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兰塔•不列颠.pdf

格兰塔•不列颠.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不列颠》是中文版第一辑,将是用各种形式来讲述一个精彩故事的绝妙范例。而怎样讲述故事,不仅仅是一个美学问题。它也是一个与哲学有关的问题。在这一辑的许多故事里,这还是与家园有关的问题,你的心在哪里?你忠心于谁?

作者简介
    大卫·米切尔

    一九六九年生于兰开夏郡,在伍斯特郡马尔文丘陵长大。于肯特大学攻读文学期间,在书店工作过一年。一九九四至二〇〇二年八载客居日本广岛,并在此期间开始写作。第一部长篇《幽灵代笔》于一九九九年出版,获“贝蒂?特拉斯克奖”。其他长篇有《九梦》《云图》(入围布克奖短名单)和《绿野黑天鹅》。《雅各布?德佐特的千秋》是其最新长篇。作品被翻译成十多种文字。已婚,现居爱尔兰。

    A. S.拜厄特

    著有《儿童书》、《占有》和“四部曲”:《花园中的处女》《静止的生命》《巴别塔》和《吹口哨的女人》。

    石黑一雄

    一九五四年出生于日本长崎,一九六〇年随父母移民英国。他曾就读于肯特大学,并获得东英吉利大学创意写作硕士学位。一九八二年,他成为英国公民,正好可以入围翌年举办的第一届“英国最佳青年小说家”评选。他的第二部小说《浮世画家》被评选为一九八六年“惠特布雷德奖”年度小说。一九八九年,他以第三部小说《长日留痕》获布克奖。他于一九八三年和一九九三年两次入选“《格兰塔》英国最佳青年小说家”。

    乔·邓索恩

    一九八二年生于威尔士,东英吉利大学创意写作硕士毕业。在校期间开始创作《潜水艇》,小说于二〇〇八年出版,获英联邦最佳处女作奖,并改编成电影。短篇小说、诗歌、新闻作品发表于《卫报》《独立报》《金融时报》《星期日泰晤士报》《诗歌评论》等刊物。第二部长篇《荒野弃生》于二〇一一年出版,并于二〇一二年获专为作家第二部小说颁发的安可奖。现居伦敦。

    哈尼夫.库雷西

    入选一九九三年“《格兰塔》英国最佳青年小说家”。长篇小说包括《郊区居民的佛》《黑色唱片》《亲密》,以及《告诉你一些事情》。

    珍妮特?温特森

    生于一九五九年。首作《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获一九八五年“惠特布雷德奖”。其他作品包括《激情》《给樱桃以性别》《写在身体上》等。

    萨拉.沃特斯

    一九六六年生于威尔士,文学博士。曾在书店、图书馆和高校工作,现全职写作。已出版五部长篇:《轻舔丝绒》《半身》《荆棘之城》《守夜》和《小小陌生人》。获得过多种奖项。

目录
致中国读者
一月出生的人
大卫·米切尔
女生免入,老妈除外
A.s.拜厄特
血流成糖
安德里亚·斯图尔特
越河之手
雷切尔·塞夫特
莉拉.exe
哈里·孔兹鲁
美食家
石黑一雄

马克·海登
1964
罗宾·罗伯逊
家园
约翰·伯恩塞德
在屋顶上
杰夫·戴尔
关于我最近一段罗曼司的批评意见
乔·邓索恩
当你找到自我
罗斯·瑞森
斯蒂芬艾治
盖瑞·杨格
海德公园之景
威廉·博伊德
布拉德福德
哈尼夫·库雷西
夜游
罗伯特·麦克法兰
猎户座
珍妮特·温特森
海伦和朱莉娅
萨拉·沃特斯

