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塔福特疑案.pdf

斯塔福特疑案.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斯塔福特疑案》:阿加莎·克里斯蒂侦探推理系列

媒体推荐
“选这本书,你一定不会失望。”
  ——英国《图书》杂志

作者简介
阿加莎·克里斯蒂被誉为举世公认的侦探推理小说女王。她的著作英文版销售量逾10亿册,而且还被译成百余种文字,销售量亦逾10亿册。她一生创作了80部侦探小说和短篇故事集,19部剧本,以及6部以玛丽·维斯特麦考特的笔名出版的小说。著作数量之丰仅次于莎士比亚。
阿加莎·克里斯蒂的第一部小说《斯泰尔斯庄园奇案》写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末,战时她担任志愿救护队员。在这部小说中她塑造了一个可爱的小个子比利时侦探赫尔克里·波格,成为继福尔摩斯之后侦探小说中最受读者欢迎的侦探形象。1926年,阿加莎·克里斯蒂写出了自己的成名作《罗杰疑案》(又译作《罗杰·艾克罗伊德谋杀案》)。1952年她最著名的剧本《捕鼠器》被搬上舞台,此后连续上演,时间之长久,创下了世界戏剧史上空前的纪录。
1971年,阿加莎·克里斯蒂得英国女王册封的女爵士封号。1975年,英格丽·褒曼凭借根据阿加莎同名小说《东方快车谋杀案》改编的影片获得了第三座奥斯卡奖杯。阿加莎数以亿计的仰慕者中不乏显赫的人物,其中包括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和法国总统戴高乐。
1976年,她以85岁高龄永别了热爱她的人们。

目录
第一章 斯塔福特邸宅
第二章 神秘莫测的口信
第三章 五点二十五分
第四章 纳拉科特警督
第五章 埃文斯
第六章 三王冠旅馆
第七章 遗嘱
第八章 查尔斯·恩德比先生
第九章 月桂邸宅
第十章 皮尔逊一家
第十一章 埃米莉开始调查
第十二章 逮捕
第十三章 斯塔福特村
第十四章 威利特母女俩
第十五章 造访伯纳比少校
第十六章 里克罗夫特先生
第十七章 珀西豪斯小姐
第十八章 埃米莉造访斯塔福特邸宅
第十九章 种种推测
第二十章 造访詹尼弗姨妈
第二十一章 恩德比先生与柯斯太太长谈
第二十二章 查尔斯夜探斯塔福特邸宅
第二十三章 哈兹穆尔邸宅
第二十四章 纳拉科特警督探讨案情
第二十五章 德勒咖啡馆
第二十六章 罗伯特·加德纳
第二十七章 纳拉科特采取行动
第二十八章 皮靴
第二十九章 重演转桌祈灵
第三十章 埃米莉的解释
第三十一章 谁是幸运儿?

