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伦•坡暗黑故事全集.pdf

爱伦•坡暗黑故事全集.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爱伦•坡暗黑故事全集(上册)》编辑推荐:侦探推理小说鼻祖、现代恐怖小说创始人爱伦•坡小说最完整收录。独一无二的风格,哥特小说的巅峰,波德莱尔、柯南•道尔、江户川乱步、史蒂芬•金、蒂姆•伯顿等深受影响。流行文化的宠儿,好莱坞最钟爱的类型文学作家。

名人推荐
爱伦•坡是一位深入人类灵魂的洞窟、地窖和阴森可怕的地道的冒险家。他发出了灭亡的恐怖与警告之声。
——(英)D.H.劳伦斯
美国出了两个伟大的作家——埃德加•爱伦•坡和马克•吐温……在坡的神秘及幻想小说里,他为英语、甚至所有的语言提供了一种新的范本。在这一点上,我们没什么可说的,只有脱帽请坡先生先行。
——(英)萧伯纳

媒体推荐
爱伦·坡是一位深入人类灵魂的洞窟、地窖和阴森可怕的地道的冒险家。他发出了灭亡的恐怖与警告之声。
——[英]D.H. 劳伦斯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埃德加•爱伦•坡 (Edgar Allan Poe) 译者:曹明伦

埃德加•爱伦•坡(Edgar Allan Poe,1809-1849),19世纪美国著名小说家、诗人、文艺评论家。爱伦•坡是类型小说“百科全书式”的作家,是推理侦探小说鼻祖、现代恐怖小说创始人,创作还涉及哥特小说、幻想小说、科幻小说、吸血鬼文学等多种文学类型。他提倡“为艺术而艺术”,宣扬唯美主义和神秘主义,作品的语言和形式精致、优美,在任何时代都具有“独一无二”的风格。

目录
001黑猫
009厄舍府之倒塌
025一桶蒙蒂利亚白葡萄酒
032瓶中手稿
041陷坑与钟摆
053红死病的假面具
058椭圆形画像
061幽会
072丽姬娅
085莫雷娜
090贝蕾妮丝
097埃莱奥诺拉
102长方形箱子
111凹凸山的故事
120过早埋葬
131静
134死荫
137威廉·威尔逊
153人群中的人
160泄密的心
165莫格街凶杀案
191玛丽·罗热疑案
227被窃之信
243金甲虫
272你就是凶手
283斯芬克司
287阿·戈·皮姆的故事

文摘
版权页:

爱伦•坡暗黑故事全集

阿·戈·皮姆的故事
……
此时我觉得这破船上仿佛只有我一个人,我感到极度恐惧和绝望。我看不到任何生路,唯一等待我们的就是慢慢饿死,或者痛快一点儿在随时都可能刮起的第一阵大风中葬身鱼腹。在那种精疲力竭的状态下,我们绝无希望再逃过一场大风。
我当时体验到的那种饥肠辘辘实在令人难以忍受,我觉得只要能减轻那种饥饿感,我什么东西都能吃。我用折刀从那个皮箱上割下一块,试图把它吃下去,结果发现根本无法下咽,尽管我自以为把它嚼碎再吐掉也稍稍缓解了饥饿的痛苦。傍晚时,我的伙伴们一个个醒来,全都处于一种因醉酒脱水而说不出有多可怕的虚弱状态之中。他们就像发疟疾似的浑身颤抖,哀叫着要水喝。他们的情况唤起了我心中最强烈的同情,同时也让我暗自庆幸先前发生的那件事使我免于遭受他们这番惨不忍睹的痛苦。但他们的状况也令我惊恐不安;因为非常清楚,除非有所好转,不然他们就没法帮我摆脱困境。我当时还没有彻底放弃从舱里找到点儿什么的念头;但若是他们中没人能够在我下水时帮忙拉住绳子的一头,这种尝试就不可能恢复。帕克看上去比另外两人稍稍清醒一点儿,于是我千方百计地想让他完全清醒。想到海水浸泡也许有助于达到目的,我设法把一根绳子拴在他腰间,然后把他领到升降梯口(这期间他相当顺从),接着我推他下水,随之又拉他上来。我有充分的理由庆幸我做了这项实验。因为他看上去清醒了许多而且也有了精神,上甲板后,他理直气壮地问我干吗这样对他。待我说明原因,他向我表示感谢,并说经水一泡他感觉好多了,然后就合乎情理地谈到了我们的处境。于是,我们决定用同样的方法使奥古斯塔斯和彼得斯清醒。我俩立即动手,他俩果然从这一惊吓中恢复了神志。我想到这个突然浸水的方法,是因为我曾在一本医书里读到阵雨浇淋有助于减轻狂郁病患者的症状。
待我确信伙伴们能抓牢绳子的另一端之后,我又潜进了主舱三四次,尽管此时天已黑透,而且从北方涌来的一阵不猛但连续不断的浪涛使船身多少有几分摇晃。在这几次尝试中,我成功地捞上来两把有鞘的刀、一只三加仑的空壶和一条毯子,却没捞到任何食物。捞到那些东西后,我又进行了几次尝试,但直到我完全精疲力竭也一无所获。帕克和彼得森摸黑轮流下舱打捞,但最后也都空手而归。这下,我们绝望地放弃了这种企图,认为这是在白白消耗自己的体力。
当晚剩下的时间,我们在一种难以想象的灵与肉的极度痛苦中度过。16日的清晨终于露出曙光,我们急切地扫视天边的地平线寻找救星,但结果令人大失所望。海面依然平静,只是像昨晚一样有一阵从北边涌来的缓缓的波浪。除了那瓶红葡萄酒,我们已经整整六天没吃没喝,显而易见,若再弄不到吃的,我们肯定再也坚持不了多久。我以前从不曾见过,今后也不想再见到,人居然会像彼得斯和奥古斯塔斯那样消瘦。我要是在岸上见到他俩当时的那副模样,我绝不会想到我曾看见过他们。他俩的面容完全变了形,以至我几乎不敢相信他俩就是几天前我的那两位伙伴。帕克虽说也很憔悴,而且衰弱得脑袋一直耷拉在胸前,可并没像那两人消痩到形容枯槁的地步。他咬紧牙关忍受着痛苦,非但不自哀自怜,反而想方设法地激起我们的希望。至于我自己,尽管航行初期我情况很糟,而且体质孱弱,但我当时比他们少受了些罪,也不像他们那样形销骨立,当他们神志错乱,像孩子似的痴笑傻笑、胡言乱语之时,我出人意料地保持着头脑清醒。然而他们间或也会恢复神志,仿佛是突然间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这时他们会用一股暴发的力量跳起来,在短时间内会以极富理性的方式谈起他们的前途,尽管这种理性中充满了极度的绝望。不过,我的伙伴们对自己的情况也许怀有和我一样的看法,而我自己说不定在不知不觉中倒像他们一样谵妄而痴愚——这是一件不可能说清楚的事。
大约中午的时候,帕克宣称他从左舷方看见了陆地,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制止了他跳海游往那个方向。彼得斯和奥古斯塔斯几乎没有注意到帕克所言,因为他俩显然正沉浸在忧思之中。极目眺望帕克所说的方向,我看不到一线哪怕最朦胧的海岸——其实我心里非常清楚,当时的方位根本不允许我们抱有靠近任何一块陆地的奢望。我花了很长时间才使帕克相信是他看花了眼。这下他泪如泉涌,竟像一个孩子似的伤心地哭了两三个小时,直到因精力耗尽而悄然入睡。
