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好天气.pdf

一个人的好天气.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一个人的好天气》飞特族(Freeters)青春自白。
2007年芥川奖夺冠作品,日本最受瞩目畅销小说,“80后”新锐女作家青山七惠的第二部力作。描述了20岁的女主人公知寿与71岁的远房亲戚吟子共同生活的一段日子。生动地反映出了许多日本年轻人不愿工作,只想做不担责任的自由职业者“飞特族”,但却饱受生活与情感的困扰。

小说描述了一个打零工的女孩如何与年长亲人相处,同时追寻自我、独立的故事,走向自立的一名女孩在工作、生活和恋爱中的种种际遇和心情令人揪心,小说写尽了做一名自由职业者(“飞特族”)的辛酸。内容折射出当前日本的一个社会问题,即许多年轻人不愿投入全职工作而四处打工,宁愿做自由职业者,他们不想长大,不愿担负责任,无法独立,害怕走出去看看这个世界,但是又不知道这种恐惧从何而来。据日本官方统计,15至34岁的短期雇工在1996年到2004年之间翻了一番,达21.4万人。调查也显示,打零工的人收入不稳,结婚生子的机率大减,这对少子化严重的日本来说是一大警讯。作者青山七惠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想告诉他们,只要你肯迈出第一步,自然会有出路。”她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帮助他们“迈出第一步”。

媒体推荐
村上龙
  我推荐青山七惠女士的《一个人的好天气》。在读这部小说时,我竟然忘记了这是候选的作品,而进入其中,仿佛自己成了主人公。开始的时候,我觉得那些对话写得很真实,渐渐地又为作者的观察力,或者说是眼光的准确性感到惊喜。《一个人的好天气》这部作品的“核心”场所是这样设定的:主人公寄宿的房屋“小院篱笆墙对面就是地铁站,中间只隔着一条小路”。
  小说一开始就很不经意地介绍了这个小站。之后它又多次出现在与主人公心情相对应的各种场合,就连在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结尾也出现了。这个车站的站台,是作者依据自己的眼光和观察力“构筑”的,而且它在整个作品中还具有标志性建筑般的象征意义。主人公以这一场所为媒介,眺望世界,描绘别人眼里的自己。
  我想作者并非“有意识地”设定这一场所及其意义的。应该说是凭借直觉捕捉了无意中浮现在脑海里的东西。
  一个作家,是要通过磨亮视线,接触从比意识或理性更深一层的领域浮现的东西,并将其掬取来。

大都市的孤独感(石原慎太郎)
  纵观近日社会上发生的诸般不详事,可谓和平所酿造出来的有毒产物吧,令人感到人类以自我为原点生存下去的人生反命题的丧失。战争、大骚扰、对于生命的希求、贫困、伟大思想的消亡,等等,这些的丧失,相反地,使人们疏离,夺走人们之间的联系,把各自变成软弱的存在。尤其在大都市,更为严重。
  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把在这样的都市里生活的、年轻女性的一种被虚无感证实了的孤独感,决非严肃地,而是始终以一种都市的轻松笔调描写了出来。
  这种虚无感,体现在把香烟等对方的小东西昧起来,或者与在眼前出现了又消失的男友们那从最初的邂逅开始便令人预感到不久就要分手的交往。在这样一种都市特有的、爱人和住所等不可避免的流转中,唯一静止不动地支持着她的,是房主老太太,和同样几乎看透人生的老太太的恋人,作者把这两个人物作为反讽的存在来描写。
  把寄宿地设定在位于东京都中心车站站台近旁、被开发大潮遗忘了的小路深处的一所独门独院,也很取巧,尤其是从这所房子仰望许多人来来往往的外界的表象——车站的视线,令人印象极为深刻。在如今成为评委之一的村上龙先生色彩鲜明强烈的出道之作《无限近似于透明的蓝》中,经过一夜纵情狂欢,主人公一番酣睡之后迟迟醒来,蓦然望见敞开的门外的世界。那段有关外界的描写,就像是一幅精确的设计草图。青山七惠对于车站的描写与那段杰出得像绘画的描写,有相通之处。
  我对这位作者感到兴趣的是,今后,她跨出目前所处的世界,在外界与他人如何相遇,相遇之后如何剧烈地深深地受伤或得偿所愿,那种或痛苦或欢喜的体味,她又将如何去描绘。
  

