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氏女.pdf

杨氏女.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杨氏女》编辑推荐:1、章诒和小说《杨氏女》情罪之二——“生命是一个故事,还是一个事故?”继女囚故事《刘氏女》之后,这是章诒和第二部正式出版的小说作品。杨氏女通奸情杀之生死血案,章诒和十年狱中亲历往事,潜心撰成小说系列,国人瞩目。
2、章诒和小说《杨氏女》情罪之二——“她甚至觉得有罪的相恋,也比干净的夫妻要好。”章诒和写女囚故事,这个心思在1979年就定下了。前有刘氏女杀夫、肢解、入狱、赎罪……在女囚中,婚姻犯罪、性犯罪几乎是第一位的。为什么?
3、章诒和小说《杨氏女》情罪之二——“落叶,只有风知道她的哀伤和叹息。”在“杨氏女”杨芬芳身上,爱情与婚姻是悖理的,敌对的:既是勇敢追求性爱的少女,又是怯懦被动的性奴。既有毫无顾忌地对性爱的渴望与担当,也有愚昧、屈从物欲权势的自欺,自己也始终在真伪之间摇摆挣扎,“看无主花枝可嗟,一任他东风相嫁。”
4、章诒和小说《杨氏女》情罪之二——“要走多少路才能找到自己的路?要遇到多少人才能找到最合适的那个人?”冯亦代、吴祖光、贺卫方、丁东、谢泳、李建军等等,一致关注“中国的犯罪女性”。书内附录章诒和《杨氏女》笔谈。

作者简介
章诒和,安徽桐城人,生于重庆,居于北京,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研究员,著有《往事并不如烟》《伶人往事》《一阵风,留下了千古绝唱》《顺长江,水流残月》《这样事和谁细讲》《刘氏女》等,并和贺卫方合著有《四手联弹》。

目录
【引子】
四人餐,像宴会那样郑重其事,气氛庄重;又仿佛做出了什么重大决议,要用一个饭局来纪念
【上编】
[第一节]
杨婉芳是县城石壁公社的妇联主任,性格活泼,人也算漂亮。还是拖着一双小辫子时候,就被公社副书记赵勇海看中
[第二节]
当赵勇海在县城人武部办公室结识了回家探亲的现役军人、连长刘庆生的时候,他的心活泛起来
[第三节]
何老太身材瘦小,白天常咳嗽,夜晚多气喘,谁也没想到,就这身子骨生下一个大男孩儿
[第四节]
在县城最好的饭馆。杨芬芳把碗里的白米饭用筷子拨来拨去,就是懒得往嘴里送。她的心里只装着何无极,装着那黑暗中的激情和场景
[第五节]
杨芬芳决意回家。清晨,连早饭都不吃了。进了石壁大队地界,就远远看见何无极在靠近村口的庄稼地干活
[第六节]
自从听老金说了句“该娶芬芳的是你”以后,赵勇海也不怎么搞的,脑子里常闪出杨芬芳的影子
[第七节]
秋天,柔和的阳光,绚烂的季节,它把金黄色、橙褐色、紫红色掺杂在最后的深绿之中
[第八节]
清晨,杨芬芳拥着薄被,坐在床上。已经起来的刘庆生情不自禁站到床沿,将她拉过来。杨芬芳用手臂推,一点也推不动
[第九节]
回到了石壁! 比她两条腿走得更快的,是消息。全大队,几乎全公社的人都知道杨芬芳嫁了,嫁给了一个连长
[第十节]
故事总是有头有尾,有因有果。但生活并非如此,它处处吊诡,毫无逻辑
[第十一节]
因为一方是现役军官,一方是地主之子。案子从通奸杀人升级为反革命阶级报复。何无极被判死刑,立即执行。杨芬芳被判有期徒刑二十年
【下编】
[第一节]
