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归来.pdf

王妃归来.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王妃归来》为古言顶级大神蜀客最残酷惊艳作品,你既娶我,为何负我?即便负我,为何害我?极尽纠缠的爱恨情仇,剪不断磅礴哀伤的心酸爱恋。如果一切再重来,我们还会不会相爱?——滴血成海,王妃归来。《重紫》、《落花时节又逢君》、《小凰不是仙》后,再现仙侠奇迹!她曾有愿将天下捧至她掌心的父兄,也曾有揉碎了心想去讨好呵护的爱情。奈何这些都不及他指尖一颗棋子,袖侧一片江山。冷箭穿心,冰霜入骨,都不及她泪水决堤,恨透这个天下。

作者简介
蜀客,80后,重庆人,自由撰稿人,晋江文学网超级当红签约作者,致力于非传统言情、武侠、玄幻综合体结构小说创作,风格多变,已出版的玄幻小说作品《重紫》、《落花时节又逢君》销售成绩斐然,获得数十万读者支持,另外还出版有《穿越之第一夫君》、《小凰不是仙》、《天命新娘》、《穿越之天雷一部》、《穿越之武林怪传》、《落月江湖》、《千金散尽还复来》等作品。

目录
第一章 婚宴
第二章 雁初
第三章 归来
第四章 残花与试探
第五章 西陵凤岐
第六章 惊夜
第七章 夜探家
第八章 局外局
第九章 恶魔
第十章 还恩
第十一章 扶帘婉玉
第十二章 枫陵
第十三章 杀阵逢生
第十四章 交易
第十五章 入局
第十六章 议婚
第十七章 找到真凶
第十八章 胜利者
第十九章 老将军的信物
第二十章 脱身
第二十一章 焰脉之变
第二十二章 等待终局
第二十三章 特殊病人
第二十四章 故人不在
第二十五章 除夕宴
第二十六章 药
第二十七章 挑拨
第二十八章 来世之约
第二十九章 借计使计
第三十章 最后的纵容
第三十一章 真相
第三十二章 结局
尾声
后记

后记
本书我原本没打算写后记,出版前才决定加上:)。这本小说定位是复仇文,作者本想将男女配角都塑造得可恶一点,将女主角塑造得更可怜一点,以增加可读性,然而在写的过程中,我又不想过分破坏他们的形象了,例如云泽萧齐,负了女主角又救了女主角,全文都没有心狠手辣的表现;焰皇可恶,对秋影却有几分真心;琉羽与扶帘婉玉对心上人也有深情的一面。世上没有坏到底的人,“坏”配角写到秦川琉羽、扶帘婉玉这地步,我已经觉得有点过了,想来我的读者都能发现,我书里正派反派都很和谐,如《小凰不是仙》里的魔界和《穿越之第…夫君》里的凶手,看来我真不适合太极端的风格,本书作为复仇文,偏于温和,没有让人恨得牙瘁的渣配,读来未免平淡不够痛快,未达到预先设定的效果,我很惭愧并感到抱歉:)。
女主角名“雁初”,起名时没有花费太多力气,因为作者在读书的岁月里曾经很喜欢两句诗“雨暗残灯棋欲散,酒醒孤枕雁来初”(一作“棋散后”),书中定位,永恒之间是不问世事的道门,悬崖、云雾、落花、使女……死里逃生的女主在这种环境里出场,我第一念头就想到了“雁初”二字,云中雁来,这种干净悠远的意境正合了永恒之间冷清孤寂、出尘隔世的特点,同时代表着女主角的心境,遭遇背叛,身负血仇,心如死灰,对人对事通透淡漠。中国自古有鸿雁传书的说法,此时天边雁过,传的却是丈夫与别的女人的喜讯。这个名字也对应了她之前的名字“夕落”,夕阳无限好,夕阳落下,代表曾经的美好已不再。而且大雁是种仁而有信的动物,女主角看似不惜一切复仇,细节上却也不时流露出善良的本性。原本我就打算用《雁初》做书名,后来因为过于文艺不符合通俗小说的定位改了名字,遗憾。
书里有三件重要“道具”,一是奇花,二是枫叶,三就是西聆君的琴和棋(这好像该算作两个东西……)。
