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茶非常道.pdf

平常茶非常道.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平常茶非常道》是本禅茶文化散文,由台湾著名散文作家林清玄先生所作。阅读《平常茶非常道》,如同听听林先生在作禅与茶的讲演。讲演深入浅出,颇能明心见性。
禅自然是有的,但不是写在墙上、画在茶杯上。它和茶相同,人生无所不茶,无不是茶;人生无所不禅,无不是禅。
茶不在禅里,禅也不在茶中。茶或禅以及生活的一切恼害都化成一缕轻烟,飞向空无的所在,那就是茶禅一味了。
茶的真滋味,禅的真境界,唯有平常心乃能知之。
茶是可人儿,万灵丹,
寒冷若你,茶将为之温暖,
激愤若你,茶将为之安定,
沮丧若你,茶将为之开怀,
疲惫若你,茶将为之抚慰。

作者简介
林清玄,台湾高雄人。著名散文作家。曾任台湾《中国时报》记者、主编、主笔等。
八岁立志成为作家;十七岁正式发表作品;三十岁前获遍台湾各项文学大奖;三十二岁遇见佛法,入山修行;三十五岁出山,四处参学,写成“身心安顿”系列,成为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台湾最畅销的作品;四十岁完成“菩提系列”,畅销数百万册,被推为当代最具影响力的图书;同时创作的“现代佛典系列”,掀起学佛热潮;四十五岁录制《打开心内的门窗》、《走向光明的所在》有声书,当年录音磁带总销量达三百二十多万盘,被称为有声书的经典;五十岁完成《茶言观色》、《茶味禅心》和“人生寓言系列”,被选为青少年最佳读本;五十二岁完成写作奥秘三部曲《林泉》、《清欢》、《玄想》,被选为中学生优良读物。
三十多年来,著书百余部,且本本畅销。随着阅历的丰富,体验的深入,作品不断地提升境界,文章深入浅出,语言清雅脱俗,既有文学的优美,又有佛禅的睿智;既有丰富的认知,又有博爱的慈悲;能点亮众人的心灯,能提升读者的觉悟。其作品风靡了整个华人世界,被海内外誉为最有影响力的当代华语散文作家之一。

目录
茶能生善
王孙草与野人家
第一位女茶师
万古云霄一羽毛
友情的茶
沏壶冻顶供养春天
看时大彬的茗壶
卢仝七碗茶
流华净肌骨
相思一磬声
茶歌与酒诗

人间奇香
新鲜的桂花茶
莲花香片
菊花普洱
若兰茶酒
酢浆草茶
冷泡银针
太阳茶
云香茶
松子茶
肉骨茶
沉香茶
感通茶与嬉野茶
药草浴与普洱茶
雾里听草
小五太平茶
仙茗自仙家
龙井问茶
佛国奇香

饮茶洗心
请上坐,泡好茶
卖茶老妇
饮茶洗心
爱,永远保持分享
无事最可贵
无我的茶
大茶壶与小茶壶
过眼的繁华
水在舌头上
佛山无影水
在蟹眼与鱼眼问沉浮
情如无憾情补天
茶香一叶
猫空半日
茶与杯的玄思

入清凉地
私房茶与私藏茶
茶禅一味
不可一日无茶
无不是茶
所谓乌龙,即非乌龙
黄叶中的风骨
不可小看老婆子
百鸟不衔花
茶匠的心
落叶永远扫不干净
净土也有好茶
入清凉地
一片茶叶
片叶不沾身
水会永远活着
一味
达摩茶杯
家家有明月清风

文摘
王孙草与野人家
唐代有两位孤儿,我最佩服,一位是玄奘法师,一位是茶圣陆羽。
玄奘法师到西方取经,这实在是千古的盛事,唐代西域的路是多么难行,他过了一百三十八个国家,携回佛教经论六百五十七部,他的坚强、勇毅、智慧、胸襟,一想到就会令人脊椎骨挺直,有一种巨视来俯看中国的文明与气派。
陆羽则是写《茶经》的雅士,他自幼在寺庙与茶结缘,然后自己采茶、制茶煮茶,从茶叶中发现新天地,他既不作官,也不营谋生活的作务,一生都在茶与诗中度过,他的(茶经)完整地给中国茶艺一个深刻的美感结构。喝茶的时候想到陆羽在小小的茶叶中,思维到生活的内涵,就使我们有一种微观,在细小的茶叶里却展出不凡的美感觉受。
玄奘与陆羽都是孤儿。
孤儿乃是人生最坏的出发点,但是,我常常想,这最坏也许就是最好。玄奘自幼剃度出家,没有任何挂碍,长大以后飘然西行,生死不计,没有任何畏惧,这种毫无背负与留恋的坚毅性格,在贵族与富豪的子女中恐怕很难养成。对于一个孤儿,父母都已经是身外之物了,财富名位又何足道哉!
