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自选集.pdf

莫言自选集.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莫言自选集》编辑推荐:2012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作品集。涵盖短篇小说、中篇小说、散文、长篇小说等,一本书读懂莫言。莫言文学创作各阶段代表作精选,《透明的红萝卜》等中短篇小说、散文精品15篇,长篇小说《丰乳肥臀》无删节全书奉献。
伟大的坚定的写作者:
一个写作者,必须坚持人格的独立性、语言的革命性,素材的挑战性、与潮流和风尚保持足够的距离。
好的作家,大概像一个语言的炼金术士,他攫取语言中的一切粗矿,与自己的语言气质相结合,加以锻炼,然后形成独特的文体。
我母亲从小就教育我少说话,我也改名“莫言”以自警,但总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得罪了许多人……实际上,嘴巴上占上风,是愚蠢的,文学的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非要强迫着别人接受自己的观点,那是不可能的。
我钦佩像左拉那种敢于发出“我抗议”这种慷慨激昂声音的作家,但我同样也崇敬像普鲁斯特那样在自己封闭在小屋子里、沉溺在对往昔生活的缠绵回忆中的作家。至于我自己,并不缺乏路见不平挺身而出的勇气,但用文学的方式发言可能更符合我的性格。

名人推荐
莫言是人民的文学家,一个中国土地里长出来的人民文学家……让全世界的人从此看到的不只是政治,而是中国人内在诚恳的心灵。
莫言的想象力,既泥土又狂野,既荒诞又现实。
——龙应台
莫言的长篇小说《丰乳肥臀》,这是一部严肃的、诚挚的、富有象征意义的作品,对中国的百年历史具有很高的概括性。这是莫言小说的突破,也是对中国当代文学的一次突破。书名不等于作品。但是也无伤大雅。‘丰乳’、‘肥臀’不应引起惊愕。
——汪曾祺
《透明的红萝卜》《白狗秋千架》们,何等的清丽而感伤,那是诗和梦的扭结。
——雷达
这是男人的书写,力量,震撼。这是人性的书写,苦难,龌龊,不屈。这是英雄的舞台,广袤天地中的生存故事,世间百态。
和凸凹文比起来,更深刻,更3D,更具镌刻力。
血腥力量的背后,有似水柔情。景美,人俊。
描写柔中刚,静中闹,真实中神秘,犹如身临其境。文一气呵成,让人手不释卷。
——读者
还是莫言!!笔力老辣!!!
——卓越读者

媒体推荐
莫言的写作一直是当代中国的重要象征之一。他通透的感觉、奇异的想象力、旺盛的刨造精神、汪洋恣意的语言天才,以及他对叙事探索的持久热情,使他的小说成了当代文学变革旅程中的醒目界碑。
——华语传媒文学奖授奖词
奠言的作品植根于古老深厚的文明,具有无限丰富而又科学严密的想象空间,其写作思维新颖独特,以激烈澎湃和柔情似水的语言,展现了中国这一广阔的文化熔炉在近现代史上经历的悲剧、战争,反映了一个时代充满爱、痛和团结的生活。
——意大利诺文学奖授奖词
莫言不但小说技巧高超,而虽向中国同胞及世界各地的人展露了中国农村腹地的完整生活面貌,成就出众。再加上他小说中令人难忘的人物、人物那些虽痛苦但发入深省的经历、作品的非凡感染力,还有最重要的是,他那刚正不阿的作家风范和说出真相的勇气。
——香港公开大学荣誉博士赞词
莫言将现实和幻想、历史和社会角度结合在一起。他创作中通过混合幻想和现实,历史和社会的角度,莫言创造了一个世界,其复杂性令人联想起福克纳和马尔克斯作品的融合,同时又在中国传统文学和口头文学中寻找到一个出发点。除了他的长篇,莫言还发表了许多短篇故事和不同主题的文章,因为社会批判性,在他的国土(莫言)是一个最重要的当代作家。
——21012年诺贝尔文学奖授奖词

