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物语2.pdf

浮生物语2.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来不停旅店,品浮生之茶,听妖怪传说。树妖、孽龙、白驹、蜘蛛精、碗妖……他们的情感在浮生里穿梭。乌衣、巧别 、天、梦碗、魍蛟、阿朱、翎上、小丑、白驹、羽蛇、地城 初酒,十二个与爱有关的故事,讲述最温暖的妖怪物语。树妖老板娘携夫回归,重开不停! 古风·动漫·幻想,裟椤双树作品——《浮生物语Ⅱ》温暖上市!江南、沧月、玄色联袂推荐!

作者简介
裟椤双树,女,射手座,自由撰稿人。现居成都,喜好美食与时尚,善于在旅途中捕捉细节并记录幻想,作品既有旖旎浪漫的古风,又有潮流的现代视觉系味道。文字华丽老练,动漫风十足。《漫客·小说绘》当家花旦,天涯莲蓬鬼话当红写手,代表作《浮生物语》《钟馗后人传》《三界宅急送》等。

目录
第一章乌衣
第二章巧别
第三章飞天
第四章梦碗
第五章魍蛟
第六章阿朱
第七章翎上
第八章小丑
第九章白驹
第十章羽蛇
第十一章地城
第十二章初酒
后记

序言
从浮生第—部到第二部,从老板娘开甜品店到开旅店,觉得时间并不算长,可是回头仔细一琢磨,竟然已过去三年时光。
三年,这个叫不停的小店,一直以一种低调的方式大隐于市地存在着,说不上客似云来,但每个来过的客人,多多少少都“刻骨铬心”。这里没有真正的敌人,只有亲上加亲的喜庆,化敌为友的温柔,—别不再的沧桑,当然,也永远有一帮以奇怪的方式与机缘混进来的,惹人喜爱惹^怒的二货们。
三年时间已经可以完成从校园到社会的切换,从少年到青年的过渡,大家都在不断跟过去告别,不断蜕变成新的自己,而老板娘跟她的伙伴们,还是一如既往,闲闲淡淡地守在这个小店里,明眸盼兮,巧笑倩兮,爱生活,爱金子……
我对老板娘一众人最大的寄望,在于一种精神上的美好标志,我将我对人生最好的期望,最大的坚持,最简单的感激,最不肯向磨难低头的韧性,都给了他们,希望能通过文字这么一个载体,让他们从你们阅读时的视线里,一溜小跑到你们的心里,安营扎寨。若是你们不小心被现实生活打了—耳光甚至是捅了一刀,还有他们帮你贴上一块小小的创可贴。
浮生写的到底是什么?妖怪?不是……从来都不是。
我常常跟人说,浮生里写的,其实就是最虚无缥缈,最不可捉摸,最转瞬即逝,但往往也最能改变一个人,乃至一个世界的……人性。感情是人性最好的表现方式,所以你们会看到各种各样的妖怪被缠绕在感情纽带里,进而引发出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故事,这里不止是爱情,亲情友情,萍水相逢的青睐,意气相投的欣赏,一杯酒,一朵花,意料之外结下的缘分,都是浮生里的故事。
