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游4:吼川断流卷.pdf

神游4:吼川断流卷.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神游4:吼川断流卷》编辑推荐:《神游.4》最新上市,写透中国传统丹道、茶道精粹。
打破西方奇幻垄断 创造中国的奇幻经典!
“奇幻界金庸”徐公子胜治 将“奇幻”搬上主流文学舞台!
奇幻小说中的“国学启蒙书”!
历时三年,完美呈现 磨铁“四大奇书”之最内涵!

名人推荐
这部描写中国神怪,发生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一批高中生身上的小说,情节匪夷所思,但又丝丝入扣,代入感特别强烈……称得上中国版《哈利•波特》。
——盛大董事长CEO 陈天桥
小时候看到《天龙八部》的目录时,惊讶得眼睛差点瞪出来。《神游》的书目对仗工整,佛道法门,信手拈来。读过文章后回头再看目录,真有画龙点睛之妙,合乎音律之美,真追老金。
——自由撰稿人 玄元不惑
《神游》以小说的笔法,写出了人生中许多需要思考的问题,并在故事中给出了自己的解答。或许有一天,我会忘记故事的内容,但故事中所表达的精神,所蕴含的智慧却会陪伴我一生。
——公务员 月影无话
为中国传统文化正本清源,让我们看到比西方魔法世界更为精彩的东方玄学世界。剥去玄学的神秘表象,重现的是老庄的朴素哲学,这才是中国哲学的源头和玄学文化的精髓所在。
——记者 德充符
《神游》之于我,犹如《圣经》之于基督徒。
——学生 独孤常

媒体推荐
这部描写中国神怪,发生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一批高中生身上的小说,情节匪夷所思。但又丝丝入扣,代入感特别强烈……称得上中国版的《哈利·波特》。
——盛大董事长兼CEO 陈天桥
小时候看到《天龙八部》的目录时,惊讶得眼睛差点瞪出来。《神游》的书目对仗工整,佛遒法门,信手拈来。读过文章后回头再看目录,真有画龙点睛之妙,合乎音律之美,真追金老。
——自由撰稿人 玄元不惑
《神游》以小说的笔法,写出了人生中许多需要思考的问题,并在故事中绐出了自己的解答。或许有一天,我会忘记故事的内容,但故事中所表达的精神,所蕴含的智慧却会陪伴我一生。
——公务员 月影无华
为中国传统文化正本清源,让我们看到比西方魔法世界更为精彩的东方玄学世界。剥去玄学的神秘表象,重现的是老庄的朴素哲学,这才是中国哲学的源头和玄学文化的精髓所在。
——记者 德充符
《神游》之于我,犹如《圣经》之于基督徒。
——学生 孤独常

作者简介
徐胜治,著名证券分析师,业界公认的分析大家。
以笔名“徐公子胜治”创作的奇幻小说,因超绝的想象力、严谨的逻辑、渊博的知识、对传统文化深刻睿智的理解,受到广泛好评。被誉为当下唯一能提升中国奇幻小说品质的作家,有“奇幻界金庸”之称。

目录
第一章 古中国数学书中的大秘密 / 001
我给古处长交了一份报告,报告的内容就是这一段时间我监视的结果。
我发现日本来的小林和韩国来的金博士形迹可疑。在展厅自由参观时,小林用手指敲展柜的木框,展柜里的《筹算论》就一页一页翻开了。当时金小姐也站在展柜另一边,双手也有动作,结果展台的玻璃面就裂开了。

第二章 草木无情? / 027
风君子有时言语不太严肃,举止似乎也不够稳重,但还是一个很重情的人。他和昭亭山的草木精灵绿雪有云雨之欢,并不想随便就这样算了,而是真心真意想和她在一起。可惜绿雪拒绝了他,不愿意到人世间与他相伴,原因很奇怪——草木之情与人不同。

第三章 拿你十年青春 / 055
“你知道十年阳寿的意思吗?”
“是不是少活十年,减我十年寿命?”
“你误会了!君子知天命而莫问,你的寿数我如何能决定。我说的十年阳寿,不是让你少活十年,而是让你现在多活十年。你今年二十四岁,减掉十年寿命后,会变成三十四岁!”

