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田半亩:一个美丽女孩的生命绝唱.pdf

花田半亩:一个美丽女孩的生命绝唱.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著名作家梁晓声真情推介!一个美丽女孩最后的生命独舞!《花田半亩》收录有田维的画作、摄影和诗文手迹。能让你渐渐体会出在对日常生活细致描写的背后浅淡地流露出她略带忧伤的无可奈何,也感受得到她眼泪中浸润的笑意……

媒体推荐
我们教的中文,是主张从良好情怀的心里发茅的中文。这样的一颗心,田维无疑是有的。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她目光里那一种超乎她年龄的沉静,对于我们都意味着些什么了。经常与死神波澜不惊地对视的人,是了不起的人。田维作为中文女学子,之所以对汉字心怀庄重,我以为也许还是基于这样的想法——要写,就认认真真地写。而且,当成一次宝贵的机会来对待。这令我不但愀然,亦以肃然,遂起敬。蝶儿飞走了……让我们用哀思低唱一曲《咏蝶》……
  ——梁晓声
在死亡的悲泣里,我终于看到生命的欢颜。
  ——路文彬
田维的文学悟性极好,她的文字纯而清秀,但内里自有一种让你品味的有质的东西……在这孩童般的肩膀上竟承载着那么沉重的负荷,在这孩童般的心地间竟有对生命如花般陨落的泰然接受,这不由令比她年长得多的我肃然起敬。
  ——张冠夫
最喜欢你说,我愿意幸福,我只愿意幸福。我赞同,我赞同你所有任性的话。因为这任性里有不一般的执著与纯粹。 “好好生活”这四个字并不慈悲。我现在如道,这样四个字是这么艰难、深邃。让人迷惑,让人痛苦,甚至让人绝望。你对我说,是怎样的一种生活。日子纷落,竞让我无处躲藏。
  ——卢钦
田儿,我清楚地忆起第一次因看你的文字而流泪。我渐渐体会出在对日常生活细致描写的背后浅淡地流露出你略带忧伤的无可奈何,也感受得到你眼泪中浸润的笑意……
  ——张悦

目录
田维的日志
二00二年·2002年12月14日
二00三年·2003年2月19日-2003年11月30日
二00四年·2004年9月3日-2004年12月26日
二00五年·2005年2月2日-2005年12月25日
二00六年·2006年1月1日-2006年12月29日
二00七年·2007年1月3日-2007年9月3日
田维的小说
悼田维
留在青春里的田维

序言
田维同学给我留下的印象是很深的。而且,也是很好的。
她曾是我所开的选修课的学生。每次上课她都提前几分钟来到教室,从没迟到过,也从没在教室里吃过东西,或在我讲课时伏于桌上。更没在我讲课时睡着过……
分明的,她和同宿舍的一名女生很要好。往常是,她们双双走入教室,每并坐第一排或第二排。
她不是那类人在课堂、心不在焉的学生。
有次课间,我问她俩:“你们形影不离似的,是不是互相之间很友爱啊?”
她俩对视一眼,都微微一笑。
和田维同宿舍的那一名女生说:“是啊!”
田维,却什么也没说,目光沉静地看着那一位女同学,表情欣慰。
大约就是在那一堂课后,我在自己的教师信箱里发现了田维写给我的一封信。她的字,写的是别提多么的认真了。笔画工整,接近仿宋体。两页半笔记本纸的一封信,竟无一处勾改过。她对标点符号之运用,像对写字一样认真。即使在我们中文系的学生中,对汉字书写及标点符号如许认真者,也是不多的。仅就此点而言,她也是一名应该选择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学生。
那封信使我了解到,她不幸患着一种接近血癌的疾病。自此,我再见到她,心情每一沉郁。然而,我眼中的她,一如以往是一名文文静静的小女生。我觉得她的内心,似乎是波澜不惊的。在那一班女生中,她也确乎是看起来小的。不仅指她的身个儿,还指她给我的特殊印象一在我看来,她仿佛仍怀有一颗洁净的初中女生的心。俗世染人,现而今,有那样一颗洁净心的初中女生,大约也是不多的吧?
后来,我曾单独和与她同宿舍的那一名女生谈过一次话,嘱咐她:“既然你们是好朋友,更要关爱我们的田维,若有什么情况,及时向老师通告。”
她责无旁贷地回答:“我会的。”
于是,我对那一名女生也印象很深了。
某一节课上,我要求几名同学到黑板前,面向大家,发表对一部电影的看法。也请田维到黑板前,对几名同学的评说给出分数,并陈述她自己的给分原则。那几名同学有些像参赛选手,而田维如同评委主席。
没想到田维给出的分数竟极为服众。她的陈述言简意赅,同样令大家满意。我想,一个事实肯定是,那一堂课上,她的中文能力表现良好,又加深了我对她的印象……
其后她缺了好多堂课,我暗问她的室友,得到的回答是——“田维又住院了。”
一个“又”字,使我沉默无语。
田维又出现在课堂上时,我什么都没有问她,若无其事似的。但讲课时,总会情不自禁地看着她。在我眼里,她不仅是大学女生,还是女孩儿。我没法不格外关注我班上的这一个女孩。
学期考试时,田维早早地就到教室里了。那一天她很反常,坐到了最后一排去。
考题是散文或评论,任选一篇,没有任何一名同学预先知道考题。
我不明白田维为什么要坐到最后一排去。我猜测也许是她的一种下意识使然——比如对毫无准备的现场写作格外感到压力,比如那一天觉得自己身体状态不好。所以,作为监考老师,我又不由得经常将目光望向她,在内心里对她说:田维,只要你写够了两千字,哪怕愧对“写作”二字,老师也会给你及格的……
她却始终在埋头写着。止笔沉思之际,也并不抬起头来。
在五十余份考卷中,出乎我意料的是——田维的卷面状态最佳。字迹更工整了,行段清晰,一目了然,标点符号也标得分明,规范,正确。
那是五十余份考卷中唯一一份考生自己一处也未勾改过的考卷;一如她曾写给我的信。
那也是五十余份考卷中唯一一份我一处都未改错的考卷;肯定的,那种情况对于任何一位判中文考卷的老师都是不多见的。
散文题有两则——《雪》或《雨》,可写景,可叙事。田维选择了《雪》叙事写法。写到了自己的童年,写到了奶奶对她的爱。我至今仍记得她写到的某些细节——冬天放学回家,奶奶一见到她,立刻解开衣襟,将她那双冻得通红的小手紧夹在奶奶温暖的腋下……感冒从小对她就是一件严重的事情,奶奶在冬季来临之前,为她做了一身厚厚的棉衣裤,使她穿上了像小熊猫,自己觉得好笑,奶奶却极有成就感……
在大学中文学子们的写作中,内容自恋的现象多,时髦写作的现象多,无病呻吟的现象多,真情写作却是不怎么多的。
田维落在考卷上的那些文字,情真意切。
我给了她99分,抑或100分。
我记不清了,总之是全班最高分。
我不认为我给她的分数是有失标准的。
我只承认,我给予田维的分数,具有主张的性质。
排开我自己的想法不谈,即使由别位老师来判,在那五十余份考卷中,田维的分数也必然将是最高的,只不过别位老师,也许不会像我一样重视她的考卷所体现出的示范意义……
她竟悄悄地走了,我心愀然。
她竟在假期里悄悄地走了,老师们和同学们都没能一起送她走,这使我们更加难过。
田维是一名热爱中文的女学子。
也是一名极适合学中文的女学子。
我们教的中文,是主张从良好情怀的心里发茅的中文。
这样的一颗心,田维无疑是有的。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她目光里那一种超乎她年龄的沉静,对于我们都意味着些什么了。
经常与死神波澜不惊地对视的人,是了不起的人。
田维作为中文女学子,之所以对汉字心怀庄重,我以为也许还是基于这样的想法——要写,就认认真真地写。而且,当成一次宝贵的机会来对待。
这令我不但愀然,亦以肃然,遂起敬。
蝶儿飞走了……
让我们用哀思低唱一曲《咏蝶》……
2007年9月8日于北京