好小说的写法(河野多惠子)
  在本届评委会上,从最初的投票开始,《一个人的好天气》得票数就多。后来,评委们就全部候选作品进行了仔细的审议,最终还是决定把奖颁给《一个人的好天气》。其他候选作品写得也很卖力,各自也有某些可取之处,但却没有一部具备与这部作品竞争的能力。
  获奖作品写得很平静。这位作者把该看的地方都认真仔细地看了;没有多余的笔墨。她也知道,小说是用来表现的,不是靠道理去说明的。譬如,“我”有偷盗癖,时常要从身边的人那里偷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东西。作者完全不写理由或原因。看起来,那似乎与孤独感或欲求未得满足有关系,但又让人自然地感觉到,那是受了一种尚不至此的心情样东西的支配。作者是一位极其年轻的人,但她写的时候却完全没有炫耀年轻和青春的样子。我在这个人身上感到了真正的早熟。我还欣喜地猜测,通过写作这部好作品,她大概已经知道好作品的写法。
  好小说的写法,只有在写出好小说的时候才能明白。就像自行车的骑法要在骑得非常好的时候才能明白一样……然而与骑自行车不同,写出好小说的体验,此后并不总是通用的。即便是已经拥有半个世纪以上创作经历、也写出了许多好小说的某大家,也会不小心感叹“忘了小说的写法了”。
  

隐藏写作意图的能力(高树信子)
  《一个人的好天气》写到年轻女性似有还无的孤独感,令人心揪紧。
  这不是一部由观念而形成的作品,是作者在日常生活中摊开高品质感应装置,把该采集的信号采集过来,以自然体的形式编成一个故事——看似如此,实则证明了相当的实力。
  拿循着四季的变迁描写女性变化这一手法来说,在写主人公与七十岁男女在意识上的相合或分歧、偷盗癖及收藏癖时,既没耍小聪明,也没铺陈说明,便将她的寂寞传达给充分地读者。这些地方,要点俱备,写作意图却隐藏了起来。
  女主人公二十岁,她母亲大概四十几岁吧。这位母亲去了中国,考虑要不要再婚。和主人公共同生活的吟子好像已年过七十,却还在谈恋爱,在和男性交往。这部作品不动声色地叙述了三代人的恋爱进行时。主人公失恋后嘟囔:“老年人真狡猾。年轻人什么好事都轮不上。”一语说尽年轻女性的真情实感,的确道出了当今年轻人的心声。

自然体的胜利(黑井千次)
  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是一部予人好感的小说。作者以静静的笔触描写一名二十岁自由职业者“我”寄宿在一位七十多岁远房亲戚家,度过从春天开始的一年时间。在这期间,女主人公先后被两个男朋友抛弃,那种痛苦和忧伤也是淡淡地流过“我”身体。恐怕这是因为“我”的真正的生活还没有开始吧。毋宁说,是对于真正的生活的预感在强有力地支撑着作品。预感的影子鲜明地浮现之处,让人感觉到有一股力量。
  

自立物语 以铁路和车站为舞台装置(斋藤美奈子(文艺评论家))
  关于本届芥川奖得奖作,我也听说了许多的感想。如,“虽说博得了盛赞,但好在哪里呢”、“讲的应该是一个女孩的自立故事吧,总觉得味道淡了点”。还有必定针对年轻女作家而来的、“这样的不是文学”。
  我要说,那说明你的文学观太老。尽管芥川奖评委的思想也很老派。一部小说的读法存在各种各样的角度,试着以铁路和地铁站为轴心,来读一读《一个人的好天气》吧,你会看到稍许有些不一样的景色。
  春天,20岁的“我”开始在比自己年长50岁的吟子家寄宿。这个家紧邻私铁车站,中间只隔了一条小路。从这边看得见电车,从站台的一头看得见这个家。这个有趣的地方就是故事的舞台。
  夏天,“我”开始在这条私铁沿线的笹冢站一间小卖店打早工。后来,她和同在一个车站打工的藤田君恋爱了。他打的是协理员的工,在早上上班高峰时段,在“我”对面的站台上把人们推进电车。两人关系越来越亲密,不料到了秋天,乌云罩住了他们的恋情……
  在这里,我不想打什么俗气的比方,把铁路比作人生,但车站的风景确实也与书中人物相重合。
  
