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pdf

人生若只如初见.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2006年中国出版业最大一匹黑马
★80后女孩用现代语言阐释的古典诗词

邂逅一首好词,如同在春之暮野,邂逅一个人,眼波流转,微笑蔓延,黯然心动。
若,人生若只如初见,多好。他仍是他的旷世名主,她仍做她的绝代佳人,江山美人两不相侵。没有开始,就没有结束。
《人生若只如初见:古典诗词的美丽与哀愁》内容上溯汉高祖与戚夫人,下至清代才子纳兰性德与沈宛,唐玄宗、陆游、温庭筠,王昭君、杨玉环、李清照、鱼玄机、于诗词变幻中讲述了古代英雄美人、才子才女的不为人知的爱情侧面。你既可以像玩味诗词一样去品读它,更可以像猎奇爱情小说一样去挖掘它。《人生若只如初见:古典诗词的美丽与哀愁》每段爱情都有一个人性的情景回放,读者像看电影一样,在作者营造的文字王国里体验古人的爱情冒险。
  他们愤世嫉俗的不羁性情,她们旖旎独特的古典韵致,共同演绎出流传千古的浪漫往事,为我们留下太多可歌可泣、可感可叹的爱情回忆。

媒体推荐
谓的清词丽句,也就是这个样子吧。
有人说她的文字“艳”而“妖”,也许是对“妖”这个词的理解不同,我以为安的文字“艳”是“艳”的,却不“妖”,而是“静”,也“净”。如同阳光明媚的湖上,那艳得极为出挑的莲花,别样地红,红得乍眼,却仍然是安静的——骨子里的静。因为写字的人,心灵在现实和虚妄之间游走,面对的,是更广阔的可见和不可见的世界。
她文字流丽如珠,却不铺张。对幽微灵秀的意象和情感点到即止——只是为了表达,而文字本身并不是目的。有时用字极端节省,一个字、一个字地计较着。一己的情感,也不允许漫漶,她冷静地控制着“小我”,从而消弭了一个小女子本能的喋喋发言:那是陷阱,会让一个女性写作者陷在狭小的哀怨和欢喜中。
清洁,是一个安经常用,也可以用于她的文字自身的关键词。
偶尔,读安的文字,会隐约发现张爱玲、胡兰成等人的声口——好像在听两种乐器的隐约的二重奏,虽然文字决不雷同。不由得微笑了:就如在桃园发现一颗丰美的几近成熟的桃子,你看着它似有似无的最后一抹青,心下是满满的祝福和祈愿。

临花照水人
  作者:冬眠的熊

  回观意如的新作,那是对中国古典诗词的赏析,没有学院派大师的严肃压人的气势。甚至不讲究严格的语法,断句断得如同古龙的小说,劈字惊心。可算是我读到的最好的诗词解读,与冉云飞的《像唐诗一样生活》一样别具匠心,可是更多了几分细致情深。安的娓娓道来打开了一扇通往古代的大门,使你直面那悠久灿烂的文化而毫无逼仄拘迫之感。逼人心眼的妙趣,妙解,妙语,使人时而破颜解颌,时而簇眉心惊。观其文容量虽不大,但虚灵层漾,极富变化,虽笔到意到,而极有节制。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安的行文自然随性,没有乖戾之气,绝不无病呻吟,既不自恋,亦不嘘人;纵横捭阖,无不得心应手,移步生莲,绝无捉襟见肘的窘态,在自我的路径中平和反照出时代的光影,又在举手间自然流露内心的思绪,天光云影共一池,观之令人心旷神怡。每有结论,多以新创比喻结裹遂能不蹈前人蹊径。
意如的文字文字清丽精洁,古雅而不失灵韵,可谓馥如春兰,润如夏箨,风格唯美而不轻浮,如同那封面上的那株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从不高傲孤绝,却也不甘于在这举世攘攘的浑浊里随波逐流,于是在这书页的尺幅之间掀起波澜,搅出了蕞尔清明气象,为我们保留了一份审美情怀。
很想拿一句话来送给她,张爱玲之于民国世界是临花照水人,而安意如之于诗词也是临花照水人。

