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语者:公安厅从未公开的法医禁忌档案.pdf

尸语者:公安厅从未公开的法医禁忌档案.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尸语者:公安厅从未公开的法医禁忌档案》,残忍,变态,惊悚、刺激,震撼!最重口味的案发现场,挑战最强悍的心理底线,《十宗罪》蜘蛛、《心理罪》雷米、姜振宇、莲蓬、姬十三 集体掀桌推荐!
推荐1:公安厅从未公开的20大法医禁案,首度重见天日!20个挑战心理极限的重口味案发现场,20份公安厅从未公开的禁忌档案!省厅资深法医老秦亲自捉刀,首度披露惊悚案发细节,创下悬疑小说从未到达的震撼尺度!荒山残尸、灭门惨案、校园禁地、公路游魂、水上浮骸、天外飞尸……每一案都让你无法入睡!
推荐2:尸语者,与死者朝夕相处的神秘职业,即将剖开震撼人心的亡灵之声!这是一部比《CSI》《犯罪心理》更接地气的本土犯罪档案!比《鉴证实录》《法证先锋》更刺激的罪案现场,人性、兽性,惨案背后的人间悲剧令人惊叹唏嘘……法医首度以“尸语者”身份登场,替深渊中的万千亡灵伸张正义,发出最后的哀鸣与呐喊!
推荐3:蜘蛛、雷米、姜振宇、莲蓬、姬十三集体掀桌推荐!《十宗罪》蜘蛛、《心理罪》雷米、天涯鬼话版主莲蓬、果壳网创办人姬十三集体掀桌推荐!“读心神探”姜振宇连夜激动作序!法医秦明对加拿大碎尸案的超强分析,引发《北京晚报》整整两版特稿报道!《尸语者》尚未上市便已掀起关注风暴!

名人推荐
一个会写小说的法医
通常人们认为法医是个沉闷的、闻着死亡气息的职业,他们出现在黑色的犯罪现场、白得吓人的验尸房,通过尸体上的蛛丝马迹来寻找死因,寻找犯罪证据……但随着美剧《犯罪现场》、港剧《鉴证实录》、美小说《首席女法医》,法医这个职业逐渐被普通人了解并越发尊重。
但是,法医还是离我们很远,他们依然是冷酷的不苟言笑的形象,直到我认识秦明。在中国,担任法医鉴定人一般是公安、司法机关的专职法医,法医秦明也因其特殊身份并不能接受媒体采访,我也只能作为朋友跟他聊聊。秦明完全打破了我对法医固有的印象,他不但活泼风趣,还是个文艺青年,他把法医技术破案的故事写成了连载,现已集结成书《尸语者》,即将在10月份出版。更重要的是,秦明离我们很近,他会撰文对时下案子进行分析,让普通读者从通俗易懂的语言中吸收到营养。当然,不能是国内的案子,那会影响案件总体进展。
我问秦明为什么要对加拿大刘光华案写这样一个剖析,不怕被犯罪分子了解法医思路而更狡猾吗?秦明说:“对我们法医来说,碎尸案的影响虽然是最恶劣的,但对法医而言并不是最为困难的案件,撰此文只为简单地做一个法医知识的科普,希望一来让更多的人知道如何去预防犯罪,二来告诫犯罪分子,你即便再狡猾、再会隐匿证据和线索,警方依旧有手段和方法抓住你。”
法医与常人有着完全不同的角度。于常人,两起华裔在加拿大被碎尸是类似的案件,但从法医的角度看却存在本质的区别。秦明说,林俊被杀案中,犯罪分子虽然有分尸的过程,但不是为了藏匿尸体,而是获得快感,为了炫耀自己的犯罪。而刘光华分尸案,尸块是被抛弃到多伦多的多个地点,反映出凶手有藏匿的目的,所以他才有熟人作案的推论。
秦明高中毕业的时候第一志愿填写了法医学专业。但他走进法医学系大门的时候,法医这个专业还是个大冷门。长期以来,因为受到传统世俗观念的影响,大部分人对这个职业还是敬而远之的,没人预料到今天以法医为题材的各种作品都那么红。“那时候,全国的法医学毕业生每年仅有300人左右,而我们班40个人里,只有我填了第一志愿。我不得不佩服自己的远见。”我觉得秦明说这句的时候一定在偷偷乐。
毕业后,秦明被分配到了省公安厅工作,接触疑难命案的机会比较多,挑战性也更强。但是,法医工作的艰苦是常人所不能想象的,牢骚过后,秦明依旧热爱这个职业。至于为什么会想到写小说,秦明说:“很早就有写点儿东西的想法,把经历过的案件加以润色,揉捏成一个个小故事,涂鸦出一本所谓的罪案悬疑小说,同时也能塑造出一个胆大心细、有勇有谋的法医主角。”但动笔后,秦明写到万余字就写不下去了,一方面不会设计情节,另一方面是没有时间。沉淀了一段时间,又不断读书找感觉,今年年初,秦明终于写出了第一个故事,于是有了《鬼手佛心——我的那些案子》,也就是《尸语者》的前身,秦明很喜欢这个名字,“因为我们就是那些能够读懂尸体语言的人”。
没聊多久,秦明就要闪,他说第二天还要出差,得去做准备了。至于去哪去干嘛,他当然不能告诉我,我也识趣地没有问。
——蔡岫
也只有老秦这样身经百战的法医,才写得出这样一部又紧张又刺激的《尸语者》,读到深处,让人汗毛直竖!看上瘾了!