  吟子站在檐廊上,望着车站的方向。
  “刚才的老爷爷走了吗?”
  “现在就走。瞧,来了。”
  吟子挥着手。站台那边,那个老人也挥着手。
  
  如果说这就是吟子,那么,年轻的“我”还在笹冢站的站台上漫无目的地转来转去。
  
  “有时候我特别羡慕坐在车里的人,羡慕他们坐车去什么地方办事。可我只有笹冢站可去。”
  
  有了这些作铺垫,她找到正式工作搬去别的私铁沿线,还有透过车窗眺望吟子家的最后场景,也将使你感到别有一番滋味。
  一个朋友告诉我,她找到了吟子家所在的地铁站。那是东京私铁、京王线的快车都不停的一个小站。站名保密。可不能惊吓了吟子呀。
  
  (《朝日新闻》,2007年3月11日)
  

作者简介
作者:(日)青山七惠 译者:竺家荣

青山七惠是日本“80后”新锐女作家,1983年出生于埼玉县熊谷市,毕业于筑波大学图书馆信息专业,目前在东京新宿一家旅游公司工作,写作只能算是她的副职。2005年9月,青山凭借小说处女作《窗灯》一举摘得有“芥川奖摇篮”之称的第42届日本文艺奖,在日本文学界崭露头角;继而又在2007年1月,以第二部作品《一个人的好天气》摘得“芥川奖”,成为该奖历史上第三位年轻的女性得主。和青山七惠一样,在23岁就获得“芥川奖”的作家,有石原慎太郎和大江健三郎,这两位后来都成为拥有世界声誉的大作家。

目录
春天
夏天
秋天
冬天
迎接春天

文摘
春天
  一个雨天,我来到了这个家。
  有间屋子的门楣上摆着一排漂亮的镜框,里面全是猫的照片。再往屋里一看,从左面墙开始,隔过中间窗户,一直转到右面墙的一半,又挂了快一圈儿猫的照片,我懒得去数多少张了。照片有黑白的,也有彩色的;有的猫不理睬我,有的猫死盯着我。整个房间就像个佛龛,令人窒息。我呆呆地站在门口。
  “这围脖真好看哪。”
  身后有人抻我的针钩围脖,回头一看,一个小老太太正凑近围脖眯着眼睛细瞧着。
  她拽了一下日光灯的灯绳,喀嚓一声,屋里立刻充满了白色的光线。随后她打开了窗户,窗外小院篱笆墙对面就是地铁站,中间只隔着一条小路。一阵轻柔的风夹着雨雾拂过我的面颊。
  我俩默默无语地站在窗前,这时,随着“当--当--”的警报声,传来了车站的广播。
  “电车进站了。”
  老奶奶说道。她脸色苍白,加上一道道的皱纹,使我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
  “你就住这间吧。”
  老奶奶说完,就出去了。
  看她那样儿也活不了多久,没准下星期就差不多了。
  记得当时我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那些猫都是你养过的吗?”我壮着胆子问道。
  “猫?什么猫?”
  “我房间里的猫,照片上的。”
  “哦,那些照片呀。那是彻罗基的房间。”
  “什么?”
  “那儿挂的都是彻罗基的照片。”
  “就是死去的猫的意思?”
  “怎么说呢,差不多吧。”
  “……”
  “它们的名字我都忘了。”
  “都忘了?啊哈……”
  “可悲吧。最早养的猫叫彻罗基,只记得这名字。是侄子捡回来的。”
  我表面上嘻嘻哈哈地当笑话听,心里并不平静,感觉好像触到了某种阴郁的东西似的。
  
