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词笺注.pdf

纳兰词笺注.pdf
 

书籍描述

作者简介
(清)纳兰性德 (1655.12~1685.5),诗人。原名成德,以避废太子嫌名而改性德,字容若,号楞枷山人。满洲正黄旗人。太傅明珠长子。康熙十二年举人,十五年进士,官至一等侍卫。著有《通志堂诗集》五卷、《文集》五卷、《渌水亭杂识》四卷;《侧帽词》、《饮水词》共五卷,总称《纳兰词》。又有《全唐诗选》、《词韵正略》,又与顾贞观合辑《今词初集》。

目录
修订本序言
前 言
纳兰词笺注卷一
忆江南(昏鸦尽)
菩萨蛮(窗前桃蕊妖如倦)
又(新寒中酒敲窗雨)
又(萧萧几叶风兼雨)
又(催花未歇花奴鼓)
又(春云吹散湘帘雨)
又(隔花才歇廉纤雨)
又(乌丝画作回纹纸)
又(阑风伏雨催寒食)
又(晶帘一片伤心白)
又(梦回酒醒三通鼓)
昭君怨(深禁好春谁惜)
临江仙(长记碧纱窗外语)
又(点滴芭蕉心欲碎)
又(昨夜个人曾有约)
虞美人(绿阴帘外梧桐影)
又(春情只到梨花薄)
又(曲阑深处重相见)
又(彩云易向秋空散)
又(银床淅沥青梧老)
又(愁痕满地无人省)
鬓云松令(枕函香)
醉桃源(斜风细雨正霏霏)
转应曲(明月)
鹊桥仙(乞巧楼空)
又(梦来双倚)
又(倦收缃帙)
青衫湿遍(青衫湿遍)
青衫湿(近来无限伤心事)
百字令(人生能几)
沁园春(梦冷蘅芜)
又(瞬息浮生)
东风齐著力(电急流光)
于中好(尘满疏帘素带飘)
南乡子(泪咽却无声)
又(烟暖雨初收)
又(飞絮晚悠飏)
又(鸳瓦已新霜)
踏莎行(春水鸭头)
又(月华如水)
踏莎美人(拾翠归迟)
红窗月(燕归花谢)
南歌子(翠袖凝寒薄)
天仙子(梦里蘼芜青一剪)
又(好在软绡红泪积)
又(月落城乌啼未了)
金缕曲(此恨何时已)

蝶恋花(辛苦最怜天上月)
又(眼底风光留不住)
又(又到绿杨曾折处)
又(萧瑟兰成看老去)
又(露下庭柯蝉响歇)
寻芳草(客夜怎生过)
秋千索(锦帏初卷蝉云绕)
又(药阑携手销魂侣)
又(游丝断续东风弱)
茶瓶儿(杨花糁径樱桃落)
好事近(帘外五更风)
又(何路向家园)
山花子(林下荒苔道韫家)
又(昨夜浓香分外宜)
又(风絮飘残已化萍)
又(欲话心情梦已阑)
又(小立红桥柳半垂)
清平乐(凄凄切切)
又(青陵蝶梦)
又(风鬟雨鬓)
又(画屏无睡)
满宫花(盼天涯)
唐多令(丝雨织红茵)
秋水(谁道破愁须仗酒)
如梦令(正是辘轳金井)
又(黄叶青苔归路)
又(纤月黄昏庭院)
采桑子(彤霞久绝飞琼字)
又(谁翻乐府凄凉曲)
又(冷香萦遍红桥梦)
又(桃花羞作无情死)
又(海天谁放冰轮满)
又(拨灯书尽红笺也)
又(凉生露气湘弦润)
又(土花曾染湘娥黛)
又(白衣裳凭朱阑立)
又(谢家庭院残更立)
又(而今才道当时错)
四和香(麦浪翻晴风飐柳)
画堂春(一生一代一双人)
河渎神(凉月转雕阑)
又(风紧雁行高)
落花时(夕阳谁唤下楼梯)
眼儿媚(重见星娥碧海查)
又(手写香台金字经)
又(独倚春寒掩夕扉)
河传(春残)
遐方怨(欹角枕)
浣溪沙(消息谁传到拒霜)
又(雨歇梧桐泪乍收)

又(欲问江梅瘦几分)
又(泪浥红笺第几行)
又(睡起惺忪强自支)
又(脂粉塘空遍绿苔)
又(记绾长条欲别难)
又(五字诗中目乍成)
又(谁念西风独自凉)
又(十八年来堕世间)
又(莲漏三声烛半条)
又(凤髻抛残秋草生)
又(肠断班骓去未还)
又(容易香浓近画屏)
又(旋拂轻容写洛神)
又(十二红帘窣地深)
又(一半残阳下小楼)
又(锦样年华水样流)
又(肯把离情容易看)
摊破浣溪沙(一霎灯前醉不醒)
相见欢(落花如梦凄迷)
减字木兰花(烛花摇影)
又(相逢不语)
又(断魂无据)
又(花丛冷眼)
少年游(算来好景只如斯)
诉衷情(冷落绣衾谁与伴)
木兰花令(人生若只如初见)
谒金门(风丝袅)
浪淘沙(紫玉拨寒灰)
又(夜雨做成秋)
又(红影湿幽窗)
又(眉谱待全删)
又(双燕又飞还)
又(清镜上朝云)
南楼令(金液镇心惊)
生查子(惆帐彩云飞)
又(东风不解愁)
鹧鸪天(背立盈盈故作羞)
玉连环影(何处几叶萧萧雨)
又(才睡。愁压衾花碎)
荷叶杯(帘卷落花如雪)
又(知己一人谁是)
望江南(挑灯坐)
忆江南(心灰尽)
又(春去也)

序言
提到纳兰词,人们首先会想到的是他的爱情词。的确,爱情词可以说是纳兰词最具特色,最能代表其个性的作品。这些作品不光占有纳兰词三分之一多的篇幅,而且是其全部词中的精华,是诗人呕其心血,掬其眼泪,和墨铸成的珍品。前人说纳兰词“哀感顽艳”,用这四字作为他的爱情词的总评,应该说还是允当的。 本书为“中国古典文学丛书”之一,繁体竖排,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发行。

内容简介
《纳兰词笺注》为“中国古典文学丛书”之一,繁体竖排,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发行。提到纳兰词,人们首先会想到的是他的爱情词。的确,爱情词可以说是纳兰词最具特色,最能代表其个性的作品。这些作品不光占有纳兰词三分之一多的篇幅,而且是其全部词中的精华,是诗人呕其心血,掬其眼泪,和墨铸成的珍品。前人说纳兰词“哀感顽艳”,用这四字作为他的爱情词的总评,应该说还是允当的。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