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之花.pdf

恶之花.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恶之花》愤怒的天使从天上猛扑如鸷,
一把抓住了不信神者的头发,
摇晃着他说:“你会知道规矩的!
我说的!(我是你的保护神,懂吗?)
你得知道必须爱,不要皱眉头,
爱穷人、坏人、白痴,心术不正者,
为了你能在耶稣走过的时候
用你的慈悲为他铺胜利地毯。
这就是爱!趁你的心尚未麻痹,
要借助天主的荣耀重获狂喜;
这是真正的快乐,魅力能坚持!”
天哪,天使越是爱,越是要惩罚,
用巨人之拳把被教的人痛打,
可挨打者总是回答:“我不愿意!”

作者简介
作者:(法国)夏尔·波德莱尔(Charles Baudelaire) 译者:郭宏安

夏尔·波德莱尔(1821-1867),法国象征主义诗歌先驱,以诗集《恶之花》成为法国古典诗歌的最后一位诗人、现代诗歌的昂初一位诗人,还著有散文诗集《巴黎的忧郁》、文学评论集《浪漫派的艺术》和艺术评论集《美学珍阮》,译有美国作家埃德加·爱伦·坡的作品。

目录
忧郁和理想
告读者
祝福
信天翁
高翔远举
应和
我爱回忆那没有遮掩的岁月
灯塔
病缪斯
稻粱诗神
坏修士
仇敌
厄运
从前的生活
流浪的波希米亚人
人与海
唐璜下地狱
惩罚骄傲

理想
女巨人
面具
献给美的颂歌
异域的芳香
头发
我崇拜你有如那黑夜的穹宇
你能把全宇宙放进你的内屋
还不满足
她的衣衫起伏波动,有珠光色
舞蛇
腐尸
从深处求告
吸血鬼
某夜我在可怕的犹太女身旁
死后的悔恨

决斗
阳台
魔鬼附身者
一个幽灵
我赠你这些诗,如果我的名字
永远如此
全部的她
今晚你将说什么,孤独的灵魂
活的火把
通功
忏悔
精神的黎明
黄昏的和谐
香水瓶

乌云密布的天空

美丽的船
邀游
不可救药的
倾谈
秋歌
给一位圣母
午后之歌
西西娜
赞颂我的弗朗索瓦兹
给一位白裔夫人
苦闷和流浪
幽灵
秋之十四行诗
月之愁

猫头鹰
烟斗
音乐
墓地
幻想的版画
快乐的死者
恨之桶
破裂的钟
忧郁之一
忧郁之二
忧郁之三
忧郁之四
顽念
虚无的滋味
痛苦之炼金术
共感的恐怖
自惩者
无可救药
时钟

巴黎风貌
风景
太阳
给一位红发女乞丐
天鹅
七个老头子
小老太婆
盲人
给一位过路的女子
骷髅农夫
薄暮冥冥
赌博
骷髅舞
虚幻之爱
我没有忘记,离城不远的地方
您曾忌妒过那位善良的女仆
雾和雨
巴黎的梦
晨光熹微