杨芬芳,这个实质上的通奸杀人犯,因涉及破坏军婚而成了政治犯。宣判后,她被押往M劳改农场
[第二节]
当张雨荷也被押送到 M 劳改农场,分配到二工区的时候,杨芬芳已经在这里服刑五年以上。五年是个界线,跨过这个线的,都算是老犯
[第三节]
工区副组长即学习组长,任务主要就是晚上读报,平时帮别人写检举,年终替别人写总结
[第四节]
起床的哨子,收工的钟。第二天,起床哨声响了,值班的干部是邓梅。昨夜的一幕,她当然知道,何况巫丽雪是自己监管的犯人
[第五节]
秋天来了,太阳黯淡了,花草萎缩了,整个大地的颜色也消褪了。偶尔有个失群的鸟,在稀疏的林子里孤单地鸣叫,似乎提醒着人们冬季来临
[第六节]
杨芬芳和邹今图早晨出工的时候,就下山了。到了下午两三点,背了几件简单的行李,回到中队。跟在她俩身后的,有个中年男人,女犯们说:他肯定是新派来的指导员
[第七节]
草尖微微飞白,秋已然深了。茶树到了这个时候,要喷洒一种浅蓝色的药水,叫波尔多液
[第八节]
又是一个早春天气。巫丽雪特别活跃,有时张雨荷让她哼个民国时期的流行歌曲“毛毛雨”或电影《马路天使》里的“天涯歌女”
【尾声】
孙志新再次让杨芬芳去那僻远的小镇给女囚买草纸。姜其丹听了,把搪瓷缸子里剩下的一点水,从门口使劲地泼了出去
【《杨氏女》笔谈——看无主花枝可嗟,一任他东风相嫁】
在女囚中,婚姻犯罪、性犯罪几乎是第一位的

后记
微博选摘
婚姻从外表看是爱情的结合,其实功利因素远远超过感情成分。
难得一个女人不贪图财礼。
他想,只有女人住在这里,才如此清雅。
姐妹的眼睛形状差别不大,可眼神极为不同:姐姐的像潭水,妹妹的似海洋;一个是黑眼珠,一个怎么会是栗色呢?俩人头发的颜色不同:姐姐是黑色,妹妹的是黄褐色。两姊妹的嘴唇也很不一样……
这样的双唇不是为了说话,是为了颤动,天生最合适接吻。谁做她的情人,就是谁的福分。再,就是她的鼻梁又直又高,把整张脸庞撑得饱满而生动。
因为择偶是极其现实的事,看家庭出身,看阶级成分,看本人政治面目,看工作单位,再看工资多少。
她与那姓刘的会相爱吗?日子幸福吗?决定结婚是很快的,而爱情要过很久,才会明白。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又一起笑起来。笑声像袅袅炊烟,轻轻升起又轻轻地散去……
一个吻,顷刻间一个女人身体的全部奇异,似乎都被感觉到了。
自古以来,女人被男人唤醒,男人被女人唤醒。
在热烈的坚持下,她的样子就像飘落的一片雪花。
男人可以受苦,就是不能受气。
我想要你知道男女之事,先头有多甜,后头就有多苦。
女人是花,迟早会开,这朵花绽放在今夜。
啊!爱情是不管不顾的。性与爱把他们带进一个全新的世界,不知道未来是美妙,还是恐怖。
原来女人比军人难对付多了!
上苍注定要这对男女经历一场生死般的爱情。尘世至繁,天地至简。他们进入了无语的世界。
对着空碗,她想:爱情是啥?就是一种说不出、道不清的美妙滋味……
人生所以快乐,只因为不记得过去,不晓得未来。
有人说:如果想要结婚,当把一切情况想到最坏,再做决定。
爱,原本就是个残酷的东西。
床上事短,床下事长。要知道,你俩可打的是个死结啊!
都说:学会生活,就是学会放弃。偏偏他们不放弃。
她甚至觉得有罪的相恋,也比干净的夫妻要好。
故事总是有头有尾,有因有果。但生活并非如此,它处处吊诡,毫无逻辑。一路奔来,都是偶然无序,一路下去,都是跌撞坎坷,几个人能躲过支离破碎的命运?