序言
阿加莎·克里斯蒂被誉为举世公认的侦探推理小说女王。她的著作英文版销售量逾10亿册,而且还被译成百余种文字,销售量亦逾10亿册。她一生创作了80部侦探小说和短篇故事集,19部剧本,以及6部以玛丽·维斯特麦考特的笔名出版的小说。著作数量之丰仅次于莎士比亚。
随着克里斯蒂笔下创造出的文学史上最杰出、最受欢迎的侦探形象波洛,和以女性直觉、人性关怀见长的马普尔小姐的面世,如今克里斯蒂这个名字的象征意义几近等同于“侦探推理小说”。
阿加莎·克里斯蒂的第一部小说《斯泰尔斯庄园奇案》写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末,战时她担任志愿救护队员。在这部小说中她塑造了一个可爱的小个子比利时侦探赫尔克里·波洛,他成为继福尔摩斯之后侦探小说中最受读者欢迎的侦探形象。《斯泰尔斯庄园奇案》经过数次退稿后,最终于1920年由博得利·黑德出版公司出版。
之后,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侦探推理小说创作一发而不可收,平均每年创作一部小说。1926年,阿加莎·克里斯蒂写出了自己的成名作《罗杰疑案》(又译作《罗杰·艾克罗伊德谋杀案》)。这是她第一部由柯林斯出版公司出版的小说,开创了作为作家的她与出版商的合作关系,并一直持续了50年,共出版70余部著作。《罗杰疑案》也是阿加莎·克里斯蒂第一部被改编成剧本的小说,以Alibi的剧名在伦敦西区成功上演。1952年她最著名的剧本《捕鼠器》被搬上舞台,此后连续上演,时间之长久,创下了世界戏剧吏上空前的纪录。
1971年,阿加莎·克里斯蒂获得英国女王册封的女爵士封号。1976年,她以85岁高龄永别了热爱她的人们。此后,又有她的许多著作出版,其中包括畅销小说《沉睡的谋杀案》(又译《神秘的别墅》、《死灰复燃》)。之后,她的自传和短篇故事集《马普尔小姐探案》、《神秘的第三者》、《灯光依旧》相继出版。1998年,她的剧本《黑咖啡》被查尔斯·奥斯本改编为小说。
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侦探推理小说,上世纪末在国内曾陆续有过部分出版,但并不完整且目前市面上已难寻踪迹。鉴于这种状况,我们将于近期陆续推出最新版本的“阿加莎·克里斯蒂侦探推理系列”,以下两个特点使其显著区别于以往旧译本,其一:收录相对完整,包括经全球评选公认的阿加莎·克里斯蒂侦探推理小说代表作品;其二:根据时代的发展,对原有译文全部重新整理,使之更加贴近于读者的阅读习惯。愿我们的这些努力。能使这套“阿加莎·克里斯蒂侦探推理系列”成为喜爱她的读者们所追寻的珍藏版本。

