蛤蟆的油.pdf

蛤蟆的油.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蛤蟆的油》是黑泽明回忆40岁前的壮美人生,即是黑泽明的自传。
该自传写于1978年,黑泽明68岁时。1984年在日本出版。1987年,它曾经以《黑泽明自传》为名在国内出版过。
自传内容起于1911年,一岁的“酥糖”黑泽明打翻洗澡盆;止于1950年,40岁的黑泽明以《罗生门》获得金狮奖的前前后后。
《蛤蟆的油》深刻影响斯蒂芬•斯皮尔伯格、乔治•卢卡斯、弗朗西斯•科波拉、山田洋次、张艺谋、徐克、杜琪峰、贾樟柯……的电影大师,曾荣获“国家图书馆文津奖”、CCTV“年度好书”,入选《中华读书报》“年度最佳图书”。著名导演贾樟柯,著名演员陈建斌、姚晨……倾情推荐。

作者简介
作者:(日本)黑泽明 译者:李正伦

黑泽明,日本著名电影导演。1910年生于东京一个武士家庭,自小就在严格的家教下学习剑道、书法和绘画。1943年因执导第一部电影《姿三四郎》一举成名。1950年执导的电影《罗生门》,获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和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从而一跃成为世界级大导演。1954年执导了日本电影史上最著名的电影——《七武士》。执导的其他影片《生之欲》、《白痴》、《蜘蛛巢城》、《影子武士》、《乱》、《梦》等,均已成为世界电影史上不朽的经典。1990年获奥斯卡终身成就奖。1998年病逝。
黑泽明在他五十余年的电影生涯中导演了三十多部电影,共获得了三十多个著名的奖项。作为世界电影史上最伟大的导演之一,他的电影影响了亚洲几代电影人以及斯蒂芬•斯皮尔伯格、乔治•卢卡斯、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等一代西方著名导演。
1999年,黑泽明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20世纪亚洲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其“黑泽明”词条由张艺谋、斯皮尔伯格亲自撰写,他们都毫无保留地表达了对这位电影大师的崇敬之情。

目录
写在前面
第一章 酥糖与剑道
荡漾在洗澡盆
“活动写真”
地狱
“酥糖”遇到天使
江户川上
灿烂花开向阳处
旋风
剑道
毒刺与诋毁
枫桥夜泊
紫式部与清少纳言