陆羽从小被弃于江边,容貌又丑,又有口吃,或者是这样,使他对生命的美感有强烈的感受,没有人传授,就泡出最好喝的茶,放牛的时候用竹片在牛背上写诗,与朋友能真诚相交,这都是强烈的美感追求。在任何最平凡的事物中体验美感,恐怕也是富贵子弟不能理解的吧!
生于贫贱,或生为孤儿,是人生的最底层,这个底层对凡夫俗子是甚可哀痛的,但有志远才高的人,或美感强烈的孩子,这却是最好的出发。在《庄子》的“知北游”里,东郭子问庄子:“道在哪里?”
庄子说:“道是无所不在的。”
“请你明指个所在!”
“道就在蝼蚁身上。”
“怎么会这样卑下呢?”
“道就在稊稗小草里面。”
“怎么越来越卑下了呢?”
“道就在砖瓦里面。”
“怎么又更卑下了呢?”
“道就在屎溺里面。”
东郭子不说话了。
庄子下结论说:“你问的话、离开大道太远了,以人道来观看万物,万物没有贵贱。蝼蚁、稗梯、砖瓦、屎溺是一样的。它们如果不合乎道,或根本不能存在,所以我说道是无所不在。”
是呀!如果不是从最底层出发的人,他可能连蝼蚁、小草、砖瓦、屎溺的样子都看不清楚,自然看不清大道的所在,豪贵的人容易对平凡的事物轻贱,也容易对低俗的事嫌恶,对生命之美就有了坏的出发点(谁的生命没有砖瓦和屎溺呢?);卑贱的人则牛粪。小草的味道貌岸然多么亲切,砖瓦、蝼蚁多么美而有生命之力,对美的出发是很好的。
每次想到陆羽是一个弃婴,被抚养在佛寺,曾经放牛,甚至.在戏班里演过丑角,就觉得是茶的幸运,是中国生活艺术的幸运,是茶的美感经验的幸运,想一想,陆羽如果是高官的儿子,他便不会亲自去汲泉水;陆羽如果是富人的儿子,他便不会到荒山去采茶;则中国将没有《茶经》,如此想来,都会吓出一身冷汗。
为了深入体验获的美感,孤儿陆羽把我国茶叶产地分成五大区,山南、淮南、浙西、浙东、剑南,对同一地区不同地点的茶,都品评其质地,并下了深刻的评语,这对饮茶的历史是划时代的创举。
为了知道茶味,陆羽完全地了解粗茶、散茶、末茶、饼茶的制作方法,他曾亲手造茶,采茶,光是茶饼就要经过来、蒸。捣、拍、焙、穿、封七道手续,对茶研究的深入可知。为了对茶的境界有更多的体会,陆羽也研究了水,他把水分成山水、江水、井水三个类型,把天下的水分为二十个等级,他品评过的水,西到商州、(现在陕西省的商县),南到柳州(广西柳州),北到后州的淮水发源地(豫西桐柏山区),遍及长江中下游。甚至,他也品味了瀑布和雪水。最后,陆羽留下一个对水质精辟的见解,他说:“夫茶于所产处,无不佳也,盖水土之宜。离其处,水功其半,恭善烹洁器,全其功也。”它的意思是说能出产好茶的地方,那里的水都是很棒的。因为得到水土之宜。再好的水运到远处,品质只剩一半,要靠泡茶技术和好的器具来补救了。这位孤儿出身的陆羽,不只使饮茶从生活提升了美感,也使得一向为少数人专属的品茶艺术,成为普及的、人人都能体会的平民艺术。在史传上,陆羽是“聪俊多能”,是“学赡辞逸,诙谐纵辨”,是“有文学,多意思”,是“耻一物不尽其妙,茶术尤著”。
他是一个性情中人,他时常“独行野中,诵诗击木,徘徊不得意,或恸哭而归”。他对朋友热诚,凡结识他的都乐于亲近他。他因为自小被弃在竟陵城下的河边,“于江湖称竟陵子,于南越称桑芒翁”。
他是一个视富贵如浮云的人,许多从人生底层出发的人,容易对名利产生执著,但是陆羽有官也不愿去做,一生游历天下;遍品天下的水饮遍天下的茶时常走入深山去采茶制茶。
他怀念感恩养育他的竟陵禅师智积,在唐代李肇的(国史补)中说:“羽少事竟陵禅师智积;异日,在他处闻禅师去世;哭之甚哀,作诗寄情。”他写的诗是:
不羡白玉盏。不羡黄金罍;
亦不羡朝入省,亦不去幕入台;
千羡万羡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来。
他不羡慕荣华富贵;只羡慕那西江的水,能流在竟陵城下永远陪伴着师父。
陆羽是一个了不起的孤儿;他虽“以茶为经”,以小见大,不像那些研究六经的人,以大见小,但他作为人的品质,他对美感追求的贡献,比许多穷完六经的学者犹有过之。
作为野人家的子弟,陆羽却研究了被称为“子孙草”的茶,“分其原,制其具,教其造、设其器,命其煮”,今天我们对喝茶有一些体验,实在应该感念他。
皇甫冉写的《送陆鸿渐栖霞寺采茶》一诗:
采茶非采篆,远远上层崖;
布叶春风暖,盈筐白日斜。
旧知山寺路;时宿野人家,
借问王孙草,何时泛碗花?