无论看这些故事的读者抱着怎样的角度与目光,无论浮生物语写到—还是二还是三,作为作者,我创作这些故事的初衷,花去的心思,都没有任何改变。或者我不算个勤奋的作者,懒考拉这顶帽子是很难摘掉了,但,幸好还是个认真的生物,写出来的每个字每句话,都要先过自己这一关。无法保证每个人都喜欢,只能保证,这些故事,是我以最诚挚的心情与态度,写下的最喜欢、最感兴趣的东西。如果有人恰好也与我有相同的感受,那就是缘分的奇妙。
曾记得有一位读者的留言是“看了这些故事,忍不住想做一个好人”,这句话对我触动很深,这世上的每个人,包括所谓的“坏人”,其实心里都有良善光明的一面,只不过偶尔会被暂时的绝望与困惑遮住,如果这些故事有拨开乌云的力量,哪怕只能拨开—个小角,我也十分欢喜。
如果说对我的故事,有什么期望乃至“野心”,我想,那就是“陪伴”吧,希望它不会是一本看过就甩到箱底的“快餐”,希望它能一直陪着那些喜欢它的人,走过人生的每一个阶段。当读过它的你们从孩子变成了父母,当你们也有了自己的孩子,当有一天这本在你书柜里的书已旧得泛黄的时候,如果还有人记得那个爱金子的老板娘,那家口“不停的店,如果你还愿意把那些故事讲给你们的孩子听,这就是我作为作者,最大的欣慰与满足。
最后,我来回答这个问题,许多人问,为什么要叫《浮生物语》,答案是一浮世人生,万物有灵,一块石头,一片树叶,都有属于它自己的语言,而我,只是将隐匿在万物心中,它们想说却又说不出来的话,用故事这种方式,翻译给有缘人听。本意,就是这样。
再最后,必须是感谢时段。第一部的后记里我曾列过一份感谢名单,这次,我依然感谢你们。再向所有一直一直支持老板娘与不停的读者诚恳鞠躬,有你们的陪伴,老板娘跟她的不停,会走得更远,生意会更好!哇哈哈哈!(敖炽与九厥从镜头外挤进来大喊:“喂喂,你怎么都不提我们!!!我们可是不停的活招牌啊!俘获多少少女心!”呃,将两只没节操的家伙踢飞,我们继续~)再再感谢所有为这部书的出版做出努力的幕后英雄,有你们挥舞的鞭子与赐予的蜜糖,都是驱赶考拉前进的伟大动力!刚刚拉开序幕的《浮生物语Ⅲ》,请继续努力抽打!
最最后,眼看着2012就这么过去了,咱们都活得好好的不是嘛。不如就带着这个“好”字,仔细认真欢乐地过今后的每—天!顺便再给诸位拜个早年~恭喜发财,身体安康,考试必过,爱情甜美~^_^
就用《白驹》里的一句话来收尾吧——
时间,会带来惊喜。
只要我们肯认真地,有希望地,走过每一天。^_^
裟椤双树
2012年11月14日午,成都