——《十宗罪》 蜘蛛
喜欢悬疑的人,一定不能错过《尸语者》。老秦从来不刻意营造惊悚的感觉,却让人仿佛置身现场,每一个细节都清晰可见。
——《心理罪》作者 雷米
这绝对是我今年读过最有惊喜和诚意的悬疑小说。
——莲蓬
有时候看悬疑小说,我会忍不住喊,这不科学!但老秦的小说从来没给我喊这句话的机会。越是读到最后,越是有一种酣畅淋漓的快感。
——姬十三

媒体推荐
通常人们认为法医是个沉闷的、闻着死亡气息的职业,他们出现在黑色的犯罪现场、白得吓人的验尸房,通过尸体上的蛛丝马迹来寻找死因,寻找犯罪证据……但老秦却是一个活泼风趣的法医,他解剖得了尸体,也写得出小说,这部叫《尸语者》的小说甚至还没有出版就已经引起了极大的反响。
——《北京晚报》

作者简介
秦明,主检法医师,入行较早,经验颇丰,绰号“老秦”。阅尸无数,明察秋毫,无愧“尸语者”之名。一双鬼手,只为沉冤得雪,满怀佛心,惟愿人间太平。

目录
第一案 初次解剖
第二案 沉睡之妻
第三案 水上浮骸
第四案 滴血屋顶
第五案 自杀少女
第六案 半掌血印
第七案 大眼男孩
第八案 融化的人
第九案 公路游魂
第十案 死寂圣诞
第十一案 夜半敲门
第十二案 荒山残尸
第十三案 清明花祭
第十四案 死亡骑士
第十五案 天外飞尸
第十六案 枕边魔影
第十七案 腐臭古井
第十八案 狂乱之刃
第十九案 校园禁地
第二十案 午夜凶铃

序言
在经典的推理小说中,大侦探们说:“每一个细微的结果,都必定有一个特定的原因,那就是真相。”
在真实的案件侦查过程中,有经验的侦查员说:“每一个细微的结果,存在着上千种可能的原因,不要做想当然的推理。真相,需要多角度的证据稳定支撑才能最终显露出来。”
我更喜欢后者的观点。
真实的案件侦查,是多专业、跨部门的协同工作,面对同一个案件,利用现场勘查、痕迹检验、文件检验、音像资料鉴别、法医和理化分析等多种手段,从不同角度寻找细微的线索,从而建立稳定而可靠的证据支撑,最终得出真相。法医,正是这些专业行当中最特殊的一个,因为他们检验的对象,正是人体。
无论是检验活体的伤势,还是检验尸体的特征,都注定当法医的人的心理承受能力要远远超越常人。他们通过专业而科学的手法将检验对象的骨骼、皮肤、肌肉、脂肪、内脏、血液和神经系统逐一进行观察、分析和鉴定,从而推断出伤亡时间、致伤工具、击打力度和角度,乃至嫌疑人作案时的心理状态和特殊的心理特征。无论是活人的伤口还是尸体,对于普通人而言都有着强烈的恐惧刺激,这是生物在观察到同类受到伤害时的正常生理和心理反应。但经过长期科学的专业训练,对于法医而言,这些早已成为远远抛在身后不起眼的小石头。他们眼中所关注的只有一件事——真相。
秦明老师是诸多战斗在一线的法医中杰出而又普通的一员。在他的这本《尸语者》(原名《鬼手佛心》)在网络连载时,我就常常读到欲罢不能,常常忍不住催促更新。这些脱胎于真实案件的故事,巧妙地融入了大量专业知识和侦查智慧,精彩的情节中又散发出难以抑制的堂堂正气,以及一群法医的乐观和幽默。我从故事中学到了很多令人受用的东西,为我对犯罪嫌疑人心理微反应的研究工作提供了非常优秀的借鉴和指导,也为我今后与公安部门中更多不同专业的部门合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引用秦明老师的一段文字:“每年最热的时候,气温超过了人体的正常温度,也给腐败细菌的滋生、繁殖提供了良好的环境条件。当很多公务员都躲在空调房里进行脑力劳动的时候,法医们却还在酷日之下,在山野之间、水流之中,打捞、检验着形态各异的尸体。说形态各异毫不为过,尸体腐败是一天一个样,从尸绿到腐败静脉网出现,再到尸体发黑、膨大,甚至还有最让法医头痛的巨人观状。无论尸体变成什么样,法医都不能甩甩手不予理睬,也不能糊弄任务。”我们可以知道,在每一个涉及伤害和死亡的大案、要案中,都包含了法医同人们多少辛苦的付出。
谨以此序致敬!
