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经典:白夜.pdf

译文经典:白夜.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白夜(精)》描写天真无邪的姑娘娜斯简卡爱上房客,两人约定一年以后在一座桥上相会,但届时房客没露面。故事叙述者便安慰女主人公并陪她等候了四个晚上,最后房客终于出现,带走了姑娘。《白夜》系19世纪俄国大文豪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中长篇小说集。

作者简介
作者:(俄)陀思妥耶夫斯基(Ф.М.Достоевский)

序言
您刚刚打开了这薄薄的一篇小说,我在准备为她作译本序或译后记时,情知有些读者压棍儿不读这类文字。无非是报一通作者的生卒年月,传略概述,何时登上文坛,此外还有哪些作品,等等,等等,全是老一套的流水账。这也难怪。有的读者此前已经浏览过作者洋洋数十万言的鸿篇巨制,更不指望领略什么新鲜感。因此,笔者打算把话题扯远些,从我最初接触《自夜》时产生的联想聊起。当然,此举恐帕凶多吉少,套用一句从前话本小说中常见的夸张说话,叫作“担着血海也似的干系”(如今的表述方式大概是:冒着败得更惨乃至全军覆没的风险)。不管怎样,至少笔者对于后果是有心理准备的。
我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就直接从原文读过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白夜》,没过多久又看到了苏联艺术家们根据原著改编摄制的电影(译制片),直到十年浩劫之后的八十年代,出版社计划把苏联从一九五六年开始编印、到彼时早已出齐的十卷本陀氏文集通通翻译过来,对我的要求大意似乎是“主其事”。我则不置可否,仅表示不妨先从中短篇着手,有点像运动员在大战来临之前。热身”那样。于是就有了一九八三年六月初版的《陀思妥耶夫斯基作品集·中短篇小说二》(先于同一套书中的《中短篇小说一》问世),对应的是苏联十卷本文集中的第二卷全部,共收入五个中短篇,我译了其中的四个,包括《白夜》在内。当年我初读俄语原文的《白夜》,前后数次观看《白夜》的译制片(有一次是《文汇报》组织的读书会上放的影片,拷贝已经很模糊了,会后主办方的陆灏君还硬把主讲人应得的“劳务费”塞给我),以及八十年代翻译《白夜》的时候,总会联想到-一部中国电影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国产片酬、城之春》。原因何在?最直接的原因是:《小城之春》全片仅五个角色登场,而在《白夜》的小说或影片中出现的人物也多不到哪儿去。但更深层次的渊源关系则恐怕说来话长,很难在这样一篇短文中充分展开。
