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元曲三百首.pdf

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元曲三百首.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元曲三百首(大全集)(珍藏本)(超值白金版)》:唐诗、宋词、元曲文学史上永恒的经典,传统文学的最高成就,浸润着后世无数国人。

作者简介
合著者:(清朝)蘅塘退士 等

目录
唐诗三百首
卷一·五言古诗
感遇二首·张九龄
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李白
月下独酌·李白
春思·李白
赠卫八处士·杜甫
望岳·杜甫
佳人·杜甫
梦李白二首·杜甫
青溪·王维
送綦毋潜落第还乡·王维
送别·王维
渭川田家·王维
西施咏·王维
秋登兰山寄张五·孟浩然
夏日南亭怀辛大·孟浩然
宿业师山房待丁大不至·孟浩然
同从弟南斋玩月忆山阴崔少府·王昌龄
寻西山隐者不遇·丘为
春泛若耶溪·綦毋潜
宿王昌龄隐居·常建
与高适薛据登慈恩寺浮图·岑参
贼退示官吏并序·元结
初发扬子寄元大校书·韦应物
寄全椒出中道士·韦应物
长安遇冯著·韦应物
夕次盱胎县·韦应物
送杨氏女·韦应物
东郊·韦应物
晨诣超师院读禅经·柳宗元
溪居·柳宗元
乐府
塞上曲·王昌龄
塞下曲·王昌龄
关山月·李白
子夜吴歌二首·李白
长干行·李白
游子吟·孟郊

卷二·七言古诗
登幽州台歌·陈子昂
送陈章甫·李颀
听董大弹胡笳弄兼寄语房给事·李颀
听安万善吹觱篥歌·李颀
琴歌·李颀
夜归鹿门歌·孟浩然
梦游天姥吟留别·李白
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李白
金陵酒肆留别·李白
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李白
走马川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岑参
轮台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岑参
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岑参
韦讽录事宅观曹将军画马图·杜甫
寄韩谏议注·杜甫
古柏行·杜甫
丹青引赠曹将军霸·杜甫

卷三·七言古诗
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并序·杜甫
石鱼湖上醉歌并序·元结
山石·韩愈
八月十五夜赠张功曹·韩愈
谒衡岳庙遂宿岳寺题门楼·韩愈
渔翁·柳宗元
琵琶行并序·白居易.
长恨歌·白居易

卷四·七言乐府
燕歌行并序·高适
古从军行·李颀
桃源行·王维
蜀道难·李白
行路难·李白
长相思-李白
将进酒·李白
哀王孙·杜甫
哀江头·杜甫
兵车行·杜甫

卷五·五言绝句
鹿柴·王维
竹里馆·王维
相思·王维
杂诗·王维
山中送别·王维
送崔九·裴迪
终南望余雪·祖咏
宿建德江·孟浩然
春晓·孟浩然
静夜思·李白
怨情·李白
八阵图·杜甫
登鹳雀楼·王之涣
送灵澈上人·刘长卿
听弹琴·刘长卿
送灵澈人·刘长卿
秋夜寄邱二十二员外·韦应物
新嫁娘词·王建
鸣筝·李端
玉台体·权德舆
江雪·柳宗元
问刘十九·白居易
宫词·张祜
乐游原·李商隐
寻隐者不遇·贾岛
渡汉江·李频
春怨·金昌绪
乐府
长干行二首·崔颢
玉阶怨·李白
塞下曲四首·卢纶
江南曲·李益

卷六·七言绝句
桃花溪·张旭
回乡偶书·贺知章
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王维
芙蓉楼送辛渐·王昌龄
闺怨·王昌龄
凉州词·王翰
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李白
早发白帝城·李白
逢入京使·岑参
江南逢李龟年·杜甫
滁州西涧·韦应物
枫桥夜泊·张继
寒食·韩翃
月夜·刘方平
征人怨·柳中庸
宫词·顾况
夜上受降城闻笛·李益
乌衣巷·刘禹锡
……