酒魂
醉酒的拾破烂者
醉酒的凶手
醉酒的孤独者
醉酒的情侣

恶之花
毁灭
被杀的女人
被诅咒的女人
两个好姐妹
血泉
寓意一
贝雅德丽齐
库忒拉岛之行
爱神与脑壳

反抗
圣彼得的否认
亚伯和该隐
献给撒旦的祷文

死亡
情人之死
穷人之死
艺术家之死
一天的结束
好奇者之梦
远行

恶之花(一八六八年第三版增补)
一本禁书的题词
忧伤的情歌
一个异教徒的祈祷
反抗者
警告者
沉思
盖子
被冒犯的月神
深渊
伊卡洛斯的哀叹
夜静思
远离此地

残诗集
浪漫派的夕阳
莱斯波斯
被诅咒的女人
忘川
给一个过于快活的女郎
首饰
吸血鬼的化身

风流集
喷泉
贝尔特的眼睛
赞歌
一张脸的许诺
怪物或一位骷髅美女的傧相

题词集
题奥诺雷·杜米埃的肖像
巴伦西亚的劳拉
题欧仁·德拉克洛瓦的《狱中的塔索》
声音
意料之外
赎金
给一位马拉巴尔姑娠

诙谐集
关于阿米娜·波切蒂的首次演出
关于一个讨厌的人
一个快活的小酒馆

翻译后记

后记
一八五七年六月二十五日,一本薄薄的诗集,一本只有一百
零一首诗的小书,出现在巴黎的书店里。这是一本经过多年蓄积、
磨砺的书,它仿佛一声霹雳,刹那间震动了法国诗坛,引起了沸
沸扬扬的议论;它又像一只无情的铁手,狠狠地拨动着人们的心
弦,令其发出“新的震颤”(雨果语)。这本诗集叫做《恶之花》,
它的作者是夏尔·波德莱尔。
波德莱尔的《恶之花》,是一卷奇诗,一部心史,一本血泪之
书。恶之为花,其色艳而冷,其香浓而远,其态俏而诡,其格高
而幽。它绽开在地狱的边缘,它是伊甸园中的一枚禁果。
《恶之花》是一部诗集,但不是一般的、若干首诗的集合,而
是一本书,一本有逻辑、有结构、有头有尾、浑然一体的书。有
评论家说,诗集“有一个秘密的结构,有一个诗人有意地、精心
地安排的计划”,如果不按照诗人安排的顺序阅读,诗的意义便会
大大地削弱。评论家说得对,只是“秘密的”一词有些多余,因
为《恶之花》的结构一眼便可看出。《恶之花》中的诗不是按照
写作年代先后来排列的,而是根据内容和主题分属六个诗组,各
有标题:《忧郁和理想》、《巴黎风貌》、《酒》、《恶之花》、《反
抗》和《死亡》,其中《忧郁和理想》分量最重,占到全书的三
分之二。六个部分的排列顺序,实际上画出了忧郁和理想冲突交
战的轨迹。
《忧郁和理想》,忧郁是命运,理想是美,在对美的可望而不
可及的追求中,命运走过了一条崎岖坎坷的道路。那是怎样的追
求啊!那是一场充满着血和泪的灵魂的大搏斗。
《巴黎风貌》,诗人虽败而不馁,如果说他已经展现了一条精
神活动的曲线的话,现在他把目光转向了外部的物质世界,转向
了他生活的环境——巴黎,打开了一幅充满敌意的资本主义大都
会的丑恶画卷。
诗人试图通过自我麻醉、放浪形骸、诅咒上帝、追求死亡等
方式,来与这个世界相对抗。诗人首先求助于麻醉和幻觉,向往
着“人造的天堂”,由此开始了《恶之花》的第三部分:《酒》。
诗人深入到人类的罪恶中去,到那盛开着“恶之花”的地方去探
险。那地方不是别处,正是人的灵魂深处。诗人在罪恶之国里漫