姜振宇
中国政法大学中国法律信息中心主任
中国政法大学微反应研究小组组长
江苏卫视《非常了得》人气嘉宾
万劫不复有鬼手,太平人间存佛心,抽丝剥笋解尸语,明察秋毫洗冤情。
是的,我是个法医。1999年,一部著名的香港电视连续剧《鉴证实录》走红内地后,法医这个充满了神秘和刺激的职业走进了人们的视野,越来越多的高等院校开始筹备建立法医学系,越来越多的高中毕业生在第一志愿填写了法医学专业。而这个时候,我已经是法医学系大二的学生了。
看到法医这个职业的走红,我是骄傲的。记得我走进法医学系大门的时候,法医这个专业还是个大大的冷门。因为受到传统世俗观念的影响,大部分人对这个职业还是敬而远之的。那时候,全国的法医学毕业生每年仅有300人左右,而我们班40个人里,只有我填了第一志愿。我不得不佩服自己的远见。
参加了法医学实践后,我更加体会到这个职业的魅力所在。现场勘查前的期待,勘查和尸检时的思考,案件侦破后的成就感,无一不对我产生强烈的吸引力。但是,法医工作的艰苦是常人所不能想象的,所以,我也总是会发发牢骚。牢骚过后,我依旧热爱这个职业。
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了省公安厅工作,接触疑难命案的机会比较多,挑战性也更强。曾几何时就有写点儿东西的想法,把经历过的案件加以润色,揉捏成一个个小故事,涂鸦出一本所谓的罪案悬疑小说,同时也能塑造出一个胆大心细、有勇有谋的法医主角。可惜因为我才疏学浅,连个题目也编不出来,更别说是杜撰情节了,所以这个想法一直就被压抑在脑海深处。
以前也尝试动笔,可是写到万余字就写不下去了,一方面不会设计情节,另一方面也的确没有时间。总之,想法夭折了。这一次的失败经历,激励我坚持阅读了一些优秀的小说,积累了更多的写作经验。在那个辞兔迎龙的日子,受到几个同事的鼓励,这些年通过法医技术破案的细节化为创作灵感不断冲击着我的心头,搀扶着我迈出了艰难的第一步。于是,网络上就多了一部名为“鬼手佛心——我的那些案子”、实为反映法医工作艰苦卓绝的小说。
网络更新后的3个月,在广大网友的支持和鼓励下,我有幸能和博集天卷这家优秀的出版公司合作,将我的网络小说变成一本对我来说十分厚重的实体书。公司在反复推敲之后,为这本小说量身定做了一个更加贴切的书名——《尸语者》,我很喜欢,因为我们就是那些能够读懂尸体语言的人。
《尸语者》第一季共20个案件,今后能不能写出第二季、第三季,就要看我有没有那么多业余时间、能不能杜撰出那么多故事情节了。不管能写多少,我都不会忘记我的写作初衷:尽可能让更多的朋友了解法医学知识,理解、支持法医工作。这本书,也当是写给自己,以纪念我的法医生涯。
作家朋友们不要指责这本小说没有艺术感和悬疑性,行内朋友们也不要指责情节的幼稚。只当是一个小法医的劣作,请宽容地一笑了之。
小说中每起案件的情节、人名、地名都是我搜肠刮肚虚构出来的,不过天下之大,难保不会有雷同。为了避免非议,本人在此一并申明:如有雷同,实属巧合,切勿对号入座,否则后果自负。小说里唯一真实的,是法医的专业知识和认真态度,是一个一个巧妙推理的小细节,是法医的睿智和明鉴。
谨以此文为序。
秦明

文摘
版权页:

尸语者:公安厅从未公开的法医禁忌档案

荒山残尸
1
报案人是一位70多岁的老大爷,虽然案发至今已经一个多月了,但是当我们说清来意、问及本案的情况时,他还是表现出一脸的惊恐。惊恐归惊恐,山里的百姓非常朴实,老大爷放下手中的活,把我们请进了屋,端了凳子开始给我们讲起了故事。
老大爷的茶园和他家之间隔着一块坟地,坟地里坐落着20多个坟头。老大爷说自己对坟头的数量非常清楚,因为自己家离坟地很近,小村落也就100多号人,谁都认识谁,所以坟地里每添一座新坟,他都会在坟前烧上几张纸,磕几个头,也算是尽尽心意、聊表哀思。
老大爷的儿孙都在外地打工,虽然他已经70多岁了,但是由于生活所迫,还是独自肩负起家里几亩茶园的种植。一个多月前,老大爷因为疲劳加之偶感风寒,生病卧床几天。一天早晨,因为前夜刮大风下大雪,大爷不放心辛勤栽种的茶树,就拖着没有痊愈的身体想去自己的茶园看看。
