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上多白云.pdf

岭上多白云.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岭上多白云(南山如济的茶隐生活)》既有平实生活的写照,又有类似心灵感悟的慨叹,同时包含了诸多典籍故事、诗词歌赋、佛家公案,另配有作者的山居生活图片以及作者自创的诗歌,既清幽雅致又庄严有味,平淡之中蕴含高雅。

名人推荐
“过清贫生活,重建人格尊严”,值得一读的一位修道者的山居人生体悟。
——楼宇烈(文化学者、北京大学教授)
悦读如济先生的新作《岭上多白云》,无法不为那娓娓道来的茶桌闲语式的文字所触动,并深觉醍醐灌顶、眼前一亮,无法轻易远离书中那份来自山林清居的淡泊宁静。然而当我最终放下书、返至家中,发觉其实那山野与云朵竟早已与我一路随行。如此,若想山林之云飘于你的家园,请别轻易错过这本佳作。
——比尔·波特(美国著名汉学家)
如济先生倡导“过清贫生活,重建人格尊严”,是要找回人性的博大,这源自大自然的浩瀚无垠和宽宏大量。一间茅棚,一畦青菜,一缕清风,一轮明月,你几乎就已拥有了大自然的博大与富足,何求他哉!
——肖锋(《新周刊》杂志总主笔)
流淌的笔端,听雨、临风、赏月、对花,常人伤感的境遇,成为滋润心田的良辰美景;鲜活的文字,草庐、担水、劈柴、烹茶,淡泊简约的生活,自成潇洒自得的豁达风流。范增平(台湾中华茶文化学会理事长):大学生时,常以“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自勉。读如济兄《岭上多白云》,豁然开朗。此时此刻,面对纷繁浮躁之社会,此书是一股清流。中华文化之本质,尚谦让,行中庸,薄名利,鄙财富,我等俗世中求不得,于如济书中,得些满足和安慰。
——余悦(江西省社科院首席研究员、民俗与文化遗产学会会长)

媒体推荐
“过清贫生活,重建人格尊严”,值得一读的一位修道者的山居人生体悟。
——楼宇烈(文化学者、北京大学教授)
悦读如济先生的新作《岭上多白云》,无法不为那娓娓道来的茶桌闲语式的文字所触动,并深觉醍醐灌顶、眼前一亮,无法轻易远离书中那份来自山林清居的淡泊宁静。然而当我最终放下书、返至家中,发觉其实那山野与云朵竟早已与我一路随行。如此,若想山林之云飘于你的家园,请别轻易错过这本佳作。
——比尔·波特(美国著名汉学家)
如济先生倡导“过清贫生活,重建人格尊严”,是要找回人性的博大,这源自大自然的浩瀚无垠和宽宏大量。一间茅棚,一畦青菜,一缕清风,一轮明月,你几乎就已拥有了大自然的博大与富足,何求他哉!
——肖锋(《新周刊》杂志总主笔)
流淌的笔端,听雨、临风、赏月、对花,常人伤感的境遇,成为滋润心田的良辰美景;鲜活的文字,草庐、担水、劈柴、烹茶,淡泊简约的生活,自成潇洒自得的豁达风流。
范增平(台湾中华茶文化学会理事长):大学生时,常以“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自勉。读如济兄《岭上多白云》,豁然开朗。此时此刻,面对纷繁浮躁之社会,此书是一股清流。中华文化之本质,尚谦让,行中庸,薄名利,鄙财富,我等俗世中求不得,于如济书中,得些满足和安慰。
——余悦(江西省社科院首席研究员、民俗与文化遗产学会会长)

作者简介
南山如济,名马嘉善,字守仁,别署冷香斋主人、如济居士、煎茶翁等。现任中华茶道文化研究会会长、“中华煎茶道—南山流”宗主。平生无他好,唯嗜茶、书而已。读书之余,坐而瀹茗;煎水之暇,起而读书。以为人生乐事,不过如此。曾有诗偈曰:人生有真味,趺坐瀹茶汤,亦日常生活之写照也。

目录
我的南山亭
山中草庐
南山亭
茅棚
住山
闭关
清净
终南茅棚
广福茅棚
惭愧
担水
劈柴
烧火
山居茶事
煎茶
煮茶
饮茶
普茶
瓦罐茶
吃茶一斗
独饮得趣
杏花入茶
荷香入瓯
修心怡情
听琴
围棋
笔墨
听雨
烹雪
敲冰
临风
赏月
茶禅一味
山泉
石灶
山厨
锅碗瓢盆
禅堂
茶鼓
山门
木桥
莲池
千竹庵
南山如济诗词选录
后话

