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语书.pdf

私语书.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私语书》编辑推荐:黎戈的文字,写的都是细节、私物、小事,着眼点小,视角很低,但却讥诮别致,语言灵动,给人细密而柔软的感觉,带有黎戈似的风情,令人沉醉。你会喜欢这个简单清欢的女子,有着剔透敏捷的质地和绝妙的才情。这是一本一读就难罢手的小书,读这本书觉得是在被滋养,浑身爽脆,醍醐灌顶。

名人推荐
她能够看到事物最细微的部分,可以把情感放在一颗尘埃上。
——张悦然
黎戈的《私语书》(细节笔记)感觉与上又全不同,文字表面恬静淡然,内里个性主张却毫不孱弱,是外圆内方的典型。不仅如此,语言本身的变幻灵俏与其下勃然欣荣的情感和生命力,同样绝无仅有。
——艾小柯
黎戈感知这个世界的方式贴皮贴肉。窗帘,盆栽,画布,茶杯。它们像是一棵树的树叶,是最鲜活的部分。而这些文字,像是穿透树叶斑驳的阳光,祛除焦躁。
——苏美
看书的时候,常常觉得惊艳的,是黎戈丰富而敏感的感觉力,这种感觉力常常以比喻句或断语的形式表达出来,坦白,直接,切中肯綮。它们那么贴切,却又被她表达得那么自然,简直像小孩子的天真。
——沈书枝
你一定也曾经模模糊糊地这样想过,你爱过一个人在你面前打翻了他的酒,爱过一个人有点内八的腼腆的步子,或者你爱过一块缺角的玉佩,爱过一只已经写不出字来的笔,但是帮你理直气壮地说出那些最私心的话的人,就还是黎戈。
——桃花石上书生

作者简介
黎戈,女,70后,原名许天乐,南京人。日常与文字无涉。嗜好阅读,勤于动笔,作品刊于《鲤》、《读品》等刊物,著有《一切因你而值得》、《因自由而美丽》。

目录
自序 细节处,方能勇敢
一 微物
枕头
扇子
茉莉
长裤
野菜
小碎花
大白菜

香事
薄荷
冬日读书
萤火虫
黑白气质


吃花
绿
画眉
夜航
气味
老歌
书房
路菜
大包

二 百合
那难以安身的爱啊
三个姓波伏娃的女人
她说百合是一种太苍白的花
里芬斯塔尔笔记
村上春树的大象与风
给我一个用力的人生吧
想起韦尔乔,稀薄的
吃霉面包的猫,村上气质,和故事性
《魔种》笔记——一个怀疑论者的乌托邦
《魔种》笔记——“A”与“B”
瞬间之旅
契诃夫,低低的爱
村上春树的摩羯气质,及他的慢跑
倒数三个,我依旧舍不得把你删掉
渴雪
男人的情愫
芒果永远九岁
我爱夏加尔
我的安东尼亚
午后四点
杜拉斯之水
爱你,是一场奢侈的消费行为
家教故事
张爱玲的“不入流”,或者说女性语境的劣势
张爱玲的小资情调
都是想象力惹的祸
闲话才女
许仙法海黄药师
文字形象的骗局
为人的劣势, 有时是为文的优势

三 深渊
男人久不见莲花
风情是个倾斜的词
写给一座城市
我一直在等那个听我说话的人
喜悦如莲
图书馆的看门阿姨
我的朋友小D
南京 南京
命运感
精神生活是可鄙的么
我妈和书