途经那一片坟地的时候,他习惯性地用眷顾的眼神看了一眼在这里长眠的乡亲,没想到却发现在坟地的一角,莫名地多出一座新坟。这座新的小土坟和其他坟头一样,被白雪掩盖,但是比其他的坟头小得多,如果不仔细观察根本不能发现这是一座新坟。但是老大爷对坟地太熟悉了,他一眼就发现了这座样式独特的诡异的小新坟。
老大爷心里开始打鼓了,自己卧床这几天,也没有听见谁家死了人啊,外村人不可能翻山越岭地把死者运到他们村,埋在这里。老大爷带着疑惑干了一天活,想想还是放心不下,下午回到村里就挨家打听怎么回事,结果居然都一问三不知,没有人知道谁家死了人,更没有人知道谁在他们村的坟地堆出了这么一座诡异的小土坟。
老大爷晚上回到家里越想越害怕,总不可能是死人自己埋了自己。他一夜失眠,早晨起来还是打通了报警电话。派出所民警很快就到达现场,和老大爷一起来到那片坟地。到了坟地的时候,老大爷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他发现的那座新坟居然已经不存在了。但是派出所民警知道老大爷并没有报假警,因为在老大爷指认的那块地方,仿佛还能看到那座坟的轮廓,堆坟的泥土散落在周围,坟里并没有尸体。
派出所民警在这座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小土坟里什么也没有找到,除了一只黄色的女式布鞋。
“空坟不可能有鞋子啊?难道是有人挖坟?”老大爷的描述让我觉得毛骨悚然,“谁会埋了人,又挖出来?”
“荒山野岭的,你怎么能确定不是野兽把尸体拖出去的?”师父看我打断了老大爷的话,瞪了我一眼。我转头看了看那深深的山林,想着野兽拖拽尸体的情景,感觉脖子后面阴风阵阵。
老大爷用敬佩的眼神看了看师父,说:“您说对了,后来左思右想,我估计也就是这么一回事儿。”
案发的当天,派出所民警和老大爷一起,仔仔细细地查看了那座消失的新坟的痕迹,原来这座坟下并没有挖出一座墓室,而是简单地用周围的黄土直接在地面上堆出了一个小土堆。如果不是小土堆里遗留下了一只本不该出现的黄色女式布鞋,那么在这里出现一座坟堆就根本不足为奇了,很多胆大的孩子会在坟地里玩这些整蛊游戏。但是,这只让人摸不到头脑的鞋子,却让整个事件变得有些诡异恐怖。
虽然诡异恐怖,但民警终究不能根据一只鞋子就得出什么结论或者立案侦查。民警们简单地巡视了小土坟周边的情况,并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于是填写了处警登记表,简单地照了几张现场照片,就收队撤离。
接下来的日子仿佛过得很平静,雪停了,连续几天大晴天,天气也变暖了。一周之后,村里的两个年轻人拿着自制的弩,准备去山里打一些野味卖了补贴家用。当他们走到离坟地一里以外的一片树林时,隐约闻见了一股异味,像垃圾场里腐败的味道。循着臭味,他俩走到了一条旱沟旁,旱沟里灌木丛生,遮住了沟底。但是沟底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
“不会是大白天捡到金子吧?”其中一个胆大的年轻人跳下旱沟,探查究竟。他拨开灌木,定睛一看,却哇的一声叫了出来。原来闪闪发亮的物件真的是一只做工精细的银手镯。
银手镯不足为奇,只是这只银手镯戴在一截泛着黑绿色、散发着恶臭的手腕上。
2
接到报警后,派出所民警和刑警队民警先后赶赴现场。
这两个年轻人没有看错,这确实是一具尸体,一具残缺不全的尸体。灌木丛掩盖住了大部分的尸体,只能看到一只已经高度腐败的手。派出所民警壮着胆子,拉住这只手用力一拽,半具尸体就呈现了出来。
“半具尸体?”我好奇地问老大爷,“是碎尸?”
“尸体我没有看见,也不敢看,只是听派出所民警说尸体不全,后来还拉来了警犬搜索,不过什么都没有搜索到。”老大爷说。
“不着急,我们明天去检验一下就知道了。”师父说,“天色不早了,不如……老大爷带我们去现场看看行吗?”