作者简介
莫言,2011年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获得者,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山东高密人,1955年出生于一个人口众多的农民家庭,小学五年级辍学回家务农。十八岁时,到县棉花加工厂做工。
1976年2月应征入伍。在部队历任战士、班长、教员、干事、创作员等职。
1997年转业到报社工作。2007年10月调到中国艺术研究院工作。先后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1984~1986)和北京师范大学鲁迅文学院研究生班(1989~1991),获文艺学硕士学位。
1981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长篇小说《红高梁家族》《天堂蒜墓之歌》《十三步》《酒国》《丰乳肥臀》《檀香刑》《四十一炮》《生死疲劳》等十部,中篇小说《透明的红萝卜》《欢乐》《怀抱鲜花的女人》《爆炸》《师父越来越幽默》等二十余篇,短篇小说《白狗秋千架》《枯河》《拇指铐》《冰雪美人》等八十余篇。还创作了《红高粱》《霸王别姬》《我们的荆轲》等话剧、电影文学剧本。多部作品被翻译成多种外文。

目录
长篇小说
《丰乳肥臀》主要人物表
丰乳肥臀
第一卷
第二卷
第三卷
第四卷
第五卷
第六卷
第七卷
卷外卷:拾遗补阙
短篇小说
白狗秋千架
草鞋窨子
大风
姑妈的宝刀
断手
中篇小说
三十年前的一次长跑比赛
怀抱鲜花的女人
藏宝图