第四章 世间最离奇的道派 / 081
忘情宫的道法分为天、化、地三宗,这三宗又各分为日、月、星、风、云、火、水、土、灵九门。忘情宫弟子很奇怪,每人只能修习九门中一门的法术,入哪一门就是哪一门弟子。更奇怪的地方是,只有忘情宫掌门才有资格收徒,弟子是不能收徒的。
忘情宫掌门收徒的规定尤为离奇,无论哪一门弟子做了掌门之后,就不能再为本门收弟子,而只可以为其他八门收弟子。正因为有这么奇怪的规定,而且忘情宫传人也不愿涉足人世,所以弟子极少,常常是数代单传。

第五章 千年飞醋 / 107
据说一千多年前,李白游芜城昭亭山的时候,曾在月下带醉吟诗。有一绿衣仙子自月光中出现,煮茶相待,与之对坐。民间猜测那女子就是昭亭山神绿雪。难道绿雪和李白之间除了一起喝茶之外还发生过别的事情?他们之间有了男女私情?如果真是这样,风君子也可能会吃醋的。不过这醋,也太特别了吧!不折不扣的千年飞醋。
李白是唐朝的大诗人,而风君子是面向二十一世纪的“四有青年”,这怎么也扯不上啊!就算绿雪曾经与李白有情,那也是在风君子出生一千二百年以前的事情,这笔账根本没法算清楚。

第六章 真正的“空” / 141
人有视觉,所以会有光明和黑暗的概念,但你想象一下,一个天生的盲人,从来就不知道什么是光明,也不会知道什么是黑暗;人有听觉,当听不见声音的时候的感觉那就是安静,如果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声音,那也就无所谓静。无明无暗、无动无静的状态,你是想象不出来的。
一个人在正常状态下发现“自己”呼吸停止了,心脏不跳了,恐怕会害怕得要死。可是在一种状态下,不仅根本就没有呼吸与心跳,连身体都没有了。不仅没有了身体的实质,连形状和概念都消失了。

第七章 风•雨•雷•丹成 / 183
这华盖云展开,炼丹峰上空满天黑气与金光乱闪,天上的霹雳几乎全被挡住了,半空中的雨箭几乎消失了,风刃也减弱了不少。我和丹霞生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对付这微弱的风刃也有点吃力,但勉强还能坚持。
风刃越来越弱,我和丹霞生也觉得越来越虚弱。就在快支持不住的时候,风刃突然停住了,天上的黑云华盖裂开了一道口子,一线金红的霞光照射下来。紧接着黑云散去,露出了满天的云霞,太阳已经在地平线上升起。眼前是一片黄山日出的美景,哪还有一天两夜来那凶险无比的痕迹。

第八章 吼川断流 / 209
这吼声就像九天神雷炸裂,震得天摇地动,所有人都站立不稳,摔倒在地。吼声中,满天的雨珠居然都滴溜溜地悬停在半空,随即炸裂成朵朵水雾。倒流的句水河陡然间安静下来,一川河水停滞不流。赤蛇鞭在空中抖了一下,像一条烂麻绳一样落地。五彩绸带也像一条死蛇一样软绵绵地飘开。赤蛟之魂呻吟一声飞回到七叶身前。大老黑痛苦地蜷曲身子定在了半空。只有空中的五彩光刃不受声音影响,仍然飞射而至。

第九章 中日道派恩怨五十年 / 251
事情首先当然要从日本鬼子打进中国说起。眼见国难当前,法泠蓄发还俗,加入了抗日队伍。后来王金泠战死沙场,却非死于枪炮而是被伊谷流的高手以法术暗算。五十年后,伊谷流弟子小林到芜城意图不轨,被法源所伤。法源留下话要等伊谷流的长辈前来报仇,现在人家来了。不过有点麻烦的是,人来得似乎太多了。

