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桉跑过少年时.pdf

蓝桉跑过少年时.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蓝桉跑过少年时》编辑推荐:“花火工作室”执行主编木卫四亲身演绎,哪个少女没有爱过一个混蛋。
《花火》连续七期读者票选[最喜欢的文章]第一名。
他像一根坏掉的刺,终究刺伤了/所有他爱的人。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树叫做蓝桉。
它是种极霸道的植物,会拼尽全力抢夺土壤里的养分,不让身边其他的物种存活。
你说,是不是和他很像?
苏一:他百害而无一利,可我就是爱他!

作者简介
岑桑,《花火》杂志重点打造作者。80后,自由撰稿人。城市专栏作家,少年儿童文学作家,《读者》签约作家,《女友》签约作家,《格言》签约作家,辽宁省作协会员。
擅长各类型长短篇小说,其作品涉及情感、时尚、专栏、心理、职场以及爱情、科幻、魔幻、恐怖、悬疑故事等诸多类型。短篇小说涉足国内60余本期刊杂志。2006年起为台湾时尚杂志《爱女生》内地版撰写上海部分的城市专栏。2008年起为《扬子晚报》撰写情感专栏。
出版职场小说《上班啦,我是新丁我怕谁》《钱宝珠嫁人记》等。其中《钱宝珠嫁人记》已经签约上海剧酷影视,即将翻拍成电视剧。

目录
Long grass Garden
长草花园篇
我时常会做一个梦。
梦里你拉着我的手,奔跑在明澈的日光下,脚下是起起伏伏的屋顶,像凝固在空气里的海浪。
那时,我们还不懂得爱与不爱,心里也就没有痛与不痛。
我只想看你漂亮的笑容,做你的影子,听你少到可怜的话,
如果可以,
我宁愿停滞在那无知无畏的梦境中……
Teen for Love
花样锦年篇
每个人都有自己盛开的花期,
朝舞,夕逝,
初绽,凋零。
只是我与你,
在那些风住尘香的时光中,
在那些花开花落的岁月里,
竟从没有巧遇在同一个春天。
Growth in the Night
暗夜生长篇
真正的生长,总是发生在夜里,
只是没有阳光的指引,必定要碰撞出深深浅浅的疼。
我看得见你的伤,却无法抚慰。
我听见你的孤独,却不能靠近。
因为暗夜里,你总是绽起一身锋锐的刺芒。
The Fate of Fission
命之裂变篇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不可一世的你会主宰不可一世的命运。
可时间让我发现,
其实,你和我一样,不过是黑白方格上的一粒的棋子。
你的爱与伤痛,是我的乐与悲伤。
原来在这个世界上,
不可一世的你,只主宰了无能为力的我。
The Secret in Pain
深秘隐殇篇
你逆风站在沉暗的子夜,
嘴角是所无谓之的笑容。
你是没有花园的孩子,
痛疼凝在心底黑色的血痂里。
其实每个人的成长里,都会不想被提起过往,
我们总是试图抚平,却又总是不经意的撕开新鲜的痂。
The Leaving Season
离别季节篇
每个人都像是一座站台,在漫长的时光里,总是要面对无数大大小小的离别。
有些人走了,你会缅怀。
有些人离开,你会心痛。
有些人悄无声息,没有痕迹。
而有些人,即便不在,也会让你仇恨……
而你,始终就是一座站,不能前行,不能后退,只能在时光里,渐渐荒废,老去。
Love has no boundaries
爱无界碑篇
总以为乌云散尽就是晴天,
总以为埋下种子就可以开出花。
总以放飞的鸟就可以自由,
总以为说句我爱你,就可以天长地久,
可是当我们长大的那一天才发现,那些“总以为”的,也只是以为。
Early Summer of love
爱之初夏篇
总有一段生命,会肆意蓬勃,
总有一段青春,会开满繁花。
直到有一天,我们老去,
它也依然不会褪去鲜润的颜色,闪动在记忆的湖畔……
The City of Lost Paradise
失乐之城篇
爱你是种折磨,
可失去你,却是更大的疼。
如果我的心脏是一幅七色的拼图,失去你,就失去了,最跳跃生动的红。
Time Train
时光列车篇
如果真的到了世界的尽头。
那么,还好,我认识你。
我们可以搭乘时光的绿皮火车,回到那些美好难忘的往昔。
那时的阳光清鲜润泽,世界是缤纷的彩虹色,你是神的孩子,眼里跃动着希望,温暖,与光。

