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画.pdf

国画.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国画(最新增订版)》为长篇官场小说,中国官场小说开山之作。

作者简介
王跃文,湖南省溆浦县人。小说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服务于湖南省作家协会、出版有长篇小说《国画》、《梅次故事》、《亡魂鸟》《西州月》、《大清相国》、《苍黄》等,以及小说集、散文杂吹集多种,他的文字始终渗透着深沉的忧患意识和凌厉的批判锋芒,颇受读者喜爱。有官场小说第一人之美称。

后记
老家的村子离县城不远,我对城里的印象却不深。上小学时,每个学
期会看一场电影,多半是反复看过的《红灯记》《沙家浜》之类。我同弟
弟共用五毛零花钱,上街吃一碗面或米糕,还有余钱吃一根冰棍。这个印
象保持了十几年,直到我二十二岁去县城工作。我去县政府报到之前,从
来没有进过那个大院。小时偶尔在城里逛街,也不曾注意过那个地方。
我上班的地方是县政府办公室,派给我的直接领导是位姓周的老同志
。老周大概五十五六岁,或者更大些。同事们都叫他老周,我却叫不出口
。我感觉叫“老周”不太礼貌,平辈之间才可这么称呼。老周见面就说起
我父亲,似乎他们是有旧缘的。于是,我依着父亲这层关系,叫他周伯伯
。老周略为犹豫了一下,愉快地应了。
过了些日子,隐约听得有领导说,同事之间最好是称职务或同志,别
的称呼都太庸俗了。我着实吓了一跳,却不方便再改口。周伯伯头上没有
职务,我仍然不好叫他老周。于是,我一如既往叫他周伯伯。终于有天,
周伯伯嘿嘿一笑,说:干到快退休了,混了个伯伯级别。我私下_想:周伯
伯可能也不愿意我这么叫他。
周伯伯最后被提拔了,职务是副科级秘书。人们开始喊他周秘书,我
仍叫他周伯伯。秘书在我看来似乎不是职务,跟在领导背后屁颠跑的都算
秘书。我还听到一种说法,秘书不带长,打屁都不响。县政府不设秘书长
,他永远只能是秘书。何况,他眼看着就要退休了。
周伯伯是我官样文章的启蒙老师,为人方正,文字功夫很好。却快到
退休,才弄了个副科级秘书。他退休那天,单位开了个欢送会。同事们说
尽了他的好话,似乎这个同志早该当更大的官。那时候,单位有人调走,
也得开个欢送会。通常是买些糖果,大家嘴里嚼着东西,拉拉杂杂地说上
几点。被说的人必做得很谦虚,微笑而不露骄傲之色。
周伯伯退休欢送会那天,我心情很有些忧伤和灰心。我想自己临到退
休,假若也是个副科级秘书,人生未必太黯淡了。过了些日子,偶然听人
说起周伯伯的过去,我心情愈加灰暗。大概是说周伯伯年轻时很有才气,
就因为某事得罪了领导,留下不好的印象,从此,多年抬不起头。他的家
庭出身又不太好,历次运动都如过街之鼠。好不容易捱到八十年代,却已
老之将至。
我的官样文章很快上路,真得感谢周伯伯。外人都以为官样文章好写
,不过是程式化的新八股。其实不然。官样文章,难就难在学校没教过。
中文系都有应用文写作课,可课本上的东西在官场完全应用不上。我因为
官样文章渐有名气,比周伯伯早二十多年成了副科级干部。记得有回去县
瓷厂调研,厂长坐在山顶的会议室,俯瞰着山下的县城,不由得豪情万丈
,说:有些欧洲小国,不就只有我们县这么大吗?这么想啊,我就是一个
国家的瓷器大王!我听着实在好笑,暗想自己就相当于小国家的副部长了