透明的红萝卜
散文
草木虫鱼
厨房里的看客
狗文三篇
会唱歌的墙
捍卫长篇小说的尊严

序言
土行孙和安泰给我的启示(代序)
——在中、韩作家大会上的发言
在我还是一个儿童时,就听老人们讲述过土行孙的故事。他是中国神魔小说《封神演义》中的一个身怀“土遁”绝技的豪杰,能够在地下快速潜行。因为这绝技,他立下了许多功劳。他也多次被敌人擒获,但只要让他的身体接触到土地,就会像鱼儿游进大海一样消逝得无影无踪。长大后我自己从书上看到过希腊神话中那位巨人安泰的故事。他的父亲是海神,母亲是地神。他的力量来自大地母亲,只要不离开大地,他的力量就无穷无尽,但如果离开了土地,他就软弱无力,不堪一击。
我总感到这两个人物之间有一种神秘的联系,总感到这两个人物与我所从事的文学活动有某种联系。我们习惯于把人民比做母亲,也习惯于把大地比做母亲。而人民土地母亲,对于一个文学工作者来说,就是我们置身其中的丰富多彩的生活。
生活是文学艺术的永不枯竭的源泉,无论是什么样子的天才,无论他具有多么丰富的想象力,脱离了生活,脱离了与人民大众休戚与共、生死相依的关系,就失去了力量的源泉,要想写出能够深刻反映时代本质的作品,几乎是不可能的。始终与最广大的民众站在一起,时刻不忘记自己是民众的一员,永远把民众的疾苦当成自己的疾苦,就像土行孙和安泰时刻不离开大地一样,我们才能获得蓬勃的创作动力,才能写出感动人心的作品。
我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开始文学创作,至今二十多年来,一直保持着对人民大众日常生活的关注,一直把自己个人的痛苦和人民大众的痛苦联系在一起,一直保持着“土包子”的本色,尽管难免遭受聪明人的讥讽,但我以此为荣。我的已经被翻译成韩文的《透明的红萝卜》、《红高粱家族》、《天堂蒜薹之歌》、《食草家族》、《酒国》、《丰乳肥臀》、《檀香刑》等作品,都是我所生活的时代的反映。有些篇章尽管描述的是历史生活,但其中贯注着的也是一个生活在当代的作家的强烈情感,因此也就具有了反映现实生活的当代性。其中的大部分作品,都是在写自己最熟悉的生活,在宣泄自己的情感,但由于个人的痛苦和大多数人民的痛苦幸运地取得了某种程度的一致,因此,即便是从自我出发的创作,也就具有了一定程度的普遍性,获得了某种程度的人民性。
我坦率地承认,在我年轻气盛时,也曾一度怀疑过“生活决定艺术”这一基本常识,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创作经验的增加,我体会到,即便那些自以为凭空想象的创作,其实也还是生活的反映,也还是建立在自我经验基础上的产物。
近年来,我渐渐地感受到一种创作的危机,这危机并不是个人才华的衰退,而是对生活的疏远和陌生。我相信这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也是许多作家同行们的问题。当你因为写作获得了高官厚禄,当你因为写作住进了豪宅华屋,当你因为写作拥有了香车宝马,当你因为写作被鲜花和掌声所包围,你就如同离开了大地的土行孙和安泰,失去了力量的源泉。你也许可能不服气,口头上还振振有辞,自以为还力大无穷,但事实上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随着一个作家的作品数量的日渐增加和名声的逐步累积,不仅仅使他在物质生活上和广大民众拉开了距离,更可怕的是使他与人民大众的感情拉开了距离。他的目光已经被更荣耀的头衔、更昂贵的名牌、更多的财富、更舒适的生活所吸引。他的精神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平庸懒惰。他已经感受不到锐利的痛楚和强烈的爱憎,他已经丧失了爱与恨的能力。他已经堕落成为一个所谓的“中产阶级”。他不放过一切机会炫耀自己的成功和财富,把财富等同于伟大,把小聪明等同于大智慧。他追求所谓的高雅趣味,在奢侈虚荣的消费过程中沾沾自喜。他热衷于搜集和传播花边新闻和奇闻逸事,沉溺在垃圾信息里并津津乐道。这样的精神状态下的写作,尽管可以保持着吓人的高调,依然可以赢得喝彩,但实际上已经是没有真情介入的文学游戏。这样的结局,当然是一个作家的最大的悲哀。避免这种结局的方法,当然可以像晚年的托尔斯泰那样离家出走,当然可以像法国画家高更那样抛弃一切远避到南太平洋群岛上去和土著居民生活在一起,但如果做不到这样决绝,那也起码应该尽可能地与下层人民保持联系,最起码地要在思想上保持着警惕,不要忘记自己的卑贱出身,不要扮演上等人,不要嘲笑比你不幸的人,对你得到的一切应该心怀感激和愧疚,不要把自己想象得比所有人都聪明,不要把所有的人都当成你讥讽的对象,你要用大热情关注大世界,你要把心用在对人类的痛苦的同情和关注上,总之,你不要把别人想象得那样坏,而把自己想象得那样好。
是的,我们所处的时代人欲横流、矛盾纷纭,但过去的时代其实也是这样。一百多年前,狄更斯就在他的名作《双城记》的开篇写道:“这是最好的时候,也是最坏的时候;这是智慧的年代,也是愚蠢的年代;这是信仰的时期,也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也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也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种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也在直下地狱。
“面对着这样的时代,一个作家应该保持冷静的心态,透过过剩的媒体制造的信息垃圾,透过浮躁的社会泡沫,去体验观察浸透了人类情感的朴实生活。只有朴实的、平凡人民的平凡生活才是生活的主流,在这样的生活中,默默涌动着真正的情感、真正的创造性和真正的人的精神,而这样的生活,才是文学艺术的真正的资源。
作家当然可以也必须在自己的创作中大胆地创新,大胆地运用种种艺术手段来处理生活,大胆地充当传统现实主义的叛徒,与巴尔扎克、托尔斯泰对抗,但以巴尔扎克、托尔斯泰为代表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对现实生活所持的批判和怀疑精神,他们作品中贯注着的对人的命运的关怀和对现实的永不妥协的态度,则永远是我们必须遵循的法则。我们必须具备这样的对人的命运的关怀,必须在作品中倾注我们的真实情感,不是为了取悦某个阶层,不是用虚情假意来刺激读者的泪腺,而是要触及人的灵魂,触及时代的病灶。而要触及到人的灵魂,触及到时代的病灶,首先要触及到自己的灵魂,触及到自己的病灶。首先要以毫不留情的态度向自己问罪,不仅仅是忏悔。
一个作家要有爱一切人、包括爱自己的敌人的勇气,但一个作家不能爱自己,也不能可怜自己,宽容自己。应该把自己当做写作过程中最大的、最不可饶恕的敌人。把好人当坏人来写,把坏人当好人来写,把自己当罪人来写,这就是我的艺术辩证法。
在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里,在诸多的娱乐把真正的文学创作和真正的文学批判和阅读日益边缘化的时代里,文学不应该奴颜婢膝地向人们心中的“娱乐鬼魂”献媚,而是应该以自己无可替代的宝贵本质,捍卫自己的尊严。读者当然在决定一部分作家,但真正的作家会创造出自己的读者。
我们所处的时代对于文学来说,也正如同狄更斯的描述“这是最坏的时候,也是最好的时候“,只要我们吸取土行孙和安泰的教训,清醒地知道并牢记着自己的弱点,时刻不脱离大地,时刻不脱离人民大众的平凡生活,就有可能写出“深刻地揭示了人类共同的优点和弱点,深刻地展示了人类的优点所创造的辉煌和人类弱点所导致的悲剧,深刻展示人类灵魂的复杂性和善恶美丑之间的朦胧地带并在这朦胧地带投射进一线光明的作品“。这也是我对所谓伟大作品的定义。很可能我们穷其一生也写不出这样的作品,但具有这样的雄心,总比没有这样的雄心要好。