文摘
打开电视,展开报纸,扭开收音机,我看到灾难,在这里,在那里,汹涌澎湃,吞噬着鲜活的生命。爆炸,海啸,战争,地震,台风,洪水,坠机……死伤人数.失踪人数,救援行动。这些字眼.一次次反复。一个充斥了哭泣的世界.表情肃穆地站立。
我看到巨浪在一个下午拍向原本明媚的海滩;我看到流离失所的人群在废墟前疲惫忧伤的脸;我看到荷枪实弹的年轻人站在瓦蓝的天空下茫然若失。一切不可预期的灾难,在暗中谋划。人们一无所知地继续着生活而毁灭就在下一刻等待着。这是苦难的人世,因这人世的苦难,人需要拯救。
让我们在心底,期许着拯救,哪怕是一叶小小的船。
佛说,摩诃般若波罗蜜,大智慧到彼岸。此岸,是著境生灭起,如水有波浪。彼岸,是离境无生灭,如水常流通。这一端,是人间祸患悲喜,浪险风疾,那一端,是无念无执著,万里澄静。
惠能说,人我是须弥,邪心是海水,烦恼是波浪。这风浪中的苦痛,任着命运起落,任着肉身沉浮,纠缠着我们无处逃遁的困境。此岸,彼岸,原是一步之遥,却咫尺天涯。逃不出人世万念,逃不出爱十艮眷恋。拯救我们的,只会是我们自己,而不是佛的慈悲。
前几天和小蓝一起看《超人归来》。
两个人都昏昏欲睡。
超人,一个无所不能的英雄.仿佛这个世界的救星。他可以把失控的飞机拖起,安放在体育场上,他可以举起一块陆地,掷向宇宙。他来自另外的星球.于是,他拥有着超越人的力量。
是谁,在最初做着这样的梦,成就了超人的诞生?因为渴望对于一切灾难的控制,这世界有了超人的故事,有了他披着斗篷飞来飞去的影像。越是对力量的渴望.越把人的无力显露无遗。即使在科学发达的今日,面对多数灾难,人还是只能无可奈何地眼见它们的发生。而所谓科学的发达,也不过我们对于宇宙的那些太有限、太微不足道的认识罢了。
当我们面对一个永无穷尽的星空,便会知道,这世界不过一粒浮游的尘埃,而我们自己,是微小到接近于不存在。

内容简介
《花田半亩》为少女作家田维最后色生命独舞。有她的画作、摄影和诗文手迹。田维的文学悟性极好,她的文字纯而清秀,但内里自有一种让你品味的有质的东西,在这孩童般的肩膀上竟承载着那么沉重的负荷,在这孩童般的心地间竟有对生命如花般陨落的泰然接受。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