序言
隐士文化在三千多年前就萌生了。在道家学派的《易》中,就以赞扬的口吻说隐士是一群“不事王侯,高尚其事”的人。“高尚其事”就是不关心世事,也不去管国家有什么政令,只满足于在清静的环境中自我耕作,自由生活。古史传说中的巢父、许由;商末时的伯夷、叔齐;到后来魏晋时的刘伶、阮籍等“竹林七贤”、陶渊明等就是出于不同动机而成为了隐士的人。三国诸葛亮的“宁静致远,淡泊明志”的隐逸思想,影响着世代的文人士子。这句话也被今天许多人写成条幅挂在家里。就在你手上的这本书中,作者写了一群在终南山里独自守卫着自己的精神家园,恪守着(哪怕是有时间性的)漠视物质享受、追求内心安宁的民族人文传统的人。
儒、道、佛、隐都有真假之别。我只是想说今天的终南山中,还存在着隐士生活的追求者,他们吸引着许多中外人士的目光。这些在大山茅棚里居住的人的思想、知识及思考范围已远远地超过了古人,我们不必去辨别他们是大隐还是小隐,真隐还是假隐,只要他们存在,就是一个值得思考研究的社会问题。
作者马嘉善有许多别号,南山如济只是其中之一。他酷爱古诗与茶,在国内外有许多的朋友。六年前,他来浙江湖州,要我带他去瞻仰茶圣陆羽墓。驱车来到妙西镇侧的杼山上,我向他说明陆羽墓早已堙没,这只是当地百姓自筹自建并每年按时祭祀的一个纪念性的地方。嘉善先生穿着中式服装,虔诚地献了茶并叩头祭拜,然后坐在石头上拿出他随身带着的竹箫吹奏起来。我静坐在远处,看头顶上翠竹蔽空,阳光稀疏地洒在身上,耳畔的竹箫声随着轻风在这杳无一人的山里悠悠回旋。以前,我曾陪伴过无数的中外茶人来到此地瞻仰,但像他这样的还是第一位。此后,我们多次在不同的国际会议上见面,他依然简朴、认真、虔诚地组织海内外茶人一起品茶、联诗、座谈,并拿出他的竹箫吹出我们听不懂却可意会的曲子。现在,他给我发来了《岭上多白云》的文稿请我写序,我的心一下子凝重起来,我写些什么呢?
我看完了十万字的书稿,因为我没到过终南山,就想象着山的凝重大气与茅棚的简约矮小。再读或优美或深邃的文字,读佛与禅茶的典故,任由思绪翩然升起落下于纸于心,仿佛我也推开了斑驳的木门,听到了火的哔剥,感受到了瓦罐中水的翻腾与在鼻翼边闪过的茶香,而心中忐忑的却是不知他给我的是粗茶碗还是细茶盏。如果他搬出整套细瓷茶具,不管他泡的茶是凤凰单枞、武夷水仙还是云南普洱,那我会掉头就走。因为我是进入山野茅棚不是到富丽的轩殿。我觉得我进入他的山居也是进入我内心的一种渴望。岭上白云,屋里茶香,我要的是一分短暂自由与自在。
终南山依旧,只是换了人间。住在茅屋里的是现代的隐士。至少他们从手机里可以知道妻子的召唤,可以向千里之外的茶友发一首诗,奉一盏茶。从这本书中我们可以详细地看到南山如济有能力营建他的茅屋与茶亭。怕人来偷盗,故意把新买的的铝锅敲上几处凹痕;在烟熏火燎成黑色的茶缸里泡出的却是价格不菲或是稀有的名茶,然而这都是些所谓的皮相。如果细看这本书,就可以知道,南山如济这位现代的隐士同样有着与两千年前终南隐士一样的清澈无尘的内心。只是,他还多了一份责任,就是通过文字让我们了解现代社会中还有着一种传统的隐士文化、隐士实践,了解他们详尽的佛、禅、茶事生活与思想。
这本书通过茶的媒介展现、传播饶有趣味的庄子、孔子、释迦牟尼思想,也通情达理地用茶禅一味启悟人们。仿佛在他的千竹庵里,汇集了古今哲人、茶人在讨论着人生的种种课题。茶喝干了再倒,水罐里始终都有嘟嘟的水声和一缕缕茶香。那茶香,牵缀起时空,让我们忽远忽近地温习着一段久失的气息,让这充满浮躁和缺失信仰与道德的空间有暂歇的清空。
南山如济是位有情趣的人。他法喜充盈的眼里看到的大都是事物美好的一面,他向佛座烧香、诵经、耕锄,更不忘在桌上摆几枝山花枯藤;他抻纸书画,或让低回的洞箫来表达内心的波澜。我始终认为,人生不由己,死是共同的终点,当中或长或短的一段活着的时间,都是在享受一个情字。有情有爱,旅途才有风景,人生才有滋味。佛要普度众生,如果不以情为基础,怎会有慈悲二字?菩是觉悟,萨指情爱,觉悟了的对众生的情爱是大家乐于接受的。隐士文化在时光的流逝中又似潜流突然冒出地面,的确是社会的一个折射亮点。
巍巍终南山经历了亿万年的沧桑,泾河的清澈和渭水的浑浊纠缠着在大地上流淌。那山沟里的茅棚以纤弱的身躯积蓄着能量,悠悠的白云见证着一群人用智慧在寻求理想。佛的缘起因果学说验证着历史的发展,这本内涵丰富又有茶香禅意的书,给了我们丰富的营养。