我主要说说琴和棋,本书的灵感来源之一就是棋。某日作者无聊,爬到高处,无意中看见满城人来车往的忙碌景象,忽然觉得这世界就像个巨大的棋盘,每个人就像上天落定的棋子,命运一半由自己掌握,一半却不由人,每颗棋子都沿着自己的路线努力地走着,努力地创造自己的价值,彼此之间又互相影响,或扶持帮助,或伤害牵制。正如书中,每个人物都在为自己的目的布局,女主角布下复仇之局的同时,也面临试探之局与各种杀局。再往大处看,世界上各种势力之间争夺不断,局势时刻都在发生变化,每个人布的小局都包含在这个大棋局当中,这个大棋局将一直走下去,永无终局之日。那时作者就突发奇想,冥冥中,究竟是哪只手在操控这盘棋?有谁能够当这个主导局势的执棋者?答案当然是没有这么强大的人,好在这是小说,我们只需来个“纯属虚构”,就可以尽情想象了。
因此,本书有了西聆君这个形象。
以天下为局,那是野心家,西聆君的大部分出场镜头都伴随着琴和棋。中国历史上,琴曾被称赞为“圣人治世之音,君子养修之物”,同时也受道家文化影响,被淡泊出世的隐者们所喜好,而棋,则涉嫌“害诈争伪”,西聆君的身份正是道门隐者,作者是想用琴来隐喻他出尘淡泊的表面,再用棋代表他隐藏的另一面。
另外关于萧炎这个角色,他在一定程度上受了某个人物的影响,性情邪恶乖张,初看令人憎恨,可当你知道原因后就会发现,他才是本书中最悲剧的人物,是真真正正的棋子,受命运控制,连生死的权利都没有,突然有一日,他终于获得自由,因此显现出了极端的一面,极端厌恶规则并乐于破坏所有规则。他和普通妖孽型人物不同,他的疯狂不是经历残酷后的变态与堕落,而是禁锢突然解除导致的现象,就像部分同学高考结束后的疯狂表现,时间久了就会有一定的恢复,这从他对女主角的态度转变可以看出来,他是有感情的,会提醒,会为她考虑,特别是他还会期待并设法追求自由,改变自身未来,这已经是正常人的表现了,当然他性格确实有变态成分,不可能完全正常。萧炎与女主角的感情很特别,近于同类之间的爱,或许不被大家理解,但根据他的设定,要写他怎么被女主角吸引怎么深情,又觉得俗了,所以作者没那么写,这个人物有点动漫风格。
最开始写这故事时,有人猜测是古代版妻子的诱惑,结果证明它不是,它故事中还有故事,蜀客喜欢写意外点的剧情。要说这个故事想表达什么,我不是要鼓励放下仇恨宣扬圣母圣父思想,没有尝试过别人经历的痛苦,就难以给出公正的评价,别人害死你的亲人,你真轻易原谅他那才怪了,只能说,我们对待生活要放宽心,女主角报的是血海深仇,最后都后悔了,相比之下,我们处于文明进步的社会,偶尔与人发生点小摩擦简直微不足道,实在不必过于计较,因为出口出手伤人的同时,自己也不会真正快乐。
其实作者一直很佩服棋手,曾幻想也托个棋钵扮高人,N年前有幸在联众围棋里创下四十场三十九负的记录,仅胜的那场是对手主动认输跑了,原因是作者对棋的认识为零,而他直接是负数。事实充分说明了现实与理想之差距,但想到那位认输的朋友估计也将作者当成高手了,又略觉欣慰。
作者的意思,本书至正文结束,尾声里的女孩是不是转世的雁初,与西聆君会如何发展,请各位自由想象。台湾繁体版有温馨番外,是为了配合喜欢圆满结局的同学而写。这本书里,作者最喜欢的角色是萧炎和江秋影。
感谢支持本书和蜀客的读者!感谢魅丽文化!祝各位阅读愉快!
蜀客
2012年10月8日

文摘
酉时末,天快黑了,萧齐果然没回来,一道身影快步走出后门,由于天冷,她特意披了件连帽的大氅,后门处几个侍卫明显是知情的,都不曾拦阻,马车早已等候在门外,待她上车便立即前行,拐过不知道多少条偏僻的街巷,顺利地出了城。
古寺座落在半山处,不见晨光,唯有稀薄夜色与数点灯光。
马车在山脚林荫道上停住,车夫先下车,恭声道:“请姑娘下车吧。”
车内的女人应声走下来,也不管车夫,抢过灯笼就急急地顺着石板径往山上走。
看着她的背影,车夫眼底浮上阴鸷。
林中静得极不寻常,灯笼影摇晃,气氛有点阴森,女人本就胆小,走了段路也开始不安,发现车夫没有跟上来,她慢慢地停住脚步,回转身去看。
迎接她的,竟是无数飞箭!