此时,彼得斯和奥古斯塔斯徒然地进行了几次吞食皮箱碎片的努力。我劝他们把碎片慢慢嚼碎然后吐掉,可他们已虚弱得听不进我的劝说。我继续不时地嚼一会儿皮箱碎片,发现这样做多少能减轻饥饿感。我主要的痛苦是干渴,仅仅是因为记得其他人在同样情况下喝海水造成的可怕后果,我才没有去喝海水。
一天就快这样熬过去了,此时我突然发现一艘船出现在东方,在我们的船头左侧,看上去那是一艘三桅大船,离我们十二或十五英里,而且几乎是正对着我们驶来。当时我的伙伴们都还没有发现它,我暂时忍住了没告诉他们我的发现,唯恐大家又会再次失望。最后,当那船离得更近时,我终于看清了它正扬着轻风帆径直朝我们驶来。这下我再也忍不住了,立即把这一发现告诉我那几位患难伙伴。他们顿时一跃而起,再次陷入狂喜之中,一个个像白痴似的又哭又笑、又蹦又跳,还扯头发,忽而祈祷,忽而诅咒。他们这番举动极大地感染了我,这次肯定获救的希望也使我兴奋不已,于是我忍不住也加入了他们的狂欢,尽情宣泄自己的感恩之情和狂喜。我拍手、呐喊,在甲板上打滚,并做了其他一些类似动作,
直到我猛然间发现,又一次绝望地发现,那艘船突然掉转船艏用船艉对着我们,并朝一个与我最初看见它时几乎相反的方向驶去。
我费了好一阵口舌才使我可怜的伙伴相信,我们最不期望发生的事实际上已经发生。起初,他们用一种表示不愿被我欺骗的姿态来回应我。奥古斯塔斯的举动使我感受最深。无论我怎么说或者怎么做,他都一口咬定那艘船正飞快地驶向我们,并做好了登上那艘船的准备。一团海藻从我们的破船旁边漂过,他坚持认为那是大船上放下的小艇,并令人心碎地吵着嚷着要往上面跳,我费了好大劲儿才使他没那样跳进海里。
稍稍平静下来之后,我们继续盯着那艘船,直到它从我们的视野里完全消失。当时海面上生出了一层薄雾,天上吹起了一阵轻风。那艘船刚一不见踪影,帕克就突然转身朝向我,脸上有一种令我不寒而栗的表情。这时,我才注意到他显得非常冷静,不待他开口说话,我的心已告诉我他要说什么。他简单扼要地建议:“为了三个人能活命,我们当中有个人必须死去。”
第十二章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我已经仔细想过了我们大限将至时可怕的情形,并暗自下定决心,宁可在任何情况下承受任何形式的死亡,也绝不采用那种手段求生。眼下令我痛苦万分的饥饿也未能使这一决心有丝毫动摇。帕克的建议没被彼得斯和奥古斯塔斯听见,于是我把帕克拉到了一旁。我暗暗祈求上帝赋予我力量劝他放弃那种可怕的想法,我以最低声下气的方式久久地对他进行规劝,我借用了他视为神圣的每一事物的名义,讲出了情急中想到的各种各样的道理,恳求他打消那个可怕的念头,哀求他别对另外两人说出他的想法。
他静静地听我那番话,丝毫没有要辩驳的意思,而我已开始期待他能像我希望的那样回心转意。可等我话音一落,他马上说他非常清楚我讲的全都在理,采用这样的手段求生的确是人类所能想到的最可怕的抉择,但现在他已经坚持到了人类所能坚持到的最后时刻。一个人的死能够或者说也许能够使三个人活下去,那大家就不必同归于尽。他还叫我别再白费口舌劝他,说他早在那艘船出现之前就拿定了主意,仅仅是因为看见了那船才没有更早地提出他的主张。
于是我又求他,如果他不愿听我劝告,那至少可以把他的计划推迟一天,说不定在这一天中我们就会被某艘船搭救。我又开始反复地讲我所能想出的道理,我认为那些道理对他这种性格粗鲁的人可能会起作用。可他回答说,他说出自己的打算已经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他若再不吃东西就活不了多久。所以再等一天,他的建议就会为时已晚,至少对他来说已经太迟。
发现我轻言细语的哀求没法把他打动,我马上换了另一种态度。我请他必须注意在这场灾难中,我吃的苦头比他们三人都少,因此在当时的情况下,我的健康情况和体力都远远胜过他,或许也胜过彼得斯或奥古斯塔斯。一句话,如果有必要,我完全有条件凭武力行事。假若他试图以任何方式把他血腥的吃人计划告诉另外两个伙伴,那我将毫不犹豫地把他拋进大海。听完这话,他猛然一把扼住我的咽喉,同时抽出一把刀几次想刺进我的胸膛,只是他极度的衰弱使他未能得逞。他的残暴顿时激起了我的满腔怒火,我把他推到了甲板边上,一心要把他抛下船去。但彼得斯的干涉救了他的命,当时他过来把我俩分开,并问我们为何动武。不待我想出办法阻止,帕克已把他的想法和盘托出。