北京青年报《安意如:我残疾但我幸福》
文/郑媛

  80后女孩、古典诗词———两个从字面上看似乎水火不容的词,在安意如的身上,奇妙地结为了一体。一个二十出头的文学新人,在两个月内迅速地推出了三本古典诗词的赏析书,并以此走红。与之前的评鉴者不同,安意如对诗词的解读,有着很深的个人烙印。她用自己的理解,去写诗词背后唯美、动人的历史和爱情。从《诗经》开始,一直说到清词大家纳兰容若。你可以质疑她说法的权威,但你却常常不由自主地被她清丽婉转的文字本身,被她天马行空似的关联和想象,被她内敛的叙述中偶尔的伶牙俐齿所吸引。

信息时报(广州)《有一种光明可以接壤》
文/冯钰
 
  你的写作具有鲜明新生代特色的还有一点,就是你会在写作前使用网络搜索来寻找你要写的诗句,古诗论坛等地方也是你常去的,《人生若只如初见》也是先在网上发表,才结集出版的。
  安意如:不能因为我使用了百度,就觉得我的作品不如在图书馆查资料的人来得扎实。我所解的每一首诗,都是我从小背熟了的,我心里清楚它们的版本出处。去网络上看的,不是资料而是别人的感觉。比如“人生若只如初见”这句诗,我搜索之后发现只有人注释,没有人从自己的理解来诠释一下,所以我才动了写作的心思。

新京报《细细品味安意如》
文/KIDY
   
  这个20岁出头的女孩剑走偏锋,用说故事的方式还原这些诗词的缘起,用写传奇的笔调勾勒那些人、那些事,不是一味沉溺,在细细体察之余,偶尔也伶牙俐齿几句,让读者会心一笑。这与作者写过青春校园题材的小说(《要定你,言承旭》,2005年版)、参与过动画剧本的创作,也许有点关系,但更多的应该归功于她对古典诗词的态度吧。亲爱、亲近,漫漫时空不再是阻隔,阅读便如同赴一个个约会。

京华时报《安意如不拘一格解诗词》
文/卜昌伟

  其实仔细分析安意如的作品,发现其对古诗词的解析并无特别过人之处,甚至有些地方还有小小的纰漏。安意如的杀手锏在于,她在对古诗词熟稔拿捏的基础上,用自己独特的感受渲染出了与众不同的环境、情感氛围,用陌生化的叙述方式讲述出了人们似曾相识的故事,让读者冰硬的情感疆土在此开始解冻,其温润、妥帖,恰似取自浸泡在杏花春雨中的文字,因而掠俘众多读者的心。

作者简介
安意如,女,1984年6月20日生,双子座,安徽宣城人。02年毕业于安徽某职业院校财经系。其后做过极短时间的文秘和会计,发现不喜欢,很快辞职,03年下半年偶然间上网,开始用网名如冰恋枫混迹于新浪金庸客栈。04年下半年开始接触剧本,并应书商之约写第一部长篇小说《要定你,言承旭》,青春校园题材,书于05年6月由广西人民出版社出版。05年的2月去北京参与一个动画剧本的创作,之后开始写第二本书《看张?爱玲画语》,散文集,书于05年9月由云南美术出版社出版。05年9月以后和北京弘文馆建立较长的合作关系,开始做现在的诗词评赏“漫漫古典情”系列,已经完成《人生若只如初见》(古典诗词统赏),《当时只道是寻常》(纳兰词评)等。喜欢旅行,变换不同的城市居住。目前旅居云南。

目录
人生若只如初见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思君令人老,轩车来何迟
潘岳悼亡犹费词
天不绝人愿,故使侬见郎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昔日芙蓉花,今成断根草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看花满眼泪,不共楚王言
薛涛笺上十离诗
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
唯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
星沉海底当窗见,雨过河源隔座看
三生杜牧、十里扬州,前事休说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江城子
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风住尘香花已尽
一杯愁绪,几年离索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断肠词
问世问、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断肠人在天涯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当时只道是寻常
后记:功夫应在诗外