为陆羽在深山采茶留下了身影。他的弟弟皇甫曾则有一首《送陆鸿渐山人采茶回》的诗:
千峰待通客,香茗复丛生;
采摘知深处,烟霞羡独行。
幽期山寺远;野饭石泉清;
寂寂燃灯夜,相思一磬声。
陆羽是一位每次上山采茶,都不仅令人“怀念”,甚至今人“相思”的人。不只是他煎的茶,也是他的人格特质,对于从人生底层出发的老百姓,陆羽是很好的启发,有时喝茶之际,想到陆羽,都像听到遥远的时代传来的磐声,香茗还在千峰,烟霞横于无边的天际!
第一位女茶师
在西安的时候,我很想去两个地方,一个是大雁塔,一个是法门寺。
大雁塔在慈恩寺内,是玄奘法师译经的地方,传说玄奘为担忧经文梵箧遇到火难而散佚,乃请高宗皇帝采西域之制,建大雁塔,安置梵箧。
大雁塔的来源还有两个传说,都非常动人。
一是在一位菩萨舍身的纪念日,慈恩寺的法师聚集在一起诵经,这时,一群雁子呈人字飞过天空,有一位僧人起了一念:“我们生活艰苦,一直不能饱腹,菩萨也应该知道吧!尤其今天是他舍身的日子。”
他的念头才闪过,空中雁群里有一只雁子突然笔直坠落,当场触地而死,为了纪念这只舍身供僧的雁子,在它触地的地方盖了一座雁形的宝塔。
二是曾有猎人在慈恩寺外射雁,一只大雁被射中了,它的伴侣悲啼数声,飞上高空,然后急速地撞地而亡,为了纪念这对雁子的情深义重,慈恩寺的僧人遂盖大雁塔以为见证。
不管哪一个说法是正确的,每一个都令人十分动容。
法门寺则是收藏佛骨舍利的地方。唐朝皇帝经常迎佛骨舍利入宫供养,使得韩愈看不过去,写了《谏迎佛骨表》给宪宗皇帝。
我想去法门寺,不只是为了瞻礼佛骨,而是十年前因法门寺的宝塔崩塌,发现了“地宫”,这地下宫殿里保留了非常重要的茶文化,还是首次被发现。
可惜行程的安排太紧,使我没有时间到大雁塔和法门寺,幸好,在书店里找了许多书籍资料,对法门寺发现的茶文化有了更新的认识。
在陆羽的《茶经》里虽然对茶作过非常完整的记述,但陆羽到底是一个平民,对于唐朝宫廷的饮茶方式是无法记载的。
此外,陆羽对茶具虽有细致的描写,可惜因年代久远,找不到当时的茶具,无法呈现出茶道在唐朝的原貌。
法门寺在一九八八年发现的茶具,制成于咸通九年到十二年,为僖宗皇帝御用的真品,保留得非常完整,这套唐朝宫廷用的茶具,是迄今世界上发现最早、最完善、最精致的茶具文物。
法门寺地宫的茶具包括:
一、烘焙器:金银丝结条笼子、鎏金飞鸿球路纹笼子。
这两件都是烘烤团茶所用的,通体剔透,工艺精巧,可见早在唐代,金丝编织工艺已达到极高的水准。
二、碾罗器:鎏金鸿雁流云纹银茶碾子、鎏金仙人驾鹤纹壶门座茶罗子。
因唐代用团茶,煮茶之前,要将团茶烘烤,用茶碾子碾碎,再用茶罗子筛茶。当时的人品茶,多是自碾自罗,是品茶者酝酿品茶情趣的重要过程。
陆羽在《茶经》中主张碾罗器要用竹木制成,法门寺出土的茶具显然豪华得多,也可见帝王饮茶的享受比一般人讲究得多。
三、贮茶器、贮盆、椒器:鎏金银龟盒、鎏金人物画坛子、鎏金摩羯纹蕾纽三足架银盐台。
唐人吃茶,以茶粉末放入爆发中烹煮,加入椒、盐等佐料,调成糊状,一起吃下。
四、烹煮器:鎏金飞鸿纹银匙、鎏金飞鸿纹银则。
银则是投茶时的匕状量具,形如勺,茶匙是煮茶时用来击沸汤面,使茶末融于汤中。
五、饮茶器:鎏金伎乐纹银调达子、素面淡黄色琉璃茶盏、茶托。五瓣葵口圈足秘色瓷茶碗。
可见以琉璃制成的茶具,早在唐代就已起用,色茶碗更可看出茶具在唐朝已经在造型、釉彩、纹色等方面达到最高境界了!