序言
我有很多银饰,但还是在继续收集,口袋里一有余钱,就去那家尼泊尔专卖店转悠——泰银雕琢过度,有点闺阁的脂粉气;藏银样式张扬,气势逼人,表演味太浓,和东方人平淡的五官也不和谐;尼泊尔银比较中庸,为我所爱,相熟的店主看见我,就把银器端出来给我看。
宽幅的银镯,形制接近于古代的“钏”,上面有大朵大朵丰肥、绵延的莲花,又蔓又枝,抵死缠绵。也有线条素丽的虾须镯,一大串带在手上,配上莲步摇、罗裙摆、红袖招,颇能造点声势,可是我又嫌它哕嗦,最后看中一只镶银的木镯,木质的部分嵌了两颗绿松石。心中忐忑着:价格不便宜,和全银的一样,而且尼泊尔银成色虽好于藏银,至多也不过是七五银,木头又易腐,一边犹疑一边继续试戴,手腕太细,最小号的勉强挂住了,店主说“嗯,这个,可以便宜点给你”,嘴巴向我努动一下,这才看见上面有个小小的、微微起伏的结疤。
之前还在犹疑呢,—下子就决定买下它了。我爱不完美的事物,不完美就是识别度,之前它只是木头镯子而已,结疤之后它就是我的了'它们的杂质让我觉得亲,生命之大美就是杂质之美。“此中有人,呼之欲出。”我从来也不能爱上一个非常英俊的男人,我觉得他们真是乏味啊。本雅明说:“一个男人会爱上一个女人的软弱、怪念头、她脸上的斑点、皱纹、寒酸的衣着、崴着的步子……”我是个女人,可是我的想法与他雷同,我总是爱上男人的卑琐、畏怯、孩子气、矮小、疲劳感、疲塌、粘滞、没翻好的一个衣领、丑丑的步态、难听的口音,像花鸟市场里被挤到角落里的、最丑的那只小小狗,让人心生怜爱。栖息在他们的缺陷处,我才觉得安全。那是我们的暗号,帮我找到“我的”他们。
又试了好几条裹裙,浓,热,满,我是说上面的花饰,修身又冶艳,大家都说好看,可是我想不出用什么样的碎步来配它,它们真是美啊,如果穿在—百年前的印度女孩身上,她们长着蜜色的皮肤,浓重的眉睫,住在和男人隔绝的内院里,在出嫁之前,连视线都没有被污染过,每天早晨她们起床汲水,从延至水面的石阶上走下去,洗个凉水澡,顺便摘几朵莲花插瓶,开始身心俱净的一天。她们的自矜和从容,才配得上这样盛大的狂欢气息的裙子。
或者买一条回去,用图钉钉在竹帘上,聊作装饰,好歹也是一种生活态度,生活卑琐可以,生活态度不能卑琐。可是我最大的享受也不过是:点一炷伽南香,拖干净地板,穿一条洗旧的睡裙,在清风徐来的阳台上看《诗经》,想象自己在河边走,空中像云库一样在飘絮状物,那是某种植物的种子,菖蒲的清香从水面上飘过来。还有“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的少女,她们的歌声从上游传过来。
我吃的不多,睡的很少,几件棉布衣服就可以过一个夏天,精神食粮还有一部分是从图书馆借来的,过去我会很想念那些我在市面上买不到的书,还完以后,还会把它们再借出来看看,现在好像也比较平和地看待离合了。我很耻于我是个物欲淡薄的人,泰戈尔说他小时候过的是微贱的生活,顶多是粗布口袋里能摸到一两个糖果,所以长大后,每个梨子他都能吃到核子还觉得甜,我没有经历困窘的日子,对物质亦有温热的爱,可是要我踮起脚跟、奋力地争取它们,我很怕累着自己,肚子很饿的时候,两块五一碗的凉皮,或是一顿大餐,它们给我的满足度好像也差不多。我再也不能像二十岁那样,对每个牌子都能倒背如流,为一件买不起的衣服失眠到天亮。现在我还是会奢侈,在某些细节处,比如一个镯子,比如为一个人,恍惚片刻,那是波上千层浪中的一点白、长夏草木深中的一丝碧,在日常生活的洪流中,它很陕就会被裹挟而去。转身不见。