文摘
插图

人生若只如初见

人生若只如初见(一)怨歌行(1)
说班婕妤应以《怨歌行》开篇,说杨贵妃更应该拿《长恨歌》来作题,可是不,有了纳兰容若的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一切有了开始存在的理由。
夜深不睡,读《饮水词》,通书看下来,我仍觉得这句最好。其实这一阕词着实平淡,但这一句又实在叫人哑然,像张僧繇画龙的一点,又像西门吹血的剑,准确,优雅,无声地吻上了你的脖子。感觉到的时候,已经回不到最初。
“何事西风悲画扇”,讲的是汉成帝妃班婕妤,史书上著名的幽雅贤德的女子,名门闺秀。成帝初年入宫,因美而贤,深获殊宠。一次,成帝想与她同辇出游,她言道:“贤圣之君皆有名臣在侧,三代末主乃有嬖女。”退而不敢奉诏。
那是君王爱恋正浓的时候,因赞她贤,后宫亦逢迎她,传为美谈,仿佛她是那楚庄王的樊姬,李世民的长孙贤后。她也自得,以为深承君恩,又不没家训,如此地相得益彰。许皇后愚钝,她是不动声色宠冠六宫的人,这样好的日子哪里找去?只愿恩爱长久,如宫名长信。
可是,有一天,她来了!她带着她的妹妹合德一起来了。
飞燕入汉宫,是她寂寞的开始。一切,是那么地出乎意料。所有的怜爱,宠幸,都随着那身轻如燕的舞女入宫,戛然而止。
山盟虽在情已成空。
人世如此翻云覆雨,似纳兰说的:“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也似刘禹锡的《竹叶词》:“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
她作《怨歌行》,又名《团扇歌》,以团扇自比,忧切动人——
  新制齐纨素,皎洁如霜雪。
  裁作合欢扇,团圆似明月。
  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
  常恐秋节至,凉意夺炎热;
  弃捐箧奁中,恩情中道绝。
这是她女知识分子的遣情,自遣。她不是那许皇后,在飞燕极盛的时候,犹自站在那儿不躲开,生生地,惹人厌弃。班婕妤对自己的处境有很清醒的认识,否则她不会自请去服侍太后,在成帝死后又去为成帝守陵,孤独终老。
她只是料不到,料不到,清高自诩、目下无尘的自己,日后竟成了宫怨的代言人。很多年后,有个男人,仿佛从《团扇歌》中窥到她的苦况,作了《长信秋词五首》来怜惜她——
  金井梧桐秋叶黄,珠帘不卷夜来霜。
  熏笼玉枕无颜色,卧听南宫清漏长。
  高殿秋砧响夜阑,霜深犹忆御衣寒。
  银灯青琐裁缝歇,还向金城明主看。
  奉帚平明金殿开,且将团扇暂徘徊。
  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昭阳日影来。
  真成薄命久寻思,梦见君王觉后疑。
  火照西宫知夜饮,分明复道奉恩时。
  长信宫中秋月明,昭阳殿下捣衣声。
  白露堂中细草迹,红罗帐里不胜情。
我猜。她决计料不到如此。若是知道,纵然长信宫中,孤灯映壁,房深风冷,也挺住喽,咬碎银牙也不作什么劳什子《怨歌行》,白白地叫人看了笑话去。
叹一句遇人不淑呵,她是樊姬,可夫君绝不是楚庄王;她有无艳之贤,夫君却绝无一鸣惊人的志气。她其实不弱啊,美貌才智都有,输在太拘于礼法,她太规整,没有飞燕起舞绕御帘的轻盈,亦没有合德入浴的妖娆妩媚。

