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不远行,就老了.pdf

再不远行,就老了.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再不远行,就老了》编辑推荐:作家王泓人是新浪著名博主、著名旅行者兼背包客,连续写了300天旅行博客,引来100多万网友彻夜互动,其中80万成为她的铁杆粉丝,每天都坐等她更新博客。畅销书《背包十年》作者小鹏、《迟到的间隔年》作者孙东存、《我就是想停下来,看看这个世界》作者陈宇欣持续多日与作者互动。
她写的西藏、新疆、印度、尼泊尔、埃及、约旦、以色列、肯尼亚等地旅行攻略是当前中国边陲和出境游必读攻略,只要看她写的攻略,任何关于出境游的问题都能找到答案。
新浪博客、天涯旅行、百度旅行吧、豆瓣旅游、磨房网、穷游网等实体媒体每天连线作者,在线与100多万旅行爱好者互动,联名强烈推荐!
作者还是新浪知名微博博主,每天都与大量读者互动,其网名“栙魂”是百度最热门搜索词之一。
作者的文笔和写作技巧一流,豆瓣旅行和穷游网盛赞作者是当前中国少数几个写旅行散文最好的人之一。

作者简介
王泓人,著名旅行者,中国最好的出境游信息提供者。大学期间开始自助旅行,22岁进入外企工作,23岁辞去外企的工作,趁着年轻,带上不足三万元独自上路。她深入西伯利亚,走遍西藏,走过珠穆朗玛峰,一年下来,她已经走遍印度、斯里兰卡、在埃及、约旦、以色列、埃塞俄比亚、苏丹等十来个国家。他写的旅行攻略是中国当前最准确最有用出境游信息。

目录
楔子
第○章
这件事对你很重要,就去做吧
办公室外的世界
一个人的五年计划
该来的总要来,那就来吧
长途旅行的装备清单
第一章
山海关外:好女孩的猜想
野外生存的第一课
有钱没时间和有时间没钱的人
呼伦湖里的鱼
很想看看在雪地里游泳
两个人的冒险
人的潜力是无穷的
跟北京说再见
第二章
丝绸之路:长长的青春
『沙发客』的初体验
沙漠里的红色月出
年轻黑领的自白
从最东边到最西边
意外的婚礼
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
天山,我来了
喀纳斯湖和水怪
旅行得太久,人会变得很有定力
古尔邦节
翻一翻旅行的账本
第三章
西藏:离天堂最近的地方
喝一口纯真甜茶
散漫在拉萨
一个人搭车旅行
危险的捷径
路过珠穆朗玛峰
小城的柔软时光
第四章
尼泊尔:一切都让你上瘾
从穷人到大款
谁是老外
时间不是金钱
没电的世界
2068年
第五章
印度:灵性与不可思议的共存
玩具火车
印象
人生的最后五分钟
冷冷的下午茶
领事馆里的派对
男人想当工程师,女人想当医生
令人崩溃的火车
旅行是微缩版的人生
洗劫
第六章
斯里兰卡:锡兰的微笑与清风
漂洋过海到锡兰
省钱是一门技术活
古怪的生意
昨日已然过去,明日尚未到来
免费的五星级大酒店
第七章
埃及:中东的召唤
飞机上的咸猪手
不懂阿拉伯语的后果
金字塔里的秘密
红海潜水
轮渡
第八章
约旦:当旅行遇见梦想
世界的尽头--佩特拉古城
世界的火药桶
穆斯林的结婚礼
死海深夜漂浮记
月亮峡谷
后记

序言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像只青藏高原发情的藏羚羊,披着火红色的披风,在中东的赤色沙漠上一路狂奔。
偶尔,坐在沙上,静静欣赏着上升的明月,头顶是璀璨星空。这样的景色似曾相识。约半年前的某个夜晚。我躺在时差有五个小时的另一片沙漠上,看着类似的景象,清晰地记得与一同躺在沙上的姑娘的对话:许多人说过梦想在沙漠看星星,却没有几人真正去实现。因为大多数人把梦想当睡梦中的一块糖,想象着甜美却始终不去品尝,而正是想与做的区别,才造就了不同的人生。
大不相同——我不知道这样说合不合适,我只知道,就在短短的九个月之前,我还坐在办公室的电脑前加班,面对着屏幕上让人眼晕的数字噼里啪啦地鼓着键盘,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一年以后的自己,竟会在遥远的中东,坐在沙漠里看着星星月亮,而且,这已经是我独自旅行中的第五个沙漠。
献给亲爱的父亲王瑞