文摘
版权页:

浮生物语2

说来也怪,益州城这般繁华的地方,裁缝店随处可见,何止百家。单说西街上那家最大的锦衣绣楼,里头的裁缝技艺精湛,专为城中达官显贵制衣,据说连长安城里的皇亲国戚都会派人来此定制新衣。这里,从来都是益外城中生意最好、规模最大的制衣处,刺史大人全家的衣裳都由锦衣绣楼包办。不过,在红花街的小裁缝出现之后,锦衣绣楼—枝独秀的局面,渐渐被打破了。
客人们说,他做的衣裳,特别合身,特别好看,一穿上身去,再平庸的脸上都有了活生生的光彩似的,且收费又很低廉。
对任何生意人来说,客似云来自然是求之不得,偏偏他的规矩是,一个月,只做一套衣裳,哪怕外头有几十个客人拿着银两翘首以待,他也只是笑着送客。他说,规矩就是规矩,如果轻易被打破,那又何必有规矩。
他手里的,是第十二套衣裳。月初的时候,益州城里的首富,东城王府的大小姐,遣了丫环来找他,带了一块锦缎,说要做一套裙衫,务必要在上元灯节之前完成。
在这之前,他不接受任何一个向他规定交货时间的客人。—件衣裳,总得要做好才能交货,赶时间是非常坏心情也坏手艺的—件事。但,他接下了王家小姐的生意。
那天,他捧着这块月下云锦,独自在窗前坐了许久,手指在盘绕其上的美丽花纹中反复游走,小心翼翼。这块料子之所以叫月下云锦,是因为在白天跟黑夜,它的颜色是不同的。白天,它只是一块普通的锦缎,颜色甚至有点发黑,只有在夜色中,它才会显现出月光一般的白色,并且带着淡淡的光晕。传说,身着它的人不论自身姿容多么平凡,都会变得皎洁如月,似仙子神妃。但,多年来,月下云锦都只是个传说。有人说,这根本不是人间的东西,是有法力的妖怪织成的宝贝,凡人是无缘一见的。哪怕有这样的传说,无数织造者还是做梦都想领略它的风采,谁曾想,这么个天人神物般的玩意儿,如此轻易地摆在了他面前。
如果,这真是王家小姐的东西,恐怕她根本不知道这就是百闻不得一见的月下云锦,只当是他家万千绫罗中的一块,随意交给丫环便了事。
不识货,在任何—个时代都是遗憾。
只不过,他肯定这月下云锦的所有者,绝非王家小姐,而他当时肯接下这所谓王家小姐的活儿,完全是因为来找他的人。
那天下雨,她匆匆跑进来时,浑身都湿透了,鞋子上尽是泥浆,怀里紧紧抱着用油纸包了一层又一层的包裹。他正在细心熨烫刚刚做好的衣裳,她却没进屋,怯怯地站在窗口,举起一只衣袖,看似擦雨水,实则是故意遮住了脸,小心地说:“裁缝师傅,我……我家小姐要做衣裳。上元灯节前务必完成。”
然后,冻得像胡萝卜的手,微微发抖地将那包裹从窗户递了进来。
“进来说话吧。”他放下熨斗,看着窗外的人。
“不用了。”她固执地举着包裹,将脸努力扭到—边,躲闪着他的目光。
“不给我讲明你家小姐的身量尺寸,如何裁衣?”他淡淡道。
她涨红了脸,说:“我家小姐身量与我相似。”
“可我连你的全貌都不曾看到。”他莞尔一笑,“窗口只有你半个身子。”
她迟疑了半晌,虽然极不情愿,又怀着某种期望,扭捏着走了进来,把头低得不能再低。
“抬头,何必畏畏缩缩,做衣裳而已。”他说,“佝偻着身子,我如何量衡清楚。”
其实,他做衣裳从来不用尺量,只消看—眼对方的身形,便已成竹在胸。
她只好照做。
屋子里的光线很足,他放了好几盏灯火,白天也如此,一个针眼都看得清楚。
他的衣裳之所以让客人如此满意,仅仅是因为仔细,用心,或许再加一点天分,别无诀窍。
敞亮的光线中,她的面容,无所遁形。毫不出彩的脸孔,甚至可以说难看,小眼睛,塌鼻梁,雀斑密布,关键是,她的左眼是瞎的,一只毫无生气的灰白眼眸,与右眼完全不对称。身形也是矮小瘦削的,毫无少女婀娜多姿的一面,黑色的粗布衣裙上满是污渍,那死气沉沉的颜色,像朵附在她身上的乌云。
他只端详了她片刻,收回目光,说:“可以了。”
她像得了大赦,拔腿就想跑。
“等等!”他叫住她,把—把伞放到她手里。
“裁缝师傅……”她愣在门口,抱着伞,想走又不敢走似的。
“你叫什么?”他问,神情正常而坦然。
她嚅嗫着说:“小糠……”
“安康的康么?”
“不是……糟糠的糠……”她的声音比蚊子还小。

内容简介
《浮生物语2》里,树妖老板娘和老公孽龙敖炽不开茶馆,开起了旅馆,店名依旧叫“不停”。这回的帮工也换成了纸片儿和赵公子。形形色色的客人入住了旅店,并且带来了他们的故事——有速度快过时间的白驹,善于修补人心的蜘蛛精。与世无争的蛟龙,还有混进了梁山伯与祝英台传说的碗妖……在这里,每个故事不仅有荡气回肠的爱情,也有至死不渝的友情,更有生死相随的亲情,每个光临旅店客人的故事就如浮生茶一样,有着百转千回后的苦涩与甘甜。更妙的是,你总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那杯浮生茶。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