人生若只如初见(一)怨歌行(2)
她是太正经,撂不下来身份。做什么都要循于礼教,不明白,你只是婕妤,不是皇后,做了妃子,始终也只是个妾。天下女人,迈入皇宫的和未入皇宫的,其实都一样。只要皇帝愿意,他都可以嫖得到。婕妤和舞姬本质上是一样的,不过是换了个名称而已,有什么好讲究的?皇宫是个金碧辉煌的妓院,皇帝是天底下最大的嫖客。?
还记得周星星版的《鹿鼎记》吗?韦小宝初入天地会的那段,陈近南一脸正气地拉他进密室说,我们反清复明,就是要抢回属于我们的钱和女人!韦小宝问,那为什么要说反清复明之类的屁话呢?陈近南说,聪明人只对聪明人说实话,外面那些笨人只要拿空洞的理想忽悠之……韦小宝大悟,两人一拍既合。出来后,两个人依旧是一脸正气地面对那些呆鸟,慷慨陈词。这一棒子敲得狠,狠到后来,看见有草莽叫嚣着要反什么复什么,我都觉得好笑,总想起这句话,还是欣赏王晶的直捷和周星星的犀利。男人看男人,才见得恶毒。
这些男人们哪,皇朝天下,也不过是嫖客相争。
飞燕和合德,这一双姐妹,是倾国的尤物,生来是要招惹男人的。成帝说,吾当老死在(合德)“温柔乡”里,一语成谶。
有一天,她爱的男人终于死了,死在另一个女人的身上。
当繁华过尽,天子与凡人一样躺在冰冷的墓穴里时,那个曾被他拋弃的爱人,被他冷落遗忘的班婕妤,仍在他的陵园里,陪住他一生一世。
只是,婕妤闭目时,会不会想到当年初入宫的景象,想起那日他坐在高高的黄金辇上,伸出手来,微笑如水的模样;她会不会后悔当初缩回手去,没有和他同乘一辇。两相依偎,或许是最亲密无间的时刻。

人生若只如初见(二)长恨歌(1)
非常短暂。人生若只如初见。
   人生若只如初见(二)长恨歌
   长恨歌
   白居易
   汉皇重色思倾国, 御宇多年求不得。
   杨家有女初长成, 养在深闺人未识。
   天生丽质难自弃, 一朝选在君王侧。
   回眸一笑百媚生, 六宫粉黛无颜色。
   春寒赐浴华清池, 温泉水滑洗凝脂。
   侍儿扶起娇无力, 始是新承恩泽时。
   云鬓花颜金步摇, 芙蓉帐暖度春宵。
   春宵苦短日高起, 从此君王不早朝。
   承欢侍宴无闲暇, 春从春游夜专夜。
   后宫佳丽三千人, 三千宠爱在一身。
     金屋妆成娇侍夜, 玉楼宴罢醉和春。
   姊妹弟兄皆列土, 可怜光彩生门户。
   遂令天下父母心, 不重生男重生女。
   骊宫高处入青云, 仙乐风飘处处闻。
   缓歌慢舞凝丝竹, 尽日君王看不足。
   渔阳鼙鼓动地来, 惊破霓裳羽衣曲。
   九重城阙烟尘生, 千乘万骑西南行。
   翠华摇摇行复止, 西出都门百余里。
   六军不发无奈何, 宛转蛾眉马前死。
   花钿委地无人收, 翠翘金雀玉搔头。
   君王掩面救不得, 回看血泪相和流。
   黄埃散漫风萧索, 云栈萦纡登剑阁。
   峨嵋山下少人行, 旌旗无光日色薄。
   蜀江水碧蜀山青, 圣主朝朝暮暮情。
   行宫见月伤心色, 夜雨闻铃肠断声。
   旋地转回龙驭, 到此踌躇不能去。
   马嵬坡下泥土中, 不见玉颜空死处。
   君臣相顾尽沾衣, 东望都门信马归。
   归来池苑皆依旧, 太液芙蓉未央柳。
   芙蓉如面柳如眉, 对此如何不泪垂。
   春风桃李花开日, 秋雨梧桐叶落时。
   西宫南内多秋草, 落叶满阶红不扫。
   梨园弟子白发新, 椒房阿监青娥老。
   夕殿萤飞思悄然, 孤灯挑尽未成眠。
   迟迟钟鼓初长夜, 耿耿星河欲曙天。
   鸳鸯瓦冷霜华重, 翡翠衾寒谁与共。
   悠悠生死别经年, 魂魄不曾来入梦。
   临邛道士鸿都客, 能以精诚致魂魄。
   为感君王展转思, 遂教方士殷勤觅。
   排空驭气奔如电, 升天入地求之遍。
   上穷碧落下黄泉, 两处茫茫皆不见。
   忽闻海上有仙山, 山在虚无缥缈间。
   楼阁玲珑五云起, 其中绰约多仙子。
   中有一人字太真, 雪肤花貌参差是。
   金阙西厢叩玉扃, 转教小玉报双成。
   闻道汉家天子使, 九华帐里梦魂惊。
   揽衣推枕起徘徊, 珠箔银屏迤逦开。
   云髻半偏新睡觉, 花冠不整下堂来。
   风吹仙袂飘飘举, 犹似霓裳羽衣舞。
   玉容寂寞泪阑干, 梨花一枝春带雨。
   含情凝睇谢君王, 一别音容两渺茫。
   昭阳殿里恩爱绝, 蓬菜宫中日月长。
   回头下望人寰处, 不见长安见尘雾。
   唯将旧物表深情, 钿合金钗寄将去。
   钗留一股合一扇, 钗擘黄金合分钿。
   但教心似金钿坚, 天上人间会相见。
   临别殷勤重寄词, 词中有誓两心知。
   七月七日长生殿, 夜半无人私语时。
   在天愿作比翼鸟, 在地愿为连理枝。
   天长地久有时尽, 此恨绵绵无绝期。
   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