后记
离开瓦迪拉姆以后,我回到了安曼,在靠近沙漠的一个小旅馆狠狠睡了三天。醒了,就穿过沙丘溜到中国风味的餐馆小撮一顿,然后又回到水姻味泛滥的旅馆死睡。在梦里,那些曾经在我的世界里住过的人和故事一席席涌上来,像一部没有结尾的连续剧,我抓住谁谁就是主角。梦醒了,我打点好行李,扔掉飘着死鱼味的奇装异服,整理好签证,坐上去往以色列的大巴。在以色列,有一座圣城一直让我蠢蠢欲动——耶路撒冷。
除了耶路撒冷,我并不知道这座城市和住在里面的人将会以何种姿态迎接我。坐上大巴的时候,手心反应剧烈得能捏出水来。我太熟悉这种反应了,这是每次通往一个新的旅行地的本能反应。那些让你期待和留恋的人和故事,总是匆匆地来,匆匆地走,让你不知所措,又无从抓起,徒留一片伤感和哀愁。
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去到陌生的地方,停下来,聆听大地的呼吸,看四季的变化,看人世间百态,让我越走越远,越走越上瘾,就像行走在永远不知疲倦的青春单行道。
在这条长长的青春路上,我已经进入成熟期,我不会再为遇到什么人和故事一会儿大喜,一会儿大悲。我想我找到了继续往下走的理由,读到陌生人的世界,收获静如止水或气吞山河的力量,这是我人生收获的最大的一笔财富,没有之一。
2012年8月,我坐在耶路撒冷的某个旅馆写下这些文字,感谢那些曾经陪我走过,帮助过,在我的世界里住过的人。
王泓人
2012年8月14日

文摘
插图:

再不远行,就老了

再不远行,就老了

再不远行,就老了

一个人搭车旅行
从拉萨搭车到了八一镇,又从八一镇搭了一辆藏族大叔的车到老林芝县,这是我离开拉萨后第一次一个人搭车。大叔说话的口气活像干部,下车后看见他直接驶进警察中队大院,站岗者纷纷敬礼,原来是警察中队的领导。
第二辆车搭到康扎村,第三辆车搭到色季拉山腰,第四辆车,车身写着某某保险公司,可后座上的两位乘客却有点神秘。听了一下他们交谈的内容,猜了个大概。
我们是刑警,来公干的。没等我开口,一位大哥先行揭了谜底。有个在逃多年的杀人犯最近在这里出现了,我们过来就是为了抓他。另一位大哥补充道。
在逃多年啊?快20年了。都20年了,案件不会失效吗?你说的那是老早以前,杀人案件只要一立案,终生有效。抓到了吗?还没,但是我们俩的任务已经结束了,马上回去,所以今天就是朋友带我们出来看看林芝风光。我想,这哥们儿也太能逃了,20年过去了,还能安然无恙,不成仙都成妖了。
这一路确实好风光,色季拉山口的南迦巴瓦峰观景台,海拔四千七百米,正对南迦巴瓦峰,晴天看得格外清晰。若是夏季很可能被云雾遮得严严实实,看不见雪峰的真面目;鲁朗林海,漫山遍野的绿色松林,真正的山林之海;鲁朗田园风光,雪山、绿树、田园、木屋,正是想象中瑞士的模样。
一路上青山绿水,林芝不愧是“西藏江南”,若不是远处的皑皑雪山提醒着自己,真恍如身处南方。
跟着车回到了鲁朗镇,没多久,幸运搭上了第五辆车,是一辆前往波密的光缆维护工作用车,车上坐着一位大哥和一位小伙。
出来多久了啊,姑娘?大哥问道。七十多天。啧啧,等我挣个十几二十万了也这么玩儿。我没花这么多钱呀。怎么可能,得好多万吧。没有没有,六千多块。啊?——大哥和小伙同时张大嘴巴。多少?小伙半信半疑。六千多,七千不到。六千多怎么能走两个多月啊,旅游几天就没啦。所以说我这是弱弱地游嘛。
前面就是天险路了。大哥突然说。
通麦天险路,十四公里长,没有柏油路,只有土路,很难倒车,因为无路可退,太险、太窄、太高、太颠,脚下便是大峡谷,江水奔腾。大哥说,常有车在此处开翻下去,尸骸都别想找到。
坐在车上,我时而睁开眼睛,瞅一眼现实世界,时而闭上眼睛,幻想我是在看电影。因为这段路实在太长了,只能一路默念,大地,宽恕我吧,我的小命不值钱,您拿去也没什么用。
如果你希望一件事不要发生时,偏偏可能发生。
快到波密时,汽车离开主干道,检修光缆,却被一根粗壮的树干卡住左后轮,我们在这又高又陡的荒山野岭,折腾了好几个小时,才把树干移开了。等我们抵达雪山下的小县城波密时,已是晚上七点,神啊,你救救我吧。
虽然如此,我还是爱上搭车了,不仅可以认识更多的人,还能遇到意想不到的事情。比如突然遇到一片珍果,比如遇到路边有人烤羊,现场加入进去。此外,还时常遇到鸡、羊、猪、狗、牛、马等在公路上淡定行走,有时狂按喇叭也没用,动物们继续悠闲地漫着步,任凭你干着急。最刺激的还属夜行土路,坎坷,颠簸,狭窄,只比天险路略宽一点,仿佛一不留神就会连人带车滚下山崖。
到了察隅,两位大哥入住了县城里最好的宾馆。我本想去附近寻家便宜的小旅馆落脚,大哥二话不说,为我在宾馆单独开了一个标准间。
若放在大城市,这间宾馆的档次恐怕还比不上经济型快捷酒店,但这已经是我旅行以来住过的最好的房间了,简直是超级豪华。我有些许忐忑,告诉自己晚上不论是谁来敲门,坚决不开。事实上是我多虑了,一觉睡到第二天上午十点钟,大哥来敲门,问我要不要同他们一起去吃清真拌面。我很感激两位大哥。当然了,保持警惕是件好事。
我的背包里有一本高中时主修地理用的地图册,很薄,但做不了旅游地图,最多只能看看省际或国家的位置及大致地形罢了。在新疆用的是网上找到的地图打印出来的版本。到了察隅,想买张西藏旅游地图,一问价竟然要8元钱。要知道北京地图在北京只卖两元,如果你买一张报纸,店主还白送。也许这就是大城市与小城市的区别所在吧。
抬头是青山,低头是绿水,这便是察隅,西藏的东南角,森林下的山城,与缅甸和印度接壤,著名的梅里雪山的一部分就在察隅境内。只可惜这里是雪山的背面,因多座大山的遮档,看不见梅里雪山的踪影。
大哥的手机壁纸是个可爱的女娃儿,大约八九岁。是您女儿吗?哪儿,这是我孙女儿。大哥笑着。我孙子也这么大咯,上学了。另一位大哥说。
我大吃一惊。两位大哥未到四十岁,竟都有了孙子孙女。我十四岁结的婚。一位大哥说。十四岁!我瞪大眼睛。
可不是,那会儿为了拿结婚证,把身份证上改大了九岁呐。我也差不多……我们那儿,都是十四五岁结婚,男娃女娃都这样。
可是,十四岁,还在上初中呀。我们那儿不在乎读书,最多念个小学。农村嘛,你懂的。像你这个年龄还没嫁出去的姑娘,在我们那儿可就是黄花菜没人要的咯。大哥打趣道。
十四岁结婚,十五岁抱娃,二十九岁娃儿结婚,三十岁抱孙子。照这个速度,四十五岁就可以做爷爷了,也难怪两位大哥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大。这么一大家子的重担都在肩上,如何轻松得了。
我若换一个出生地,此时也可能有个上学的娃了,没准还不止一个,我怎么会这么联想呢,嗨。
察隅的手机讯号不太稳定,很长一段时间手机无法联网,电话也常常不灵,只有短信最有用。大哥们谈生意时一度窘迫到只能发短信沟通,因为打不了电话。
在察隅邮局,打算寄个包裹给上海的好友。
请问,这些东西寄到上海多少钱?我问。
我来查一下本子……没有上海嘛……上海属于哪个省?营业员问。
上海是直辖市。
我知道上海是市,它属于哪个省?
上海是直辖市,跟北京一样……
北京属河北省,上海也属河北?
不是,上海是直辖市……
那它属于哪个省啊?
……
也许工作人员的意思是指属于哪一片区域吧,但听起来总觉得特别有意思。
因路途有一段公路在铺沥青,禁止车辆白天通行,所以只得傍晚启程回去。途中又遇盘山公路修路,从上面推沙土到下面的路段,用以拓宽道路,路完全被沙土堵死。我觉得这突发事件似乎是为了考验我的耐心。站在路边,看着遥远的山峰上阳光一点一点消逝,奔腾不息的江水从脚下流向远方。
我寻思着,下次来西藏,我一定走大路,这些弯弯曲曲的山路我再也惹不起了。
路上,遇到一位水电工程师,来此考察水电资源。你知道雅鲁藏布江的水电资源有多丰富么?我摇头。假如在雅鲁藏布江上建水电站,收获的电量相当于十个三峡水电站!真这么厉害呀?那可不,现在的问题在于送电,如何将电送往华东地区……我把视线继续回转到远方的日落,若真在雅鲁藏布江上建水电站,对生态的破坏也会是惊人的吧?当然了,我这个外行人又懂得什么呢?!
我靠在副驾驶座上睡得迷迷糊糊,只记得翻过了几座大山,然后就到了曲松,之后就是平坦的柏油路了。下车后,我又兴奋了起来,把昨天剩下的啤酒和零食拿出来,就着拉萨啤酒,看着车窗外的满天繁星。这一刻,估计神仙都充满醋意。

内容简介
《再不远行,就老了》内容简介:一个80后单身女孩,辞掉外企的工作,趁着年轻,独自环游世界。她带着三千多美金上路,本来只想去新疆和西藏,可是一路上,惊险刺激、令人不可思议的人和故事持续不断,令人上瘾,停不下来。至今她已行走一年,从南亚到中东,再到非洲,她已走遍尼泊尔、印度、斯里兰卡、埃及、约旦、以色列、肯尼亚、苏丹等十来个国家。一路上,她写下50万字旅行心得,引来100多万旅行爱好者互动,成为中国当前最知名的旅行达人。

海报:

再不远行,就老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