卷七 五言律诗
卷八 七言律诗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序言
唐诗、宋词、元曲,是矗立于中国文学史上的三座高峰。
唐代是我国古典诗歌发展的全盛时期, “唐诗”是唐代文学的最高标志,开创了中国诗歌发展的新纪元。唐诗作者众多,最负盛名的有李白、杜甫、白居易等人。
唐诗的题材非常广泛,有的是从侧面反映当时社会的阶级状况和阶级矛盾,揭露封建社会的黑暗;有的是歌颂正义战争,抒发爱国思想;有的是描绘祖国河山的秀丽多娇,表达对生活的热爱。其形式也多样,古体诗有五言和七言两种;近体诗有绝句和律诗两种,又各分五言和七言。古体诗对音韵格律的要求比较宽,近体诗则要求比较严。今人读唐诗,可以感受到其音节的和谐、文字的精练、意境的优美,并为之陶醉不已。
词,是中国古代诗歌的一种,始于梁代,形成于唐代而极盛于宋代,故名“宋词”。宋词是中国古代文学皇冠上光辉夺目的巨钻,历来与唐诗并称“双绝”。宋代最著名的词人有苏东坡、柳永、辛弃疾、李清照等人,其中苏、辛为“豪放派”的代表,其风格雄浑恢弘,视野广阔;柳和李则为“婉约派”的代表,其风格典雅清婉、曲尽情态。
词分为小令、中调和长调。一首词,有的只有一段,称为单调;有的分为两段,称双调;有的分成三段或四段,称三迭或四迭。词又有词牌,如《六州歌头》、《西江月》、《念奴娇》等,有的是沿用古代乐府诗题,有的是取诗词中的几个字,有的是根据某一历史典故,还有的则是名家自制。
元曲是继唐诗宋词之后形成的另一种文学形式,首先兴盛于北方地区,所以又有“北曲”之称。与诗词相比,其形式更灵活,更能表情达意,但相形之下,其流传绝不及唐诗和宋词广泛,故人们对其相对陌生。
元曲大致分为两种,一为元杂剧,一为元散曲。杂剧是一种把歌曲、说白和舞蹈结合起来的形式。散曲是诗歌,包括套数和小令,套数由若干曲子组成,小令则只含一支曲子。关汉卿的《窦娥冤》代表了元杂剧艺术的发展巅峰,马致远则写了《天净沙·秋思》等脍炙人口的散曲。
总之,唐诗、宋词、元曲是我国文学史上的丰碑,是热爱中国文学之人的必读之物。本书把清蘅塘退士编选的《唐诗三百首》、上疆邨民编选的《宋词三百首》和今人任中敏先生选编的《元曲三百首》辑录到一起,旨在给现代读者提供一道古典文学的盛宴。