《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二部分风住尘香花已尽
《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二部分风住尘香花已尽(1)

她写:“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应当是一个女人对英雄的倾慕,一个时代对英雄的需要吧。
彼说时势也乱透。恍惚又是秦末,狼烟四起,天下起干戈。却再无一个西楚霸王出来,扫平天下。七十二路诸侯,膝行而前,莫敢仰视。
然而天下,或者李清照这样的香草美人,都需要这样的男人来拥有和保护。
那时北宋灭亡,宋室南渡。赵构在临安建都,改年号为“建炎”。但南宋倾危,纵然偏安一隅退缩江南,也改变不了大金铁骑铮铮而下兵临城下的局面。可是也有人觉得靖康之耻已成旧事,往事不堪回首。明日这一颗好头颅还不知是谁割将去呢?不如,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于是便有了“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林升在《题临安邸》中描绘的浮靡景象。这是我小时候背的古诗,现在仍记得清明。我外公怕我不理解,(诗不理解则不能体会它的好处,当然就记不住。)他是一力反对死背的,就告诉我说,那时候赵匡胤辛苦建立的北宋已经覆亡了,他的子孙把国都迁到临安,今天的杭州。他们只拥有半壁江山了,可依然不想着抵御外族侵略,不知道重用忠臣良将,一味醉生梦死,歌舞升平……到最后,南宋也亡了。
外公说,杭州是个花柳缠绵地,人间富贵乡,人间的天堂,让人沉迷。可是那时候,不是沉迷的时候。这事,说大了,是对不起天下百姓,说小了,也是对不起赵家祖宗。子孙不肖,叫人心寒。我听了,赶着讨好说,我一定孝顺你。
小时候的印象让我对杭州充满了难言的好感,到现在仍不可磨灭。却也因此不喜欢南宋这样颓靡的,仿佛江南阴雨的朝代。从里到外湿溻溻,没有一点刚骨。我喜欢安定壮烈,华丽得叫人魂魄飞荡的朝代,如大唐;或者乱,干脆乱到天地动荡,无人不可以是君,无人不可以是臣,如秦末,如五胡乱华。在这样的乱局里,偏是把什么都打翻了才见得清明爽利。
秦王扫六合,是天下的霸主。他的子孙压不住天下这杆秤了,自有当得住的英雄出来。项羽灭秦,亦成为天下的霸王。
不是早有古训了?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乱是天下大势,天理循环使然。英雄,众生,随缘而生,随缘而定罢。
只是在南宋,除了那些抗金抗元的名将们,比如岳飞和文天祥,能让我有浓烈好感的,除了李清照和辛弃疾,好像也难找出别的人来。
一个是承袭了苏轼风骨的豪放巨匠,一个是于宋代词苑中独树一帜,开婉约一脉的名门闺秀。清照词称“易安体”。“易安体”之称始于宋人。侯寅《眼儿媚》调下题曰:“效易安体。”辛弃疾《丑奴儿近》调下题曰:“博山道中效易安体。”
词作既已自成一体,就表明已形成鲜明的风骨神韵。李清照在文学史上的地位足以与男子比肩。一个女子能有如此成就,是不易的,她是文学史上的异数;况且宋不比唐,种种等级制度鲜有宽松和余地。有宋一代,虽先后有四朝太后辅政掌权,女子的地位仍是低的,托程朱理学的福,礼教对妇女的束缚是越来越紧。