第二章 大正的声音
明治的影子
大正的声音
神乐坂
武者
遗痛一刻
巅峰只欠一跳
长长的红砖墙
生死之间

可怕的远足

第三章 迷路
师之大者
叛逆
遥远的乡村
山野武士
乡间九十

迷路
和战争无关
懦弱与渺小
旧日小街

底片与正片

第四章 危险的拐角
危险的拐角
山顶
P•C•L
山崩
高山仰止
病与酒
好人无寿
苦战
我将登山

第五章 预备——拍!
预备——拍!
武魂
苦尽甘来
冷镜头
人生何处无归处
跨过太平洋
只有一个日本

第六章 到《罗生门》为止
苏醒
情不自禁地鼓掌
人非强者
人非弱者
空落的哀愁
心无边,命运无边
鲑鱼的牢骚
生命总有余味

罗生门
附录

序言
日子过得真快,到这月的二十三日即1978年3月23日。我就六十八岁了。
回顾过去的年月,理所当然会想起许许多多的事情。以前许多人跟我说,你是不是该写写自传?然而我却始终没有郑重其事地写这种东西的心情。因为,总体说来,我并不觉得自己个人的事多么有趣,值得把它写出来。
再者,如果写,那就全都是谈电影的事。因为,从我身上减去电影,我的人生大概就成了零。
不过,这回是有人提出要求,希望我写写自己。实在是盛情难却,便答应下来了。这件事似乎也和我读了让•雷诺阿让•雷诺阿(JeanRenoir,1894—1979),法国著名电影导演,印象派画家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的次子,法国电影诗意现实主义的代表人物,作品有《乡村一日》(1936年)、《大幻灭》(1937年)和《游戏规则》(1939年)等,影响深远。的自传,受了影响有关。
让•雷诺阿,我曾经见过。他请我吃过晚饭,和我谈了许多问题,但当时的印象中,觉得他这个人没有写自传的意思。然而他终于写了,这给了我启发。
让•雷诺阿在他的自传里有下面一段话:
不少人劝我写自传……对这些人来说,他们已经不满足于一个艺术家仅仅借助摄影机和麦克风表现他自己了,他们希望知道这个艺术家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还说:
我们这么引以为豪的个性,实际上是由种种复杂的因素形成的。比如上幼儿园的时候在那里遇到的小朋友,第一次读的小说的主人公,有时甚至从表兄乌瑾饲养的那条猎犬那里得到了启发。我们并不是光凭自己就能生活得很充实……我从自己的记忆之中,找出了许许多多曾经使我得以有今日的力量,以及与这种力量有关的人和发生的事。
(三铃书房《让•雷诺阿自传》)
这段文章,加上同他见面时留给我的强烈印象——我也想像他那样老去——激起了我写自传的愿望。
还有一位也是我曾敬仰的人,那就是约翰•福特约翰•福特(JohnFord,1895—1973),好莱坞最负盛名的西部片导演。凭影片《告密者》(1935)、《怒火之花》(1940)、《青山翠谷》(1941)、《沉默的人》(1952)曾四度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金像奖。。
我常常为他没有一部自传而感到遗憾,这种心情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也使我动了写自传的念头。
当然,我和这两位老前辈比起来还是个雏儿。但是,既然有不少人想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那么,写写这方面的东西也是该尽的义务了。
我没有把握使读者读起我的东西来一定感到有趣,但是,我常常对后生们讲“不要怕丢丑”,而且时时把这句话讲给自己听。于是,我就动笔了。为了写这本书,我找来很多老朋友,与他们促膝长谈,以唤起往昔的记忆。这些人有:
植草圭之助,小说家、剧作家,小学时代的朋友。
本多猪四郎,电影导演,我任副导演时期的朋友。
村木与四肥郎,美工导演,我的摄制组里的人。
矢口文雄,录音技师,和我一同进P•C•L电影制片厂的同事。该公司后来发展为东宝公司。
佐藤胜,音乐导演,逝世的早坂文雄的弟子,摄制组的人。
藤田进,演员,我的处女作《姿三四郎》的主角。
加山雄三,演员,是我严格训练出来的演员中的代表人物。
川喜多可诗子,东宝东和电影公司副社长,我在国外时承她多方面关照。我在国外的情况她了如指掌。
奥迪•勃克,美国人,日本电影研究专家。关于我在电影方面的情况,他比我自己还清楚。
桥本忍,制片人、电影剧本作家,《罗生门》、《七武士》、《生存》等剧本的合作执笔者。
井手雅人,电影剧本作家。最近以来,我的电影剧本主要是由他同我合作完成的。此外,也是我的象棋、高尔夫球的对手。
松江阳一,制片人,东京大学毕业,意大利电影大学的高材生。他的行动非常神秘,而且千奇百怪。我在国外生活期间,总是和这位弗兰肯斯坦玛丽•雪莱1818年出版的同名名著中的主人公,系一生理学家创造的怪物。这个怪物具备了自己的生命力,反而报复他的创造者。“弗兰肯斯坦”一词后来用以指代“顽固的人”或“人形怪物”,以及“脱离控制的创造物”等。式的男人在一起。
野上照代,是我的左膀右臂,摄制组的人。我写这本书的时候,她也是自始至终不辞辛劳给予我关怀的人。
借本书的出版,谨对上述诸位为此书所付的辛劳聊表谢意。
黑泽明