听到师父这样说,老大爷面露难色:“本来天黑就忌讳去墓地,现在冤死了个人,我……我真的不敢去啊。”
“时间已经这么久了,现场估计也不可能发现什么。”师父笑着说,“我们就是去看看现场方位,有个大体的印象,具体的内容还是要看当时现场勘查的照片。所以,我们这次去现场很快的,保证在天黑之前回来,而且这么多人一起,没事的。”
老大爷很热心,听我们这么一说,就没再坚持,带领着我们一行人向深山走去。天色渐晚,走在山路上,依稀都能听见狼的嗥叫。
走了20多分钟山路,我们就到了老大爷发现新坟的那块坟地。坟地静悄悄的,阴森的墓碑在夕阳的照射下一闪一闪。老大爷指着其中一座坟墓的旁边说:“当时就是在这里发现的坟堆。”老大爷又抬手指了指远处,接着说,“看见那处树林了吗?尸体就在那边。”
“尸体的位置我知道。”陪同我们一起进村的派出所民警显然看出了老大爷不敢再到发现尸体的现场去,于是主动请缨,“我带你们去。”
又走了一里地,我们到了发现尸体的现场,简单地看了看尸体所在的旱沟以后,我们绕着旱沟走了一圈,可惜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在回去的车上,师父问刑警队员:“尸体没有穿衣服吗?”
“应该穿了,但是后来分析是被野兽撕扯,衣服都破烂不堪了。”派出所民警说,“好像没有什么价值。”
“价值是人找出来的,不是摆在那里让你发现的。”师父说,“今晚的任务,就是研究死者的衣着。”
晚饭后,我们来到县公安局的技术物证室。县局的技术人员显然对死者的衣着也下了大工夫。他们拿出两个塑料袋,里面都装着衣着的碎片。尸体的身上是不可能附着那么多衣物碎片的,这些碎片都是技术人员沿着坟地到尸体附近的地上一片一片找出来的。
我和师父又开始了拼图游戏。我们蹲在地上把衣服的碎片尽可能地拼接在一起,很快,死者的衣着就初现端倪了。
死者的衣物中,以下肢部、胸腹部碎裂得最厉害,这两个部位的衣服有很多碎片没有找到,自然也就无法完整地拼接上。只有两个上肢和背部的衣物很完整,并没有被撕碎。根据我们拼接的结果,基本可以断定,死者死的时候,下身穿着黑色蕾丝边内裤、蓝色棉毛裤、黑色布外裤,上身穿着黄色文胸、蓝色棉毛衫、绿色黑花薄线衫,脚上穿着白色线袜,还有一双样式很时髦的黄色布鞋。
“你们认为这些衣服对本案的侦破没有价值?”物证室里的空调开得很足,师父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问道。
技术员茫然地摇了摇头。
“我觉得很有价值。”师父一边仔细地看着每件衣服,一边说道,“第一,从衣着上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年轻女性。”
“这个我们已经从耻骨联合上推断出来了,是个27岁左右的女性。”李法医对师父的这个所谓推断很失望,忍不住打断了师父的话。
师父对李法医的打断并没有理睬,接着说:“第二,看看这里。”
我们探头过去看,发现师父将两个小碎片拼接在了一起,显示出“OLAER”的商标。“这个标签和文胸上的断裂口可以相连,也就是说,这是文胸的牌子。下一步,你们去查一查这个牌子的文胸主要在哪些地方销售。”
这是寻找尸源的一个方法,就是确定其消费范围从而锁定死者的基本居住地。一旁的侦查员点了点头。
“第三,死者应该是住在农村。虽然穿着显得比较时髦,但是把衣服放在一起根本不搭。”
我对师父佩服得五体投地,40岁的老男人,居然对时尚还有着深刻的理解,还知道衣服搭不搭。
师父接着说:“关键是死者的衣物都是杂牌子,质量很差,她的经济条件并不是很好。更为引人注目的是,死者穿的是布鞋,这和她的年龄不太相配。但如果她是住在山区农村,穿布鞋就正常了,因为要走山路,其他材质的鞋子自然没有布鞋实用。”
“第四,”师父说,“凶手事先藏尸了。”
“藏尸?”这个推断让我们觉得有一些意外。
“是的。开始听说尸体高度腐败,我就十分奇怪。现在山里的温度最低可以达到零下十几度,坟堆是12月10日发现的,尸体是12月18日发现的。短短8天,在这种温度下,不可能出现高度腐败的现象。”师父说,“所以死者应该是在死后一个半月左右才被移尸,凶手准备埋掉她,却被野兽从简单掩埋的坟堆里拖了出来。”
“死后一个半月?死亡时间可以根据腐败程度推断得这么准吗?”我提出了质疑。
“根据她的衣着状态,我就更加肯定凶手有藏尸的过程。”师父说,“这样的衣着,在这么冷的冬天,根本没法生活。山里是10月底入冬,所以这样的衣着应该是10月份的,这样算来,她的死离发现应该有一个半月的时间。”
“凶手把尸体放在自己家里?”我惊讶地说,“太变态了吧?”