李清照整个人却是个异数。
出身贵族,有着美好回忆的童年,她受到良好的教育。十八岁嫁作人妇,与赵明诚结为连理,又琴瑟和谐,夫妻唱和不绝。跟赵明诚在一起,李清照既是他的诗朋酒友,又是他的知己知交,两个人都是快乐的。
也曾经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仿佛生命里还有个青梅竹马的影子。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赵明诚?已经无法证明他们的婚姻是自由恋爱的结果还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又或者是两者兼而有之。毕竟一个是礼部员外郎李格非的千金,才名著盛;一个是两任宰相赵挺之的公子,年纪轻轻就做了太学生。反正,怎么着都是门当户对,才学人品无不相当,再森严的礼教也挑不出毛病来。这样的一对璧人,真叫人歆羡。
婚后生活清闲优渥。夫君酷爱金石,清照对此也颇有研究和见解。夫妻醉心于此,志趣相投感情愈浓,便有“赌书斗茶”的雅事流传。纳兰曾写:“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之句悼念亡妻,可见其逸事已深入人心。 然而这一句,易安晚年读到,怕也会潸然泪下吧。
即使后世好事者考证属实,赵明诚婚前曾去过花街柳巷,在婚后因李清照没有生育曾与丫环有染,但在以狎妓为风流的那个时代,这应是可以原谅的吧?易安需要一段平等丰满的爱情,来释放她的才华和美丽,需要一个温和尊重的男人来爱护她,赵明诚是最合格的丈夫。
她是太富有情趣,有太敏感明洁的眼睛,观物入心。某日一夜风雨后,她晨妆梳罢,闲问丫鬟一句:昨夜急雨一场,不知道园里的花怎样了?
丫鬟答道:依旧是一样的。
她摇头笑道:知否?知否? 应是绿肥红瘦。
是啊! 今早容颜老于昨日,人每天会有改变,花草一夜风雨,岂有个一样的道理?是俗人看不出来罢了。
一年秋天,落木萧萧,赵明诚要携友外出,李清照在一方锦帕上写下一阕《一剪梅》词,为丈夫送别——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赵明诚读了,心中亦起眷眷之意,把那登山访古的心思,减去一大半;人还未走,心已归家。
又一年重九,赵明诚在外。李清照填了一阕词,寄给赵明诚。赵明诚接到这阕词后,闭门数日,穷三天三夜之力,填了五十阕,把妻子的那一阕也抄杂在里面,也不写清作者,拿去给好友陆德夫品评。陆德夫玩诵再三,以为有三句最佳:“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赵明诚大乐,言道:“我夫人才学果然胜我百倍。自此后,我是服了。”
这便是那有名的“东篱把酒黄昏后”的《醉花阴》的来历了。赵明诚心折夫人才学,更敬她几分。因为家世和夫妻恩爱的关系,李清照大约没有受到太多礼教的压制。她写,“常记溪亭日暮, 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活脱脱的酒醉少女的酣态。湖上泛舟赏荷,佐以清酒,有襄儿拔金钗当酒的豪气,更有湘云醉卧芍药荫的憨然妩媚,叫人看了欢喜。