文摘
伯纳比少校穿上胶靴,扣好大衣领子,又从门边的架子上拿起一盏风灯,小心翼翼地打开他那幢平房的大门,从缝隙里向外窥视。
映人眼帘的是一派典型的英格兰乡村景象,恰如圣诞贺卡上的图画,或者传奇剧的舞台布景:白雪皑皑,银装素裹。
纷飞迷漫的鹅毛大雪已经在整个英格兰下了四天四夜,眼下积雪无边无际,不是那种只堆积几英寸厚的小雪,在这达特穆尔高沼地的边缘,积雪已经厚达数英尺。全英格兰的住户们都因为供水管道冻裂而苦不堪言,如果能有个朋友是管道工,哪怕是管道工助手也好,这成了人们梦寐以求的殊荣。
位于高沼地边缘的这个小小的斯塔福特村,历来与世隔膜,而现在则完完全全地断了尘缘,严酷的寒冬变成了令人头疼的大难题。
然而伯纳比少校对严寒却无所畏惧,他是个坚韧的硬汉子。哼了几下,又嘟囔了一声之后,他便迈着军人的步伐,闯入风雪之中。
他的目的地并不遥远,只消沿着一条弯弯曲曲的小巷走几步,然后拐进一扇大门,再爬上一个没有铺满白雪的小坡,便来到一幢相当大的花岗石建筑前面。
穿戴得整齐厚实的女仆打开了大门。少校脱去暖和的英国呢大衣和胶靴,又把那条很旧的围巾解开。
他打开一扇门,走进屋去。那里面发生的种种变化不禁使他有了一切皆空的虚幻感觉。
虽然才是下午三点半钟,窗帘却已全部拉下,电灯也开着,壁炉里大火在熊熊燃烧。两个女人身穿下午用的工装,站起身来迎接这位身强力壮的老兵。
“你能出来真是太好了,伯纳比少校。”年纪大的那个女人表示欢迎。
“这没什么,威利特太太,这没什么。你这样说我真高兴。”他跟两个女人逐一握手。
“加菲尔德先生就快来了,”威利特太太说,“杜克先生和里克罗夫特先生也说要来,可这种鬼天气嘛,谁也料不定里克罗夫特先生这把年纪的人到底能不能来。真是的,天气实在糟糕透顶。总得于点什么事情让自个儿高兴高兴吧。维奥莱特,往火里再添块木柴!”
伯纳比少校颇有骑士风度地应声而起:“请允许我帮你添木柴,维奥莱特小姐。”
他动作熟练地往壁炉里投了一块木柴,又坐回到女主人为他准备的扶手椅上,一边偷偷地打量着这问屋子。几个女人就可以改变屋子所有的特点,这使他大为惊异,因为这几个女人显然并未做过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斯塔福特邸宅是约瑟夫·特里维廉上校从海军退役后建造的,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他是个很殷实的人,而且一直就希望能在达特穆尔定居。最后他选中了斯塔福特这个小小的村子。该村不像别的村子和农庄,并不位于河谷地带,它就在达特穆尔高沼地边缘,位于斯塔福特灯塔山的山麓下。他买下一大片地,建造了这幢舒适的邸宅,自备小电站和抽水用的电泵,这可以节省不少劳力。然后,为了便利,他又沿着巷子修建了六幢平房,每幢占地零点二五英亩。
靠近邸宅大门的第一幢租给了他的老朋友约翰·伯纳比,其余的则悉数出售,因为有些人出于某种选择和需要,想住在远离尘嚣的乡野之处。这个小村子还有三幢外观虽然漂亮却已破败的别墅,一家铁匠铺,一个兼卖糖果的邮局。最近的小镇是埃克桑普顿,离这儿不过六英里,有一条陡直的下坡路直通该镇,名叫达特穆尔大路,路上竖起一块老幼皆知的警告牌,上面写着:驾车者请挂低档。
特里维廉上校的确是个殷实的人,尽管如此,他却依然爱钱如命,也许这正好是由于殷实之故吧。十月底的某一天,埃克桑普顿镇的一位房屋代理商写信给他,询问是否愿意出租斯塔福特邸宅。一位房客已经为此做过咨询,想租用一个冬季。
首先涌上特里维廉上校心头的想法是拒绝出租,继而是要求进一步说明情况。房客是威利特太太,是个寡妇。还带着个女儿。最近刚从南非回来,想在达特穆尔租用一幢房子过冬。
“妈的,这女人一定是发神经了。”特里维廉上校说,“呃,伯纳比,你对这件事有何想法?”
伯纳比的想法跟他几乎是如出一辙,那回答非常果断有力。“你无论如何是不想出租的,”他说,“让那个蠢女人上别的什么地方去吧,我看她准是想来这儿挨冻。想不到也是从南非来的。”
此话一经出口,特里维廉的金钱情结便被勾了起来。在隆冬时节出租房屋,平时连百分之一的希望也没有。他此刻想知道房客究竟愿意出多少房租了。
房客愿意一周付十二几尼的租金,于是事情便定了下来。特里维廉上校去了趟埃克桑普顿镇,在镇郊租了一幢每周两个几尼租金的房子,把斯塔福特邸宅交给了威利特太太,并且预收了一半租金。
“这个傻瓜跟她的钱很快就要分手了。”他嘟囔道。
