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光中精选集.pdf

余光中精选集.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余光中精选集》由北京燕山出版社出版。

目录
中西合璧 诗文双绝
诗歌编
扬子江船夫曲
诗人
我的小屋
女高音
邮票
黎明
西螺大桥
钟乳石
呼吸的需要
我之固体化
五陵少年
森林之死
燧人氏
月光光
登圆通寺
春天,遂想起
大武山
等你,在雨中
碧潭
黑天使
当我死时
有一只死鸟
双人床
如果远方有战争
火浴
或者所谓春天
江湖上
飞将军
鹤嘴锄
大江东去
白玉苦瓜
乡愁四韵
俳句十二行
摇摇民谣
沙田之秋
九广铁路
老火车站钟楼下
独自
隔水书
小褐斑
蟋蟀和机关枪
与永恒拔河
菊颂
唐马
水晶牢
公无渡河
湘逝
风铃
刺秦王
割盲肠记
寄给画家
寻李白
听蝉
秋分
踢踢踏
橄榄核舟
甘地之死
初春
布谷
十年看山
望海
控诉一支烟囱
珍珠项链
雨声说些什么
壁虎
向日葵
听容天圻弹古琴
后半夜
秘密
人鱼
三生石
小毛驴
……

序言
20世纪的社会生活风云激荡,沧桑巨变,20世纪的华文文学也波澜壮阔,气象万千。上承19世纪,下启21世纪的20世纪华文文学,在与社会生活的密切连接和与时代情绪的遥相呼应中,积极地开拓进取和不断地自我革新,以其大起大伏、大开大阖的自身演进,书写了中华民族五千年华彩乐章中光辉灿烂的一页。这是一个古老民族焕发出青春活力的精神写照,更是一笔浓墨重彩、彪炳史册的文化财富。20世纪的华文文学必将成为中华民族文化传统中的重要构成为后世所传承,20世纪的那些杰出的华文文学作品必将作为经典为后人所记取。
抱着共同的目的和相同的旨趣,以“世界文学文库”树立了良好品牌形象的北京燕山出版社,得到以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为核心的文学研究权威机构的支持和帮助,由著名文学批评家和出版家白烨、倪培耕,著名学者和文学批评家陈骏涛、贺绍俊总策划,开始了这项以“世纪文学60家”命名的策划、评选活动。
“世纪文学60家”书系的创编与推出,旨在以名家联袂名作的方式,检阅和展示20世纪中国文学所取得的丰硕成果与长足进步,进一步促进先进文化的积累与经典作品的传播,满足新一代文学爱好者的阅读需求。为使“世纪文学60家”书系的评选、出版活动,既体现文学专家的学术见识,又吸纳文学读者的有益意见,我们采取了专家评选与读者投票相结合的方式,秉承客观、公平、公开的原则,力图综合各个方面的意愿与要求,反映20世纪华文文学发展的实际情形,体现文学研究专家的普遍共识和读者对20世纪华文文学作品的阅读取向。