序言

我的记性不好。自己写过的东西,会时常不记得。甚至有编辑抱怨,一篇文章里的主角名字,前后竟然不一致。
我只能以“伯乐相马”当作“写作健忘症”的借口吧。
但《蓝桉》不一样。他大概是我永远不会放记的一部。
在写《蓝桉》两个月里,几乎没有接手过短篇。这在我写作的经历中,是不常见的。我时常以跳跃在各个风格的文字中为一种游戏。然而随着《蓝桉》的故事的深入,我的文字渐渐沉溺在深蓝低暗的基调里,无法跳脱。
我喜欢听着李健的那首《贝尔加湖畔》写《蓝桉》,口琴缓缓推动着悲伤的俄罗斯调子,仿佛印刻着小说中那份柔软的苍凉。
《蓝桉》,是一部有关记忆的故事。
人,亦是一种靠记忆存在的动物。
记忆中的一部分,会教会我们生存,比如英语单词,解题方程,人际关系……你必须学会。因为这些是你在这个世界活下去的手段。否则,你多半没机会体会人类丰富多彩的生老病死全过程。
当然,还有一部分记忆,教会我们逆生存,比如懒,玩游戏,长时间发呆,做白日梦,以及,谈各个各样的恋爱……你不必学会,不必样样精通,因为这些记忆,不利于我们生存,它们会阻碍你成长为一个有知识、有理想、有权利、有地位、有钱的成功人士。
可是,在每一个人的成长里,我们都曾渴望能拥有一段,或者N段逆生存的记忆。
那些记忆通常都带着深刻尖锐的疼。
但这些疼,却也在经年流逝的时光里,真切的证明着,我们也曾年少,也曾莽撞,也曾肆意,也曾张扬,也曾受伤,也曾迷惘,也曾拼尽全力地,用心爱过。
《蓝桉》,就是一部有关逆生存的故事。
岑桑

