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母亲.pdf

我的父亲母亲.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我的父亲母亲》编辑推荐: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多丽丝·莱辛在耄耋之年回望父母,用笔墨为他们编织了一段如意人生:没有一战。父母未相恋,亦未结合。父亲如愿成为一名农场主,在太平富庶中度过了一生。母亲放弃上大学的机会,跑去伦敦当了“给穷人洗屁股”的护士,职场顺遂,后觅得金龟婿,未几成为寡妇,最终重拾年轻时的风采,开创了一番事业。
而在真实的世界里,父亲在一战中失去了一条腿,于伤兵医院结识了做护士的母亲。怀着开创新生活的希望,他们先赴波斯,后又携儿带女到了非洲南部的罗得西亚,在那里度过了生命中的大半时光。没有板球比赛,没有风光的职业生涯,有的只是战后殖民地丛林中的荒蛮窘迫……

媒体推荐
在本书中,莱辛给她的父母送上了一份最非凡的礼物:他们本可以拥有的人生。除却愤怒和不动感情的明晰,还奉上了她作品中不常显露的东西:宽容和慈悲。
——《纽约时报》
莱辛长久以来对于形式及现实与想象的关系的探索的一个高峰,也是她文学生命力的一次证明……通过让读者深切体味自传与虚构、形式与内容的关联,她再次肯定了小说的力量和可能性。
——《华盛顿邮报》
低调而非凡……这本精工雕琢的书是莱辛晚近的引人注目之作。
——《观察家报》
细致入微的观察,充满嘲弄的机智……虚构和回忆的非凡联姻诞下的迷人、惆怅和悲伤之作。
——《书单》
莱辛对于狼狈挫败的真实人生的偏爱一如既往地明显……和她以前的作品一样令人振奋,引人入胜。
——《科克斯书评》

作者简介
作者:(英国)多丽丝•莱辛 译者:匡咏梅

目录
写在前面的话
第一部分阿尔弗莱德和埃米莉:一部虚构的中篇
第二部分阿尔弗莱德和埃米莉:两个人的真实人生

序言
我的父母都很了不起,尽管是以非常不同的方式。他们的共同之处是精力充沛。此外,他们都深受一战之苦。父亲的腿被霰弹片击中,之后只能装上木头假腿,终其一生,他都没能从战争造成的伤痛中复原。六十二岁去世,一个老头儿。死亡证书上填写的死亡原因该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母亲的挚爱,一位医生,溺毙于英吉利海峡。她一直没能走出痛失所爱的阴影。在本书中,我努力设想:假如第一次世界大战没有发生,他们的人生会是何种模样。
写父亲容易。他在科尔切斯特附近的农村长大,从小跟农场主的孩子玩在一起,一辈子就想当个农场主——在埃塞克斯郡,或者诺福克郡。他并无财力在那里买下一家农场,所以,我在本书中让他如愿成了一名英国农场主。他擅长运动,尤其是板球。
四年战争期间,母亲都在当时位于伦敦东区的古老的皇家惠民医院护理伤员。三十二岁那年,她当上了圣乔治医院的护士长。那里在当年是数一数二的大医院,原址上如今是家旅馆。一般来说,女人得过了四十岁才能当上护士长。她做事雷厉风行。我还是个姑娘的时候老爱开玩笑说,假如她留在英国,准能去管理妇女机构,或者像弗洛伦斯·南丁格尔一样,成为改组医院的鼓动者。在音乐方面,她也很有天赋。
那场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终结所有战争的战争,强占了我的童年时光。对于那些发生在战壕中的事情,我犹如亲眼所见。直到今天,我依然在尽力逃脱那可怕的遗赠,努力获得自由。
此时此刻,在书写他们、设想他们没有遭遇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如果能遇到当年的阿尔弗莱德·泰勒和埃米莉·麦克维,我希望,他们能够认同我给予他们的人生。

文摘
版权页:

我的父亲母亲

一楼会客室的折叠门再次打开,展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间宽敞雅致的房间——埃米莉和威廉曾经举办音乐晚会的地方。三角钢琴太显眼,已经被推到了一边;竖琴和乐谱架同样如此。几个花瓶里插着养眼的黄水仙,原因是埃米莉比较排斥强调葬礼气氛的白花。她一袭黑衣,大翻领却是白色的。临时雇来帮忙的女招待身着黑衣,饰有褶边的小围裙却是白色的。老实说,这情形不像是在服丧,倒更像是在过节。埃米莉料到会遭人骂,果不其然,威廉的姐姐,一身素黑的杰西卡,马上就发话了。
“我亲爱的埃米莉,”杰西卡说,“你看起来可真精神啊。”
如果埃米莉洒几滴眼泪,什么痕迹都能掩盖过去。但她只是张罗着请来宾随便享用摆在周围的餐点。塞德里克来迟了,但一出场就让人眼前一亮。这个年轻的小伙子一副时下流行的军人装扮,朝埃米莉一本正经地使了个眼色。他看上去兴高采烈谈不上,倒真是挺精神的。
“既然碰到一块了,”杰西卡说,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又拿起一块水果蛋糕,“我希望我们可以好好谈谈。”
“哦?谈什么?”埃米莉问。她并没有回应塞德里克的眼色——还没有默契到那种程度——只是笑了笑。
屋子里大概有三十个人吧,有些人埃米莉在自己的婚礼后再也没有见到过。她认不出来谁是谁。
“那我可就直说了,”杰西卡掸了掸黑色衣褶上的蛋糕屑,“可以开始了吗?”
“请直言无妨,”埃米莉说,“我很好奇呢。”
空气中充满了塞德里克先前警告过的“阴谋”气氛。

内容简介
《我的父亲母亲》乃是多丽丝·莱辛最好的小说,为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多丽丝•莱辛封笔之作。多丽丝•莱辛经历过20世纪的80年,又经历了21世纪的十多年,在经历了人世间几乎所有的艰难和荣耀之后,对人世的看法自然比常人要深邃得多。
在《我的父亲母亲》一作中,多丽丝•莱辛用笔墨为父母编织了一个如意人生:在其中,没有一战,父母未结合,我不存在。以对抗现实的无奈与悲凉。
稳妥顺遂中的隐隐失落,真实残酷中的点滴幸福,孰优,孰劣?命运的巨手覆下,比较和选择是否仍有意义?
生命中的任何一个小小的分杈,便可能带来一种完全不同的人生,故事在一位九旬老人的笔下,则显得更家高远而沧桑。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