文摘
余光中发表评论是在1949年,发表翻译作品是1952年,写散文是在1958年,比诗歌创作迟了十年。起初,他认为诗歌是主业,散文为副产品。后来,他说,诗和文如同左右眼,两眼一起看世界,世界才是立体的。
六十年代,依凭着笼括现代艺术的开阔视野和民族经典浸馈中培植出的纯正语感,余光中发起了一场散文革命,对白话散文大胆质疑。
余光中指出,五四迄今泛滥的散文有三种:一是花花公子的散文,伤感做作;二是食古或食洋不化学者的酸腐之文,不文不白;三是清汤挂面式的散文。其主要病根在于:一、进化文学史观。划定中国文学发展的进化路线:古文——温和的白话文(以胡适为代表)——激烈的白话文(以瞿秋白为代表,要求汉字拉丁化,大众语)。断言后来必然居上,文言已死,汉字必亡。二、言文合一观。这种观点的商标是“我手写我口”。他们不了解文字和语言不能等同。不了解对于创造性的文学,排斥文言单纯采用白话甚至口语,只会沦为单调和贫乏。不了解汉字因为语法和形体上的特点,可以创造一种淳朴简洁而又不失朦胧迷离之美,能超越活人的口语。针对进化文学史观,余光中指出,五四时期特殊的历史背景上,文学先驱为了把文学“从当时那种刻板、空洞、贫血的文言文中解放出来,不得不提出白话文学的主张”。以后,改革和启蒙的声音就逐步压抑了文字和文学作为艺术应有的创造空间。针对言文合一观,余光中认为,在文字的实用范围中,应该推行国语,统一白话;而在文学艺术的创造中,则要发挥文字弹性的自由。文字应该表现思想,而不仅仅只是记录语言,手应该听命于心灵,而不是唇舌。他说,“文字向语言吸收活力和节奏,语言向文字学习组织和品味,两者之间保持一点弹性,适足以相激相荡,相辅相成。”
余光中提出了新的散文的标准:弹性“是指现代散文对于各种文体各种语气能够兼容并包融合无间的高度适应能力”。它着眼于句法,要求以现代人的口语为节奏的基础,融入外来,特别是西化的句法以及文言句法、方言俚语。余光中着重指出,在文风上,要分清夹缠和多姿,前者是蔽衣百结的鹌鹑,后者是遍体文章的凤凰,二者不可等同。余光中还认为文体也应有弹性,不必过于拘泥,可以大胆突破。密度“是指现代散文在一定的篇幅中(或一定的字数内)满足读者对于美感要求的分量”。它要求散文具有诗质,是五步一楼,十步一阁,步步莲花,字字珠玉,力求篇无废句,句无废字;而非稀稀松松,汤汤水水,既无涟漪,又无洄澜,瞎三话四的耍贫嘴。从余光中的散文创作中可以知晓,散文中繁复的意象以及时空的映叠、交替和压缩,也是加大散文的密度的有力方法。质料“是指构成全篇散文的个别的字或词的品质”。它是字汇的品位。要求作者有独特而细腻的语感,精选出不同凡响的词汇。用典是把古典文学的意境、氛围、情调纳入现代心灵之中。余光中说:“‘典’的最高意义是民族集体记忆的遗产,也是沟通民族想像的媒介。而通俗的所谓‘用典’,就是诉诸民族的想像和记忆……也就是将作者个人的经验注入民族集体的经验。”余光中特别强调,用典有“死”“活”之分。“死用典”只是掉书袋,原封不动的炫耀,典故未能与作者的经验融合成一个新的生命;“活用典”是脱胎换骨的创造,是想像的贯穿,它在读者心中唤醒往昔的经验,那古代经典中的集体记忆。
余光中的台北时期出版了五本散文集,笔势雄奇,想像奇特,感性丰沛,他“尝试在这一类作品里,把中国文字压缩、捶扁、拉长、磨利,把它拆开又拼拢,折来且叠去,为了实验它的速度、密度和弹性。我的理想是要让中国的文字,在变化各殊的句法中交响成一个大乐队,而作家的笔应该一挥百应,如交响乐的指挥仗。”其时的作品有些是长篇散文诗:一、在结构上,它们并不以叙述实事或描写景物为中心,而是将焦点对准内心,以一个或数个意象绾结全篇。二、在艺术方法上,为了细致入微地刻画淋漓尽致地表现个人的主观世界,不惜将客观世界压缩、变形;它更多地借助诗的方法,如稠密的典故、意象、大幅度地跳跃……三、在叙述方式上(叙述方式指作者以特定的语调或口吻导引读者的艺术方法。叙述方式透露出特定的情感色调和情绪节奏。)采用独白。虽然以“他”来展开叙述,但“他”是作者虚拟的自我幻象,在“他”内心世界的描绘中,浓缩地打开了自己的生命履历,跳跃地展示自己的心理流程。

内容简介
《余光中精选集》旨在以名家联袂名作的方式,检阅和展示20世纪中国文学所取得的丰硕成果与长足进步,进一步促进先进文化的积累与经典作品的传播,满足新一代文学爱好者的阅读需求。为使“世纪文学60家”书系的评选、出版活动,既体现文学专家的学术见识,又吸纳文学读者的有益意见,我们采取了专家评选与读者投票相结合的方式,秉承客观、公平、公开的原则,力图综合各个方面的意愿与要求,反映20世纪华文文学发展的实际情形,体现文学研究专家的普遍共识和读者对20世纪华文文学作品的阅读取向。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