后记
◆《蓝桉跑过少年时》的缘起
其实有关“蓝桉”源于一则新闻。
大概是说蓝桉这个物种,被弓l进国内之后,引发了生态问题。
这种植物,根须极其发达,疯狂掠夺土壤中的水分,不让身边的任何植物存活。它们的成长,带着一种霸道与蛮横。
它们让我想起一些男生。他们学习不好、喜欢惹是生非、固执、倔强、野蛮、有主意、不合群、喜欢用拳头解决问题。他们统称为差生,在班里,是一小撮被孤立的群体,或个体。
可是,任何一个女生也都不会否认,自己在老师与家长的警告之下,在呆板与束缚的生活之中,都曾在心底,默默地喜欢着那些被定义不该被靠近的男生。
即便我们从未与他们有过任何交集。但我们都曾渴望过,在某个逃课的夏日的午后,穿上短而漂亮的裙子,散开不被允许披散的长发,跳上他自行车的后座,自由地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
◆木卫四与“蓝桉”1
木卫四在听到《蓝桉跑过少年时》这个名字,以及那句“攻城略地”的青春之后,说,你写吧,感觉这会是个很好看的故事。
其实那时我还不知道自己要写个怎样的故事,我只知道,要写个野蛮不羁的男孩。
最初的设定,是一个姓蓝的男生与一个叫某桉女生的恋爱史。但木卫四固执地认为男主就应该叫蓝桉,他喜欢这个名字。
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直觉吧。
他的直觉,强化了蓝桉的形象。他就是一棵树,一棵不顾一切、疯长的树。
◆蓝桉的真实与不真实
M通常是我所有稿件阅读的第一人。
他问,为什么把蓝桉设定成双身份?他叛逆的一面,真实到让人觉得,就是学校里的某某某。而另一面,却是掌握上亿集团的少年,相较之下,会不会显得不够真实?
我想说,如果这是个短篇,我会只讲一个叛逆少年的故事。但作为长篇,如果只停留在校园以及成人后的打工生涯,就未免显得单薄。
事实上,步入社会之后,差生总比好学生更有做BOSS的天赋。因为差生敢作敢当的个性,更富于冒险精神以及N多不走寻常路的创意。比如,乔布斯;比如,比尔盖茨……这样差生打天下的真实案例太多了不是吗?
所以,在全球BOSS年轻化的今天,蓝桉的另一面,并不只是一个小说式的幻想。他的严谨、他的客观、他的冷静、他的睿智、他的果敢、他的执著,足以成就一个少年精英。
◆苏一的自私与天性
有人说苏一是自私的。我不否认。
她对卓涛如此,对唐叶繁亦然。她在软弱无助的时候,就会在他们身上寻找安慰。但在不需要的时候,就会选择刺伤他和他。
可是,我讲的不是一个内心充满正义感的伟大女性,一个爱任何人都胜过爱自己的万能圣母。我讲的,只是一个普普通通、有小私心、有小算计的女生。
其实,自私从来都是人类不可拔除的天性。特别对于女生来说,上天没有赋予我们身体上的优势,自然就会补偿择优的权利。人就是这样,谁都清楚,要做一个优秀正直的人,可我们却又都无法抵挡内心自私的诱惑。
这是物竞天择遗传下来的生存密码。所以,人类通常需要修习,《佛经》《圣经》《易筋经》来戒除。
苏一家里穷,从小没念过经,所以请允许她保有一点点自私在心里。
◆谢欣语与唐叶繁
谢欣语那么聪明,为什么却得到不爱情?
我真不想说,通常情况下,聪明人不适合谈恋爱。特别对于女生来说,太过清醒理智,就会缺少了浪漫与温情。
爱情不需要明辨是非,不需要分清谁对谁错。两个人相处的艺术,就在于睁一眼,闭一眼。对待彼此的小毛病,只有改掉这一种方式吗?№,我们还可以爱的名义接受和包容。
但这对于谢欣语来说,她做不到。
她的性格,决定她的爱情必定艰涩。
那么这样看来,唐叶繁的爱情似乎就有情有可原了。可他真的就爱梁子静吗?他真的就奉自己多年冥顽不灵的小提琴为人生的主旋律吗?
No。
其实,粱子静说的没错。她就是他的一个借口,以此来挣脱他身上“好学生”的束缚,以及表达一种对父亲的反抗。唐叶繁性格里,有着明显的“好学生”式自私。他对别人的好,永远构建在不伤害自己的前提下。所以,他即便没有留在紫藤花下,也多半不会和梁子静在一起。
这一点,现实的梁子静看得无比透彻。
◆洛小缇与林小免
如果是《花火》的必读粉丝,应该在2012年的某一期里,看过那篇《林小免的长发思念谁》。这篇是在我写《蓝桉跑过少年时》时,写下的仅有的几个短篇之一。