女人万万想不到,等着自己的不是萧齐,而是这样可怕的陷阱,她根本来不及反应,已身中数十箭,惨呼着倒在地上。
灯笼落地,燃烧,映照车夫冷笑的脸。
“萧齐!救我——”女人伏在地上疼得颤抖,绝望又不解,这些人是谁?为什么要杀她?萧齐不是在这里吗?
“有人来了!”车夫察觉动静,想人反正是死定了,任务已经完成,于是挥手喝道,“走!”
嗖嗖数声,林中数条人影掠起,朝着相同的方向撤离,然而下一刻,他们就发现陷入了更多人的包围,对方个个身着黑衣,行动矫捷,无一不是顶尖高手。
刀光剑影,血花四溅,安静的树林刹那间变作了残酷的战场!惨叫声里,不断有血溅洒,不断有人倒地。
黑暗的角落竟亮起了一点灯光,一个年轻的女人提着灯笼,缓步自树林深处走出来,如云长发堆起优雅的高髻,戴着金灿灿的、焰国王族主妇特有的双凤挂珠钗,身穿最华美的、王族主妇才能穿的红黑二色锦裙,她对周围混乱的厮杀视若无睹,悠闲得如同在散步,径直走到地上的女人面前,停住。
昏昏的灯笼光映照着她的脸,赫然竟是雁初。
地上中箭的女人并没有死,她吃力地抬起脸,看清来人之后,目中有恍然,更多则是怨毒之色:“是……是你!”
“是我。”雁初微笑,混乱的背景衬得容颜更加美丽,“秦川琉羽,我真是不想让你这么早就死的,但你太蠢了,你那么爱萧齐,却连他的字迹都不认得。”
那封信乃是焰皇设计,她不过借计使计,琉羽就中了圈套,做了她的替死鬼。
“你……你好狠毒!”琉羽挣扎着,狠命抓住她的锦裙下摆,口角溢出鲜血,“萧齐他不会放过你!”
说话声中,周围战斗结束了。
众黑衣人上前作礼:“姑娘,已无活口。”
南王虽回封地,却将京城的暗卫全数交给了她指挥。
雁初颔首,暗卫们立即训练有素地退走,雁初看着地上的琉羽道:“活过来那一刻,我就发过誓,一定要让你尝到这种滋味,我失去父亲和大哥,你也失去兄长,我的丈夫因为你而放弃我,你的萧齐终也因为我而放弃你,我身中刑风箭受尽苦楚,如今便十箭百箭地还你!”
她毫不客气地抬腿,一脚踢开琉羽:“这是你应得的下场,秦川琉羽!”
“应得的下场……”十指掐进泥土,琉羽慢慢地重复了遍,“不,不!此生见到萧齐,我就注定要做这些事……”
注定的吧?迷离双眼竟也逐渐散发出憧憬的光芒。
“那年踏青,我第一次见到他,云泽家的嫡长公子,年轻有为,翩翩人才,那天看着他独自站在船头,看着他意气风发的样子,我就知道我喜欢上他了,多少姑娘将扇坠丢上船,我也丢了,可惜他根本没有多看我一眼……没有关系,我会想办法接近他,让他留意到我,他不知道,为了陪在他身边,我做什么都愿意!”
她狠声道:“我毕竟得到他的心了,他爱我,越夕落,我不后悔!”
雁初静静地听她说完,低声笑了:“秦川琉羽,你太傻太相信他了,他只是感激你的救命之恩而已,倘若爱你,又怎会利用你?”
“随你怎么说,”琉羽尽力抬起脸,掩饰不住骄傲之色,“随你,我不会信的。”
“你还是不了解他。”雁初道,“当年你入营调换密信,又让你哥哥派人截下求援信,致使我父兄身亡。”她停了片刻,语气陡然放缓,一字字极清晰,“可是这么多年来,你难道就没发现,有谁能轻易从萧齐身边换走一件公文?”
琉羽神情微滞。
雁初道:“公文信件重地,外人岂能随意进出?单论书房,你又私下进去过几次?何况事关军情,密信岂是你想换就能换的?”