文摘
第一章
古中国数学书中的大秘密
无术弄风雅,扫地灭斯文
题记:俗话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当然,人不可能无情,只是每个人心目中所谓的情都是不一样的。但这句话却隐含着一个前提,那就是草木无情。
佛家讲六道众生,有禽兽,却不含草木。我曾经问一个古怪的老和尚:“为什么草木不入众生,是否因为草木无情?”草木不会动,不动则无情也是一种答案。结果和尚摇着光头答道:“不是,不是,和尚食素不能杀生,如果草木入了众生,你叫和尚吃什么?”
我看着手中的紫砂壶,打开盖子,水中漂浮着绿色的叶子,散发出茗香,心中突有感慨:也许在草木眼中,人也是无情的,那么草木并非无情了,只是彼此所谓的情不同,于是不能同道而谈。
梦境中,她正在校门外朝着学校的方向走来,而我站在校门口等她,远远地向她招了招手。她看见我,走过来问道:“石野,你找我有事吗?”
“是的,我找你有事。你还记得吗?我说过,要告诉你关于柳依依的事。”
柳老师看了看四周说:“我们不是说好的吗?你还到我的梦里来,在梦中才谈论这件事。”
“现在这就是梦,我们就在梦中。”我用尽量柔和的语气对她说。
“什么?我们现在在做梦吗?”她的声音很惊讶。也是,普通人在梦中往往并不知道自己在做梦。
“是的。我有办法证明给你看,你给我一只手。”
柳老师又看了看四周,然后迟疑地看着我,有点犹豫地伸出一只手。我握住她的手,在她的梦境、我的妄境中化转心念。眼前的场景变了,天色暗了下来,四周没有声音,我和她并肩坐在学校操场旁的台阶上,与那天晚上我们交谈时的情景一模一样。柳老师发现这个变化,惊叹一声,说:“天哪!这果然是梦!”然后就消失不见了。
她在梦中惊醒了!普通人的梦境不实,受到惊扰很容易从睡梦中醒来,这是我也没办法的事。化梦之时,梦境与妄境同破,她躺在床上醒来,我也自妄境而出,阴神还是站在她的床前,看着她睁开了眼睛。
柳老师的神色有点慵懒,似乎还没有完全睡醒,揉了揉眼睛,披上外衣坐了起来,口中喃喃自语道:“我怎么又梦见他了?这个梦是真的,还是假的?已经很多次了。”
听到这里,我觉得心头一热,就像有什么东西涌了上来。我真正走到她的梦境之中,今天仅仅是第二次,没想到她已经梦见过我很多次了!她在梦里经常见到我吗?难道她也在想着我?这对她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呢?
柳老师打开台灯,披衣靠在床头,怀里抱着一个大枕头在沉思。我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看见床边书桌上放着纸和笔,想用阴神御物之法拿起笔写几个字告诉她我就在身边,但又忍住了。我不想吓到她,也不想让她知道我正在她的床前看着她。我只有静静地等,等她再度入睡,进入她的下一个梦境。
这一等就等了很长时间,她终于关上灯,又钻进了被窝。这一次她睡得不太踏实,被子没有盖严,半边肩膀露在外面。十二月的天气是很冷的,我可不想看见她冻着,用御物之法替她提了提被子。阴神御物力量很微弱,用被子将她的肩膀盖好几乎用尽了我全部的力量。她好像有点顽皮地皱了皱眉头,嘴里还含混不清地说了句什么。
“柳老师,你明天是不是要参加梅文鼎纪念馆的活动?”这一次我怕她又在梦中惊醒,干脆没有告诉她这是梦境。
