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pdf

  • 类 别小说
  • 关键字
  • 发 布2013-05-29 20:29:00
  • 试 读在线试读
家.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家》编辑推荐:在巴金众多的小说中,由《家》、《春》、《秋》三部长篇组成的《激流三部曲》,是成就最高、影响最大的一部巨制。其中,第一部《家》不仅是巴金文学道路上树起的第一块丰碑,也堪称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最优秀的现实主义杰作之一。作品取材于中国的一个封建的大家庭,通过这个大家庭的没落与分化来描写封建宗法制度的崩溃和革命潮流在青年一代中的激荡,这部作品奠定了巴金在中国文坛中的巨匠地位。

媒体推荐
书评
“中国文库”主要收选20世纪以来我国出版的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文学艺术创作、科学文化普及等方面的优秀著作和译著。这些著作和译著,对我国百余年来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发展产生过重大积极的影响,至今仍具有重要价值,是中国读者必读、必备的经典性、工具性名著。
大凡名著,均是每一时代震撼智慧的学论、启迪民智的典籍、打动心灵的作品,是时代和民族文化的瑰宝,均应功在当时、利在千秋、传之久远。“中国文库”收集百余年来的名著分类出版,便是以新世纪的历史视野和现实视角,对20世纪出版业绩的宏观回顾,对未来出版事业的积极开拓;为中国先进文化的建设,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做出贡献。
“中国文库”所收书籍,有少量品种因技术原因需要重新排版,版式有所调整,大多数品种则保留了原有版式。一套文库,千种书籍,庄谐雅俗有异,版式整齐划一未必合适。况且,版式设计也是书籍形态的审美对象之一,读者在摄取知识、欣赏作品的同时,还能看到各个出版机构不同时期版式设计的风格特色,也是留给读者们的一点乐趣。

作者简介
巴金,原名李尧棠(1904-2005),字芾甘。汉族人。代表作有《激流三部曲》、《爱情三部曲》,散文集《随想录》。祖籍浙江嘉兴。光绪三十年十月十九日(1904年11月25日)生于四川省成都府城北门正通顺街。现代文学家,翻译家,出版家,“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最有影响的作家之一,中国现代文坛的巨匠。笔名为巴金。2005年10月17日因病逝世于上海华东医院。

目录
《激流》总序

附录
呈献给一个人(初版代序)
初版后记
五版题记
关于《家》(十版代序)
新版后记
重印后记

序言
几年前我流着眼泪读完托尔斯泰的小说《复活》①,曾经在扉页上写了一句话:“生活本身就是一个悲剧”。
事实并不是这样。生活并不是悲剧。它是一场“搏斗”。我们生活来做什么?或者说我们为什么要有这生命?罗曼·罗兰的回答是“为的是来征服它”②。我认为他说得不错。
我有了生命以来,在这个世界上虽然仅仅经历了二十几个寒暑,但是这短短的时期也并不是白白度过的。这其间我也曾看见了不少的东西,知道了不少的事情。我的周围是无边的黑暗,但是我并不孤独,并不绝望。我无论在什么地方总看见那一股生活的激流在动荡,在创造它自己的道路,通过乱山碎石中间。
这激流永远动荡着,并不曾有一个时候停止过,而且它也不能够停止;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止它。在它的途中,它也曾发射出种种的水花,这里面有爱,有恨,有欢乐,也有痛苦。这一切造成了一股奔腾的激流,具有排山之势,向着唯一的海流去。这唯一的海是什么,而且什么时候它才可以流到这海里,就没有人能够确定地知道了。
我跟所有其余的人一样,生活在这世界上,是为着来征服生活。我也曾参加在这个“搏斗”里面。我有我的爱,有我的恨,有我的欢乐,也有我的痛苦。但是我并没有失去我的信仰:对于生活的信仰。我的生活还不会结束,我也不知道在前面还有什么东西等着我。

后记
《家》是我四十六年前的作品。四十六年来我写过好几篇序、跋和短文,谈我自己在不同时期对这部作品的看法,大都是谈创作的经过和作者当时的思想感情,很少谈到小说的缺点和它的消极作用。
我在旧中国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里写作了二十年,写了几百万字的作品,其中有不少坏的和比较坏的。即使是我的最好的作品,也不过是像个并不高明的医生开的诊断书那样,看到了旧社会的一些毛病,却开不出治病的药方。三四十年前读者就给我写信,要求指明出路,可是我始终在作品里呼号、呻吟,让小说中的人物绝望地死去,让寒冷的长夜笼罩在读者的心上。

