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上最后的夜晚.pdf

地球上最后的夜晚.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地球上最后的夜晚》编辑推荐:《2666》作者波拉尼奥首部短篇小说集。令人着迷、苦寻的答案。挫败,但并非失败的旅程。关于爱与死,哀愁与渴望的迷人之书。从伦敦到纽约,人人都爱波拉尼奥。波拉尼奥在短篇小说领域展现出来的纯熟技巧,堪与卡夫卡和博尔赫斯媲美。余华、毕飞宇、格非、戴锦华、止庵、骆以军喜爱的作家。

名人推荐
这个时代最具影响力、最令人钦佩的小说家。
——苏珊•桑塔格
他天生是个讲故事的人。但最重要的,他有能力为做爱与做诗这两种行为赋予极大的魅力。
——爱德蒙•怀特

媒体推荐
如果村上春树这类作家的作品为点心,那么波拉尼奥的作品将是一场盛宴。
——《星期日时报》
波拉尼奥的短篇营造了一种神秘和忧郁的氛围,一种令人联想到巴别尔和卡夫卡,忘记故事以外一切的氛围。
——《纽约时报》
波拉尼奥之所以是个伟大的作家,是因为他的语言一直在内心最深处雕刻这个时代的形象。这个时代,我们都活在里面。
——《上海壹周》
波拉尼奥高高地翱翔于很多拉美年轻作家之上……就像加西亚•马尔克斯曾经翱翔于他那个时代的人和追随者之。
——《纽约时报》
当代西班牙语文学中最勇敢和无畏的作家。
——《明镜周刊》
波拉尼奥的写作优雅,有气魄,且风格十足,有极强的可读性……他让你觉得因为阅读他而产生变化,是他改变了你认识世界的观念。
——《卫报》
他的写作跨越了他对文学能做什么的那一丝疑虑,以及文学能发现多少或敢于言说多少这个世界的灾难,波拉尼奥证明了文学能做任何事。
——《苏格兰人》

作者简介
作者:(智利)罗贝托•波拉尼奥(Roberto Bolaño) 译者:赵德明

罗贝托•波拉尼奥(Roberto Bolaño,1953—2003)出生于智利,父亲是卡车司机和业余拳击手,母亲在学校教授数学和统计学。1968年全家移居墨西哥。1973年波拉尼奥再次回到智利投身社会主义革命却遭到逮捕,差点被杀害。逃回墨西哥后他和好友推动了融合超现实主义、达达主义以及街头剧场的“现实以下主义”(Infrarealism)运动,意图激发拉丁美洲年轻人对生活与文学的热爱。1977年他前往欧洲,最后在西班牙波拉瓦海岸结婚定居。2003年因为肝脏功能损坏,等不到器官移植而在巴塞罗那去世,年仅五十岁。
波拉尼奥四十岁才开始写小说,作品数量却十分惊人,身后留下十部小说、四部短篇小说集以及三部诗集。1998年出版的《荒野侦探》在拉美文坛引起的轰动,不亚于三十年前《百年孤独》出版时的盛况。而其身后出版的《2666》更是引发欧美舆论压倒性好评,均致以杰作、伟大、里程碑、天才等等赞誉。苏珊•桑塔格、约翰•班维尔、科尔姆•托宾、斯蒂芬•金等众多作家对波拉尼奥赞赏有加,更有评论认为此书的出版自此将作者带至塞万提斯,斯特恩,梅尔维尔,普鲁斯特,穆齐尔与品钦的同一队列。

目录
圣西尼 3
亨利•西蒙•勒普兰斯 27
恩里克•马丁 39
一件文学奇事 59
通话 75
毛毛虫 83
安妮•穆尔的生平 101
“小眼”席尔瓦 139
戈麦斯帕拉西奥 159
地球上最后的夜晚 173
1978 年的几天 205
在法国和比利时闲逛 225
牙科医生 245
邀舞卡 273