“是啊,你不是也去吗?我听说是校领导直接点你们三个人的名字参加这次活动。石野,我知道你的身份,你参加这次活动是不是有什么任务?”柳老师果然冰雪聪明,她已经想到了,恐怕不是在梦中想起来的,白天的时候她就考虑过了,只是在梦中问我。
“是的,是有任务。我的任务就是监视所有参加这次研讨会的人,看他们有什么异常举动。特别是那几个外国来的专家。我觉得这个任务可能与梅氏家族的秘密有关,所以我劝你也小心。”
柳老师道:“我知道了。我们柳家的东西,像你这样的特殊人物可能会很感兴趣,你就来偷过。那梅氏家族有千年历史,一直很神秘,不可能没有秘密。我会小心的,但是,更应该小心的是你。”
有她这句话就够了,不需要我再多说。今天我不打算提柳依依的事情,因为我没有打算告诉她这是梦。我突然想起风君子曾经跟我玩过的把戏,也想试一试。我告诉她:“柳老师,我记得你有一个蝴蝶形的发卡,你明天能不能戴着这个发卡去?你看见我的时候,把发卡摘下来,在右手中拿着。”
我的话让她很疑惑。“为什么?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笑道:“如果我看见你用右手摘下发卡,我就会用左手的中指指一指自己的心口,不要问为什么,你明天就明白了。”
第二天大清早,我与尚云飞到梅文鼎纪念馆报到,而研讨会下午才开始。我去的时候,风君子与唐老头已经到了,正站在前院中的一处展示品前议论什么。见到我,风君子招呼道:“石野,你来得正好,你告诉我,你们乡下形容人最下流最无耻的两句话是什么?”
“什么话?我不知道。”
“我知道!”一旁的尚云飞看见地上有一块断成两截的石碑,接口答道,“踢寡妇门!挖绝户坟!”
没想到小和尚还会说粗口。我看见这块石碑前面还立了个牌子,牌子上写着“梅文鼎墓碑”。唐老头说道:“一点不错,就是挖绝户坟!梅氏家族是不是已经没有嫡传后人了,怎么把墓碑都挖到这儿来了,还断成两截?你们纪念馆实在找不到文物来展览了吗?怎么能干出这种事情?这个地方是纪念梅文鼎的,还是糟蹋梅文鼎的?”
我听到这里才明白他们在谈什么事。没想到梅文鼎纪念馆把梅文鼎的墓碑都弄到这儿展览来了,实在是太过分了!幸亏这些人不知道梅氏禁地菁芜洞天,否则还不知道会把它糟蹋成什么样子。唐老头和风君子说话的时候,一旁的纪念馆馆长与市文化局局长脸色铁青,却一言不发。他们也没办法,在这里变着法子骂人的几个都不归他们管。
说话间柳老师也来了,她今天穿了一件鹅黄色的羊绒大衣,没有化妆,显得更加清丽脱俗,自有一番风流体态。我注意到她的发际别着一枚很小巧的蝴蝶形发卡。她看见我的时候,似乎是无意地用右手摘下了这枚发卡。而我的眼角余光看见了这一幕,悄悄地用左手中指指了指自己心口的位置。柳老师手中的文件夹掉到地上,她弯腰捡了起来,尽量保持着神色的平静。
古处长交给我的任务是监视那几个外宾。虽说是国际研讨会,外宾也就来了五个,真正的专家只有两个,分别是韩国汉城大学的朴教授与日本早稻田大学的竹内教授。无论是老朴,还是竹内,我都不喜欢!因为这两个家伙看着柳老师的眼神都是色眯眯的,恨不得将眼睛贴在她身上的那种感觉。开讨论会以及会下交流的时候,这两个老东西总喜欢往柳老师身边凑,不是夸她长得漂亮,就是要送她小礼物,还要请她晚上喝咖啡什么的。柳老师都婉言谢绝了。
除了这两个老的,另外那三个小的也不怎么样。竹内教授带了一个助手,是个三十来岁的年轻男子,姓小林,见人就喜欢鞠躬,鞠躬时神色一片冷峻倨傲。朴教授带了两个助手,一男一女,男的可能是助教,女的是他带的一个博士研究生。那个女的简直就是个活宝,第一天在休息室看见茶几上摆的水果盘,就惊叹一声道:“你们中国也有这么大的苹果吗?”靠!就那苹果也算大吗?更有意思的是晚饭的时候,在天香酒楼,厨师先上了几个凉碟,其中有一盘是芜城特产高杆白做的香腌菜,那丫头夹起来尝了一口,很疑惑地问道:“你们这里的泡菜,味道做得不正宗,是和谁学的?”