游,得到的是变态的爱、绝望、死亡、对自己的沉沦的厌恶。美,
艺术,爱隋,沉醉,逃逸,一切消弭忧郁的企图都告失败,于是
诗人反抗了。他反抗那个给人以空洞的希望的上帝,这是《恶之
花》的第五部分:《反抗》。诗人历尽干辛万苦,最后在死亡中寻
求安慰和解脱,《恶之花》从此进入它的第六部分:《死亡》。
波德莱尔的世界是一个阴暗的世界,一个充满着灵魂搏斗的
世界;他的恶之花园是一个惨淡的花园,一个豺狼虎豹出没其间
的花园。然而,在凄风苦雨中,时有灿烂的阳光漏下;在狼奔豕
突之际,偶见云雀高唱入云。那是因为诗人身在地狱,心向天堂,
忧郁之中有理想在呼唤。诗人从未停止追求,纵使“稀稀朗朗”,
那果实毕竟是红色的,毕竟是成熟的,含着希望。正是在这失望
与希望的争夺中,我们看到了一个抉心自食、发掘恶中之美的
诗人。
在创作方法上,《恶之花》继承、发展、深化了浪漫主义,为
象征主义开辟了道路,走出了一片新天地。同时,由于波德莱尔
对浪漫主义深刻而透彻的理解,在其中灌注了古典主义的批评精
神,又使《恶之花》闪烁着现实主义的光彩。《恶之花》在创作
方法上的三种成分:浪漫主义、象征主义和现实主义,并不是彼
此游离的,也不是彼此平行的,而经常是相互渗透甚至融合的。
它们仿佛红绿蓝三原色,其配合因比例的不同而生出千差万别无
比绚丽的色彩世界。
《恶之花》保留了浪漫主义的基本主题,其孤独感、流亡感、
深渊感、绝望感,流逝的时光,被压抑的个性及其反抗,对平等、
自由、博爱的渴望,社会和群众对诗人的误解等等,无一不带有
浪漫主义的典型色彩。《信天翁》从主题到风格,都纯然是一首
浪漫主义的诗:巨大的飞鸟,异域的海洋,暗示出流亡的命运;
鲜明的对比,贴切的比喻,直接展示出诗人的厄运;尤其是“诗
人啊就好像这位云中之君……”这样的明喻,明白无误地揭示出
诗的主旨;当然,诗中将大海比做“苦涩的深渊”,读来令人悚
惧,已经透露出波德莱尔式的阴冷。《恶之花》是在浪漫主义的
夕照中开放的,具有诡奇艳丽的色彩和神秘幽远的意境。其诡奇
艳丽,可以说占尽浪漫主义的外部风光;其神秘幽远,则可以说
深得浪漫主义的内里精髓。
波德莱尔对象征主义诗歌的贡献之一,是他针对浪漫主义重
情感而提出重灵性。所谓灵性,其实就是思想。他总是围绕着一
个思想组织形象,即使在某些偏重描写的诗中,也往往由于提出’
了某种观念而改变了整首诗的含义。例如《腐尸》,诗人用一半
的篇幅描写了一具腐尸,纤毫毕露,似可触摸,形象的丑恶催人
作呕,笔触的冷静令人咋舌。如果诗到此为止,那确是一幅出自
拙劣的画匠之手的拙劣的画,怕连诗也称不上。但是,诗并未到
此为止,诗人斜出一笔,用三节抒情的诗句慨叹腐尸的原形化为
梦境,透出一星思考的端倪,接着诗人用了两节诗警告他的情人。
倘使诗到此结束,虽说已有了些意蕴,但终究不过是一篇红粉骷
髅论而已,不出前人窠臼。所幸诗人的笔不曾停下,他写出了最
后一节,果然是惊人之笔,转眼间化腐朽为神奇,使全诗的面貌
顿时改观。原来诗人的目的并不在“把丑恶、畸形和变态的东西
