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吉拉•卡特的精怪故事集.pdf

安吉拉•卡特的精怪故事集.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安吉拉•卡特的精怪故事集》合并了两本由安吉拉·卡特编辑的故事选集,它们分别是1990年出版的《悍妇精怪故事集》和1992年出版的《悍妇精怪故事集第二卷》。故事来自欧洲大陆、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加勒比海、美国、北极、非洲、中东和亚洲。故事内容记录了平民百姓的实际生活,有时甚至到了令人不自在的地步——贫穷、饥饿、不稳固的家庭关系、遍布的暴行。

名人推荐
纵观本世纪文坛,安吉拉·卡特的想象力耀眼非凡。对她而言,幻想总是扭过头坚定地注视现实,一刻也不忽略物质状况。她曾说过:“精怪
故事就是一个国王去向另一个国王借一杯糖。”
——玛莉娜·华纳
胜过格林,里面的故事来自世界各地,生猛、有趣。
——劳娜·塞奇,《观察家报》
无可比拟,充满各色人物,有邪恶,有诙谐,也有怪诞。
——A.S.拜厄特

作者简介
作者:安吉拉·卡特(Carter A.) 译者:郑冉然

目录
出版者的话
引言
瑟莫苏阿克
第一章勇敢、大胆、倔强
寻找运气
狐先生
卡枯阿舒克
承诺
凯特·克拉克纳特
渔女和螃蟹
第二章聪明的妇人、足智多谋的姑娘和不惜一切的计谋
蜜尔·阿·赫里班
明智的小女孩
鲸脂小伙
待在树杈上的姑娘
穿皮套装的公主
野兔
苔衣姑娘
神父的女儿瓦西丽莎
学生
富农的妻子
保守秘密
三把盐
足智多谋的妻子
凯特姨妈的魔粉
鸟的较量
香芹姑娘
聪明的格蕾特尔
毛堡包
第三章傻瓜
一壶脑子
早上就有小伙子了
要是我没死,这会儿就要哈哈大笑啦
三个傻瓜
从来没见过女人的男孩儿
住在醋瓶里的老妇
汤姆·提特·桃
丈夫看家
第四章好姑娘和她们的归宿
太阳东边、月亮西边
好姑娘和坏脾气的姑娘
无臂少女
第五章女巫
中国公主
猫女巫
巴巴亚嘎
三娘子
第六章不幸的家庭
赶走七个小伙子的姑娘
死人集市
娶了儿媳妇的女人
小红鱼和金木屐
坏后妈
塔格立克和她的孙女
刺柏树
诺莉·哈迪格
靓妹和疤妹
晚年
第七章道德故事
小红帽
洗脚水
妻子治好吹牛病
舌头肉
樵夫的富姐姐
慢慢逃跑
天经地义
两个找到自由的女人
丈夫如何让妻子戒除故事瘾
第八章坚强的意志和卑劣的欺诈
十二只野鸭
老福斯特
沙辛
狗鼻人
逆流而上的老太婆
信的花招
罗兰多和布鲁尼尔德
绿鸟
狡猾的妇人
第九章捣鬼——妖术与阴谋
漂亮姑娘伊布龙卡
巫师与巫婆
泄密的丁香丛
破兜帽
巫球
狐狸精
巫婆们的吹笛人
美丽的瓦西丽莎
接生婆与青蛙
第十章美丽的人们
小白、小棕和小摇
迪拉维克和她的乱伦哥哥
镜子
青蛙姑娘
睡王子
孤儿
第十一章母女
阿赫和她的野母亲
唐加,唐加
有五头奶牛的小老太婆
阿赫和她的狮子养母
第十二章已婚妇人
鸟女的故事
爹娘都浪荡
打老婆的理由
三个情人
七次发酵
不忠妻子的歌
和自己的儿子结婚的女人
端昂和他的野妻
突如其来的好运
夸脱罐里的豆子
第十三章有用的故事
鸟妈妈和小鸟的寓言
三个姨妈
老妇人的故事
紫色激情的顶点
盐、酱和香料,洋葱叶、胡椒粉和肉汁
两姐妹与蟒蛇
伸开手指
后记
注释:第一章至第七章
注释:第八章至第十三章
译后记:民间叙事中的音乐