  夜里三点,等眼睛充分适应了黑暗之后,我悄悄地坐在她的枕边,想确认她是不是真的睡着了。我把手伸到她的脸前,感觉到潮乎乎的鼻息。
  我站起身,凑近衣柜上方的那只玻璃柜朝里面扫视。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不过对于这个老太婆来说可能有意义吧。临走,我打开吟子枕边的一只带镜子的小藤柜,伸手进去摸了摸,除了纸和凉凉的塑料之外,触到了一只手感很好的布盒子,就轻轻把它拿了出来。吟子还在沉沉地睡着。
  我打开洗碗池上边的电灯,接了杯水喝。嘴角溢出的水一直淌到了睡衣的前襟。外面还在下雨,我闭上眼睛倾听下雨的声音,不知怎么想起了在电视上看到过的恐怖电影,竟然哆嗦了起来。
  为了把注意力从幽灵上面移开,我拿起刚才那只小盒子对着灯看起来。这是只绿色平绒小盒。正中间用白丝线绣了一朵小小的玫瑰。打开一看,里面有条项链。虽然镶嵌着细小的绿宝石,但在洗碗池的荧光灯下稍显廉价。我戴到脖子上试了试,觉得很别扭,就放回盒子里。正要回房间,发现洗碗池边放着两只杯子,心想,原来她还能走到这里来喝水。又顺手打开电饭锅一看,还有昨天剩的竹笋饭,就用保鲜膜包起来放进冰箱。
  回房间后,我从壁橱里拿出鞋盒子,把这只装项链的小盒放了进去,就放在第一天晚上拿的那个掉了脑袋的小丑旁边。其他还有铅笔啦、小鸭夹子啦,全是些可有可无的东西百无聊赖地待在里面。
  
  从小我就有爱拿人家东西的毛病。
  当然,我没有胆子偷商场的东西,一般是偷周围人的小玩意儿来丰富自己的收藏,这成为我小小年纪的最大快感。我收集的不是铅笔盒或者运动鞋之类的东西,而是橡皮啦、彩笔啦、小夹子啦等等微不足道的小物件。我以拍纪念照的心情,把掉在地上或者人家放在课桌里的这些小东西悄悄塞进校服兜里。我认为这不算偷,是回收,我靠这么想来消除罪恶感。没有人觉察更使我快感大增。同时,也觉得有气,怎么大家都这么不注意自己的东西呢?
  直到现在我还常常会犯这个毛病。
  我把收集来的这些破烂放进空鞋盒里收起来。现在,房间的壁橱里有三只这样的鞋盒子。
  偶尔我会翻看这些鞋盒子,沉浸在回忆中。想起东西原来的主人和我的关系,我会时而伤心落泪,时而吃吃笑起来。拿起其中任何一件摆弄,都会感到安心。
  然而,欣赏完了之后,我又会骂自己是小偷、没出息、寒碜死了,陷入自我厌恶。每经过这么一次,就感觉自己的脸皮厚了一层。不管别人说什么,我都要不为所动,做我自己。
  这么做就是为了训练自己,我一边盖上鞋盒子,一边对自己说。
  
  

内容简介
《一个人的好天气》描述了一个打零工的女孩如何与年长亲人相处,同时追寻自我、独立的故事,走向自立的一名女孩在工作、生活和恋爱中的种种际遇和心情令人揪心,小说写尽了做一名自由职业者(“飞特族”)的辛酸。内容折射出当前日本的一个社会问题,即许多年轻人不愿投入全职工作而四处打工,宁愿做自由职业者,他们不想长大,不愿担负责任,无法独立,害怕走出去看看这个世界,但是又不知道这种恐惧从何而来。据日本官方统计,15至34岁的短期雇工在1996年到2004年之间翻了一番,达21.4万人。调查也显示,打零工的人收入不稳,结婚生子的机率大减,这对少子化严重的日本来说是一大警讯。作者青山七惠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想告诉他们,只要你肯迈出第一步,自然会有出路。”她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帮助他们“迈出第一步”。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