爱情根本无法潇洒,况且这对夫妻根本不是爱。
天下的男人活在这个尘世,只有一件事——就是征服享受,享受征服。而他在忍受,在活受……
犯人都知道绳子越细,就勒得越紧,如果捆的人使狠劲,绳子能勒进肉里头。身体健康的人,也顶多只能承受一个多小时。
人生好与歹,短与长,都靠命来支撑。她是个什么命?
“监狱里能让读普希金?”“不许,只许读鲁迅。我是偷偷带进来的。”
男人可以同时爱着两个女人的;女人也可以同时喜欢两个男人。
那笑容意味着一种幸运,而非幸福。
我知道你父母都是解放前留洋的,自己也算得是个小姐了。你从前看一场梅兰芳是幸福,现在,你吃几粒花生米是快乐,我没说错吧?
曾经的故事和伤口,成了女人的余韵。
惩处再狠,生命中有些东西还是刮不净、夺不走的,像性爱,像灵魂。她再次成为情感动物,再次踏入命中注定的世界。
似乎生活的意义就是“生下来,活下去”。
她已知道,家是人生最长最久的依恋,自己现在已无家可归,是个孤人了。红颜一朝老,流年把人抛。留在心里的是一片空虚,握在手里的是一把苍凉。
她看男人的眼神像是在看一杯清水,连心思都是淡的。
法律惩罚了她,但不一定能拯救她。
要走多少路才能找到自己的路?要遇到多少人才能找到最合适的那个人?

文摘
丈夫让妻子跪下,用唇舌去舔舐……杨芬芳闭着眼睛,左右摇头,不肯就范。而刘庆生此刻也是暴怒状态,彻底把妻子当成了对手,一战接一战,势不可挡。杨芬芳仰着头,闭着的嘴角挂着白色的液体,闭着的眼睛流出了清泪。
刘庆生喊起来:“再不张嘴,我就揍你!信不信?”
“不信!”随着一声巨吼,刘庆生还没来得及弄清楚这声音来自何方,自己的后背已是一阵剧痛。
“哎哟!”
杨芬芳睁眼一看,是何无极!他像一头狂狮,把菜刀砍进了刘庆生的后背,血溅到何无极的脸上,英俊的脸顿时非常恐怖和狰狞。平时所有的弱点和恶意都潜伏在那儿,严厉的考验和残酷的境况,把它们都逼了出来。一个永远无法想象的场景,血淋淋地呈现在眼前:一个曾经心爱的人,已经变成个怪物,狂叫着,嘶喊着,咒骂着。刘庆生四处躲闪,也逃避不及,一刀下去已成血人。
杨芬芳赤裸着,惊恐万状。她纵身跳下床,拖起棉被胡乱裹上,拉了一下灯绳,逃出家门,瘫倒在院子里,哭着,叫着:“杀人了,杀人了。”
黑暗中,是两个男人的战争,是情敌之间的决斗。在几声“嗷——”的惨叫之后,是刘庆生尖厉的高叫:“我是现役军人!你是地主儿吧?”