文摘
情况是这样的:B和B父去阿卡普尔科度假。一大早,清晨六点,父子俩就要出发。那天夜里,B睡在父亲家里。没梦,或者就算有梦,一睁眼也忘了。听见父亲在卫生间。向窗外望去,一片漆黑。B不开灯,穿衣裳。等走出卧室的时候,父亲已经在桌旁看前一天的体育报纸了。早饭已经做好了。咖啡,牧场煎蛋。B问候父亲后,走进卫生间。
B父的汽车是1970年的福特野马。六点半,父子俩上车,开出城市。城市就是墨西哥城联邦区。B和父亲出城短暂度假的那一年是1975年。
一般来说,旅行总是愉快的。父子俩离开联邦区时有点冷,开始进入格雷罗州的炎热地区,热起来了,他们不得不脱下毛衣,打开车窗。起初,车外的风景完全吸引了B的注意力(他觉得令人感到惆怅)。但是,几小时后,群山和森林变得单调乏味了。B决定还是看书为好。
在到达阿卡普尔科之前,B父把车停在了路旁的一个饭摊前。摊子上在出售绿鬣蜥。B父问儿子:咱们尝尝,好吗?B父走近绿鬣蜥,看见它们还活着,微微动弹。B靠在野马车的挡泥板上,看着父亲。B父不等儿子回答,就要了一块绿鬣蜥肉。到了这个时候,B才离开野马车,向露天饭摊走去。就是四张餐桌和一个清风吹得微微摇动的遮棚而已。他在距离公路最远的位子上落座。B父要了啤酒。父子俩卷起了袖子,敞开了怀。父子俩穿的是白衬衫。为父子俩服务的男子则相反,身穿长袖黑衬衫,好像炎热并不影响这位服务员。
服务员问:是去阿卡普尔科吧?B父点点头。父子俩是这饭摊上仅有的食客。公路上,车辆来来往往,不停车。B父起身,向饭摊后面走去。起初,B以为父亲是去解手的,但很快就明白了:父亲是钻进厨房去看如何烹饪绿鬣蜥的。服务员悄悄跟在B父后面。开始讲话的是B父,接着是那服务员,最后是个女子的声音。但B没有看见她。B满头大汗。眼镜又湿又脏。摘下眼镜,用衬衫下摆擦擦。等到再把眼镜戴好的时候,发现父亲正在从厨房那边望着他。实际上,他只看见了父亲的脸和肩膀的一部分,其余的部分被一块有黑点的红门帘挡住了。有一阵子,B觉得红门帘不仅分开了厨房和饭摊,还分开了两个时代。
于是,B转移视线,回到书上来。书在餐桌上,是打开的。是本诗集。是法国超现实主义的作品选,译者是阿尔多•贝叶格里尼,阿根廷超现实主义诗人。两天前,B开始阅读这本书。他喜欢。喜欢里面诗人们的照片。有于尼克、德斯诺斯、阿尔托、克勒维尔的照片。书很厚,有个透明的塑料封皮。包书皮的不是B(他从来不包书皮),而是一位特别讲究细节的朋友。这时,B转移了视线,偶尔翻翻诗集,他看到了居伊•罗塞的照片和诗作。等到他再抬头找父亲的时候,父亲不在那里了。
真热得喘不过气来。B很想回首都去,但是不走,至少现在不走,他心里明白。过了一会儿,父亲来到了他身边。二人吃起辣酱绿鬣蜥肉来,喝更多的啤酒。黑衬衫服务员为父子俩打开了半导体收音机。于是,朦胧的热带音乐与树林的沙沙声以及公路上过往的车辆声混合在一起了。绿鬣蜥肉有鸡肉的味道。B不大肯定地说:比鸡肉柴。父亲说:味道很好嘛。又要了一块。父子俩喝加了肉桂粉的咖啡。端来绿鬣蜥的是黑衣服务员。但是,送来咖啡的却是厨娘。她年轻,像B一样年轻,身穿白色短裙和带白花的黄色衬衫。B认不出那是什么花,也许根本不存在吧。喝咖啡的时候,B感觉不舒服,可是没说什么。他抽烟,看看微微摇动的遮棚,好像有一线水丝下雨后挂在遮棚上不动了。B想:这不可能啊。父亲问他:你瞅什么呢?B说:遮棚。像是静脉,B这么想,可没说出口来。
黄昏时分,父子俩到了阿卡普尔科。二人在临海的街道上闲逛了一会儿。车窗已经落下,海风吹乱了父子俩的头发。他俩把车子停在一家酒吧旁边,进去喝点什么。这一回,B父要了龙舌兰酒。B想了想,也要了龙舌兰酒。酒吧很现代,有空调。B父跟侍者聊天,问他海滩附近有什么旅馆可住。父子俩回到野马旁边的时候,天上已经有了星星,B父看上去一天以来第一次有了倦容。但还是跑了两家旅馆,由于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父子俩都不满意。到了第三家方才看中。第三家名叫“清风”,不大,有游泳池,距离海滩只有三五步之遥。B父喜欢。B也喜欢。由于气温低,旅馆空空荡荡,价位可以接受。父子俩的房间里,有两张单人床以及带淋浴的小卫生间;惟一的窗户面朝旅馆庭院,那里有游泳池。B父本希望窗户面对大海才好呢。二人很快发现空调没开。但是,房间里相当凉快,因此没投诉。于是,安顿下来,打开各自的行李箱,把衣服放进衣柜。B把书放在床头桌上。开始换衣服。B父去洗冷水澡。B只是洗洗脸。洗漱完毕后,父子俩出去吃晚饭。