后记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寄君。”这是南朝隐士陶弘景对齐高帝萧道成劝谏他弃隐出仕的书信的答诗。其诗简洁淡泊,浑然天成,有行云流水之妙。
隐士及隐逸传统,是中国古老而独特的文化现象之一。作为中国儒道文化源头的经典《易经》,其六十四卦中专门有一卦曰“逐”(通“遁”)卦。遁者,退避、隐遁也。其卦象为天下有山,意为当时局不利、小人得志时,君子可以到山中隐居,修身养性,以期将来更好地用世、服务社会。因为君子采取了退避的策略,不与小人结仇,无需造恶业而保持了人格尊严,同时又以其高洁的操守、高深的道德修证,而对天下产生着深远的精神影响,故彖辞曰:“遁之时义大矣哉!”
历代纪录隐士事迹的书也有一些,比如《高士传》《隐逸传》等。2002年,美国汉学家比尔·波特的《空谷幽兰》一书,将隐士与隐逸传统重新带入了当代中国人的视野。现代工业文明对农业文明的吞噬,以及商业社会一切向钱看的价值取向,给当代中国人造成了沉重的精神负担和心灵伤害,而人们作为渺小的个体,只能被滚滚的时代大潮裹挟而去而无力反抗、无处逃避,于是《空谷幽兰》出人意料地成为一本非小说类的畅销书,书中所描写的终南山和山中的修道人,也成为读者心目中的一方净土,以及某种意义上的精神家园。
《空谷幽兰》之后,有西安人日张剑峰者,弃职入终南山寻访隐±,时间长达三年,写成了《寻访终南》一书,并在此后创办了《问道》杂志,以弘扬传统文化为己任,迄今已有数年,影响日益扩大。
《岭上多白云》,则是被称为“终南名士”的当代隐士南山如济先生的散文集。据说如济先生在世间有很好的工作,但因有“林泉膏肓之疾”,遂弃官隐居,被张剑峰先生称为“当代陶渊明”。在本书中,如济先生与我们分享了他在终南山的两座茅棚“如济居”和“千竹庵”的日常生活场景,其中自然不乏风雅之事:对清风明月饮茶,以杏花蓓蕾入茶,以荷花瓣盛茶,听潇潇春雨,弹琴吹箫,泼墨挥亳,烹雪敲冰,临风赏月,歌咏长啸……得尽人间清趣。
不过在文士清雅之外,如济先生的笔下还有朴实的一面,他没有回避山居生活的清苦和简陋:“几间歪歪斜斜的茅草房,几个节衣缩食的住山人,一屋子呛人的烟火气……”,挑水劈柴,烧火煨炕,种菜做饭,日常生活的一切,都得自己动手料理。如果没有乡村生活的功底,光这一点,就足以让很多想隐居的人的美好梦想化为泡影……更不要说,有时还有点儿小小的烦恼:山居只能用与山民一样简陋的东西,否则你不在家的时候,茅棚就有可能被梁上君子光顾,稍好一点儿的东西,会被一扫而空。在这一点上,如济先生很旷达,他把自己丢的东西当成布施给对方了,反正对方偷走了也是要用的。他学会把山民遗弃的盆盆罐罐略加修整而成为山居茶器,并从中得到了茶道的节俭和朴拙之趣。
如果上面所说的两点你都能承受,那么还有山居生活的孤独和寂寞需要你面对。在文人雅行之外,如济先生还读经、坐禅、经行、念佛,归心净土,一意求生极乐世界。这是山居的正道,也是山居的根基。弘一大师说,人的追求始而文学,继而艺术,再而哲学,终而宗教。如果不以修道为目标和生活内容,并且从中汲取营养,从而得到真实的喜悦和乐趣的话,那么山居生活对于大部分人来说,终将难以为继因为他们无以安心,势将落入枯寂和无记空之中。
在现实生活中,能像如济先生那样,有条件隐居于终南山的,毕竟是少数人,对我等大部分凡夫俗子来说,只能是望而叹羡了。不过,只要我们有足够的坚持和觉照力,也可以在滚滚红尘当中隐居,那就是,笔者在多年前的一篇文章中所提到的理念:“家是寺庙,心是道场,生活是大禅师”,如果能在此中时时砥砺,终有一天能见到我们生命深处最重要的那位隐士一自性。如能见到自性,则辐所居处,皆是终南了。
——《空谷幽兰》翻译者明洁居士

