?”女低应曰:“觅渡。”生曰:“地非秦淮,人如桃叶,渡江不楫,乌能不畏横流哉?”女笑日:“既已知之,不解迎接,饶舌何为?”生狂喜曰: “迎接久矣,乞降芳趾。”女以目示生,生会意,乃前行。女遥遥相从,途人莫之识。
既至别业,不暇问姓氏,成欢而后言。女自云胡氏,名好好,新寡,夫族单门,邻童暴横,惧为所辱,将逃之母家:“不意阻影津梁,复见诱于吉士,幸勿见委,虽列身妾媵,所不辞
矣。”生心畏妻妒,嗫嚅难言,不觉有负心之语。女频颅曰:“薄命之人,不自持慎,荡情再辱,亦复何憾?诚恨既觏君子,旋复弃捐,遂如杨柳东西,客舟空绊,含冤茹叹,惭恧无穷。惟有赴长流以自洁耳!”言罢泪零,不胜悲悼。生不得已,告之故,女收泪言曰:“郎诚见采,是亦何难?妾母家近在河西,一苇可杭。花月之宵,便与郎会;风雨之夕,便与郎离。以此地为王司空别业,宁有犊车尘尾之诮乎?”生曰:“计亦甚善。第一水盈盈,屡使天孙夜渡,奈罗襦之沾露何?”女曰:“君勿忧。家有渔舟,少习水性,伺家众就寝后,便可击楫渡江矣。”既而期会数月,殊无失约。生自清明之游,托以读书辞家,长居别业,不复归卧张所。张亦不往,唯一介往还而已。
久之,生恐张见疑,昼日归家,将图荐夕。遥见一少年书生,形容都丽,径人其室。生怪之,伏门外而察焉。闻妻迎谓书生曰:“胡郎今日来正好,吾正念尔也。”遂闻共人寝室,淫声蝶语不可听。生大怒,突人中门,求剑不得,求仆婢不得,乃厉声呼妻,问:“尔室何人?”时张方与书生交欢,猝闻生至,股栗不能出声,欲推起藏匿。书生紧抱张,不令脱。且淫且笑,神色自如。事终,仍抱张而卧,不令著衣挥。张窘极,因大呼: “有贼!”书生亦大呼曰:“吾尔夫也,贼安在?”
时生已冲人寝室,启帷发被,将执书生而斩之。瞪视大惊,连曰:“怪事!”第见抱妻而裸卧者,非书生,乃好好也。好好见生,回眸微笑,仍抱张不释手。张怖惧稍定,乃见书生化为丽女,转复惊骇。生瞪视呆立,半晌无言。倏忽之间,好好又变书生矣,对生而淫张,张羞惭无地,宛转娇啼。生知是妖怪所为,攘臂登床,从中擘之。书生舍张而抱生,张手足仍若束缚,略不能运。而生眩惑之际,视抱己者则又好好也。谓生曰:“郎乃忘我,不记别业共枕时耶?”遂以一手按生胸,一手褫生衣,与交欢焉。生初力挣,竟不得动,而为好好所拨,颇复不自持。既而力竭,偃卧厕身于二女之间,恍惚如梦。左抱右拥,转觉欢洽,而怖怒之情顿消。
好好乃笑曰:“与君同寝者半载,与君妻同寝者亦半载。日夕之间,两地酬酢,曾无休暇。虽浥彼注此,于我无与,然本图合内外,傅兼宠,以为同类光。今既交恶矣,尚何留焉?我素性廉洁,不欲媚人而有所取。适所受于君者,原仍还之君妻,吾事毕矣。”眨眼之际,复成书生,与张媾精。张无如何,唯有顺受。生亦倦惫已极,睨视而已。夫妇相对,各有惭色。良久,书生整衣下床,鼓掌大笑,举手高揖曰:“吾去矣!”变为野狐,腾跃而出。遂不复至。
初,生以清明之游而不反也。次日书生造访其家,张见而悦之,三见而通焉。邻人咸闻而丑之,而生不知也。至是,狐乃自泄其事。
非非子日:子舆氏有言:“杀人之父者,人亦杀其父;杀人之兄者,人亦杀其兄。”当生之如河上也,邂逅粲者,得遂其媾,将赋《蔓草》焉。岂知振万于其宫者,即此抱衾于其室者哉!一身两役,报亦巧矣。嗟乎!依古以来,定娄猪于闺中、活秦宫于花里而曾不顾者,又何多也!
梦中宾主
客有以事造主人言者,值主人有他故,未遽出。客坐厅事待。久之,偶倦而伏几。主人既出,见客睡正酣,不欲惊之,乃亦伏几。少顷客醒,见主人于旁鼻声*然,因复睡而不相呼。顷之,主人觉,而客睡如故,乃亦复睡。比客再醒,日已昃矣,恐主人觉而延之,趁日而归。既而主人见客出,亦趋人内。宾主竟日相对,未晤一面,未交一言。闻者谓为梦中宾主。

蜀有商人某甲,居货汉口,性诚朴而不善持筹.每为同伙者欺蔽。商知之,亦不较。
一日,独立店门,有美人翩然而人,直上其楼。商疑为倡女——而同伙者之私之也。将召而诘之,美人从楼上语曰: “君勿疑,吾乃狐也。欲僦此楼,故来耳。幸日以白饭一器饷我,当有以报。”商诺之,不复言。即以饭往,寂无所见,信其果狐也。设饭而下。抵暮往取器,则磊磊在碗中,视之白金也。商惊喜。次日复设饭,复得金如前,日以为常。
同伙询知其事,因先往取器,冀得金,至则碗中饭如故。乃笑谓商诳己,倾其饭而下。及商往,则金也。同伙恚曰:“金自楼出,公物也,当均析之。商未应,而楼上语曰:“吾以金子某,赏其朴也。若辈盗贼其行,每私其囊橐以欺某,不罚幸矣,复望得赏耶?敢言析金者,尝吾石!”语毕,有石掷地上,地为之裂。伙惭且惧,乃不敢言。
……

编辑推荐
本书所选收的作品,均系在古代笔记小说中有较大影响或独具风格者。这些作品,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生活和人民的要求,并具有一定的艺术感染力。对于爱好文学的读者们具有参考和借鉴作用。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