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天堂.pdf

告别天堂.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告别天堂(2010年修订版)》:而今,我已经被打败过了,我用曾经的飞蛾扑火,换来今天手心里握着的一把余温尚存的灰烬。值得庆幸的是,我依然没有忘记,这把灰烬的名字叫做理想。

媒体推荐
《告别天堂》作为笛安的处女作长篇小说,在兼具笛安精准洗练笔法的同时,也饱含笛安浓烈的青春气息,尽管没有《西决》《东霓》的成熟老练。却拥有最能打动人的真挚,拥有作者最初、最纯粹的激情和饱满。青春是原始而激烈的,正因此才有了这样一个被炽热最终焚烧成黑色灰烬的让人含泪的结局。
江东、天杨、可寒、周雷……这些生动的人物仿佛最终灰飞烟灭的残像,在天地尽头留下印迹,给予我们一个感动至流泪的契机,这是青春独有的心痛和残酷,这是灰烬残留后的灰烬。在此,我们自豪而荣耀地向您推荐《告别天堂》这本小说2010年的全新修订版本,这是笛安的自豪之作,也是我们公司的至高荣誉。
——出品人 郭敬明

作者简介
笛安,1983年出生,狮子座;社会学硕士,现居巴黎。代表作:《西决》《告别天堂》新作:《东霓》于《最小说》杂志连载中。

目录
Chapter 01 回到最初的地方
Chapter 02 爱情万岁
Chapter 03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Chapter 04 公元前我们太小
Chapter 05 渡口旁找不到一朵相送的花
Chapter 06 火柴天堂
Chapter 07 记住我们以为不能承受的孤独
Chapter 08 罗密欧就是梁山伯祝英台就是朱丽叶
Chapter 09 霸王别姬
尾声 夏夜的微笑
后记 致五年前和五年后的读者们

后记
致五年前和五年后的读者们
说真的,我有点紧张。因为《告别天堂》对我的意义,到底特别一些。它让我第一次体验写长篇的那种妙不可言的感觉,它也是我对自己生命中一段至关重要的岁月的艰难纪念。算算看,我是2004年夏天写完了初稿,已经过去五年了。前些日子,为了它的再版,我又把当年的那个word文档打开,仔细重读了一遍,试图作些修改。可是看着看着,眼前就清晰地浮现出那年的自己,住在一个美丽却闭塞的小城里,为了赶稿每周只出门两次,去买些必需的食物和水——过马路到楼下的小超市的时候,尽管路上其实一辆车都没有,还是固执地去走斑马线。因为心里神经质地跟自己强调着,我必须注意安全,我绝对不可以在这个时候被车撞死,我的小说还没写完,我的天杨和江东还在等我。于是我才知道,改动它是一件多么难以完成的事情,那些时不时就不动声色地跳出来的灼热的句子让我怀疑,真的是我写的吗?岁月就这样以一种不易觉察的方式从我的身上划了过去,难以置信,可是毋庸置疑。
这几年,我经常被人问到两个问题:第一,这个小说是你自己的故事吗?当然不是,故事永远只能是故事而已。