在旅馆服务台,他俩看见一个矮个,长着兔牙。是个年轻人,看上去态度友好,建议父子俩去一家旅馆附近的餐馆吃饭。B父向他打听什么地方好玩。B明白父亲的话。那服务员不明白。B父说,就是有活动的地方。B说:就是能找到姑娘的地方。服务员说:啊,明白了。片刻间,父子俩没动,没说话。服务员弯腰,消失在柜台后面去了。再露面的时候,手里拿着一张卡片,递给了B父。后者看看卡片,问这地方是不是安全可靠。问完之后,掏出一张钞票。服务员立刻抓了过去。
但是,那天夜里,晚饭后,父子俩还是直接回旅馆了。
第二天,B醒得很早,悄悄淋浴后,刷牙,穿上泳衣,离开了房间。旅馆食堂没人。B就决定在外面吃早饭。旅馆所在的街道向下直通海滩。那里只有一个少年在出租冲浪板。B问一小时收费多少。少年说了一个数。B觉得价格合理。于是,租了一个冲浪板之后,就下海了。海滩对面有座小岛。B踏着冲浪板向那里进发。起初,有些费力,但很快就掌握要领了。这个钟点的海水清澈透亮。到达小岛前,B觉得冲浪板下有红鱼,长约半米,成群结队地涌向小岛。B也冲向小岛。
从海滩到小岛全程需要刚好十五分钟。B不知道,他没表,觉得时间很长。游到小岛,他觉得遥遥无期。就要到达小岛之前,意外的大浪拦住了他的去路。小岛沙滩的沙子与旅馆前的沙土大不相同。后者的沙土也许是早晨的缘故,是金褐色的(但B并不觉得如此);小岛的沙子是雪白的,闪闪发亮,看时间长了,感觉刺眼。
B于是停止划水,不管风吹浪打,纹丝不动。海浪缓缓地把他从小岛附近推开。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冲浪板已经退到了半路中央。B算计了一下距离,决定返回。这一次,回头路愉快多了。到了海滩,出租冲浪板的小伙子问他是否有问题。B说:没有。一小时后,B还没有吃早饭,回到了旅馆,看见父亲坐在食堂里,眼前摆着咖啡和一个有剩余面包片和鸡蛋的盘子。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过得相当混乱。开车瞎转,从车里看人;有时下车,喝冷饮,吃冰激凌。下午,B父卧在躺椅上睡觉的同时,B重读居伊•罗塞的诗歌、生平简介。
一天,一群超现实主义者来到法国南部。他们打算弄到去美国的签证。德国人占领了法国北部和西部。南部在贝当政府保护下。美国领馆日复一日拖延办理签证的时间。在这群人中,有重要的诗人,例如,布勒东、特里斯坦•查拉、佩雷,但是也有次要的诗人。居伊•罗塞就属于次要诗人。B想,从照片上看,他属于次要诗人。居伊人丑,但衣着讲究,像个部委低级官员或者银行职员。B想,到此之前,虽说有不和谐音,一切正常。每天下午,这群超现实主义者们都在港口附近一家咖啡馆里聚会。制订计划,聊天。居伊场场必到。但是,有一天(B觉得是黄昏时分)居伊失踪了。起初,没人想起他来。他是个次要诗人,这些人常常被人忽略。但几天后,大家开始找他了。在他居住的旅馆里,没人知道他的情况。他的行李、书,没人动过。为此,如果说居伊不交房钱就走了,那是不可思议的。但是,在蓝色海岸地区的有些旅馆里,也是常有的事。朋友们在找他。大家走遍了医院和宪兵拘留所。没人知道居伊的情况。一天上午,签证下来了。大部分人上船去美国了。留下的人是那些永远拿不到签证的人。大家很快忘记了居伊,忘记了居伊的失踪,个个忙于找个安全的地方,因为那年月群体性失踪和被杀事件是家常便饭。

内容简介
《地球上最后的夜晚》由十四个故事组成,大部分故事的主人公是“B”:一个智利流亡者,在南美和欧洲漫无目的地游荡,串起了他同时代的其他人的故事,几乎都是在流亡生活中理想破灭的一代人,如何挣扎于边缘,困于梦魇。这些人犹如在一场梦中,在不同的故事中不断改换着形象、名字或背景。评论家们普遍认为,波拉尼奥在短篇小说领域展现出来的纯熟技巧,堪与卡夫卡和博尔赫斯媲美。

海报:

地球上最后的夜晚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