县政府工作那几年,过得很开心。官样文章得心应手了,多年的文学
梦开始苏醒。最初写散文,一篇叫《书房小记》的小文章,发表在《湖南
日报》的“湘江文艺副刊”。很有些兴奋,印成铅字的豆腐块,总共一千
多字,我反复看了好多回。那个日子我也记得:1988年8月8日。数字很吉
利,做生意开张,大概应该选这种日子。
那时候的小县城里,谁发表了一篇文章,就被看作人物了。我听着人
家称呼才子,心里颇有几分得意。机关才子的名声早有了,如今又是人们
眼里的作家。我在报上发了几篇散文,就开始写小说。起初找不着路数,
好几部小说都只开了头,或写了个大半就放下了。第一次把小说写完,应
该是1990年。我把小说《无头无尾的故事》寄到《湖南文学》,很快就发
表了。小说是黄斌兄从自然来稿中发现的。我当时并不知道刊物有所谓约
稿和自然来稿之分,总以为编辑凡稿必看的。看来,凡事都有机缘。当时
刊物的几位老师,王一平先生、潘吉光先生、李慕贤先生,都对我大加勉
励。
那时候,通讯不太发达,不方便同作者联系。《湖南文学》发表我小
说时,就在作者简介里写道:王跃文,二十四岁,毕业于湘潭大学。我后
来向黄斌兄求证简介的来历,他说听别人这么介绍我的。可是,黄斌兄哪
里知道,有人背地里说我简历造假。我那年二十八岁,也不是湘潭大学毕
业的。我的母校是怀化师专,现在叫做怀化学院。我对母校怀有深情,她
在我最艰难的时候,一直慈祥地对我微笑。此一节不可说得太深,日后有
机会再去“钩沉”吧。
1995年,我的中篇小说《秋风庭院》获《小说选刊》主办的文学奖。
当时,全国优秀中短篇小说奖评奖早已中断,鲁迅文学奖没有设立。《小
说选刊》有位编辑说,过去全国优秀中短篇小说奖就是以我们刊物为主操
办的。那意思似乎想告诉我们:如今评的这个奖,就相当于当年的全国优
秀中短篇小说奖。我听着有些幽默,同进士跟进士的区别还是很大的。
当时,我调到长沙已有一年。去北京领奖,正是冬季,住的宾馆是北
京老四合院,暖气大得只能穿衬衣。记得《小说选刊》的招待很客气。但
伙食越开得好,我就越吃不下饭。有顿饭据说最贵,我却吃得最少。我忍
不住叫过服务员:小姐,上一碟辣椒行吗?服务员很客气:我去给您看看
。南方人是“你”“您”不分的,听人客气地称呼“您”,感觉很受尊重
。过了几分钟,她回来说:对不起,你们没点辣椒。我差点喷饭,心想北
京人怎么这么幽默!
我刚调到长沙,感觉未来无限辽阔。似乎能做很多事,眼前一片云蒸
霞蔚。可是过了四十岁,方知自己越来越渺小。1998年写成《国画》(1999
年出版),2009年出版《苍黄》。匆匆十年,苍黄翻复!我期间写了两百多
万不痛不痒的文字,头发白去大半。经历了一些事,见识了一些人。酸甜
苦辣,生生吞下。曾经有些争强好胜,如今通通都放下了。
有那么两年,我的文字在有些地方见不得报。有家报纸约我写专栏,
我给了编辑十几篇文章,就出门旅行去了。一个多月回来,方知自己的文
章署名“浦人”。原来刚发了一篇《常识性困感》,报社就接到某部门电
话。编辑爱惜我那些文字,就做主把我的文章换名发表了。过了几年,我
在某地签名售书。一位老者拿来一本剪报,问:请问浦人就是您吗?老者
说:您的文章,再怎么变名字,我都认得出来。
我于写作原来是很自信的,现在却越来越惶恐。每次翻阅新出版的书
,都是无尽的遗憾。自己明知的不足和可笑之处,又未必是下次可以弥补
或改进的。我渐渐明白怎样才是好作家,而自己穷尽_生的努力不过是学步
而已。

文摘
版权页:

国画

甚至也不除草,也不翻耕,一种蔬菜收摘了,就在现成的坑里种上另一种蔬菜。他那里出产的农产品是绝对无污染的绿色产品,在加拿大很畅销。要是你两个哥哥会做,完全可以把他们的责任田经营成生态农业园,照样能发财。”瞿林笑笑说:“姐夫说的,在我们乡下叫懒人阳春。做懒人阳春的,每个村都有一两户,都是最懒最穷的人家,人见人嫌。”朱怀镜听着不高兴了,说:“我说的同懒人阳春完全是两码事。懒人阳春是放任不管,生态农业并不是不管,相反,还要更加细心管理。”瞿林自知刚才的话惹得姐夫不舒服了,忙赔不是。朱怀镜却借着火头教训瞿林:“你要真正闯江湖,样样都要学点,要谦虚。我红一天,只能保你一天,最终还是要靠你自己。我和你姐姐不图你给我们什么好处,只图你自己能够独立闯事业。说得难听些,我像帮你这样给别人帮忙,人家不要千恩万谢?人家送我些什么,我也心安理得。俗话说得好,河里找钱河里用。只有收入,没有投入,这是不可能的。你要学会交朋友,离开我也有人能给你帮忙,那就差不多了。我和你姐姐工资只有这么多,我又不是个贪别人钱财的人,有时应酬起来都觉得困难。今后你自己能办事了,那是另一回事。就目前来说,我活了你才能活。所以有些时候,你也得为我和你姐姐分些忧。”瞿林听懂朱怀镜的话了,说:“姐夫放心,你有什么应酬,说声就是。”朱怀镜笑笑,不冷不热地说:“那我和你姐姐就得时常向你开口?”瞿林脸顿时红了,支吾半天,说:“那……那……我每次结了账,送给姐夫……”瞿林话没说完,朱怀镜板起了脸孔,说:“你话说到哪里去了?我就这么想你的钱?开口向你索贿了?”瞿林无所适从了,红着脸,望望姐夫,又望望姐姐。香妹猜不透男人的心思,不好具体说什么,只道:“四毛你姐夫是这个脾气,都是为你好。”瞿林脸仍是红着,说:“哪里呢?姐夫姐姐这么护着我,我心里不有数?”
于是不再说刚才的话题,几个人干干地坐着看电视。琪琪擦擦眼睛说要睡觉了。瞿林就起身说:“姐夫姐姐休息吧,我回去了。”朱怀镜便又没事似的交代他一定要注意工程质量。瞿林点头称是。
送走瞿林,招呼儿子睡了,朱怀镜两口子也想休息了。进了卧室,香妹责怪朱怀镜:“四毛也这么大的人了,你说他也得讲究个方法。没头没脑就那样凶人家,太伤人家面子了。”朱怀镜说:“他太死板了。你不知道上次我同他请黄达洪吃饭,他那个猥琐样子,真丢人现眼!我有时应酬,他是得出点力。可他硬要把话说得那么透!难不难听?世界上的事情,有的是做得说不得,有的是说得做不得,有的是又要说又要做,有的是说一半做一半。他瞿林要想在江湖上混饭吃,要学的东西还多哩!”香妹忍不住笑了,说:“这么玄妙,莫说瞿林,我都不懂。”

内容简介
《国画(最新增订版)》主要内容简介:朱怀镜本不过是荊都市里一个不起眼的小处长,宦途蹭蹬,而由于上司无意间的一次索画,就此揭开了他飞黄腾达的序幕。在如蜘蛛网一股错综复杂的仕途上,朱怀镜苦心琢磨,谨慎从事;在个人情感的处理上,朱怀镜如履薄冰、难以取舍……朱怀镜本不过是荊都市里一个不起眼的小处长,宦途蹭蹬,而由于上司无意间的一次索画,就此揭开了他飞黄腾达的序幕。在如蜘蛛网一股错综复杂的仕途上,朱怀镜苦心琢磨,谨慎从事;在个人情感的处理上,朱怀镜如履薄冰、难以取舍……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