作为《蓝桉跑过少年时》的女三号,用在洛小缇身上的笔墨有限,但我十分喜欢这个人物。所以在写短篇的时候,几乎把她的性格,直接挪移给了林小免。林小免就是洛小缇的影子。其实,在最初的版本里,林小免剃了光头,掀桌子打架,偷偷骂过老师……不过,这些情节在上刊时,全被和谐掉了。但是,在骨子里,她就是洛小缇,张扬肆意、为爱不顾一切的络小缇。
◆卓涛的完美与不完美
M说,你是个“坏银(坏人)”,把每个完美的人都写残了。
可现实里,有谁是真正完美的人呢?卓涛应该是本书里相对完美的人了吧。他是有别于蓝桉的另一种差生,他比蓝桉更普遍。几乎每个人的成长里,都会遇到这样一个男生。
他们简单、热情、鲁莽、热血、大方、义气,又爱运动、爱活动、有超强的集体荣誉感,偶尔或时常有冒傻气的举动。他们因为学习不好,且不够帅,常常把自己放得很低。
然而这正是爱情里最大的bug——爱得太贱。
不论男女,靠作践自己来换取爱情,往往换来的,只有漠视。
因为爱情得来得太过轻巧,便不会被珍惜。
在对方眼里,你招之即来的特性,是“备胎”最好的选择。
◆木卫四与“蓝桉”2
再来说说木卫四吧。
他与蓝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我,作为一个深爱八卦精神许多年的人。特此爆料,千万不要被某某剧情卡上头顶方便面和绑绷带的娇弱造型欺骗了。他复杂丰富的内心里,住着一个不折不扣的蓝桉。
他爱《艋舯》、爱《阳光灿烂的日子》,他爱那些喷洒热血的青春。那个手牵摩萨,到处卖萌的人是个骗子!他的真实面目,是个爱擦明霜的霸气汉子!
(P.S.Thanks for木卫四对《蓝桉跑过少年时》无私的建议,原谅我在半夜三更改稿时对你怨念丛的#96#@¥%¥¥&……你懂的。)
◆飒飒与“蓝桉”
尽管飒飒跟了《钱宝珠嫁人记》出版的全过程,但认识她,还是在2012年。
她是个实心眼儿的妹子。
案例一,鉴于我晨昏颠倒的写作时间,我在Q上说,我过的是美国时间。结果,她非常认真地问:啊?你在美国?
噗一
不过,这个实心眼儿的姑娘,却有着文艺而浪漫的心。那段广为流传的,“世界上有一种植物叫做蓝桉”的华笔,就出自飒飒之手。
其实,每一个编辑都是作者的天使。
一本书的现身,不只是作者的千删万改,还有编辑一夜数万字的疯狂阅读。
所以,“蓝桉”不是我一个人的“蓝桉”,它还有一个强大的后妈团。
◆番外与“蓝桉前传”
M问:说好的番外呢?
答:没了。
原计划里,准备写一篇《夏日的水晶兰》,来讲述谢欣语独住时的故事。在她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那个教她种花的邻居,究竟是幻觉,还是确有其人?然而,我发现这条线索太长了,牵扯了许多隐藏的人物。那不只是一番外了,而是一部小说。
它涉及到蓝桉的成长,以及他孤儿院的朋友们。Q为什么会陪着蓝桉?Icy究竟是谁?这三个字母有着怎样的含义?那个在教堂里神秘的小女孩又是谁?而十几岁的蓝桉只凭一千万的保险金,就可以做大一个酒店集团吗?
这些问题八起来,实在太多了。
所以,如果有“蓝桉”的第二部,它不会是“蓝2”而是“蓝桉前传”。这个故事,必将无比黑暗、无比阴郁。尽管我还不清楚自己要写怎样的情节。但我已经想好了它的名字——“蓝桉跑过少年时之——黑暗至时”。
◆M
M已经陪伴我N年了。(M:听起来像是在说宠物呢。)木卫四说,你应该在开篇写上,谨以此文献给最如何如何的某某人。
但是,我想了想,还是没写。
第一,我觉得这样,我会肉麻得死过去。
第二,这个的家伙,此时就坐在我身边,等着我写表扬他的话。
我觉得吧。他一脸贱笑的样子一点也不像蓝桉,和卓涛却有百分之九十的相似。如果我把~篇以蓝桉为男主角的小说献给他,他一定会气死的。
所以,为了他的健康着想,我决定就在全篇的最后,给他留一点笔墨,等以后写什么“贱男春”之类的小说再献给他。
现在,应M的隆重要求,记述如下:
谢谢你,以卓涛的方式爱着我。
生活里,爱蓝桉,就是虐自己。
(某人已经乐得满地打滚了。)
(M:我怎么听你又像在说宠物呢?)
岑桑
于2012年10月17日凌晨4时