文摘
版权页:

岭上多白云

物质上的富足不是说我们拥有多少住房、多少财产,而是说足够基本生活所需。
过清贫生活,首先要有清贫之心。清贫之心即是无欲、无求、无执著、无挂碍的清净平等之心。
山河大地是富足的,养育着芸芸万物。它们虽然养育了芸芸万物,却不曾拥有,也不曾抛弃,这就是天地之德。
我们应该效法天地之德,过清贫生活,将自己的心量扩大。
老子《道德经》里说:“有容乃大”。佛经中也说:“心包太虚,量周沙界”。只有心量扩大了,才能包容万物,化导群生,智慧发露,功德圆满,这是真正的富足。真正的富足不只是拥有财富,更是要开放心地。
心地贪鄙的人永远是贫穷的。纵然他拥有千栋房子、万贯家私,依然贫穷如乞儿。他只是负责临时看守这些财富而已。
要开放心地,就要懂得布施。使自己从物质牢狱解脱的同时,精神也得到解脱。心地坦然,长养道德资粮。
其实说到过清贫日子,我个人是很惭愧的,因为我拥有的物质太过丰富。似乎每一件东西都倾注着自己的情感和精力,所以舍不得放下,这是心地还没有真正开放的表象。
清贫生活所需甚少,有屋避风雨,有碗吃饭,有杯饮水即可,其他都是奢侈品。
日本卖茶翁临终将自己使用过的器具分送给寺庙和随行弟子,大概也是此意吧。
过清贫生活,应该从减少拥有开始。
“一心清净”外,更重要的是要在事项上躬行。否则只是口头上的事情,与真正的修行、了生死毫不相干。古德所说的“历事练心、知行合一”,绝非虚语。
要达到“一心清净”的境地,就应该切实从心地、行证上下功夫,哪怕起点很低,也不要紧,因为功夫就是这样从低到高、日积月累而成的,不可能一蹴而就,更不可能凭空而起,是实实在在的事情。
现在这个时代,大家所谈论的都很高阔,而于实际行持往往懈怠。人人都在谈禅论道,说得头头是道,谈得句句是禅,但其所思所想所行所示现的,无非名闻利养,谈禅论道只是装点门面而已。
归根结底,结合我们目前的生存环境,或者可以从开篇所提倡的“过清贫生活,重建人格尊严”入手,渐渐到达清净无染的智慧境界。
终南茅棚
终南何有?有纪有堂。君子至止,缁衣素裳。
这原是《诗经·秦风·终南》里的诗句,是说终南山风光的,我稍稍改动了其中几个字,作为自己隐居终南山的真实写照。
我住的是山民遗留下来的房子,蓬窗木柱,片瓦坯墙,简朴宽敞,冬暖夏凉,虽然简陋,却很实用。稍稍修葺后,就可以入住了。这就是一直说的“终南茅棚”了。
茅棚只是一个处所,一个可以息心、断缘、修持佛法的处所。

内容简介
《岭上多白云(南山如济的茶隐生活)》由多篇散文连缀而成,讲述了南山如济在终南山茶隐时的衣食住行等平淡事以及饮茶、吹箫、作画等雅事,展现了普通人很少能接触、体验到的住山生活。书分为山中草庐、山居茶事、修心怡情、茶禅一味四个大的部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