《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二部分风住尘香花已尽(2)

“绛绡薄,水肌莹,雪腻酥香,笑语檀郎,今夜纱帱枕簟凉。”(《采桑子》)“绣幕芙蓉一笑间,斜偎宝鸭依香腮,眼波才动被人猜。”(《浣溪纱》)这样的香词丽句,写满了薛涛笺,犹不能说足她的幸福。
她的前半生,是大喜了。如果能这样一生平顺,不经忧患,真是好啊!不是每个人都要去经历忧患,人世苦,其实是越少人经历越好。更多人,本就想,也就该享受安逸。不然要那天下太平作甚?
里尔克说,爱是最难的事。上帝到底嫉妒了。在他们成亲二十六年之后,建炎三年,赵明诚死在去建康赴任的路上。失去了挚爱的丈夫,那也是李清照后半生流离颠沛的开始。
我不知道老天为什么要折磨这个女人,给了她绝世的才华,给了她一个美好的开始,却又忍心给了她一个“国破家何在”的凄凉收场。
我们看《声声慢》,才知道她是如何凄苦地度日——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节,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我不服。难道就是为了让易安词再添一点沉郁雄浑之气,添一点忧时忧民的慨伤,就一定要这个女人,随着小朝廷南渡,在人世间颠沛流离,孤独终老?如果是真的,那老天真是残酷。
她熬住了。虽然,丈夫故去,亲人离散;虽然,国破山河破,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她毕竟是熬住了。而且,任是自身这样潦倒,仍念念不忘国恨。别人元宵佳节赏灯时,她一面怀念追忆昔日的风光,一面又不由得因这末世里的繁华而大起悲意。因这浮华实在是人们沉溺不醒的明证。她写下《永遇乐·元宵》。一个女子,静夜沉吟,忧国忧民之思比男子还深切三分。
原来,是为了看她会不会被尘世的惊涛骇浪湮灭,家破人亡的哀痛会不会将她摧毁;浮生浮世,她最后会不会拔节而出。毕竟上下千年的岁月,这样出色的女文人,除了易安,再没有第二个了。
英雄美人,原也是想着迎合时代的,只是迎合不上,必要饱经忧患。
原来,需等到风住尘香花已尽,才可以看到最后的风清月朗,花好月圆。
无论你在哪里,待走完沧桑人世,我们终会相聚。浮花浪蕊的人生,哪那么容易就断了呢?

内容简介
《人生若只如初见:古典诗词的美丽与哀愁》故事上溯汉高祖与戚夫人,下至清代才子纳兰性德与沈宛,唐玄宗、陆游、温庭筠,王昭君、杨玉环、李清照、鱼玄机、于诗词变幻中讲述了古代英雄美人、才子才女的不为人知的爱情侧面。你既可以像玩味诗词一样去品读它,更可以像猎奇爱情小说一样去挖掘它。《人生若只如初见:古典诗词的美丽与哀愁》每段爱情都有一个人性的情景回放,读者像看电影一样,在作者营造的文字王国里体验古人的爱情冒险。
《人生若只如初见:古典诗词的美丽与哀愁》是一部不甘于淹没在浩瀚书海中的作品。她似在谈诗词,又似在谈风月。她不拘泥于对古典诗词字面的理解,也非传统意义上的简单赏析,而是一种风格独特、感情丰富的散文随笔。她用清丽、感性的笔调,配以优雅、飘逸的插图,描绘出一幕幕古典诗词背后唯美、动人的历史爱情画卷,引领读者倾听一段段经典、震撼的浪漫往事。诗人,词人,凸现其旷世奇才与至真性情。才子,佳人,似笑非笑的嫣然,执迷不悔的凛然,心照不宣的释然,让我们在悲喜交加中恍然……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