不过,今天下午伯纳比偷偷地对威利特太太察言观色时,却在暗暗地思考着。他认定这个女人绝非傻瓜。她身材高大,举止笨拙,然而她的容貌透露出的却绝非愚蠢而是睿智。她穿着打扮有些过分,说话是一口刺耳的南非腔,而且对此番远行归来颇感满足。她显然很有些钱,对这一点伯纳比已经考虑过不只一遍,他认为整个事情看来是有点荒唐,因为她显然不是那种安于寂寞的女人。
作为邻居,她表现出的友好几乎令人感到窘迫。她邀请所有的人去斯塔福特邸宅聚会,而且总是要求特里维廉上校别像出租了房子那样对待那幢邸宅,可是特里维廉上校却不喜欢女人。据说他年轻时曾被某个女人抛弃过。他固执地拒绝她每一次的邀请。
威利特太太搬进邸宅已经有两个月,村里人对她们母女俩的到来所感到的惊讶也已经烟消云散。
伯纳比素来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他只是继续细心地观察着这位女人,显然并不想闲聊。他认为威利特太太不过是想让人看起来觉得傻乎乎的罢了,而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于是他便对这个问题作出了结论。他的目光落到维奥莱特·威利特的身上。漂亮妞儿——当然哕,是有些骨瘦如柴的模样——姑娘们时下全是这样儿。一个女人看起来不像个女人,那有什么好?报上也在说身体曲线又再度时髦起来,也是该时髦的时候了。
他努力使自己打起精神来,找话茬儿。
“我们原先担心你会来不了,”威利特太太说,“你这样说过,还记得吧。后来你说能来,我们可真高兴哪。”
“是星期五嘛。”伯纳比少校说,语气中带着明确无误的味道。
威利特太太有些茫然不解的样子。
“星期五?”
“我每个星期五都要去看特里维廉上校,他每个星期二来看我。这样做已经好几年了。”
“噢,我明白了,你们住得如此之近嘛——”
“成习惯了。”
“可现在仍然这样做吗?我是说他眼下住在埃克桑普顿镇了。”
“打破习惯确实可惜,”伯纳比少校说,“我俩那些个傍晚总待在一起,真令人怀念哪。”
“你喜欢搞点什么比赛吧,是吗?”维奥莱特问道,“譬如杂技啦,填字谜啦,如此等等。”
伯纳比点了点头。
“我喜欢填字谜,特里维廉喜欢杂技。我们各有所好,挺认真的。上个月填字谜比赛我还赢了三本书呢。”他自告奋勇地说道。
“啊,真的。太有意思了。那些书都有趣吗?”
“不知道,我还没读呢。看来可能是没什么意思吧。”
“是赢得那些书才重要,是吗?”威利特太太含糊不清地问道。
“你怎么去得了埃克桑普顿镇呢?”维奥莱特问道,“你可没有车啊。”
“我走着去呗。”
“你说什么?不当真吧?有六英里远呀。”
“正好锻炼锻炼。十二英里又怎么样?只会让人身体健康。能健康才是大事儿呢。”
“真的,有十二英里啊。可你和特里维廉都是了不起的运动员,难道不是吗?”
“以前经常一块儿去瑞士,冬季就搞冬季运动,夏季就去爬山。特里维廉滑冰可真棒。现在我们都老了,那些运动是没法搞了。”
“你还获得过军队网球赛冠军,对吧?”维奥莱特问道。
少校满脸绯红,像个小姑娘似的。
“谁跟你讲的啊?”他嘟囔着问道。
“是特里维廉上校告诉我的。”
“乔让闭口不谈的。”伯纳比说,“他太饶舌了。现在天气怎么样了啊?”
维奥莱特觉得让他发窘有些过意不去,她跟着他走到窗前。他俩拉开窗帘,望着外面一派肃杀的景象。
“还要下雪,”伯纳比说,“而且会下得很大,我看准是这样。”
“啊。太令人兴奋了,”维奥莱特说,“我认为雪可真够浪漫的,我以前从没见过雪。”
“供水管道冻住了就不浪漫了,傻孩子。”她母亲说。
“你过去一直是住在南非吗,威利特小姐?”伯纳比少校问道。
姑娘身上原有的一点活力突然消失。开口回答时,她显得十分拘谨。
“是的,这是我头一回离开南非,我觉得又害怕又高兴。”
待在这高沼地的乡村里无亲无友会令人高兴吗?这种想法实在可笑之至。他不明白,这些人到底是怎么了?
门开了,女仆宣布道:
“里克罗夫特先生和加菲尔德先生来了。”
来者之一是个上了年纪的干瘪小个头,另外一个则是红光满面的年轻人,活像个男童。

内容简介
《斯塔福特疑案》内容简介:大雪覆盖下的斯塔福特宅邸内进行着一场招魂会,但在通灵游戏中的精灵却突然发出了埃克桑普敦镇的特里威廉上校被谋杀的口信。斯塔福特的人们于是不安起来,这时勇敢的伯纳比少校毅然担任起了去镇上查看的任务,结果发现特里威廉上校真的已经倒毙在家中……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