“应该不是家里。”师父说,“山里之所以冷是因为风大,室内即使没有取暖设施,温度也会比室外高很多。如果在室内,这么久的时间,尸体会腐败得更厉害。所以最大的可能是凶手把尸体藏在室外,比如自己家院内。因为时间长了,尸体腐败了,臭味渐渐浓重,凶手知道在自己家里藏不住了,才会拖出去掩埋。”
“可是,这个推断对案件的侦破有什么作用吗?”我想了想,不管凶手藏没藏尸体,都无助于刻画犯罪嫌疑人。
“藏尸这个推断对案件的侦破有没有作用,得结合明天的验尸结果综合起来看。”师父说,“死因很重要,知道死因后再结合藏尸的过程,可能会对案件有帮助。”
“死因结合藏尸的过程?那怎么推断?”我百思不得其解。
师父笑了笑,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他拿起死者的绿色线衫,仔细地看着。这件绿色的线衫前面已经被完全撕碎了,基本上没有找到什么碎片,断面的边缘浸染着血污。但是线衫的后背部十分完整,使这件线衫看起来更像一件从前面系纽扣的开衫。
师父指了指后背部的一处破口,说:“我现在说第五。第五,这个破口,你们怎么看?”
我凑过头去看了看,说:“这个应该没有什么价值吧,半件衣服都被撕碎了,后背有个破口能说明什么?”
师父摇了摇头:“第一,衣服撕碎的边缘都有血污,应该是尸体被野兽啃了,血液流出来浸染的,但是后背这个破口没有,而且位置很独立,应该不是野兽撕碎的。第二,仔细看一看这个破口的边缘。”
师父递给我他的放大镜。我用放大镜仔细地看破口,说:“断口毛糙,而且,哈,是铁锈!”原来这个破口的周围黏附着铁锈。
“是的,一个新鲜的破口,而且周边黏附着铁锈,这个破口应该是被钉子之类的东西挂破的,而且刮出这个破口的时间不算很久。”
“有什么价值呢?”我问。
“现在没什么价值。但是得记住这个问题,说不准以后能用得上。”
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师父看完衣着后居然得出这五个推断,虽然没有办法把这五个推断联系在一起,也没能做出更有价值的推断,但是这坚定了我们尽快破案、回家过年的信心。
睡了一个好觉,第二天,我们乘车前往秋岭县殡仪馆,开始对本案的死者尸体进行检验。
尸体已经于昨天晚上拖出冰柜解冻了,秋岭县殡仪馆内有标准化法医学尸体解剖室,解剖室内有先进的排风装置和新风空调,解冻、除臭的效果很好。但是当李法医掏出钥匙打开解剖室的大门时,我们还是被一股扑鼻而来的恶臭熏得半死。
我下意识地揉了揉鼻子,抬眼朝解剖台上望去。
解剖台上停放着一摊黑乎乎的东西,在门口几乎无法辨认。师父带着我走近解剖台,才看了个清楚。
这一看,我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3
其实仅是一副骷髅或者是一具高度腐败的尸体,我都不觉得有多么可怕,可怕的是这种一半骷髅一半腐败的尸体。整具尸体惨不忍睹。
附着在尸体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剪下了,剩下的是一具赤裸的、半骨半肉的躯体。尸体的下半身软组织已经基本消失,白森森的腿骨在解剖室无影灯的照射下显得阴森可怖,大腿的一部分肌肉还附着在腿骨上,格外刺眼。尸体的头颅也已经白骨化,黑洞洞的眼眶里还可以看到残留的已经干瘪的眼球,上下牙列因为没有肌肉组织的固定,无力地张开着,像是在为这个已经陨灭了的生命而呐喊。
颅骨的顶部有一个很大的缺口,显得整个头颅少了三分之一。缺口的周围散布着放射状的骨折线,从缺口处可以窥见死者的颅内脑组织已经完全没有了,缺口周围黏附着被撕裂的硬脑膜碎片。
尸体的上肢软组织还保存完好,但是腐败膨胀得比正常人手臂粗了一倍,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黝黑发绿,腐败了的静脉网清晰地印在手臂内侧的皮肤上,像一张粗大的黑绿色的蜘蛛网。尸体背部的软组织依旧保存完好,但是整个胸腹腔软组织已经基本消失,看似野兽撕咬形成的死后损伤,在胸腹壁两侧清晰可见。尸体已经被解剖过,胸骨已经被取下,像盖子一样盖住了尸体的整个胸腔。右侧胸部软组织还剩下半个乳房,血糊糊地耷拉在胸腔上。腹腔的内脏缺少腹壁软组织和大网膜的保护,乱七八糟地摊在尸体腹腔里,还有一部分肠管挂在尸体的体外。
“原始现场,腹腔脏器就是这样的?”师父问道。
“是的。”李法医说道,“现场很恶心,尸体被我们从灌木丛拖出来的时候,尸体被翻过来背朝上了,整个腹腔里的脏器,尤其是肠管就像从碗里倒出来一样,都在外面,我们费了半天劲儿才把脏器都放回腹腔,然后把整尸装袋拉回来的。”
“你们解剖了吗?”