文摘
唐开元末年,玄宗沉迷声色,荒废朝政,贬黜张九龄,宠信口蜜腹剑的李林甫与只会溜须拍马的牛仙客。牛、李结成党羽,专揽朝政,排除异己,致使朝政愈加腐败。张九龄对此甚为不满,便以比兴手法,托物寓意,写下感情朴素真挚的《感遇十二首》。
这里的第一首即《感遇十二首》中的第一首,是一首哲理诗,是诗人被贬为荆州长史后所写。
诗一开头,用工整的偶句,突现了兰草、桂花这两种植物的高洁性情。由“葳蕤”二字,可见兰草逢春萌发的勃勃生机;由“皎洁”二字,可见桂花遇秋吐蕊的湛湛风华。接下来,“欣欣此生意”一句总起来说,兰、桂都有着旺盛的生命力。“自尔为佳节”又分开来说,一个“自”字,除指出兰、桂均能应时节而绽放外,还表明了它们虽繁盛却不谄媚、不求人知的高尚品质,对下文的“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进行了铺垫。
诗的前面四句只写兰桂而未写人,第五句,诗人则用“谁知”陡然一转,自然地引出了深居山林的美人,也就是那些兰心桂质的隐逸之士。美人因嗅到兰、桂的芬芳,对兰、桂产生了倾慕之情。诗由不写人到写人,是一个急转,诗情也为之一荡。 结尾两句,诗人又用“何求“二字将笔锋一转。山中美人既然爱兰、桂的芬芳,那么,兰、桂如有心,应该十分愿意被美人折取赏玩。但诗人却没有这样写下去,而是另辟新意:兰草迎春而绽放,桂花逢秋而吐蕊,这是兰、桂的本性,而不是为了获得美人的攀折玩赏。可以明显地看出,诗人以兰、桂“不求美人折”来譬喻贤德君子的洁身自爱:君子修身养性,只不过是他品性使然,而不是借此来获得外界的赞誉提拔。整首诗的主旨,至此才道出。 整首诗结构紧密、语尽意深,托物寓意,寓理于咏,令读者丝毫感觉不到说教的突兀。 《感遇十二首》中的第二首也依然是托物言志诗,借歌颂丹橘表达诗人遭受排挤的愤懑心情和坚贞不屈的节操。看到本诗,人们很容易想起屈原的《橘颂》。本诗开篇便说“江南有丹橘,经冬犹绿林”,其托物言志之意非常明显。在南国,深秋时多数树木的叶片都会枯黄凋零,更别说能经受寒冬的摧残。可是,丹橘却能“经冬犹绿林”。句中一个“犹”字,饱含着诗人的赞美之情。那么,丹橘经冬犹绿,到底是因为独特的地理优势,还是本性使然呢?若是地理优势造成,也就不值得赞叹了。因此诗人先用反问句“岂伊地气暖”一“纵”,又用肯定句“自有岁寒心”一“收”,令诗情跌宕起伏,独具韵味。在古代诗文中,“岁寒心”多指松柏。诗人在此赞颂丹橘与松柏一样具有忍受严寒的节操,是别有一番深意的。
《橘柚垂华实》是汉代《古诗》中的一篇,其中一句“委身玉盘中,历年冀见食”,以橘柚的遭遇抒发了诗人不被世用的愤慨。而本诗中的“可以荐嘉客”,就是“冀见食”之意。丹橘经冬而不凋,不因严寒而改变节操,已经很值得赞美;它结出丰硕的果实,只想贡献给他人,更可见它的品德高尚。按理说,如此优良的树木、果实是应当向嘉宾推荐的,无奈却被重山深水无情地阻隔了!一句“奈何阻重深”,使人仿佛听到了诗人无奈的叹息声。 而“运命惟所遇,循环不可寻”两句,明确吐露了诗人托物言志之意:无论是丹橘还是人,其遭遇好坏与命运相关。而命运好坏的缘由则像循环往复的自然之理那样,无法探究。这两句诗委婉幽深,饱含着诗人复杂的感情。
在末尾,诗人用反问语气结束全诗:世人只说栽种桃李,莫非橘树就无法遮阴、没有功用吗?在诗的前半部分,诗人已写明橘树绿荫耐寒、果实甘美,但它的命运却又如此多舛,这究竟是为什么呢?在《韩非子·外储说左下》中有这样一个寓言:阳虎对赵简主说,他曾经亲自培养了一批人才,然而当他有危难的时候,这批人才却都不帮他。因此阳虎慨叹道:“虎不善树人。”赵简主说:“树橘柚者,食之则甘,嗅之则香;树枳棘者,成而刺人。故君子慎所树。”只栽种桃李而不栽种橘柚,此类“君子”,总不能算作“慎所树”吧!
本诗不事雕琢却浑然天成,两个反问句,更使诗情跌宕起伏。但诗的语气始终是温和敦厚的。无论是愤慨,还是忧伤,都是羚羊挂角,不着形迹,使全诗意境超然。
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
李白
暮从碧山下,山月随人归。傍晚从终南山上走下来,山月好像随着行人而归。
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回望来时走的山间小路,山林莽莽苍苍一片青翠。
相携及田家,童稚开荆扉。遇斛斯山人相携到他家,儿童出来急忙打开柴门。
绿竹人幽径,青萝拂行衣。穿过竹林进入幽静小路,膏萝枝叶拂掠行人衣襟。
欢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挥。欢快说笑欣喜得到休息,畅饮美酒宾主频频举杯。
长歌吟松风,曲尽河星稀。慷慨高歌风入松的曲调,曲罢银河星光已经很稀。
我醉君复乐,陶然共忘机。我喝醉酒主人非常高兴,欢乐忘了世俗巧诈心机。
【评点】
这是一首田园诗,是诗人在长安供奉翰林时所作,写的是诗人月夜拜访终南山上一名姓斛斯的隐士。全诗描写了暮色中山林景色的清新美丽及田家庭院的恬适安静,流露出诗人的赞慕之情。
第一句“暮从碧山下”中的“暮”字,引出了第二句的“山月”和第四旬的“苍苍”;“下”字引出了第二句的“随人归”及第三句的“却顾”;“碧”字又引出了第四句的“翠微”。首句看似平常的五个字,却没有一个字是虚设的。“山月随人归”一句,将月写得脉脉含情。月尚能如此,人难道还不如月吗?接下来“却顾所来径”一句,写出了诗人对终南山的不舍之情。这里尽管没有正面描写日暮时的山林景色,但却情中有景。是什么让诗人如此迷恋,忍不住向身后回顾呢?不正是迷人的山色吗?第四句“苍苍横翠微”则正面描绘出苍茫暮色中美妙的山林景色。“翠微”指青翠遮掩映衬的山林幽深处;“苍苍”二字更加渲染了色彩的浓重;“横”字则有笼罩之意。以上四句,笔墨简练却神色兼备。
接下来,正在山间小路上漫步的诗人可能恰好碰见了斛斯山人,便“相携及田家”。由“相携”二字,可见二人关系之亲密。“童稚开荆扉”,是说孩童们打开柴门迎客。“绿竹入幽径,青萝拂行衣”,写出了田家庭院的清幽恬适,流露出诗人的欣赏、艳羡之情。
“欢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挥”中的“得所憩”,除了是称赞山人的院落居室外,还表现了诗人遇见山人的欣喜。所以,诗人与山人开心畅谈、开怀畅饮。一个“挥”字,形象地描绘出诗人畅怀美酒的神情。“长歌吟松风,曲尽河星稀”两句,写诗人与山人酒醉情深,纵情高歌,一直唱到夜空星辰寥落,人间更深人静。句中的青松和青天,与上文的苍苍“翠微”遥相呼应。诗的末尾,从共饮美酒转至“我醉君复乐,陶然共忘机”,写酒醉之后,诗人高兴得将俗务机心都抛却了,心境变得淡泊、恬静、幽远。

内容简介
《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元曲三百首(大全集)(珍藏本)(超值白金版)》内容简介:唐诗、宋词、元曲,是矗立于中国文学史上的三座高峰。唐代是我国古典诗歌发展的全盛时期,“唐诗”是唐代文学的最高标志,开创了中国诗歌发展的新纪元。唐诗作者众多,最负盛名的有李白、杜甫、白居易等人。宋词三百首全集带你享受古典世界。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