讨厌归讨厌,我对他们的监视还是丝毫没有放松,很快就发现一个人很可疑,就是竹内教授的助手小林。这个人在研讨会上对纯粹数学问题并不感兴趣,不住地问梅氏家族在芜城还留下了什么东西,纪念馆的馆藏中有什么代表性的文物。我想梅氏家族能够找到的东西恐怕都在这个纪念馆当中了,连梅文鼎的墓碑都挖来了。我当然没有资格参加会议讨论,我只是一个在会场服务和陪同参观的接待人员,不过也正好方便在一旁仔细观察了。
会议的第二天下午安排参观纪念馆文物,还有导游负责讲解。没有准备专业导游,对相关历史文物的讲解由柳老师负责。小林听得很认真,几乎到每一个地方他都要提问。集体参观之后,大家在纪念馆的各个展厅中自由欣赏,我对风君子和尚云飞使了个眼色,他们俩心领神会,都悄悄地跟在小林附近。
小林看似很随意地来到一个展柜面前,这个展柜里展出的就是梅文鼎留下的《筹算论》,一共十几册的线装古书,据说是民间保留下来的原版真迹。小林用两根手指轻轻地、有节奏地敲着展柜的木制边框,柜中的古书居然缓缓地一页一页翻开了。他有隔空御物的本领,果然不是一般人!
我和风君子发现了,尚云飞出手施法。他远远地站在展台的另一侧,和小林一样的动作,也是伸出一只手,用两根手指轻轻地敲击着放展柜的桌面。尚云飞的手指一动,小林的手指就像被什么东西压住了,停在那里动不了了。尚云飞没有学他去动那几册古书,如果他去动书的话,两个人的力量恐怕会把书撕烂。
两个人出手斗法都是无声无息的,整个展厅中几乎没有别人注意到。小林手背上暴起一根根青筋,一张白脸变成了铁青色。他突然一抬手腕,尚云飞的手指一抖,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展柜表面的那一块大玻璃突然出现了横竖交错的几道大裂纹。展厅中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小林趁机缩回手,若无其事地闪到一边。
“中国的玻璃质量真差,连纪念馆都这样!”那个韩国来的女博士凑过来乱发议论。
“金小姐,你说什么?”风君子凑过去问她,面带微笑。我觉得他可能要使坏。
“我说这里的玻璃质量差,纪念馆的展台自己都会碎。”金小姐的话音未落,风君子突然向后一扬胳膊,悄悄地抓住我的一只手。我就听面前“啪、啪”两声脆响,金小姐眼镜的两个镜片都无缘无故地碎成了蜘蛛网的样子。风君子终于忍不住作弄人了。
金小姐吓了一跳,差点没蹦起来,摘下眼镜看到底是怎么回事。风君子嬉皮笑脸地说道:“这些个奸商!金小姐的眼镜一定是在中国配的吧?”
“嗯,是的,是的,前几天在北京配的。”金小姐有点狼狈地答道。
“金小姐穿的这双皮靴好漂亮呀,在哪儿买的?”风君子仍然没话找话。
“汉城。”金小姐正在看眼镜,随口答道。她的话音刚落,就听“嗞啦”一声,两只靴子的面上同时开了两道大口子,袜子露了出来。我的眼尖,看见她右脚上的袜子最前面还有个破洞。
金小姐又吓了一跳,赶紧蹲下去,用手捂住脚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风君子还没完,接着问道:“金小姐的腰带哪里买的,也是正宗韩国货吗?”