加以诗化”,也不是“歌咏尸骸”,“以丑为美”。他是在别人写作
红粉骷髅的诗篇上引出深刻的哲理:精神的创造物永存。波德莱
尔对象征主义诗歌的另一个贡献是“通过诗重获被音乐夺去的财
富”。例如《黄昏的和谐》:黄昏,落日,鲜花,小提琴,一个个
孤立的形象,实在却又模糊,造成了一片安详而又朦胧的氛围。
眩晕,死亡,下沉,遗痕,一系列具体的感受,真实却很飘忽,
汇成了一股宁静而又哀伤的潜流。香炉,大祭台,圣体,一连串
富有宗教意味的比喻,烘托出一种万念俱释、澄明清静的心态。
诗人并没有着墨于环境的描写,也没有着力于情绪的抒发,只是
围绕着心与境谐这一主旨安排了形象,配合了比喻,而且诸多形
象全然不是为眼睛而设,只是轻柔然而执著地敲击着人们的感觉。
同时,这首诗采用了“马来体”的形式而略加变化,反复咏唱,
一如祈祷,具有强烈的感染力。这不是急管繁弦,也不是浅斟低
唱,而是庄严平静的广板,极完美地表达了一个憎恶黑暗、渴望
光明的人在黄昏之际所获得的珍贵的宁静,流露出一种忘机忘情
的喜悦。这首诗曾经进入了德彪西等人的音乐,该不是偶然的。
《恶之花》的现实主义成分首先在于题材的突破,法国诗歌
自波德莱尔始,才将大门向现代资本主义大城市洞开。他“创造
了一种全然巴黎的诗”,然而他从不单纯地描绘都市风光,而是及
时地“转向寓意”,例如《天鹅》一诗的第二部分从巴尔扎克式
的描绘突然转向寓意,这正是波德莱尔式的现实主义。其次,波
德莱尔擅长冷静而温柔地描绘城市中反映穷苦人的苦难的风物,
其特点表现为充满深厚同情心的敏锐细腻的观察、准确生动的细
节以及深刻、综合力极强的典型性。最后,抓住日常生活中习见
的人物、事件和场景,于准确生动的描绘中施以语言的魔力,使
之蒙上一重超自然的色彩,这也是《恶之花》的现实主义成分之
一。不过,这里必须指出,《恶之花》的现实主义成分并不是可以
析离使之孤立存在的,为了进行观察,它只能被保存在批评家的
冰箱里。我们可以感到它,甚至可以抓住它,然而一当我们把它
放在正常的阅读环境中时,它就可能变得不纯了,或被异质的成
分侵入,或消散在左邻右舍之中。这是《恶之花》的现实主义的
特点。
总之,《恶之花》是在一个“伟大的传统业已消失,新的传
统尚未形成”的过渡时期里开放出来的一丛奇异的花:它承上启
下,瞻前顾后,由继承而根深叶茂,显得丰腴;因创新而色浓香
远,显得深沉;因所蓄甚厚,开掘很深,终能别开生面,显出一
种独特的风格,恰似一面魔镜,摄入浅近而映出深远,令人有执
阿莉阿德尼线而入迷宫之感。
除了《恶之花》外,波德莱尔还写有散文诗集《巴黎的忧
郁》,这“依然是《恶之花》,但是有多得多的自由、细节和讥
讽”。散文诗并非自波德莱尔始,但波德莱尔是第一个自觉地把它
当做一种形式、并使之臻于完美的人。
波德莱尔仅以《恶之花》这一部诗集而成为法国古典诗歌的
最后一位诗人、现代诗歌的最初一位诗人,这不能不说是文学史
上的一大奇观。由于他的丰富性和复杂性,他成了后来许多不同
流派相互争夺的一位精神领袖。
郭宏安