文摘
“这有什么奇怪的。”我在心里说,日子再艰难,人也找得到快乐。这跟勇敢和乐观什么的不搭界,这是本能。我倒是真希望他俩能在这儿住得久一点,这样工作就没那么辛苦——每一天都是千篇一律的,一样的步骤、一样的程序、一样地从早忙到晚,说不定再过两年,连说话用的词都懒得换了。日子倒是好打发,很快,已是晚上10点。
这个星期是杨佩的夜班,不过她大小姐迟到是家常便饭。我先去看了看皮皮,他睡得很好,不止他,整整一病房的孩子都已经睡着了,他们睡着的脸庞没有白天那么早熟。我再转到隔壁的加护病房,去给那个叫方圆的小姑娘量体温。她是个敏感的孩子。当然,这里的孩子都很敏感,但她更甚。漆黑的眼睛,懂事地看着你,才八岁就有了种妩媚的表情。陈医生断定她最多还剩三个月,我信。她眼睛闭着,睫毛却一扇一扇的。她妈妈,那个清秀瘦弱的小学老师站起来。“您坐下。”我说,“不累吧?”“不累。”她笑笑。“要是累您就在这张床上躺会儿。”我指指另外那张暂时没病人的空床。“我知道。”她又笑笑。我离开带上门的时候她摊开膝盖上的童话书,几乎是小心翼翼地问她的女儿:“还听吗?”
现在我终于要去龙威和袁亮亮他们那儿了,这令人轻松愉快。果然,偌大一间病房,一些陪床的父母都在打盹儿了,就剩他俩还醒着。龙威居然把他的语文练习册摆在膝头,一本正经地用功。“从良了?”我压低了声音逗他。他没理我,倒是袁亮亮一如既往地接茬儿,“这叫故作‘与病魔斗争’状。”‘《滕王阁序》,”龙威自言自语,“谁写的?”“王勃。”我说。“哪个‘勃’?”他问。“勃起的勃。”袁亮亮说。
“睡吧。”我说,“别太累了。”“就是,”袁亮亮接口,“人都快死了还管什么《滕王阁序》。”
“操,你他妈的给老子闭嘴。”龙威瞪着眼睛。“小点声,”我说,“赶紧睡。等会儿杨佩来了可就没我这么客气了。”“真是的,”龙威嬉皮笑脸,“要是每天都是你值夜班该多好。”“每天,”我把他的书放到床头柜上,“那还不得折腾死了。”“说,”袁亮亮换了一个严肃的表情,“谁‘折腾’你了?是不是陈大夫?我早就看出来他对你图谋不轨。”“你——”我本来想说“你去死吧”——那是我的口头禅,不过咽了回去。
杨佩的高跟鞋终于清脆而空旷地敲击着走廊。我走出去,看见她神采飞扬地把外套扔到休息室的桌上,“你信吗?”她说,“我从早上一直睡到刚才,真过瘾。不过这样一来就没时间跟我们小杜疯狂一把了。”她做了个鬼脸,这时候有人按铃。“真烦。”她这样说。
我呆呆地坐在桌前,觉得大脑已经满得没有一丝缝隙。桌上那堆凌乱的邮件里有封航空信,不用说肯定是父亲写给我的,不过我现在懒得拆开。其实我对父亲的印象实在说不上深刻。他一年只回来一两次,皮肤晒得黑黑的,明亮的眼睛里全是异乡人的神情。小时候他总是把我高高地举起来,说:“让爸爸看看天杨又变漂亮了没有。”吊灯就悬在我的头顶上,我在他漆黑的瞳仁里看见了有点胆怯的自己。父亲在非洲一待就是十年。我十二岁那年,他因为多年来在非洲的出色工作得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一个什么奖学金赴法国深造,几年后就留在那里,不过每年仍然会把至少三分之一的时间耗在非洲。这之间他结过婚,又离了,我有一个从未谋面,今年才五岁的小弟弟,不大会讲中文的混血宝宝——就是这场婚姻的纪念。我把那封信放到包里,站起来。把白衣扔进柜子。腿脚酸疼,真恨不得把鞋脱下来丢进垃圾筒。走廊上的日光灯永远给我一种超现实的感觉。我喜欢这寂静。慢慢地走,踩着自己的脚步声。从童年起,夜晚医院里安静的走廊就让我心生敬畏。不止走廊,医院里的很多场所都让人觉得不像是人间。比方说爷爷的办公室,那是我小时候最喜欢去的地方之一。爷爷是放射科的主任,给人的身体内部拍照片。他站在一个硕大无比的镜头后面,对病人说“不要动”或者“深呼吸”之类的话,只是从不说“笑一笑”。他把x光片抖一抖,夹到灯板上。x光片抖动的声音很好听,脆脆的,很凛冽,可是不狰狞。“这是心脏。”他指指一团白得发蓝的东西,戳戳我的小胸口。“是蓝的?”我问。“是红的。”爷爷说。
我经常在下班的路上胡思乱想,这是一天中最惬意的时刻。其妙处相当于学生时代星期五的傍晚。感觉好日子刚刚开始,有大把的清闲可以挥霍。
我看见了周雷,那一瞬间就像梦一样,但的确是他。尽管我还不清楚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儿。他站在走廊的尽头,有点儿羞涩地冲我一笑。还是和上次见面时一样:笨笨的登山鞋,硕大的双肩包。
“嗨——”我将信将疑,“怎么是你?”
“我刚下火车,”他答非所问,“就到你家去,可是没人,所以我来这儿等你。”
“我爷爷奶奶到厦门旅游去了。可是你——怎么说回来就回来了?也不打个电话。”
“太突然,”他笑笑,“我被老板炒了。也巧,身上的钱刚好够买一张火车票。”
“那你爸妈——”
“就是不想见我爸妈才直接来找你的。要是老头子知道我又丢了工作,不揍我才怪。怎么样?收留你虎落平阳的老同学两天行吗?你知道刚才我敲不开你家门的时候有多绝望呀……”
我终于有了真实感。“饿了吧?”我问他,“火车上的东西又贵,你肯定吃不饱。”
“真了解我。”他作感动状。
我不仅知道他没吃饱,我还知道他不打电话的原因:躲不过是手机因为欠费被停了。认识他二十年,这点默契总是有的。
走廊里空荡荡的梦幻感因着他的出现而荡然无存。我回到了现实中,腿依然酸疼,但很高兴,三年没见这个家伙了。生活总算有一点点新意,暂时不用想明天还要上班这同事。
那时我还不知道,他的这次从天而降,给我的生活带来的变化,用“翻天覆地”来形容,不算过分。
{周雷}
我站在这个空无一人的地方,一眼就看见了你,天杨。
你慢吞吞地走着,看上去无精打采。你的头发是烫过离子烫的,我看得出来。可是因为时问长了,新长出来的那一截儿不太听话,打着弯儿散在你的肩头。你绿色连衣裙的下摆有一点皱,你的黑色呢大衣上第二个扣子不见了。可是这些都没有关系,天杨,你还是那么漂亮。

内容简介
《告别天堂(2010年修订版)》内容简介:上海柯艾、《最小说》最强实力作家笛安的首部长篇处女作小说隆重再版历经五年、二十万字全新修订的残酷青春现实主义小说属于一整代人的混乱与彷徨、疯狂与悲伤超越《西决》的青春气息,凌驾《东霓》的残酷剧烈,尽在《告别天堂》令人眩晕的爱恨交织的青春,眼泪浇灌下诀别的祭文。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