“行了行了,你别太过分了!出格了也不好,人家毕竟是个女的。”尚云飞凑过来悄声劝风君子。风君子这才松开了我的手,否则那位金小姐还真不知道怎么走出这个展厅呢。
玻璃柜一声脆响,金小姐两声惊呼,惊动了其他人,纷纷过来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风君子见周围的人多了,故意大声地问尚云飞:“云飞,你知道在《三国演义》中,张飞是怎么骂吕布的吗?”
“三姓家奴!”尚云飞答话的时候,也忍不住笑了。我们班这两大“骛人”平时矛盾不少,但一致对外的时候配合还是很默契的。远处的唐老头看着他俩,笑着摇了摇头。
经过这段插曲,那个日本来的小林也知道周围有厉害的高手,自己暴露了行迹,没有再轻举妄动。不过他今天的这种行为,我最后还是要写进给古处长的报告中。
我们三个学生在参加这次活动之前,教导主任方周梓就把我们叫到一起教导了一番。他的意思大概是中学生日常行为规范上的一条:“遇见外宾,不卑不亢。”他还想给我们解释什么叫不卑不亢,结果风君子指着尚云飞说道:“方主任,我知道,尚云飞的样子就是不卑不亢。”
风君子说得太形象了。尚云飞这个没受戒的小和尚,平时不论遇到什么事,几乎都是一种表情,淡淡的,不媚也不傲。风君子这么说,搞得方主任反而没话可说了。他又叮嘱了我们几句,不外乎要注意自己的形象,不要丢脸等。方主任叫我们注意不要丢脸,结果在最后一天晚宴的时候,他自己却做了一件大大丢脸的事。
研讨会时间不长,前后不过三天。第三天闭幕之后,照例由当地领导设宴款待。由于古处长的安排,我们几个学生也混上桌吃了一顿,当然座位在宴会厅最边缘的角落。这天的晚宴,方主任、唐老头、柳老师和朴教授、竹内教授坐了一桌,桌上其他几个是有关部门的领导。方主任大概是多喝了几杯酒,显得比较兴奋,话比较多。说着说着他放下酒杯,感慨道:“这三天的研讨会,我很有收获,写了一首五言律诗。”
“好好好,方先生念来听听。”旁边有人随声附和。
方主任清了清嗓子念道:“证道存疑处,立志常问古……”
五言律诗一共八句四十字,方周梓刚刚念出前两句,唐老头大声打断他道:“方主任,不着急作诗,来来来,赶紧喝酒。”
坐在他身边的文化局长不解道:“好诗呀!方老师好学问,我正等着听完呢。”
我在远处也听得莫名其妙,朝那边看过去,只见那两位国外来的“汉学家”朴教授和竹内教授微微皱起了眉头,脸上有不易察觉的轻蔑神色。这时,风君子大概是从外面上洗手间回来,小脸已经喝得红扑扑的了。他走过方主任身后的时候,停下脚步说了一句:“方主任,你那首什么诗,用了仄韵,而且第二句是孤平调,自古以来的律诗没有这么写的,韵律声调都错了,实在算不上诗!”
风君子说完话,没再理他,走回我这一桌,搞得方主任一头雾水,又不好意思问别人,只有对柳老师说道:“小柳,什么是孤平调?”
柳老师看了他一眼,无可奈何地答道:“你刚才第一句‘证道存疑处’,音律是‘仄仄平平仄’,那么律诗体的第二句应该是‘平平仄仄平’。结果你那句‘立志常问古’却用了‘仄仄平仄仄’。律诗一般不压仄韵,方主任一定要这么用韵也没关系,但绝对不能出孤平调。你那第二句中只有一个平声字,这种句子读出来一点格律感都没有,是律体诗最大的忌讳。因为那样只能是五个字连在一起,不能算是一句诗。”
这时候文化局长怕方主任没面子,和稀泥道:“现代人写诗,哪有那么多讲究!”
唐老头一听这话不高兴了,在桌上一顿酒杯,沉声道:“要是写散文诗、现代诗,怎么胡扯没人管,但是要作五言律,就要按照音律规矩来,你不会,就不要丢那个人!前几天我看电视,一个大领导接见外宾,作了一首古诗送人,开口第一句话就把文法给读破了,我那个害臊啊!想附庸风雅,结果斯文扫地啊,斯文扫地!”