“都不需要解剖了。”李法医说,“除了开了胸以外,腹腔没必要解剖,脏器都拖在那里。颅部我们看了看,应该是被野兽咬碎了脑袋,脑组织都没了,也没有开颅的必要了。”
“背部呢?”师父说,“也就背部软组织没有被破坏了。”
“背部?”李法医摇了摇头,“这个,我们常规解剖术式里没有背部解剖。再说了,背部也看不出来什么。”
“你怎么知道看不出来?”师父说,“常规术式确实不开背部,但是这个尸体没有什么可检验的了,为什么不做个背部解剖?说不定有发现呢?”
李法医没说话,但是看得出他很不服气。
“我们先看背部。”师父说完,一边用塑料布裹住已经没有软组织的腹腔,防止腹腔脏器再次被拖拉出来。然后我们合力把尸体翻了个个儿,让它呈俯卧位。
后背因为高度腐败加上经受冷冻和化冻,显得湿漉漉的,腐败气泡随处可见。我们小心地切开背部皮肤,分离了斜方肌和背阔肌,突然发现尸体左侧肩胛到右侧肩胛有一道很明显的红杠。
师父仔细地看了看背部深层肌肉呈现出的这种出血变现,转头对背后的李法医说:“你不是肯定不会有发现吗?”
“这是什么?”我问。
“这是深层肌肉出血,说明死者生前背后有衬垫,前方有压力,挤压形成的。”
“同样也说明不了问题吧?”李法医说。
“你们仔细看,这道出血痕迹非常直,没有弯曲,没有颜色区别,说明衬垫物没有突起。”师父说,“这样的痕迹说明死者是背靠在一个有规则棱边的地方,前方受力,被挤压而形成的。”
“强奸?”李法医说。
“为什么非得是强奸?”师父皱了皱眉头,说,“死者衣着完整,没有强奸的迹象和依据。在前方掐、扼、控制,不也是施压吗?”
“可是死者没有窒息征象啊?”李法医说。
“没有窒息征象说明死者不是被掐死,但是不能表示她没有被掐。”师父在纠正李法医犯的逻辑错误。
李法医耸了耸肩,说:“好吧,就算是被掐了,又能说明什么问题?”
“有规则棱边的物件,比如柜子、床、桌子。”师父接着说,“这都是室内才有的东西。如果在深山老林里,有的只是不规则的石头。说明死者遭受侵害是在室内,而不是室外的尾随抢劫什么的。”
我觉得师父的这个分析很重要,死者在室内被人侵害,说明死者和凶手有着某种关系。但是李法医不以为然,他摇了摇头,表示对这样的分析不感兴趣。
背部解剖完,我们把尸体又翻转过来,用纱布擦掉尸体上黏附的血液。
“死因没搞清楚?”师父一边说,一边用纱布擦掉颅骨缺口部位附近的骨膜。
“没有,脏器都没有损伤,能看到的软组织也没有损伤。舌骨没有骨折,窒息征象也不明显。所以,我们没法推断死因。”李法医说,“不过,这个死因搞不清不是我们的问题,这样条件的尸体,查不出死因也正常。”
师父皱紧了眉头,显然他对李法医的狡辩很反感。他擦了一会儿骨膜,说:“为什么不能是颅脑损伤致死呢?”
“头皮一点儿也不剩了,脑组织也没了,硬脑膜就剩下碎片,碎片我们也看了,没有附着凝血块,我们没说一定不是颅脑损伤死亡,但是也没有依据判断一定是颅脑损伤死亡。”李法医说。
“为什么没依据?”师父指着死者颅骨缺口处的骨折线说,“颅骨有这么大面积的粉碎性骨折,不能导致死亡吗?”
“这个骨折线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吧?”李法医说,“我们认为是野兽咬开了她的颅骨。”
“有的野兽是可能咬开坚硬的人颅骨。”师父说,“但是,这个缺口中心点是在顶部。也就是说着力点在头顶部,头顶部的对应部位是颈子,你说,野兽怎么咬?通常看见的被咬裂的颅骨,野兽的上牙列在颅骨的一侧,如额部、枕部、颞部,下牙列在对应的另一侧,这样才可以上下用力。但是如果一侧牙列在顶部,另一侧牙列该放在什么位置呢?该怎么用力呢?”