“不,是他没有防备我!”话喊出口,琉羽也察觉自己太激动,尽力镇定了点,“人都有疏忽的时候,没什么奇怪。”
“因为那是他默许的。”雁初的眼神越发怜悯,“所以你蠢,太相信他了,你爱的男人早已受命要除去越家人,正好你想那么做,他索性就顺水推舟让你背了这个黑锅,怎么样,害过人,你这些年过得不太安心吧?”
“不是……不是这样!他不会那么对我!”琉羽面色煞白,喃喃道,“他……他根本不知道……他不知道而已……”
雁初打断她:“没有你,萧齐也会那么做的,他不忍心亲自下手,因为我,他不想伤害我,所以宁肯借你之手,你本来可以无辜的,他却将鲜血抹在了你的手上,听他骂你毒妇,你又是什么滋味呢?在他心里你我谁轻谁重,你如今明白了吗?他舍我而救你,只是因为你救过他的命,又算是他的女人,他念着恩情与责任不愿负你,这些年他对你的好,是因为你替他背了黑锅,是他愧对你的补偿而已。”
有心夸大的描述,听在琉羽耳朵里偏偏真实无比。
他说受伤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她,那时的她就像是世上最善良最温柔的仙子,可是她万万没想到,他竟然知道!他知道她做过的一切,知道她竭力掩藏的恶毒与嫉妒,知道她怎样去陷害越夕落!他全都清楚,可是仍然放任她去做了,他选择了亲眼看她变成一个真正的恶女人!
目的顺利达到,雁初俯身托起她的下巴,盯着她的眼睛恶毒地笑:“你只是当了他的工具,秦川琉羽你记住,我不是输给了你,我是输给了云泽萧齐。”
“不可能!”琉羽猛然激动起来,疯了般挣开她,“不可能,你胡说!我知道你是在嫉妒,嫉妒我得到了他!”
雁初竖起食指放到唇边:“错,你没有得到他。”她微笑着直起身,“焰国之制,未经主妇认可的女人一律不能归夫族,就算陛下赐婚也无用,我是萧齐的妻子,你的侧妃之位未得我认可,所以你永远不能姓云泽,你还是秦川琉羽。”
一心恋着萧齐,爱着萧齐,到头来却连死都不能相伴,这个消息对琉羽来说,简直就是致命的打击。
面前女人身着主妇正装,通身高贵,是她永远也及不上的。
比不上,比不上啊!萧齐对越夕落从来都那么迁就,专程建造枫园,甚至为了越夕落要与她斩断情丝,萧齐新婚那夜,她几欲寻死,萧齐终于赶出来安慰她,她也是利用旧情打动他,加上那特殊的香才如愿以偿,让他从此专属于她,她知道他是个负责的男人,可是纵然如此,他每次提到越夕落,眼里仍会有异样的温情,越夕落“死”后百年,他从未去看灵位,她以为他忘记了,可是越夕落一回来,他就变了,明知道越夕落要报复,他还是一次次的纵容!
她和越夕落谁轻谁重,怕是连他自己都没留意吧,他口口声声说最爱她,对越夕落的迁就却也远远超出了内疚的范围。
事实已经让她崩溃,而如今,她竟连陪在他身边的资格也没有了,她只是他外面的女人,永远不能姓云泽,永远不能进云泽家的祠堂!
不能接受,苦苦的追逐,到头来仍是一场空!
琉羽身受重伤,再受打击,渐渐地变得失魂落魄,神智已近崩溃:“不!我姓云泽,萧齐说过会让我陪在他身边,谁也不能赶我走……他答应过的,你不能!”她茫然地望向四周,焦急地寻找那个人,“萧齐!萧齐呢?我要问他!”
没有回应。
她拼尽全力挪动身体往前爬,想要去找心上人,全不顾箭伤迸裂,地上血越流越多。
“不必叫萧齐,越军反了,他已是自顾不暇。”雁初冷眼看她,“秦川琉羽,你明明这么蠢,我真怀疑自己当年怎会栽在你手上,你还想说什么?”
“想说?想说什么?”四处寻不见萧齐,琉羽越发绝望,视线移回雁初身上,喃喃地重复了两遍,仿佛真的想起了什么,瞬间目光清明了些,“越夕落,你以为有西聆君维护,你就得意?”