唐老头这么说话,吓得文化局长也不敢接口了。方主任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只有低头喝闷酒,后面还有六句诗就这么咽回去了。这时候竹内教授举杯敬酒,没有理会其他人,只敬了柳老师和唐老头。敬完之后,他居然端着杯子又来到我们这一桌,敬了风君子一杯。风君子也不推辞,笑眯眯地和他一起干了。
晚宴之后,研讨会就结束了,我刚刚松一口气,不料风君子在我耳边悄声道:“石野,你的任务,今天晚上恐怕才开始。我跟尚云飞帮你盯着那个鬼子小林,你晚上自己来盯着纪念馆,如果有事发生,恐怕就在今天。”
梅文鼎纪念馆是一座典型的徽派仿古建筑,房顶上立着高高的马头墙,院落四周的建筑都以回廊连接。徽派建筑色调肃穆,廊柱和窗门漆成不耀眼的棕红色,而墙壁一律刷白浆,房顶上铺黑色的细瓦、灰色的瓦当。远远看去,只见黑白两色,在夜间,显得安静而神秘。
我正坐在纪念馆西展厅的房梁上,将身体隐藏在梁柱之后,闭息凝神,不发出一点声音,就像一道静止的阴影。为了今天夜里能够隐藏身形,我还特意去昭亭山从柳依依那里借来了锁灵指环。戴着锁灵指环,就算是修行界的高人,如果不是站在面前,恐怕也不容易发现我。这座纪念馆刚刚落成,其实也就是一个形式,并不真正有人重视,展厅里也没有安装什么红外线探测器之类的电子防盗报警设备,要偷东西并不难。
潜伏的感觉并不舒服,时间似乎过得相当慢,这对人的心理素质是个考验。我曾经在训练营中接受过简单的狙击手培训,披着伪装在臭气熏天的烂泥塘里趴了一整天,相比之下,现在还不算难过,只是觉得很无聊。无聊中我甚至想阴神出游去看一看,但是很快发现了锁灵指环的另一个用处——锁神,只要戴上它,我的阴神离不开身体。
时间已经是凌晨三四点钟了,再过几个小时,天就要亮了,而这个时间,正是所有人睡得最沉的时候。我有点疑惑,风君子是不是猜错了,今天晚上这里没有事情发生。也许是风君子与尚云飞把那个小林盯住了,他来不了了。正在这时,我感觉到空气一阵波动。这波动是无声的,有什么物体正在悄悄地接近。
有人来了!我很快就看见了这个人,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连头发也包裹在里面,我看不清面目,只觉得身形有些矮小。他不是从地上,而是从正厅房梁那一边爬过来的。我有点紧张,因为再走几步他就会发现我。结果他并没有发现我,最近的时候他只与我隔了一根柱子,他顺着柱子轻手轻脚地爬到了地面,动作就像一只猫。
这人没有犹豫,直接朝一张展台走过去,就是白天小林曾经碰过的那张展台,里面放的是梅文鼎十三卷《筹算论》的古版书。只见他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包袱,打开包袱,居然是十几册看上去一模一样的古书。这小子,原来是想玩调包计!
我没有立刻出手,而是在上面看着他。拿贼拿赃,我要等到他偷完东西之后再堵他。只见他双手扶住展柜,展柜上的锁轻轻地发出“咔”的一声响,开了。他揭开镶着玻璃的柜面,将那十几册书拿出来放进包袱里,又将自己带来的古书放回展柜,将柜子恢复原样。他收拾起包袱,转身又向我下面的这根柱子走来。我已经准备好出手了,就等他脑袋冒上来的那一瞬间给他一下。