这个理论听起来很复杂,不容易表达清楚,所以师父用左手拳头当颅骨,右手当成野兽的嘴,比画着。
看着李法医迷茫的表情,我知道他没听懂。
师父接着指着颅骨缺口周围放射状的骨折线说:“另外,这一部分颅骨缺损,应该是粉碎性骨折以后头皮缺失,导致骨片掉落遗失。这里的粉碎性骨折形态是放射性骨折。如果是上下用力地咬裂,怎么会是放射性骨折?放射性骨折通常见于钝物的直接打击,力向周围传导,才会造成放射性骨折。”
这个理论李法医听懂了,表情显得很尴尬。听师父这么一说,我觉得他们推断头部的骨折是被野兽咬裂的理论很可笑。
“锯开颅骨。”师父下了命令,我赶紧拿起电动开颅锯,避开颅骨的缺损,绕颅一周锯开了尸体的颅骨,把整个天灵盖拿了下来。
师父用放大镜照着被锯开的颅骨断面,说:“这里是刚才锯的,骨小梁之间很干净,是白色的。”接着师父又拿起有一个大缺口的天灵盖,用放大镜照着缺口周围的骨折断面说,“再看看这里的骨折线,有明显的生活反应。所以,这个顶部的缺口是生前被打击形成的骨折,头皮缺损后,碎骨片掉落。”
“您说是颅脑损伤死亡?”李法医的语气已经充满崇敬。
“这个推断应该没问题。”师父说完,李法医在旁边立即刷刷地在尸检笔录上写着。
“尸体损坏、腐败得确实很厉害,我们节约点儿时间吧,你看看胸腔,我看看腹腔。”师父对我说。在旁人看来,师父的这个安排,似乎是对接下来的尸检能发现什么线索不抱多少希望,我却觉得师父是想借机考验一下我。因为我很清楚,既然凶手曾在死者前方对死者施压,那么她的颈部或者胸腔脏器说不定有所发现。
我点点头,拿掉遮盖胸腔的胸骨,在死者的胸腔内仔细地查看。
死者的胸腔脏器并没有任何损伤,整齐地排列在胸腔内。我抬头看了看师父,师父正着手在恶臭、凌乱的腹腔里整理腹腔脏器。只要简单看一眼就知道,县局法医的第一次尸检显然并没有仔细地观察腹腔脏器,因为师父将位于尸体内侧的肠管翻出来的时候,还能看见肠管上粘着树叶。显然这是尸体在被拖出旱沟的时候,内脏被拖出体外而黏附的,第一次尸检并没有把脏器整理清楚、清洗干净。
整体取出了死者的气管,我发现死者的舌骨没有骨折,但是颈部中段的软组织好像有一些出血。我仔细地分离死者的甲状软骨,发现甲状软骨的上角明显有骨折。
“甲状软骨上角骨折。”我淡定地说出所见,李法医尴尬地记录着。
“是吧,凶手是用一只手掐住了死者的颈部,将死者固定在一个有规则棱边的物体上,另一只手用钝器打击了死者的头部。”师父习惯性地开始了现场重建,“这个你们为什么没有发现?”
“掐脖子又不是死因,没什么用吧?”李法医仍在嘟嘟囔囔地狡辩。
“没用?”师父说,“一只手可以将一个成年人固定住,还能全凭一只手的掌力弄断死者的甲状软骨,说明什么?”师父说,“说明凶手相对于死者力量悬殊,应该是青壮年男性,对吧?”
李法医不吱声了。
“另外,腹腔也有很重要的线索。”师父说,“看看剩下的这半个乳房,是右侧乳房的下一半,乳房下面的皮肤上这么明显的痕迹你们没看到?”
我们一起凑过头去看,发现乳房下方的软组织有类似疤痕的东西。
“是疤痕?”我惊喜地问。因为在尸体上发现疤痕、胎记之类的标志性痕迹,有利于下一步尸源的查找。
“不是疤痕吧,不像。”李法医说,“肝脏什么的都被野兽啃食了,基本不剩了,也看不出右侧腹腔少了什么脏器、什么脏器做过手术啊!皮肤软组织腐败成这样,不能断定这颜色加深的痕迹就是疤痕,也可能是腐败程度不同造成的色差。”
“那结合这个看呢?”师父微笑着举起了他右手的止血钳。

内容简介
《尸语者:公安厅从未公开的法医禁忌档案》内容简介:20个挑战心理极限的重口味案发现场、20份公安厅从未公开的法医禁忌档案。残忍、变态,惊悚、刺激、真实、震撼……尸语者,与死者朝夕相处的神秘职业,即将剖开震撼人心的亡灵之声!高速公路上抛下9袋尸块,被割下的膀胱里居然藏有冰碴,2000辆飞驰而过的车里,谁才是真正的凶手?垃圾场里被捆绑的女尸,全身器官都已经蜡化,要如何下手,才能验出她死亡的真相?电话打到一半,话筒里却传来沉闷的挣扎声,潜伏在校园当中的魅影,真的吞噬了那些女孩?资深法医老秦亲自捉刀,首度披露惊悚案发细节,创下悬疑小说从未到达的震撼尺度!荒山残尸、灭门惨案、校园禁地、公路游魂、水上浮骸、天外飞尸……每一案都让你无法入睡!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