雁初道:“没错,我失去了父亲、兄长与丈夫,可是我尚且有人维护,而你,你的萧齐呢?”
“维护?”琉羽笑起来,“越夕落啊越夕落,萧齐当年受伤落崖,我怎会那么凑巧赶到他身边救了他的?我一个弱女子如何出得关去到边境?你可知道是谁在帮我?”
雁初沉默。
“没错,是他,就是他!”琉羽仿佛也猜到她在想什么,兴奋地大笑,“没有他,我怎有机会接近萧齐?又怎会因妒生恨害你父兄?萧齐又怎会选择我而辜负你?你在新婚之夜独守空房,却不想是他叫人将我要自尽的消息告诉萧齐的吧?萧齐才会抛下你来找我,没有他给的那种香,萧齐怎会属于我……哈哈……害你的不只是我,哈哈……越夕落!”她越说越激动,猛地咳嗽一阵,吐出大摊的血,气息渐渐地弱了下去。
黑暗中灯笼光明灭,周围再无动静,比先前更加沉寂,无边夜寒席卷而来,冰冷噬骨。
雁初面无表情地转过身。
萧齐自黑暗中走出来,看着琉羽的尸体,神色也是一片木然。
许久,雁初轻声叹道:“夫人错看了我的信,不慎中计,我已经尽快找来了,想不到……始终是迟了一步,只能替她报仇。”
“为什么?”萧齐道,“为什么一定要这样?”
雁初道:“为什么?这还需要问吗?我可没动手,因为我怕弄脏了自己的手。”
萧齐道:“当年是她一时糊涂,如今她已经赎了罪,进云泽家的祠堂是她的心愿。”
“被你利用的另一个女人,我可怜她。”雁初道,“但要进祠堂嘛,你觉得我会答应?越将军父子战死,越夕落几成冰流亡魂,一切都是她直接插手,越夕落,无时无刻不希望她死,更恨不能让整个秦川族陪葬,好在那个时候已经快要到了,越军已经反了对不对?秦川族那群废物现在还跟着陛下闹,能有活路?”
萧齐无力:“夕落,对不住你的是我……”
“除非——”雁初话锋一转,“除非没有王妃,就由定王做主了,定王可以做主休弃王妃,让她入家祠。”
萧齐缓缓摇头:“不。”
从来没想过要休她,当年他甚至想,她死了也好,至少她的灵位还在家祠,冠着云泽姓,她再恨他,始终还是他的王妃,他也只会有这一个王妃,因为他知道,只要她活着,面对他和琉羽的事,依她的性子,定然不会肯继续留在他身边了。
“那你就将她送回秦川家安葬吧。”雁初道,“云泽萧齐,站在用血与仇恨铺成的路上,你以为越夕落还会与你有关系?”
萧齐动了动嘴唇,终究没说什么,俯身抱起琉羽的尸体就走。
雁初恶意地笑:“定王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被女人算计的滋味如何呢?”
萧齐停住脚步:“是她胡言乱语。”
是不信,还是不愿相信?区区一名弱女子,如何能独身赴战场,又凑巧救了他?能让他受伤,外围定有牧风国重兵,凭她自己又如何进得去?那一夜他自制力变得奇差,他一直以为是太爱她的缘故,原来那香……
雁初含笑道:“定王尽可以骗自己。”
早就怀疑了,她怎么可能是输在秦川琉羽这样一个女人手里?

内容简介
《王妃归来》内容简介:名将之女越夕落因爱慕定王云泽萧齐下嫁,本不同意此婚姻的越老将军及越夕落的兄长为了让定王地位更稳,也是为了已是定王妃的越夕落的幸福而领兵出征,结果因为被奸细出卖战死沙场,越夕落痛不欲生,协同云泽萧齐前往战场救援时遭遇偷袭,而就在生死之时,云泽萧齐却为了救另外一个女人而放弃了她,让她中箭坠入万丈深渊……数年后,云泽萧齐再度大婚,娶了那个他救下的心思缜密的女子,而与此同时,被“永恒之间”神秘主人救下的女子雁初也完成契约,带着当年越家战死沙场的真相,带着背后永恒之间背后不可告人的秘密,带着即将放出焰国“恶魔”的诅咒,带着打破整个世界平衡的秘密,带着一颗血淋淋的复仇之心,浴火归来。

海报:

王妃归来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