文摘
旋风
智力上我和哥哥相差十岁,但实际上他只比我大四岁而已。
所以,我上了小学三年级,在一种完全的幼童的精神状态中勉强成为一个少年的时候,我哥哥已经上了中学。
这时,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
我前面已经提过,哥哥是个秀才,他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在东京市举办的小学学生统一测试中名列第三,六年级的时候就名列榜首了。
然而,就是这位哥哥,报考当时的名牌中学东京府立一中的时候,却名落孙山。
这件事,对于我父亲以至全家来说,简直是一场噩梦。
我记得,当时家里的气氛特别反常。
我感到,这件事仿佛一阵旋风袭击了我们的家。
父亲心境黯然;母亲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姐姐们唧唧喳喳,尽可能不理睬哥哥。
那时,连我也为此事感到十分惋惜,而且非常气愤。直到现在我也不明白哥哥是什么原因落榜的。他参加任何考试从来都得分很高,而且考试归来表现出绝对有把握的样子。我能想到的只能是这么两个原因:其一是最后权衡的时候,他因为学校优先录取名门子弟而被挤掉了;其次是口试的时候,自负而又极富个性的哥哥,言谈举止不符合标准。
但奇怪的是,当时哥哥是什么状态我却毫不记得。我想,他很可能把这事置之度外,采取超然的态度。但不能否认,这事给了他很大的打击。
证据是,以这件事为分界线,哥哥的性格突然变了。
此后,在父亲劝说之下,他进了位于若松町的成城中学。当时,这所中学的校风近似于陆军少年学校。可能是他对这个中学的校风很反感,从此开始,他对学业采取了完全视同儿戏的态度,耽溺于文学,因而常常和父亲发生冲突。
父亲是户山陆军学校第一期毕业生,毕业后当了教官。他的学生后来有当了大将的。毋庸讳言,他的教育方法纯粹是斯巴达式的。
这样的父亲和崇拜外国文学的哥哥意见相左,自然是理所当然的了。不过,那时的我并不理解父亲与哥哥为什么争吵,只是忧伤地站在一旁望着。
然而此时,遭到意外的旋风袭击的这个家,又遭到一股寒流的袭击。
我有四个姐姐和三个哥哥。大姐的孩子和我同岁,我出生时大姐已经出嫁了。大哥比我大好多岁,我记事的时候他已离家自立门户,很少看到他。二哥在我出生之前病死了。所以,和我生活在一起的只有本书里常常提到的这位哥哥以及三位姐姐。我姐姐们的名字中都有个“代”字,从业已出嫁的姐姐起,按年龄为序分别是:茂代、春代、种代、百代。
我则以年龄为序,称尚未出嫁的三位姐姐为:大姐姐、二姐姐、小姐姐。
前面我已提到,哥哥认为我不能成为他的伙伴,我就只能跟姐姐们一起玩。直到现在,扔布包和翻绳还是我的拿手好戏呢。(我常常把这拿手戏表演给朋友和我们摄制组的人看,他们无不吃惊。我想他们读了本书,对于我那“酥糖”时代的旧闻逸事,应当更加吃惊吧。)
经常和我一起玩耍的是我的小姐姐。我清楚地记得上幼儿园的时候,我和小姐姐在父亲供职的、位于大森的学校里玩耍。那地方是一块呈钩状的空地,一阵旋风刮来,把我们刮得离地而起。我们俩赶紧抱在一块儿,刹那间就掉了下来,我哭着抓着姐姐的手跑回了家。
我这个姐姐,在我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得了一场病,就像突然被旋风刮走一般,去了另一个世界。
我不能忘记,到顺天堂医院去看她的时候,病床上的姐姐那凄凉的笑容。我也不能忘记和这位姐姐过偶人节时摆偶人的欢悦气氛。
我们家有旧的古装宫廷偶人,有三宫女、五乐工、浦岛太郎、带哈巴狗的女官等等。还有两副金屏风、两盏纸罩蜡灯、五套泥金彩绘的小桌,小桌上面摆着成套的泥金彩绘小碗盏,连小到能放在手掌上的银手炉也一应俱全。
我们关上电灯,在光线微弱的房间里,借着纸罩蜡灯的柔光,看那些摆在铺着猩红毯子的五层坛上的宫廷偶人,它们仿佛就要开口讲话一般,栩栩如生,美丽之极,我甚至为此而有些发怯。
我的小姐姐招呼我坐在偶人坛前,给我放上小桌,让我在小手炉上烤手,用大拇指甲那么大的酒杯喝甜酒。
小姐姐在三个姐姐中最漂亮,柔媚得过了头。她身上有一种像水晶一般透明、柔弱易殒、令人哀怜的美。哥哥受重伤时,哭着说自己情愿替他死的就是她。
即使现在我提笔写到她,也难禁热泪滚滚,不胜唏嘘。
为我这个姐姐举行葬礼的那天,我和全家人以及亲戚们坐在寺庙的正殿上听和尚诵经。当诵经声、木鱼声加上铜锣声达到高潮的时候,我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尽管父母亲和姐姐们怒目而视,但这笑就是止不住。
哥哥把我带到殿外。
我明白,他领我出来为的是到外面训斥我。然而哥哥毫无怒气。我以为他准是把我扔在外面再回正殿去,可并非如此。他只是朝诵经高潮中的正殿回头望了望。
“小明,往那边去!”他扔下这么一句,便离开石条铺的甬路朝外面走去。我紧跟在他后面。
哥哥边大步走着边冒了一句:“和尚们真会折腾!”
我高兴了。
我之所以笑出声来,倒并不是嘲笑和尚们。我只是觉得可笑,自己又控制不住才笑的。不过,听了哥哥的话倒觉得舒畅了。同时我也在想,我纵声大笑,我的小姐姐也会高兴吧。
我这位姐姐只活了十六岁。
我自己都觉得奇怪,然而却记得清清楚楚,她的法号是:桃林贞光信女。
P28-31

内容简介
《蛤蟆的油》主要内容:
日本民间流传:有一种蛤蟆,外表特别丑,将其放在镜前,蛤蟆看到自己丑陋不堪的样子,就会吓出一身油。这种油,是治疗烧伤烫伤的珍贵药材。
黑泽明晚年回首往事,自喻是只站在镜前的蛤蟆,发现自己从前的种种不堪,吓出一身油——就是这部《蛤蟆的油》。
孩提时愚钝爱哭;少年时以“剑客”自居,同时痴迷于阅读、绘画和电影;青春里四处碰壁,迷惘徘徊;偶然踏入电影界,成为导演……
黑泽明坦然面对过往,将人生甘苦、艺术感悟娓娓道来……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