序言
所有国家,即便是最帝国主义的,势力遍布全球的,都曾是各种部落,而所有文学杂志,在赢得读者追随之前,都是从一种部落式的概念开始的。那就是,如果屋子外面的人也和我们的口味一致怎么办?那些读者会是谁?我们要告诉他们什么?
你手上的这份刊物,开始于一九七九年剑桥大学两个美国学生的宿舍。他们获得富尔布赖特奖学金到剑桥留学。创始人之一比尔·巴福特,来自洛杉矶,曾是高中橄榄球队队员,另一个创始人乔纳森·莱维,来自耶鲁大学,是个小提琴手。他俩都对现状不满,认为英国的文学创作已经变得有如“帝国”这个概念本身一样陈旧。
巴福特和莱维的目标是撼动既有的文学格局。所以,他们接手了剑桥的一个已有刊物——这所大学拥有百年历史的学生文学杂志《格兰塔》——以平装本季刊的形式重新出版。每一期都有一个主题,第一期的主题就叫做“美国新写作”,他们认为,其中收入的作者全都可以搅乱英国文坛那张过分整洁的床。
三十四年过去了,《格兰塔》的目标依然是:让读者免于沉闷;成为英国文化的先锋;用有力、独特、原创的故事来展现。三十多年来,我们干得不坏。伊恩·麦克尤恩、萨尔曼·拉什迪和扎蒂·史密斯都是从《格兰塔》起步的。保罗·奥斯特同样如此。
我们相信,《格兰塔》中文版第一辑,将是用各种形式讲述一个精彩故事的绝妙范例。大卫·米切尔是极为现代的作家,《一月出生的人》中的句子,闪耀出近乎怪诞的智慧之光。类似的技术光芒随后也将在哈里.孔兹鲁的《莉拉.exe>>中闪现。那是一个短篇小说,也是一个数据文件。
这一辑中有些作者的作品可能显得传统,但他们都以各自的风格直率地讲故事。珍妮特·温特森讲述了古老的猎户座与宙斯的故事,让我们回到古希腊神话,仿佛是在一个酒吧中听她讲一个长长的奇谈。石黑一雄在《美食家》中的叙述如丝绸般流畅,到最后读者才会逐渐领悟到叙述者的不可靠。
怎样讲述故事,不仅仅是一个美学问题。它也是一个与哲学有关的问题,而在这一辑的许多故事里,这还是个与家园有关的问题。你的心在哪里?你忠于谁?答案并不总是直白无疑的。在《布拉德福德》中,巴基斯坦裔英国作家哈尼夫·库雷西去了英格兰最具有巴基斯坦特色的地方,反思他在那里亲眼所见的残酷现实。《在屋顶上》中,牛津毕业的成功人士杰夫。戴尔描述了在撒切尔夫人时代,他大学毕业后如何远离常规的英国社会,依靠失业救济金生活的经历。
总而言之,这些文章构成了一幅现代英国的风景图。从罗伯特.麦克法兰讲述他夜行于刊布里亚的优美散文,到罗斯·瑞森关于一位足球明星纠结于某个秘密的短篇小说,所有的文字全都是关于这片土地的。麦克法兰的文章表现了乡间所蕴含的神秘;瑞森则揭示了我们为何想控制自然个性的深层原因。
和许多民族国家一样,不列颠也是一个由一些各有独立主张的国家组成的不和谐混合体。在帝国的名义下,它控制的不仅是自身的疆土,还包括其他地方:例如巴巴多斯,那里巨大的甘蔗种植园为英格兰带来庞大的利润。在《血流成糖》中,生于巴巴多斯的作家安德里亚·斯图尔特反思英国对她祖国殖民的遗产,今天她身为一个黑人女性住在英国又意味着什么。
一个家,一个地方,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意味,这是本期中的图片专辑《家园》所明确反映的主题。也因为此,有时候你很难说清英国到底是什么:是的,它是黄色的士,是红色巴士,是香肠土豆泥,诸如此类。但它还是很多别的东西。这一期《格兰塔》假设,真正构成英国的是讲述它的那些故事。亲爱的读者,我们在此呈上十八个这样的故事。我希望你享受这次阅读之旅,也欢迎你加入我们的部落。
约翰·弗里曼,《格兰塔》主编