文摘
小碎花
去相熟的店家买衣服,闲聊起来,才知道自己一直嗜好的着装风格,叫做“冷运动”。几个定位的关键词是:素色,无花饰,直身线条担纲,蕾丝、花边、蝴蝶结、绒饰这些甜美的调味糖块,一概皆无。哈哈,一杯素茶了这么多年,近日突然对碎花兴致猛涨。逛街的时候,视线总是流连于那些粉粉嫩嫩的色系、蔓蔓枝枝的花纹图样。我对服装见识不广,印象中好像江南布衣、播、淑女屋、佛罗伦、艾格的青春系列,比较喜欢做碎花的文章。但碎花真的很挑人,踩准温婉穴位,穿出绿色田园感觉的人不多,大多数都是奔着村姑的路子去了。
在抽象层面上,比如读书看电影时,我很关注衣饰。喜欢碎花的,记得最清楚的,是武汉的麦琪。写文章的麦琪,无法在我脑海中塑出具体的样貌,但是,听闻她爱穿淑女屋,一下激活了我的同步造型力。哈哈,肯定是个五官秀巧、身材纤柔的女孩子,淑女屋那种牌子,窄胸,收腰,领袖上全是花饰,带着成长期青涩的植物气味,最适合“瘦得只剩下一缕诗魂”的单薄身材。如果是三围丰满的女孩,根本就塞不进去。
我很爱看榛生的博,因为我对她的衣橱很有兴趣。她皮肤白,眉目清新,有一点微甜的稚气,像韩剧里的女孩子。可是,她说是穿基本款比较多。倒是靠垫、小女红啊,这些不上身的角落里,我看到好多让人心动的碎花。喜欢她家的客厅,满满的阳光,拖得很干净的原木地板,条纹棉布靠垫,钉了木扣子做眼睛的小布狗。
安妮宝贝也喜欢碎花,《八月未央》里,她写家门口的小店,女学生开的,她走进去,试一条多层次的碎花蕾丝裙。没有女孩子能挡住碎花的缠绵气息。但是她买下后,心里想“我可能永远都不会穿上它吧”。《素年锦时》的封面,她说她很喜欢,哈哈,那是折枝花卉。这个“锦”,是不是片刻的心性温软,小碎花心境呢。常日里,还是素打扮吧。
为什么爱碎花的人,文字里都会有那样的女性气息。温婉、恋物、窄窄的视野,呵手日常的体温,关于电影、书、音乐的碎碎念。小小的、局部的精灵,没有(也不想有)什么系统的、硬朗的大视角。她们很少写什么严肃的大文章,只是心里兀自开落着小小喜悲。
冬天,昼短夜长凉泊日。每年我都会找几个老的长篇重温一下。今年的计划原是托尔斯泰。不知怎的,看着看着,我突然对老托有点不耐烦,就改看谷崎同学的《细雪》。我注意到,在四姐妹里,雪子是鹅蛋脸,长挑身材,常年穿和服,上面是花草图案,从不穿条纹西服。她的妹妹,开朗重实利的妙子,是穿洋装的。与衣饰配套,雪子的性格,也最有日本趣味。雪子正如其名,纤尘不染。筷子要用热水消毒,掉在干净桌子上的食物也不吃。却又如贞之助所说,“她的性格并不阴郁,内心反倒有璀璨的一面”。这个璀璨,就是小碎花般的女人味。把侄女儿当成自己孩子一样,带着睡觉,教她钢琴,一起扑萤火虫,赏樱花。
看画册,总是沉溺于连绵花朵图案的,喜欢画花的,莫奈是一个,他那么爱花,干脆自己盖了个花园,在上面架了日本桥,与它朝夕相伴。天女散花般,把上千种奇花异卉撒在园地上,任其争奇斗艳,用一个画家的口味去配色、布局,那真是一个视觉的盛宴。
我还买了各式各样的花卉图谱,淡彩的、素描的,有时候,一个晚上,就在分辨七姐妹花和蔷薇的时间里过去了。我羡慕那个用一辈子时间来为花朵留影的园艺师,Basilius Besler?他有一颗多么安静舒张的心。
小时候看正大综艺,记得有一个电影叫《风雨红颜》,妈妈很辛苦地培养女儿画画,女儿却执意要做服装设计师。母女从此开始漫长时间的对峙。直到有一天,妈妈去看女儿第一场作品展,哇!模特的裙边上,全是女儿手绘的花叶,才知道,女儿一直没辜负她栽培的童子功。那是我记忆中最漂亮的裙子。
日剧和韩剧里,把小碎花穿得明丽照眼的,太多了。我常把它们当活动时装杂志看。《花与爱丽丝》里,爱丽丝穿小碎花和芭蕾舞裙,比花同学好看。可能因为她更纤巧灵秀,东方一点吧。可是,家里种了好多小草花的那个,却是花同学。爱丽丝的爱,是外向释放的,花是内向收敛的。花同学,像是一种折中路线的小碎花,就是在纯色的冷调衣服上,怯怯地,翻出一点碎花的衣领或袖口什么的。这个温柔的边角,细想之下,也是惹人爱怜的。

内容简介
《私语书》是作者黎戈的随笔散文,包括“微物”、“百合”、“深渊”三部分,写的是日常微物,生活细节,日常小事,读书笔记,文笔绵密,深入肌理,广为大众称颂。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