刹那间,一种感觉压倒了另一种感觉,杀红眼的何无极突然醒悟了:“咣当”一声,菜刀落地。
这一夜,杨芬芳失眠了。重重岁月去,遥想最初的爱情,也曾青青。何无极是一株不肯落叶的树,永远屹立胸中。她的枕头底下,那只男式上海手表和崭新的桃色背心静静地躺着,陪自己过了一年又一年。但是,靠思念是填补不了眼下生命中最空虚的时光。况且,女人无不希望有个男人可以相拥相靠。这个念头和欲望对无所依凭的杨芬芳来说,随着漫长的刑期愈发地强烈起来。有时候,她抚摸着自己丰满的乳房,竟能生出浓浓的惆怅和焦虑来!在实际生活中,抽象的、普遍的男人是不存在的!偏偏在这时,孙志新从天而降。从那天在厂部小饭馆里,自己不好意思地说了一句“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指导员”,让孙志新满意地笑了之后,她便有了一种预感,预感孙志新很可能就是一阵狂风,一场大雾,扑面而来,把自己掠走,又随之而去,再把自己抛下——孤独的杨芬芳需要这风,这雾。她为这个想法颤抖着,又备感羞耻。
这一夜,孙志新也没睡好。外工棚的偷情,像电影里的镜头一样,无数次地播放,重复。是的,他们互相需要,也许自己更为需要!四十多岁的孙志新,没有谈过带有暧昧情调的恋爱;结婚数年,也从来没有过性感的享受和乐趣。他和老家的女人从结婚到生子,完全符合道德标准和社会规范。在部队,他就感到生活的无趣,回到家里,也还是个无趣,似乎生活的意义就是“生下来,活下去”。自己从来就没年轻过,实在太操蛋了!孙志新喜欢看书,从《共产党宣言》到《红楼梦》,越看越觉得人生太枯燥,太单调。转业后,觉得自己真有必要重新活一遍,特别是要真的恋爱一次。但是,他没料到这场真的恋爱是和一个女囚!他也忧虑,但是在他触摸到杨芬芳的那一刻,便觉得自己的一生都徜徉在青春之中。荒原苍凉,灵魂赤裸,他愿意!愿意去冒险,去犯错,甚至堕落。
一旦撬开了心锁,也就撬开了欲望。有了第一次,也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孙志新手脚麻利,心眼活泛,每次幽会都是速战速决,片刻的灿烂,一瞬的惊惨,总搞得天衣无缝。这事对杨芬芳来说,心理上有很大的障碍,既被动承受,又心惊胆战。有时,大胆的孙志新看四周采茶的女犯离杨芬芳都比较远,居然能猫着腰、蹑手蹑脚走进她站的茶树跟前,一把抱住,按在地下。两人滚到一起,紧贴着,彼此倾听那几乎不成人声的喘息。采茶是个埋头看茶、手指头动个不停的细致活儿,讲究眼到手到,手到眼到。一头扎下去,一行茶树采下来,就是几十分钟,很难顾及到旁边的人。孙志新到茶园只观察了半晌,就发现了采茶工的特点。他想,这实在是一个“天为被,地为床”的良机。偶尔为之,他能获得极大的满足。透过茶树的缝隙,零碎的阳光散在杨芬芳的脸上,她就是一抹光泽,香艳明媚。又像山茶花,经过光照露水,越发地受看了。这让孙志新疼不够,爱不够。
杨芬芳很不喜欢在茶园的野合,多脏,多险!完全是机械式操作。无奈,自己是个女囚,一筹莫展了,又能怎样?无法制止,更无法终止。每当她用草纸擦净私处,提起裤子,扎好裤带的时候,她都恨自己,恨自己下贱,对不起无极。

内容简介
《杨氏女》内容简介:继《刘氏女》之后,这是章诒和第二部正式出版的情罪小说系列作品。许地山说:“爱,就是惩罚。”这几个字,基本上就是《杨氏女》故事的主题。何无极原本平淡无奇,但是因为一场鲜血飞溅的情爱,使短短的一生过得像夜晚的焰火,“嗖”地飞升到天空,瞬间金光四射,很快坠地,归于沉寂。杨芬芳与他的相恋,亦如樱花般美艳灿烂。但是因为一夜血雨腥风,洗尽了所有的芳香和甜蜜。杨芬芳一边与邻家青年何无极热恋,身许;一边“嫁”给了陌生强势军人刘庆生。故事就在苦恋和军婚之间,在性爱与强暴、炽热与冷涩之间的激烈冲突中滚动、展开,终于,酿成一场通奸情杀之生死血案……最可悲可怜的,杨芬芳每次的选择,几乎都是错的,包括甘冒风险接受指导员孙志新野合,包括最后拒绝赵勇海。无奈啊!《杨氏女》以真实情节作基础,表现出世俗的天性。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