文摘
书摘
“那么为什么你的脸色总是这样阴沉呢?”觉新关心地问道。
剑云微笑了,不过谁也看得出他的笑是很勉强的。他说:“别人都是这
样说,不过我自己并不觉得。我想也许是身体弱的缘故罢,不然就是很早死
去父母的缘故。”他的嘴唇微微地颤动,他似乎要哭了,但是他并没有流出
眼泪来。
“身体弱就应该多运动,单是忧愁也没有用处,”觉民抬起头不以为然
地说。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外面忽然响起了脚步声,一个女性的声音唤着:
“大表哥。”
“琴小姐来了,”一道微光掠过剑云的脸,他低声说。
“啊,请进来罢,”觉新连忙站起来高声应道。
这时门帘一动,进来的果然是琴,她的母亲和仆人张升在后面跟着,但
是张升马上又走出去了。
琴穿了一件淡青湖绉棉袄,下面系着一条青裙。发鬓垂在两只耳边,把
她的鹅蛋形的面庞,显得恰到好处。整齐的前刘海下面,在两道修眉和一根
略略高的鼻子的中间,不高不低地嵌着一对大眼。这对眼睛非常明亮,不仅
给她的笑脸添了光彩,而且她一走进来,连这个房间也显得明亮多了。众人
的视线都集中在她的身上。她跟着她的母亲带笑地招呼了屋里的几个人。
觉新们也向她们母女打了招呼,觉民和剑云连忙站起来让座位给她们,
他们自己便坐到正对着窗户的两把椅子上去。觉新又按铃叫人泡来了两碗茶

“明轩,听说新发祥新到了好些衣料,我想去买一两件。不晓得有没有
合式的?”张太太跟他们谈了几句话以后,便对觉新说。
“是的,种类很多,是毛葛一类的,”觉新毫不迟疑地答道。
“那么请你陪我去看看,好不好?”
“姑妈要去看,我陪姑妈去就是了。现在就去吗?”觉新说着,就站起
来,两只眼睛愉快地望着张太太,等候她的回答。
张太太高兴地说:“你现在没有事吗?那么现在就去。”她也站起来,
还掉过头看了看琴。
琴带笑地说:“妈,我不去了。我在这儿等你。”她也站起来,走到写
字台前面。
“也好,”张太太说。她看见觉新掀起门帘让她先出去,便先跨出了门
槛。觉新跟着她往外面走去。
“三表弟,你在看什么书?”琴站在写字台前,望着觉慧手里的杂志问
道。
“《新青年》,新到的,”觉慧抬起头看她一眼,得意地答道。他紧紧
地捏着杂志,好像害怕琴会把它抢去似的。
琴看见他这个样子不觉微微笑道:“你不要害怕,我又不会抢它去。”
觉民笑了,说:“琴妹,我这儿有新的《少年中国》,你看罢。”
觉慧坐起来,也把杂志递给琴,接连地说:“你看,你看,免得一会儿
你又说我把新杂志当作宝贝。”
琴并不伸手去接,她只说:“你们先看好了。等你们看完,我再借回家
去慢慢看。”她这话是对他们弟兄两个说的。
觉慧把手缩回来,又躺下去看书。但是过一会儿他忽然带笑地问她:“
琴姐,你今天这样高兴,是不是你的事情姑妈已经答应了?”
琴摇摇头,说:“我也不晓得我为什么高兴。我的事情妈答应不答应,
也没有关系。我的事情应该由我自己决定,因为我跟你们一样,我也是人。
”她说着话便走到觉新的座位前坐下去,随意翻看桌上的账簿。
“说得不错,”觉民在旁边称赞道,“你真是一个新女性!”
“不要挖苦我罢,”琴带笑地说。忽然她的面容变得严肃了,她用另一
种语调说:“我告诉你们一个不寻常的消息:你们的钱家大姨妈回省城来了
。”
这果然是一个不寻常的消息。“那么梅表姐呢?”觉慧坐起来,关心地
问。
“她也回来了。她出嫁不到一年就守了寡,因为婆家待她不好,她又回
到你大姨妈家里,这一次便跟你大姨妈上省来了。”
“你怎么晓得这样清楚?你这个消息是从哪儿得来的?”觉民惊奇地问,
金丝眼镜下面的一对眼睛睁得圆圆的。
“她昨天到我们家里来过,”琴低声回答。
“梅表姐到你们家里去过?她还是跟从前一样罢?”觉民关心地问。
“她有点憔悴,不过人并不十分瘦,而且比从前更好看些。只是那双眼
睛,水汪汪的,里面似乎含了不少的东西。我不敢多向她问话,我害怕使她
记起了往事。她跟我谈了一些话,谈的只是宜宾的风土人情和她自己的近况
。她并不曾提起大表哥。”琴的声音变得忧郁了,说到最后一句,她忽然换
过语调问觉民道:“大表哥现在对她怎样?”
“大哥好像早把梅表姐忘记了,他从来不曾提过梅表姐的名字,而且他
对嫂嫂也很满意,”觉民直率地答道。
琴把头微微一摇,略带感伤地说:“可是梅表姐不见得就容易忘记他。
单看她那双眼睛,我就知道她至今还记得大表哥。……妈叫我不要把这个消
息告诉大表哥。”
P42-44

内容简介
《家》内容简介:剑云微笑了,不过谁也看得出他的笑是很勉强的。他说:“别人都是这样说,不过我自己并不觉得。我想也许是身体弱的缘故罢,不然就是很早死去父母的缘故。”他的嘴唇微微地颤动,他似乎要哭了,但是他并没有流出眼泪来。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