序言
《安吉拉·卡特的精怪故事集》合并了两本由安吉拉·卡特编辑的故事选集,它们分别是1990年出版的《悍妇精怪故事集》和1992年出版的《悍妇精怪故事集第二卷》。
安吉拉·卡特于1992年2月去世,此前一个月左右,她住在伦敦的布朗普顿医院,第二本故事集的手稿就放在她的床上。她说:“我只想为了姑娘们把这个做完。”她对我们的忠诚浩瀚无边。刚听说她生病的时候,我们让她不要担心,我们已经出版了《悍妇精怪故事集》,这就够了。但是不行,安吉拉说,这个项目对于生病的作家来说再合适不过,于是她为了这本书一直工作到临终前几个星期。她搜集了所有的故事,并将它们分门别类,加了标题,但是她没有来得及写引言,也没能完成笔记。《悍妇女巫故事集》的编辑沙鲁克·胡塞因(Shahrukh Husain)利用她对民间故事和精怪故事的丰富知识补全了笔记,凡是安吉拉·卡特在文档中留有记录的地方,她都一一添加进去。
在这个新版本中,我们印出了安吉拉·卡特为《悍妇精怪故事集》所作的引言。她去世以后,玛莉娜·华纳写了一篇关于她的评论,这篇评论本来是《悍妇精怪故事集第二卷》的引言,这里作为后记刊出。
兰妮·古丁斯
出版者,悍妇出版社

后记
民间叙事中的音乐
许多年前读袁越《来自民间的叛逆》,第一次明确地意识到音乐中大量存在的民间叙事,意识到“酷”音乐的背后往往有着乡土传统;这一次的翻译则让我体会到民间叙事中的音乐性,换言之,我们可以用熟悉的音乐体验来照亮对故事这种“传统手工艺”的解读。
首先,无论来自哪里,这里收集的故事都带有浓郁的地方色彩,浸透了当地人眼中不言自明的逻辑,如果你不了解那里,那么这种逻辑就会对你的认知体系发起挑战,比如因纽特人对性与乱伦的看法,比如丁卡故事中反复出现的狮子与小狗的意象。这些我们所不熟悉的观点和事物其实代表了“他者”的生活常态。如果你想接受这些新的声音,就需要训练自己的耳朵,这和一个人最初接受朋克音乐的情形相似,假使你能在最初的震惊和不适中找到平衡,那么一段时间之后就能体会到声浪中的微妙。
其次,这些故事是残忍而真实的。讲述者带着平静甚至欢快的语气诉说血腥的暴行,这种形式和内容上的对比流传至今。尼克·凯夫与坏种子(Nick Cave and the Bad Seeds)的专辑《谋杀歌谣》(Murder Ballads)就是一例。如果你将《野玫瑰生长的地方》(“Where the Wild Roses Grow”)与这里收录的《狐先生》做比较,就不难发现它们从内容到形式都有许多相似之处,只不过这里的玛丽小姐机敏地逃脱了死亡的命运。再看《野兔》、《学生》、《两个找到自由的女人》、《紫色激情的顶点》这样的故事,它们的构思与解决如此干净利落,你甚至可以说它们具有摇滚乐的颠覆精神。安吉拉·卡特说,这些民间故事直指人类的生存经验,“传统故事中的家庭生活向来离灾难一步之遥。”现代人的生活其实也是如此,面对真相的残酷往往不会因物质条件的改善而有所缓和,而残酷有时候比善和美更接近生的本质。从前有个朋友对我说:“摇滚乐是让人勇敢的东西。”当时我正被重金属的毁灭感所吸引,不免对这个建设性的判断感到诧异。现在想来,这种勇敢就是卡特所说的“英雄乐观主义”,是接受了现实之后仍能做一个自己的精神状态,是相信“有一天我们会获得幸福,哪怕它不能持久”——或者换一个更为肯定的表达,它就是大卫·鲍伊(David Bowie)唱的:“我们可以成为英雄,只为一天的不朽”[《英雄》(“Heroes”)]。
这里不少故事都像民谣一样具有循环往复的结构。你会在《蜜尔·阿·赫里班》、《太阳东边、月亮西边》、《漂亮姑娘伊布龙卡》、《沙辛》等故事中读到一些副歌般重复的段落,这种手法不仅为叙述和流传提供了可循的套路,也为聆听的人提供了节奏,让人在舒适的起伏中被催眠,“自愿终止怀疑”,期待下一个小高潮的来临。孩子们往往对重复无限热衷,这种可知性所带来的安全感会随着年龄增长而逐渐被遗忘,成年后的我们对复制的内容感到厌倦不已,却仍会在某些情境下反复播放、哼唱同一首歌,激发与之相关的纯粹情感,这使得重复本身带上了一丝狂欢的色彩。由此说来,这本给成人看的《精怪故事集》也可以说是一本回归可知的 “童话”。
翻译的过程中我进行了一些尝试,比如对英文版的中国故事进行回译,其中《板桥三娘子》和《狐狸精》提供了相应的古文版本。这样做不仅是为了比较两次翻译的“失真度”,而且也是对“失真度”本身提出疑问。你或许会像我一样琢磨英文译者到底用了哪个古文版本,然而对于一则民间故事,这或许并不是关键。你甚至会发现上世纪20年代的英译本与现今网络上流传的某个现代汉语译本各有所长,因为翻译也是一次讲述,即兴发挥本来就是讲述的亮点。如果说文学的出版使作家享有名正言顺的权利,那么口头传播则与这种趋势相反。我们看到“灰姑娘”和“白雪公主”的主题反复出现在各国故事中,一如某些民歌能够跨越若干世纪,被编织进上百个版本。这种传播方式是草根性的,所谓“原版”已消隐在时间中,只有文化基因(meme)充满活力地流传下来。
我想,翻译本身也是门手艺活,与讲故事颇为相似:读者和听者的体验是流畅的,背后却是“艺人”无数次的酝酿与反复。码字的缓慢速度几乎与现代生活相悖,但是讲述与分享是多么快乐的事!最后,请允许我怀着小小的私心感谢在大学时代把安吉拉·卡特介绍给我的卢丽安老师,并把这个译本送给赵锴和宋卉,她们让我看到了女性以及女性友谊的光辉。
我的故事讲完了,现在交到你的手中。
郑冉然
2010年7月

