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理想一点时间III.pdf

给理想一点时间III.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给理想一点时间3》是凤凰网博报博文选集(第三集)。书中精选两岸三地、海内外多位博主的佳作,是凤凰网博报编辑部从近万篇推荐博文中精选出,根据文章观点质量和网友点击量等因素综合考虑,优中选优。书中文章观点鲜明,可读性强,是近年来不可多得的博文选集。

目录
人物论坛
茅于轼:追求自由使人们得以摆脱贫困
默多客:少些“韩寒”神话社会多些希望
单士兵:朴素人性不需贴任何宏大标签
韩浩月:畸形化的中国父子关系
马庆云:是什么摔倒了娱乐明星刘翔?
彭玉宇:一生只做一件事
社会把脉
吴祚来:乡亲们,车模是用来欣赏的
张鸣:互害社会的整体愚昧
金宰贤:我不喜欢中国的十大理由
单士兵:教师为何过着“挣扎的人生”?
十年砍柴:免职官员复出的逻辑
彭玉宇:有些事急不得
闾丘露薇:我为什么那样容易生气?
老愚:发骚女的半吊子性逻辑
韩浩月:密集恐惧症,人人都有的“中国病”?
陈方:中国年轻人为何不敢晃荡青春?
张敬伟:“流氓猪”的娱乐精神与城市气质
陈季冰:“保卫大上海”
张千帆:孔子会如何对待随迁子女
王建勋:法治是官员的护身符
腾日熙博:你去投敌啊!
自由民主
张维迎:理念决定中国未来
周保松:市场、金钱与自由
徐贲:普遍人权的四个价值支柱
邹振东:中国需建构理性社会的舆论禁忌
亦忱:薄熙来现象是个屡见不鲜的中国式笑话
锵锵杂谈
郭老学徒:野蛮人占领了头等舱
郭老学徒:情欲与权力的纠缠
丁征宇:父亲节里干女儿给干爹的一封信
崔卫平:哪有什么平庸可言
邱立本: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
林楚方:心有多净,世界有多净
文化文明
杨恒均: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徐贲:怀疑的时代需要怎样的信仰?
宋石男:古代中国的个人尊严和自由
苏芩:床上亦有底线
鄢烈山:“潜规则”不如叫“现规则”或“奸规则”
朱学东:我们为什么输不起?
王贵成:诺贝尔奖救不了中国文学的垃圾命运
放眼天下
黄鸣:朝鲜散记196
唐辛子:讲礼貌的日本人为什么不让座?
丁咚:缅甸为什么能实行民主改革?
陈平:国,到底应该怎样爱?
闾丘露薇:当日本人在改变
连清川:如何理解日本?
李亚:钓鱼岛,现在怎么办?
以史为鉴
王晓渔:严打之下的“道不拾遗”
卫金桂:墨索里尼是怎样搞群众文化活动的?
崔卫平:我稻田里的兄弟
傅国涌:只有“聪明人”的世界是没有希望的
连清川:我爱苏东坡
乔海燕:一个红卫兵的葬礼
两岸三地
李小鸣:为何“副总统”到场却遭到冷遇?
邹振东:韩寒,太平洋的风从哪里来?
杨照:曲曲折折转出的和善社会
张铁志:没有加害者的历史
格瓦拉:台湾素质是如何炼成的?
贾葭:这不是你的台北
廖信忠:台湾有没有城管?