他那番话产生的效果比我预想的更可怕。奥古斯塔斯和彼得斯似乎都早就怀有同样的念头,只不过他们尚未开口,帕克已率先宣布。他俩当即同意了帕克的计划,并主张立刻实施。我曾指望他俩至少有一人神志还足够清醒,能够和我站在一起,共同反对实施这种骇人听闻的计划;而只要有他俩之中任何一人的支持,我就不怕自己阻止不了这血腥计划的实施。既然事实令我大失所望,考虑我自身的安全就成了当务之急,因为这伙人已完全丧失理智,我进一步的反对也许会被他们当作一个充分的理由,他们会借此让我在就要上演的那幕悲剧中扮演不平等的角色。
于是我说我愿意服从他们的决议,只是请他们把计划推迟个把小时,等周围的雾气散开,看是否有可能看见刚才出现过的那艘船。我费了好一番口舌,他们才同意推迟一小时;而正如我所料(很快起了一阵风),雾气不到一小时就散开了。由于没看见任何船只,我们开始准备抽签。
我真不愿意讲述随后那骇人听闻的一幕。自那之后所发生的许多事件也未能从我的脑海中抹去那个场景的任何细节,对那幕悲剧的清楚记忆将使我余生的每分每秒都充满痛苦。请允许我尽可能简略地讲述本故事中的这个部分。当时我们能想到的决定生死的唯一办法就是机会均等的抽签。几根小碎木条充当命签,大家一致要我当持签人。我退到甲板的一端,而另外三人则站到船的另一头背对着我。在那幕可怕的悲剧上演的整个过程中,我感到最痛苦的时刻就是摆布那几根木签。几乎人人都有本能的求生欲望,而在生死存亡之际,这种欲望会更加强烈。
既然我担任的那种未曾有过记载的明确而严格的职责(完全不同于面对喧嚣的暴风雨的危险或慢慢逼近的饥饿的恐怖)允许我反复斟酌那仅有的几次逃脱死亡的机会——逃脱那种为了最骇人听闻的目的而制造的最骇人听闻的死亡,一直支撑着我的精力顿时就像风中的羽毛一样飘散殆尽,使我成了一个无依无靠、凄楚可怜的恐惧的俘虏。开始我甚至没有足够的力气分开和排布那几根小小的木条,我的手指完全不听使唤,我的双膝直打哆嗦互相碰撞,我的脑子里飞快地闪过上千种避免参加这场生死赌博的荒唐可笑的想法。我想过跪倒在我的伙伴跟前,求他们让我避免这种命运;或忽然扑向他们,杀死他们中的一个,使抽签没有必要再进行。总而言之,除了用我手中的木签来决定命运之外,其他每一种办法我都想过了。在这些愚蠢的想法中消磨了好长一段时间之后,帕克的声音终于把我唤回到现实,他催我赶快让他们从那种可怕的焦急等待中得到解脱。即便在此时,我也仍然没能马上就排布好那几根小木条,而是千方百计地想玩出什么花招,以诱使我患难伙伴中的一位抽到那根短签。因为我们事前已商定,谁抽到四根签中最短的一根,谁就应该为其他三人的活命而死。若是哪一位读者要谴责我这种没心没肺的行为,那就先让他也来设身处地地试试。
最后我已经没法再拖延下去,于是怀着一颗几乎快要蹦出胸膛的心,硬着头皮走向前甲板,伙伴们在那儿等着我。我伸出持签的手,彼得斯见签就抽。他活了,至少他抽的签不是最短的一根,现在我又少了一分逃脱的可能。我鼓足浑身的劲儿把木签凑到奥古斯塔斯跟前。他也抽得很干脆,而且他也抽到了活签;这下无论我是死是活,机会都只剩下了一半。此时,我不由得怒火中烧,我恨我这些可怜的同类伙伴,对帕克更是恨之入骨。但这种怨恨之情并没有延续多久,最后我身不由己地颤抖着闭上眼睛,把剩下的两根签伸向帕克。他在抽签之前犹豫了足足有五分钟,而在那提心吊胆的五分钟里,我没敢睁一下眼。最后他终于从我的手中飞快地抽出了两根签中的一根。命运已经决定,可我还不知道自己是该死还是该活。没有人吭声,而我仍然不敢睁眼验证自己手中的那根签。最后彼得斯抓住我持签的手,我硬着头皮睁开了眼睛,这时我一眼就从帕克的表情中看出我已经死里逃生,而他正是那个命定去死的人。我一口气透不过来,人事不省地倒在了甲板上……

内容简介
《爱伦•坡暗黑故事全集(上册)》分上下两册,共收录爱伦•坡小说五十余篇,完整地呈现了爱伦•坡笔下的神秘世界。上册收入了《黑猫》《厄舍府之倒塌》《丽姬娅》《莫格街凶杀案》等名篇,特别收录了爱伦•坡唯一的长篇小说《阿•戈•皮姆的故事》。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