文摘
版权页:

恶之花

祝福
当至高无上的十能天神命令
诗人在这厌倦的世界上出现,
他的母亲惊恐万分,骂不绝声,
对着怜悯她的上帝握紧双拳:
“啊!我宁愿生下的是一团毒蛇,
也不愿喂养这招人耻笑的东西!
真该诅咒啊那片刻欢娱的一夜,
我腹中开始孕育我的赎罪祭礼!
“既然你已在女人中把我选出,
让我受到那可怜丈夫的憎厌,
我就不能把这长不好的怪物,
好像一纸情书那样扔进火焰,
“我就把你那将我压垮的憎恶
朝着你恶意诅咒的工具淋浇,
我还要扭伤这株悲惨的小树,
让它长不出染上瘟疫的花苞!”
她就这样咽下她仇恨的涎沫,
因为她木能理解上天的意图,
她自己正在地狱的深处堆垛
为了惩罚母罪而准备的柴木。
然而,有一位天使的暗中保佑,
这个被弃的孩子陶醉于阳光,
在他所喝的所吃的东西里头,
又发现了美味和红色的琼浆。
他和风儿嬉戏,他与云彩说话,
在十字架的路上歌唱与陶醉;
他朝圣的途中,精神跟随着他,
看见他快乐如林中鸟而流泪。
他想爱的人望着他,胆战心惊,
或者,看见他不急不躁竟胆敢
看一看谁能惹得他抱怨一声,
在他的身上试试他们的凶残。
在供他吃的面包和葡萄酒里,
他们掺进灰尘和不洁的唾沫,
还虚伪地扔掉他触过的东西,
因把脚踏进他的足迹而自责。
他的妻子要到广场上去吆喝:
“既然他觉得我美丽,值得崇拜,
我就要履行古代偶像的职责,
像她们一样,全身用黄金覆盖;
“我将陶醉于乳香、没药、甘松香,
还有鱼肉、葡萄酒和跪拜礼,
看看我能否在崇拜我的心上
笑盈盈地僭取对神祗的敬意!
“我对这亵渎的闹剧感到无聊,
就朝他伸出手,柔弱却有力量,
我的指甲像哈比的利爪,
会抓出一条路直达他的心脏。
“像抓住一只突突颤抖的小鸟,
我从他胸中掏出鲜红的心脏,
然后,为了让我的宠物吃个饱,
我满怀着轻蔑把它扔在地上!”
宁静的诗人举起虔诚的手臂,
他看见天上有一壮丽的宝座,
他那清醒的头脑啊光辉无际,
把愤怒人群的场面替他掩遮:
“感谢您,我的上帝,是您把痛苦
当做了圣药疗治我们的不洁,
当做了最精美最纯粹的甘露,
让强者准备享受神圣的快乐!
“我知道您为诗人保留了位置,
在圣徒队的真福者行列中间,
您请他参加宝座天使、力天使
和权天使的永远不散的欢宴。
“我知道痛苦乃是唯一的高贵,
无论人世和地狱都不能腐蚀,
为了把我那神秘的冠冕编缀,
须将一切时代一切领域征集。
“但古代帕尔米拉遗失的宝贝,
不为人知的金属,大海的明珠,
即使您亲手镶嵌,也不能匹配
这顶美丽的冠冕,明亮而炫目;
“因为它只用纯净的光明制作,
从原始光的神圣的炉中淬提,
凡人的眼睛在最深邃的时刻
也不过是些模糊哀愁的镜子!”

信天翁
水手们啊常常为了开心取乐,
捉住信天翁,这些海上的飞禽,
它们懒懒地追寻陪伴着旅客,
而船是在苦涩的深渊上滑进。
一旦水手们将其放在甲板上,
这些青天之王,既笨拙又羞惭,
就可怜地垂下了雪白的翅膀,
仿佛两只桨拖在它们的身边。
这有翼的旅行者啊多么靡萎!
往日何其健美,而今丑陋可笑!
有的水手用烟斗戏弄它的嘴,
有的又跛着脚学这残废的鸟!
诗人啊就好像这位云中之君,
出没于暴风雨,敢把弓手笑看;
一旦落地,就被嘘声围得紧紧,
长羽大翼,反而使它步履艰难。

高翔远举
飞过池塘,飞过峡谷,飞过高山,
飞过森林,飞过云霞,飞过大海,
飞到太阳之外,飞到九霄之外,
越过了群星灿烂的天宇边缘,
我的精神啊,你活动轻灵矫健,
仿佛弄潮儿在浪里荡魄销魂。
你在深邃浩瀚中快乐地耕耘,
怀着无法言说的雄健的快感。
远远地飞离那些致病的腐恶,
飞到高空中去把你净化涤荡,
就好像啜饮纯洁神圣的酒浆,
啜饮那弥漫澄宇的光明的火。
在厌倦和巨大的忧伤的后面,
它们充塞着雾霭沉沉的生存,
幸福的是那个羽翼坚强的人,
他能够飞向明亮安详的田园;
他的思想就像那百灵鸟一般,
在清晨自由自在地冲向苍穹,
——翱翔在生活之上,轻易地听瞳
花儿以及无声的万物的语言。

内容简介
夏尔•波德莱尔的《恶之花》是一部诗集,但不是一般的、若干首诗的集合,而是一本有逻辑、有结构、有头有尾、浑然一体的书。《恶之花》中的诗不是按照写作年代先后来排列,而是根据内容和主题分属六个诗组,各有标题,其中《忧郁和理想》分量最重。六个部分的排列顺序,实际上画出了忧郁和理想冲突交战的轨迹。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