序言
写这篇文字,我深感荣幸,也惴惴不安。
荣幸的是,书里的博主们,令我望文景仰。能为这些珠玑字句做个抛砖,幸莫大焉。
惴惴的是,于大师们面前撰文,属班门弄斧,未免忐忑。
准确说,这不是凤凰网的书,这是博主们与网友们的书。
我想在这里表达致敬的,也正是我们的博主与网友。你们的博文,让我读到了普世的经验,感知了中国的艰难。你们的跟帖、推荐,让我体会到你们的智慧与眼光。
没有你们,哪有我们。凤凰网博报这个平台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归根结底是你们的。
在中国的互联网界,我有一“名言”:微博是个屁。说法有当时局限,但这其中,的确有对于微博和博客的比较。
中国当下,事件、问题、话题层出不穷,在互联网的各角落里冲突、激荡,尤其是这一两年的微博。遗憾的是,现实之错综复杂,要用一百四十字概括,终是艰难。再加上几重@、评论,一个事件、争议往往要颇费一番功夫才能看清端倪。
博客,真正地以博主为核心,是典型的自媒体平台,文图空间大了N倍,可深入,可细致,可铺陈,也就有了纵横捭阖的空间。文章展示以博主为轴,或以话题分类,或以时间分类,虽然不如微博的热闹,但整体逻辑清晰、一目了然。所以,“7·23温州铁路事件”后,纵然“中国慢些走”的说法于微博广传,可万千个微博、转发,都最终指向童大焕老师的那一篇博文。可见,微博以喧闹夺目,博客以深沉与品质见长。
凤凰网的博客,自辟蹊径,叫做“博报”,slogan是“博采众家之言,报闻公民心声”,以强调自身的媒体属性与内容品质。
自创建来,凤凰网博报紧紧关注中国的当下,无论是对改革、法治,还是经济、民生,以及文化、思想,这个平台始终坚持风骨,尽力担当,胸怀温度,流露着真挚性情。
对这一切,我深深赞同。
也许因为凤凰网性情流露直率,难免招来不同意见。甚至有人赐凤凰网一些绰号。好吧,我们笑纳了。凤凰也罢,别的禽鸟也罢,都有羽翅,都有喉嗓,都可以打鸣,都可以高飞。
四周的意见,无论是否善意,我们会恭听、会思考、会辨析、会自省,以精进我们的业务,校正我们的路途与方向。
有一点不变:无论自称凤凰,还是被命名为其他的鸟类,我们都乐为中国的进步而欢鸣、飞翔!

文摘
版权页:

给理想一点时间III

今年3月,美国智库卡托研究所宣布将2012年米尔顿·弗里德曼促进自由奖授予中国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美国东部时间5月4日晚上,CATO研究所2012年弗里德曼促进自由奖颁奖礼在华盛顿举行,茅于轼先生及夫人赵艳玲女士出席,并发表获奖感言。
接受这个促进自由奖,是我八十多年的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我感到非常荣幸。我把CATO研究所授予促进自由奖看成是对中国多年来全体追求自由人士的鼓励。
追求自由,是全体人类几千年来的愿望。可是它是如此之困难。多少人喊出了“不自由毋宁死”,甚至为自由牺牲了生命。为什么自由重要?为什么得到自由如此之困难?我们如何能够获得自由?这是摆在全人类面前的重大课题。
人的本性是自由的。谁也不会想被关进监狱,这就是人向往自由的证明。而且在一个自然状态下人本来也是自由的。只不过随着社会的发展,人的自由被剥夺。其原因很简单,某些人的自由比别人的自由更重要,一般人的自由要让位于他们这些特权者的自由。于是历史上追求自由的运动就开始了。
自由的本义并不是“为所欲为”,而是能够生活在一个没有人干涉你的自由的环境中。反过来讲,真正的自由主义是“每个人不干涉别人的自由”。于是每个人都能生活在没有人干涉你的自由的环境中,人人得到了最大的自由。这和孔子所说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差不多的,都是建立一个没有人妨碍你自由的环境。这成为道德的金律。反对自由的人往往说,人人都有了自由,世界一定要乱,所以自由是不好的。这完全扭曲了真正的自由主义的精神。
说到底,自由主义是一种个人修养,是不干涉别人应有自由的自我约束。如果每个人都有这种修养,我们就生活在一个自由的世界里。但是人从小长大都是从自我为中心开始的,慢慢地懂得要尊重别人,约束自己。为此我写了一本书,题目是《给你所爱的人以自由》,而且我还说,也要给你不爱的人以自由。因为别人的自由是他的权利,谁也无权剥夺它。有时候也要给敌人以自由。因为你干涉了他的自由而变成了敌人。如果给他自由本来应该是朋友。问题在现有的制度安排使一部分人有权干涉别人的自由而不受制裁。这是问题的所在。
如果一个人真正懂得了自由的真义,并以此行事,他一定是一个受周围人士欢迎的人,和他有接触的人都会喜欢他。他的一生也会更顺当,不会磕磕碰碰。如果他是一位当官的,用这样的处世哲学办理公务,百姓会受益很多;如果他是一位外交官,世界会变得更和平,更和谐,会少掉许多不必要的纠纷,甚至连战争都不会发生了。
可是谁最可能干涉别人的自由?恰好就是当官的,具有特权的管理者。一个社会需要有效的管理,必定赋予管理者一些特权。可是管理者利用被赋予的,或者凭武力抢来的特权为自己谋私,侵犯别人的自由以扩大自己的自由。他们甚至于侵犯别人的生命和财产。于是历史上自由与特权的冲突开始了。这种冲突已经有几千年了。至今形势有了特别快的进展,自由的浪潮席卷全球,成为不可抵抗的力量。人类绝不会再花几百年来完成这个过程。再有两三代人,这个几千年的斗争就会结束了。它一定是普遍的,人人平等的享受自由的状态。如今还负隅顽抗的特权者应该认清形势,及早适应世界大潮。
在中国,由于过去三十多年来的改革开放,平等自由有了惊人的进步。在经济方面人均收入增加了十二倍,尽管贫富差距扩大得很厉害,但最穷的人收入也有很大的提高。中国有三亿多人脱离了极端贫困。中国的减贫对联合国全球减贫计划做出了巨大贡献。提高收入是一个人在市场上有自由的必要条件。穷人在市场上是没有自由的。提高收入是获取自由的最重要的方面。中国在这方面有了特别重大的进步。如果我们的贫富差距能够缩小,这个进步会更显著。全世界也一样,要让更多的人获得自由,必须提高他们的收入。
中国在过去三十年中如何做到大幅度提高收入的?简单说就是开放了市场,赋予每个人参与市场活动的自由。让每一个愿意参与市场交换的人都有机会参与。在市场上每个人都有机会发挥自己的长处,和别人交换。这时候财富就创造出来了。过去中国的农民不能进城打工,更不能选择职业,唯一的工作就是种地。现在他们能自由进城打工,能自己创业做小老板,能开公司赚钱,甚至也能出国去谋生。以我自己为例,过去被国家雇佣,变成革命机器上的螺丝钉,没有挑选工作的机会。改革后我才有可能从一个工程师变成了经济学家,发挥了我的所长。
自由的扩大导致财富的迅速增加。全世界进入自由交换的市场经济二百年来,人口从十亿增加到七十亿,平均年龄从二十六岁增加到六十八岁。二百多年的进步超过了人类有文字记载的几千年进步的近十倍。这样空前伟大的进步主要是平等自由造成的。科学技术在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但科学技术也只有在市场环境下,通过商业化才能为人类造福。所以关键还是要有市场。
在中国,不但经济上取得空前伟大的成就,在政治上也有突出的进步。最重要的是百姓的生命有了较好的保障。改革前三十年因政治原因非正常死亡接近五千万人。改革前三十年人口的平均死亡率是千分之十一,改革后三十年平均人口死亡率几乎降低了一半,为千分之六点六。改革后因政治原因非正常死亡降低到过去的百分之一以下。中国的死刑人数近几年大约降低了一半,而且还在快速降低。
不可否认,中国追求自由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例如,由于国有企业占有垄断地位,民营企业没有平等地位,也就没有参与竞争的自由。有许多行业禁止民营企业进入,如金融业,石油业,电力业,通讯业。这些行业利润非常高,而民营企业没有进入的自由。
在中国,追求自由的力量越来越强大。我在过去三十年内做的只是极其微小的一部分。但是世界自由平等的大潮就是由涓滴细流形成的。全世界所有的大江大河无一不是由许许多多细流汇合而成。全世界追求自由的大潮也是这样。在CATO促进自由奖的鼓励之下,在中国和全世界会有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人类世界追求自由平等,和平繁荣的理想会更早地来到。

编辑推荐
《给理想一点时间3》是凤凰网博报博文选集(第三集)。书中精选两岸三地、海内外多位博主的佳作,是凤凰网博报编辑部从近万篇推荐博文中精选出,根据文章观点质量和网友点击量等因素综合考虑,优中选优。书中文章观点鲜明,可读性强,是近年来不可多得的博文选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