文摘
版权页:

安吉拉•卡特的精怪故事集

插图:

安吉拉•卡特的精怪故事集

承诺
(缅甸)
很久很久以前,一个大户人家的漂亮女儿在大学里念书。她是个特别勤奋刻苦的学生。一天,博学的老师正向全班念诵某条重要的公式,她坐在教室的窗边,用尖笔把公式刻在棕榈叶上,突然,笔从她疲劳的手指间滑了出来,穿过窗户,掉在了地上。她想,要是请老师停下来会显得很没有礼貌,但若是离开座位去捡尖笔,她就会错过公式。左右为难的当口,一个同学从窗边经过,她小声地央求他帮忙把笔捡起来。这个路过的人是某个国王的儿子,也是个喜欢恶作剧的小伙子。他开玩笑说:“答应我把第一夜的第一朵花献给我。”姑娘正全神贯注地听老师念公式,那一刻只听懂了“花”这个字,于是点了点头。他很快就忘记了自己的玩笑,之后姑娘回想起这件事,这才明白王子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她没有多想,只希望王子不会把这件事当真。
他们各自完成了学业,王子回到自己的王国,继承了父亲的王位,姑娘回到邻国的家中,不久就和一个大户人家的儿子结婚了。婚礼当晚,她突然想起请王子捡笔的事情,良心上很不安,于是如实向丈夫诉说了自己的承诺,但同时也表示,她相信那个小伙子只不过是在开玩笑。“亲爱的,”她的丈夫答道,“是不是开玩笑得由他来说才行。以信义作担保的承诺永远都不应被打破。”姑娘朝丈夫鞠了个躬,立刻就上路去邻国,好兑现她对国王许下的承诺——如果他还要求她那么做的话。
她一个人在黑暗中走着,突然一个强盗抓住她说:“这个女人是谁?深更半夜地在外面走,身上佩戴着金银珠宝。快把你的珠宝和丝裙给我。”“哦,强盗,”姑娘答道,“把我的珠宝拿去吧,但是请把丝裙留给我,我不能赤身裸体、毫无颜面地走进国王的宫殿。”“不行,”强盗说,“你的丝裙就和珠宝一样珍贵。把裙子也给我。”于是姑娘向强盗解释了她一个人走夜路的缘由。“你的信义打动了我,”强盗说,“只要你答应把第一朵花献给国王之后还会回到这里,我就放你走。”姑娘许下承诺,于是被强盗放走了。她继续往前走,走着走着经过一棵菩提树。“这个女人是谁?这么鲜嫩,却一个人走夜路,”食人树怪对她说,“我要把你吃掉,夜晚经过我树下的人全都属于我。”“哦,树怪,”姑娘央求道,“请你放过我吧,要是你现在把我吃了,我对王子的承诺就永远不能兑现了。”她向树怪解释了夜行的目的,树怪说:“你的信义打动了我,只要你答应见过国王之后还会回到这里,我就放你走。”姑娘许下承诺,于是被树怪放走了。
她没有遭遇更多危险,终于来到城里,不久就在敲王宫大门了。“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懂规矩?”宫殿的侍卫们问,“你深更半夜地跑到王宫,要我们放你进去,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是一件关乎信义的事,”姑娘答道,“请你去告诉国王陛下,他大学时的同学前来履行承诺了。”国王听到楼下嘈杂的声音,从卧室的窗户口朝下望,他看到姑娘被侍卫们的火把照亮,美丽得好像盛开的花朵。他认出她来,并且想要得到她,但是听了她的故事之后,他欣赏她对誓言的忠贞,也钦佩她不畏艰险坚守承诺的勇气。

内容简介
《安吉拉•卡特的精怪故事集》囊括了抒情故事、血腥故事、令人捧腹的故事和粗俗下流的故事,它们来自世界各地,从北极到亚洲——里面决没有昏头昏脑的公主和多愁善感的仙子;相反,我们看到的是美丽的女仆和干瘪的老太婆,狡猾的妇人和品行不端的姑娘,巫婆和接生婆,坏姨妈和怪姐妹。这些出色的故事颂扬坚强的意志、卑鄙的欺诈、妖术与阴谋,采集它们的只可能是独一无二且令我们深深怀念的安吉拉·卡特。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