就在我准备出手的那一刻,情况发生了突变!只听展厅后侧的窗户一声响,无风自开,一条人影如电飞了进来,直扑那人的身后!靠,外面居然还有人,幸亏我刚才没有轻易出手。
后来者短衣打扮,看头发是个高髻道士。那道士扑向黑衣人,黑衣人反应也非常敏捷,听见身后有响动立刻转身五指如钩向后回击,同时身形疾退,避开了来人的扑击之势。两条人影在展厅中央交错,只是沾了一片衣角而已。道士一挥衣袖,黑衣人就飞了出去。眼看黑衣人撞上墙壁,却没有发出太大的响声。他在空中一转身,几乎是非常勉强地将身形定住,贴着墙滑了下来。
黑衣人口中发出一声娇呼,似乎是吃了亏。听见声音,我吃了一惊,这人居然不是日本来的小林,而是韩国来的那个女博士金小姐!这大大出乎我的意料,看那金小姐,简直就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妞,跑到这里充大头蒜,还闹了不少笑话。搞了半天,这个人隐藏得很深,我怀疑谁也没怀疑到她头上。
金小姐落到墙边,那道士欺身而上就要去拿她,突然又向后疾退了回来。金小姐身体四周突然飞出一片点点银光,就像在黑暗中飞舞的一群蝴蝶,向道士追去。我看清楚了,这些银光是一种类似于回旋镖的暗器。银镖能在空中追着人飞舞,应该相当于修行人的一种法器。但我从未见过这种法器,一般来说斗法时一人只能御一器,这个女的怎么一出手就是一大片?
银镖带着破空的声音去势很急,如果人身上挨一下,恐怕伤得不轻!那道士也不敢大意,脚下踏出一种奇异的步伐,身形快如闪电,在大厅中央闪来闪去,银镖始终不能近身。那金小姐见道士身法奇异,口中又连斥几声,纵身扑上前去,双手一分,空中飞舞的蝴蝶突然散开,就像悬停在四周的银色星星。这悬停只是瞬间,然后又向着中心的道士四面合围飞射而去,这一下道士凭步法是闪不开了。
我正在为道士担心,心中疑惑他为什么一直空着手不亮法器。此时就见那一片银色的飞镖都在道士周身一尺远处停住了,而且还在不住地挣扎颤动。我仔细一看,道士伸出了一只手,用食指和中指夹住了一枚飞镖。这一枚飞镖被夹住,满天飞舞的银镖全部被定住了!原来这一片银镖不是很多件法器,只是一件法器分成了很多部分。
两个人进入了一种相持的状态,金小姐张开的两只手臂想尽力地合在一起,可是怎么样也合不上。道士伸出的那只手臂也在轻轻发抖,那枚银镖在他手指间挣扎,仿佛还发出轻微的嘶鸣声。道士见此情景,空着的另一只手终于在袍袖中缓缓抽出一样东西,是一柄一尺八寸长的短剑。这短剑没有光泽,也没有锋芒,如果在别人手里我几乎要以为是小孩的玩具,因为那是一把木剑。

内容简介
《神游4:吼川断流卷》内容简介:东方奇幻巅峰!“国宝级”史诗巨作!《神游》以气势恢宏的架构,无与伦比的想象力,令人惊叹的传统文化底蕴,成为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奇幻经典。陈天桥是《神游》的忠实粉丝,他向读者推荐道:“这部描写中国神怪情节,发生在八十年代一批高中生身上的小说,情节匪夷所思但是又丝丝入扣,代入感特别强烈……称得上中国版的《哈利•波特》。”
《神游4:吼川断流卷》是《神游》的第四部,丹道轩辕派、女子道派孤云门现世;石野与女主角们的恋爱在梦里梦外奇妙展开;柳菲儿割十年青春;韩紫英九转丹成;石之秀吼川断流;日本道派高手在芜城的偷窃行为,激发了中日道派五十年的仇怨。除了好看的故事情节,传统丹道、茶道,也是本部的内涵看点。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