法门寺地宫得以保存如此完整的茶具是非常偶然的。原来,晚唐的皇帝经常到法门寺拜祭佛骨舍利,祈愿“圣寿万春,圣枝万叶,八荒来服,四海无波”。这套文思院特别为僖宗打造的茶具,不知是僖宗拜祭时供养佛陀所用?或者是随行喝茶所用?它就存放在法门寺的地窖里,上面又盖了宝塔,才能经历千年还毫发无损,完美如新。
这套茶具使我们知道茶道在唐朝不只是成熟的文化现象,具有深邃的思想内涵,还是精美的艺术形式,成为生活的完美实践。
宫廷,是封建社会的最高层,也是社会意识的源头。既是时尚与文明的典范,又是文化思想传播的中心。当皇帝讲究饮茶之道,御用茶具金碧辉煌、华美富丽到了极致,社会饮茶的风靡也就可想而知了。
如果我们将饮茶分为不同的层次;民间茶道是为了联结友情、品味人生;寺院茶道是为了超脱世俗、宁静致远;宫廷茶道是为了拣精择极、豪华享受。这样,我们才能对茶道有全面的了解。
在研读法门寺茶具的历史资料时,意外地发现唐德宗皇帝有一个宠妃李冶,竟是中国第一位女茶师,而且是茶圣陆羽的红粉知己,她的身世坎坷离奇,令人感慨万千。
安史之乱后,陆羽离开竟陵,沿长江而下,经过鄂州、黄州、彭泽等地,最后抵达湖州。湖州的风景秀丽、地灵人杰,邻近地区的茶泉都非常好,加上结识了方外至交皎然,陆羽便在湖州定居下来。
经由皎然的引荐,陆羽认识了一个色艺双绝的女道士李冶。
李冶原是吴兴一带的名妓,在诗歌艺术上有很深的造诣,后来看破红尘,出家修道。由于她长得美丽非凡,写一手好诗,又能谈禅论道,附近的名士都乐于结识她。
陆羽就是在这种惜才的情况下认识李冶的。初次见面,李冶向陆羽敬了一杯香茶,没想到陆羽只向杯中看了一眼就说:“久闻李道姑以诗才著称,没想到尚未摆脱庸俗之气。”
李冶吃了一惊:“我们尚未开口交谈,陆处士何以断定我未脱庸俗之气?”
陆羽说:“从这杯茶就可以断定了!”
李冶不解地问:“这茶里有什么事可以断定?”
“你所居的吴兴,啄木岭茶名扬天下,顾渚山的紫笋茶是历代的、贡品,但你泡的茶和俗人一样,辱没了好茶。”
李冶更为惊奇:“茶,还有道俗之分吗?”
陆羽说:“茶,乃养生之精,可以解热渴、驱凝闷、缓脑痛、明眼目、息烦恼、舒关节、荡昏寐,长期饮用可以有力悦志、增益思考……这些还在其次,善茶之人必有五美,味之美、器之美、火之美、饮之美、境之美,茶的境界与诗情道心并无分别,境界高的人才能泡出天人合一的滋味呀!”
李冶听了心中大为叹服,口中依然不服,说:“你还没有喝这杯茶,怎么说我未脱俗气呢?”