文摘
版权页:

格兰塔•不列颠

这可真不公平。刚发生的那件事真是再糟不过,都怪我妈,她让我把圣诞树拆开。我问,为什么就不能让朱利亚做一次。“你姐姐有艺术眼光,所以她负责装饰圣诞树。你负责把饰品取下来。我得把各样东西擦洗干净,你爸在牛津,所以这活儿就交给你了。你就不能听一回话,别抱怨吗?”大人问你事的时候,你只能回答:“是,小姐”或“不,先生”,可要是你问他们一件事,他们命令你这样那样,还抛出另一个问题来反问你。
不管怎么说吧,我把那些小玩意儿用纸巾包好,在我把彩灯线圈缠起来的时候,一瞬间,发生了三件事。一,珍爱天使从圣诞树顶部的长钉上脱落下来。二,它掉在地上。三,不知怎么搞的,我穿着拖鞋,脚下一绊,踩到了它。只听咔嚓一响,就像咬碎酥脆饼干的声音。客厅一阵晃动,如同地震袭来一般,我的耳朵、眼睛和嘴唇火辣辣地疼了起来。“该死的混蛋!”我嘶嘶地嘘着气,就像草坪上的洒水喷头,一遍又一遍地说着这话。珍爱天使,几百年前的威尼斯货,早已——不对,是刚刚,该死的混蛋,刚刚——变成支离破碎、亮晶晶的蛋壳。我竭力祈求上帝展现奇迹,可我睁开眼睛时,它还是几十片尖利的碎片。我告诉魔鬼,如果他能把它修好,就可以拥有我的灵魂——不过我只说了两遍,所以这话并不算数。我妈和我爸会杀了我的。我一月十二日的生日肯定也甭想过了。所有的生日,都别指望了。
珍爱天使破碎的脸庞贴在我的大拇指上,如同一张小小的面具。看上去,它好像离我很远,就像我妈到外面晾衣服时似的。我能不能在古董店或电话黄页里,找到一模一样的天使呢?我每星期都能领到五十便士的零花钱,如今已经在银行攒了二十八磅。要是我买来的天使稍有差别,爸妈或许看不出来。但朱利亚准会揭发我。这会儿,她在自己屋里,陪着她那个傻乎乎的朋友凯特。她们本该温习功课,准备迎接模拟考试,可却在播放人类联盟乐队的《敢!》。朱利亚会背全部歌词,凯特在天花板和床头上方贴了西蒙·勒邦的海报,海报里的他看起来就像一只毛茸茸的粉红蜘蛛。要是你说,你喜欢新浪漫或者加里·努曼,那些“阿普顿混混”会踹你的脑袋。但加里·努曼可不是那种昙花一现的家伙,他绝对前卫,他有个朋友,名字叫“五”。每个星期四,看完《流行歌曲冠军榜》,我爸都说:“真希望那个小家伙能行行好,找个很深的矿井,到矿井底下待着去。”他喜欢,不过他管他们叫“那个”,听到他这样说,朱利亚总要翻白眼。
不管怎么说吧,我把珍爱天使的全部碎片收进手帕,把圣诞树下的装饰品放进纳尼亚衣柜底部。这时我妈又碎碎念,催我写感谢信。写感谢信比学中高等数学还麻烦。我觉得,还不如让她直接把那些礼物送回去呢。
有种强力胶的广告说,它能把所有东西粘好。我能把珍爱天使粘得完好如初吗?那样的话,这件事就会变成一桩可怕的秘密。与其说是一桩秘密,毋宁说是一颗烂牙,一颗永不脱落的烂牙。

内容简介
《不列颠》收录了:《女生免入,老妈除外》;《关于我最近一段罗曼司的批评意见》;《海德公园之景》、《血流成糖》、《当你找到自我》、《石黑一雄》、《在屋顶上》、《海德公园之景》等作品。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