文摘
还记得你的高中校园吗?
巨大的、黑色的镂花铁门,笔直浓绿的白杨,红色的塑胶跑道,写着校训的教学楼,清晨的阳光渗透在空气里,弥漫着雾蒙蒙的淡金色。
那么,你还记得自己开学后的第四十二天的六点三十二分在拗什么造型吗?
这个,你就不行了吧。
但是我可以。
因为这一天的造型实在牛叉了。令我终生难忘。我以自由伸展的“大”字形,横贴在三楼女厕所上的山墙上。距地目测两米。
有人仰望着我说:“嗨,苏一,听说你很拽啊?”
没错。苏一就是我了。市三中的高一新生。
如此美好的秋日清晨。我孤单无助地被N多封箱带,贴在了墙上。
你们都懂的,在貌似平静清新的校园里,总会潜藏着一群性情“出众”的女生。在很久以前的校园生活里,这样的女生可能会以“打砸抢”为乐。
但是现在,她们都“改邪归正”了,她们在淘宝上开网店,卖自己亲手制作的、闪闪动人的小饰品。她们还有很好听的名字——暴美闪闪团。
“闪闪团”的团长,叫洛小缇,爱戴闪瞎你狗眼的DIY头饰。她有一头长长的碎发,喵星人一样凌厉狡黠。如果我们不是以这样暴力的方式遇见,我会很喜欢她。因为她漂亮到让人无法嫉妒的程度,高挑眉梢里,透出一种肆无忌惮的美。
每一个月末,全校的女生,都默默地祈祷“闪闪团”生意兴隆,货卖八方。否则,那些做出来,又卖不出去“闪闪钻”,就要“内部消化”。
那天我在高高的墙上,心惊胆战地说:“你们想怎样啊?我……我哪儿拽了?”
络小缇用她长而尖的指甲,轻轻地拂开额头的碎发说,“你不是带头不买吗?”
“哪有。不是我带头,是我没钱。我哥说,钱要留着吃饭。”
我是故意提起我哥唐叶繁的。作为高一直进学生会的学校名人,我希望他的名气,可以给我挡挡灾。可是洛小缇并不在意。
她冷笑了一声说:“你是说唐叶繁吗?你猜他现在能不能来救你?”
我吓得闭起眼睛,在心里默默祈祷:老哥,和我来一次心电感应吧!快点来啊!
可是“啪”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粘在了我脑门上。络小缇手下的“闪闪”们哈哈笑开了。我睁开眼,用力地甩了甩头。粘住脑门的东西,竟然是个白白的球体,黏糊糊地滚到了我鼻子上。我以斗鸡眼的方式,仔细辨认了一下,顿时尖叫了。
卫生巾!还是苏菲那款尿不湿一样大的夜用型。
我奋力地一甩头,把卫生巾球甩掉说:“喂,你不要太过分啊!”
洛小缇却微笑着看了看身边的手下,“啪”地打了个响指,一个高大威猛的女生,从隔间里提出一只装卫生巾的垃圾篓。
我叫嚷说:“喂,够了啊!”
我话还没说完,那只垃圾篓就直扣在我的头上。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直蹿进鼻子,可我却根本不敢张嘴尖叫。
我听见洛小缇说:“呀,挺像钢铁侠的嘛!”
全厕所的女生都笑开了。
我用尽全力才把垃圾篓甩掉说:“一个饰品而已,你用不着这么狠吧?”
“当然用了。”洛小缇悠悠地说,“我今天要是不好好收拾一下你这个闹事的,以后谁还买我的东西啊。”
P2-3

内容简介
《蓝桉跑过少年时》内容简介:再也没有一个人像蓝桉这样掠过苏一的生命。他像一棵嗜水的树,将她的青春侵略成荒原。再次相逢的蓝桉,不再是七年前那个陪着她一起疯闹的小男孩。他爱她,却霸道地几乎毁掉了她。
他是自己男朋友的死对头,却又是自己好朋友的男朋友!
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他们的命运交织在了一起,苏一无终于可救药地爱上了蓝桉。
当她真正拥有他时,她才发现这一切背后都隐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
这一切究竟是水到渠成还是蓄谋已久?
蓝桉站在300米的高空对她说:我是给你个机会,如果我成功,你还要跟着我受罪。
如果我死了,就等于还你自由……

海报:

蓝桉跑过少年时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