接下来我要深深地感谢一位读者,他来信指出拙译的《白夜》初版文本中一处重大错误。过去,我曾在很长时期内把“孕”字的上半部分写得与“盈”字的上半部分一样,原因我想不言自明,毋庸赘述了。与此相类似,对“星罗棋市”这个成语,俄原先的理解就存在很大偏差,但由于从未接受过真正的检验,一直没有暴露出来。偏偏《白夜》的原文—开头便出现将俄文“星”的形容词置于“天空”之前这样的短词组,老老实实的做法只消直译成“星空”即无大谬。然而我看到这—短小词组,当时简直以为作者很可能通晓汉语,于是认定最佳选择就是把它还原成。星罗棋布的天空”,直到这位读者来信中“星罗棋布形容的对象必定是复数”(大意)这句话驱使我去查了汉语诃典.方知自己闹了个冶金量”极高的国际大笑话。这在我的译书生涯中并非绝无仅有。我也曾把WASP’四个大写字母所代表的WhiteAnglo—Saxonn Protcstarll的缩称』指祖先是英国人的美国白种新教徒),在明知必错无疑的情况下,按当时唯一收有WASP这一词条的释义写上去,那就是Women’s Air ForccService-Pilot(指空军女飞行员),因为不适合的释义至少也是一种依据。我也曾把纽约一位著名摄影师的姓氏附会到希腊的地名上。这里举出的只是我认为错得最离谱、最荒唐、最不可原谅的几个例子。有的是读者指出,有的是专家匡正,有的是自己偶然发现。我一直想把它们公之于世,即使必定会被人斥为作秀也在所不惜。写到这里,我顿时感到轻松不少。
那么,关于陀思妥耶夫斯基,关于《白夜》,我究竟能说些什么呢?一提到这位心理分析的先驱者,洞悉幽微的观察家,尽管他本人深陷癫痫沉疴,人们捧着他的中后期代表作如果真能潜心读进去的话,兴许会产生自己一丝不挂地站在他面前的那种感觉。可他又远远不是一位忠厚长者,脾气非常坏,他的那位医生父亲是被忍无可忍的农奴们活活打死的。陀氏自己不忠于妻子,还是一名无可救药的赌徒。然而,据英国或别的英语国家媒体在二十世纪与二十一世纪之交所作的一项统计,除(怪经》以外,全世界(或所有的英语国家)出版的书籍中,发行量最高的一百本书分别属于大大少于一百位的不同作家,但这一百本书占据着一百个席位,占有席位数最多的作家是——对,陀思妥耶夫斯基!台湾名作家白先勇先生也在与之差不多的世纪之交接受《文汇报》(或《文汇读书周报》)的记者专访。记者问白先生认为对自己影响最深的作家是哪两位(中外各一位),影响最深的作品是哪两部(中外各一部)。白先生答日:作家是曹雪芹与陀思妥耶夫斯基,作品是《红楼梦》与《卡拉马佐夫兄弟》。
诚然,陀氏对世界的影响力主要来自中后期那些皇皇巨制。但陀氏的形象也因之而老是蒙上阴郁、乖戾.凄凉乃至惨烈的魅影,令人不寒而栗。有鉴于此,笔者才诚挚地请您花极有限的一点时间,读一读宛如从另一位作家笔端漾出的《白夜》他确实是自己书写,并不是后来那样完全口述)。“她”是那么轻盈,那么率真,不沾半点儿心计的边儿,不时会冒出那么一点儿傻气,一言以蔽之,“她”是那么阳光,与上述那些皇皇巨制的反差太大了,简直有霄壤之别,应毋庸高人指点即可一览无余。以第一人称口吻叙事的那位幻想家,目睹梦想即将成真的一刹那间终于化为泡影,却能坦荡荡地成人之美,慨然放弃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无聊表演,更谈不上什么“自己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之类的“豪气”。这一诺,何止值千金,那是足足一分钟净化心灵的欣悦啊!这难道还不够一个人受用整整一辈子吗?
荣如德
再过二十几天,按中国人的传
统说法就算一个八旬老人了