陆羽说:“茶水煮开时,小滚为鱼目,大滚为蟹眼,唯有鱼目与蟹眼,茶叶才能显味,你用尚未开透之水泡茶请我,以致茶叶浮水、茶香未出,显露出你泡茶的时候心不从容、意不平宁、志不专一,这不是和俗人一样吗?”
李冶听了若有所悟,当场拜陆羽为师,学习茶艺。陆羽当晚即留宿观中,住了半个多月,这段时间除了与李冶谈诗论艺,就是传授烹茶品茗之道,李冶很快领略其中的要诀。后来,陆羽常来与她煮茶论道,使她的茶艺走向了新境界。不久之后,李冶不仅色艺知名于天下,烹茶煮茗的声名也震动八方。
唐建中四年(公元七八三年),德宗皇帝闻知李冶的诗名茶名,特别下诏召她上京晋见。德宗一见李冶惊为天人,当时李冶已经四十几岁了,但姿色脱俗,气质更是非凡。德宗惊喜之余,把她强留在宫中,并召幸了李冶。
第二年,大将朱批发动政变,唐德宗仓皇逃走,后宫佳丽都被弃在宫中。朱泚入宫后找到李冶,被她清雅不凡的风韵所倾倒,把她占为己有,李冶迫于无奈,只好随在朱泚身边。
这场叛乱很快被平息了,唐德宗再度回京,恼恨李冶对他不忠,下诏将李冶处斩。
中国第一位女茶师,诗艺与茶道都达到高峰的女茶师,就在男性无知与霸权的心态下不明不白地死了,死在那些心不从容、意不平宁、志不专一的俗人手里!
李冶的形体如茶香飘散了,但她从陆羽学来的茶道艺术却流传下来,至今吴兴一带用的还是她的烹茶方法,湖州一带著名的“擂茶”听说是她传下来的绝技。
就在李冶被召进宫中的前几年,陆羽在湖州的青塘门外,完成了世界第一部《茶经》,时在公元七八。年。
谈完李冶的故事使我掩卷叹息,再想到法门寺地宫里那些皇室的茶具,更是怅惘无限。想到李冶当年也是用这种茶具煮茶来侍奉庸俗的皇帝,不像她的老师陆羽,听到皇帝召见,连夜逃出皇宫,浪迹天涯。她的心也是这样怅惘的吧!如同用未开透的水泡出的茶叶,半干半湿、半绿半黄地浮在水面,水是水,茶是茶,人已非人。
即使是一片茶叶的香气,也是在天地间寻找知味的人呀!
这样想来,慈恩寺大雁塔舍身的那只大雁,在万古长空中虽只有小小的身影,在一朝风月里,却又翼长万里,覆盖了整个蓝天。在人间的俗人,可能在一生里偶得风月,以权势和粗鲁服人,却只是历史里的一点烟尘煤灰,一提到他们就仿佛污染了我们洁白的衣裳呀!

内容简介
《平常茶非常道》共分四个栏目,包括:茶能生善、人间奇香、饮茶洗心和入清凉地。茶能生善,茶,是为了友谊而存在世间的;最好的茶,则是为了知味的人存在世间;我们到处找茶品茶,不也是渴望着与知味的人对饮吗?
当我想念起一生中曾经启迪过我、鼓励过我、安慰过我的好品质的朋友,就有如在森林中孤寂的小径突然听到远方寺庙传来的钟磬之声,或者听见空山里松子掉落的声音,猛然惊觉,呀!不是松子,也非钟磬,而是来自深深的相思。
人问奇香
一些小小的泡在茶里的松子,一粒停泊在温柔海边的细沙,一声在夏夜里传来的微弱虫声,一点斜在遥远天际的星光……它们全是无言的,但随着灵思的流转,就有了炫目的光彩。记得沈从文这样说过:“凡是美的都没有家,流星,落花,萤火……谁见过人蓄养凤凰呢?谁能束缚着月光呢?一颗流星自有它来去的方向。”人永远不要忽视身边事物,即使是小如松子。
饮茶洗心
每天的生活就像一杯茶,大部分人的茶叶和茶具都很相近,然而善泡者泡出来更清香的滋味,善饮者饮到更细腻的消息;人生需要准备的,不是昂贵的茶,而是喝茶的心情。
生命沉苦时要加一点清凉的菊花,激越时要加一点内蕴的普洱;在苦中犹有向上飞扬的心,在乐里不失去敏锐深刻的态度。这样,生命的茶才能越陈越醇,越泡越香。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