文摘
版权页:

莫言自选集

接下来的情景是我终生的隐痛:沙月亮在我家院子里与我大姐套近乎,苟三他们一班狐朋狗党在我家东厢房里倒腾麦子搭地铺,五个鸟枪队员——养驴小组全体成员——把我母亲按在了地上。我和八姐在驴群里哭哑了喉咙。马洛亚跳起来,捡了半根门闩,打在一个鸟枪队员头上。一个鸟枪队员对准马洛亚的双腿,开了一枪。轰隆一声巨响,成群的铁砂子钻进了马洛亚的双腿,血珠子喷出来。门闩从他手中落地,他慢慢地跪下,望着满头鸟粪的枣木耶稣,低声朗诵着,忘却多年的瑞典语像蝴蝶一样从他嘴里成群飞出来。鸟枪队员们轮番蹂躏着母亲。黑驴们轮番嗅着我和八姐。它们嘹亮的呜叫冲破教堂的房顶,飞向凄凉的天空。枣木耶稣的脸上挂满珍珠般的汗水。鸟枪队员们满足了。他们把母亲和我们姐弟俩扔到大街上。黑驴跟随着他们拥上街道,嗅着母驴的气味乱跑。鸟枪队员们去追驴时,马洛亚牧师拖着被打成蜂窝状的双腿,沿着他无数次攀登过、被他的双脚磨薄了的木楼梯爬上了钟楼。他手把着窗台站起来,透过破碎的花玻璃,看到了他生活了几十年的、处处都留下他的足迹的高密东北乡首府大栏镇的全部面貌:一排排排列整齐的草屋、灰白的宽敞胡同、一柱柱青烟般的绿树、环绕着村庄闪闪发光的河流、镜子般的湖泊、茂密的苇荡、镶嵌着圆池塘的荒草甸子、被野鸟视为乐园的红色沼泽、画卷般展开到天边去的坦荡原野、黄金颜色的卧牛岭、槐花盛开的大沙丘……他低头看到,像死鱼一样袒露着肚皮躺在街上的上官鲁氏和那两个号哭的赤子。巨大的悲痛攫住了他的心,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他用手指蘸着腿上流出的鲜血,在钟楼灰白的墙壁上写下了四个大字:
金童玉女。
然后他高叫一声:“主啊!宽恕我吧!”
马洛亚牧师蹿出钟楼,像一只折断翅膀的大鸟,倒栽在坚硬的街道上。他的脑浆迸溅在路面上,宛若一摊摊新鲜的鸟屎。

内容简介
《莫言自选集》收录的是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亲自为读者挑选的其文学创作各阶段的代表作品16篇,展示了他在长中短篇小说、散文等各个创作方向的最高成就。其中包括最具争议也最受欢迎的长篇小说《丰乳肥臀》,以及广受好评的中篇小说《透明的红萝卜》等篇目。读者能够通过这些作品快速、全面的了解莫言的文学特色和才华,从而读懂莫言和他的魔幻现实主义。
汪曾祺曾评价莫言的长篇小说《丰乳肥臀》,这是一部严肃的、诚挚的、富有象征意义的作品,对中国的百年历史具有很高的概括性。这是莫言小说的突破,也是对中国当代文学的一次突破。书名不等于作品。但是也无伤大雅。‘丰乳’、‘肥臀’不应引起惊愕。
雷达曾评价《透明的红萝卜》《白狗秋千架》们,何等的清丽而感伤,那是诗和梦的扭结。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