文摘
读者。现在您可以明白了,我对整个彼得堡有多么熟悉。
我已经说过,我足足有三天心神不定,而后才猜到原因所在。我在街上浑身不带劲儿(因为不是少了这个,就是缺了那个,心中直纳闷儿:某某人到什么地方去了?),在家里也是神不守台。我花了两个晚上苦苦思索:在我这个角落里究竟缺少了什么?为什么待在里边这样不是味儿?我困惑地察看屋里熏黑了的绿色墙壁、结满蛛网的天花板(玛特辽娜培育蜘蛛网的劳绩着实可观),认真研究一件件家具,仔细检查每一把椅子,心想:会不会这是问题的症结所在?(因为我屋里只要有一把椅子不在它昨天所在的位置上,我便觉得不自在。)我把窗户也看了,一切都是徒劳…·不安半点也没有减轻!我甚至想把玛特辽娜叫来,就蛛网以及总的邋遏现象好好训她一顿;可她只是惊异地对我看看就走了,一句话也不回答,故而蛛网至今在老地方悠然高张。直到今天早晨,我才猜到是怎么回事。啊!原来他们都离开我滑脚到乡下去了!请原谅我用了个俚俗的字眼,可我实在顾不上讲究高雅的辞藻……因为凡是原来在彼得堡的,不是已经走了,便是正要到乡下去消夏;因为我眼看着每一位正在雇马车的仪表庄重可敬的先生一下子变成了可敬的家长,他们日常公干完毕后正轻装前往乡间别墅去同家人共享天伦之乐;因为每一个行人现在都有一种非常特别的神态,他们只差没对迎面遇见的人说:“诸位,我们只是路过此地,过两个钟头我们就要到别墅去了。”如果先有白糖也似的纤细手指敲弹玻璃,然后有位模样俊俏的少女开窗探出头来叫唤卖盆栽的小贩,我立即想象得到,买主完全不是为了在闷热的城市住房中惜春赏花,而是很快大家都要到乡下别墅去了,花也要带走。不仅如此,我在这门新的学问方面从事独特的研究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已经能够单凭外表准确无误地断定,什么样的人住什么样的别墅。石岛、药铺岛或彼得果夫大道的别墅主人以举止文雅、夏装入时以及他们进城所乘的马车富丽为其特征。帕尔戈洛沃和较远的乡居者叫你一看就对他们的明智和稳重产生“深刻印象”;克列斯托夫岛的消夏客则始终保持安详的愉快神态。我有时遇见长长一溜车把势执缰牵马懒洋洋地走在车旁,车上所载的桌子、椅子、土耳其沙发和非土耳其沙发等各式家具以及其他家什堆成了山,而山巅上往往高坐着瘦小的厨娘,像保护眼珠一般看守主人的财产-我有时看着满载家用杂物的船只,或沿涅瓦河、丰坦卡河滑行,或在黑溪、岛屿前浮运,——车也好,船也好,在我眼睛里会增至十倍、百倍,仿佛一切都启动出发,结成浩浩荡荡的车队、船队纷纷前往别墅消夏,仿佛整个彼得堡大有变成一片荒漠之势,以致我终于感到羞愧、委屈和郁悒t我没有任何别墅可去,去了也没有任何事情可做。我愿意搭任何一辆大车,随同任何一位正在雇车的仪表堂堂的先生前往;可是没有人,绝对没有一个人邀请我;我好像被忘掉了,好像我跟他们真的半点儿也不相干!
我走了好多路,花了好多时间,照例已完全忘了自己在什么地方,不料竟来到关卡附近。我一时随兴之所至,越过拦路杆,在播了种的田块和草地之间信步走去,居然并无疲劳之感,相反只觉得心头的重压正在卸去。行人都是那样和蔼可亲地望着我,确乎只差没有点头致意;人人喜气洋洋,个个没有例外地抽着雪茄。我仿佛一下子到了意大利,足见自然界对于我这个常带三分病、在市区快要闷死的城里人的影响力之大。
我们彼得堡的大自然,随着春天的来临,会突然把老天赋予它的力量全部显示出来,一下子披上翠绿的盛装,开出五光十色的鲜花,那时自然界有一种无法解释的动人的情致……它不禁使我想起那个病恹恹的姑娘来,您瞧着她,时而会感到惋惜,时而怀着一种同情的爱怜,时而则根本视而不见,但她会在瞬息之间出人意外地变美,美得难以形容,美得出奇,而您在惊讶、陶醉之余不由得会问自己:是什么力量促使这双陇郁、沉思的眼睛如此熠熠闪光7是什么促使血色涌上这苍白、憔悴的两腮?是什么往这线条柔弱的面目注入了激情?为什么这胸脯这样隆起?是什么促使这可怜的姑娘脸上突然焕发出生命力、朝气和美,促使它闪耀起如此火花四溅的笑容?您四顾张望,寻找某人,思量猜测 但这一瞬过后,明天您遇到的也许还是先前那双若有所思、心不在焉的眼睛,还是那张苍白的脸,还是那种顺从、胆怯的动作,甚至是忏悔,甚至是某种令人沮丧的哀怨和恼恨自己一时冲动的痕迹…于是您感到遗噍,这一瞬间的美竞如此急速、如此无可挽回地枯萎了,这美在您眼前的一闪竟是如此虚妄、空幻;您感到遗憾,因为您甚至没有来得及爱上她……P7-11

内容简介
《白夜》是作家四十年代创作的代表作之一,是一部具有浓厚抒情气息的中篇。小说描写天真无邪的姑娘娜斯简卡爱上一个年轻的房客,两人约定一年后在彼得堡的一座桥上相会,但届时房客没露面,姑娘虽然有点失望,但信心依旧……。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